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50章 无用的血踪蛊

时间:2018-07-06作者:三木游游

    东阳国四方城,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

    冷玉玲离开的时候,天色都快亮了。因为她要求穆妍把堪称神迹的化妆术教给她,保证她学会了,才肯罢休。冷玉玲其实不太擅长此道,但穆妍很有耐心,一遍一遍地教她,一直到她学会为止。

    最后冷玉玲离开之前,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说:“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感觉你很厉害的样子,看来你是真的不喜欢晋连城,我对付你倒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会说到做到,接下来不再找你的麻烦,你好自为之!”

    “多谢。”穆妍唇角微勾,看着冷玉玲离开了,冷玉玲还带走了穆妍这里的铜镜,走几步就忍不住照一下,对于她自己容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显然有些激动。

    第二天一大早,冷玉玲出现在冷家人面前的时候,惊掉了一地眼球,很多人甚至都没认出她来,而这让她很得意。冷玉玲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华美的衣服,带着自己的丫鬟,在无名山庄各处走了一圈,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一般,享受别人看到她之时眼中的惊艳。

    而冷玉玲最后到达的地方,就是晋连城所住的院子。

    “你们都在外面候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冷玉玲微微抬手,下人都停了下来,她看向了不远处紧闭的房门,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抬脚走了过去。

    南宫晚这会儿已经被冷玉玲给放了,不过并没有回来这里,而是被冷玉玲让下人扔到了无名山庄最偏僻的一个院子里,还请了大夫为她疗伤。南宫晚毕竟是冷玉玲的妹妹,冷玉玲虽然对她没有任何姐妹之情,但冷玉玲的胆子还没大到直接把南宫晚给弄死的地步,因为她怕冷泽和冷烈会大发雷霆。

    房门没锁,冷玉玲伸手推开,走了进去,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她掩住口鼻看了过去。

    晋连城依旧穿着昨日那一身大红的喜袍,不过已经不复平整,看起来皱巴巴的。他头发凌乱,跌坐在床边,身边地上东倒西歪地放了好多个酒坛子,有的已经碎了。

    “连城哥哥。”冷玉玲看着晋连城,轻轻地叫了一声。

    “南宫晚……你这个贱人……给我滚……”晋连城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听到那声“连城哥哥”,下意识地以为是南宫晚在叫他,眼神迷蒙地怒吼了一声。

    冷玉玲眼底闪过一丝喜色,看来晋连城真的不喜欢南宫晚,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冷玉玲抬脚走近了晋连城,低头看着晋连城说:“连城哥哥,你抬头看看我是谁。”

    晋连城缓缓地抬头,看向了冷玉玲,眨了眨眼睛:“你……是一个……贱人……贱人……”

    冷玉玲面色一沉,转身,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凉掉的茶水,指缝间一颗小小的药丸落入了茶水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冷玉玲端起茶杯,轻轻晃动了一下,然后转身,看着晋连城说:“连城哥哥,喝杯茶醒醒酒吧!”

    “滚!”晋连城猛然抬手,就把冷玉玲手中的茶杯给打落在了地上,他目光幽寒地看着冷玉玲冷声说,“你以为你化了妆我就会看上你吗?你在我眼里,依旧是个丑女!还有,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的小动作,想对我下药,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立刻滚出去,否则老子弄死你!”

    冷玉玲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慌乱,她以为晋连城现在不清醒,却没想到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脱晋连城的眼睛。她为晋连城精心准备的媚药并没有成功让晋连城服下,还被晋连城发现了她的意图,接下来怎么办……

    “连城哥哥,是后山禁地的那个姑娘,让我给你下药的。”冷玉玲猛然抬头,看着晋连城说。

    晋连城不可置信地看着冷玉玲:“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虽然我不知道后山禁地里的那个姑娘是谁,但南宫晚告诉我了,她是你的心上人。”冷玉玲看着晋连城说,“昨夜我去找她,她教我如何化妆,并且对我说,我得不到你的心,可以想办法得到你的人。”

    晋连城紧握着拳头,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她……真的那么说?”

