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59章 我会的!

时间:2018-07-09作者:三木游游

    正月十六,已是后半夜,东阳国四方城一家小客栈里面。

    穆妍这会儿还是易容出来的少年模样,萧星寒也不管齐郢在,让小二送了清水过来,认真地给穆妍洗掉了脸上的易容。就算接下来还需要伪装,也不能用那人给穆妍弄出来的这张脸了。

    萧星寒放下手中的帕子,看了看穆妍粉嫩的小脸,微微点头说了一句:“很好看。”

    齐郢忍不住笑了起来。先前穆妍失踪两个月,萧星寒跟个冰块似的,靠近就要冻死人那种,这会儿一见到穆妍,跟换了个人一样。

    “让师父见笑了。”穆妍并没有多少不好意思地对齐郢说。

    齐郢呵呵一笑:“无妨。你们小夫妻团聚,为师本不该打扰你们的。”

    然后齐郢就听到萧星寒“嗯”了一声……

    穆妍白了萧星寒一眼,示意萧星寒坐下,然后神色认真地对齐郢说:“师父别介意,该打他就打,我不心疼。”

    齐郢笑着摇头:“再过些日子,为师怕是都打不过星寒了。还是先说正事吧,说完你们好好休息一下,星寒已经多日没有睡过觉了,丫头你现在是双身子,也得多休息。”

    “多谢师父。”穆妍点头,转头就看到萧星寒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对着萧星寒笑了笑,“看什么看?谈正事呢!”

    “你好看。”萧星寒的目光还没有从穆妍身上挪开。没有人知道他过去这两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齐郢他们只看到萧星寒的武功突飞猛进,却不知道他几次差点走火入魔。他不敢让自己闲下来,一闲下来就疯狂地思念穆妍,怕穆妍出事,心中的恐惧越放越大,他表面的冷漠掩盖的是内心的不安。

    如今,穆妍回到了萧星寒身边,萧星寒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有了温度,有了知觉,两个月的分离,让他更加觉得穆妍就是他的命,他再也不想跟穆妍分开了。

    “萧寒寒,别闹。”穆妍握住了萧星寒的手,十字相扣,“等把那人解决了,我们就回家去。”

    “你先回家。”萧星寒对穆妍说。

    “总不能你去送我回家,留师父一个人在这边。我会小心躲起来的,咱们先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做。”穆妍神色一正,对萧星寒和齐郢说,“我没有机会对那人或者冥煞下蛊,如果他们离开云山的话,怎么才能找到他们?万一他们去耒阳城咱们家里抓人的话,同样的事情还要重来一次,并且那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必须尽快解决掉。”

    穆妍之前在无名山庄受制于人,没有制作蛊毒的材料,也不敢对懂得蛊术的冥煞的师父下蛊,如今他们已经成功了一半,那就是都平安脱身了,但接下来并不能高枕无忧,因为冥煞的师父只要活着,就一定不会放弃找萧星寒的麻烦。并且这次他的计划被打乱,萧星寒如此忤逆他,他接下来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丫头说得有道理。”齐郢点头,看着萧星寒神色凝重地说,“那人的武功极强,单打独斗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你现在武功尚未大成,不适合跟他交手。”

    “有这个。”萧星寒拿出了一根短笛,放在了桌上。

    “你们是听晋连城说的吧?”穆妍看着幻音魔笛说,“这笛子是晋连城从冥煞那里得到的,但原主人就是冥煞的师父。先前那人不知为何突然在找这跟笛子,我告诉他笛子在萧王府,他应该能想到在你身上。”

    下山的路上,萧星寒背着穆妍走,穆妍问过萧星寒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因为显然不是晋连城传递的消息,萧星寒和晋连城昨夜恰巧遇上纯属意外。

    萧星寒告诉了穆妍那个兰花的纹样,穆妍也见过,因为在无名山庄那段时间,那人亲手画了图纸,让穆妍为他刻了一块兰花纹样的玉佩。

    “我尚未看出这根笛子怎么用,他也未必懂音攻。”萧星寒说。假如那人懂音攻的话,肯定会把这根笛子带在身上当做武器,不可能转手冥煞再到晋连城手里。而那个兰花纹样到底代表着什么,他们真的不清楚。

    萧星寒把笛子拆分成了几段,把内层刻有兰花纹样的一段抽出来给穆妍看,穆妍点了点头说:“就是这个,一模一样的,他让我给他刻了一块玉佩。”

    穆妍抬头就看到齐郢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地盯着笛子上面刻着的那朵兰花。穆妍问齐郢:“师父是不是认得?”

