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45.我来救你了

时间:2018-06-26作者:三木游游

    东阳国大阳城,皇宫。

    东方紫煜端坐在御书房之中,面前放了一叠厚厚的奏折,他刚刚处理完,发现已经无事可做,他有点累,但他不想离开御书房回寝殿去休息,更不想去他的皇后或者任何一个妃子那里过夜。

    东方紫煜的皇后是他的表妹姚语晴,姚将军府的大小姐。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定亲,后来顺利成亲,他当了皇帝,姚语晴便是皇后,原本夫妻感情还算不错,只是先前发生了不少事,姚语晴怀上了孩子却流产了,并且还得知东方紫煜的心上人是穆妍,从那以后,姚语晴就变了。

    曾经那个善解人意,对东方紫煜关怀备至的姚语晴,现在变得阴晴不定,任性妄为,不管东方紫煜怎么跟她解释他跟穆妍之间什么都没有,姚语晴都不信,她认为东方紫煜辜负了她的一片痴情,认为东方紫煜对不起她,再加上失去孩子对她打击太大,她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太稳定。

    东方紫煜当上皇帝之后,并没有广收美人充盈后宫,现在后宫里面的妃子数量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并且都是伺候东方紫煜好几年的姬妾,先前有一个妃子怀了身孕,被皇后姚语晴发现了,那个妃子去向姚语晴请安的时候,姚语晴故意挑错,让她寒冬腊月在门廊下面跪了半天,正好东方紫煜那个时候不在宫里,等东方紫煜回来的时候,那个妃子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东方紫煜当然很生气,可姚语晴又哭又闹,说在她生下龙子之前,别的女人休想生子!姚语晴这样善妒并残害皇嗣的行为,事实上早已不适合继续当皇后了,甚至该被治罪,不过东方紫煜顾念着他们的夫妻情分,并且顾忌姚家,没有夺了姚语晴的皇后位置,只是不让她再管后宫的事情,但后宫里面女人不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一直不断,一个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隔三差五闹出点事情来,东方紫煜不是管不了,他是不想管,觉得特别烦,看到那些女人就烦得很。

    所以东方紫煜自己一个人在御书房里面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并且让人在御书房偏殿安排了床榻,他经常直接睡在里面,给人一种政务十分繁忙的样子,但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忙。

    而东方紫煜一直关注着天厉国的局势,在得知厉啸天宣布萧星寒谋反的时候,东方紫煜就亲笔写了一封战书让人送到天厉国去给厉啸天,他不是为了萧星寒,他的目的之一是为了羞辱厉啸天,但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穆妍。

    随着时间的推移,看着一群蠢女人在后宫里面勾心斗角,东方紫煜越发后悔,后悔当初他要娶穆妍的时候不够坚定,在穆妍拒绝之后没有坚持。他设想过无数次,假如穆妍当初真的嫁给他,他宁愿不要其他所有的女人,只要穆妍一个,现在他的整个人生或许都是不一样的……

    不过东方紫煜知道,世事没有如果,他更知道,就算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的心愿也不会成真,因为不管他多么坚持,穆妍不愿意的话,他便得不到她的心,也得不到她的人,无谓的纠缠只会让他们反目成仇,到时候他更不会有好下场。东方紫煜同父异母的兄弟晋连城就是个例子。

    如今,厉氏皇族已经覆灭,萧星寒成为了天厉国新皇,没有盛大的登基典礼,甚至他都没有正式去上过一次早朝,可天厉国在整个变天的过程中都平静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穆妍成了皇后,却不是东方紫煜的皇后。

    东方紫煜从旁边的一本书里面抽出了一封信,打开,薄薄的一张信纸上面并没有写几行字,但那是穆妍的字迹,东方紫煜认得。那封信是穆妍亲笔所书,派人送来给东方紫煜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东方紫煜不要去天厉国参加萧星寒的登基大典。

    穆妍写这封信的原因是不希望东方紫煜和连烬拓跋翎他们都聚集到天厉国耒阳城之后,被萧星寒的师父盯上,一网打尽。不过穆妍在信中并没有详述,只是礼貌地问候东方紫煜,然后直言她的要求。

