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48章 这个答案,师父满意吗?

时间:2018-07-06作者:三木游游

    东阳国四方城外,云山无名山庄。

    晋连城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神色一喜,转身就看到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子出现在门口。是南宫晚的脸,但晋连城透过那张脸看到的是穆妍。

    “你真美。”晋连城看着南宫晚,眼眸之中满是深情。

    南宫晚神色平静地对着晋连城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并且用手示意了一下她现在不方便说话。其实南宫晚这会儿心里紧张得要死,因为她知道本来该是穆妍易容成她的模样走出来,那也是晋连城所期待的,现在晋连城看到她,以为看到的是穆妍,而她要做的,是不能露出破绽让晋连城发现,所以她不可以说话。

    晋连城并没有怀疑,因为这很合理,在他看来,失忆的穆妍易容成了南宫晚,说话就会露出破绽,所以最好不要开口。

    “我们走吧,吉时快到了。”晋连城对着南宫晚伸手。

    南宫晚迟疑了一下,伸手握住了晋连城的手。这是他们第一次牵手,南宫晚心中五味杂陈,因为这是晋连城把她当成了穆妍,才会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

    南宫晚知道,如果晋连城发现她不是穆妍,晋连城恐怕连杀了她的心都有了,但是南宫晚不想再退缩了,事实上她和晋连城的确曾经订过亲,她是晋连城的未婚妻,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她觉得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有机会离晋连城这么近。

    下一刻,晋连城伸手,揽住了南宫晚纤细的腰肢,抱着南宫晚飞了起来,温柔的声音传入了南宫晚的耳中:“别怕,我定会护你周全,过了今天,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即便南宫晚知道这话本不是说给她听的,可是此刻她不想那么清醒。南宫晚没有后悔做出违背晋连城意愿的事情,因为现在晋连城所有的温柔,都是她追逐并渴望的,她想她连死都不怕了,就任性一回吧,假装这些都是晋连城真心待她,她想把这当做一个美丽至极的梦,便是梦醒时分会魂归西天,她也认了!

    如穆妍所说,南宫晚的确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养尊处优的神医门大小姐了,拜晋连城所赐,南宫晚经历了不少苦难,也让她成熟了不少。这会儿她想骗过晋连城,其实并不难,只要别说话,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表现得清冷一些,就可以了。

    无名山庄前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冷家人都聚集到了这里,包括被冷泽请来喝喜酒的萧星寒的师父。大喜的日子,冷家二小姐冷玉玲也没有被继续禁足,而是放了出来,这会儿也端坐在前厅里面。

    这样喜庆的日子,冷玉玲刻意穿上了一身雪白的裙子,看起来像是要去奔丧一样,而她的脸色,也的确像是家里死了人的那种……

    晋连城左臂空荡荡的,但这并不妨碍那一身大红的喜袍衬得他丰神俊朗,妖孽无双。当他一手牵着南宫晚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冷玉玲神色难看至极,手中的帕子都快扯烂了,恨不得冲过去把南宫晚给砍了,然后取而代之。

    但晋连城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欢喜,给人一种他真的很爱南宫晚的感觉。

    南宫晚这会儿已经盖上了红盖头,所以包括晋连城在内的所有人,都只能看到她纤细窈窕的身形,却看不到她的脸,这让她的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吉时已到,晋连城牵着南宫晚上前去拜堂。脸色难看的冷玉玲几度按捺不住想要站起来,都被冷夫人给按回去了。

    一切进行得都非常顺利,晋连城牵着南宫晚,拜了天地,甚至拜了冷烈夫妇的高堂,夫妻对拜之后,礼成了。

    这会儿天色尚早,晋连城揽着南宫晚,把她送进了新房里面,然后他又回来敬酒。

    晋连城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先去敬了坐在冷泽身边的萧星寒的师父,他知道,就是这人抓了穆妍,但他不知道这人为何要抓穆妍,更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

    “不知这位前辈怎么称呼?”晋连城微微一笑举起了酒杯,十分谦恭的样子。

    “叫老夫前辈即可。”萧星寒的师父神色淡淡地说,“恭喜晋王。”虽然晋连城是东阳国的皇子,但他并没有以皇子身份出现过,所以别人见到他还是会管他叫晋王,而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因为这早已经不重要了。

