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58章 猪一样的队友

时间:2018-07-09作者:三木游游

    “萧寒寒,师父跟你一起来的?”穆妍很快放开了萧星寒,看着他神色严肃地问。

    萧星寒微微点头,抱着穆妍坐在他的腿上,他神色认真地给穆妍穿鞋子。

    “你们怎么打算的?隔壁那位很厉害,我感觉师父都未必是他的对手。”穆妍对萧星寒分析到。

    萧星寒“嗯”了一声,把穆妍的鞋穿好,然后一起站了起来,他再次把穆妍拥入了怀中,轻声说:“对不起。”

    穆妍愣了一下:“我没事,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不要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我们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

    萧星寒能进来,说明看着她的老妪已经被他解决了。那个老妪功夫不弱,既然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穆妍猜测萧星寒是用了毒。毕竟那个老妪又聋又哑,听不到声音的情况下,给她下毒会很容易。

    不过萧星寒想要带着穆妍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无名山庄是不可能的,那位就住在隔壁,不管毒术还是武功,那位目前看来都是最厉害的,对他用毒没有用,用武功打不过,并且隔壁还有冥煞在,冥煞的武功都比如今的萧星寒厉害,萧星寒要护着穆妍,真正能跟他们交手的只有齐郢一个而已。

    并且这里是冷氏一族的地盘,冷家和碧血山庄齐家很相似,以武功见长,一门高手,如果那些高手都上的话,穆妍觉得再多来几个齐郢,也未必能够扛得住。

    萧星寒轻声对穆妍说了他和齐郢的计划,穆妍略略沉吟了一下说:“也只能这样了,你有没有给师父准备一些防身的暗器?”

    萧星寒点头:“有。你先前做的那些放在家里没有用上的,我把能用的都带上了,师父很喜欢,选了不少戴在身上,我还为师父准备了几种毒药,打不过总能跑的。”

    “唉!”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我肚子里有娃了,咱们就可以改变计划,一起联手,不把这些贱人们灭掉就不走!”

    穆妍说的很客观。她在得知自己有孕之前,想的就是等萧星寒找过来,然后他们联手把隔壁那位,还有冷氏一族都给灭了,以绝后患。萧星寒在来之前也是同样的想法。

    但是现在穆妍有孕,不能冒险,萧星寒已经改变了原本的计划,最重要的是带着穆妍从无名山庄平安脱身,因为隔壁那位实在太危险,绝对不能让穆妍跟他交手。萧星寒当然是更在意穆妍的,但他也不希望他和穆妍的孩子有任何闪失。

    “你记着,不管发生什么,我为你挡着,我不允许这次你再冒任何风险。”萧星寒看着穆妍的眼睛,不容置疑地说。

    穆妍点头,非常认真地看着萧星寒说:“当然了,孩子更重要,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只要你没死就行,有一口气在我就能把你救回来!”

    萧星寒对于穆妍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有些意外,虽然他希望穆妍好好保重自己不要管他,但穆妍亲口说出来,萧星寒还是感觉心里微微有些发酸。他默默地低头看了一眼穆妍平坦的小腹,眼底闪过一丝怨念,心中说,一定要是个儿子,因为他一定要揍他……

    穆妍已经知道,萧星寒给冷氏一族大厨房里面的晚饭下了毒,吃到的冷家人这会儿已经在睡梦中笑着七窍流血而亡,但冷氏一族的小厨房萧星寒并没有下毒,因为小厨房是供应冷泽冷烈一家,以及后山禁地里面的几个人的饭菜的,下毒容易误伤到穆妍,并且隔壁那位也是个毒术高手,如果被发现的话,就打草惊蛇了。

    而后山现在一片静寂,守门的老妪住在穆妍隔壁房间,已经死在了床上,隔壁的那位和冥煞师徒俩并没有发现不对劲,但萧星寒来找穆妍的时候就发现隔壁的灯还亮着,显然那对师徒还没睡,想走并不容易。

