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34.一锅汤

时间:2018-06-13作者:三木游游

    前两日落了雪,地上的积雪还没化。

    齐郢和齐骜被齐玉婵拉过来的时候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要做什么。话说齐郢本来在研究穆妍昨日画的一个冰雕设计图,觉得十分精妙,而齐骜本来在给家里写信,准备让齐昀回去一趟。他们倒是不必担心厉啸天会派人去找碧血山庄的麻烦,因为碧血山庄是有守护阵法的,阵法开启之后,外人根本进不去。

    萧月笙本来想跑,但又觉得跑了更尴尬,毕竟是他自己说出口的话,齐玉婵还当真了,他如果说得出做不到的话,在齐玉婵心里的形象岂不是更崩塌?这样不好不好。

    于是,萧月笙眼睁睁地看着萧星寒去房间里面搬了一把椅子出来放在廊下,给穆妍坐,然后其他人都神情玩味地看着他,没多久之后,齐玉婵果真把齐郢和齐骜都给带过来了……

    “月笙,你们这是要做什么?”齐郢看着站在院中的萧月笙问。他对萧月笙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因为齐玉婵并没有在他面前告状,而穆妍在齐郢和齐骜面前说了许多萧月笙的好话,没有夸大其词,齐郢觉得萧月笙实力不凡性格也特别好,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萧月笙讪笑了一声:“齐爷爷,我们闹着玩儿呢!”

    齐郢呵呵一笑:“是吗?婵儿说有好戏看,老夫也来凑凑热闹。”

    萧月笙神色很是尴尬,在想表演一下倒立行走之后,这群人以后肯定会嘲笑他一辈子,想想就心酸,可是说出做不到的话,小胖丫头肯定更不喜欢他了。

    萧月笙纠结又哀怨地看了穆妍一眼,都是穆妍给他挖坑,他现在好想揍穆妍,可是不敢又舍不得。

    穆妍对着萧月笙眨了眨眼睛,萧月笙一脸迷茫地看着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穆妍突然飞身而起,身形旋转一百八十度,拔剑朝着萧月笙攻了过来!

    萧月笙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拔剑飞身而起的同时,旋转身体,倒着迎上了穆妍的攻击。

    本来应该萧月笙倒立走出去,现在变成了穆妍和萧月笙在空中倒着比剑,这样别开生面的比试所有人都还是第一次见,而这对于双方的轻功和身体平衡都有极高的要求,在倒立空中的时候如何让自己的剑法和力道不受影响,也是相当难的。

    “不错。”齐郢认真看着,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齐骜也点着头,还对齐玉婵解释了一下:“他们这样的比武是很难做到的,穆妍丫头很不错,萧家小子功夫底子很厉害。”

    齐玉婵眨了眨眼睛,觉得这样的比武看着真的很有趣啊,好厉害的样子,她家慕寒姐姐最厉害了,至于萧月儿……还是不想理他!

    最终比武结束的时候,并没有分出个胜负,穆妍攻,萧月笙退,一直退到了院外,身形一转,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穆妍站在院墙上面,看着萧月笙唇角微勾,无声地说:“哥,不用谢。”

    萧月笙一脸感激地看着穆妍,表示他家小弟妹实在是太机智了,虽然坑了他,但也为他解了围。原本应该是萧月笙自己来一场很滑稽的表演,在穆妍加入之后,变成了一场很特别的比试,而萧月笙也算是说到做到了,倒立着从院中出来了。

    “萧小子,你过来。”齐郢坐在院中对着萧月笙招手。

    萧月笙快步走了过去,恭声说:“齐爷爷有何指点?”

    “骜儿,你跟他练练。”齐郢看着齐骜说。

    齐骜微微点头:“好。”

    萧月笙瞬间有点紧张了,这什么情况?小胖丫头的爷爷让小胖丫头的爹爹跟他练练?这是要揍他还是要揍他?

