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26.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时间:2018-06-05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皇宫。

    “回皇上的话,苏相出宫之后回了丞相府,一直没有出来。”辛琮恭敬地向厉啸天禀报。

    厉啸天冷笑:“果然,狐狸尾巴藏不住了!不过苏霁是真聪明,他知道滴血验亲可以圆过去,却并没有按照朕的安排行事,接下来,朕也无需对他们客气了!”

    “请皇上示下。”辛琮说。

    “先不用管萧王府,带兵去萧尚书府,把萧家所有人都抓到天牢去!去苏府,把苏徵苏霁和苏绮一家人全都请进宫里来!”厉啸天冷声说。

    “皇上,苏绮昨夜刚刚生产,据说难产大出血,现在尚未苏醒,也要把她押进宫里吗?”辛琮问厉啸天。

    厉啸天冷哼了一声:“没听明白朕的意思吗?萧家满门打入天牢,苏家全都‘请’进宫!”

    “是,微臣明白!”辛琮垂头恭敬地说。

    “带上一半金龙卫,如果遇到萧星寒的剑龙卫挡路,格杀勿论!”厉啸天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微臣领命!”辛琮话落,很快出宫办事去了。

    厉啸天一个人坐在御书房中,突然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萧老把萧星寒这个假孙子教得真是太好了,那么大的本事,曾经那么多次可以造反的机会,却一直都不动,还尽心尽力为朕训练了一千金龙卫,为朕不费一兵一卒收服明月国,可真是忠心又能干,说真的,要杀他,朕还有些不忍心呢!假如他真是萧家血脉,朕可以晚点再让他死,但他既然是前朝余孽,就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了!天厉国,必将在朕的手中,一统天下,四海称雄!哈哈哈哈!”

    过了片刻之后,厉啸天高声说:“传朕口谕,召太子进宫!”

    “是,皇上!”御书房外面的侍卫应了一声,立刻出宫去找太子厉宸风了。

    厉啸天静静地坐在那里,把他的计划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他昨夜突然收到的密报,来源很神秘,他并没有查到,一开始看到的时候,他心中震惊不已,却又将信将疑。

    厉啸天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一是萧烜那么谨慎的人,竟然胆敢收养前朝余孽,并且当成自己的亲孙子来养,二就是萧星寒既然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明明过去有很多次机会可以造反,却始终都没有动。

    厉啸天第一时间派了他的一个心腹属下带着他的信物,去接管了耒阳城外的护城军大营,而他之后还有过片刻的犹豫,犹豫的地方,一是能否一举除掉萧星寒,二是是否要除掉苏霁。

    第一点说明,厉啸天根本没想过要让萧星寒继续活着,因为他觉得现在的天厉国没有萧星寒,依旧是屹立不倒的天下霸主,而他也到了该除掉萧星寒这个可能会成为心腹大患的存在了。

    第二点说明,厉啸天对苏霁原本还是信任的,至少比对萧星寒的信任多很多。厉啸天觉得把苏霁一起除掉太过可惜,毕竟苏霁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臣子,原本文官手中没有多大的实权,也不用担心苏霁生出二心。

    可偏偏苏霁的表妹穆妍嫁给了萧星寒,苏霁自己又娶了萧星寒的妹妹萧心悦,苏家和萧家的关系,可以说是一家人都不为过了。尤其是这几年,苏霁和萧家走得很近,厉啸天不得不怀疑,苏霁已经暗中和萧星寒勾结在一起了。

    厉啸天先请苏霁进宫,他一直在观察苏霁的神色,苏霁听到厉啸天说萧星寒是前朝余孽的时候,神态并没有一丝慌乱,可他太过平静了,平静得让厉啸天觉得,苏霁要么是认为萧星寒是前朝余孽这件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要么是早就知道萧星寒的真正身份,厉啸天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厉啸天说让苏霁出宫去请萧源启和萧星寒进宫,其实有他自己的心思。根据厉啸天得到的密报,最近这段时间出现在人前的“萧星寒”,是萧家真正的血脉,而厉啸天认为萧星寒这会儿或许根本就不在耒阳城,但那位真正的萧家子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觑。

    所以,厉啸天假装不知道萧星寒是假的,试图骗过苏霁,让苏霁放松警惕,真的把萧源启和萧月笙一起请进宫来滴血验亲。这是有可能的,毕竟萧源启和萧月笙是亲父子,根本不必担心滴血验亲,反而可以证明萧星寒是萧家人。

