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63.多吃鸡腿

时间:2018-07-13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小说免费!

    二月十五之夜,耒阳城萧王府。

    假扮萧星寒的萧月笙,目光幽寒地看着面前的离玥。

    现在萧月笙已经从离玥口中得知,折磨了萧星寒那么多年的那个老贱人名字叫做殷剑,并且离玥声称把殷剑解决了,但这个解决未必指的是把殷剑给杀了。

    而离玥说萧星寒是天冥国的太子,而他是天冥国的国师,是来恭迎萧星寒归国的。从离玥能够解决殷剑,并且抵挡得住先前那么迅猛的暗器攻击,萧月笙已经知道,离玥以及他的随从,实力都极强,齐郢都不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所以硬拼是不明智的。

    萧月笙拒绝了使用离玥给他的药物,因为他一旦用了就露馅了,他并不是萧星寒,所以他的眼睛不会变成紫色。而他要求离玥对他下跪,这就是萧星寒能够做出来的事情。如果离玥对萧星寒有所了解的话,就知道萧星寒的性格是不会对任何人低头的。

    离玥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萧月笙,而他身后的随从武方上前了半步,神色恭敬地对着萧月笙说:“太子殿下,国师大人在皇上面前是特许不跪的。”言外之意就是,离玥连天冥国的皇帝都不用跪,自然也不需要跪拜太子。

    萧月笙冷冷地说:“在这片土地,只要我想,我就是唯一的至高无上的皇帝!但回了天冥国,我只是个太子,上面有皇帝压着,还有一个连跪拜之礼都被免了的国师在旁边镇着,如此,我为何要跟随你们回去?”

    离玥微微垂眸:“太子殿下,你继承了冥氏皇族出众的天赋,在这片土地你无法得到好的修炼资源,实力很难有进一步的提升。天冥国,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是么?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就想看到离国师跪在我面前,离国师能做到吗?”萧月笙冷声说。

    “太子殿下的意思是,臣跪了,太子殿下就跟随臣归国吗?”离玥的神色依旧冷漠如昔。

    萧月笙沉默,目光幽寒地看着离玥。

    武方皱眉,看着离玥退后一步,膝盖一弯,跪在了萧月笙面前,脊背依旧挺直如松,声音平静地说:“恭请太子殿下归国!”

    萧月笙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其实他心里很意外,因为他能看出来,离玥是个多么高傲的人。更何况,离玥在天冥国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见了皇帝都有不跪的特权,萧月笙执意要让离玥跪下,意在试探离玥的底线,以及离玥对他要迎接的太子的态度。

    现在离玥这一跪,让萧月笙意识到了离玥要带走萧星寒的决心。客观来说,如果萧星寒真的是天冥国的太子,离玥的表现也正常,因为他在带萧星寒回去的过程中,不能与萧星寒交恶,毕竟他是一个臣子,总不能带回去一个视他为仇敌的太子殿下,那样对他自己在天冥国的处境也是极为不利的。

    萧月笙现在很冷静,对于目前的局势也算是了解。既然离玥不敢也不愿把关系闹僵,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萧月笙神色冷漠地站在那里,看着离玥说:“起来吧,我们聊聊。”

    离玥默默地站了起来,看到萧月笙转身往书房走,他跟了上去。

    萧王府主院的书房,本是萧星寒和穆妍共用的,不过萧月笙任何时候都可以随意进出,对里面很熟悉。这会儿萧月笙坐在书案后面,离玥坐在他的对面,他看着离玥问了一句:“你如何找到我的?殷剑不会告诉你我的身份,因为他想让我死。”

    “殷剑的儿子冥煞说漏了嘴。”离玥刻意隐瞒了晋连城的存在。

    “天冥国,冥煞,看来殷剑打算让他的儿子冒充天冥国太子,不过被你识破了。”萧月笙面无表情地说。

    “太子殿下果然很聪明。”离玥微微点头,“殷剑那个老贼以及他的儿女此时都已经被微臣控制,微臣要带他们归国面见皇上,届时微臣会向皇上禀明一切,然后将那三人交给太子殿下发落,太子殿下便是要将殷剑千刀万剐,也不是问题。”

