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49章 有句话叫做日久生情

时间:2018-07-06作者:三木游游

    “老夫不满意!”萧星寒的师父冷冷地看着穆妍,飞身而起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穆妍依旧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并没有起身迎战,也没有闪避,一动不动。

    老者在即将伤到穆妍的时候猛然收手,在穆妍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你今日到底做了什么?”

    穆妍把面前的一个玉雕拿出来放在了老者的面前,神色淡淡地说:“做了这个,送给师父。”

    老者低头,就看到一个栩栩如生的雄鹰展翅高飞,雄鹰的每一片羽毛都雕琢得十分精致,让人叹为观止。

    “你还做了什么?”老者抬头,看着穆妍冷声问,“你一定离开过这里,不要以为老夫什么都查不出来。”

    “呵呵。”穆妍轻笑了一声,“我小看谁也不能小看师父,让我猜一下,师父在想这个对不对?”

    穆妍说着,从荷包里面拿出了一个药瓶,放在了老者面前:“师父请过目,看看对不对。”

    老者伸手拿起药瓶,打开,从里面倒出了一颗圆润的紫色药丸,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老者闻了闻,又仔细看了看,微微点头说:“吃下它,你的武功就可以恢复了。”

    “然而,我武功恢复之后,依旧不是师父的对手。”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但你如果想离开这里,原本是有机会的,你为何没有吃这颗药?”老者看着穆妍冷声问。

    “师父,你是冲着萧星寒来的,不是我。”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我可以逃走,但我只要再次出现在你视线里面,你依然不会放过我。并且你应该会对萧星寒身边的其他人动手,以师父的脾气,少不得要杀点人,来给我一个教训,让我记住,不能忤逆师父的意思,我说的对么?”

    老者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丫头果然有点意思,怪不得星寒对你如此着迷,晋连城也对你那么痴心!你要真敢逃走,老夫少不得要把萧月笙给砍成几段,送去给你和星寒!不要怀疑,老夫说到就能做到!”

    老者这就是肯定穆妍的话了。那颗紫色的药丸在他手中变成了粉末,落在了地上,他站了起来,看着穆妍说:“这局,算你小胜,明日为师会给你一个奖励。”最后“奖励”两个字,听起来有种诡异的味道。

    “那就先谢过师父了。”穆妍微微垂眸。

    老者又看了穆妍一眼,然后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还从外面把房门给关好了。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弯腰从靴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玉坠,然后打开玉坠上面的小机关,里面是中空的,放着一枚乳白色的药丸。

    穆妍拿出那枚药丸,放进了自己口中,又倒了一杯已经凉掉的水,喝了两口。

    药丸入口即化,带着一股很难形容的味道,入口很甜,然后越来越苦,最后苦到了极致,又慢慢回甘。

    而这,是血踪蛊的解药的解药,也是穆妍今日最大的收获。

    当时晋连城带着他以为的穆妍假扮的南宫晚离开之后,穆妍也随后离开了无名山庄后山禁地。

    在某人的刻意安排下,无名山庄在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到了前厅去参加晋连城和南宫晚的婚礼,这给穆妍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虽然她不能用武功,但她本身身体素质很好,速度很快,用最短的时间查探了一下无名山庄的布局,并且找到了无名山庄中药材最多的地方,那里是南宫晚的父亲冷烈的住所。

    穆妍从其中取了一些药,做了两颗药丸,一颗,是可以让她恢复武功的,另外一颗,是血踪蛊的解药的解药。

    穆妍本来的确有机会离开,但她没有走,原因其实很简单。她走了也无济于事,她回到萧星寒身边,定然会引来萧星寒的师父疯狂的报复,因为那人显然是个控制欲极强的人,让穆妍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他耍了,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而他心中没有仁义道德,到时候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

    穆妍倒不是对自己没有自信,只是面对的敌人如此危险,她不想选择冒险。

    其次,穆妍知道,那人想要操纵萧星寒,即便她逃走了,那人还能抓来萧星寒其他的亲人和朋友,到时候死人是难免的,因为他要通过杀人来彰显他的权威,让她后悔。

    所以,穆妍做了可以恢复武功的解药,却没有服下,而是选择留在原来的地方,等着萧星寒的师父找到她。

    穆妍知道,南宫晚很快就会暴露,晋连城一定会去而复返,萧星寒的师父发现她没走,第一时间就会怀疑她离开过禁地,并且会想到她去偷了药材做了恢复武功的解药。

    这些都没错,并且都是穆妍想让萧星寒的师父以为的。在萧星寒的师父看来,虽然穆妍这次的选择出乎他的预料,但最终穆妍没有走,让萧星寒的师父还是满意的,这表明了他的威严对于穆妍有很大的震慑力。