    厉啸天已经在宫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到时候那三人只要进宫,就休想出去了。而抓住了三府做主之人,再把三府里面的老弱妇孺都抓起来,厉啸天根本不用再担心真正的萧星寒归来之后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因为他手中的人质多得很。

    不过厉啸天显然低估了苏霁和萧月笙的聪明程度,他们并没有中计,真的进宫来滴血验亲。

    但这挡不住厉啸天要对付他们的脚步,他们不来,厉啸天便也不再等了,直接派人进府去抓人。剑龙卫总共才一百个,但金龙卫有一千,在厉啸天看来,剑龙卫根本护不住萧家和苏家所有的人,更何况苏家现在还有一个刚刚生产的小姐和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公子,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厉啸天宣召太子厉宸风进宫,是打算跟厉宸风商议一下接下来谁来正式接替萧星寒的大将军之位,谁来代替苏霁,因为他根本不认为萧家和苏家能够逃脱他的手掌心。而厉啸天没有下令去闯萧王府,是因为只要拿下苏府和萧尚书府,萧王府里的人唯一的选择就是束手就擒。

    并没有过多久,侍卫匆匆忙忙前来禀报:“皇上,不好了,太子殿下在进宫的路上被人劫持了!”

    厉啸天神色微变,不用想都知道是萧王府的人做的,他猛然握了一下拳头又松开,紧抿着嘴唇没有说什么。他在等,等辛琮那边的消息,只要抓住了一个有用的人质,就可以把厉宸风换回来。而他相信,萧王府的人是不敢对厉宸风怎么样的。

    又过了一刻钟,辛琮面色难看地出现在厉啸天面前,垂头说:“皇上,微臣无能!”

    “说清楚!人呢?”厉啸天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里面有古怪,像是阵法,一进去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根本看不到人影。”辛琮神色无奈地说。

    “阵法?这怎么可能?”厉啸天猛然从龙椅上面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辛琮。阵法是什么厉啸天当然知道,那是一种失传已久的神奇秘术,可攻可守,玄妙又恐怖!古籍中记载,历史上某场战争因为有精通阵法的高人参与,导致高人所在的那一方不费一兵一卒,直接用杀阵让对方血流成河……

    厉啸天知道萧星寒本事大,医术毒术武功,都已登峰造极,这也是他容不下萧星寒的重要原因,可他没想到,萧王府里竟然有人懂得阵法之术!而萧尚书府和苏府都出现了阵法,自然不会是临时设置的,说明萧星寒和苏霁对厉啸天早有防备!

    到了这个时候,厉啸天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并且还在逐渐加深。厉啸天之前很得意,他自以为他打了萧家和苏家一个措手不及,而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中有老人有女人有孩子,插翅也难逃。

    可厉啸天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萧家和苏家的人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可他竟然动不了他们一根头发!

    “阵法……阵法……谁懂阵法?立刻给朕请过来!”厉啸天冷声说。

    辛琮的头垂得更低了:“回皇上的话,据微臣目前所知,只有北漠国的神医门和无双城外的碧血山庄都曾有阵法保护,但据说都是前人设下的古阵法,现在的神医门和碧血山庄之主,未必真的懂布阵解阵之术。”

    “碧血山庄?碧血山庄!立刻派人,去把碧血山庄齐家之主请过来!”厉啸天冷冷地说。神医门他当然不会考虑,一是太远了,二是神医门隶属于北漠国地界,先前发生了变故之后,新任门主是个来历成谜的少年,当上门主之后就不见了人影。但碧血山庄不一样,现在在厉啸天眼中,碧血山庄齐氏就是他的子民,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

    “是!属下立刻派人前去请齐老庄主和齐庄主前来!”辛琮恭敬地说,“不过到无双城,这一来一回,便是高手日夜兼程,至少也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哼!”厉啸天冷声说,“让护城军盯着耒阳城外方圆十里,防止他们从密道逃走!让金龙卫盯着,不准任何人进出,切断他们跟外界的联系,朕倒要看看他们还能躲多久!”

    “是!”辛琮恭敬地说完,转身离开去办事了。

    厉啸天眼眸冷鸷,猛然握拳砸了一下龙案,声音幽寒地说:“看来朕没错,萧家和苏家早就勾结预谋造反了!”