    如果这封信没来的话,东方紫煜原本是真的想去天厉国走一趟的。参加萧星寒的登基大典只是其次,他想去看看穆妍,他知道穆妍过得很好,他只是想去看一眼。

    这天一直到傍晚时分,东方紫煜都没有离开御书房,期间姚语晴派人来请,还有两个妃子派人来请,他都没有理会。

    东方紫煜一个人在御书房里面用了晚膳,然后就进了偏殿。

    “都退下吧。”东方紫煜摆手让宫女太监都出去。

    偏殿里面就剩了东方紫煜一个人,他静静地坐在床边,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出生就是东阳国的嫡长皇子,从小就被教导将来要当皇帝的,后来虽然从皇子当上太子再成为皇帝的路并不顺利,但如今也算得偿所愿了。

    可是最近东方紫煜越发觉得,这皇帝当得没有什么意思,他并没有享受到权力带给他的快感。他喜欢的姑娘穆妍被他亲自送嫁去了千里之外的耒阳城,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东方紫霄为了争夺皇位与他互相残杀最终年纪轻轻就丧了命,他青梅竹马的表妹成为他的结发妻子,却在这深宫之中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女人,而他每每心中郁结的时候,发现他竟然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其实东方紫煜给穆妍写过很多信,他每次觉得烦躁,觉得难过的时候,都会提笔给穆妍写信,但从未送出去过,最终那些信,都被他冷静下来之后,亲手烧成了灰烬。

    东方紫煜在想,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还会选择当这个皇帝吗?他没有答案,因为这似乎就是他的命,他选择当皇帝,必然要成为一个孤家寡人,而他不当皇帝,就会跟他那些兄弟一样,不得好死……

    “想什么呢?”

    一个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东方紫煜神色大变,就看到一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御书房偏殿之中,并且就在他旁边坐着,他竟然都没有发现!

    “别激动,我是萧王府的人。”来人是萧月笙,他拿掉脸上的鬼面具,露出了原本的容貌,不过这容貌对于东方紫煜来说也是全然陌生的。

    “你如何证明你是萧王府的人?”东方紫煜冷声问。

    “如果我不是,你已经死了。”萧月笙轻哼了一声,“我是萧星寒的兄长萧月笙,至于我为何是他兄长,这件事我不想跟你解释,这是我弟给你写的信。”

    萧月笙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东方紫煜。

    东方紫煜紧皱着眉头接了过去,撕开信封,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上面只有一句话,让东方紫煜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写了什么?”萧月笙凑过来看了一眼,扶额说,“我弟弟比较直接,别介意。”

    只见信纸上面写了一行笔力虬劲的字,特别简单,特别直白,“把东阳国送给我”,落款是,萧星寒……

    萧月笙伸手揽住了东方紫煜的肩膀,非常自来熟地说:“东方兄弟,事情是这样的,我小弟妹被贼人抓了,抓小弟妹的老贼要求我弟三个月之内一统天下,否则就撕票,你说这……”

    “穆妍被抓了?谁抓的?什么时候的事?”东方紫煜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她不是一直在耒阳城吗?萧星寒为何没有保护好她?”

    萧月笙轻咳了两声:“东方小煜,知道你喜欢我小弟妹,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吧?小弟妹被抓谁都不愿意看到,你也知道小弟妹是个很独立很厉害的姑娘,我弟要保护她,也不能一直把她绑在身边,防备不住有些太厉害的贱人对她出手啊!”

    “哼!明显是萧星寒的仇家!穆妍是被萧星寒殃及的!”东方紫煜冷声说。

    “差不多是这样,不过他们夫妻一体,这一点你介意也没用。”萧月笙对东方紫煜说。

    “不对!”东方紫煜面色一沉,“既然是萧星寒的仇家,怎么会要求萧星寒三个月内一统天下,这不是在帮萧星寒吗?该不会是萧星寒自己设计的这一切吧?”

    “可以猜测,请别胡说。”萧月笙神色一正,“你知道的,我弟如果想当皇帝早就当了,如果想一统天下也并不难做到,是有贱人在背地里设计陷害他,否则他现在该跟小弟妹在游山玩水,当什么劳什子皇帝?哥就问你一句话,如果,我说如果,我家小弟妹嫁给你,条件是你放弃皇位,跟她一起过平凡日子,你怎么想?”

    东方紫煜眼眸微暗:“我当然想。”

    萧月笙抬手抽了一下东方紫煜的后脑勺:“想什么想?不准想!”

    东方紫煜神色怪异地看着萧月笙:“你敢打我?””

    “我是穆妍的兄长,我就打你了,你有种还手啊!”萧月笙似笑非笑地说。

    东方紫煜无语地看着萧月笙:“萧星寒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兄长?”

