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41.既不要脸又不要命

时间:2018-06-22作者:三木游游

    萧星寒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左手拿着一根看起来不起眼的短笛,右手拿着一把吹毛断发的小刀,正在比划着。

    “嗯,把这破笛子砍了吧。”萧星寒走过来,伸手抱住了穆妍。

    “那怎么行?”穆妍放下手中的刀和短笛,看向了萧星寒,微微一笑说,“你出来了?怎么样?还顺利吗?”

    萧星寒微笑点头:“当然。”他修炼的速度之快让齐郢都连呼不可能,不过总归还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积累。

    穆妍伸手捏了一下萧星寒的脸颊,唇角微勾:“萧寒寒你现在很得意哦。”

    “嗯,有你在身边,我当然很得意。”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穆妍表示,她家男人终于也会主动地说一点甜言蜜语了,难得难得,可喜可贺!

    “这是晋连城送我的幻音魔笛。”穆妍看了一眼那根短笛,“不过我没看出来里面有什么玄妙之处。我试了,吹普通的曲子根本与普通的笛子无异,并且音色还很低沉,听起来并不好听。”

    “嗯,收着吧,慢慢看。”萧星寒说。

    “萧寒寒你很大方嘛!刚刚不还说让我把这破笛子砍了?”穆妍笑了。

    “不,我希望把晋连城的宝贝抢光,然后把他砍了。”萧星寒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穆妍眨了眨眼睛:“萧寒寒你好坏哦!”

    “嗯?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好好沟通一下。”萧星寒说着,俯身把穆妍打横抱了起来,朝着隔间的卧室大步走去。

    萧月笙手中拿着一个东西过来找萧星寒,走到房间门口,正准备推开房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他脸色微微红了一下,猛然转身快步离开了。

    “月师兄?月师兄!”

    齐玉婵叫了萧月笙好几声,萧月笙才终于回神,发现齐玉婵就站在他面前,白嫩的小手还对着他挥舞了一下,小脸上面满是疑惑:“月师兄想什么呢?”

    萧月笙的眼神不受控制地落到了齐玉婵的樱唇上面,好粉嫩好漂亮,亲起来肯定很软很甜,突然感觉身上有点热……

    “月师兄?你怎么了?”齐玉婵感觉萧月笙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啊?哦!我没事!没事啊!”萧月笙猛然回神,甩了甩头,一阵风似的不见了人影,他怕他再盯着齐玉婵看,会忍不住做出无礼的行为,他表示他被他家弟弟弟妹给刺激到了……

    “月师兄真的好奇怪啊!”齐玉婵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继续往前走,“我还是去找慕寒姐姐玩儿吧!”

    齐玉婵进了萧星寒和穆妍的院子,走到房间门口,抬手敲了一下门:“慕寒姐姐,是我呀!”

    没有人应,但房间里面有声音传出来,齐玉婵秀眉微蹙,凑近门边听了一下,小脸有些迷茫,下一刻,猛然瞪大眼睛,脸色爆红,转身跑走了。

    傍晚时分,穆妍再见到齐玉婵的时候就发现她神色有些不自然。穆妍伸手摸了一下齐玉婵的额头:“小玉,你的脸怎么红了,发烧了?”

    “没有没有!”齐玉婵连忙摇头。

    “那是怎么了?是不是萧月儿又欺负你了?”穆妍压低声音,看着齐玉婵笑得意味深长。

    “不是不是!”齐玉婵赶紧摆手,“月师兄没有欺负我!”