    厉啸天认为萧星寒懂阵法却瞒着他是图谋不轨,萧家和苏家都出现阵法说明萧星寒和苏霁早就暗中勾结预谋造反,但他没有想过,是他一直以来对萧星寒的不信任,导致萧星寒做了一些必要的防备而已。厉啸天是生杀予夺的君王,但萧星寒并不是无力反抗的臣子。

    如果厉啸天不把萧家和苏家逼到如今这样的境地,没有存了除掉他们的心,萧星寒和苏霁是不想造反的。萧星寒的身份他自己无从选择,可他选择了当厉啸天的臣子,为天厉国立下汗马功劳,守护天厉国这么多年,却换不来厉啸天的一点信任和宽容。

    耒阳城里的人一大早就看到官兵气势汹汹地把萧尚书府、苏丞相府和萧王府都给围了起来,感觉有大事要发生了。要知道,在天下人眼中,天厉国文有苏霁,武有萧星寒,才能发展壮大到现在这样的局面,天厉国的百姓自然也都是这么想的。而如今,厉啸天突然要对苏家和萧家出手,耒阳城里的人却都不明白是因为什么。

    很多人想到苏霁和萧星寒的本事,甚至隐隐地觉得,天厉国可能要变天了,因为苏萧两人联手,真的有撼动天下局势的实力,这一点,很多人都心知肚明……

    可是一直到傍晚时分,暗中观望的人也没有看到官兵抓走萧家和苏家的任何一个人,有人远远地看到官兵冲进了萧尚书府和苏丞相府,之后没多久就灰头土脸面色惊惶地跑了出来。

    有很多人亲眼目睹太子厉宸风遇刺,被黑衣蒙面的高手给掳走了,去的是萧王府的方向。

    但厉宸风被劫是在厉啸天派兵包围萧尚书府、苏丞相府和萧王府之后发生的,很显然是萧王府的人被逼无奈才对厉宸风出手。

    晚些时候,厉啸天下旨昭告天下,萧星寒和苏霁勾结谋反,废黜萧星寒的王位,罢免萧星寒的大将军之位和苏霁的丞相之位,并下令萧氏一族和苏氏一族叛贼诛九族!

    这是一个足以引起举世震惊的消息,而厉啸天没有把萧星寒是前朝余孽这一点暴露出去,有他自己的考虑。

    厉啸天觉得,假如他声称萧星寒是前朝余孽,却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这一点,未必有人相信,毕竟宁如烟当年是真的十月怀胎生下了一个儿子,而萧星寒还继承了萧家的医术,突然说他不是萧家真正的血脉,是被人偷换的,听起来很扯。尤其是萧家真正的血脉现在还活着,这其中有些事情根本无法解释。

    另外一方面,宣称萧星寒是前朝皇族后裔,可能会引得天下间其他的前朝余孽纷纷效忠萧星寒,成为萧星寒的助力。厉啸天知道,当年前朝覆灭的时候,不管是前朝的皇族还是重臣,都有不少逃脱了,没有斩草除根。

    对耒阳城的百姓来说,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他们思来想去都觉得无法理解,谋反之说实在太突然了,也很是滑稽,很多人昨日还亲眼看到“萧星寒”策马出城,去城外大营练兵,傍晚时分才骑马归来。真要谋反的话,难道萧星寒不应该直接带兵围了皇宫,或者出手刺杀皇帝吗?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做不到,怎么可能这么平静,明明昨夜皇宫里面一点乱子都没有。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而耒阳城的百姓所看到的就是,原本一切如常,厉啸天毫无缘由地派兵把萧尚书府、苏丞相府和萧王府给围了,然后生硬地给萧星寒和苏霁这两个国之重臣头上安了一个谋反的罪名!

    虽然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皇权至上的世界,可百姓也不是不会思考。即便萧星寒是世人口中的活阎王,但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在战场上面,没有人真的看到过萧星寒滥杀无辜。时间会证明一切,明眼人其实都知道,萧星寒的活阎王之名,只是因为他不愿意再做悬壶济世的神医活菩萨,所以被人怨恨诅咒而已。

    而萧星寒真正做的事情,发生过必然会在百姓心中留下痕迹,是他带兵数次击退外敌,守护天厉国的安定,也是他不费一兵一卒,收服了明月国,让天厉国壮大成为真正的天下霸主。即便收服明月国这件事是萧星寒暗中做的,但只要不傻,谁又会猜不到呢?