    萧星寒的师父喝了晋连城敬的酒,晋连城又敬了冷泽,冷泽也喝了。然后晋连城挨个敬过去,十分之客气,一副很想跟大家分享他的喜悦和幸福的样子,一直到敬到了冷玉玲面前。

    冷玉玲明明心里很难受,却还坚持要坐在晋连城和南宫晚的喜宴上面。看到晋连城走到她面前,冷玉玲心中满是不甘,她根本无法接受她竟然输给了南宫晚。

    “冷二小姐,我敬你。”晋连城对着冷玉玲举杯。

    “晋王是不是该叫我一声二姐?”冷玉玲冷着一张脸坐在那里,并没有起身,也没有看晋连城,而是盯着面前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晋连城微笑点头,声音温和地叫了一声:“二姐。”

    冷玉玲猛然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晋连城:“住口!南宫晚那个贱种根本不是我妹妹!”

    冷家其他人看着冷玉玲的眼神都很奇怪,冷泽正要开口让人把冷玉玲带下去,萧星寒的师父却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脱口而出的话收了回去。

    “玲儿!”冷夫人过来想要把冷玉玲拉回去,冷玉玲却像是受了刺激,豁出去不管不顾了一样,甩开了冷夫人,看着晋连城高声说:“怎么?晋王倒是跟我们说说,到底看上南宫晚哪里了?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那种表面柔弱骨子里放荡的野种?”

    晋连城面色一沉:“冷二小姐,请慎言!”

    “哈哈!可笑!”冷玉玲看着晋连城说,“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非要娶那个野种,现在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个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想利用她来做什么,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晋连城紧握着拳头,强忍着怒气,冷冷地看了冷玉玲一眼:“冷二小姐,看在你是晚儿姐姐的份儿上,今日我不与你计较!”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冷玉玲冷笑。

    晋连城猛然转头,拱手对冷泽说:“爷爷,我和晚儿已经成亲,既然二小姐容不下我们,我还是带晚儿离开吧!”

    “外面天寒地冻的,你想带晚儿去哪里啊?”冷泽皱眉看着晋连城问。

    “只要我和她在一起,去哪里都好。”晋连城微微垂眸,“请爷爷成全!”

    “罢了罢了!手心手背都是肉,玲儿和晚儿都是老夫的孙女,老夫不能看着你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像是仇敌一般,这样对你们都不好!既然如此,你便带着晚儿暂且离开吧,你们新婚,可以找个无人打扰的地方过过小日子,至于其他的事情,咱们再从长计议!”冷泽看着晋连城语重心长地说。

    “多谢爷爷体谅!”晋连城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喜色。事情比他预想中的还要顺利,他知道只要冷玉玲见到他和南宫晚成亲,一定会闹起来的,而他等的就是冷玉玲闹,闹的越大越好,那样他就可以找到理由带着他的新娘子离开冷家了。

    冷玉玲一脸怒色:“你们当冷家是客栈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很显然,冷玉玲已经失去理智了。冷泽面色一沉,开口呵斥冷玉玲:“够了!还嫌不够丢脸吗?现在立刻回去!”

    冷夫人神色难看地抱住冷玉玲,把她拖走了。

    “爷爷,二小姐的事情我很抱歉,晚儿喜欢清净,我不想让她在这里受委屈,便先带她离开了,等我们在别处安顿好,会给爷爷送信来的!”晋连城恭敬地说。

    “如今也只能这样,先委屈你们了,等玲儿想通了,老夫便派人接你们回来。”冷泽看着晋连城说。

    “多谢爷爷!”晋连城对着冷泽行了个大礼。

    “去吧!好好照顾晚儿!”冷泽对着晋连城摆摆手。

    晋连城郑重地点头,转身要走的时候,听到了一个老者的声音,是萧星寒的师父:“晋王对三小姐真是一片痴心啊!”