    “好吧,如果他欺负你了记得打他,他不敢还手的。”穆妍对齐玉婵说。

    “嗯,我记住了。”齐玉婵认真地点头。

    吃过饭之后,萧月笙说他今日很累要去休息了,萧星寒对穆妍说他要去练功了,兄弟俩同时不见了人影。

    穆妍也没有多想,在齐玉婵走了之后,穆妍一个人去了书房,继续研究那根幻音魔笛。

    萧月笙并没有去休息,萧星寒也没有去修炼,兄弟俩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萧王府,朝着城外而去。而被萧星寒请来的齐郢就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后面。

    耒阳城外十里的望月山,萧星寒和穆妍都去过,曾经穆妍带着拓跋严一起在望月山顶等萧星寒归来,萧星寒也曾在望月山顶等穆妍,这是对他们夫妻俩来说很有意义的地方。晋连城约穆妍单独见面已经让萧星寒很不爽了,结果还约在望月山顶,萧星寒就更加不爽了。

    望月山顶寒风呼啸,前些日子下的大雪,积雪都还没化,冷风吹起了雪花,打在人脸上,冰冰凉凉的。没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只有诡异的风声萦绕在耳边,听起来越发寂寥。

    晋连城静静地盘膝坐在望月山顶的一块大石上面,他穿着一身单衣,不是模仿萧星寒的墨衣,而是曾经专属于晋妖孽的一身红衣,在幽暗的夜色和皑皑的白雪映衬之下,显得诡异至极。

    晋连城身旁放着一壶酒和两个酒杯,他倒了两杯酒,自己拿起一杯,在另外一杯上面碰了一下,没有喝,就拿在手中,神色怅惘地说:“穆妍,如果早知道我会爱你至此,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我就会握住你的手,让你来我身边……”

    晋连城话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静静地看着面前不远处幽暗的悬崖,任由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晋连城不知坐了多久,他不觉得冷,也不想离开,即便他知道穆妍不会来,但他还是想在这里等,一直等下去……

    子时将至,晋连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来到了唇边,手却突然一顿,因为他听到了脚步声!

    晋连城神色一喜,放下手中的酒杯,猛然转头叫了一声:“穆妍!是你吗?”

    脚步声还在靠近,但晋连城没有看到人,也没有人回答他。他扔掉手中的酒杯,从大石上面站了起来,飞身落在了地面上。

    寒风迎面吹来,让晋连城稍稍清醒了一些,他心里希望来的人是穆妍,但他知道,很可能不是。想到这里,晋连城的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剑鞘上面。

    很快,脚步声的主人出现在晋连城的视线之中,高大颀长的身形,墨色外袍,银色面具,晋连城眼底的那团光芒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寒意!

    “萧,星,寒!”晋连城一字一句地念出了萧星寒的名字。

    “你果然在这里!”是萧星寒的声音。

    “哼!怎么?背着穆妍自己一个人来,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我吗?”晋连城冷声问。

    “是她让我来的。”萧星寒的声音让晋连城的心一下子沉了半截,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因为他笃定这绝对不是穆妍的主意。

    不过晋连城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出现在他面前的“萧星寒”并不是真正的萧星寒,而是萧星寒的兄长兼替身萧月笙假扮的。来之前萧月笙就很严肃地对萧星寒说过,萧星寒可以去,但为了萧星寒的安全,让他躲起来不要现身。

    “少废话!”晋连城拔剑飞身而起,朝着萧月笙攻了过去。

    萧月笙拔剑,站在原地没有动。晋连城靠近萧月笙,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而就一眨眼的功夫,萧月笙从原地消失了人影,两道金光闪过,晋连城胸口被重重地击打了一下,踉跄着后退,一口血吐了出来!

    齐郢!晋连城意识到“萧星寒”不是一个人来的,武功绝顶的齐郢竟然也在!晋连城心中一惊,猛然转身就要逃走,而齐郢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面色冷凝,挥舞着金锏再次朝着晋连城打了过来。

    萧月笙暂时没有动手,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而晋连城硬着头皮和齐郢对战,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齐郢的对手,可他想走又走不了,只能打。

    晋连城的武功比起曾经的晋妖孽时期提升了很多,在萧月笙看来,单轮武功的话,晋连城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他,甚至直逼萧星寒武功废掉之前的功力,比现在的萧星寒自然要强很多倍。怪不得晋连城在见到“萧星寒”的时候,并没有逃走,而是选择杀了过去,因为他现在有自信可以对付萧星寒了。