    “先前星寒给为师看,为师只是觉得这花不太寻常,并没有多想。但如今身处四方城,为师突然想到了一个传说,你们年纪小,或许都不知道。”齐郢对萧星寒和穆妍说。

    “什么传说?”穆妍有些好奇。说来很诡异,那人说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说他要辅佐萧星寒,让萧星寒叫他师父,可这么多年了,就连萧星寒都不知道那个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来历。至于萧星寒真正的父母在哪里,是死是活,那人从未提过,萧星寒也没有机会问。

    经过这次被抓,穆妍十分怀疑萧星寒的前朝后裔身份是那人胡诌的,而那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处心积虑地折磨萧星寒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动手杀了萧星寒,到底图什么?穆妍百思不得其解。

    这兰花,十多年前萧星寒就在那人的荷包上面见过,幻音魔笛里面有,那人还专门让穆妍为他雕刻了一块玉佩,穆妍直觉,这朵兰花很重要,说不定跟那人的来历有关。

    齐郢神色认真地说:“虽然说碧血山庄过去百年都隐世不出,但为师年轻的时候一个人隐姓埋名游历过很多地方,也曾经在四方城停留过,不过为师当年没有住在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城池里面,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你们都知道,四方城外水路发达,东阳国的水运也是当今天下最繁盛的,枢纽就在四方城外。但从四方城外的渡口出发,行船三日,辽阳河会出现分支,一支继续往南,还是叫做辽阳河,流向曾经的明月国,还有一支叫做忘川河,东流入海。”

    穆妍微微点头:“几年前我去无双城,走过一次水路,看到过辽阳河的岔流,但这忘川之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古老的传说里面,忘川是冥界的一条河。阴间的灵魂跨过它,就可以进入冥界,再入轮回,重返世上,重获新生。忘川这个词,是与死亡联系在一起的。

    齐郢微微一笑:“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条河的名字,因为曾经从那条河上走过的人,大部分都没有再回来。为师当时年轻气盛,尚未成亲,觉得碧血山庄之中太过无趣才外出游历,到了这四方城之后,从一个老人口中听说了忘川河,就想去看看。为师找了半个月,都没有船家愿意带为师走上忘川河,最后为师就买下了一条船,跟一个老船家学了如何用,自己去了。”

    “师父年轻的时候很潇洒。”穆妍对齐郢说。

    齐郢呵呵一笑:“也是当时年少无畏,卖船给为师的那个人说忘川河有去无回,劝为师不要去,但为师就是想去看看。为师行船走了十天,中间遇到了不少险滩,风浪很大,差点被卷走。到第十一天的时候,为师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海域,为师的船即将冲进海里面。为师一身狼狈地飞到了岸上,船很快就不见了。”

    “那边有人吗?”穆妍问齐郢。

    齐郢微微点头:“有,那里是一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叫做蓬莱岛,海边有一个小村落,生活着一些人,以打渔为生,里面也有四方城过去活下来的人,很少。为师在那里住了几个月才走,回来的路上还是仗着武功高强,一般人根本回不来。那几个月里面,为师从当地人口中得知,曾经有人见过外族人在海上出现,有很大的船,有个老人还给我看了他捡回来的一块玉,说那是外族人的,玉上面刻着的,就是一朵这样的兰花。”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齐郢都差点忘记他年轻时候冒险的经历了,如今突然想了起来。

    穆妍神色莫名,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外族人,难道海的那边,还有另外一片不为人知的大陆,冥煞的师父,就是从那边来的?

    “为师去的时候,蓬莱岛上面有一个疯老头,他告诉为师说,他看到过紫色眼睛的外族人,但其他人都认为他是在胡言乱语。”齐郢说。

    “师父信吗?”穆妍问齐郢。

    齐郢点头:“为师信。为师活这么大年纪了,经过的事情多,这天下无奇不有,海的那边未必没有另外一片与我们脚下的土地相似的地方,生活着很多人。其实为师年轻时候还幻想过有朝一日坐船出海远行,去看看外族人的地方,但蓬莱岛的渔船都走不了多远,海上风浪一起,十分恐怖。你们也知道,东阳国水运最发达,最好的船也抵御不了多大的风浪,到了海上根本不行。但既然有外族人来了,说明外族人在造船这方面比我们厉害很多。”

    “这么说,那人真有可能是我们说的外族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所谓的光复前朝自然是胡扯了,萧寒寒也不可能是前朝皇族后裔。”穆妍秀眉微蹙,“不过萧寒寒刚出生就被送到了萧家,他肯定是在这片土地出生的,但他的父母未必也是这片土地的人。”

    “这些事情,恐怕只有那个人知道了。”齐郢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只星寒,丫头你的身世,也是个谜啊!”

