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40.感动自己,恶心别人

时间:2018-06-22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夫人,这是不知何人放在门口的。”一个剑龙卫捧着一个盒子过来找穆妍。

    “放下吧。”穆妍正在看手中的奏折,闻言没有抬头,直接开口淡淡地说。

    剑龙卫把盒子放下就离开了,穆妍批阅完了一叠奏折之后才抬起头来,放下了手中的笔。萧星寒在闭关,穆妍不想麻烦别人,送到萧王府的奏折只能她自己来处理了。她从某种程度上算是体会了一下一国之君这个“职业”,目前感觉很新鲜。

    穆妍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转头看到了桌上放着的那个盒子。她走到桌边,拿出了一块帕子,用帕子包着手,伸手一捏,把盒子上面的小锁给捏断了,打开了盒子。

    穆妍很谨慎,为了防止有人用毒,她打开盒子之后,依旧用帕子包着手,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张纸,除了这张纸以外,盒子里面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纸不大,上面只有两行字,明显是某个人用不常用的那只手写的,字迹看起来有些生硬。而这封信的确是写给穆妍的,说有一桩交易要和穆妍做,邀请穆妍今夜子时在望月山顶相见,让穆妍一个人去。

    穆妍神色莫名地放下了那张纸,跟她做交易?她第一想法是萧星寒的那个师父终于出现了,不过很快就打消了那个念头,因为这不是那个老不死的行事风格。这封信给穆妍的感觉,像是穆妍认识的某个人送来的,只是到底是谁,她无法确定。

    穆妍随手把那张纸放在桌上就出门去了。至于晚上要不要去赴约,她需要再考虑一下,就算真的要去,她也不会一个人去的。萧星寒不方便,她可以让萧月笙或者独孤傲陪她,甚至是请齐郢出马,到时候不管遇到谁,都不用太担心。

    萧王府后院演武场,萧月笙正在教齐玉婵学轻功。要领口诀萧月笙已经告诉齐玉婵了,齐玉婵也记下了,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萧月笙怕齐玉婵摔了,还不肯让她练,注意事项讲个没完没了。

    “月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肯定学不会?”齐玉婵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看着萧月笙说。

    “当然不是了,更多的准备是为了更好的练习。”萧月笙微微一笑说。

    齐玉婵往萧月笙背后看了一眼,神色一喜,欢快地跑了过去:“慕寒姐姐!”

    萧月笙转头就看到齐玉婵像个小蝴蝶一样扑进了穆妍的怀中。萧月笙心中那个酸啊,恨不得取代穆妍,让齐玉婵投入他宽阔温暖的怀抱……

    “轻功学得怎么样了?”穆妍轻抚了一下齐玉婵的头发笑着问。

    “月师兄实在是太谨慎了,都不让我试一下,一直在讲话,他肯定是怕我摔了,但我不怕摔的!”齐玉婵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一笑:“小玉,不怕摔当然很厉害,不过如果你摔下来的时候,头朝下摔破了脸,就会变丑了。而且你身体没有那么强壮,摔断了胳膊摔折了腿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再谨慎也不为过。虽然说府里有神医,不管怎么样都能给你治好,但你真的想体验一下吗?”

    “啊?那么严重吗?”齐玉婵一副怕怕的表情。

    “要不就不学了?”穆妍笑着问齐玉婵。

    “那当然不行了!我说要学就一定要学的!”齐玉婵握着小拳头眼神坚定地说,话落转头看向了萧月笙,“月师兄,你是对的,我一定会跟你好好学的。”

    萧月笙故作深沉地点头:“嗯,如此甚好。”他发现什么事情到了穆妍那里,总是会变得很顺利。明明齐玉婵对萧月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只是出于礼貌没有表现出来,但现在穆妍说了两句话,齐玉婵直接开始肯定萧月笙的行为了,接下来肯定会很听萧月笙的话。

    “改日再学,你不是想跟我去医馆帮忙吗?今天我们就去吧。”穆妍对齐玉婵说。上次穆妍去萧家医馆坐诊回来,齐玉婵过来找她,说让穆妍下次再去的时候一定要叫上她,她很想去帮忙。