    可惜,晋连城自以为是萧星寒背着穆妍一个人过来找他的麻烦,但事实上萧星寒根本不是一个人来的。萧星寒并不认为跟晋连城这样的贱人交手还需要讲什么江湖道义,他知道自己现在功力不足,不适合亲自动手,所以直接请了萧王府里面最厉害的大杀器齐郢出山。

    即便晋连城一开始大意受了点内伤,之后也越发被动,但齐郢想要很快打倒他也不太可能。客观来说,晋连城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年轻一辈之中最顶尖的了。而他历经过生死之后,曾经的浮躁和冲动都褪去了,成熟了许多。

    萧月笙在观战,转头就看到旁边大石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他默默地伸手拿起来,摔在了地上。萧月笙知道,这两个酒杯其中一个肯定是晋连城专门为穆妍准备的,即便他知道穆妍不会来。

    而萧月笙在摔酒杯的时候,晋连城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下一刻,悬崖下方突然冲上来一道黑影,挥剑朝着站在大石边上的萧月笙杀了过去!

    萧月笙神色微变,快速后退,晋连城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

    晋连城希望穆妍来,但他知道,就算穆妍来了,也不会一个人来,而最后的结果是穆妍没来,晋连城最不想看到的人来了。而晋连城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对此有所防备,所以他的傀儡师父杜午,就一直藏在悬崖下方,等着他的召唤!

    晋连城知道齐郢很厉害,也知道自己今夜恐怕很难脱身,但逃走这件事总归没有那么难,大不了受点伤而已。

    而晋连城单独跟齐郢打了那么久,主要目的有两个,第一,确定“萧星寒”是否还带了其他高手过来,第二,确定自己心中的某个猜测是否属实。

    第一点,晋连城现在已经基本确定了,没有其他人,除了齐郢之外就只有“萧星寒”一个人。

    而晋连城的第二个目的,他心中的那个猜测,也和萧星寒息息相关。

    晋连城没有忘记,当初在北漠国神医门碰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是去神医门寻找一本武功秘籍。当时晋连城觉得很奇怪,穆妍假扮覃星,声称是为了给覃樾找的,但晋连城并不相信。

    晋连城那个时候以为跟在穆妍身边的独孤傲就是萧星寒,事后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意识到那个并不是真正的萧星寒。而晋连城觉得最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为何萧星寒没有跟穆妍一起去,反而让穆妍一个人千里迢迢去冒险?这很不正常!

    后来,晋连城再次见到穆妍的时候,是在北漠国繁星城,他知道穆妍身边的那个男子就是萧星寒,确认过眼神,除了萧星寒,没有人会那样看他。但晋连城那个时候觉得更奇怪了,因为他总觉得萧星寒的气息似乎弱了很多,而萧星寒也的确自始至终没有动过手。

    再后来,便是最近了。

    厉啸天声称萧星寒谋反,厉氏皇族和萧王府已经不可能重修于好,最终必然是你死我活的局面。可萧王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选择了防守,最后如果不是叶重华对厉啸天建议用火攻的话,晋连城怀疑萧王府还会一直闭门不动,而萧星寒会继续藏身在里面不出来。最终萧王府动了,可出面的竟然是穆妍,萧星寒到现在为止连宫里的早朝都没去过。

    再加上刚刚,晋连城觉得“萧星寒”如果功力正常的话,肯定会亲自跟他交手的,不会选择避让,直接让齐郢出面。固然齐郢更厉害,但这说白了是晋连城和萧星寒之间的恩怨,在晋连城看来,以萧星寒的性格,他应该选择自己上,而不是在旁边观战。

    综合以上这些,让晋连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萧星寒很可能是练功出了问题,未必功力尽失,但至少是折损颇重,实力大不如前!

    这会儿晋连城召唤他的傀儡师父杜午现身,给杜午的指令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萧星寒”!

    虽然晋连城正被齐郢压制着,但他心中突然涌出一丝兴奋,他无比期待杜午可以得手,只要能够把“萧星寒”弄死,晋连城觉得自己今夜赚大了!