    “我不是穆耀光的女儿,也不是苏婉清的女儿,或许真是捡来的吧!”穆妍不甚在意地说。她服下了血踪蛊解药的解药,但穆耀光的心头血没有用,穆霖的心头血也没有用,很显然她的身世有问题。她有时间会去调查一下她自己的身世,但是现在这个并不重要,解决掉冥煞的师父才是当务之急。

    三人又商议了片刻,天都快亮了,穆妍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萧星寒不由分说地让她去床上休息,说有什么事情都等睡醒了再说,穆妍也没有坚持。

    四方城外,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

    冷泽中了齐郢的一枚毒针,如果及时解毒的话,还能捡回一条命。但他等了一个时辰,冥煞的师父也没想起他来,最终他睁着眼睛断了气。

    至此,冷氏一族除了已经疯掉的南宫晚之外,其他人,悉数死亡,大部分都死得无声无息。

    冥煞的毒已经被解了,墨灵的傀儡蛊也被解了,这会儿都醒了过来,垂着头跪在老者的面前。

    “冥楼,没了?”老者目光冷厉地看着墨灵问。

    “是,师尊。冥楼的人,都死了。”墨灵低声说。

    “你们告诉为师,萧星寒是如何找过来的?”老者冷声问。

    冥煞硬着头皮说:“弟子猜测,或许是冷家人里面出了奸细。”

    “愚蠢!”老者冷冷地说,“如果真有奸细,萧星寒不会现在才来!是不是你曾经泄露了什么秘密?”

    “师尊明鉴,弟子并未跟萧星寒有过任何来往。”冥煞低着头说。

    “为师姑且信你!”老者的脸色极其难看。

    “接下来如何行事,还请师尊示下。”冥煞恭声说。

    “萧星寒这么多年都不明白一个道理,他在乎的人越多,软肋就越多!”老者冷哼了一声,“这次他既然把穆妍救走了,那为师少不得要把萧月笙给杀了,看他还怎么得意!”

    “弟子愿去耒阳城,杀掉萧月笙!”冥煞恭敬地说。

    “为师要亲自去一趟!顺便把幻音魔笛拿回来!你们两个,与为师同去!”老者看着冥煞和墨灵说。

    “萧星寒会不会还在四方城里面?”冥煞提出了他的疑问。

    “有这个可能,他当然希望这次把为师除掉,恐怕还没走远。”老者冷冷地说,“不过为师并不着急再见他,幻音魔笛也未必在他身上,为师去耒阳城走一趟,他会后悔他昨夜的所作所为的!”

    “是,弟子谨遵师尊吩咐。”冥煞和墨灵恭声说。

    这会儿师徒三人都在无名山庄后山瀑布旁边的亭子里,冥煞和墨灵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起来,而老者站了起来,转身看向了东方幽暗的夜空,眼眸阴鸷。

    天还未亮,一个漫长的夜晚即将结束,冷氏一族和冥楼都覆灭了,老者身边就剩下了冥煞和墨灵两个人可用。这是这么多年以来,萧星寒第一次如此正面和老者抗衡,说萧星寒赢了还为时尚早,但老者是真的损失惨重,虽然他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性命,但那毕竟都是他的爪牙。

    老者正准备转身回来,对冥煞和墨灵说即刻启程去天厉国耒阳城,东边的天空上面突然升腾起了一片血红的烟雾,在幽暗的夜空之中转瞬即逝!

    而那烟雾消散之前,在空中形成了一朵兰花的图案,让老者神色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狂喜!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来了……终于来了……来了!”老者语无伦次地说,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东方的天空,虽然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冥煞和墨灵都有些不明所以,因为他们低着头跪在地上,什么都没看到。

    老者猛然转身,低头看到冥煞,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俯身亲手把冥煞给扶了起来,冥煞有些惶恐不安:“师尊,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来了?”

    墨灵默默地站在了旁边,老者看着冥煞,眼中是难掩的激动:“为师跟你说过的,家里有人来接我们回去了!”

    “真的?”冥煞愣了一下。

    “当然是真的!”老者又转头看向了东方,“那是召唤我们前去的信号,为师已经等了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了啊!”

