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54章 血洗冥楼

时间:2018-07-06作者:三木游游

    夜幕降临,晋连城悄无声息地进了四方城,头上罩着一个黑色的斗篷,找了一家最偏僻的客栈,要了一个房间,刻意遮掩了他断臂的特征。

    进了房间之后,晋连城摘掉头上的斗篷,从荷包里面拿出一个药瓶,倒出里面最后一颗药,塞进了口中。他跟冥煞打的那一场,虽然时间并不长,但他还是受了点内伤。这药也是杜午留下的,疗伤药物,只剩下了一颗。

    小二按照晋连城的吩咐送来了饭菜,晋连城吃了一点,在想他要如何跟萧星寒联络。不出意外的话,萧星寒这会儿在天厉国耒阳城,而晋连城现在手中没有一个人可以用,只能自己去送信,这一来一回,时间就很长了。

    晋连城思来想去,决定稍事休息之后就出发去东阳国大阳城找东方紫煜,东方紫煜手中有人,说不定身边也有萧星寒和穆妍的人,到时候就能更快地把消息送到萧星寒那里了。

    晋连城其实没有想太多,他只是想着无论如何不能让穆妍出事,因为穆妍是他长久以来最大的执念,他不愿意放弃,即便他现在知道穆妍肚子里怀上了萧星寒的孩子。如果在不惊动萧星寒的情况下,晋连城就能带着穆妍从无名山庄平安脱身,晋连城肯定会那样做的,但事实是他现在做不到。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冷氏一族的人找过来,没过多久,晋连城重新乔装打扮了一番,提着自己的包袱,离开了客栈,往四方城北城门而去。他准备连夜赶路,去往大阳城找东方紫煜。

    晋连城没有惊动任何人,在夜色之中出了四方城的北城门,只是刚离开四方城没多久,他就感觉危险逼近,下一刻,一把长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冥煞阴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晋连城,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在这一刻,晋连城脑海中闪过很多种念头,可他怎么都想不通,冥煞如何能够这么快找到他?他明明给他断掉的左臂做了很完美的遮掩和伪装,他的容貌也完全变了,穿着打扮跟原来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冥煞的剑逼近,在晋连城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他看着晋连城冷笑:“你怎么不跑了?有种你继续跑啊!”

    “你想如何?”晋连城的神色很快恢复了平静。冥煞不会是为了杀他专门追过来的,也不会是为了冷玉玲才来追他,冥煞找他,定然有其他的原因,但晋连城一时没有想到。

    “跟本尊回去!”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声说。

    “好。”晋连城毫不犹豫地点头,并没有反抗。他知道自己不是冥煞的对手,而他的包袱这会儿已经在冥煞手中了,他想用毒也必须动,可他动一下,冥煞的剑就会近一分。

    冥煞伸手把晋连城腰间的荷包也给扯了,取下晋连城身上的剑,然后用一根绳子把晋连城给绑了起来,提在手中,冷哼了一声说:“你屡次从本尊手中逃走,这次,你没机会逃出生天了!”

    “鬼医在什么地方?”晋连城没有理会冥煞的威胁,突然提起了他之前送给冥煞的鬼医叶重华。

    “哼!那个贱人还想对本尊下毒,不过被本尊发现了,本尊本想把他给剁了,结果还没来得及动手,他竟然在本尊眼皮子底下失踪了!”冥煞冷冷地说,“如果不是知道你先前一直在冷家,本尊原本怀疑是你做的,虽然本尊并不认为你有那样的能耐!”

    “呵呵,我跟鬼医不是一路人,他那人来路不明,有高人相助也不奇怪。”晋连城仿佛是在跟冥煞闲聊一般,而事实上他现在被冥煞绑成了一个很扭曲的姿势,然后被提在手中。

    “是不是碧血山庄齐家的人?”冥煞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显然鬼医叶重华竟然能从他眼皮子底下逃离冥楼,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他想到的会救叶重华的人,除了把叶重华送给他的晋连城,就是一度跟叶重华关系十分密切的碧血山庄齐家了,齐家之主倒也真的有那样的能耐。

    “应该不是。”晋连城回答了冥煞的问题,“我碰到鬼医的时候,他已经跟齐家人分道扬镳了,况且齐家人也不可能知道鬼医在你手里。”

    “鬼医那个残废,别让本尊再碰到他!倒是你,晋连城,你本来明明一直是春风得意的,怎么就混到了现在这样落魄的地步?”冥煞看着晋连城冷笑。

    晋连城神色很平静:“只要没死,总有翻身的机会。”

    “呵呵,”冥煞笑声诡异,“本尊倒要看看,这次你要如何翻身!”

