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25.走,留,守

时间:2018-06-05作者:三木游游

    萧月笙回到萧王府,一推开门,一个小身子朝着他扑了过来。

    “小严,你怎么回来了?”萧月笙抱住拓跋严,愣了一下。最近拓跋严都住在苏丞相府,已经有几天没有回来了。

    “想大伯了。”拓跋严抱着萧月笙笑嘻嘻地说。

    “孩子,说实话。”萧月笙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怕大伯孤单寂寞冷。”拓跋严小脸认真地说。

    “谢谢你的同情。”萧月笙幽幽地说。

    “没办法,老爹和娘没回来,大伯娶不上媳妇儿,只能我先陪着大伯睡了。”拓跋严笑着说。

    “你大伯我一时半会儿大概是娶不上媳妇儿了。”萧月笙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为什么呢?”拓跋严不解。

    “当然是怕那位齐小姐抢我的鸡腿吃。”萧月笙一本正经地说。

    “大伯,你这样真的会打一辈子光棍儿的。”拓跋严很严肃认真地对萧月笙说。

    “没关系,你老爹和你娘会养我。”萧月笙说着,抱着拓跋严把他放回了床上,扯过被子盖住了他的小脑袋说,“你先睡,大伯还有事要出去一趟。”

    “啊?”拓跋严扯开被子,萧月笙已经不见了人影。

    拓跋严微微蹙眉,喃喃地说:“感觉大伯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萧月笙先去了书房,提笔快速地给萧星寒和穆妍写了一封信,然后找人立即送到繁星城,交给独孤傲。

    然后萧月笙在夜色之中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萧王府,去了苏丞相府。

    苏霁已经睡了,苏皓躺在他和萧心悦中间。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苏霁神色微变,就听到萧月笙轻轻叫了他一声:“小霁,出来一下,哥有事找你。”

    苏霁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起身小心地下床,拿过床边放着的外袍,一边穿着一边走了出来。

    “什么事?”苏霁看到萧月笙,皱眉问道。他早已习惯萧月笙总是调侃地管他叫小霁了,可萧月笙平时虽然比萧星寒性格外放很多,但行事也不会没有分寸。这会儿已经大半夜了,萧月笙突然过来找他,苏霁知道肯定有事。

    “去书房说吧。”萧月笙并没有坐下。

    两人一起去了隔壁苏霁的书房,坐下之后,萧月笙看着苏霁说:“你应该知道星寒的身世,也知道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的那个师父。”

    “是,我知道。”苏霁冷声说。当初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苏霁才知道萧星寒的真正身世,当时很想把萧星寒给撕了……

    “那人出现了。”萧月笙看着苏霁说。

    苏霁拧眉:“他发现你是假的了?”

    萧星寒的师父,就是一直在暗中作祟的前朝余孽的头目,苏霁知道那人做过什么,所以知道那是一个行事不择手段,堪称变态的人。如今萧星寒和穆妍不在耒阳城,甚至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那人突然出现,一旦发现萧月笙是假的,接下来会做什么,无法想象。

    “嗯。”萧月笙点头,肯定了苏霁的猜测,“他暂时没动我,但这不代表他接下来什么都不做。我们的平静日子,要被打破了。”

    “你什么打算?”苏霁问萧月笙。萧星寒不在,萧王府那边就是萧月笙做主。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走,还是留。”萧月笙面色微沉。

    萧月笙猜不到萧星寒的师父接下来到底会做什么,但那人对于萧星寒的身世一清二楚,曾经萧星寒和穆妍不那么担心,是因为那个老者应该是等着萧星寒利用他现在的身份之便来行事,说不定盼着萧星寒哪天把天厉国的皇位给抢了,所以那个老者不会主动暴露萧星寒的身份,那样会毁掉萧星寒手中所拥有的一切权力,不利于实现那个老者的目标。

