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46章 你愿意成全我吗?

时间:2018-07-06作者:三木游游

    东阳国四方城,云山之中的无名山庄。

    穆妍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那里,她睡觉的时候脸上的易容还在,看起来就是个少年。

    晋连城痴痴地看着穆妍,即便容貌完全不同,但他知道,这就是穆妍。晋连城伸手,想要握住穆妍身侧的手,却在即将触碰到穆妍的时候,看到穆妍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穆妍,是我。”晋连城看着穆妍,微微一笑说。

    “你是谁?”穆妍看着晋连城的眼神很是迷茫,但用的是她原本的声音。

    晋连城愣了一下:“穆妍,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不久之前我们在天厉国耒阳城才见过,我还送了你一根笛子。”

    “你说我叫什么名字?”穆妍缓缓地坐了起来,皱眉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神色微变:“你失忆了?”

    “我醒来就在这里,隔壁有一个老头,还有一个老婆婆看着我,但那老婆婆又聋又哑,什么都没告诉我。我明明是个女人,也不知道他们为何要让我扮男装。”穆妍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我感觉头很疼,好像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晋连城眼眸微闪,穆妍抬头看向了他,神色认真地问:“你认识我,我们是朋友吗?”

    晋连城笑意温和:“我当然认识你,不过我们不止是朋友。”

    “什么意思?”穆妍有些疑惑地问。

    “你是我的未婚妻,耒阳城一别,你失踪了,我是专程来寻你的。”晋连城看着穆妍说。

    “真的吗?”穆妍皱眉,“是谁抓了我?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那人为了对付你?”

    “你关心我?”晋连城眼睛一亮,看着穆妍问。

    穆妍摇头:“我只是想说,你要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并不容易,看着我的那两个人真的很厉害,你确定你有把握吗?如果你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的话,趁他们发现你之前,还是先离开吧,等你准备好了再来,否则今夜就是我们的死期。”

    晋连城皱眉,这里是冷家的地盘,冷家高手很多,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无名山庄最深处的禁地,他想要带着现在不能用武功的穆妍从这里脱身,不惊动任何人的可能性不大,而冷烈带他来无名山庄之前就跟他说要让他和南宫晚成亲,并且还有交易要和他做,现在冷家二小姐冷玉玲又看上了他了,他想走就走,那些人是不会放的。

    更何况,能把穆妍从耒阳城萧王府抓走的人,定然极其厉害,那人这会儿就在隔壁,晋连城也不能保证可以在不惊动那人的情况下带着穆妍顺利离开……

    想到这里,晋连城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等我,我一定会想到办法,带你离开这里的!”

    “好,我等你。”穆妍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道冷光。

    晋连城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眼中有一丝欣喜,准备离开的时候对穆妍说:“你放心,等离开这里,我们就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成亲,过你一直以来想要的生活,再也不会被人打扰了,我会对你好的。”

    晋连城话落就不见了人影,穆妍抬头,眼中一片漠然。

    穆妍失忆当然是假装的,而她这样做,主要目的,在于试探晋连城,验证她心中的猜测。

    晋连城显然相信穆妍是真的失忆了,因为对他来说,穆妍如今受制于人的处境,见到他本应该很高兴,并且请他帮忙从这里脱身,完全没有必要假装失忆不认识他,这不合理。

    但对穆妍来说,她此举意在试探晋连城和隔壁萧星寒的那位师父是否是一伙的。假如他们是一伙的,那么晋连城就会知道穆妍根本没有失忆,是在骗他。

    事实显而易见,晋连城对于穆妍在这里的处境并不了解,甚至都不知道抓穆妍来的人是谁,穆妍伪装得太好,他信了,并且这对他来说,是一件让他很高兴的事情。

    晋连城在认为穆妍失忆的情况下,谎言顺口就来,编造了他和穆妍根本不存在的关系。穆妍相信,假如晋连城真的成功带她离开这里,接下来她的处境,会比在这里更糟糕。因为穆妍这个名字天下皆知,所以晋连城为了把他的谎言圆过去,将不会让她与任何人接触,换言之,穆妍会彻底失去自由。

    穆妍静静地躺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外面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她微微闭上了眼睛,又缓缓地睁开,眼眸清明。

    今夜的事情,还让穆妍得到了另外一个信息。

    晋连城的武功比看守穆妍的老妪高,但远不如隔壁萧星寒的师父,可原本一直在守门的老妪仿佛根本不存在,隔壁的老者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让晋连城来去自如。