    现在这个时候,齐郢带着萧星寒给的解药和暗器,去无名山庄之中解决冷泽一家人了。按照计划,齐郢会在前院制造出一些动静,最好能够把隔壁那位和冥煞都引过去,到时候给萧星寒和穆妍争取离开的时间。

    所以现在萧星寒和穆妍在等齐郢给的讯号,再伺机离开。现在他们出去,万一被发现,齐郢还不在他们身边,就很容易变得被动。

    至于隔壁的晋连城,萧星寒根本没管他,而穆妍也把他给忘记了。

    不过晋连城可没把自己给忘了,他猜到萧星寒今夜一定会动手,所以虽然熄了房间里的灯烛,但他根本就没睡。

    晋连城受的伤还没好,但他觉得萧星寒和穆妍主动带他一起走的可能性不太大,所以他也在等一个讯号,等一个他可以趁乱自己逃跑的机会。

    乌云蔽月,齐郢已经解决掉了冷烈夫妇以及他们的儿子,然后来到了冷泽的书房外面。

    书房之中还亮着灯,齐郢悄无声息地靠近,还没来得及用毒,身后突然袭来一阵寒意,齐郢面色微凝,猛然转身,就看到冷泽挥剑朝着他杀了过来!

    原来冷泽书房里面虽然亮着灯,但他先前出去了一趟,并不在书房里面,这会儿冷泽回来,正好撞见了齐郢。

    齐郢还是冷胥的模样和打扮,冷泽看着他目光冷厉地说:“冷胥!你要造反吗?”

    齐郢没有理会冷泽的话,挥舞着冷胥的剑,迎上了冷泽的攻击。

    不过即便齐郢手中拿着冷胥的剑,但他的招式路数跟冷胥都不同,而冷泽对冷胥的武功很了解,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神色大变:“你不是冷胥!你到底是谁?”

    齐郢当然不会回答冷泽的问题,而是从腰间抽出了两根被布包裹着的金锏,气势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眼前闪过两道金光,冷泽不可置信地看着齐郢,通过武器已经认出了齐郢的身份。冷泽发出了一声长啸,挥剑挡住了齐郢的攻击。

    齐郢用上自己的金锏之后,冷泽显然就不是他的对手了,而冷泽已经给后山那位发了信号,齐郢等的就是这个!

    后山禁地之中,冥煞师徒二人刚刚密谈完,冥煞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长啸。

    冥煞神色微变:“师尊,看来前面出什么事了,弟子现在立刻去看看!”

    一身白衣的老者面色微沉:“你先去隔壁看看。”

    “是。”冥煞点头,立刻出门去了。

    不多时,冥煞直接大力推开了穆妍的房门,走到床边,掀开床幔,就看到穆妍神色平静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他:“有何贵干?”

    冥煞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了。

    冥煞出门,前面再次传来冷泽的长啸,显然情况很紧急。冥煞飞身到了隔壁,就看到他的师父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师尊,没有异常。”冥煞恭声对老者说。

    “为师去前面看看,你留下看着这边!”老者面色沉沉地说。

    “是,师尊!”冥煞恭声说。

    下一刻,老者从冥煞面前消失了人影,冥煞转头又看向了穆妍的院子,直接又飞身过来,推开虚掩的门,大步进了穆妍的房间。

    床幔还是垂着的,冥煞决定还是离得近一些盯着穆妍,这样比较稳妥,隔壁那个老妪毕竟是个聋子,靠不住,她的主要用途是伺候穆妍,以及白天盯着穆妍。冥煞想着穆妍可是在他手中溜走了不止一次了,在他眼中穆妍是他见过的最狡诈的人,他不希望出任何意外。

    房间里面没有点灯,一片幽暗,冥煞静静地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突然感觉不太对劲,猛然起身大步走到了床边,再次掀起床幔往里看的时候,竟然发现床上空无一人!

    冥煞神色大变,他不久之前明明看到穆妍在这里躺着,而且穆妍现在应该不能用武功,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这说明定然有人帮穆妍!

    冥煞猛然转身,冲了出去,飞身到了隔壁,踹开晋连城房间的门,发现晋连城竟然也不见了!