    晋连城眼眸微闪,脚步一顿,没有继续停留,大步离开了。

    晋连城并不傻,他三次进入无名山庄后山的禁地之中,都没有被发现。如果第一次是运气好的话,第二次第三次依旧没有看到看守穆妍的人,这绝对不是运气,也不是巧合,反倒让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抓了穆妍的人,故意想让他带着穆妍离开!甚至这就是冷烈刻意找他来无名山庄的目的。

    今日见到了抓穆妍的人,晋连城一眼就看出这老者是个绝顶高手,他在失去左臂之前都绝对不是这人的对手,更何况是如今。而基于那个大胆的猜测,晋连城才如此有恃无恐,因为他知道,即便他的行为和说辞都没那么令人信服,却不会有人阻拦他。

    晋连城虽然觉得这整件事情都有很多谜团,不过现在他不管那么多,他只想带着穆妍一起尽快离开这里,这对他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要牢牢抓住。

    目送晋连城离开,冷泽开口让冷家人都散了,最后前厅只剩下了冷泽和萧星寒的师父两个人。

    “一切都在主公的计划之中。”冷泽神色恭敬地对萧星寒的师父说。

    萧星寒的师父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很有趣。”

    “主公这样做,是为了拆散萧星寒夫妇吗?”冷泽问萧星寒的师父。

    “老夫自有用意。”萧星寒的师父神色淡淡地说。

    “是,属下多言了。”冷泽恭敬地说。

    却说晋连城,回到新房,看到一身嫁衣的南宫晚静静地坐在床边等着他,他神情愉悦地大步走过去,抱住了南宫晚:“妍儿,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南宫晚微微点头,晋连城牵着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我们这就走吧。”

    南宫晚乖顺地跟着晋连城往外走,晋连城有力的大手让南宫晚心中既欢喜又忐忑。她知道,一旦离开无名山庄,她的谎言很快就会被拆穿,因为她不能一直不对晋连城说话。到那时,最大的可能性是,她会死在晋连城的手下,因为晋连城定然会暴怒。

    不过南宫晚觉得无所谓了,她已经和晋连城正式拜了堂成了亲,不管晋连城认不认,她已经把自己当做晋连城的妻子了。她得不到晋连城的爱,早已决意为了晋连城而死,便是死在晋连城手中,她也认了。

    冷烈让人准备了马车,送晋连城和南宫晚离开。两人坐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地离开了无名山庄。

    晋连城一直牵着南宫晚的手,笑意满满地说:“你都不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等得多辛苦。无数次我都想回到过去,回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如果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早一点抓住你的手,把你留在我身边。”

    南宫晚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因为她知道,晋连城的深情,都不是给她的,是给穆妍的。晋连城口中追忆的过往,也是关于他和穆妍的过往。

    南宫晚知道晋连城和穆妍早就认识,因为他们曾经都住在大阳城,只是后来穆妍和亲嫁给了萧星寒。至于晋连城和穆妍之间发生过什么,南宫晚并不太清楚,因为晋连城没有告诉过她。

    “我知道你都忘记了,不过我们之间发生过很多很有趣的事情呢,以后我慢慢讲给你听。”晋连城看着南宫晚说,“如今天寒,我们找个温暖的地方住下好不好?我想让你为我生一个孩子,一个就好,因为我不想你太辛苦。”

    车轮缓缓转动着往前,他们正在远离无名山庄。晋连城还在憧憬着他们美好的未来,而南宫晚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啪嗒一声掉落在了晋连城的手背上。

    晋连城皱眉,伸手去给南宫晚擦眼泪:“你怎么哭了?这可不像你……”

    话一出口,晋连城面色猛然一沉,手指捏住了南宫晚的下巴,强迫南宫晚抬头看向了他,当他看到南宫晚眼中难掩的情愫和哀戚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伸手扼住了南宫晚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竟然是你!竟然是你!你竟然敢骗我!”

    南宫晚想说话,但她很快就出气多进气少了,因为晋连城在发现他牵着抱着拜了堂诉了衷肠的女子并不是穆妍,而是南宫晚的时候,就已经失去理智了!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把南宫晚千刀万剐,都不能平复他心中无尽的怒火!

    南宫晚脸色煞白,痴痴地看着晋连城,两行清泪从脸庞话落,她扯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觉得不必说什么了,这本来就是她预想过的下场,如此,也好罢!

    只是当南宫晚以为自己马上要死的时候,晋连城却猛然松手甩开了她,她的头重重地砸到了马车上,她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脸色难看至极。

    “说,是你的主意,还是……”晋连城的声音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幽寒的光芒,“还是她,根本就没有失忆?!”

    南宫晚声音虚弱地说:“你应该已经想到了……”

    晋连城面沉如水,猛然握拳砸到了马车上面:“很好!她在骗我,可即便是骗我,她知道我可以带她离开,都不愿意继续骗下去,而是把你推给我!真的是太好了!”