    “千真万确,我发誓!”冷玉玲举手发誓,看着晋连城说。她难得那么聪明,刚刚对晋连城说的话,既告诉晋连城是南宫晚出卖了穆妍,又让晋连城知道穆妍对他有多么绝情。

    “滚!立刻滚!”晋连城抓起手边的枕头朝着冷玉玲砸了过来,他的眼睛都红了,是被气的。

    冷玉玲没有防备,被砸了个正着,她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深深地看了晋连城一眼之后,猛然转身离开了。下药失败没关系,她想后山那人在,晋连城暂时不会离开的,她总能想到其他的办法,让晋连城对她低头。

    冷玉玲走了之后,晋连城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了。他昨日在后山禁地被萧星寒的师父打了一掌,受了内伤,之后又喝了很多酒,这会儿怒急攻心,倒是把淤血给吐出来了。

    “穆妍……你就如此厌恶我吗……”晋连城喃喃地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你想摆脱我……不可能……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可能!”

    无名山庄表面依旧风平浪静,只是暗地里的浪潮,已经隐隐欲动了。

    昨日萧星寒的师父说今日要给穆妍一个奖励,他没有食言,这天一早,老妪送了一个不大的盒子过来给穆妍。

    穆妍打开盒子,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只见盒子里面放着一块赤红的玉石,火焰一般的色泽,看起来十分美丽,是极品炎火玉,不过比起穆妍脖子上挂着的那块万年炎火玉雕成的神兵令,还是差了一些。

    而盒子里面还有一张图纸,图纸上面的图案,穆妍非常熟悉,因为那就是神兵令的图案。事情很明显了,萧星寒的师父想让穆妍为他雕刻一块假的神兵令。

    “丫头,你雕工了得,老夫把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给你了。”听到萧星寒师父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老妪垂头退了出去。

    穆妍抬头,看着进门的老者神色平静地问:“师父这算什么奖励?这明明是师父让我帮忙做一块玉佩。”

    “呵呵,”老者轻笑了一声,“如果你能把老夫想要的玉佩分毫不差地做出来,老夫会给你真正的奖励。”

    “好的,我会尽快做好的。”穆妍对萧星寒的师父说。假的神兵令即便形状大小都分毫不差,也是不可能打开神兵门的藏宝库的,不过就算打开了,那个所谓的藏宝库里面也没有真正的宝藏。

    “晚辈有要事求见前辈。”门外突然传来晋连城的声音。

    萧星寒的师父看着穆妍说:“丫头,你猜那小子是因何而来呢?”

    “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萧星寒的师父笑着转身出去了,穆妍看着他的背影,眼眸微缩,然后很快收回了视线,在桌边坐下,从盒子里面拿出了那块极品炎火玉。触手温热,而她在思考,晋连城又找过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萧星寒的师父带着晋连城去了后山瀑布旁边的亭子里落座,看着晋连城神色淡淡地问:“你来找老夫,所为何事?”

    “前辈应该是萧星寒的仇人吧?”晋连城看着老者说,“前辈先前明知我闯入禁地,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故意放我和穆妍离开,如果穆妍没有拒绝我的话,现在我们已经到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了。”

    “呵呵,”萧星寒的师父微微摇头,“小子,你太自信了,即便你带着穆丫头离开,你也很难留她在身边。”

    “但前辈想要拆散她和萧星寒,不是吗?”晋连城看着老者目光幽深地说。

    老者摇头:“老夫并不需要跟你解释这些。”

    “前辈,如果我现在有办法,让穆妍乖乖跟我走,前辈会放人吗?”晋连城看着老者问。

    老者点头:“如果你真能做到,老夫会放人。”

    “好,希望前辈不要食言!”晋连城猛然握住了拳头说。

    傍晚时分,穆妍手中的玉佩已经初见雏形了,突然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随之响起了晋连城的声音:“穆妍,是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进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晋连城进门,就回身把房门给关上了,他这会儿神色很平静,走过来在穆妍对面坐下,看着穆妍说:“跟我走。”

    “别做梦。”穆妍面无表情地说。

    晋连城眼眸幽深地看着穆妍,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无声地说了三个字:“神兵门。”