    “怎么,不敢了?”齐郢看着萧月笙皱眉。

    萧月笙赶紧摇头:“当然不是,晚辈能够得到齐伯父的指点,求之不得。”

    “嗯,看你功夫还不错,老夫要教你弟弟,没空,你跟你伯父打一场,让他指点指点你。”齐郢微微点头,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心中一喜,转身,直接膝盖一弯就在齐骜面前跪下了:“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齐郢笑着摇头:“你这小子,谁让你拜师了?不过既然跪了,骜儿你就收下他吧!索性你也无事,最近多多练练他,老夫看他武功还有些不足之处。”

    “是,父亲。”齐骜点头。

    齐郢和齐骜走了,齐骜说让萧月笙下晌去后面演武场找他,齐玉婵也一起走了。

    萧月笙嘿嘿一笑,看着穆妍说:“小弟妹,你真是哥的贵人啊!”

    “萧月儿,你现在该叫我师叔了。”萧星寒看着萧月笙唇角微勾。

    萧月笙神色一僵,萧星寒拜了齐郢为师,萧月笙拜了齐骜为师,从师门辈分来讲,萧月笙和齐昀都该管萧星寒叫师叔……

    “星儿弟弟,别做梦。”萧月笙白了萧星寒一眼。

    “哥,我也是你师叔。”穆妍看着萧月笙笑,她现在也拜了齐郢为师,虽然不是学武功,不过辈分在。

    萧月笙轻咳了两声:“小弟妹,一家人,不讲那个,今天的事情哥谢谢你,哥有事要忙,先走了啊!”

    萧月笙话落就跑了,他没忘记先前穆妍跟他说的那些话,他现在需要好好想想,找机会跟齐玉婵真诚地道歉。

    “表哥,有事?”穆妍问苏霁。

    “嗯,有事找你。”苏霁微微点头。

    齐昀看苏霁和穆霖都要进穆妍的书房,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我先回去了。”

    “好。”穆妍没有回头应了一声,齐昀转身,快步离开了。

    穆霖看了一眼齐昀的背影,微微摇头,收回了视线。其实有些事情很明显,他这几日和齐昀住在一起,相处得不错,齐昀性格很温和,唯独穆霖每次无意间提起穆妍的时候,齐昀的神色总是有些不太对劲。

    后来齐昀主动告诉穆霖,说穆妍救过他的性命,穆霖心中了然,恐怕不止救命之恩那么简单,不过想来这也很正常,穆霖觉得他家小妹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会被很多人喜欢再正常不过了。

    在房间里落座之后,苏霁看着穆妍说:“小妍,我想离开了。”

    穆妍点头:“可以,这边暂时没有什么事情,表哥先走吧。”

    苏霁是真的上有老下有小,苏徵和萧心悦都不在这里,苏绮临走的时候刚刚生产,他难免有些放心不下。如今穆妍和萧星寒回来了,还拉了齐郢和齐骜这样的高手过来帮忙,并且还打算再拖厉啸天一段时间,暂时不动手,苏霁觉得他继续留在耒阳城并没有什么事情做,就想离开去跟家人团聚了。

    “小妹,我去送阿霁。”穆霖开口说。

    “看来大哥和表哥已经商量好了,我没有意见。”穆妍微微点头,“你们路上小心一点。”

    “那我们今日就走了,不必为我们践行。”苏霁对穆妍说。他和穆霖的确已经商量好了,穆霖本不打算走的,不过让苏霁一个人走他也不放心,就说要去送苏霁。

    苏霁和穆霖当天就一起离开了,下晌的时候萧月笙早早地去后院演武场等着齐骜过来,齐骜来了,身后还跟着齐玉婵。

    萧月笙眼睛一亮,又赶紧收回放在齐玉婵身上的目光,恭敬地对着齐骜下拜:“参见师父。”

    “这么客气做什么?”齐骜微微摇头,然后转头看着齐玉婵说,“婵儿你找个避风的地方待着,别冻着了。”

    “哎!”齐玉婵乖巧地点头,然后去不远处的一个亭子里面坐了下来,这亭子还是萧星寒为了穆妍专门让人建造的,说让穆妍在观看剑龙卫比试的时候可以坐在里面。

    “师父稍等片刻,徒儿去备些热茶点心过来给小师妹。”萧月笙恭敬地说。

    齐骜微微一笑:“也好,你有心了。”齐骜并没有多想,因为府里的人都很宠齐玉婵,相对来说,萧月笙这样的行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萧月笙很快就走了,不多时提了一个食盒回来,靠近亭子的时候就看到齐玉婵板起了小脸,对他一脸排斥的样子。