    无名山庄,夜色深重。

    穆妍躺在床上,不过并没有睡。现在所谓的后山禁地已经不算禁地了,因为萧星寒的师父允许穆妍出去散步,也允许冷玉玲和晋连城进来找穆妍。

    而这天傍晚时分,冷玉玲来过一趟,对穆妍叫嚣她一定会把晋连城找回来,并且还放话说穆妍休想离开这里。

    穆妍倒是没在意冷玉玲对她大放厥词,她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跟她说要离开的晋连城已经成功脱身了,这对穆妍来说是好事,而这其实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不过冷玉玲临走的时候,又提到了南宫晚和寻踪蛊,所以穆妍知道,晋连城即便跑了,恐怕也跑不远,很大的可能是,他还来不及给萧星寒传信,就被抓了回来。

    对于南宫晚给晋连城下寻踪蛊的行为,穆妍还能理解,不过是一个痴情的女人罢了。可南宫晚在这个时候,竟然选择了出卖晋连城,让穆妍有些意外。穆妍昨日才见到过南宫晚,她倒不觉得是南宫晚真疯了,因为疯了的话不会那么及时地说出对晋连城不利的消息,南宫晚这明显是因爱不成生了恨,她自己没有好下场,也不打算让晋连城好过……

    穆妍作为旁观者,只能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晋连城当初不喜欢南宫晚,却欺骗了南宫晚的感情。后来晋连城早该跟南宫晚分道扬镳,可他却一直把南宫晚带在身边,把南宫晚当奴仆一般呼来喝去,这样的行为只会让南宫晚潜意识里认为她和晋连城还有希望在一起,让她的执念一天一天加深加重,一直到最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穆妍听着隔壁的动静,一直到夜半时分,她听到了有人走动的声音,然后是开门的声音。

    穆妍缓缓地坐了起来,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她怀疑,晋连城已经被抓回来了……

    隔壁院子。

    冥煞把晋连城扔在了他的师父面前,躬身下拜:“师尊,弟子把晋连城带回来了。”

    “晋连城,你为何要不辞而别?”老者明明是慈眉善目的模样,可偶尔眼中闪过的光芒却透着让人心悸的阴邪。他看着晋连城,没有立即问起那根幻音魔笛的下落,而是问晋连城为何要走。

    “前辈,我已经回来了,是不是可以为我松绑了?”晋连城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在地上挣扎了一下,绳子勒得更紧了。

    冥煞狠狠地踢了晋连城一脚:“师尊问你什么说什么!”

    “晋连城,你走之前刚去见过穆妍,你为了她,要去给萧星寒报信,老夫猜得对吗?”老者看着晋连城冷笑。

    冥煞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先前冷玉玲和南宫晚口中“后山那位”说的是谁。他没想到,曾经的萧王妃,如今的天厉国皇后穆妍竟然被他师父抓到了这里,外面一点风声都没有。而很显然,晋连城心慕萧王妃穆妍。

    晋连城没说话,老者看着他目光幽深地说:“晋连城,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老夫很意外,也从未想过你如此大度地准备促成萧星寒和穆妍团聚,这不像你。”

    “前辈说了那样的行为不像我,事实上,那的确不是我会做出来的事情。”晋连城突然唇角微勾,笑容邪肆,“促成他们团聚?绝不可能!”