    但现在,情况显然发生了变化。

    那个老者就连猜到萧星寒选择了穆妍,放弃了一身修为,都没有动怒,而是断言萧星寒想得到的任何东西,只要他出手,都有能力得到。那个老者对萧星寒的态度事实上并没有变,但他想要掌控萧星寒的方式变了,而他接下来究竟会如何行事,将会更加难以捉摸。

    曾经萧星寒和穆妍认为那个老者不会暴露萧星寒的身份,但如今,萧月笙觉得一切都有可能。因为对那个老者来说,萧星寒的一身内力失去了也不会成为弱者,那么萧星寒手中的权力丢掉了,依旧不会是弱者,反而可以逼迫萧星寒变得更加强大。

    走,还是留,这是一个问题。

    假如继续留在耒阳城,接下来万一有什么变故,他们这么多人,想走就不容易了。毕竟只要萧星寒的身份暴露,厉氏皇族绝对容不下萧星寒,容不下欺君的萧家,并且必然包括跟萧家成为姻亲,关系密切的苏丞相府。

    萧星寒是天厉国执掌兵权的大将,是天下最厉害的神医,这也是厉啸天一直对他心存猜忌却始终没有动他的原因。但假如厉啸天得知萧星寒的身世,什么无人能及的将才和医术,对厉啸天来说都不重要了,他绝对容不下萧星寒。苏霁也是一样。

    但如果就这么离开耒阳城的话,萧家和苏家,等于步了穆家的后尘。作为天厉国的肱骨重臣,萧星寒和苏霁一旦暗中离开,性质就是“叛逃”,萧星寒会成为跟他岳父穆耀光一样的叛将,而苏霁就是叛相。

    苏霁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一口气说:“前日慕容才告诉我,说穆妍让他安排了一个地方,一个退路,他已经都安排好了。”

    “走吗?”萧月笙问苏霁。

    “你说呢?”苏霁反问。

    “其实你不想走。”萧月笙看着苏霁说。

    苏霁微微摇头:“是,我当然不想走,但我更不想让亲人身处险境。当年你祖父的死,萧家突然的灾祸,我都没有忘记。”

    “其实我们留下,如果被逼无奈,造反也未必不能成功。”萧月笙似笑非笑地说。

    “我不介意造反,厉氏皇族能有今天,不客气地说,就是我和萧星寒的功劳,但显然皇上并不会领情,一点猜忌就可以灭了我们满门,这是君臣之别,而我们就算继续为他卖命,最终一统天下之后,也逃不开兔死狗烹的结局。”苏霁神色平静地说,他太了解厉啸天这个人了。

    “真应该让厉啸天听听你这个‘忠臣’说出来的大逆不道的话。”萧月笙笑容玩味地说。

    “不必揶揄我,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苏霁轻嗤了一声。

    “所以我们才能成为一家人啊!”萧月笙唇角微勾,“我当然想选留下造反,不过这条路星寒曾经有无数次机会可以选,却始终没有迈出那一步,原因有二,第一,这不是他想要的,第二,假如他真的造反当了皇帝,倒是遂了他那个贱人师父的愿。”

    “那就走吧,你去安排。”苏霁对萧月笙说。他们主动造反是一方面,被厉啸天逼着造反也是一方面,但如果是萧星寒那位师父在暗中作祟,逼他们造反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那是他们最大的仇敌,他们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否则只会越来越被动。

    “如果你们都没问题的话,今晚就能撤。”萧月笙对苏霁说,“就是怕吓到苏爷爷他老人家。”

    “我爷爷那边不用担心,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也看得很开。”苏霁突然皱起了眉头,“但是阿绮这几日就要生了,如果……”

    苏霁话音未落,就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大公子,小姐要生了!”