    萧月笙后退了几步之后,拔剑迎上了杜午的攻击。杜午眼神呆滞,用的是不要命的打法,摆明了要让萧月笙死。而对蛊术有所了解的萧月笙很快就意识到,杜午已经被晋连城控制了。

    穆妍跟萧月笙说过,当时在北漠国繁星城,晋连城当着连烬的面对杜午下了杀手,想求得连烬的原谅,与连烬重修于好。

    如今事实摆在面前,晋连城当初就是故意做戏给连烬看的,他根本没有真的杀了杜午,反而暗中把杜午救活,又让杜午变成了他的傀儡,这样他得到的利益才是最大的!

    萧月笙觉得晋连城这个人真的让他恶心!连烬那么好的弟弟,晋连城不知道珍惜,曾经屡次辜负连烬,伤害连烬颇深,到现在还在算计连烬。对晋连城来说,自始至终他最爱的人只有他自己,他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他何曾真的在意过连烬的心情?

    杜午最厉害的是毒术,武功也很强,但并不比萧月笙高,而巧合的是,萧月笙最厉害的,其实也是毒术。

    这两个人对上,杜午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他一副不要命的样子,萧月笙也丝毫没有客气,招招都是致命的打法。

    一直关注着萧月笙的晋连城很快就面沉如水了,他觉得不对!他的猜测和推断明明没有什么问题,萧星寒如今应该很弱才是,可他看到的事实显然并不是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晋连城恍神的功夫,齐郢的金锏狠狠地打了一下他的左臂,他身子一晃,感觉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跟高手过招最忌讳的就是走神,晋连城的功力本就不如齐郢,还分心去看萧月笙那边的战况,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

    晋连城知道自己失算了,他想要继续缠着齐郢,让杜午杀掉“萧星寒”的这个计策已经不可行了。他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很快就挡不住齐郢的攻击了,而杜午想要杀掉“萧星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晋连城虚晃一招,转身就要逃走,齐郢自然不会让他就这么走了,两人打着打着,几招之后,就到了悬崖边上。在这过程中,晋连城身上又挨了齐郢几下重击,已经脸色煞白吐血不止了。

    晋连城召唤杜午过来帮他,可杜午被萧月笙缠着,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脱身。晋连城咬牙,再次被齐郢的金锏击中心口的时候,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而他吐着血纵身一跃,跳下了悬崖。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晋连城看到一道银光朝着他以极快的速度射了过来,他面色惊恐,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在空中侧了一下身子!下一刻,惨叫声划破夜空,因为晋连城虽然避开了要害,但那个闪烁着寒光的弯刀直接生生地削掉了他的左臂!

    齐郢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晋连城极速坠落了下去,很快消失在一片幽暗的迷雾之中。

    而齐郢转身,面无表情地挥舞着金锏,加入了萧月笙和杜午的战局。

    没过多久,齐郢的金锏直接敲碎了杜午的头骨,杜午瞬间毙命,死状凄惨。

    “齐爷爷太厉害了!”萧月笙真心实意地感叹了一句。

    “你还年轻,假以时日功力不在老夫之下。”齐郢看着萧月笙说。

    “多谢齐爷爷的鼓励,我会努力的。”萧月笙说,话落转头就看到萧星寒走了过来。

    “星儿,要不要去下面看看?”萧月笙问萧星寒。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萧月笙叫了几个剑龙卫出来,让他们想办法到悬崖下方去探探,看看晋连城死了没有。望月山很高,再厉害的高手也不敢直接跳下去,因为轻功没有那么万能。

    “晋连城并不是个简单货色。”萧月笙看着悬崖下方,神色严肃地说,“他今夜在这里矫情地犯贱,等着根本不会来赴约的小弟妹,却还让杜午埋伏在崖下,进可攻退可守。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齐爷爷的对手,却没有召唤杜午出来帮他,是想确定我们有没有带其他人来,确定了之后才让杜午对我出手。星儿,你许久没有和他交手,并且之前一直在萧王府里面躲着,晋连城会不会已经猜到你练功出问题了?如果这样的话,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杜午是可以杀掉你的。果然处处是算计!”