    正好今日的奏折已经批阅完了,穆妍打算出去走走,顺便带齐玉婵出去透透气,毕竟齐玉婵来到萧王府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去过。趁着这个机会,穆妍也想亲眼看看耒阳城里的情况。

    “好呀好呀!”齐玉婵高兴地点头。

    “小弟妹,我也可以去帮忙,要不我去坐诊,你们都歇着?”萧月笙赶紧开口说。说是萧家医馆,他这个萧家男人还没去过呢。

    “哥你留在府里帮忙招待齐爷爷和齐伯父吧。”穆妍对着萧月笙眨了眨眼睛。

    萧月笙瞬间会意,要娶齐玉婵,齐郢和齐骜就是很难跨越的两座大山,而要讨好齐郢和齐骜,必须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如今萧星寒在闭关,穆妍要出门,正好萧月笙可以表现一下,不错不错。

    于是,很快,穆妍和齐玉婵就一起出门去了。萧王府在城郊,穆妍和齐玉婵出门骑马,朝着耒阳城大街而去了。

    齐玉婵会骑马,但马术非常一般,因为她以往骑马的机会太少了,出门都是坐马车,这样方便保护她。这会儿穆妍骑着马慢慢走,手中还牵着齐玉婵的马缰,因为齐玉婵显然有些搞不定穆妍给她安排的这匹高头大马。

    齐玉婵倒是很高兴的样子,兴致勃勃地看着沿途的风景,跟穆妍说着话:“慕寒姐姐,月师兄说伯母做的蜜汁鸡腿天下第一美味,是真的吗?”

    “当然。”穆妍唇角微勾,“以后你吃到就知道了。”

    “可是我爷爷和我爹爹应该过些天就会带我回家去了,伯母应该暂时不会回来吧?看来我是没有口福了。”齐玉婵有些遗憾地说。

    “放心,一定会有的。”穆妍意味深长地说。

    两人聊着天,慢慢地往前走,走到一个拐角,穆妍猛然转头,看向了身后的某个地方,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但她刚刚突然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慕寒姐姐,怎么了?”齐玉婵回头看了一眼,不解地问穆妍。

    “没什么,走吧。”穆妍摇头,收回了视线。只要萧星寒那个老变态师父没来,其他人来找麻烦,穆妍并不怎么担心。

    接下来那道视线消失了,让穆妍甚至怀疑之前是自己的错觉。两人走得很慢,走到耒阳城大街上的时候已经是半晌了。

    街上的百姓看到穆妍出现,呼呼啦啦跪了一地,高呼皇后千岁,把穆妍给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如今身份不同了。

    “不必多礼,萧家医馆今日开门,老规矩,本宫会坐诊一个时辰。”穆妍清冷的声音传入了很多人耳中,他们神色都有些惊愕,没想到穆妍当了皇后之后,竟然还要来医馆坐诊。

    一路往前走,依旧不断有人在下跪,穆妍没再管。而曾经的萧王妃,如今的皇后娘娘今日到医馆坐诊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耒阳城。

    “姐姐,他们会不会怕了你,所以不敢来了?”齐玉婵被穆妍半扶半抱着下了马,小声问穆妍。

    “我这个皇后伺候你下马的感觉有没有很爽?”穆妍轻笑了一声问道。

    齐玉婵小脸认真地回答:“那是相当有面子了!”

