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32.谢谢齐爷爷

时间:2018-06-11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十一月初一,天厉国耒阳城,风雪交加。

    穆妍穿着一身红衣,孤身一人出现在耒阳城大街上,让人惊艳不已,更让人震惊万分。没有人不知道现下厉氏皇族和萧王府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所以穆妍一旦出现,厉啸天不可能放过她,可她还是来了,为了那身染肺痨病入膏肓的一家四口。

    在这一刻,所有见到穆妍的百姓神色都有些动容,他们相信,假如今日跪在萧家医馆门口的是他们,穆妍也会来的。

    穆妍开了医馆,挂着的是萧家医馆的牌子,因为她是萧星寒的徒弟,萧家医术的传人,而她经营医馆的方式很随性也很独特,什么时候想开门就开门,没有固定的时间,每次只开一个时辰,到时就关,说是收不收诊金看天气和她的心情,但她事实上迄今为止看诊过那么多病人,总共只收过两次诊金,并且还是富贵人家的病人。

    今日大雪纷飞,穆妍却说“天气好,不收诊金”,何其潇洒恣意!大夫与病人的关系往往是复杂的,治好了便有好名声,一次治不好有可能就砸了招牌,甚至可能因此丧了命,就连萧星寒当年因为不再行医都惹了天下人的众怒,得了活阎王之名。

    可穆妍把医患关系处理得很简单,一切都是她在做主,从来不被道德所绑架,因为她开医馆不是为了经营她的名声,也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实践她的医术,与此同时,让百姓受惠,百姓有什么理由要求她做更多呢?

    在此时,百姓都相信穆妍是善良的,是心中有大爱的。而跪在萧家医馆门口的一家四口,三个大人都已经泪流满面了,那个老头子不住地磕头,老泪纵横。

    穆妍把那把伞收起来,开了医馆的门,然后回身,从那个面容凄苦的妇人手中把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女孩抱了过去,转身进了医馆,清冷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进来吧。”

    男人扶起他的老父亲,又把他的媳妇拉起来。一家三口在冰冷的地上跪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互相搀扶着,抹着眼泪,进了面前的萧家医馆。

    很多百姓围在门口看,穆妍把她手中的伞放在身旁,把那个小女孩放在了医馆里面的软塌上面,从随身带的布包里面拿出了玄心金针,给她扎了几针。

    原本咳嗽不停的小女孩很快就停止了咳嗽,面色也平静了很多,小女孩的爷爷扑通一声又在地上跪了下来,对着穆妍连连磕头:“只要萧王妃能救活囡囡,老头子来世当牛做马也要报答萧王妃的恩情!”

    “起来吧,先坐下。”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百姓都在外面不错眼地看着,一个个瞪大眼睛,发现原本看起来已经快要没命的人,被穆妍扎几针之后,竟然看起来像是没事了一样!那个小女孩并没有昏过去,而是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穆妍,轻轻叫了一声:“神仙姐姐。”

    穆妍微微一笑,轻抚了一下她微凉的小脸说:“你会好起来的。”

    穆妍接下来又给三个大人分别施针之后,开始伏案为他们写药方。

    围观的百姓神色突然都变了,因为他们都听到了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转头就看到一群全副武装的金甲士兵气势汹汹地把萧家医馆给围了起来。

    百姓纷纷躲得远远的,心知这些是厉啸天的心腹,曾经萧星寒亲手训练出来的金龙卫,如今却被用来对付穆妍。而表面看来,穆妍真的是一个人来的,萧星寒没来,穆妍也没有护卫,让百姓忍不住为穆妍担心起来。

    “萧王妃快走吧,可千万不要为了我们害了你啊!”老头子转头看到金龙卫到了门口,脸色一白,一脸愧疚地说,“我们今天不该来的,不该来的……”