    冥煞本就是个冲动易怒的人,眼看着穆妍和晋连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他瞬间暴怒,又很快冲了出去,在周围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然后他就朝着前院冲过去,去找他的师父了。

    冥煞走了之后,晋连城从床底下爬了出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听到冷泽的长啸的时候,晋连城就要走,可惜他刚一出门,就看到冥煞飞身进了穆妍的院子,晋连城怕被冥煞发现,又退了回去,果断钻到了床底下。

    然后冥煞来找晋连城的时候,当时已经很愤怒了,并没有想到晋连城没走,就藏在床底下,因为他下意识地认为穆妍和晋连城一起跑了。

    等冥煞走了,晋连城快速地出了房间,朝着他昨夜下山的那条小路冲了过去。

    无名山庄之中,齐郢察觉到有人靠近,眼眸一寒,虚晃一招,一排密密麻麻的毒针朝着冷泽射了过去。

    之前一直在打斗,并且明显处于劣势的冷泽根本想不到齐郢竟然会来虚招,然后突然对他用暗器!冷泽武功很高,所以大部分毒针都躲过去了,只有一根擦破了他的皮肤,饶是如此,他的脚步也很快就变得有些迟缓了。

    冷泽再次挥剑的时候,突然感觉全身无力,身子一晃倒了下去,因为他中的毒针上面的毒可不是普通的毒,而是修罗花的毒,如果是一般人,就会瞬间毙命,冷泽武功极高,再加上中毒比较轻,所以还有命在,但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齐郢转身,挥舞着金锏朝着白衣老者杀了过去,而白衣老者却在看到齐郢的金锏的同时,猛然转头就跑,去的是后山的方向!

    齐郢神色微变,他知道,白衣老者见到他的武器,认出他的身份的同时,就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齐郢用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希望萧星寒和穆妍这会儿已经脱身了,而他要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靠近后山,齐郢依旧没有追上老者的速度,他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位的实力真的比他更强,但他并不打算就此收手离开,因为他还不确定萧星寒和穆妍是不是已经走了。

    齐郢抬起手臂,一枚菱形的短箭闪烁着寒光朝着白衣老者的后心射了过去!

    白衣老者脚步未停,而短箭在即将射入老者体内的时候,老者没有回头,侧身精准地避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老者看到冥煞匆忙地从后山禁地之中飞了出来,大声说:“师父,穆妍和晋连城都逃走了!”

    “废物!还不快去追!”白衣老者猛然转身,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向了齐郢,挥掌就朝着齐郢打了过来。

    听到冥煞说穆妍已经脱身,齐郢心中微松,侧身避开白衣老者的掌风,挥舞着金锏打了过去。他说要会会这人是认真的,他知道这人不除后患无穷。虽然齐郢感觉自己的武功在这人面前弱一些,但他身上有萧星寒给的暗器和毒物,他决定拼一把!

    齐郢这样做,一来可以拦住这人的脚步,阻止他亲自去追萧星寒和穆妍,这样对萧星寒和穆妍逃走是有利的。只要不是这人,其他人去追,萧星寒和穆妍都足以应付。而齐郢的另外一个目的当然是希望杀了这人以绝后患,不过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冥煞朝着昨夜晋连城逃跑的小路追了过去,因为这条路下山最快,所以他认为萧星寒和穆妍肯定是从这里逃走的。

    不过冥煞失算了,萧星寒带着穆妍走了无名山庄的正门,从大路走的,因为他们都算到了冥煞这些人的心思。

    而晋连城一个人选择了走小路,然而冥煞用最快的速度追过去,却没有发现晋连城的踪迹,原因说来有些可笑,因为晋连城昨夜被萧星寒从山上扔下去受了些伤,不可能好得这么快,所以他逃跑的速度还不如冥煞追过去的速度,他还没踏上那条小路的时候,就看到冥煞从不远处一阵风似的飞了过去……