    苏霁立刻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隔壁萧心悦也匆匆忙忙地出来了,怀中还抱着被吵醒的苏皓。

    “你也来,其他事情晚点再说!”苏霁回头看了萧月笙一眼。这会儿穆妍和萧星寒都不在,他们身边医术最厉害的就是萧月笙。苏霁现在顾不得走还是留了,得先让苏绮平安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萧月笙跟着苏霁和萧心悦去了苏绮那里,院子里一片忙乱,苏徵衣服都没穿好,不停地在门口踱着步子,手中竟然还拿了一串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佛珠。

    萧心悦几乎是把一脸懵懂的儿子直接扔到了苏霁怀里,然后快步进了房间,一进去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让她脸色一白。

    稳婆都是早一个月就安排好的,苏霁还专门派人调查了每个稳婆的身份,确保万无一失。可这会儿,三个经验丰富的稳婆都脸色难看地守在床边,床上的苏绮已经面白如纸了,身下都是血,往日里被称为天厉国第一悍女的她,现在看起来羸弱不堪。

    而慕容恕就跪在床边,脸色煞白地握着苏绮的手,一遍一遍地叫着苏绮的名字,苏绮的眼神都有些涣散了……

    “大少夫人,小姐难产,老奴无能,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三个稳婆都颤颤巍巍地在地上跪了下去。

    “得尽快,不然大人孩子都保不住了……”一个稳婆战战兢兢地说。

    “保大人!保绮绮!我不要孩子了!”慕容恕突然转头,冲着三个稳婆怒吼了一声,眼睛都红了。

    苏绮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但她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听到慕容恕的话,两行清泪从她脸上滑落了下去……

    外面的苏徵和苏霁听到慕容恕的怒吼,身子都是一抖,苏霁紧紧地抓住了萧月笙:“你去!”

    萧月笙扯开苏霁的手,一眨眼的功夫就从苏霁面前消失了人影。

    “大哥!你快救救阿绮吧!”萧心悦看到萧月笙进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声音急切地说。

    萧心悦都有些被吓到了,当初她生孩子很顺利,并没有用多久就生下来了,没想到一向身体很好的苏绮竟然会难产。

    “都让开!”萧月笙冷声说。

    慕容恕转头看到萧月笙,眼睛一亮叫了一声:“星寒!”他都忘记了萧星寒不在耒阳城,这是萧月笙假扮的萧星寒。

    “一边儿去!”萧月笙伸手就把慕容恕给扯开了,给苏绮把了个脉,微微拧眉,然后对慕容恕说,“都死不了,你立刻去萧王府主院书房书架第三层把玄心金针给我取过来!”

    萧月笙话落,慕容恕留下一句:“绮绮有事我砍了你!”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慕容恕很快去而复返,穆霖也跟着他一起过来了,默默地站在了苏徵身旁,伸手扶住了苏徵:“外公,阿绮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

    苏徵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连连点头说:“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

    苏霁感觉双腿都已经麻木了,不知道站了有多久,转头就看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而已经半个时辰没有声音的房间里面,突然传出了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

    苏徵瞬间老泪纵横,身子一晃晕倒了过去,穆霖扶着苏徵,听到一声:“小姐和小公子都平安无事!”心中微松,把苏徵抱起来,送了回去。

    萧心悦在照顾孩子,苏绮面无血色地躺在那里,像是没了生气,慕容恕依旧跪在床边地上,看都没看孩子一眼,紧紧地握着苏绮的手,猛然转头冲着萧月笙说:“阿绮怎么还没醒?”

    萧月笙没好气地说:“她失血过多,没死就不错了,你给老子闭嘴!”

    萧月笙浑身都是血,脸上满是汗水,因为他虽然医术高明,但还是第一次给女人接生,一个不小心就是一尸两命,他现在猛然泄了力,也是感觉累得不行。

    不过最终总算是有惊无险,苏绮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晚两年再生孩子就不会有问题,至于生下来有点弱的孩子,好生照顾着,很快就没事了。