    “老人家,不必管他们。”穆妍微微一笑,仿佛没有看到外面的金龙卫,还出言安抚老人。

    穆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厉啸天给她设的一个局,不过这一家四口是无辜的,并且是真的有病,否则她也不会来。穆妍从不自诩良善,她做事向来讲求问心无愧,这家医馆是她开的,挂着萧家的牌子,虽然说她定下了规矩何时开门由她来决定,但这次是厉啸天冲着她来的,她如果不过来,导致这一家四口死在了萧家医馆门口,并不是她的错,但她心里会觉得有些不忍。

    所以,穆妍接到消息之后就来了,萧星寒没来是因为他现在不方便,而他要求萧月笙和穆霖在暗中跟着穆妍,保证穆妍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围了萧家医馆的金龙卫并没有立即进去,金龙卫的统领辛琮出现在医馆门口,身旁跟着齐郢和齐骜父子。

    在辛琮即将踏入萧家医馆的时候,穆妍抬头,神色淡淡地看着他说了一句:“要看病的话请在门口的位置坐一下。”

    辛琮眼眸微闪,高声说:“萧夫人,萧星寒谋反,你现在也是反贼之一,不过皇上有好生之德,准你为这一家四口看诊结束之后,再将你捉拿归案!”

    辛琮称呼穆妍为萧夫人,因为萧星寒在天厉国的王位已经被厉啸天下旨废掉了,虽然百姓还是习惯性地管穆妍叫萧王妃,但辛琮可不敢那么叫。

    “皇上真是龙恩浩荡,感天动地呢。”穆妍似笑非笑地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起身去旁边的药柜抓药。往日她来萧家医馆坐诊的时候,身边都会带着她的专属小药童拓跋严,拓跋严负责抓药,不过现在拓跋严不在耒阳城,穆妍就自己来了。

    看着穆妍不慌不乱地抓药包药,辛琮就站在医馆门口,也没有进去,压低声音对齐郢和齐骜说:“接下来还请两位帮忙拿下她,只要抓了她,两位不仅能够在皇上面前立下大功,齐小姐还可以安然无恙地归来。”

    齐郢看着穆妍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光芒,微微点头说:“好。”

    此时的场景颇有几分诡异,一群高手等着抓穆妍,穆妍就在那里该做什么做什么,神色平静而淡然,没有一丝狂妄,有的是无畏和从容。相对来说,厉啸天利用无辜的百姓设局,动用这么多高手只为抓穆妍一个女子,怎么看手段都有些下作了。

    “识字吗?”穆妍看着男人问。

    男人眼眶红红地点头:“识字。”

    “把这些药和药方带回去,按照药方上面所写煎药,这些药吃完,你们就能痊愈了。”穆妍说着,把一个超大的包袱放在了男人面前,里面的药材一包一包都已经分好了,而她写的药方字迹很工整,只要识字都能看懂。

    “多谢萧王妃!”男人说着又要下跪。

    “不用跪了,起来带着他们回去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病好了,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妇人把软塌上面的小女孩抱起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男人扶着老头子,背着包袱,妇人抱着孩子,转身往外走。

    辛琮眼眸微闪,猛然挥手,围着门口的金龙卫让开了一条路。

    老头子走到辛琮面前,膝盖一弯就要跪下,想为穆妍求情,却听到身后传来穆妍平静的声音:“请速速离开,接下来的事情,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一家四口最终还是走了,走的时候气色比起来的时候好了很多,男人背上还背了一个很大的包袱,里面是可以救他们全家性命的药材。没有人怀疑,他们吃了那些药,一定会好起来的。

    “还有半个时辰,谁想看病的就进来。”穆妍坐在医馆里面,声音传入了外面人的耳中,但那些百姓都只敢远远地看着,不敢过来。而他们在此时,心都是偏向穆妍这边的。很多人没有离开,是想看看穆妍有没有能耐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全身而退,这是他们心底希望的结果。

    “萧夫人,随我们走一趟吧!”辛琮看着穆妍冷声说,“不要逼我们动手!”

    “你可以动手试试。”穆妍唇角微勾,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磨墨。

    辛琮眸光一寒:“齐老庄主,拿下她!”

    “天哪!那是碧血山庄的齐老庄主!”

    “皇上竟然请了他来对付萧王府!”

    “听说齐家武功独步江湖!”