    晋连城的话已经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南宫晚缩在一个角落里,泪流满面。她的人还没死,但她的心,却已经死了……

    “掉头!回去!”晋连城冲着外面大吼了一声。

    “是,三姑爷!”赶车的车夫眼眸微闪,调转马头,带着晋连城和南宫晚朝着无名山庄而去了。

    马车回到无名山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色微暗,无名山庄各处亮起了昏黄的灯。

    晋连城一个人下了马车,也没管南宫晚,南宫晚跳下马车的时候差点摔倒,抬头就已经看不到晋连城的影子了。

    南宫晚苦笑,抬起沉重的双腿,慢慢地朝着她和晋连城的新房而去。至于晋连城去了哪里,南宫晚很清楚。

    无名山庄后山禁地,晋连城闯进来的时候,萧星寒的师父正在瀑布旁边的亭子里面独自饮酒,而他从前厅回来之后就在那里坐着了,还自己和自己对弈了几局。

    晋连城冲进了穆妍住的院子,小院廊下亮着灯,老妪今日一早已经被萧星寒的师父安排离开这里了,并没有再回来。

    晋连城冲到了穆妍的房间门口,房间里面点着灯烛,窗户上面映出一道纤细的身影,让晋连城的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他抬脚踹开面前的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晋连城,恭喜。”正坐在房间里安静雕刻的穆妍看到晋连城进来,抬头神色淡淡地说。

    晋连城猛然握着拳头,砸到了桌子上,看着穆妍一脸怒色地说:“恭喜?!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傻子?”

    “没有,我从未觉得你是个傻子。”穆妍神色平静地放下了手中的刻刀,“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贱人。”

    晋连城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贱人。”穆妍看着晋连城,面无表情地又重复了一遍。

    “穆妍!萧星寒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你明明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可以带你走,你宁愿让自己置身险地,都不给我一个救你的机会,还如此辱骂我?”晋连城看着穆妍冷声说,“我对你的心,你真的看不到吗?”

    “你对我的心?我看到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阿烬说,曾经你让他找了一颗可以让人失去记忆的药,准备给我服下,然后为我改换身份,让我失去一切待在你身边,这就是你对我的心;你亲手烧了大阳城的穆王府,甚至不顾那个时候我还在里面,我应该感谢你那么看得起我,觉得我一定能逃出去吗?但你大抵没有考虑过我当时残疾体弱的兄长是否能够逃出火海,因为你根本不在乎,这就是你对我的心;过往的林林总总,是非黑白,我想你大概是不懂的,你只知道,你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不管我想要的是什么。这次,你以为我失忆了,当时很高兴吧?这就是你曾经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可以带我走,但你不是为了救我,离开这里之后,你打算让我一辈子都不被萧星寒找到,不被我的亲人朋友找到,只能依赖你,活在你编织的谎言里。晋连城,你对我的心,我不能理解,也绝不接受,你,听明白了吗?”

    晋连城神色微变,看着穆妍想要解释:“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爱……”

    “从你嘴里听到那个字,很可笑。”穆妍打断了晋连城的话,“没错,我不想跟你在一起,甚至不想与你有任何瓜葛,所以我知道你能带我离开这里,但我不愿意跟你离开。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可以滚了。”

    “穆妍!”晋连城已经快要疯了,“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吗?”

    “抱歉,你从来都没有在我心里,所以其实我不在意你是什么人,因为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穆妍神色冷漠地说。

    晋连城伸手要来抓穆妍,身后突然袭来一道罡风。他神色大变,急急闪避,就看到一个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正是萧星寒的师父。

    “小子,不想死的,立刻滚!”萧星寒的师父冷冷地说着,幽深的目光却一直看着穆妍。

    “你明明……”晋连城还想说什么。

    老者猛然打出一掌,直接把晋连城给打飞了出去,房门也关上了,隔绝了晋连城的视线。

    “丫头,你的选择让老夫很意外。老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应该早已经看出来了,只要你跟晋连城在一起,便能脱身,你为何不走?离开这里,你想摆脱他,会有办法的。”房间里,老者看着穆妍冷声说。

    “我不想跟他拜堂,即便是假的;我不想让他碰我,即便只是一根手指。”穆妍神色淡淡地说,“这个答案,师父满意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