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穿越之古代新纪元 穿越的第十一天

时间:2019-08-22作者:一望云涛

    看着走过来的人,这边的苏家几个人都手紧紧的握着,几家人慢慢的靠拢。

    苏景礼在另一边看到了正要过来,杨氏也一直在关注这边,看到了一把拉住他,悄悄地在他耳边说道“别去,你有帮不上什么忙,想想我们儿子”

    苏景礼看了看缩成一团的儿子,手捏了捏,又放送了。便转过头不再看那边了。

    这会,那押差已走到了他们面前,苏家大哥苏景澜忙走了上来要拦住他。但他虽是个壮年男子,但毕竟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那里是这常在市井打闹的武吏的对手。还被交手就被押解人一把拽住往边上猛力一推,就撞到边上的木架倒在地上。

    那押差看着倒在地上的苏景澜,挑了挑眉,不屑的呲笑一声。

    眼睛又往苏云烟哪里看了眼,又往苏明珠哪里看看道“给老子老实点,一边呆着,等我收用了这儿的这个小美人,在帮了调教调教你女儿,虽然还小,呵但是嘛小也有小的乐趣嘛。”

    倒在地上的苏景斓一听这话气的脸红红,青筋暴起,手握成拳头,不顾疼痛从地上腾起挥着拳头像那押解人冲过去,那人凶狠的的一把握住苏景斓挥过来的拳头,顺势一带又把苏景斓狠狠的摔倒到另一边,硼的一声,想来是受伤了,半天爬不起来。

    一看苏景斓受伤,祁氏再也顾不得害怕,急忙跑上去把倒在地上的苏景斓扶起来。苏云瑜也一边护着被吓的瑟瑟发抖的小妹,一边用能杀死人的眼光瞪向那押差。往他父亲摔倒的地方挪过去,这押解人轻蔑的扫视了他们一眼,不在瞧他们。

    又掉过头来看着挡在他面前的苏景辰,苏景辰这个典型的文艺青年。在过去的二十来年的生涯里哪里见过着种情况。像这押差一样的莽夫,平常见了都不会瞧两眼的,觉得有碍风气。

    现在是有勇气保护妹妹挡在前面,很是难得了。但是他那抖动的厉害的身体完全暴露了他的害怕,还没开打,就已经输了。

    苏景云让青苓和林氏带着孩子和苏明珠到自己的背后,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和苏景辰一同抵挡,林氏紧紧的抱住孩子,眼睛却牢牢地盯着苏景辰,眼里充满了惶恐,眷恋。在这黑暗的夜里显得更亮,像沙漠里绽放的花朵,仿佛下一秒就会遭遇狂暴的风沙。

    苏明珠手一边各拉着两个孩子,因为害怕,又似乎难以抉择,手握得太用力,也没有发现。苏云源和苏云溪被抓的疼了,两人抬头看了眼平常温柔的姑姑,姑姑苍白的唇色,紧紧蹙着的双眉,不知怎么回事满头都是汗水,绝望的眼神。两人不知道怎么办,害怕的紧紧的握住姑姑的手,好似这样可以带来安全感。

    苏明珠很害怕,她觉得她要完了,家被抄的时候她害怕但不绝望,被退亲的时候她也不难过,只是有点淡淡的遗憾,她以为的可以相守一辈子的那个会红着脸不敢看她却偶尔会送她钗花的男子,想来也后再也不会再见面了。

