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穿越之古代新纪元 第四十章 回程

时间:2019-08-27作者:一望云涛

    南山村里一片宁静,早晨的薄雾笼罩在山间,气温还是回升后,山间,大地开始焕发绿意。和外面的情况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青苓起床后,照常和明珠一同给几个孩子准备早餐。两姑嫂一边做事,一边闲聊。不由的话题就带到了外出的苏景云身上。明珠不由得有些担心,三哥走了好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不知觉的便把话说出来了。“三嫂,三哥什么时候才回来呀?他不会有事,对吧?”

    青苓放盐的手抖了一下,一不小心盐放多了。她放松的对明珠说到:“不会有事的,很快他们就回来了。”

    明珠听了嫂子的话,安心多了,嫂子说没事就会没事,便高兴的出去叫几个孩子吃饭。留下担心的青苓。当苏景云的护身符被启动的时候,青苓就有感应。不过她也能感应到苏景云还是活着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有没有吃苦,会不会被人欺负。

    听到孩子们的脚步声,青苓只好暂时放下担心,不能让孩子们跟着提心吊胆,这几天不知曜哥儿,云溪,连同一向不善表现的云源都开始天天问父亲什么时候回来。

    被挂念着的苏景云他们一行人正在回来的路上艰难的走着。

    风一吹,一股猛烈的尘土迎面而来,身旁的林勇呸了一声,将头上戴的头巾往下拽了拽,遮挡住吹来的风沙,又托了托身后的背篓,口中骂骂咧咧不止。

    苏景云也是皱了皱眉,拉了拉布巾挡住耳鼻。

    他回头看去,身旁各人都用布巾或者头巾掩住耳鼻。身上灰蒙蒙满是尘土。季节好像延迟了很多,春天的风大,加上今年路上的植被不见生长,枯萎的厉害。风旋带起了地上泥土扑在人脸上让人很不舒服。

    前些天他走的路一样,死寂、荒凉、枯黄。

    估计今天有效路程只走了二十多里,按这样的度,走到县城要什么时候?

    “苏大人,可不可以歇息了?前方有一个路口,可以停下来洗洗脸,喝喝水。”

    从后面走上的葛有才气喘吁吁的道,他手中的木棍当拐杖,然后身后有一个背篓,里面是他的两个小女儿葛翠儿与葛红儿。

    大一点的儿子葛家名,只能跟在后面走路了。此时葛有才蓬头垢面、灰头土脸,看的出他非常疲倦,主要是每餐只有一些米粥,对体力衰竭非常快。不过没想到倒是个疼女儿的好父亲,不想一些酸儒。

    身后的王知府和杨师爷同样强咬着牙,顺便搀扶着病着的王文山。还有其他的难民们,人人疲惫憔悴。

    是差不多得休息了,苏景云举目眺望,四野寂静无人,不过前方不远处确实有个路口,边上还有条河汊,似乎还有溪流。越往河汊处走去,水比较薄,一些茅草甚至高过人头。

    苏景云便下令让大家休息,顺便烧些热水,给大家补充水份。

    安静的休息时间,突然响起的骂声与哭声打破了队伍的平静,很多难民都神情不满的看去,苏景云目光也冷了下来。

    一个穿着灰色短褂,身量普通,有些偏瘦,一副老实本份的样子,但是现在满脸的凶悍,暴露了他的本性。

    原来从一路上就开始,这人就不断对自己的婆娘与小女儿呼喝叫骂,洋洋得意的。一边的人若是劝他,他反而越变本加厉起来。

    就在这会儿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他更加过分了,开始污言秽语辱骂起自己的婆娘,而且骂得非常难听。

    旁边一个青年与几个妇人看不过去,劝说两句。他反而劈头盖脸的巴掌往自己妻子身上打去,连几岁大的女儿也不放过,一边“死婆娘,赔钱货,烂货”等骂个不停。他的女儿大哭起来,那女人抱着女儿只是默默忍受,眼中充满屈辱与无奈。

    原来这人叫吴大河,看着老实,但是实际上,心肠不怎么好,喜欢带着老实人的面具占人便宜,他的婆娘却是村里的有名的勤快人,叫张云,本来她与罗家小子青梅竹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突然被吴大河横插一杆,使得张云名节有损不得过不嫁给他。

    这家伙显然就是通过打骂老婆孩子来显示自己存在,树立自己的威风?

    苏景云知道原委后,冷笑一声,眼中浮起冰冷。

    那家伙还在咆哮不停,巴掌狠狠打着自己老婆孩子。他神情洋洋得意,毕竟这是自己家事,外人只能劝说,对自己无可奈何。

    不是有句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猛地看苏景云走到自己面前,他连忙停了手,面现畏惧之色,点头哈腰道:“大人,婆娘孩子不懂事,小的这就让她们闭嘴。”

    苏景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看着老实本份,但是做的事真的恶心。这样的人,只会让人有样学样。

    苏景云冷冷的看着他,一股寒意从脚底涌起,他似乎感觉自己行为不讨喜,这人赔笑道:“大人……”

    苏景云猛地出脚,一脚狠狠的踢到那人的肚子上,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人头就高高飞起。

    “嗵。”

    远远的落下扑倒在地,在地上滚了几滚,口吐出鲜血。那眼中还满是谄媚与不可置信之色。

    “啊。”

    队伍中响起几声惊叫。一片安静。

    苏景云淡淡说了一句,:“这样的人,我们不要。”看了看这人的妻女,看她神情呆滞,她的女儿缩在怀中,双目圆睁,早停止了哭泣。

    苏景云对着她提高声音问道:“这样的丈夫,你还要吗?”

    抱着孩子的女人才反应过来,哭着喊道:“不要,我不要。”一旁的一个青年有些心疼又高心的看着她。想来这就是那个原先和女人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罗家小子。

    苏景云之前就留意到这青年神情不对,看他看向女子时,眼中满是爱慕,痛苦,愤恨等神情。

    果然那罗家小子一下子控制不住跑上扶起女子。激动得脸都红了,说道:“以后我照顾你们,我会把小麦当自己的女儿。”

    苏景云看着他们点了点头,也算做了件好事了。休息了会,大家又开始继续上路。

    一群人远远离开这里,只留下地上躺着的那个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