    “据说齐老庄主是天下第一高手!他手里的金锏是神兵门的门主送给齐家的礼物!”

    ……

    百姓一个个神色惊诧地看着齐郢,碧血山庄齐家对他们来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齐家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耒阳城,并且显然是跟皇室站在一起的。

    齐郢手持金锏,看着穆妍冷冷地说:“萧夫人,你不是老夫的对手,快快束手就擒,不要逼老夫伤你!”

    齐郢心里是跟萧王府站在一起的,先前他已经收到过萧月笙的信,知道齐玉婵在萧王府很安全,也没有受到任何委屈。但齐郢现在不确定他是否要当众表明立场,加入萧王府的阵营,还是继续“潜伏”在厉啸天身边。在收到萧王府明确的指示之前,齐郢决定选择后者,他相信,穆妍既然敢来,就准备好了退路。

    穆妍拿起手中的一张纸,是她先前写药方的时候写好的,慢条斯理地举起来看了一眼,微微点头说:“字不错。”

    辛琮猜测穆妍是在拖延时间,等什么人过来帮忙,所以再次开口催促齐郢动手。

    而齐郢却在看到穆妍手中那张纸背面透出的两个大字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幽光。那两个字,是“慕寒”,这是个人名,齐郢见到过,在齐玉婵给他写的信里面,齐玉婵对她的慕寒姐姐极尽溢美之词,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说她的慕寒姐姐特别厉害,和青莲公子还有拓跋女皇都是好友,并且人特别好,最重要的是,对齐玉婵非常非常好。

    齐郢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就知道了,齐玉婵口中的“慕寒姐姐”,真正身份就是他面前的这位萧王妃穆妍!

    并且齐郢还知道另外一件事,当时齐昀离开北漠国的时候也给齐郢和齐骜写了信,而他在信中说,齐玉婵的那位慕寒姐姐,就是他一直在找的那位救命恩人。

    齐郢脚步微动,手中的金锏微微转了个方向,指向了辛琮的胸口。

    辛琮一直看着穆妍的方向,并没有注意到,而穆妍慢条斯理地收起手中的那张纸,拿起旁边折起来的伞,起身朝着外面走来。

    “齐老庄主……”辛琮再次开口催促齐郢动手,可是话音刚落,就感觉胸口抵上了什么东西,低头就看到齐郢的金锏不偏不倚地指着他的心口,齐郢只要往前一送,辛琮便会顷刻毙命!

    辛琮神色大变,不可置信地看着齐郢:“齐老庄主是要和萧星寒一起谋反吗?难道齐老庄主忘记齐小姐被抓进了萧王府?”

    “老夫并不需要跟你解释任何事情!”齐郢冷冷地说,“让你的人都滚开,为萧王妃让路!”齐郢依旧称呼穆妍为萧王妃,便是不认厉啸天为萧王府定的谋反之罪了。

    齐骜没有注意到穆妍刚刚故意给齐郢看的那张纸,所以对于齐郢突然倒戈,微微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拔剑出来,架在了辛琮的脖子上!

    “辛大人不妨猜一猜,你自己今天还有没有命回去呢?”穆妍缓缓地走到了辛琮面前,唇角的笑容美丽到了极点,看在辛琮眼中,却也恐怖到了极点,让他心中猛然沉了下去。齐氏父子临阵倒戈,对辛琮来说,这是致命的意外!可他竟然到此时都不明白,这样的意外为何会发生?

    齐氏父子最紧张的就是齐玉婵,齐玉婵被抓进了萧王府,对于齐氏父子来说,假如能够抓到萧王府中的一个人当做人质,就一定可以把齐玉婵换回来,这就是最稳妥的方式,而这也是厉啸天和辛琮相信齐氏父子会帮他们的主要原因!

    外面的百姓也被突然生出的变故给惊住了,心中不由地想,原来碧血山庄齐家跟萧王府是一路的,萧王妃敢一个人来,是有恃无恐啊!