    萧月笙最后那句话相当不齿。他觉得晋连城这个人真的很可悲,他口口声声说在乎连烬这个弟弟,可对连烬各种欺骗算计;他摆出一副对穆妍痴情不悔的模样,可即便在这样一个夜晚,他在这里独酌,感慨他和穆妍的过往的时候,他都算计好了穆妍来或者不来的各种情况,为自己准备好了退路。

    而当晋连城今夜看到“萧星寒”的第一眼,他已经开始算计如何杀掉萧星寒了。他根本不在意穆妍会不会恨他,他现在想的更多的不是怎样让穆妍爱上他,而是怎么把穆妍和萧星寒分开,最好是让他们阴阳两隔,说白了,就是他得不到的,萧星寒也别想要!

    客观来说,萧月笙认为如今的晋连城不能轻视,因为他的心智和武功都已经成长到了和曾经的萧星寒比肩的地步。可惜,晋连城心术不正,太过自私,行事不择手段,他是跟从前不一样了,曾经那个因为养尊处优而行事冲动不计后果的晋妖孽,经历过深重的苦难之后,学会了冷静,学会了理智,但他骨子里的自私和疯狂比起过去更甚!

    萧月笙相信,只要晋连城不死,他就不会放弃纠缠穆妍,只会更加不择手段!

    三人在悬崖上面等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下去的剑龙卫才顺着绳子攀了上来。

    “主子,属下把可能的地方都找遍了,没有发现晋连城的尸体,只在崖下找到了这条手臂。”一个剑龙卫垂首恭敬地说。

    萧月笙看着晋连城那条被萧星寒生生削掉的左臂微微皱眉:“这么说,他还有帮手?否则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逃走。”

    “走吧。”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转身。今夜他来这一趟,虽然晋连城很可能还没死,不过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晋连城的傀儡师父杜午已经死了,晋连城受了重伤,失去了左臂,变成了一个残废。客观来说,这一场,还是萧星寒赢了。

    萧月笙看着剑龙卫手中的断臂说:“把这个扔去喂狗!”

    “是,大公子。”剑龙卫恭敬地应了。

    萧星寒回到萧王府的时候,穆妍还没睡,依旧在书房里面研究那根幻音魔笛。

    “你出去了?”萧星寒走近穆妍,穆妍没有抬头问了一句,她闻到萧月笙身上有一丝血腥味。

    “嗯。”萧星寒点头,伸手抱住了穆妍。

    “晋连城没死吧?”穆妍抬头看了萧星寒一眼。她不用问就猜到萧星寒大半夜去了哪里,不过看萧星寒的样子,她觉得晋连城应该还没死,逃走了。

    “嗯。”萧星寒再次点头。

    “我不是很意外。”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晋连城这个人,既不要脸又不要命,疯子一个。曾经是表面疯,如今表面看起来越来越正常,骨子里却越来越疯狂。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比我们厉害得多。我们不会变成他那样的人,他也不会改邪归正,所以我们永远不是一路人。”

    ------题外话------

    《刁妻恶夫之娘子有毒》——纯洁的妖精

    前世,她是梁朝的公主。因错嫁狼夫,误信堂姐,家破国灭,痛失双亲。在沉入明月湖的那一刻,她执念若有来生,她誓要让那对奸夫淫妇千刀万剐,生不如死!

    魂附猎户之女,失去所有记忆,成了小小知府家身份尴尬大公子的妻。

    外人说她,面相凶悍,天生一副克夫相。

    外人道他,貌比西施,天生一副薄命相。

    她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人美心毒!”

    男人丝毫不让:“面丑心善,天生一对!”

    她牙根微咬:“说谁丑呢?”

    “夸你呢!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相信我,你就是我的万里挑一!”

    “所以,这就是你死也不肯给我休书的原因?”

    “不,休妻再娶太麻烦,而且还要多给一份聘礼,多不划算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