    “哦?你的意思是,老夫误会你了?”老者看着晋连城目光幽深地问。

    晋连城冷哼了一声:“事已至此,我就直说了!我要离开,第一,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带穆妍离开这里,前辈也很清楚,她根本不愿意跟我走!第二,冷家那两位犯贱的小姐让我十分厌烦,看到就觉得恶心,冷庄主还一直派人盯着我,想让我娶他的孙女,我不走难道等着冷玉玲那个贱人再给我下媚药吗?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做过不止一次了!第三,前辈的徒弟冥楼主,跟我素有仇怨,屡次要杀我,这次一见面就要让我死,我再不走等着被他剁成肉泥吗?”

    “那是你自找的!”冥煞开口,倒是印证了晋连城的话,他本来真的打算弄死晋连城的,“你故意把鬼医送给我,他给我下毒,被我发现之后口口声声说是你指使的!”

    “呵呵,”晋连城垂眸冷笑,“是我指使的又如何?那也是冥楼主先逼我的!”

    “晋连城,你以为你还能……”冥煞看着晋连城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

    “都住口!”老者皱眉,开口冷声说。

    冥煞默默地站在了一旁,冷眼看着地上的晋连城,老者做了一个手势,冥煞俯身把晋连城身上绑的绳子给解了。

    晋连城仿佛已经豁出去了,从地上爬起来,就在老者身旁坐了下来,揉了揉发疼的脖子,看着老者问:“前辈非要找我回来,肯定不是想让我带着穆妍私奔,说吧,什么事?”

    “晋连城,我给你的幻音魔笛在哪里?那是师尊的东西,立刻交出来!”冥煞看着晋连城冷声说。他已经搜过了晋连城的包袱和身上,发现都没有,所以才把晋连城带回来的。如果幻音魔笛在晋连城身上,冥煞会选择拿到笛子之后把晋连城给砍了。

    “那根笛子原来是前辈的宝贝啊?前辈的徒弟冥楼主可是随手就送给我了。”晋连城似笑非笑地说,狂妄的模样倒是颇有当年晋妖孽的风采。

    冥煞眸光一寒:“师尊,是他设计从弟子这里骗走的!”

    “那根笛子,现在在何处?”老者没有继续追究幻音魔笛为何会到晋连城手里,只是看着晋连城问道。

    晋连城唇角微勾:“前辈突然问起,我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扔在哪里了……”

    下一刻,老者的手猛然逼近,在晋连城反应过来之前就扼住了晋连城的脖子,看着晋连城冷冷地说:“小子,别跟老夫耍什么心眼!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前辈……有话……好好说……”晋连城很快就出气多进气少了。

    老者猛然放开了晋连城,晋连城脸色涨红,大口喘着气,伸手指了一下隔壁的方向。

    “你什么意思?”冥煞冷声问。

    晋连城捂着胸口说:“我把那根笛子……送给穆妍了……”

    晋连城知道,冥煞专门去抓他回来肯定是有原因的,现在事实很明显,是为了冥煞当初给晋连城的那根幻音魔笛。晋连城刚刚表现得很冲动,但他心里其实非常冷静。晋连城的确把那根笛子送给了穆妍,他没有说谎,而他在这个时候把穆妍招出来,是因为这样非但不会给穆妍带来麻烦,反而对穆妍的处境有利。

    晋连城很清楚,穆妍被抓来的时候搜过身,所以身上没有武器,也没有可用的药物,如果穆妍随身带着幻音魔笛的话,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了。那么幻音魔笛毫无疑问是在天厉国耒阳城的萧王府里面,甚至就在萧星寒手里。现在冥煞师徒要那根笛子,似乎很急的样子,他们一旦去找萧星寒,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幻音魔笛不太可能,只要惊动萧星寒,萧星寒就能得到一个讯息,甚至是找到这里来。

    “晋连城,别跟老夫耍心眼,你在想什么,老夫很清楚!”老者看着晋连城目光幽寒地说。

    晋连城轻哼了一声:“我没说谎!前辈不信可以问冥煞,上次我们见面是在天厉国的耒阳城,我就是冲着穆妍去的,我又不喜音律,要那根破笛子做什么?穆妍擅音律,我为了讨她欢心,才跟冥煞做了交易,得到那根笛子之后就送给了穆妍,还约了他在耒阳城外的望月山见面,没想到去赴约的是萧星寒和齐郢,我这根手臂就是那天夜里断的!”