    “这的确是我想做的事情,不过这并不足以让我离开这里,跟你走。”萧月笙冷声说,“我需要先问过我夫人的意见,如果她想去天冥国玩玩儿,我会考虑。”

    “太子殿下在外面已经答应随微臣归国了。”离玥眸光微冷,看着萧月笙说。

    “我说让你跪,你就跪了,我并没有答应你任何事。”萧月笙冷声说。

    “太子殿下是在愚弄微臣吗?”离玥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寒气,显然动了怒。对他这样高傲的人来说,对着萧月笙下跪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而他的目的是用最短的时间顺利带走天冥国的太子,并且要尽可能避免矛盾和冲突的发生。

    萧月笙冷冷地说:“怎么?还要我跪回来吗?”

    离玥垂眸冷声说:“不敢!但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微臣,请尽快随微臣离开,这个地方不值得太子殿下留恋!”

    “我说了,这件事的决定权不在我,在我的夫人。”萧月笙眼眸幽深地看着离玥说。

    萧月笙还是在试探离玥,想看离玥要带走的人只有萧星寒一个,还是离玥真的低头了,不管萧星寒要带走多少人,只要萧星寒跟他走就可以。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假如是后者,萧月笙觉得事情会变得很简单,萧星寒带着穆妍一起去天冥国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到哪里都能混地风生水起。但假如是前者,离玥只打算带走萧星寒一个人,要斩断萧星寒跟这边的牵绊,或许是不想带回去一个儿女情长,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太子,又或许那边还有个什么国的公主等着萧星寒回去联姻,不管什么原因,事情都会变得很复杂……

    萧月笙从离玥的话语中已经发现离玥对萧星寒有不少了解,很可能是在来的路上打听过,而萧星寒视妻如命这一点,想必离玥已经很清楚了。萧月笙刻意如此说,就是想看看离玥到底作何打算。

    听到萧月笙口中再次提起“夫人”二字,离玥神色冷漠地说:“太子殿下本不属于这片土地,此次离开,未来极有可能不会再回来。但太子殿下的夫人生于此长于此,她的亲人朋友都在这边,她未必愿意背井离乡跟随太子殿下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辈子都回不来。”

    萧月笙眼眸微寒:“如果她愿意呢?”

    离玥微微垂眸:“太子殿下,微臣临行前,皇上有旨,不允许太子殿下带任何女人回国,这是为了太子殿下好,请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微臣。”

    “你滚吧!”萧月笙冷冷地说,“我说过,我去不去要看我夫人的意思,如果她想去天冥国,我才会考虑带着她一起去天冥国看看,如果她不想去,我也不会去的。但你口中的皇上既然说了不允许我带妻子同去,那么我们没必要谈了,立刻从这里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太子殿下,微臣是奉皇命前来,请太子殿下不要为难微臣。”离玥看着萧月笙说。

    “我再说一次,滚!”萧月笙冷冷地说。刚刚的试探,他已经得到想要的信息了。萧月笙相信,离玥既然找到这里来,萧星寒想必真的是离玥口中的那位天冥国太子。可萧星寒在这片土地出生长大,受了很多苦,如今他的父亲派人找过来,竟然如此高高在上地说只带萧星寒一个人走,没有任何余地,根本不管萧星寒在这边是否已经成家,是否有在乎的亲人和朋友。

    萧月笙现在心里很愤怒,他原本还想着,萧星寒流落到这边或许是因为他的父母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如果真能认祖归宗,有更多的亲人对他好,那自然是一件好事。如今看来,那样的好事根本不可能存在,萧星寒对他真正的亲人没有任何期待是对的!