    再来说苏霁,他当上丞相之后,坚持推行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好政策,百姓都得到了真真切切的好处,生活也真的比过去好了不少。不需要有人去渲染苏霁的功绩,受惠的百姓心中自由论断。百姓想的不多,看的也不远,但谁为他们好,他们心里都清楚。

    如果硬要说萧星寒和苏霁谋反,大部分人心里都觉得很可笑,因为以萧星寒和苏霁的实力,要反早就反了,他们最不容置疑的就是他们的实力。厉啸天这些年沾沾自喜地享受着萧星寒和苏霁为天厉国做出的功绩,殊不知他这个皇帝在百姓心中的威望已经被这两人减弱了很多。

    试想一下,别国皇室提起天厉国,最忌惮的不是厉啸天这个皇帝有多英明有多厉害,忌惮的是天厉国的文武两位大臣实力太过强横,甚至别国要对付天厉国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把萧星寒除掉,而不是直接去杀厉啸天,因为事情其实很简单,厉啸天死了,天厉国乱不了,萧星寒死了,天厉国不会再安定下去。

    可笑的是厉啸天还自认为他可以利用萧星寒和苏霁壮大天厉国,然后再把他们两人除掉,就可高枕无忧坐享天下了。

    作为一个君主,厉啸天这样想倒也正常,但他太高估自己了。他根本没有掌控萧星寒和苏霁的能力,却生出了对他们生杀予夺的心,甚至因为一个尚未验证真假的消息,就迫不及待地对萧星寒和苏霁动手,他想震君威,然而他的君威显然不足以支撑他自负又狂妄的野心。

    但凡厉啸天有容人之量,不要胡乱猜忌,不要轻信他人,不要得到利益之后说翻脸就翻脸,事情本不至于如此的。

    原本平静安宁的天厉国,即将迎来一场暴风雨,即便百姓什么都做不了,但假如厉啸天的皇位真的被萧星寒给夺了,百姓心中不会有多少排斥,甚至可能会更加安心,因为一个英明强大的君主可以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安定富足,就是这么现实。

    耒阳城萧王府。

    被重兵包围的萧王府里面很平静,萧月笙和苏霁坐在萧王府后花园里面喝酒,仿佛整个萧王府里面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王爷,厉宸风带到!”两个剑龙卫一左一右提着浑身无力的厉宸风,扔在了萧月笙和苏霁面前。

    “退下吧。”萧月笙神色淡淡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起身,伸手把软软地倒在地上的厉宸风给拉起来,扶着他坐在了亭中的一个石凳上面,厉宸风胸口靠着石桌,才没有倒下去,看起来十分狼狈,而他眼中怒火燃烧,看着苏霁和萧月笙的眼神像是要把他们给撕了。

    苏霁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莫名地多了一丝邪气,跟以往那个光风霁月温润如玉的苏相不太一样了。

    “太子殿下要不要喝一杯?”萧月笙说着,提起酒壶给厉宸风倒了一杯酒,放在了厉宸风面前。

    “萧星寒,你不要假惺惺地……”厉宸风冷声说。

    萧月笙突然笑了,他此时还顶着萧星寒的脸,笑起来的时候简直摄人心魄,上一刻你会觉得他是萧星寒,下一刻又会觉得他绝对不可能是萧星寒。

    “太子,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萧星寒。”萧月笙唇角微勾,“初次见面,我是萧星寒的兄长,真正的萧家血脉,萧月笙。”

    “你这是承认萧星寒是前朝余孽了?”厉宸风面色一沉,冷冷地说。

    萧月笙笑了:“承认不承认,你们父子不都已经给我们兄弟判了死刑么?”

    厉宸风显然忍受着极大的怒气,却猛然垂头沉默不语。昨夜厉啸天接到的密报,并没有瞒着厉宸风,厉宸风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甚至如何对付萧星寒和苏霁,也是厉啸天和厉宸风父子商议的结果。

    曾经天下四国并立的时候,天厉国的太子是厉宸风,东阳国很长时间之内没有立太子,北漠国的太子是拓跋良,明月国的太子是明紫阳。

    如今不过短短三年时间过去,明紫阳身死,明月国覆灭,拓跋良在世人眼中也早已是个死人了,北漠国十一公主拓跋翎出人意料成为了新的皇帝,而东阳国的嫡长皇帝东方紫煜登基,那三国的皇室都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动荡,唯独天厉国的皇室一直很平静,厉宸风这个太子的位置也做得很稳。

    厉宸风是得意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早晚会顺风顺水地成为天厉国的皇帝,甚至等他当皇帝的时候,天厉国已经一统天下,到那时,他便是天下之主。

    厉宸风这个人不笨,行事也很圆滑,比起曾经的明紫阳和拓跋良,都更适合当太子。但他某些方面跟厉啸天很像,譬如当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成为天下之主的时候,就觉得萧星寒很碍眼,是个心腹大患,越早除掉越好。

    厉宸风和厉啸天的想法如出一辙,都认为天厉国的霸主地位很稳固,天厉国已经不再需要萧星寒了,甚至不再需要苏霁,他们父子便可以一统天下。

    可惜厉宸风没想到,不过是被宣召进宫,他竟然半路被劫进了萧王府。去劫持厉宸风的不是别人,就是萧月笙。保护厉宸风的那些所谓的高手,根本不够看的。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厉宸风猛然抬头,看着萧月笙和苏霁冷声问。

    萧月笙似笑非笑地说:“我们想怎么样,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就是个人质而已,并没有与我们谈判的资格。”

    厉宸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火中烧:“那你们为何要见我?”