    母亲死的时候她也很难过,但是她还有其他的家人。四哥一家疏远她,她也理解,毕竟不是同一个母亲。她自己有什么好东西也会先想到同母的哥哥。

    大嫂的变化她也看在眼里,她有点伤心,但至少大家在一起就好。而且现在她的几个哥哥义无反顾的保护她,这样就好。她又怎么能让大哥,二哥三哥他们有事呢。

    只要她牺牲一下就好,她也很想母亲。她盯着她的脚,她原本穿的是一双镶有明珠,绣的精致的鞋,是她大哥给她买的。

    她想她会永远的记得一向严肃的大哥尽然会给她买些女孩家的东西。还有二哥和三哥总是带她玩耍,给她带各种零嘴。她擦了擦眼泪,向前迈了一步,她也要保护他们。

    苏明珠松开拉着苏云溪和苏云源的手,她抬起苍白的脸,眼神更加坚定,双眸在夜里显得更为动人。往前迈了一步,押差漫不经心的逗弄着苏景辰和苏景云,根本没把他们看在眼里。

    正好看到里苏明珠的动作,眼睛一转便笑道“这小娘子到是善解人意,只要你乖乖的过来。好好伺候爷,爷路上倒是可以照顾照顾你们这家子,啧啧。”

    苏景云和苏景辰一急,回头一看苏明珠正要走上来,在一边被妻子勉强搀扶着站起来的苏景澜也焦急看着苏明珠,吼道“回去,呆着。不要怕我们会处理。”

    苏明珠没有像往常一样听从几位兄长的话,低着头又继续往前走。苏景云挣扎着走了上去,一把把苏明珠往后推,低吼道”回去,别添乱老实的呆着。”

    苏明珠突然挣扎起来,眼泪哗啦的留了下来,伴随着压抑的哽咽声,好像来着深渊低处的道“我不要,我不要站在你们的身后,老是要你们来保护我,我不要,不要你们有事,我不要你们有事,母亲说过的,说过的要活着,你们要活着,我们都要成功。”

    听着这话,苏景云,苏景辰,苏景澜几个大男人眼睛瞬间红了,祁氏和林氏还有几个孩子也红着眼,低低的开始哭泣。

    这押差在边上像看戏似的,等她们说完。冷笑两声,毫无同情的道”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一开始的时候哭着寻死匿活的,等到后面求着让人睡,于其以后便宜了别人还不如现在乖乖的陪老子,老子心情好还能让你们轻松几天。”

    说完便要动手,亲自来逮人。苏景云气道“除非苏家的男人死光了,不让你别想得逞。”率先一拳打了过去,苏景辰和苏景澜也纷纷上前,这押差一看,哟,这还是不听劝。

    另一边的其他的押差看到这边的动静,起哄到“老冯,你小子怕是不行吧,几个小白脸都搞定不了。你不行的话我们几兄弟来。”

    这押差听了,揉了揉手,嚣张的回头嚷到:“滚,这可是老子先瞧上的。”话刚说完。

    又是一拳把苏景澜打到一旁,起了火气一脚把苏景辰踢开,抽出腰上的马鞭凌空向苏景云抽去,这马鞭上还有许多的倒刺,这要是抽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呀,几个女人纷纷发出尖叫,忙闭上眼,不敢看。

    就在这时候,青苓睁开眼迅速从地上随便拿起一物向那鞭子掷去,啪的一声,原来青苓从地上拿起来挡鞭子的是一陶碗,陶碗不是鞭子的对手,被鞭子打碎落在地上。但是也阻挡了这一鞭子。

    大家都愣住了,那押差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阻止自己,抬起头来看了眼青苓,打量了一下青苓,一个小娘皮。把鞭子在空中打了个空响,又以极快的速度向抱着孩子的青苓抽去。

    地上的苏景云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突然一跃起来,啪的一声,这次是真真切切的打在了苏景云的背上,苏景云闷哼了一声,倒在地上。因为有倒刺被鞭子抽打到的地方瞬间涌出了鲜血,模糊了这个背部。那押解人这才解气哼笑到,

    青苓瞬间很生气,那殷红的血让她觉得不舒服。当那押解人抬起手还要继续挥鞭子时,青苓疾步上前用灵气护手,一把拽住挥过来的鞭子,反手抢了过来。狠狠的向那押差抽了过去,抽的那押解人咒骂起来,这个变故一下子惊住了在场的人。

    其他的押差也是脸色一变,包括开始再火边烤火没有参与的都站了起来,朝这边走了过来。

    “哇哇呜呜...”青苓怀里的小包子再也禁不住哭了出声来,青苓忙拍了拍他的小屁股。一边低声哄着他。停下手来,对苏明珠说道“把你四哥扶起来,看好云源和小溪。到我后面来。”