    萧月笙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要冷静。他嘴角噙着温和的笑意,走进了亭子里,然后把食盒打开,把里面的四碟看起来就很诱人的小点心放下,然后拿出了一壶冒着香甜热气的花果茶,食盒的最下面,竟然还有一盘金黄酥脆的炸鸡腿……

    齐玉婵小脸瞬间就有些纠结了,看了看诱人的茶点,收回视线,压低声音对萧月笙说:“萧月儿,因为爷爷在教慕寒姐姐,我不想打扰他们,才跟着爹爹一起来的,要不然我才不想见到你!”

    “嗯,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没关系,但茶水点心是无辜的,你可不要迁怒它们,它们凉了就不好吃了。还有这盘鸡腿,是最无辜的了,如果你因为看到我觉得不开心就不想吃鸡腿的话,那你不是真的爱吃鸡腿。”萧月笙看着齐玉婵一本正经地说。

    齐玉婵被萧月笙说得愣了一下,然后瞪了萧月笙一眼说:“你又胡说八道!”

    “真心话,小师妹快吃吧,不然一会儿就凉了,这些可是你慕寒姐姐亲手做的,你要不吃就真浪费了。”萧月笙话落就放下食盒转身出了亭子。

    如今府里没有厨子,萧月笙想给齐玉婵吃点好的,还要特别的,中午的时候就去求穆妍了,当时萧星寒差点揍他,但穆妍还是很给面子的,亲自下厨做了这些茶点,还有一盘鸡腿,一直放在火上温着,这会儿萧月笙终于找到机会送到齐玉婵面前了。

    齐玉婵一听萧月笙说这些竟然是她家慕寒姐姐亲手做的,当即眼睛一亮,再也不纠结了,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茶,闻着就是甜甜香香的味道,一口下去,感觉齿颊生香,胃里暖暖的,里面似乎有药材的成分,但完全不会觉得苦涩,是甜的,却很清爽,一点都不腻。

    齐玉婵又喝了两杯,然后开心地用帕子包着一只鸡腿吃了起来,感觉好吃极了。

    当齐玉婵吃了三个鸡腿,每样点心都吃了一半之后,才终于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演武场。

    齐骜和萧月笙已经战在了一起,萧月笙并不是齐骜的对手,但没有差太多,从他的年纪来说,他的武功已经十分了得了。

    两人只是切磋,齐氏的武功以力量见长,齐骜给了萧月笙一些压力,但萧月笙并没有慌乱,神情专注,即便不敌齐骜,也没有一丝狼狈,冷静又理智。

    齐玉婵看着萧月笙的样子,眨了眨眼睛。这个混蛋正经起来倒真的是道貌岸然啊!看起来是个高手呢!不过齐玉婵还是觉得萧月笙是个混蛋,因为他一见面就非礼她还威胁她,对她耍流氓,不可原谅!

    于是,齐玉婵继续吃着好吃的点心和鸡腿,喝着香甜的花果茶,看着齐骜和萧月笙打。最终齐骜逼得萧月笙后退了两步,战斗结束了,齐玉婵挥舞着小手来了一句:“爹爹打得好!”

    萧月笙默默地看着齐玉婵一眼,看到齐玉婵真的很高兴的样子,心中再次感觉凉凉的,这小胖丫头也是个小没良心的,吃着他求小弟妹做的好吃的,还等着看他挨打……

    “你的武功不错。”齐骜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表示能够得到未来岳父的夸赞,他是真的很不错。

    结果,下一刻,齐骜神色严肃地看着萧月笙说:“不过你的剑法太软了,力道不足,有些花架子,必须要避免!”