    老者眼眸微眯:“你倒是个痴情种。”

    “多谢前辈夸奖。”晋连城微微垂眸,“我不想死,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你休想!”冥煞冷声说。

    老者抬手,看着晋连城冷笑:“你这个人,没什么大骨气,倒是很坦诚,能屈能伸。老夫跟你没有仇怨,放你一马也无妨,但你还是留在冷家,不要离开了。”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晋连城对着老者行了个大礼。其实晋连城已经大概了解现在的局势了,这老者做的很多事都是为了折磨萧星寒,而晋连城知道,他不用死,是因为他一直跟萧星寒不对付,对这老者来说,留着他继续找萧星寒麻烦,并不是什么坏事。

    冥煞冷冷地看了一眼晋连城,并没有说话。

    老者起身出门,冥煞提起晋连城也出了门,朝着晋连城的院子而去。

    穆妍听到了脚步声,她躺了回去,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敲门声响了起来,随之响起的还有老者的声音:“丫头,为师知道你没睡,过来开门。”

    穆妍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晋连城先前送了你一样东西,是吗?”老者摆明了是来试探的,并没有直接说那样东西是什么。

    穆妍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说:“是,上次在耒阳城相见,晋连城送了我一根笛子,据说是幻音魔笛。”

    “那根笛子现在在哪里?”老者看着穆妍问。晋连城是不久之前才知道幻音魔笛是这老者的东西,不可能跟穆妍串通过,统一口径,所以老者知道,幻音魔笛是真的被晋连城送给穆妍了。

    “在萧王府。”穆妍很无辜地说。她知道晋连城肯定被抓了回来,但是突然扯到了那根幻音魔笛,穆妍在想,那根笛子,应该是这老者现在需要的东西,这对穆妍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萧星寒的师父急需那根笛子,那么他最明智的选择是自己去耒阳城走一趟,找萧星寒要。因为派其他人去,想要从萧星寒手中拿到那根笛子不太可能,虽然萧星寒先前废了武功,现在实力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但萧王府里面还有齐郢和齐骜两个顶尖高手,除了萧星寒的师父之外,其他人都可能有去无回,到时候还会暴露穆妍的所在。

    “你说,为师砍你一根手指送过去,交换幻音魔笛,如何?”萧星寒的师父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穆妍笑了:“师父,别开这样的玩笑。师父要亲自去的话,不需要我的手指,师父不亲自去的话,带着我一条手臂也没用。当然了,如果师父没有那么着急的话,我们就一起等到二月十五,我家相公一统天下,师父把我放了,让星寒把幻音魔笛给师父,岂不是皆大欢喜?”

    “你真的很聪明。”萧星寒的师父冷声说,“老夫不急,就等到二月十五!”

    看着老者甩袖离开,穆妍眼眸微眯。幻音魔笛,二月十五……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那根笛子既然是这老者的,为何会落入晋连城手中?老者为何又要拿回去?看似很急,最终却又像是一时起意。穆妍总觉得这里面有秘密,而且是很大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穆妍出门,冥煞也从隔壁院子里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冥煞上下打量了一下穆妍,眼眸微眯,大步走了过来。

    “萧王妃穆妍?”冥煞看着面前的“少年”,这容貌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可冥煞就是觉得该死的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冥煞脑海中先是跳出了在东阳国大阳城坑过他的小白,然后又跳出了在北漠国雾泽城遇到的紫砂,然后是如今神医门那位神秘的门主覃星。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覃樾在江湖上扬名,就是因为跟萧王妃穆妍的一场比试,而据说萧王妃跟如今的东阳国皇帝东方紫煜关系颇好,与晋连城的关系很复杂……

    冥煞猛然瞪大眼睛看着少年模样的穆妍,声音都变了调:“是你!竟然是你!”

    穆妍唇角微勾,看着冥煞说:“冥楼主,冥大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找死!”冥煞眸光一寒,伸手就朝着穆妍抓了过来!而跟在穆妍身后的老妪飞身挡在了穆妍面前,迎上了冥煞的攻击。

    穆妍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看着冥煞语带笑意地说:“冥楼主,不想先聊聊再打么?想必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吧?”