    “萧夫人!”辛琮冷声说,“你们跟皇上为敌,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辛大人,你自己心里相信你刚刚说出的话吗?”穆妍冷笑,“辛大人如今春风得意,是不是忘记了,曾经你不过是皇上身边一个普通的暗卫,是我的夫君助你提升实力,让你成为了金龙卫的统领。”

    穆妍话落,没有再理会辛琮,而是缓步走出了医馆的门,伸手撑开了手中那把美丽精致的伞,扫视了一圈,清冷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萧王府和苏家,的确意图谋反,原因是,昏君不容忠臣!我是萧星寒的发妻,是苏霁的表妹,我不会为他们再做辩解,因为公道自在人心!”

    “上!”辛琮眼底闪过一丝狠意,不顾他自己还被齐郢和齐骜抓在手中,猛然对着外面足足三百金龙卫下达了这样的指令。

    齐郢正要收起金锏去帮穆妍,就听到穆妍没有回头说了一句:“前辈在旁边看戏就好。”

    齐郢闻言,手持金锏在辛琮胸口看似轻飘飘地敲了一下,辛琮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瞬间煞白,感觉五脏六腑都震得生疼……

    而接下来,齐郢和齐骜,以及围观的百姓,真的看了一场很美丽又很血腥的杀人游戏……

    被金龙卫团团围在中间的穆妍手中撑着那把看起来美丽雅致的伞,在金龙卫挥剑朝着她攻过来的时候,穆妍的伞微微转了个方向,下一刻,一排密密麻麻的毒针射入了面前的几十个金龙卫体内,中招者,瞬间死亡过半!

    人群中传出惊呼声,穆妍却一直都在笑,举着手中的伞在金龙卫之间穿梭,仿佛在跳着一支死亡之舞,所过之处,金龙卫纷纷倒下,丢了性命。

    所有人都还记得,不久之前,穆妍像个活菩萨一样从天而降,拯救了受尽苦难重病濒死的一家四口,而如今,她却又化身女修罗,在不断收割着金龙卫的性命。

    就连齐郢和齐骜都被穆妍杀人的狠辣手段给惊到了,可他们不觉得穆妍残忍,因为皇权争斗便是弱肉强食,厉啸天已经准备让萧家和苏家所有人不得好死了,穆妍又何必对厉啸天的爪牙仁慈?对敌人的仁慈,是极其愚蠢的行为,早晚会自食苦果。而很显然,穆妍理智到了极点,也聪明到了极点。

    当三百个金龙卫悉数丧命的时候,整个耒阳城大街上一片死寂,百姓都面色惊骇,看着地上被鲜血染红的雪地,而风雪越发急了,呼啸的风声夹杂着雪花,却没有一片打在穆妍的身上,茫茫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了她一个人,孑然独立。

    “萧王妃,杀不杀?”齐郢开口问穆妍要不要把辛琮也给解决了。

    “他啊?”穆妍回头,看着脸色惨白的辛琮笑得恣意,“就留着他的性命,让他回去好好跟厉啸天讲讲,本妃有多么大逆不道,被金龙卫奉旨捉拿的时候竟然没有束手就擒,反而动手杀人了呢!辛大人,请务必转告你那位主子,本妃很感谢他,亲自定下了本妃和萧星寒的姻缘,才让本妃今天有机会体验一下造反的滋味,简直好极了!”

    穆妍的话就是在打厉啸天的脸,打完左脸打右脸,然后还在厉啸天心口狠狠地戳了一刀。

    天下人都知道,这个时而菩萨,时而修罗的女子会嫁给萧星寒,真真全都是厉啸天的“功劳”。厉啸天现在肯定悔不当初了,因为他本想给萧星寒找一个叛将之家的病秧子小姐,最终那位曾经的天下第一病秧子,却被萧星寒打造成了如此模样,便是没有萧星寒,她自己的实力,都可以造反了。

    “好。”齐郢微微点头,然后辛琮只感觉眼前闪过几道金光,下一刻,忍不住惨叫连连。因为齐郢按照穆妍的吩咐,留了辛琮的性命,却也只留了他的性命,辛琮的丹田,生生被齐郢给击碎了,他的一身武功,就此废掉!

