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那年那片星空 第二百八十二章 蓝月雪的决定

时间:2018-06-13作者:龙城九天

    “你就不怕我被我母亲给直接拖回去,以后都不能再见到你了?”蓝月雪顿时哭了,她知道宇浩是在为她考虑,可是她担心的事可能会发生,所以她必须走过那一步。

    “我当然担心,可是我真的不想你是这样给我,我心会难安的。”宇浩当然担心蓝月雪离开自己。“你不肯,那我自己找东西破掉!”蓝月雪咬牙道,转身而去。

    可是,她却被宇浩给拉住了:“你们怎么都喜欢用这一招逼我呢!”宇浩很是郁闷,以前是雨灵用这一招逼自己,没想到现在蓝月雪也用上了这一招,蓝月雪是他的,他可不愿意蓝月雪那样做。

    “谁也这样跟你说过?”蓝月雪回头问。“雨灵呗!那个小傻瓜当初非要给我,怎么劝都不肯,最终也用这个方法逼得我不得不要了她,没想到你也这样。”宇浩来口,将蓝月雪拉入了怀里。

    “我就是要逼你!”蓝月雪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无意中走了雨灵的老路,此时身体发软地被宇浩抱在怀里,知道现在宇浩不会拒绝自己的请求了。

    “又一个小傻瓜!”宇浩一笑,放开了蓝月雪,牵着她走向了酒店,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房,且是用他的钱付的,之前蓝月雪会宿舍换衣服时,顺带将东西给宇浩拿了出来,交给了他,自然不用再用蓝月雪的东西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宇浩才略显疲惫地躺在床上,听着黑暗中传出的一阵微微的哭泣声,宇浩直接手一搂,将近在咫尺的蓝月雪搂入了怀中,抱歉道:“对不起,刚才没控制住力道。”

    “我又没有怪你!疼是疼了点,但是没关系,因为我已经是你的了。”蓝月雪轻泣着,但是又伴随着微微的笑声,因为两人现在真的在一起了,最后一步也已经踏出,虽然过程让她痛不欲生,但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忽的,宇浩放开了蓝月雪,让蓝月雪一愣,可是当她听到黑暗中传来宇浩痛苦的声音时,顿时就吓住了,一把搂住了近在咫尺的宇浩问:“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我头痛!”宇浩痛苦地叫着,这是他避免不了的事情,只要小清还在他的脑袋里,他就别想好好地享受一次男欢女爱,且他此时所要承受的痛苦,一点也不比之前蓝月雪受的痛苦弱。

    “你怎么总是头痛啊!”蓝月雪越发地担心,以前她跟雨灵聊天时知道了宇浩很容易头痛,但是由于雨灵避开了敏感话题,所以蓝月雪只知道宇浩会头痛,却根本不知道宇浩是为什么会头痛。

    此时她都不理会自己同样很不舒服的身体,爬了起来,将宇浩拉了过来,让他枕在自己的腿上,给宇浩按揉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这是目前自己唯一能为宇浩做的。

    过了好久,蓝月雪才听到宇浩终于完全安静了下来,同时黑暗中响起了宇浩的声音:“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还要痛多久。”“你用的着跟我道谢吗?我们现在都是这种关系了!真是的!”蓝月雪的笑声响起。

    “不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宇浩开口。“不知道,我去看看。”蓝月雪开口,准备起身,却忽然又倒在床上,让宇浩吓了一跳:“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都怪你啦!搞得人家现在都没有力气站起来开灯!”黑暗中响起了蓝月雪的埋怨声。“我开就行了。”宇浩笑了笑,起身摸索到了开关那边去,按下了开灯按钮,原本一片漆黑的房间顿时亮了起来。

    看着趴在床上几乎动不了的蓝月雪,宇浩非常愧疚地开口:“对不起,我之前太狠了,都没注意到你的情况。”“虽然情况出乎意料,不过我没生你的气,这只能说你太厉害了,以后我可就有福了。”但是蓝月雪却笑了。

    虽然她感觉第一次真的很痛,但是她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在经期中才那么痛,要是平常时候,痛苦应该不会这么强烈。而他呢,此时已经爱上了那种异样的感觉,要不是时间太过紧迫,她绝对不会这么快结束的,至少还会让宇浩再来几次。

    “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而明天,我一定不会让你被你母亲抢回去!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因为你只属于我。”宇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给出这么一个承诺。

    “啊?凌晨两点多了!我们还要花四个多小时回去呢!”忽然,蓝月雪再次惊叫了起来,让宇浩都有点时光错乱的感觉,但是他也开口:“我们还有时间,洗完澡再回去,我们可不能这样去见你的母亲,要是让你母亲知道在见她之前还这样,她非得打死我不可。”

    “可我的腿好软~”蓝月雪开口,之前宇浩太狠,让蓝月雪此时感觉脑袋晕乎乎的,都起不了床了。“我们一起洗。”宇浩开口,走了过来。“嗯~”蓝月雪点头。

    她被宇浩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进入了浴室里,水花声随之响起,等他们出来时已经变回了原样,只是蓝月雪是被扶着走出来的,因为大腿根部传来的阵阵剧痛,让她此时走路都有点不利索,不被宇浩扶着很容易摔倒。

    两人快速穿好了衣服,但是蓝月雪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直翻找着床上的东西,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你在干什么呢?丢什么东西了吗?”宇浩从背后抱住了她问。

    “不是都说除夜会落红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蓝月雪开口,不断翻动着床上了东西,不用说,她是要将那东西给收起来留作纪念,可惜现在找不到。

    落红对一个女子来说相当的重要,古时候甚至与贞洁相挂钩,洞房花烛夜时男方父母都会特意在床上垫一块白帕,用来检测嫁入自家的女子是否贞洁。

    如今的时代开放了,一些繁文缛节自然被淘汰掉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在意自己的妻子第一次跟自己在一起时会不会落红,毕竟现在叛逆的孩子太多,早已失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