    冥煞的手一顿,猛然收了回去,看着穆妍冷冷地说:“你跟本尊的仇结大了!本尊等着看你怎么死!”

    老妪停手站在了一旁,穆妍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上一个对她说等着看她怎么死的,还是东方紫煜的弟弟东方紫霄,当时穆妍尚未嫁给萧星寒,几年前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年轻的东方紫霄已经死了,穆妍还好好地活着。

    穆妍不怕冥煞,因为萧星寒的师父暂时不会让她死,她就是安全的,她手中有保命的底牌,不到最后一刻不需要拿出来。而她觉得,现在的局势越乱越好,冥煞既然来了,就好好聊聊吧!

    穆妍在院中坐下,冥煞走了进来,坐在了她对面,目光幽寒地看着她:“真没想到,本尊竟然被你这个女人给耍了,还不止一次!”

    “人生在世,如果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的话,岂不无趣?”穆妍微微一笑,“冥楼主,我们缘分不浅,或许我该叫你一声师兄?”

    穆妍并不清楚冥煞跟萧星寒的师父是什么关系,但是冥煞年纪轻轻武功极强,对于他师承何人,江湖中却没有任何传闻。穆妍如此说,意在试探。

    “就你?”冥煞目光轻蔑地看着穆妍,冷哼了一声说,“萧星寒应该叫我一声师兄!”

    穆妍心中了然,冥煞果然是那人的徒弟,也就是说,那人是冥楼真正的主子。

    “过往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希望冥师兄不要放在心上。”穆妍很客气地说,“想必师兄也是前朝后裔吧?不然不会得师父如此器重,等星寒统一了天下,光复前朝,到时候,这天下就是咱们的了。”

    冥煞愣了一下:“什么前朝?你在胡说些什么?”

    穆妍有些奇怪地看着冥煞问:“师兄不知道师父和星寒都是前朝后裔吗?师父这么多年暗中筹谋,是为了帮助星寒一统天下,光复前朝啊!”

    冥煞沉默了片刻,看着穆妍冷声说:“你在套我的话!”

    “但我说的都是实话。”穆妍神色认真地说,“看来师兄并不知道这些,或许我家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师兄是前朝官奴后代也说不定。”

    “哼!蠢货!”冥煞身体前倾,看着穆妍冷笑连连,一字一句地说,“你们才是搞不清楚状况的人!”

    穆妍还没来得及继续说话,隔壁传来了老者的声音:“冥煞,回来!”

    冥煞立刻站了起来,冷冷地看了穆妍一眼:“等着!本尊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彼此彼此。”

    看着冥煞飞身去了隔壁,穆妍起身回了房间,关上房门,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和冥煞不是第一次打交道,知道冥煞这个人阴邪冷血,并且冲动易怒。而穆妍和冥煞这短暂的聊天,让穆妍得到了不少讯息。

    第一,冥煞显然也是才知道萧星寒是他的师弟,他的师父在这之前从未告诉过他;

    第二,冥煞对于前朝的事情一无所知,他眼中的师父,定然有其他的身份,并且是让他信任的身份,与前朝没有任何关系。而这更让穆妍觉得,那人口中说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很可能就是胡扯;

    第三,冥楼做的是杀人生意,这么多年敛财无数,作为冥楼真正的主子,不管冥煞的师父这么多年究竟在暗中筹谋什么,都绝对不是一统天下。

    冥煞没有再过来找穆妍的麻烦,而穆妍再次被禁足了,不允许出她所在的那个院子,不管冥煞还是晋连城以及冷玉玲,都不能再靠近她。

    明日就是正月十五上元节了,这天夜里,子时将至,老妪却并没有按时给穆妍服药。

    穆妍身体的虚弱期又到了,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全身无力,疲惫不堪,很快睡了过去。

    当上元节的第一抹霞光笼罩四方城的时候,萧星寒和齐郢日夜兼程,终于赶到了四方城,只用了十天的时间。

    就连齐郢这样的绝顶高手都有些吃不消了,因为一路上他们几乎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并且耗费了不少内力,才能有这样的速度。