    “太子殿下,皇上有旨,命微臣务必带太子殿下归国,如果太子殿下执意不走的话,微臣只能用些手段了!”离玥看着萧月笙冷声说。

    “怎么?你还要绑我回去不成?”萧月笙冷声说。

    “微臣自然不敢对太子殿下动手,但为了太子殿下口中的那位夫人,以及太子殿下在这边的亲人朋友的安危,太子殿下还是离开他们比较好。”离玥看着萧月笙冷声说。

    “你就不怕我跟你回去,坐上太子之位,斩了你吗?”萧月笙看着离玥冷冷地说。

    “皇上会赦免微臣的,如果太子殿下有朝一日坐上皇位,到那时还想斩了微臣的话,微臣认命。”离玥神色冷漠地说。

    “你的威胁很有效果。”萧月笙说着,站了起来,看着离玥说,“但我还是只想跟你说一个字,滚!”

    离玥猛然站了起来,拍了一下手,下一刻,候在外面的武方如鬼魅一般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原本躲在暗处的齐郢和穆霖双双现身,跟武方战在了一起。

    齐郢示意穆霖躲开,他一个人对上了武方。齐郢曾经在东阳国无名山庄和殷剑交过手,他的实力比起殷剑差了一些,当时凭借暗器和毒物,才能招架得住,而他那次的目的只是为了拖住殷剑,给萧星寒和穆妍争取更多的时间离开。

    但这次,齐郢对上的是武功比起殷剑更加厉害的武方,武方的招式刁钻又狠辣,并且一开始就是索命的打法,齐郢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很快,房间里面的萧月笙大步走了出来,而离玥就站在他身后,两人看着院中的战局。离玥对萧月笙说:“据微臣所知,他叫齐郢,是这片土地的顶尖高手,但太子殿下看到了,他的实力尚不如微臣的一个随从。这片土地太落后,根本不适合太子殿下,只会埋没了太子殿下的天赋。”

    萧月笙沉默不语,看着齐郢被武方压制得死死的,心已经凉了半截。不管武器还是暗器,都只是辅助,真正决定成败的还是本身的实力。这场战局,从一开始,齐郢就注定了是败方,而萧月笙知道,他身后站着的离玥,年纪轻轻能够成为一国国师,实力应该更胜武方。

    萧月笙在这一刻,心中有些矛盾。他在想,是否要跟离玥拼个你死我活?离玥说不会对他动手,但实力悬殊的情况下,离玥掌握着所有的主动权,他如果真的不顾一切都要带走萧星寒的话,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萧月笙并不后悔把萧星寒和穆妍送走,甚至很庆幸他的选择,如果再晚一天,萧星寒和穆妍未必还能走得了。萧月笙知道,即便萧星寒在这里,也不会有性命之危,但萧月笙觉得,现在对萧星寒来说,拆散他跟穆妍,比杀了他更让他难以接受。

    萧月笙看着齐郢和武方的战局,心中却在考虑当下的情况。很显然,大海彼岸的天冥国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从离玥和武方这两个人就能看出,天冥国实力很强大,高手众多,并且还能够到达这片土地,所以,就算这次他们把离玥和武方给杀了,很快天冥国的皇帝就会派遣新的使者前来“迎接”萧星寒归国,下一次,来的高手更多,手段会更加强硬……

    最后,如果让天冥国的皇帝恼羞成怒,未必不会对萧星寒做出得不到就毁掉的行为。

    萧月笙不是妄自菲薄,他到现在依旧觉得他的星儿弟弟和小弟妹是全天下最聪明天赋最好的,但离玥有句话说得对,这片土地上面能够提供给他们的修炼资源的确有限,限制了萧星寒和穆妍的实力。从目前的现实情况来看,萧月笙认为他们是处于劣势的,离玥一个人就能灭了萧王府中所有的人。

    百招之后,齐郢受了内伤,武方却越战越勇,招式越发刁钻狠辣。

    看着武方的刀即将伤到齐郢的手臂,萧月笙眼眸一寒,冷声说:“住手!”

    武方立刻收刀,退到了一边,而齐郢的脸色十分难看,对着萧月笙摇了摇头,他已经尽力了。天外有天,齐郢第一次感觉如此无力。

    “太子殿下,意下如何?”离玥开口,再次询问萧月笙。

    “离玥,等我当上天冥国的皇帝,第一个砍了你!”萧月笙转头,看着离玥目光冷厉地说。

    离玥微微垂眸:“恭迎太子殿下归国!”