    “所以会有人来的。”穆妍微微一笑,打开医馆的门走了进去。耒阳城的百姓当然都很怕萧星寒,但并没有那么怕她,因为她在医馆坐诊很多次了,她自认为她的形象还是很温和善良的。对百姓来说,让皇后给看病,是一件极有面子,可以用来说一辈子的事情。

    穆妍选择性地忘记了她上次过来萧家医馆的时候,在门口举着一把美丽精致的伞杀死了很多人……所以百姓们对她是既怕又爱,毕竟她对普通的百姓是真的好,有些事做过了自然会留下痕迹。

    进了医馆之后,齐玉婵很新奇地到处看,问了穆妍好多问题。而病人很快就上门了,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病人一进门都先跪下磕头行大礼。

    “小玉,把这个贴到门口。”穆妍挥毫写了一张大字,递给了齐玉婵。

    “哎!”齐玉婵接过来看了一眼,就笑了起来。

    只见纸上写了两行字:“医馆不跪,跪者收万金。”

    齐玉婵把那张纸贴在了医馆外面最显眼的位置,很快有百姓围了过来,一开始有人小声地念,后来有胆子大的直接大声念了出来。

    “皇后娘娘这是体恤咱们呢!”

    “是啊!皇后娘娘真是医者仁心,她这是告诉我们,在医馆里面,她是大夫,没有尊卑之分!”

    “皇后娘娘真的是好人啊!爱民如子!”

    “是啊!”

    ……

    外面赞誉声一片,医馆里面暂时没有病人,齐玉婵对穆妍说:“慕寒姐姐你真的太善良了!”

    穆妍很淡定地说:“我只是不想一直说平身,太烦了。”

    齐玉婵笑了起来:“慕寒姐姐你真逗!”

    陆续有病人上门来,上次穆妍过来的时候看诊的那一家得了肺痨的男人,抱着他的孩子,挤过人群,本想进去,看到外面张贴的那张告示之后,就带着孩子在医馆门口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默默地走了。

    医馆对面的酒楼里,晋连城坐在二楼视野最佳的位置,手中把玩着一个酒杯,静静地看着医馆的方向。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穆妍的一片衣角。

    晋连城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抓住面前放着的一个盒子,放在了袖子里,起身下了酒楼。

    晋连城做了易容,如今的容貌平平无奇,穿着一身很低调的布衣,看起来就像是个木讷的书生。而他走到医馆外面,分开围观的人群,走到了医馆门口去。

    “这位小兄弟是要看病吗?快进去吧,正好轮到你了!”一个老头对晋连城说。

    这会儿上一个病人提着药正在往外走,晋连城微微垂眸,抬脚走了进去。

    “这位公子哪里不舒服?”齐玉婵接了以前拓跋严的活,开口先问了晋连城一句。

    晋连城伸手胡乱地比划了一下,齐玉婵愣了一下:“你是哑巴?”话落又问了一句,“那你会写字吗?”

    晋连城点头,齐玉婵指着穆妍面前的位置说:“好了,你快过去吧。”

    穆妍正在整理面前的纸笔,并没有抬头。

    晋连城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在穆妍对面坐下,齐玉婵往他面前放了一套文房四宝,然后就转身去药柜那边继续记药材的名称了,因为她说要当穆妍的助手,她可是很认真的。

    “什么病?”穆妍抬头,神色淡淡地看了晋连城一眼。

    晋连城垂眸,提笔写了两个字:“心病。”

    “无药可医。”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她已经闻到了晋连城身上有易容药物的味道,但她并没有感觉到敌意,这或许是个不想让人知道身份的病人,穆妍不是特别在意。

    晋连城提笔,继续写,这次写了四行字,字都不大,写完之后,他放下笔,从袖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了桌上,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穆妍微微皱眉,把晋连城写好的那张纸拿过来看了一眼,四行字的内容乍一看很奇怪,没有什么逻辑,而每行第一个字连在一起,是“好久不见”,每行最后一个字连在一起,是“吾心慕卿”?!

    “姐姐,那个哑公子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呢?”齐玉婵不解地问穆妍,“他写了什么呀?”

    齐玉婵要看,穆妍并没有阻止,神色平静地把那张纸递给了齐玉婵。

    齐玉婵拿在手中看了一会儿,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姐姐,这是藏头诗!还是藏尾诗!”