    “来者是客,不像你们父子不讲道义,我们可是很懂礼数的。”萧月笙笑着说,“来人,送太子回去吧,地牢里,好好招呼着。”

    厉宸风简直要被气吐血了,很快被两个剑龙卫给拖走了。

    “虽然我觉得那个老贱人挑起争斗之后,接下来不会再帮厉啸天,所以阵法可以守住,但为了稳妥,还是先让他们走比较好。有些匆忙,但有慕容和穆霖在,应该可以护送他们平安离开。”萧月笙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苏霁神色平静地说。

    苏霁微微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慕容说他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也考虑到了各种突发的情况,他向来心思缜密,我不是很担心。只是阿绮昨夜才刚生,孩子体弱,这会儿要长途跋涉,我不放心啊!”

    萧月笙神色认真地说:“慕容昨夜都说出要阿绮不要孩子的话了,有他在,你不必担心,便是他死了,都不会让阿绮受一点伤的。”

    苏霁嘴角微抽:“别胡说八道!”

    “放心,退路很稳妥,厉啸天的人拦不住,那个老贱人也不可能知道。”萧月笙对苏霁说,“现在这府里就剩下了咱们俩,还有十个剑龙卫,你这么弱其实应该走的,何必要留下?”

    “我弱?”苏霁冷笑,“我留下还不是因为你脑子笨。”

    “小霁,找打是不是?”

    “你打一个试试?”

    “嘿嘿,就剩咱俩相依为命就不打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家星儿弟弟和小弟妹回来,给他们一个惊喜吧!”萧月笙唇角微勾,“如果在这段时间里面,能够成功把厉啸天给气死,那就更好了。”

    此时,远在北漠国以北的荒漠之中的萧星寒和穆妍,已经在神兵宫中待了半月之久。他们带的干粮所剩无几,神兵宫中有水,倒是不必担心。

    萧星寒一直在潜心研究神兵宫的阵法和机关,而穆妍在专注打造一件很复杂的武器,两人已经忘了昼夜,唯独剩下的少量干粮提醒着他们必须尽快想办法出去了。

    这天深夜,荒漠之中狂风呼啸,神兵宫早已再次变成一座高高的沙丘,而身处内部的穆妍,突然转身,举着一件造型奇特的武器对着萧星寒笑容灿烂地说:“萧寒寒,我成功了!”

    几乎同时,萧星寒从地上站了起来,第一次越过那道石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穆妍面前,伸手把穆妍拥入怀中,唇角微勾说:“我也成功了。”

    “终于可以出去了!”穆妍是真的特别高兴,因为她打造出的武器让她很有成就感。

    “出去之后想做什么?”萧星寒轻吻了一下穆妍的额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穆妍认真想了想:“等拿到真正的藏宝图,如果宝藏不在北漠国的话,咱们可以先回家一趟。”

    “想家了?”萧星寒语带笑意地说,“是谁说过,凡我在处便是家的?”

    “咳咳,谁说过那么肉麻兮兮的话,反正不是我。”穆妍一脸傲娇地说,“倒是你,昨天还在念叨你月儿哥哥,说这次回去要请他吃鸡腿,少放一点盐。咱们这次出来,多亏了有萧月儿在家里守着,咱们也不能乐不思蜀。”

    “他说不定乐在其中。”萧星寒说。

    “那就让他喜上加喜吧,咱们回家给他娶媳妇儿去,我也算是天下第一好弟妹了。”穆妍说着笑了起来。

    “我突然也有点想吃娘做的鸡腿了。”萧星寒微微叹了一口气,抱着穆妍说。

    “回家就能吃到了,只要到时候你能抢过萧月儿。”穆妍唇角微勾,想象了一下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抢鸡腿吃的画面,觉得相当好看了。

    遥远的天厉国耒阳城,深夜时分,萧月笙抱着枕头躺在床上,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本来我应该啃着鸡腿数着日子等小弟妹回来帮我娶媳妇儿,现在娘走了,鸡腿没了,小媳妇儿得等猴年马月了。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