    神兵门是穆妍最大的秘密,而晋连城已经知道穆妍和神兵门苍氏一族关系匪浅了。巧合的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神兵门的另外一脉冷氏一族,冷氏一族这百年以来为了得到神兵门的宝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而隔壁萧星寒的师父,让穆妍制作假的神兵令,十有**就是试图开启神兵门的藏宝库。

    所以,一旦被无名山庄的人知道穆妍就是苍氏后人,甚至是神兵门这一代的神兵令之主的话,会给穆妍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而这,就是晋连城过来找穆妍的原因,也是他用来威胁穆妍最大的倚仗。

    不过让晋连城失望了,他对穆妍的威胁,没有让穆妍有任何慌乱,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穆妍只是看着他,神色冷漠地说了两个字:“请便。”

    晋连城眼眸微缩:“穆妍,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有恃无恐,认为我不会出卖你!”

    穆妍微微摇头:“你想多了。如果你的目的是带我离开,你绝对不会把那件事告诉那个人,因为你一旦说了,他们不可能放我走。当然,如果你存了得不到我就要毁掉我的心思的话,你尽管去说,我认栽。”

    穆妍很冷静,所以即便晋连城拿她最大的秘密威胁她,她也并不畏惧,因为晋连城如果没疯的话,就不会真的出卖她,否则到时候就无法收场了。当然,晋连城如果真疯了,穆妍也没办法,她认了。

    晋连城面沉如水:“穆妍!你不要逼我!”

    “明明是你在逼我。”穆妍微微一笑,笑意不达眼底,“不要这样一副我对不起你的样子,你整日谋算着如何毁掉我的一切,让我跟你在一起,不管我是否情愿,偏偏还在我面前表现得像个痴心不悔的情圣一般,我没有感动,只有恶心。”

    晋连城强忍着怒意,压低声音看着穆妍说:“好!以往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现在我真的想救你,你跟我走,那人会放我们离开,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你想回家,我不会拦着你!”

    “听起来好像不错。”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可惜,我不相信你。”

    “穆妍!是不是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你才肯信我?”晋连城的神色很受伤。

    “你要真挖的话,我不介意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你如果不挖的话,现在就走吧,我很忙,没有时间招待你,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晋连城猛然站了起来,面沉如水地离开了。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年关将至。萧王府中比起往年冷清了很多,原本萧王府里的人如今就剩了萧星寒一个孤家寡人,其他人都不在。碧血山庄齐氏祖孙三人遵从跟穆妍的约定,一直没有离开。

    这天齐郢正要去看萧星寒修炼得怎么样了,结果走到萧王府主院门口,就看到齐玉婵在门口徘徊,一脸犹豫要不要进去。

    “婵儿,你在做什么?”齐郢看着齐玉婵问。

    齐玉婵吓了一跳,回头发现是齐郢,松了一口气说:“爷爷,我想去找姐夫,可是不知道该不该去。”

    “你找星寒做什么?”齐郢有些奇怪。穆妍失踪这些天,萧月笙也离开了,齐玉婵孤单了很多,担负起了做饭的任务,厨艺倒是越发精进了。

    “我想问问有没有慕寒姐姐的消息……”齐玉婵神情有些低落,“都这么久了,马上就要过年了,不知道姐姐能不能回来……”

    齐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轻抚了一下齐玉婵的头发说:“不用去找星寒,爷爷跟他说过,如果有消息让他立即告诉我们,他不会瞒着我们的。你去问,他心里更不好过,现在最难熬的是他啊!”

    “我知道。”齐玉婵皱巴着小脸说,“可是我真的好担心。”

    “回去吧,晚点爷爷再去找你。”齐郢对齐玉婵说。

    “好。”齐玉婵点头,转身离开了。

    齐郢进了萧星寒的院子,轻车熟路地去了萧星寒的书房,打开密室的机关,萧星寒正在里面修炼。

    齐郢看萧星寒紧闭着眼睛,神色如常,并没有打扰他,转身出去了。

    一个剑龙卫出现在书房里,对着齐郢躬身下拜:“前辈,大公子从东阳国送了信来。”

    齐郢神色一喜,他知道萧月笙去了东阳国,目的之一是取穆耀光的心头血养蛊,寻找穆妍的所在,如今算算时间,如果顺利的话,萧月笙送来的信里面或许有穆妍的线索了!