    齐家的武功最是实用,对力量精准的控制是其他功法都比不上的,速度看似没有那么快,实则是缓中有变,十分精妙。

    听到齐骜说他力量不足,萧月笙神色一正,一脸谦逊地说:“请师父指点。”

    齐骜开始有针对性地跟萧月笙讲他哪些地方可以改进,萧月笙很认真地听着,都忘了旁边亭子里的齐玉婵。

    齐玉婵自己一个人把萧月笙送来的茶点吃完了之后,心情也好了许多,看齐骜和萧月笙又开始打了,齐玉婵看不太懂,就自己一个人去旁边的树下玩儿,用树下的积雪堆了一头可爱的小鹿,还用自己的帕子系在了小鹿的脖子上,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看。”不知过了多久,齐玉婵完工之后正在欣赏,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齐玉婵没有回头,笑着说:“是吧?我也觉得很好看!”

    齐玉婵话落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刚刚听到的声音好像是萧月笙那个混蛋,她转身就看到萧月笙唇角含笑站在她身后,演武场上面不见了齐骜的影子。

    齐玉婵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我爹爹呢?”

    “师父有事先回去了,说让我看着你,不要在外面玩太久,早点回去,别冻着了。”萧月笙看着齐玉婵神色认真地说。

    “我才不用你看,走了!”齐玉婵话落就转身跑了。

    萧月笙默默地看着齐玉婵的背影远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小胖丫头这次竟然没有骂他,虽然说主要原因是她教养好,最狠的骂人之语仅仅是“混蛋”这种程度,但这次她真的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他了哎……

    萧月笙一拍脑门儿,想好了今天一定要道歉的,刚刚又忘了。他抬脚往前走去,路过齐玉婵堆的小鹿雪人,偏头看了一眼,脚步未停离开了,不过“小鹿”脖子上那块浅粉色的帕子不见了踪影……

    稍晚些时候,穆妍说大家一起聚一下,她来下厨,齐玉婵兴致勃勃地说她可以帮忙。于是,现在想帮忙但是被赶出来的萧月笙和本来想帮忙现在没去的萧星寒兄弟俩就默默地坐在厨房外面的小凳上面喝茶。

    “萧月儿,以后要讨姑娘欢心,自己做饭,不要找我媳妇儿。”萧星寒看着萧月笙说。

    “我找我小弟妹,我是她哥,你管得着吗你?”萧月笙白了萧星寒一眼,“再说了,你们俩天天甜甜蜜蜜的,就忍心看我孤家寡人吗?”

    “忍心。”萧星寒说,“你蠢没办法。”

    萧月笙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脸:“看在你是我宝贝弟弟的份儿上,哥哥舍不得打你,不过你想啊,等哥把那个小胖丫头娶了,到时候她就不会缠着小弟妹一起玩儿了。昨天晚上小胖丫头非要跟小弟妹一起睡,星儿弟弟你很不高兴又不能拦着,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去修炼一整夜,这种事情太不好了!放心,哥哥会帮你的!”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萧星寒看着萧月笙凉凉地问。

    “不用谢,自家兄弟。”萧月笙很“大方”地拍了拍萧星寒的肩膀。

    “哎呀慕寒姐姐,盐没有了!”

    听到厨房里面传出齐玉婵的声音,萧星寒一扭头发现萧月笙已经不见了人影。

    不多时,萧月笙风风火火地冲了回来,怀中抱着一袋盐,到了厨房门口还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然后微笑着进去了。

    “听说盐没了,我去买了一些回来。”萧月笙笑着说。

    “盐还有很多呀,你耳朵坏了吧?”齐玉婵指着旁边满满的一罐子盐,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默默地把他带回来的盐放在一边,然后看着齐玉婵说:“嗯,我耳朵坏了。”

    萧月笙话落就出去了,齐玉婵转头看了穆妍一眼,穆妍笑着说:“小玉,我赢了。”

    刚刚是穆妍主动提出要和齐玉婵打赌,赌齐玉婵说盐没了萧月笙会不会立即去买回来,齐玉婵说不会,穆妍却肯定地说会,事实证明穆妍是对的。

    而穆妍和齐玉婵打赌的赌注是,如果穆妍赢了,下次萧月笙跟齐玉婵说话的时候,让齐玉婵好好听着。

    “好嘛,谁知道那个混蛋心里想什么呢?”齐玉婵扁嘴,“不管了,我的汤应该好了,慕寒姐姐你帮我拿下来吧,我手上不得空。”