    穆妍拿出来的那颗药,完美地掩护了她藏起来的另外一颗药。萧星寒的师父不会知道穆妍做了什么,因为血踪蛊解药的解药这种东西,是穆妍和萧星寒一起研究出来的,药方很独特,即便萧星寒的师父发现穆妍偷了那些药材,也推断不出来她做了什么。

    这就是穆妍和萧星寒的默契了。

    穆妍想过,萧星寒如果要找她的话,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答案只有一个,血踪蛊。这是最直接并且最准确的方式,而服下过血踪蛊解药的穆妍,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服下解药的解药。

    穆妍对萧星寒的师父说这一局,她小胜,也是在刻意引导那人用对弈的观点来看待这整件事情。那人显然是开局人,并且是执棋人,无名山庄冷氏一族的人,包括晋连城和南宫晚在内,都是那人的棋子,而穆妍,是那人的对手,同时也是一枚棋子。

    按照那人原本的计划,穆妍应该选择跟晋连城一起离开,即便要和晋连城拜堂,假成亲,即便穆妍要忍受被晋连城碰触。因为那人觉得穆妍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时机,必然会选择暂时低头。

    可惜,穆妍让那人失算了,她并没有选择跟着晋连城一起走,她对晋连城的厌恶当然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她考虑过跟晋连城一起离开的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的。

    破了局并且最终安然无恙的穆妍,是这局棋的赢家,却只能算是小胜,因为她这会儿依旧不能用武功,被困在这个地方没有脱身,主动权还在萧星寒的师父手中。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假如穆妍走了,毫无疑问萧星寒的师父以及无名山庄的冷家人都会转移,抛弃这个地方,然后隐入暗中,伺机而动,到时候他们将会变得更加危险。所以,萧星寒的师父控制穆妍的同时,他也被穆妍锁定了。

    而穆妍知道,如果血踪蛊接下来发挥作用的话,萧星寒知道了她的所在,不会轻举妄动的,一定会集结他们身边的高手,前来营救她。到时候有碧血山庄齐家协助,穆妍觉得,他们和无名山庄冷家便有了一战之力,并且可以想办法把萧星寒的师父一举除掉。

    当然了,计划归计划,变化往往伴随着各种机遇而产生。穆妍从来都不是一个思维僵化的人,她惯于去思考别人的行为逻辑,但她自己行事的时候,总是喜欢打破常规的逻辑,让敌人意想不到。

    当天夜里,之前看守穆妍的那个老妪又出现了,穆妍对此很淡定。

    但是另外一边的晋连城和南宫晚,这个夜晚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晋连城踹开房门进来的时候,神色疲惫的南宫晚靠坐在床边昏昏欲睡。她依旧一身大红的嫁衣,头发微微有些凌乱,脸色苍白。看到晋连城进来,南宫晚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终只是低着头,声如蚊蚋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晋连城大步走到床边,伸手一扯就把南宫晚从床上给甩了下去。南宫晚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的手撞到了桌子,立刻青了一大片,而她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仿佛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晋连城在床边坐下,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之后,看着南宫晚冷声说:“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南宫晚没有动,她抬头看向了晋连城,明明想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你,杀了我吧……”

    “我怕脏了手!”晋连城冷声说。

    南宫晚瞬间泪流满面。她以为她心死了,却发现晋连城总是能够戳到她最痛的地方,让她痛苦不堪……

    南宫晚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没有再看晋连城,跌跌撞撞地朝着外面走去。晋连城也没有再看南宫晚,他脑海中回荡着穆妍跟他说的那些绝情的话语,让他几欲疯狂。

    南宫晚出了新房,出了院子,她不知道她该去那里,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一片空白。

    得知晋连城和南宫晚又回来了,晋连城还去了一趟后山禁地,冷玉玲觉得很奇怪,便派人盯着晋连城和南宫晚。

    所以当南宫晚出来的时候,就被冷玉玲的人发现了。而当南宫晚走过一个幽暗的转角,她后颈一痛,被人打晕,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冷玉玲面色沉沉地把南宫晚给提了起来,回到了她住的地方,然后亲自动手,把南宫晚身上那套大红的嫁衣给扒了,把南宫晚绑了起来。

    “说,你们为何要回来?”冷玉玲看着南宫晚冷声说,“晋王去后山禁地做什么?他不是很爱你吗?为何洞房花烛夜把你一个人赶出来?”