    齐郢回身又进了密室,把正在修炼中的萧星寒给叫了出来,萧星寒快步走出来,接过了剑龙卫递过来的那封信,迫不及待地打开,看了一眼,面色一沉!

    这信是萧月笙送来的,萧月笙告诉萧星寒,东方紫煜那边一切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而他养的血踪蛊已经成了,并且等了一些日子,却依旧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无法指向穆妍的所在。

    萧月笙在信中说,或许是穆妍还未服下血踪蛊解药的解药,他会继续等下去,一旦穆妍服下解药,血踪蛊就能发挥作用了。

    萧月笙的信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萧星寒面色幽寒地坐在那里,握住一个茶杯,然后齐郢看着那个茶杯在萧星寒手中变成了粉末……

    “星寒,可能穆妍还没有机会服下那种解药,再等等吧!”齐郢看着萧星寒说。他知道,穆妍失踪,最痛苦最煎熬的人就是萧星寒。

    “师父,我们切磋一下吧。”萧星寒猛然站了起来。

    “也好。”齐郢微微点头。

    两人去了后院的演武场,这一战从刚过正午打到了夜幕降临,才终于结束。萧星寒不是齐郢的对手,但他进步之神速让齐郢都惊诧不已,他感觉萧星寒的实力每天都在上升一个明显的台阶。

    “星寒,你不会服用了什么药物吧?”齐郢皱眉看着萧星寒问。萧星寒天赋异禀是没错,但天赋再好悟性再高,也不应该有如此逆天的修炼速度。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没有否认。

    齐郢拧眉,本想说用药物辅助来的内力根基不稳,会有后患,可是他刚刚跟萧星寒交过手,萧星寒的内力很扎实,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齐郢最后也只是跟萧星寒说了一句:“你心里有数就好。”萧星寒毕竟是当世最厉害的神医,他不会给自己乱吃药的,齐郢觉得接下来每天都要找萧星寒打一场,有助于巩固萧星寒的实力。齐郢认真地思考并估计了一下,按照萧星寒现在的修炼速度,再过一年,萧星寒就能够成长到和他比肩的地步,甚至时间更短!

    却说穆妍,她已经服下了血踪蛊解药的解药,她觉得萧星寒应该会让人去取穆耀光的心头血找她,之所以不取穆霖的,一来是因为父母的心头血养出来的血踪蛊会更加精纯,所指的方向更加准确,二来可以避免穆霖受伤,三来萧星寒应该会派人跟东方紫煜交涉,顺便找穆耀光取血很方便。穆妍甚至猜到了会来东阳国的人是萧月笙。

    只是穆妍服下那种解药已经有些日子了,并没有人找过来。她倒是没有多想,觉得或许还需要过些日子,毕竟萧星寒远在天厉国。

    但穆妍不知道的是,身在东阳国大阳城的萧月笙,天天苦大仇深地盯着小罐子里面跟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血踪蛊,都快崩溃了。

    萧月笙以为穆妍还没有找到解药,所以血踪蛊没有动静,而穆妍已经在期待萧星寒用血踪蛊找到她了,她甚至想了好多种跟萧星寒里应外合,把冷家以及萧星寒那位师父一网打尽的方法,并且暗中制作了不少暗器。

    这天,萧月笙抱着血踪蛊的小罐子去找东方紫煜喝酒,东方紫煜对于萧月笙最近总是抱着那个小罐子出现已经很淡定了,他知道那里面是可以找到穆妍的东西。

    “怎么样?还是没有线索?”东方紫煜皱眉问萧月笙。

    “唉!”萧月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弟妹现在的处境或许很艰难,要不然她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找到解药的,我就能用这东西找到她了。”

    东方紫煜神色莫名,看着萧月笙说:“月哥,你跟我说过这东西是怎么回事,我在想,会不会穆妍服下了解药,但这东西还是没有用?”

    “不可能!”萧月笙摇头,然后看了一眼那个小罐子,神色突然一僵,“会不会小弟妹根本不是穆耀光的亲生女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