    既然他们不是一伙的,那只有一种可能,隔壁那个老者故意放晋连城进来的,甚至穆妍在这里的消息也是那人故意让晋连城知道的,并且做得天衣无缝。

    如果这样的话,穆妍觉得,晋连城带她走,隔壁那个老者未必会拦。换言之,那个老不死的想把她和晋连城凑到一起,目的,自然是为了拆散她和萧星寒,并且这是最让萧星寒痛苦的一种方式。

    穆妍只想说,那人还真的是不放过一切机会让萧星寒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让萧星寒失去重要的人,然后把萧星寒打造成一个完美的孤家寡人,冷血动物。

    不过穆妍始终觉得很疑惑的一点是,那人如果只是为了让萧星寒一统天下,光复前朝的话,其实没有必要如此折磨萧星寒。穆妍总觉得,那人和萧星寒仿佛有着深仇大恨一般,见不得萧星寒好过。

    从穆妍那里离开的晋连城,很快出了无名山庄的后山禁地,回到了他在山庄的房间,关上门之后,他唇角微微勾起,眼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心情颇好的样子。

    晋连城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穆妍,更没想到穆妍竟然失忆了!得知穆妍失忆的那一刻,晋连城的心都雀跃了起来,他想这是上天注定的,让他们在这里相遇,他要牢牢抓住这次的机会,让穆妍回到他的身边,再也不分开……

    曾经,在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前,她和晋连城都生活在东阳国的皇都大阳城之中,晋连城为了得到穆妍,无所不用其极,放火烧了穆王府只是其一,他还让连烬为他找来了一颗忘忧丹,打算让穆妍服下,让穆妍失忆忘记一切,然后把穆妍藏起来,禁锢在他身边,为她编造一个全新的身份。

    不过当初连烬送到晋连城面前的忘忧丹,被他塞进了晋连城的嘴里,最终失忆的人是晋连城,连烬还为他取了个新的名字叫做无忧。可惜,晋连城不想摆脱他复杂的身份和过去的生活,最终通过杜午又恢复了记忆。

    晋连城静静地在床边坐了下来,他在思考如何带着穆妍平安离开这里,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但他知道,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天亮了,冷玉玲像往日一样,一大早过来找晋连城,手中还提着一个精美的食盒。

    “冷二小姐,真的是太麻烦你了。”晋连城微微一笑说。

    冷玉玲看到晋连城的笑容,脸色微红:“不麻烦,晋王是贵客,不能怠慢的。”

    “昨日没有看完山庄里面的美景,不知冷二小姐今日是否得闲?”晋连城看着冷玉玲问。

    冷玉玲神色一喜:“我有时间,我可以带晋王继续参观!”

    “那就先谢过冷二小姐了。”晋连城微微点头。

    后山禁地之中,穆妍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手中拿着一块玉石,正在神情专注地雕刻。

    房间里面烧了上好的银丝碳,并不冷,窗台上瓷瓶中插着的腊梅开得越发好了,浓烈的红如血色一般,为这寂寥幽寒的冬日增添了一抹亮色。

    老妪推门进来,对穆妍比划了两下,指了指外面。

    穆妍点头,老妪的意思是,隔壁那位请她过去。

    穆妍放下手中的玉石,然后转身,从柜子里面拿了一件新的外袍出来,把身上那件换了下去。换衣服的过程中,穆妍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手上戴着的玉镯给褪了下去,弯腰整理下摆的功夫,塞进了她的靴子里面。

    穆妍出门,老妪把她换下来的衣服取走拿去洗了。

    每次萧星寒的师父要见穆妍都是在后山瀑布旁边的亭子里,这次也不例外。

    结了冰的瀑布看起来像一个巨型的玉雕,是大自然精心打造,浑然天成,美不胜收。而瀑布旁边的积雪尚未融化,再加上古朴雅致的亭子,亭子里面正在煮酒的老者,看起来就像是一副水墨画一般。

    “丫头来了,快来坐。”萧星寒的师父看向了穆妍,笑意温和慈祥。

    穆妍觉得这人的容貌和气质实在是太有欺骗性了,慈眉善目,剃了头发就是一副大慈大悲的得道高僧形象,与他的本性严重不符。

    穆妍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在老者对面坐了下来,在老者再次请她喝酒的时候,依旧拒绝了。

    “丫头,昨夜睡得如何?”老者看着穆妍,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很好。”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了两个字。

    “那就好。”老者微微一笑,“这里清静,不会有外人进来,丫头趁着这个机会,就当修身养性吧!看丫头雕刻的那些玉,雕工是极好的,都送了老夫,是老夫赚了,呵呵。”

    “师父喜欢就好。”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穆妍不相信这人不知道昨夜晋连城来过,他假装不知,还故意问穆妍昨夜睡得好不好,目的很明显了,他想让穆妍放松警惕。