    南宫晚悠悠醒转的时候,就听到了冷玉玲质问的声音。南宫晚垂着头,并没有说话,因为她不想跟冷玉玲解释任何事情。

    下一刻,冷玉玲挥舞着一根长鞭,狠狠地抽打在了南宫晚的身上!

    南宫晚痛呼了一声,冷玉玲的鞭子再次落了下来,冷玉玲看到南宫晚凄惨的模样似乎很痛快,一直打得南宫晚皮开肉绽,才终于停手。

    “南宫晚,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姐姐会把你送给一群男人,让他们陪你玩玩儿!你这野种长了一张狐媚的脸,想必他们都会喜欢的!”冷玉玲声音残忍地说。

    南宫晚脸色煞白,眼神呆滞,冷玉玲猛然凑近了她,看着她的眼睛冷声说:“等你被别的男人糟蹋蹂躏的时候,定然会后悔你现在愚蠢的选择!我不会害晋王的,但我会害死你!不,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南宫晚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冷玉玲猛然捏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冷声说:“说不说?再不说,我现在就找个男人过来伺候你!你放心,在你被折磨致死之前,我绝对不会给你自杀的机会!”

    “我……说……”南宫晚声音虚弱,眼底闪过一道怨毒的光芒。

    “好,如果你说的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了你,毕竟我们是亲姐妹呢。”冷玉玲看着南宫晚,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你……找错人了……”南宫晚看着冷玉玲喃喃地说。

    冷玉玲皱眉:“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南宫晚断断续续地说:“他喜欢的……爱的……根本就不是我……不是我……”南宫晚声音顿了一下,瞬间泪流满面,接着说,“他不是想和我成亲……”

    冷玉玲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晚:“你在说什么?”

    “后山……禁地……”南宫晚喃喃地说。

    “后山禁地怎么了?”冷玉玲声音急切地问。

    “他爱的女人……在后山禁地里面……”南宫晚说,“他本来想让那个女人代替我嫁给他,只是计划失败了……”

    冷玉玲猛然瞪大眼睛,看着南宫晚:“你敢骗我,我让你不得好死!”

    南宫晚却笑了,笑得很难看:“事到如今……我都自身难保了……为何还要骗你……不信……你自己去看……”

    身体的痛苦,心理的折磨,让南宫晚已经崩溃了。她想到晋连城对她的绝情和冷漠,想到晋连城对穆妍的深情不悔,心中满是不甘和愤怒,以及无尽的怨恨和嫉妒。她不恨晋连城,却在刚刚某一刻,彻底恨上了穆妍,恨上了这个霸占着晋连城的心的女人。她认为自己所有不幸的遭遇都是因为晋连城爱上了穆妍,所以心里才容不下她。

    当听到冷玉玲说她不会伤害晋连城的时候,南宫晚在想,她为何要让自己受苦?既然晋连城没杀她,她就要继续活下去,她现在是晋连城的妻子,她不可以失了清白,被别的男人糟蹋,所以,就让冷玉玲去跟穆妍斗吧!

    冷玉玲猛然伸手掐住了南宫晚的脖子,看着南宫晚冷声说:“你敢骗我,我定让你比现在痛苦一百倍!”

    冷玉玲话落,猛然放开了南宫晚,转身大步离开了。南宫晚看着冷玉玲的背影,突然笑了,笑容苍白,像鬼一样……

    这一天,无名山庄注定不会平静了。

    冷泽接到消息,二小姐冷玉玲闯入后山禁地的时候,冷玉玲已经冲到了穆妍所住的院子里,被老妪拦了下来。

    “滚开!”冷玉玲看着老妪冷声说。

    老妪站在冷玉玲面前没有动,冷玉玲冷哼了一声,拔剑朝着老妪杀了过去。

    不过很快,冷玉玲就被老妪打退了,她神色难看地站在那里,看着老妪冷声说:“你在找死!”

    下一刻,萧星寒的师父从隔壁院子飞身而来,身姿翩然地落在了冷玉玲面前。

    冷玉玲知道,这位就是居住在后山禁地的贵客,就连她的祖父都要礼让三分的高人。冷玉玲垂眸行礼:“参见前辈!”

    “二小姐这么晚了来这里,所为何事啊?”萧星寒的师父看着冷玉玲问,声音很平静。

    “前辈,晚辈有一些疑问,请前辈解惑。”冷玉玲客气地说。

    “哦?说来听听。”萧星寒的师父微微点头。

    冷玉玲目光幽深地看向了不远处紧闭的房门:“前辈,里面住的可是个女子?”