    萧星寒瘦了不少,但他一直都很清醒,在赶路的时候还突破了之前练功遇到的瓶颈。

    齐郢觉得萧星寒真的是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因为他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萧星寒的实力就能成长到如此的地步,虽然还不及原来,但只要给他更多一点时间,不需要太久,他的实力便会突飞猛进,更胜从前,甚至超越齐郢都指日可待。

    两人进了四方城,齐郢本以为萧星寒会立刻去找冥楼的麻烦,结果萧星寒找了一家小客栈进去了。

    乔装打扮过的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不想露出真容的剑客,齐郢的金锏装在布袋子里面,看不出来。本身四方城就是贸易大城,陆路四通八达,水路贸易也是天下最大的,南来北往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所以他们两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

    两人沉默着吃了一顿饭,齐郢终于喝到了一口热汤,好多年以来第一次感觉他真的是老了。齐郢想着等把萧星寒和穆妍的麻烦解决了,他就要放下一切,去云游四海了。

    “师父,去睡一觉吧。”萧星寒放下筷子,声音低沉地对齐郢说。

    齐郢微微点头:“也好,你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我们今夜动手也不迟。”他们只有两个人,接下来要面对这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甚至有可能会直接对上萧星寒的师父,所以他们必须养精蓄锐,做好准备。

    萧星寒要了两个房间,齐郢合衣躺下就睡着了,很快发出了低沉的鼾声,确实是累着了。

    而萧星寒坐在隔壁,并没有上床睡觉的打算。他打开他带过来的那个包袱,包袱里面有一个白玉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朵妖冶的红花,血一般的颜色,花蕊是暗夜一般的墨色。

    这是萧星寒从萧家藏药库中采下来的花,名为修罗,是用不计其数的毒物浸泡出的毒液所养成的,毒性霸道至极,一片花瓣中的毒,便可灭掉一座城。

    萧星寒取下一片花瓣,把盒子盖好,然后把那片花瓣烤干,磨成了粉末,装在了一个瓶子里,只盖住了瓶底。

    包袱里面其他的瓶瓶罐罐还有不少,萧星寒眼中没有任何温度,修长的手指在灵活地处理那些东西,仿佛在完成某样艺术品一般,而那些都是索命的剧毒。他知道自己如今武功还不够强,但他没有时间了,他不想继续耗下去,他也不想按照那人定下的规则,被牵着鼻子走。

    四方城本就是个十分热闹的贸易大城,是东阳国最繁华的地方,而如今天下没有战事,百姓安居乐业,四方城即将迎来一个热闹非凡的上元节之夜。

    暮色降临的时候,四方城大街上人声嘈杂,各色各样的花灯挂满了主街两边,百姓都纷纷走上了街头,庆祝新年的第一个盛大节日。

    齐郢是被吵醒的,睁开眼睛,苍老的眼眸之中精光闪烁。睡了一觉之后,他感觉精力充沛,舒服了不少。

    齐郢推开萧星寒的房门,就看到萧星寒坐在桌边闭目养神,怀中还抱着一件大红色的披风,那是宁如烟专门做给穆妍的新年礼物,这一路上萧星寒一直带在身上。

    “星寒,你什么打算?”齐郢问萧星寒,一路上两人只顾赶路,都没有时间好好沟通一下如何行事。

    萧星寒睁开眼睛,把那件披风叠好,用包袱包起来,然后把包袱背在了背上,站起来看着齐郢说:“去冥楼。”

    萧星寒话落,端起面前的一杯水,递给了齐郢:“师父先把这个喝了。”

    齐郢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也没有怀疑什么,接过来一饮而尽,把茶杯放回了桌上,就跟着萧星寒一起出了客栈。

    外面人头攒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色。姑娘们挑选着心仪的花灯,小伙子看着美丽的姑娘,分明是太平盛世之景,齐郢和萧星寒却无心驻足,很快远离人群,出了四方城,朝着城外连绵的山脉而去。

    云山旁边有一座稍矮一些的山,名字很美,叫做栖霞山。每到傍晚时分,晚霞照在那座山上,光与影交织在一起,美不胜收,栖霞山因此得名。

    但没有人知道,栖霞山的晚霞总是那么艳,是因为这座山里面,藏着这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

