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朔明 第三十七章 成长让人残酷

时间:2019-08-29作者:特别白

    高进是被桑哈推醒的,他睁开眼时,天色刚刚正亮,篝火不知道何时熄灭的,木兰缩在他胸口,这时也醒了过来,脸上一红,接着便飞快地起身。

    “少爷,那边。”桑哈指着远处营地的方向,高进猛地爬了起来,营地方向有黑色的烟柱冲天而起,显然是张贵那边在焚烧营地,“张贵!”高进的脸扭曲着,父亲和叔伯们的尸首还在营地里,这一把火下去,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

    让桑哈留下照顾兀颜,高进把所有的干粮都留给了桑哈,让桑哈去附近的一处河谷里躲起来,然后便带着木兰走了。

    ……

    冒着青烟的营地前,高进跪在地上,他刚才就躲在远处,看着火光冲天的营地,直到张贵带着人马远离,才和木兰出来。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他无能为力,只能等待火焰燃烧焚尽一切,才得以进入营地。

    在烧成废墟的营地里,高进找出被烧的看不出样子的黑色头骨,用布裹在了一块儿,父亲和叔伯们都在这里,即便不能入土为安,也不能让他们这样露于荒野。

    马蹄声响起,营地外忽然冒出了五个马贼,打头的马贼看着站起身的高进,大笑起来,“高家的死剩种,爷爷等你多时了。”另外四名马贼亦是哄笑着,看着高进的目光里满是贪婪,张贵开出的赏格可不低,那二十两就算大当家拿走一半,剩下的也够他们几个在古北寨里快活一番了。

    对于出现的马贼,高进一点都不意外,他来收敛商队众人的尸骨,本就要冒风险。

    木兰站到高进身旁,雁翎刀出鞘,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叫那五个马贼笑得更加大声,“没想到还有个娘们在,瞧着像是带刺的,爷爷就喜欢够劲的。”

    五个马贼从马上跳了下来,熄灭的营地里仍旧烫的厉害,战马珍贵,若是烫了马掌是桩麻烦事,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一个娘们,他们五人拿下绰绰有余。

    “动手。”五个马贼刚下马,朝自己和木兰走来,高进就动了,他跨步的时候就好像老虎过涧,一下子便到了那走在最前面的马贼跟前,手中的戚家军刀刺入胸膛,将那马贼整个人撞飞出去。

    高进拔出刀,架住一名反映过来的马贼劈斩过来的刀锋,顺势往后跳了数步,拉开了距离。

    “老五,你对付那个娘们,咱们先杀了这死剩种。”马贼首领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死掉的兄弟,面目狰狞地说道。

    看着朝自己围过来的三名马贼,高进冷静地握着刀,过去十多年练习辛酉刀法形成的本能,让他毫无畏惧,这不是拥挤的战场,四周有着足够的空间让他腾挪施展刀法。

    连续挡下三名马贼的围攻,高进虽然退了十几步,可当他看到木兰用雁翎刀抹了那个叫老五的马贼脖子时,他笑了起来,现在是二对三了。

    老五的死,让剩下的三个马贼悚然惊觉,眼前的高进和那娘们不是什么孱弱羔羊,反倒是噬人的恶虎。

    趁着马贼们惊愕的刹那,高进猛地跨步,手中长刀斩落,将左手边的马贼刺翻在地,只这兔起鹘落的功夫,他和木兰一前一后围住了剩下两名马贼。

    “杀。”气势已虚的马贼首领红着眼朝高进杀去,高进只是一个闪身,便躲开这一刀,然后挥刀砍断了马贼首领的持刀手臂,另一边木兰也结束了战斗,最后那名马贼胆气尽丧,想要逃走,被木兰从身后追上,一刀搠入背心,直接断了气。

    断了手的马贼首领被高进踩着胸膛,原本凶恶的神情变成了哀求,“高英雄饶命,俺只是……”

    “我问,你答,多说一句,便死。”高进根本没有理会马贼首领的哀求,冷声说话间,长刀刺在了马贼首领的大腿上。

    “我说,我说……”马贼首领看着眼里全没有半点生气的高进,骇得亡魂大冒,忙不迭地说道。

    “张贵去了哪里?”

    “古北寨。

    “他去做什么?”

    “那边能销赃,俺们有个窝点就在那里。”

    “古北寨怎么走?”

    “往东走四十里就到了。”

    “古北寨里谁当家做主?”

    “关爷,是关爷,古北寨里的规矩都是关爷定的。”

    “你们的窝点在哪里?”