    “我要先去与我夫人告别。”萧月笙冷声说。

    “太子殿下,七杀城的船只在蓬莱岛停留两月,还是城主卖了微臣的面子,如今已经月余,请太子殿下即刻跟随微臣离开前往蓬莱岛,耽误了时间,我们谁都走不了了。”离玥对萧月笙说。

    “离玥,你是在命令我吗?”萧月笙冷声说。他又得到了一个讯息,离玥在赶时间,否则有可能走不了。

    萧月笙在想,如果拖延时间,牵绊住离玥的脚步,让离玥错过离开的船的话是否可行?很快,他否定了这个想法。拖延解决不了问题,离玥又不傻,一旦萧月笙做了什么,离玥发现他的意图,到时候说不定会打晕他或者对他下药,然后带他走,这样对萧月笙来说是更加危险的,因为他必须时刻保持清醒,与别人保持距离,避免别人离他太近,发现他脸上的易容。如果他昏迷了的话,很容易暴露。

    “不敢。想必太子殿下为了防范殷剑前来,已经将夫人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如今太子殿下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再见无益,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既如此,太子殿下不妨留书一封,告知夫人。”离玥的话虽然听起来很恭敬,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明日辰时,我随你们走。”萧月笙话落,转身进了书房。

    离玥看了一眼萧月笙的背影,并没有离开,直接飞身而起,盘膝坐在了书房的房顶上面,那张雌雄莫辨的脸在夜色之中忽明忽暗。

    齐郢冷冷地看了武方一眼,然后大步进了书房,穆霖也随后跟了进去。武方就默默地站在了书房门口,摆明了要看着萧月笙,不让萧月笙离开。

    书房里面的气氛有些压抑,三人一时都没有说话。一方面是隔墙有耳,另外一方面,原本在等着殷剑和冥煞上门的他们,都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星寒,为师知道你是逼不得已,可你就这么走了,妍儿怎么办?”齐郢开口,声音低沉地说。但他并没有看萧月笙,反而在低头奋笔疾书,然后把手中的一张纸给萧月笙看。

    齐郢纸上写的:“你真要跟他们走?万一被发现你不是星寒,你会死的!”

    萧月笙微微摇头,对齐郢说:“这只是权宜之计,请师父转告妍儿,最多三年,我一定回来接她。我还是太弱了,我需要提升实力,到那边去不是什么坏事,只有我变得强大,才能保护妍儿。”

    而萧月笙在纸上写的是:“放心,我不会有事,告诉弟弟和弟妹,让他们不必担心,也不必着急去找我,一切都等小弟妹生了孩子之后再说。”

    齐郢深深地看了萧月笙一眼:“如果你真的想清楚了,为师不会拦着你。”齐郢知道,萧月笙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萧星寒和穆妍,而现在他们其实没有其他的选择。

    萧月笙眨了眨眼睛,对着齐郢无声地说:“齐爷爷,我还等着回来娶小玉呢。”

    齐郢愣了一下,就听到萧月笙说:“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要给妍儿写一封信,明日辰时,你们再来送我。”

    齐郢愣愣地和穆霖一起走了,穆霖走到门口,回头深深地看了萧月笙一眼,然后离开了。齐郢因为跟武方的实力差距,感觉到了无力,更加无力的是穆霖。他发现他什么都没做,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萧月笙的行为都是在保护萧星寒和穆妍,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了。穆霖觉得有些愧疚,他不如萧月笙脑子那么灵活,就算让他上,他也做不到萧月笙那么完美。

    萧月笙把他和齐郢写的东西都烧了,然后提笔给萧星寒和穆妍写了一封信,眼神平静而认真。他并不惧怕未来未知的一切,他想如果易地而处,萧星寒也会不顾一切保护他的,现在他做的这些能够让萧星寒和穆妍待在安全地方,不被分开,他觉得都是值得的。

    在信的最后,萧月笙写到:“星儿弟弟,小时候你代替我陪在爹娘身边,现在我代替你,去会会你亲爹。小弟妹,记得告诉小星儿,要多吃鸡腿,就会跟他大伯长得一样好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