    夜色幽深,栖霞山中一片静寂,不远处有一座石碑,碑上无字。

    萧星寒拔剑,猛然劈了下去,石碑瞬间碎裂成了几块。

    下一刻,一群杀手从天而降,把萧星寒和齐郢包围了,一句话没说,也没有丝毫停顿,挥舞着刀剑,朝着他们杀了过来。

    杀气升腾,齐郢尚未亮出武器,就看到萧星寒抬手,在空中挥舞了一圈。

    然后,那些靠近的杀手一个个像是中了邪一般,睁着眼睛直直地倒了下去。他们分明还活着,却比死了看起来更恐怖。上百个杀手,一瞬间的功夫,无一幸免……

    齐郢活到这么大岁数,什么没见过?他认识不少毒术高手,可他在此刻突然有种感觉,即便萧星寒现在不会武功,只要他想杀人,便绝对不负“活阎王”之名……

    守山门的杀手都被解决了,两人继续往前走,很快,第二批杀手出现了,这次足足有三百个,实力显然比守门的更高一层。

    然而,依旧没有什么悬念。齐郢的武器都没有亮出来的机会,萧星寒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齐郢都没有闻到任何特殊的气味,萧星寒就把拦路的人都给解决了。

    “来者何人?”第二批杀手都倒下之后,高处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冷喝。

    萧星寒微微抬头,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让冥煞出来见我!”

    “楼主不在,两位请回吧!”这是冥楼的护法墨灵,之前一直跟随冥煞左右的那个女子。

    墨灵话落,萧星寒微微抬手,等墨灵看到眼前闪过一道银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躲了,一枚毒针没入了墨灵的右肩肩胛骨,她身子一晃,感觉右臂瞬间就麻木了……

    “冥煞在哪里?”萧星寒冷声问。

    墨灵知道,如果萧星寒要她的命,刚刚她已经死了。那是萧星寒对她的警告,她可以不说,但等待冥楼的是彻底的覆灭,即便这座山中还有数百个武功高强的杀手没有现身,但武功高强只是相对的说法,对上这两个神秘来客,冥楼便是再有上千人,也无济于事,因为先前死的那些,甚至都没有机会动手……

    “两位可在此等候,我去找楼主回来!”墨灵脸色难看地说。整个冥楼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冥煞现在在什么地方,并且那个地方她没有办法传信,只能亲自过去。

    “看来你知道冥煞在哪里,说,否则死!”萧星寒话落,再次抬手,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擦着墨灵的脸飞了过去,在她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两位请在此等候!”墨灵咬着牙说。她右肩中了毒针,现在感觉半个身子都快麻了,但她知道,绝对不能把冥煞的所在告诉这两个人,即便冥楼覆灭了,也不能暴露那个地方。

    “师父,请她下来。”萧星寒冷声说。

    齐郢飞身而起,朝着墨灵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墨灵捂着右肩,急急闪避,却不过两招,就被齐郢扼住脖子,提了下来。

    冥楼其他的杀手没有继续躲着,全都现身出来,气势汹汹地朝着萧星寒杀了过来。

    萧星寒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捏爆了手中的一个彩球,下一刻,五彩的烟雾弥漫开来,数百杀手顷刻之间七窍流血,倒在了地上。

    墨灵猛然瞪大了眼睛,有暗红的血从她的眼角缓缓地渗了出来,死亡的气息笼罩了整个栖霞山……

    齐郢捏住墨灵的下巴,萧星寒手中弹出一颗药,飞入了墨灵口中。

    很快,墨灵感觉她的身体又恢复了知觉,她的右肩好像没有那么疼了,也不麻了,她眼角不再流血,而她的眼神却变得涣散了起来……

    片刻之后,齐郢松开了墨灵,墨灵膝盖一弯,垂着头跪在了萧星寒面前,声音木然:“参见主子。”

    “说,冥煞在哪里?”萧星寒低头,看着墨灵声音幽寒地问。他没有戴他标志性的银色面具,脸上那张木制的鬼面具,如暗夜修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