    “是。”萧星寒的师父说。

    “她,是晋连城的心上人吗?”冷玉玲接着问。

    萧星寒的师父再次点头:“是的。”

    冷玉玲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前辈,晚辈要找里面那位姑娘好好‘聊聊’,前辈意下如何?”

    “好。”萧星寒的师父并没有拒绝。

    “前辈,她是你的客人吗?”冷玉玲看着萧星寒的师父问。

    萧星寒的师父摇头:“不,她是老夫抓来的人质,不死即可。”

    听到这样的话,冷玉玲冷笑连连:“多谢前辈,晚辈明白了,晚辈会好好‘招待’里面那位姑娘的!”

    萧星寒的师父在暗示冷玉玲,不用客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不把穆妍弄死就可以。而他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他在想,如今失去武功,没有武器傍身的穆妍,要如何对付嫉恨她的疯女人冷玉玲呢?这一局,他很期待穆妍如何解。

    冷玉玲推开穆妍的房门的时候,神色微微有些诧异,因为她以为她会看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却没想到看到一个气质清冷的少年。

    “坐。”穆妍看了冷玉玲一眼,神色淡淡地说了一个字,把她手中的刻刀放在了桌子上面。

    当冷玉玲下意识地在穆妍对面坐下的时候,面色一沉,看着穆妍冷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你眼里,我是晋连城的心上人。”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冷玉玲冷笑:“看来你听到了刚刚我和那位前辈说的话,那位前辈已经交代了,只要留你性命即可,至于我要怎么折磨你,全看我乐意!你现在跪下求饶,我可以考虑不让你那么痛苦!”

    “你来找我,应该不是晋连城告诉你的,是南宫晚吧?”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我现在没有武功,没有武器,没有人帮忙,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知道就好!”冷玉玲冷哼了一声,“跪下!”

    “你知道晋连城要假成亲带我走的时候,为我选的替身为何是南宫晚,而不是你吗?”穆妍看着冷玉玲,很突兀地来了这么一句。

    冷玉玲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因为你太丑了,所以在晋连城心里,你还不如南宫晚,晋连城看到你就恶心,你连做替身的机会都没有。”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冷玉玲面色一沉,一脸怒色地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穆妍抓住桌上的刻刀,侧身闪避,看着冷玉玲说:“我有办法,让你变美!”

    冷玉玲即将掐到穆妍脖子的手,猛然顿了一下。而事实上她是不可能碰到穆妍的,她再往前一点,她的手就别想要了。

    “反正我又跑不了,你为何不试试呢?”穆妍唇角微勾,看着冷玉玲说。

    作为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容貌平庸的女人,冷玉玲从小到大最深切的愿望就是变成一个美女,尤其是见到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南宫晚之后,南宫晚的容貌让她嫉妒不已。显然,穆妍很清楚冷玉玲的心思。

    “不要耍什么花招,这里是我家,你不过是个人质。”冷玉玲看着穆妍冷声说。

    “当然,我很清楚这一点。”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我写个单子,你去找齐东西,再过来找我。”

    冷玉玲神色莫名地站在那里,冷眼看着穆妍取来文房四宝写了一张单子,然后递给了她。

    “如果你不着急的话,现在可以回去睡觉,明日再来找我。”穆妍又坐回了桌边。

    “等着!”冷玉玲攥紧手中的那张纸,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

    不多时,冷玉玲去而复返,把手中提着的一个包袱扔在了穆妍面前。包袱里面就是一些胭脂水粉,各种各样的都有。冷玉玲其实都用过,然而她每次化了妆之后,都会变得更丑……

    “冷二小姐,请坐。”穆妍解开包袱,对冷玉玲说。

    冷玉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听穆妍的话坐了下来……

    半个时辰之后,穆妍把铜镜放在了冷玉玲面前,冷玉玲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面那个眉目妖娆艳光四射的女子,那是她吗?

    “冷二小姐,如何?”穆妍看着冷玉玲问。

    冷玉玲轻抚了一下自己的侧脸,神色有些兴奋:“教我这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以放过你!”

    “当然可以。冷二小姐想得到的是晋连城的人,还是晋连城的心呢?”穆妍看着冷玉玲问道。

    “我都想要!”冷玉玲说。

    “如果得不到心,那就先得到人。”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有句话叫做日久生情,冷二小姐可要先想办法把晋连城留在身边,可不要学南宫晚,对晋连城百依百顺,不过是让晋连城对她弃如敝屣而已。”

    冷玉玲眼眸微闪:“你说的没错!我不会做第二个南宫晚,不管他现在是不是喜欢我,我都要让他成为我的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