    “好。”穆妍走过去,掀开盖子,闻了一下香味,趁着齐玉婵不注意,伸手从旁边的盐罐子里面舀了超大一勺盐,一把丢进了锅里面,然后对齐玉婵说,“小玉,你还没放盐吧,我帮你放了。”

    齐玉婵愣了一下:“我放过盐了。”然后尝了一口,皱巴着小脸,很苦恼地看着穆妍说,“这种汤要清淡一点才好喝,盐放多了就不能喝了,现在都苦了。慕寒姐姐,来不及做新的了,我改天再给你做吧。”

    “没关系,是我的错,菜够了,我也做了汤。”穆妍笑着安慰齐玉婵,把那锅放多了盐的那锅汤先放在了一边没管。

    晚饭气氛很融洽,齐郢和齐骜对于萧家兄弟以及穆妍都十分欣赏,齐骜还主动提出要指点一下独孤傲的功夫,独孤傲当然是求之不得。而齐郢尝了穆妍做的菜之后,连连点头称好,齐玉婵说她要跟着穆妍学厨艺,齐郢和齐骜都笑着说他们以后有口福了。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饭后萧月笙主动留下帮忙收拾,穆妍招手让他过去,他颠颠儿地过去了。

    “哥,厨房里面还有一锅汤。”穆妍对萧月笙小声说。

    “啊?可我今天吃饱了。”萧月笙愣了一下。

    “是小玉做的,没端上来,我专门给你留的。”穆妍拍了拍萧月笙的肩膀。

    萧月笙眼睛一亮:“小弟妹,哥先走了啊!”

    萧月笙嗨嗨地跑到了空无一人的厨房里面,就看到案板上面放了一锅汤,打开之后还是温热的,香气袭来,萧月笙嘿嘿一笑,直接拿了个大勺,舀了一勺,喝了一大口。

    下一刻,萧月笙的脸微微有些扭曲,因为这口汤让他瞬间回想起了当初萧星寒和穆妍专门为他精心制作的那盘齁咸齁咸的鸡腿,很有异曲同工之妙……

    萧月笙看着面前的一锅汤,默默地搬了个小板凳过来,坐在厨房里,端着锅,拿着勺子,一口一口慢慢地喝,想着他自己喜欢的小胖丫头做的汤,哭着也要喝完……

    等萧月笙喝完一锅汤的时候,感觉舌头都没知觉了,他舒了一口气,转身,就对上了齐玉婵错愕的美眸:“萧月儿,你干嘛呢?”

    “我……”萧月笙一时哑口无言,愣了一下说了一句,“我错了……”

    “你错在哪儿了?”齐玉婵皱眉问。是穆妍说那锅汤忘了倒,让她过来处理一下,她才专门回来的,没想到撞见萧月笙把那锅咸得发苦的汤都给喝光了……

    “我不应该非礼你,不应该威胁你,都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萧月笙看着齐玉婵神色认真地说。

    “你不觉得咸吗?”齐玉婵看着萧月笙,并没有回答萧月笙的问题,而是皱眉问了一句。那锅汤她尝了一点点,都苦了,萧月笙为什么还要喝?

    “因为是你做的,所以我很喜欢。”萧月笙看着齐玉婵说。

    齐玉婵愣了一下。她最初会去学煲汤,是因为那时她傻傻地以为她喜欢叶重华,叶重华也喜欢她,她要让叶重华喝到她亲手做的汤。齐玉婵总是尝过之后觉得很好才会给叶重华送过去,叶重华每次都会喝,却没有夸过齐玉婵一次,而且喝一点就放下说够了,很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在齐骜问起叶重华是否愿意娶齐玉婵的时候,叶重华轻描淡写的一句他只是把齐玉婵当妹妹,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齐玉婵当时很生气,后来就当她的那些汤都喂狗了。而如今,她做过的最难喝的一锅汤,竟然有人喝光了还说很喜欢。

    齐玉婵当下只有一个感觉,萧月笙不是脑子有病的话,应该是真的喜欢她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