    “好久不见,吾心……”齐玉婵猛然捂住了嘴,瞪大眼睛看着穆妍,“姐姐,那人是谁啊?”这分明是专程来向穆妍表达爱意的!这简直刷新了齐玉婵的认知,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晋连城。”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看到那句“好久不见”的时候,她就知道刚刚那人是谁了。上次见面,是在北漠国神医门,晋连城也对穆妍说了这四个字。事实上除了晋连城之外,没有其他男人会纠缠穆妍。

    而穆妍原本不甚在意,现在想来,晋连城故意不开口说话,是为了避免露出破绽,这样他便有机会在穆妍发现他之前,写下他想说的话,然后离开。晋连城知道,如果他一开始就表明身份或者暴露身份的话,穆妍根本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齐玉婵神色很是诧异,因为晋连城爱慕穆妍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齐玉婵还是第一次听说。她原本还在想,她这么优秀的慕寒姐姐怎么会没有其他的爱慕者呢?她家师兄齐昀不算,齐昀不会做越矩的事情,齐玉婵总觉得会有些狂蜂浪蝶类型的男人,对穆妍痴心一片,即便穆妍成亲了也不肯放弃,然后跟萧星寒作对,不择手段都要抢走穆妍什么的……

    如果穆妍知道齐玉婵在想什么,一定会说齐玉婵狗血话本子看多了,不过齐玉婵还真就是那么想的。而齐玉婵今天亲眼看到了她想象中的那种“狂蜂浪蝶”,竟然就在耒阳城,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乔装打扮过来书信传情?齐玉婵觉得晋连城也是相当不走寻常路了。

    “那这是什么呀?”齐玉婵看着晋连城留下的那个盒子问。

    正好这个时候有新的病人进来,穆妍对齐玉婵说:“撕了吧。”然后把那个盒子推到一边,开始给新的病人看诊。

    而齐玉婵自以为穆妍看不到,小心翼翼地把晋连城写过的那张纸折起来藏在了自己袖子里,她暗暗地想着,这件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她得回去告诉一下月师兄,让月师兄告诉星寒姐夫,一定要提高警惕……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耒阳城里的人都知道萧家医馆的规矩,没有病人再进来。

    齐玉婵在收拾东西,穆妍打开了晋连城留下的那个盒子,看到盒子里面的短笛,神色莫名,伸手拿了起来。

    触手冰凉,而且比想象的要沉很多,而短笛下面有一张纸条,纸条上面的字迹让穆妍眼眸微眯,因为她今日一早见过一模一样的字迹,就是约她今夜子时去城外望月山顶做交易的那封信……

    而纸条上面只有两个字“幻音”。穆妍瞬间意识到,她手中所拿的,就是传说中的幻音魔笛。据说这根笛子在会用的人手中,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杀人于无形。

    穆妍第一次听说的时候,还是苍松老头提起的。苍松老头说,他这辈子的遗憾之一,就是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幻音魔笛,这也是神兵门百年之久的遗憾,因为神兵门的人都痴爱武器,幻音魔笛这种类型的武器,却是他们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其原理的。

    穆妍让萧星寒调查过幻音魔笛的线索,不过并没有什么收获。晋连城会知道幻音魔笛在冥楼,还是杜午无意中得知之后告诉他的。

    如今,传说中的幻音魔笛就这么轻易地到了穆妍的手中。如果是晋连城送的其他的礼物,穆妍肯定随手就扔了,但幻音魔笛不一样,这是穆妍想要的东西。

    “姐姐,你不会要留着这根笛子吧?”齐玉婵看了一眼穆妍手中的笛子,并没有看出任何特别之处来。

    “嗯。”穆妍微微一笑。

    “这是不是不太好呀?万一让姐夫知道了的话……”齐玉婵小脸有些纠结,觉得那个晋连城真是太讨厌了,明知道穆妍有丈夫了还来骚扰穆妍,真是不要脸!

    “没关系,你可以告诉他。”穆妍笑着说。因为这是幻音魔笛,所以穆妍才留着,不是因为这是晋连城送的东西。穆妍并不想矫情地通过把这东西扔了来表明她对萧星寒的爱,因为这根本不是一码事。

    “好吧,姐姐留着肯定是有用,不过我真的会告诉姐夫的!”齐玉婵小脸认真地说,“我不是要告状哦,姐夫肯定是理解姐姐的,我是想让姐夫知道,晋连城觊觎姐姐,让姐夫下次见到他,揍得他满地找牙!”