    穆妍将计就计,故意隐瞒昨夜见到晋连城的事情,是为了给老者制造一个假象,她和晋连城正在密谋一起脱身。

    此时,被冷玉玲带着在参观无名山庄的晋连城,事实上在认真观察山庄各处的地形以及高手的数量和分布情况,最终一圈看下来之后,发现想从这里出去真的很难,不惊动任何人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

    况且晋连城现在断了左臂,实力大打折扣,如果还要保护穆妍的话,他们成功脱身的可能性并不大。

    “晋王在想什么?”冷玉玲看着晋连城问,晋连城走神了,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我在想,你们冷家隐世这么多年,就没想过要出世吗?冷家的实力如此之高强,大可重出江湖,不必惧怕任何人。”晋连城微微一笑说。这是他觉得奇怪的地方,隐世总归有个理由的,碧血山庄是为了清静,但冷家人和齐家人的行事风格显然是不一样的,冷家到底为何隐世,又在暗中图谋什么,晋连城想要知道。

    “这件事……”冷玉玲的神色有些犹豫。

    “如果涉及到冷家的秘密的话,冷二小姐不必为难,我只是心中疑惑,随口一问而已。”晋连城笑着说。

    “其实……”冷玉玲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有人走动,就对晋连城意有所指地说,“我那里有好茶,晋王过去坐坐如何?”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晋连城微微点头。

    两人去了冷玉玲的院子,进了房间之后,冷玉玲把门关上了。

    “看来是真的有秘密,冷二小姐不必勉强,我无意探听冷家的秘辛,万一让冷家主知道了,怪罪冷二小姐,那就是我的大罪过了。”晋连城看着冷玉玲一脸真诚地说。

    冷玉玲微微摇头,在晋连城对面坐了下来,压低声音对晋连城说:“我要告诉晋王的的确是我家的一个大秘密,希望晋王知道之后能够保密。”

    “那是当然。”晋连城郑重其事地点头。

    “晋王应该知道神兵门吧?”冷玉玲问晋连城。

    晋连城神色莫名:“冷家难道是神兵门的后人?”

    冷玉玲点头又摇头:“祖上是神兵门的一脉,我祖父和我父亲这些年一直都在寻找神兵令。”

    “原来如此,怪不得冷家实力如此强大。冷家寻找神兵令,是为了神兵门的宝藏吗?”晋连城看着冷玉玲问。

    冷玉玲微微一笑:“不怕告诉晋王,其实我冷家一直都知道神兵门的宝藏所在之地,只是苦于没有神兵令,无法开启藏宝库。”

    “没有神兵令中的藏宝图,却知道宝藏所在之地,看来冷家真的是神兵门中很重要的一脉。”晋连城微微点头。

    “晋王如果想要成就大业的话,冷家可以成为很大的助力。”冷玉玲看着晋连城神色认真地说。

    “这……”晋连城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当然想,但冷家主和冷伯父恐怕不会愿意帮我啊!”

    “我祖父和我父亲既然请了晋王上门来做客,就是信任晋王,并且想和晋王合作的。”冷玉玲看着晋连城说,“不过我今天告诉晋王关于神兵门的事情,晋王可千万不要让我祖父和我父亲知道,否则他们会生气的。晋王心里有数就好,如果晋王担心我祖父和我父亲不会真心帮你,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哦?”晋连城有些好奇,“冷二小姐的意思是?”

    冷玉玲脸色微红,微微垂眸说:“联姻便可成为一家人了。”

    晋连城若有所思:“多谢冷二小姐提醒,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晋连城起身离开,这次冷玉玲没有送他。

    看着晋连城出门,冷玉玲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一下子跳了起来。她对晋连城一见钟情,再见倾心,觉得晋连城就是她命定的缘分,她要牢牢抓住。

    冷玉玲从小隐居在这里,从未下过山,也没有跟外人接触过,论人生经历,她比起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南宫晚还要匮乏。这导致冷玉玲为人单纯得甚至有些蠢,喜怒都写在了脸上,晋连城看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冷玉玲想的其实很简单,她喜欢晋连城,她要让晋连城娶她,成为她的男人。她选择把冷氏和神兵门有关,并且知道神兵门宝藏所在之地的消息告诉晋连城,一是为了博得晋连城的好感,第二,是为了让晋连城和冷家合作,对晋连城这样的人来说,寻求盟友并且取得信任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联姻了。

    冷玉玲觉得自己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而晋连城说他要考虑一下,冷玉玲觉得事情已经**不离十了。她相信晋连城不会拒绝的,肯定会开口求娶她。