    “古北寨西面十里有个山坳……”

    木兰收拢了五匹无主的战马,看着高进问完话,杀了那马贼首领后,牵马过来道,“他们没带什么吃的。”

    “咱们走。”高进从地上捡起那装着头骨的包裹,挂在马背上后朝木兰道。

    ……

    傍晚时,高进和木兰回到桑哈藏身的河谷,杀了匹战马取肉食用,让高进高兴得是兀颜醒了过来,虽然依旧虚弱,但是能进食就意味着兀颜活下来了。

    “少爷,麻猴子和李三都死了……”兀颜看到高进,眼眶里湿了,“陈爷一个人杀回营地,他让我回少爷身边,告诉少爷,不要……”

    “你刚醒来,少说话,多休息,报仇的事我自有主意,等你伤好以后,若是不愿意……”

    兀颜想要开口,但是却被高进按住了,可他心里面早有决定,要跟着高进,给麻猴子李三报仇,高进把他当人看,李三麻猴子把他当朋友,李三说过会教他种地,麻猴子更是为他挡了一刀,这样的情义怎么可能放得下,不去想着报仇。

    留下几匹战马,高进和木兰趁着夜色出发了,古北寨是什么地方,高进不清楚,但是木兰却听魏连海提过,那是神木堡东路关墙外最大的黑市,听说最热闹的时候,规模都比得上一些小县城。

    “阿大说过,在那里马贼也好,蒙古人也好,都可以做买卖,但得守古北寨的规矩,不准偷盗,不准动刀兵。”

    “关爷是四海货栈的大掌柜,货栈里养着马队,据说是骆驼城里来的。”

    古北寨是黑市,但同时也是个小型的商贸集散地,比起有衙门的县城,商人们反倒是更愿意在古北寨做交易,因为这里的规矩简单,不像县城里那么复杂。

    高家商队,本就是亦商亦盗,只不过高冲规矩严,只有别人惹到头上,才会下狠手,这么多年,不开眼惹到高家商队的也有不少,有时候有些货物拉回关墙不好脱手,魏连海便会来古北寨销赃。

    这些事,魏连海从木兰第一次跟着商队出塞,便开始讲给木兰听,只是还没来得及带木兰去古北寨见识一番。

    “少爷,待会还是我去古北寨里打探消息。”木兰知道张贵给高进开了悬红,二十两银子足以让古北寨里那些亡命徒舍命搏一把了。

    “你是女的,去了更扎眼,我一个人去反倒方便。”高进摇了摇头,张贵开了悬红要他脑袋不假,可他既然知道了,自然会改名换姓,做些伪装。

    ……

    翌日清晨,当满脸倦容的高进看到阳光下的古北寨时,还是略微有些失神,视线里旷野的尽头处,是一道很长的土墙,尽管看不清楚细节,但几座望楼却很显眼。

    高进和木兰继续往前行,很快便看到了正南方向上有一条宽约五米的大路,直通古北寨的土墙,道路上没什么人,看上去有些荒凉。

    高进仔细观察了下地面,发现这大路是走得人多了,被压实了,连野草都生不出来,可以想见这古北寨繁华的时候,商队往来的热闹景象。

    虽然古北寨在望,但是也还有十里地左右的样子,高进和木兰在大路上走了没多久,就看到道旁有一座木头支起来的茶棚,对比着印象里神木堡的茶棚,这边要简陋许多。

    高进想过去打探一下消息,却被木兰拉住,“出了关墙,除了古北寨那等立了规矩的地方,这些路边的全是黑店。”

    魏连海的江湖经验全都教了木兰,关墙里官道旁那些茶棚酒肆,都多是黑店,在里面休息的就没什么良善,都是带着刀的厮杀汉,不在乎王法,有人的时候规矩些,遇到没人的地方,杀人越货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到了这关墙外面就更加无法无天,什么茶棚酒肆,说不定直接就是个贼窝子。

    高进打消了进去打探消息的念头,和木兰经过那处茶棚时亦是小心翼翼,他还朝里面看了看,内里也有人看过来,茶棚里虽然人不多,只有七八人的样子,但没有老弱,个个都是带着兵器的青壮。

    才走过茶棚,高进便发现后面有人尾随,他回头看去,只见有三人跟上来,木兰压低里声音在边上道,“少爷,这是把咱们当肥羊了。”

    高进拨转马头,直接抄起马鞍旁的角弓,直接搭上箭矢朝着三人里打头的冷声道,“刀箭无眼,莫要自误。”

    高进的目光阴冷,握着弓的手很稳,被他盯着的壮年汉子,只觉得好像是被什么猛兽盯着一样,背上惊出一身冷汗。

    “误会,误会。”就这么直接对视,壮年汉子败下阵来,他干笑着躬身,带着两个手下直接走向边上空地,不远处茶棚里另外冒头的两人看到这一幕,也重新坐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