    “嗯,这个可以有。”穆妍笑着收起幻音魔笛,起身离开了医馆。

    出了门,穆妍把齐玉婵扶上了马,然后自己翻身上马,像来时一样,牵着齐玉婵的马缰,缓缓地离开了。

    穆妍走后,晋连城从一棵大树后面闪身出来,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心情还不错。

    一早穆妍收到的信是晋连城送的,但晋连城并没有真的想约穆妍在城外望月山顶单独见面。

    当然了,晋连城希望能有一次单独会面,但他觉得那不太可能,因为穆妍要么不去,就算去了,也绝对不会一个人去的,到时候晋连城非但没有好好跟穆妍说话的机会,还有可能脱不了身,因为现在穆妍身边的高手太厉害了,不管是齐郢还是齐骜,晋连城都应付不了,而就算只有穆妍自己,晋连城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所以,晋连城一早送去的那封信其实是障眼法,只是为了让穆妍放松警惕。在他约了今夜子时见面的情况下,穆妍在这之前再出门,就不会防备那么多。

    事实的确如此。穆妍果真出了门,还带着齐玉婵来了医馆,一直在暗中盯着穆妍的晋连城便用了那样一种方式来接近穆妍,并且成功地和穆妍进行了一场短暂的“对话”。穆妍没说什么,晋连城却如愿把他自己的心里话写了出来,并且还把他给穆妍精心准备的礼物送了出去,然后顺利脱身了。

    晋连城不认为穆妍看到他写的东西就会原谅他以往的所作所为,但他依旧要那样写,因为他想让穆妍明明白白地知道他的心意,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在默默地想着她念着她。

    晋连城不在意穆妍已经嫁人了,他从未想过要放弃,也从未想过要一辈子默默地守护穆妍。他想跟穆妍在一起,他想让穆妍成为他的妻子,和他朝夕相对。

    晋连城只是现在还没想到怎么把穆妍从萧星寒手里抢过来而已,等他想到了办法,他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穆妍从萧星寒身边抢过来!

    幻音魔笛是晋连城送给穆妍的礼物,他相信穆妍会喜欢的……

    穆妍和齐玉婵回到萧王府之后,穆妍就去了书房,因为她对幻音魔笛很有兴趣,想要好好研究一下。

    而齐玉婵拿着晋连城写的那张纸去找萧月笙了,萧月笙一听齐玉婵说有人光天化日之下试图勾搭他家小弟妹那还了得,当即就去找萧星寒了。

    萧星寒正好暂时出关,正要去找穆妍,先见到了萧月笙,以及晋连城写给穆妍的东西……

    “星儿弟弟,你说怎么办吧?晋连城对小弟妹还真是痴心不悔呢!竟然还送了小弟妹幻音魔笛!当然了,幻音魔笛咱们是要的,但是那个贱人,我见到他肯定撕了他!”萧月笙冷哼了一声说。在萧月笙看来,任何想要破坏他家弟弟弟妹的男人女人都是天字第一号贱人!不知道别人成亲了吗?不知道别人两情相悦过得很好吗?说什么真爱,非要破坏别人的幸福,说白了就是自私又无耻!

    萧星寒没有说话,伸手从桌上拿起了另外一张纸,上面是晋连城一早送来的那封信,约穆妍今夜子时在城外望月山顶见面。

    萧月笙看了一眼说:“这封信没用了,晋连城那个贱人已经如愿见到了小弟妹!”

    “不,还有用。”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今夜他会去的,我要送他一样礼物。”

    “他明知小弟妹不会去,他为什么还要去?”萧月笙有些不解。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冷冷地说:“像他那样矫情的贱人,一定会在深夜子时,坐在望月山顶吹着冷风,等着一个根本不会去的姑娘,心里想着自己是天下最痴情的男人,感动自己,恶心别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