    苏明珠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听话的把四哥扶起来,带着苏明溪和苏明源,又叫了大哥和二哥走到青苓后面,几人盯着青苓,其中苏景云最为担心。

    青苓戒备的看着过来的这几个押差,这次来押送他们这批人的一共有二十六个人,每个身上都佩有刀或带有鞭子。

    她自己一个人的话还好说,但是她又不能撇下其他人一走了之,而且她怀里还有小胖子。她担心到时候伤着他。而且这些押差她也不能全部打杀的,不然她的麻烦就大了。不到万不得已她可不想成为逃犯。

    其他的押解人都走了过来,这些人把姓冯的押差扶了起来,这几个人这才看清楚他身上的伤。身上虽被抽了一鞭,但这一鞭不知道有了多少力,伤口极深血把衣服倾湿了,这姓冯的倒是硬气一声都没有吭。

    其中一人看其他来和他关系最好的倒是忍不住爆怒起来到“妈的,这是谁弄得?”

    那刘姓的押解人阴狠的盯着青苓,其他的人也不满,戒备的看向青苓。

    老冯一手鞭子可是耍的狠的很,他们这群人里都不是他的对手。为人会来事又讲义气,不仅受上面的重视,兄弟们也服气。平时其他的人都听他的,是他们这群人的头。不然苏家这伙人女的盯上的不少人,但是老冯喜欢。大家也没话好说。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个硬茬子,竟然让这老冯栽了跟头。他们都没敢轻视。

    青苓毫不畏惧的和他们对视上,老冯对扶他的带着佩刀的押差使了个眼色,那押解人抽出刀来向青苓直接劈去。

    青苓手上突然出现三个铜板,三个铜板嗖到的一声向拔刀的押解人射去,一个打在刀身上,一个打在手腕上,刀被打偏了,飞了出去,还有一个铜板最是惊险从那人的脖子上划过,那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但是不深,青苓也没想过要人命。不让狗急了还会跳墙呢,让他们有所忌惮,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好。

    那个押解人很是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喘了口粗气,赶忙退了几步。这才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大家都有些受到惊吓,那铜板的速度太快了,根本躲不开。一个铜板就可以要他们的命的煞星,真真不敢惹呀。几人又看了看冯姓的押差,在等他拿注意。

    那姓冯的押差垂下眼帘,抬起头来往青苓看去。青苓也不敢示弱,又拿出五六个铜板来放在手中。

    姓冯的脸色变了变,便果断的对青苓抱拳道”刚才这是事是我的错,有眼无珠,还望你海涵。这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接下来这一路上也绝对不打扰。如何?”

    青苓面上不显,但心里也松了口气,冷着脸点点头。双方都戒备着,直到看着这些押差走了。这才放下心来。

    小胖子被吓到了,一直不安的在青苓的胸前拱来拱去,幸好青苓的准头练得不错,刚才没有受他的影响。这一回头,发现苏家都用炙热的眼神看着她。

    青苓对他们点点头,既然她们现在也没问,她也就懒得解释。她现在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青苓哄了哄小胖子,把他交给惊魂未定的苏明珠抱着。

    从包裹里翻出药丸。捏碎了敷在苏景云的背上。青苓给他上药的过程,苏景云一动不动的。

    等要上好了,没想到他突然拉住青苓真诚的道:“谢谢,这一路上真的辛苦你了”。

    青苓想了想,还是安慰他“不要想太多,现在没事了,好好休息早点好起来。我去看看大哥和二哥。”

    等青苓看了大哥,二哥的伤势,倒还没什么严重的,都是皮外伤。只是没有药了,要晚几天才会好。安了大嫂,二嫂的心。

    事情解决了,但是经此一事,大家青苓一下子成了一家子的主心骨。

    这一晚上大家都相安无事,押差们收敛了不少,安安静静的。青苓这开始内视自己的身体,她现在进入练气三层了,可以用法术了。心里更有了底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