    又过了两天,冷玉玲快要按捺不住的时候,冷泽召集冷家人一起吃饭,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冷玉玲满心欢喜,精心打扮,穿上了她最漂亮的衣服,姗姗来迟。

    冷泽的心情似乎还不错,也没有责怪冷玉玲,只是让她快点入座。

    冷玉玲坐下,就看到晋连城和南宫晚挨着坐在她的对面。她看到南宫晚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觉得南宫晚就是个野种,长得一副狐媚的样子。

    不过冷玉玲并不知道南宫晚和晋连城一度差点成亲的事情,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她。而冷玉玲觉得,南宫晚跟她没有任何可比性,她是正室所出,冷家最尊贵的小姐,南宫晚算什么东西?所以冷玉玲觉得晋连城如果打算和冷家联姻的话,明智的并且唯一的选择就是她。

    “爷爷说有喜事要宣布,我都等不及了!”冷玉玲对着冷泽撒娇,催促冷泽快说。

    冷泽呵呵一笑说:“是有喜事,大喜。”

    冷玉玲面色羞红,看了一眼对面的晋连城,晋连城正好也看向了她,对着她微微笑了一下,端的是邪肆风流,让冷玉玲一下子红了脸。

    “父亲,到底是什么事?”冷夫人开口问冷泽。

    “晋王向咱们家提亲了。”冷泽笑着说。

    坐在晋连城身旁的南宫晚猛然抬头看向了晋连城,眼中没有喜悦,只有意外,还有受伤。她知道,来到冷家之后,晋连城被冷玉玲看上了,并且和冷玉玲走得很近,经常出双入对。

    南宫晚觉得,晋连城对冷家提亲,提的想必是冷玉玲吧!冷玉玲才是真正的冷家小姐,而她南宫晚,甚至都不姓冷,在这个所谓的家里面,没有人在意她,甚至所有人都看不起她,觉得她是个野种……

    南宫晚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黯然,她还在奢望什么呢?就算晋连城是为了利用冷家,选择利用对象的时候都没有考虑过她吧!

    冷玉玲一脸羞涩地问:“爷爷同意了吗?”

    “当然!”冷泽点头,“晋王和晚儿早已定过亲,晚儿认祖归宗,他们也该成亲了!”

    冷玉玲不可置信地看着冷泽:“爷爷说什么?晋王和……南宫晚?!”

    “玲儿你怎么了?”冷泽终于发现了冷玉玲的不对劲。

    冷玉玲猛然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南宫晚说:“她一个小妾所生的贱种,凭什么嫁给晋王?她不配!”

    晋连城皱眉:“冷二小姐,在下与晚儿早已定过亲,是先前出了一些意外才没有成亲,请冷二小姐说话注意一点,晚儿毕竟是你的亲妹妹。”

    南宫晚垂着头,她的眼泪啪嗒一声掉进了面前的碗里。她知道,晋连城说要娶她定然是另有图谋,是在算计她,晋连城出言维护她,也只是在做戏给别人看……

    接下来就是一片闹腾了,因为冷玉玲又哭又叫,直言她要嫁给晋连城,说让南宫晚滚,说让南宫晚死,说南宫晚勾引了晋连城,抢走了她的心上人,她要和南宫晚拼命……

    最终冷玉玲被带下去了,宴会也结束了。冷泽对晋连城说孙女顽劣不懂事,让晋连城不要介意,还说婚期就定在十日之后,让晋连城放心,冷家会准备好一切,冷玉玲不会再闹出什么事情来的。并且冷泽还说,到时候冷家所有人都要来喝喜酒,沾沾喜气。

    回去的时候,晋连城走在前面,南宫晚落后了半步,一时无言。

    晋连城停下来等南宫晚,南宫晚走到他身边,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到底想做什么?”

    晋连城神色冷漠,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听好了,我们成亲那天,你爷爷说会请冷家所有人喝喜酒,包括后山禁地里的那位贵客,到时候我会给你易容,把你暗中送到后山禁地里面去,你要做的是,安分一点。”

    “后山禁地里面,有你喜欢的那个人,到时候,她会扮成我的样子,跟你成亲,然后你们再找借口一起离开,对吗?”南宫晚笑了,一脸的凄凉。她恨她这会儿竟然这么聪明,这么清醒,这么明明白白地猜到了晋连城想要做什么。

    “没错。”晋连城的声音冷漠而残忍。

    “她……怎么会愿意跟你成亲呢?即便是假的。”南宫晚喃喃地说。她知道晋连城心里的人是谁,那个人,根本就不喜欢晋连城,却让晋连城魂牵梦萦……

    “她失忆了,这次的机会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愿意成全我吗?”晋连城看着南宫晚问。

    南宫晚微微垂眸:“当然,如你所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