    “师尊,那我们还去耒阳城吗?”冥煞看着老者问。

    “不去了!”老者很干脆地说,“你们准备一下,即刻出发,走水路,去蓬莱岛!”

    “萧星寒那边……”冥煞再次开口,老者皱眉看着他:“从今天开始,不要再提萧星寒这个名字!我们即将远离这片土地,回我们的国家去!”

    “弟子是想起,师尊的幻音魔笛还在萧星寒手中,是不是要先拿回来?”冥煞问老者。

    老者眼眸微眯,看着东方的天空说:“萧星寒太难缠了,来接我们的人不会等太久,我们必须立刻出发前去蓬莱岛。幻音魔笛虽然是证明身份的信物,但丢了就丢了,为师手中还有其他的信物!我们走!”

    “是,师尊!”冥煞和墨灵恭声说。

    旭日初升的时分,东方的天空红霞漫天。

    无名山庄之中一片死寂,一个衣衫凌乱蓬头垢面的女子赤着脚走出了一个小院子,眼神呆滞地在无名山庄之中游荡。这是南宫晚,而无名山庄之中,除了她之外,没有一个活人了。

    南宫晚走到了无名山庄的大厨房里面,饿极了的她在灶台边上用脏兮兮的手抓着东西就往嘴里面塞。而南宫晚吃着吃着,不小心踩到了脚边的一具尸体,绊倒在地上的同时,把灶膛里面尚未熄灭的一根柴火给撞了出来,燃着火的那一端,飞到了她的身上。

    很快,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南宫晚的身上起了火,不多时,整个厨房都燃起了火,火势越来越大,南宫晚的惨叫声越发虚弱。最后大火蔓延到了整个无名山庄,甚至是云山其他的地方,过了许久才熄灭。

    身在四方城中的齐郢一早就醒了,他没有打扰萧星寒和穆妍,去外面走了一趟。

    齐郢快走到四方城的城门口的时候,抬头朝着城外云山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团火光映入了眼帘。虽然离得远,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山上起火的那个位置,分明就是无名山庄!

    齐郢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猛然转身,回了客栈。不多时,跟萧星寒打过招呼的齐郢,一个人策马出了四方城,朝着云山的方向而去了。

    这天天气晴朗,穆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睁开眼睛,发现她躺在萧星寒怀中,萧星寒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萧寒寒,我想回家了。”穆妍睡眼惺忪地抱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唇角微微勾起,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感觉穆妍有孕之后更可爱更温柔了。他躺下之后几乎没有合眼,一直看着穆妍,怎么看都看不够。

    “好,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去了。”萧星寒对穆妍说,“等我们回去,爹娘知道你有孕,肯定很高兴,你师父和师叔他们也早就等不及要抱徒孙了。到时候萧月儿和齐玉婵也该成亲了,成亲之后就让他们搬出去住,不要总是吃我们的住我们的。皇帝的位置,就让小严坐吧,我以前问过他,他说当皇帝有意思的话他可以试试,我告诉他很有意思。咱们就先生个儿子吧,我真的要揍他一顿。”

    穆妍靠在萧星寒怀中笑得乐不可支:“萧寒寒,真是太难得了,你一次竟然说了这么多话。不过都是我爱听的,你要揍儿子的时候记得别让我看到,我可是好娘亲!”

    萧星寒笑着轻抚了一下穆妍的长发:“是,你当然是好娘亲。”

    快到晌午的时候,去云山查看情况的齐郢回来了,带回来了一个消息。无名山庄已经被大火烧了,冥煞师徒不知所踪。

    “那人很可能会去耒阳城找我们家人的麻烦。”穆妍眼眸微凝,“我们尽快出发回去吧。”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当天一行三人就踏上了回耒阳城的路,出发的时候萧星寒还给萧月笙传了信,让萧月笙小心,因为穆妍有孕,他们回去的时候不可能像来的时候走那么快。

    “希望这次回到耒阳城,一切都能解决了。”离开四方城的时候,齐郢对萧星寒和穆妍说,“再过八个月,星寒你就要当爹了,想过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吗?”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还有八个月,我可以慢慢想。”

    “丫头怀孕辛苦,星寒你可要好好陪着她照顾她,不然为师可真要揍你的!”齐郢看着萧星寒说。

    “我会的!”萧星寒认真地点头。

    不过世事难料,此时尚在一起的他们,并不知道不久的未来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