    然后,晋连城默默地换了个方向,去走正门大路了。

    无名山庄大厨房所有的食物都被萧星寒下了毒,导致整个无名山庄现在一片死寂,因为除了还没死透的冷泽之外,冷家其他人都已经是死人了。

    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疯了的南宫晚,她被关在最偏僻的院子里,看守她的下人把本该给她的饭菜吃了,她没饭吃,所以没有中毒,现在还在熟睡。

    如此,不管萧星寒和穆妍,还是晋连城,穿过整个无名山庄,根本没有被人发现的可能。

    而走小路追过去的冥煞,到了山脚下依旧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意识到可能选错了路,正准备去大路那边,却没想到萧星寒还在山下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

    暗处有个人突然杀了出来,冥煞下意识地挡了一下,然后攻了过去,等他定睛一看,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墨灵?!”

    埋伏在山下,突然冒出来偷袭冥煞的不是别人,正是冥煞最器重的冥楼护法墨灵。墨灵昨夜中了萧星寒的傀儡蛊,后来萧星寒把晋连城的傀儡蛊给解了,但并没有解墨灵的。而齐郢和萧星寒要假扮冷胥祖孙抓着晋连城混入无名山庄,当然不能把墨灵也带上,而萧星寒给墨灵下的命令是,守在山脚下,不管今夜谁走小路从山上下来,杀!

    可以说,冥煞间接救了晋连城一命,因为如果晋连城顺利从小路下了山,也会成为墨灵攻击的对象,而现在断臂还受了伤的晋连城未必能够从墨灵手中逃脱。

    墨灵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一副要让冥煞死的样子。冥煞很快发现了不对劲,意识到墨灵可能被人用药物控制了,他决定要速战速决,就加大了攻势。

    墨灵本就不是冥煞的对手,但也过了几十招,冥煞找了个机会,靠近墨灵,一掌劈在了墨灵后颈,把她打晕了过去。

    看到倒在地上的墨灵,冥煞脸色难看得要死,不过他还没忘记他该做什么,他先把昏迷的墨灵藏在了一块大石后面,然后发出了一个信号,是给冥楼的其他护法的,等他们看到之后会立刻赶过来支援。

    不过冥煞这会儿确实是不够冷静,如果他冷静下来的话,就应该想到,他离开之后在栖霞山冥楼中做主的墨灵都出事了,冥楼那边的其他人,现在的处境不可能比墨灵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都死了……

    冥煞暂时没管墨灵,用最快的速度绕着云山,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大概一刻钟之后,冥煞冲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里是上下无名山庄的大路,路旁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两个大字“云山”。

    山脚下没有人,冥煞正在犹豫要上山去找,还是往远处去追,因为他不确定穆妍是不是已经下来了。

    然后冥煞转头,看到旁边的枯草有新被踩过的痕迹,他眼眸微缩,朝着远处看去。

    夜色幽暗,山中道路并不是平直的,而从冥煞所在的地方,如果要走的话,有不止一条路,中间还有很多岔路,可以深入山中,可以去四方城,也可以去其他城池,甚至可以从四方城外的渡口坐船,从水路离开。

    冥煞一个人,发现自己能追上的可能性太小了,就起身离开,绕着回去墨灵所在的地方,想着还是回无名山庄去帮他的师父更稳妥。

    而冥煞刚走,晋连城从山上下来了。他刚刚其实看到了冥煞,就屏住呼吸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真怕冥煞选择往上去找,到时候他肯定藏不住,结果没想到冥煞没从大路上山,直接绕到小路那边去了。

    晋连城看着冥煞消失在视线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用最快的速度下了山,想了想之后,放弃了去四方城,直接奔着四方城外的渡口而去了。晋连城倒不是怕冥煞师徒找到他,因为萧星寒和穆妍才是他们真正的目标,晋连城是怕萧星寒不肯放过他,到时候他绝对得悲剧,他决定选择水路,先走再说。