    “你心里其实很羡慕萧星寒有我这样的兄长吧?天地良心,我很宠我弟的。”萧月笙一本正经地说。

    东方紫煜自嘲一笑,微微摇头,没有说什么。他是真的羡慕萧星寒,刚刚萧月笙打他那一下,让他想起他曾经教训东方紫霄的样子了。虽然东方紫霄不懂事,总是闯祸,屡教不改,每次都需要东方紫煜善后,最后还与东方紫煜反目成仇,但东方紫霄活着的时候,东方紫煜在这个世界上总归有一个最亲近的兄弟,他有什么事情可以跟东方紫霄说,即便东方紫霄不能帮他,但至少可以陪他喝上一杯。

    “不说废话了。”萧月笙看着东方紫煜说,“事情就是这样,小弟妹有危险,你救不救一句话!我也跟你说清楚,你一旦把东阳国送出去,注定是拿不回来的,你考虑好再做决定。当然了,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会用强,倒不会杀了你,不过你接下来就没有自由了。”

    “你给我选择的余地了吗?”东方紫煜冷哼了一声。

    “给了啊!东方小煜,哥给你选了一条阳关道,你如果非要走独木桥的话,哥会鄙视你的。”萧月笙看着东方紫煜说。

    再次听到萧月笙叫他“东方小煜”,东方紫煜嘴角微抽:“请问你管萧星寒叫什么?”

    萧月笙嘿嘿一笑:“叫星儿弟弟呀!”

    “萧星寒竟然没有打死你,我很意外。”东方紫煜幽幽地说。

    萧月笙很淡定地说:“他管我叫萧月儿,彼此彼此。”

    东方紫煜突然很想笑,可是想到穆妍被抓这件事,他心中猛然一沉,看着萧月笙说:“你们有把握能把穆妍救回来吗?”

    “当然。其实让你把东阳国送给天厉国,也是在保护你。这么说吧,有个老不死的逼着我星儿弟弟当皇帝,逼他一统天下,星儿弟弟不做的话,那个老不死的说不定会把你和北漠国的拓跋女皇都给杀了,那人极厉害,就是他抓了小弟妹,如果他出手,你们绝对都不得好死,相信我。”萧月笙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皱眉:“这件事不是小事,我需要考虑一下。”

    “你竟然不想救我小弟妹?她可救过你,不止一次!”萧月笙看着东方紫煜的目光已经有些不善了。

    “当然不是!”东方紫煜摇头,“只要能救穆妍,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贸然把东阳国拱手送人,有些人未必会听我的。”

    东方紫煜想到了如今掌握着东阳国兵权的姚将军府,姚家势力很大,他们原本不会造反,是因为等着姚语晴生个儿子成为皇位继承人。但假如东方紫煜突然要把皇位拱手送人,姚家会不会造反,还真不一定。

    “没那么着急,不是让你今天下一道圣旨就把东阳国给送出去。”萧月笙看着东方紫煜说,“我相信你能处理好,二月十五之前把一切安排好,二月十五当天颁旨,不要提前,也不要拖延。”

    “为何?”东方紫煜皱眉,“难道不是越早越好吗?早一点穆妍不就可以早点脱身了?”

    “没有那么简单。”萧月笙说,“那个老不死的不是什么讲道义的人,他的目的达到了未必会真的把小弟妹放回来,倒是有可能会伤害小弟妹,所以我们要在这段时间里面用其他的方式寻找小弟妹,早日把她救回来。”

    “好。”东方紫煜微微点头,眼底竟然闪过一丝释然。当初他能够得到皇位,离不开穆妍的帮助,他曾经那么渴望的皇位,如今却觉得无所谓了,为了穆妍送出去,他心甘情愿。至于他自己的未来会如何,他在这一刻根本没有考虑过。

    “我在耒阳城还有件事情需要做,完事之后过来找你喝杯酒。”萧月笙话落就走了。

    东方紫煜觉得刚刚他竟然从萧月笙身上体会到了有兄长疼爱的感觉,也是很神奇了。萧月笙对东方紫煜一点儿都不客气,却是东方紫煜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感觉相处起来轻松并舒服的人,看来他是真的想要摆脱现在的生活了……

    离开东阳国皇宫之后,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月笙悄无声息地进了大阳城的穆王府。

    现在的穆王府是重建的,曾经的穆王府被晋连城一把火给烧光了。穆王府的公子穆琪已经娶妻,娶的是东阳国一个书香门第家的小姐。穆卓清也已经嫁人了,就嫁给了大阳城的一个公子。

    穆耀光空有一个王位,就连曾经的闲职都没了,现在每天无所事事。这是东方紫煜的意思,东方紫煜是不希望穆耀光手中有权力,再弄出什么幺蛾子来,给穆妍惹麻烦。而东方明玉如今也很少进宫,平时深居简出。

    萧月笙进了穆王府之后,找到了穆王府的主院,用了迷香之后,进了房间。

    房间里面很安静,萧月笙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床边,正要掀开床幔的时候,一把匕首划破床幔朝着他的心口刺了过来!