    辛琮身子一晃,脸色煞白地晕倒在了地上,齐骜默默地踢了辛琮一脚,把他踢到了外面雪地里,好让开地方,不要挡着萧家医馆的门……

    穆妍去锁了门,然后对齐郢和齐骜客气地说:“两位前辈,请到萧王府做客吧!”

    “多谢。”齐郢突然拱手,眼眸幽深地看着穆妍说了两个字,不为别的,为的是穆妍对齐玉婵的照顾。

    穆妍微微一笑:“不必见外,都是自己人。”

    “师公,师父,萧王妃。”原本跟随齐郢和齐骜一同前来,一直在附近的齐昀现身,见到穆妍的时候神色很是佩服,但并没有发现穆妍就是他的那位救命恩人慕寒姑娘。

    “走吧。”穆妍微微点头,举着手中的伞,翩然离开。而齐郢和齐骜一左一右呈守护姿态,齐昀默默地跟在后面,一同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厉啸天所设下的让人不齿的局,如果成功倒也罢了,顶多被人说手段下作,不过成王败寇,赢了便是真理,但很可惜,厉啸天并没有赢。

    而穆妍当众杀戮三百金龙卫的事情,很快便会传开,或许有人说她残忍,有人说她冷血,有人说她是萧星寒第二,但这些都不重要,她在用一种最直接的手段表明萧王府的立场,告诉世人,萧王府不是谁都能欺负的,皇帝也不行!

    皇宫里面,厉啸天看着昏迷不醒武功尽废的辛琮,气得全身都在颤抖,而当回禀消息的暗卫告诉厉啸天,萧王府出来的人只有穆妍一个,穆妍不仅顺利地给那一家四口医治,还让齐郢和齐骜突然倒戈,然后穆妍凭借一己之力,和一把伞,杀尽了辛琮带过来的三百金龙卫!

    “皇上,萧王……萧夫人还说……”暗卫神色有些犹豫,在想要不要把穆妍说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告诉厉啸天。

    “她说了什么?一字不差地告诉朕!”厉啸天紧握着拳头厉声说。

    暗卫硬着头皮,把穆妍当众说让辛琮转告厉啸天的话,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而厉啸天最后听到穆妍说感谢他促成了她和萧星寒的姻缘,怒急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

    而萧王府那边,穆妍十分客气地请齐郢和齐骜入府,完全是晚辈的态度,温和谦恭,跟先前在外面杀人的那个嗜血女修罗仿佛不是一个人。

    不过齐郢和齐骜都相当欣赏并喜欢穆妍这样的晚辈,觉得她年纪轻轻本事这么大,待人接物却没有丝毫盛气凌人,傲气是骨子里带的,谦逊更显出她的优雅和礼节。

    “小玉跟晚辈亲如姐妹,晚辈可以叫前辈一声齐爷爷吗?”穆妍笑着问齐郢。

    齐郢愣了一下,笑声爽朗:“老夫有些不敢当啊!”

    “齐爷爷,咱们见过,还要谢谢你上次对我家夫君手下留情。”穆妍笑着一脸真诚。

    齐郢知道,当初他跟萧星寒在东阳国交手的时候,穆妍就在附近,对于穆妍能够那么沉得住气也是相当欣赏。

    “哈哈,老夫很多年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小辈了,婵儿能认识你,是她的福气!接下来有什么用得上老夫的,尽管开口!”齐郢笑着说。

    “那就先谢谢齐爷爷了。”穆妍笑得一脸乖巧,心中却默默地想,他们暂时没有时间去东阳国寻宝,但萧星寒重新开始修炼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她看上了齐郢的武功,准备让齐郢收下萧星寒当徒弟,如果能再收下萧月笙当孙女婿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穆妍还是觉得萧月笙和齐玉婵很般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让萧月笙自己解决,但是其他可能的阻力譬如齐郢和齐骜,穆妍打算自己出马,为萧月笙扫清障碍,不然萧月笙那个一谈恋爱智商就堪忧的货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儿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