    于是,最终冥煞折腾了一圈,没有追上萧星寒和穆妍,也没有找到晋连城,最后提着昏迷不醒的墨灵从小路上山去了。

    而无名山庄之中,齐郢和白衣老者的战斗已经白热化了。齐郢作为江湖传闻中的天下第一高手,实力自然极强,但论武功的话,白衣老者比齐郢更胜一筹。不过仗着萧星寒给的暗器和毒物,齐郢并没有落于下风,虽然齐郢知道想要杀了这人很难,甚至想要伤到他都很难,但至少能够牵绊住他的脚步,给萧星寒和穆妍争取更多的时间。

    这也是多年以来齐郢遇到的第一个对手,他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在压力之下被激发出了很大的斗志,战斗没多久,齐郢发现自己好几年没有长进的内力竟然隐隐地有突破瓶颈的迹象,这应该算是意外之喜了。

    突然有人加入了战局,是回来把墨灵放下前来帮白衣老者的冥煞。

    不过白衣老者看到冥煞回来,一句话不说直接攻击齐郢,就瞬间意识到冥煞根本没有追上穆妍。白衣老者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发了狠一般和冥煞一起攻击齐郢,打算尽快把齐郢拿下。

    一对二,齐郢很快就处于劣势了,而他不再恋战,虚晃一招想要离开,白衣老者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攻势越发猛烈。

    没有追上穆妍,也没有找到晋连城的冥煞心知必须拿下齐郢,否则他的师父肯定会对他极其不满,于是他也拼尽了全力,攻击齐郢。

    不过这天大概是冥煞的倒霉日,因为他急于表现,导致忽视了跟他师父的配合,师徒两人几乎不存在什么默契,倒是给齐郢提供了一些翻身的机会。

    而齐郢眼眸微暗,再次用上了暗器,瞄准的是白衣老者的心口,白衣老者肯定是能躲过去的,冥煞却下意识地上前挡了一下……

    结果是,本来不可能射中白衣老者的暗器,半数都射中了冥煞。白衣老者面沉如水地挥掌把冥煞拍到了一边儿去,而这个一眨眼的功夫,给齐郢提供了一个机会,齐郢再次射出暗器之后,猛然转身消失在幽暗的夜色之中。

    白衣老者迟了两步,想要追上,不可能了……

    “师尊救我……”冥煞脸色煞白地躺在地上,他中了暗器,暗器有毒,毒性很烈,他现在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

    “蠢货!废物!”白衣老者一脸怒意地看着冥煞。

    “救……”冥煞头一歪,晕了过去,不远处还躺着被他带回来的墨灵。

    白衣老者俯身掰开冥煞的嘴,往里面塞了一颗药丸,然后站了起来,眼神冷得吓人。四周一片静寂,因为现在偌大的无名山庄,就剩下他一个还清醒着的人了,其他大部分都死了。

    “萧星寒……”白衣老者的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一字一句地念着萧星寒的名字,咬牙切齿。

    而萧星寒这会儿已经带着穆妍进了四方城中和齐郢事先约好的一家客栈里面。

    穆妍神色微微有些担忧:“师父不会有事吧?”齐郢是来帮他们的,她希望齐郢不要出任何事,平平安安地回来。这次是特殊情况,不然他们不会让齐郢留在最后的。

    “不会。”萧星寒摇头,给穆妍倒了一杯温热的水,放在了她手中。

    穆妍喝了一口就放下了:“不求师父把那人除掉,只要师父能平安回来就好。至于那人,这次我们灭了冥楼,灭了冷氏一族,他的爪牙应该被除得差不多了,等师父回来,我们可以商议一下,设计除掉他!”

    又过了将近一个时辰,齐郢回来了,萧星寒和穆妍都松了一口气。

    “师父辛苦了。”穆妍对齐郢说。

    齐郢坐下,把他的金锏放在桌上,喝了一杯水,对穆妍和萧星寒说:“如果不是冥煞,为师想回来还真不容易。”

    “哦?”穆妍有些不解。

    齐郢把冥煞怎么出现“捣乱”的过程跟穆妍和萧星寒简单地讲了一下,并且提到冥煞连晋连城都没找到。

    穆妍表示,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次他们的行动这么顺利,冥煞真的功不可没。如今武功比萧星寒还强的冥煞,如果跟萧星寒比脑子的话,就是渣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