    萧月笙微微皱眉,侧身避开,下一刻,东方明玉掀开床幔,挥舞着一把匕首,朝着他攻了过来!

    不过几招过后,东方明玉不敌萧月笙,萧月笙的剑架在了东方明玉的脖子上,东方明玉面沉如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明玉公主真是好气魄,都懒得问在下是来做什么的了。”萧月笙脸上戴着鬼面具,感觉东方明玉的心情好像很差的样子。

    “你想说自然会说!”东方明玉冷声说。

    “那倒也是。”萧月笙微微点头,“在下是来找穆耀光的,他在哪里?说出穆耀光的所在,我就放了你。”

    “外院书房!”东方明玉冷声说。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踩一脚啊!”萧月笙感叹了一句。

    东方明玉并没有理会他,萧月笙放开了东方明玉,然后飞身离开了。

    东方明玉看着萧月笙的背影,眼眸微眯。厉氏皇族都已经覆灭了,她猜不到是什么人会来找穆耀光的麻烦,而她也并不关心。

    萧月笙很快找到了外院书房,夜深人静的时分,书房里面还亮着灯,萧月笙直接推开了虚掩的房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萧月笙定睛一看,一个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中年男人抱着一个酒坛子歪倒在地上。虽然萧月笙第一次见,但他知道这就是穆耀光,曾经天厉国那位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后来被天下人耻笑的叛将,如今,也不过就是东阳国一个徒有虚名毫无实权的闲王。

    萧月笙觉得穆耀光也是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典范了,如今他喝得烂醉如泥,连东方明玉都懒得管他死活,这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

    萧月笙走到了穆耀光身旁,穆耀光毫无所觉。萧月笙把穆耀光怀中紧紧抱着的那个酒坛子扔到一边去,然后提着穆耀光出门,去了隔壁的空房间,因为书房里面酒气实在是太熏人了。

    萧月笙把穆耀光扔在地上,穆耀光嘟囔了一句什么,萧月笙也没有听清楚,而穆耀光并没有真的醒过来,为了让穆耀光接下来继续安静下去,不要发出任何声音,萧月笙还给他喂了一颗强效的迷药。

    然后,萧月笙解开穆耀光的衣服,拿出一把刀,对准穆耀光的心口,毫不犹豫地刺了下去……

    没过多久,萧月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大阳城的穆王府。至于穆耀光的伤口,萧月笙已经给处理过了,至少到明天早上他被人发现之前绝对死不了。

    萧月笙没有立即进宫去找东方紫煜,大半夜的也没有去找客栈休息,而是去了城外的一个破庙。

    破庙里面四处漏风,空无一人,萧月笙很淡定地盘膝坐在地上,正在准备制作血踪蛊要用的东西,还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他需要明日去大阳城中找来。

    萧月笙盖上了面前那个装着穆耀光心头血的小坛子,抬头看了一眼,月光透出破败的房顶漏了进来,打在了萧月笙那张鬼面具上,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小弟妹,你可一定要想办法服下血踪蛊解药的解药啊!”

    与此同时,身在东阳国四方城外云山无名山庄之中的穆妍突然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有人进了穆妍的房间,是个高手!穆妍静静地躺在那里,手指轻轻抚动了一下左手手腕上面戴着的玉镯,这是她这几天自己做的,萧星寒的师父并不知道。

    来人靠近了床边,掀开床幔的同时,穆妍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平稳,看起来像是睡熟了。

    “穆妍,我来救你了。”

    轻轻的,并不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穆妍在电光火石之间想了很多,却一时没有想明白为何晋连城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但穆妍很清楚的一点是,晋连城绝对不是隔壁萧星寒那位师父的对手,而看守穆妍的老妪武功也很高强,并且日夜都守在门口不会离开,晋连城想要不惊动她进来大抵是不可能的。

    所以,穆妍得到的结论是,要么晋连城跟那些人是一伙的,要么,是萧星寒的师父故意放晋连城进来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