    苏丞相府的管家带人拎着鞭炮,要到门口去放了,庆贺苏府又多了一位小公子。

    可是鞭炮还没点着,就看到浩浩荡荡的一队官兵气势汹汹地过来了,为首之人是厉啸天的心腹,金龙卫的统领,如今在兵部任职的辛琮。

    “皇上有旨,召苏相即刻入宫觐见!”辛琮高声说,话落猛然一挥手,他带来的人把苏丞相府给团团围了起来。

    “大人稍等,老奴立即去禀报相爷!”苏府管家神色大变,匆匆忙忙地转身去找苏霁了。

    管家找到苏霁的时候,萧月笙已经走了,说要回去换身衣服再说。

    听到苏府被围,皇上召见,苏霁眼眸微眯,点头说:“知道了,我马上去。”

    管家走了之后,苏霁叫出来了被穆妍派来专门保护他的剑龙卫,吩咐剑龙卫立刻去通知萧月笙,说他进宫去了。

    本来昨夜苏绮没生的话,苏霁和萧月笙打算连夜安排苏府和萧家的人撤离,现在耽误了一些时间,苏霁觉得,应该已经晚了……

    苏霁换上了官服,出门坐上马车,跟着辛琮进宫去了。在他走后,苏府的大门就紧紧地关上了,全副伪装的官兵把苏府围了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出。

    在御书房中见到厉啸天的时候,厉啸天的脸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像往常一样,在苏霁行礼过后就让苏霁坐了。

    “苏爱卿,朕听说昨夜苏小姐生了?”厉啸天一开口,问起了苏绮。

    苏霁微微点头:“是的,所幸有惊无险,母子平安,多谢皇上关心。”

    “是有萧王在,才能母子均安吧。”厉啸天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表妹尚未归来,家妹难产,微臣便请了萧王帮忙。”苏霁神色平静地说。

    “说起萧王妃,出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呢?”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依旧很平静:“表妹贪玩,不日就回来了。”

    “如果朕没记错的话,苏家和萧家是世交,苏爱卿幼年和萧王总是玩在一处,萧王还曾拜入苏老门下读书。”厉啸天看着苏霁,突然开始追忆往事。

    “是。”苏霁微微点头。

    “那苏爱卿就没有怀疑过,萧王为何长得不像萧家人吗?”厉啸天的目光倏然幽深了起来。

    “样貌之事,没有绝对。”苏霁微微摇头,假装不知道厉啸天在暗示什么。但他心里很清楚,一定是萧星寒那位师父在昨夜把萧星寒的真正身份通过某种方式告诉了厉啸天,但厉啸天究竟知道了多少,苏霁不是很确定。

    “苏爱卿,朕收到密报,萧王不是萧家血脉,而是前朝余孽。”厉啸天看着苏霁冷声说。

    “皇上,萧王是国之重臣,想要除掉他的人很多,这样的密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可信。”苏霁神色淡淡地说,“如果萧王真是前朝余孽,他早就造反了。”

    厉啸天神色一寒:“萧王是否真是萧家血脉,让萧尚书和萧王父子滴血验亲即可,苏爱卿觉得呢?”

    苏霁微微皱眉:“皇上如果执意要这样做的话,微臣没有意见。但皇上是否想过,如果萧王不是萧家血脉,皇上是在逼他造反,如果他是萧家血脉,皇上对他的不信任,也会让他寒心。”

    “那苏爱卿可有什么良策?这件事事关重大,对朕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想必苏爱卿可以理解。”厉啸天看着苏霁目光幽暗地说。

    “如果皇上不放心的话,就滴血验亲吧!”苏霁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这是最稳妥的方法,如果证明萧王真是萧尚书的亲生儿子,就说明给皇上密报的人是故意在挑拨离间皇上和萧王的君臣关系,其心可诛!”

    “那就劳烦苏爱卿亲自去把萧尚书和萧王一起请进宫来吧。”厉啸天看着苏霁说。

    “微臣领命。”苏霁点头。

    出宫的时候,苏霁神色如常,一直到坐进马车里面,脸色才猛然沉了下来。

    苏霁先回了苏丞相府,那些包围丞相府的官兵还在,不过并未闯进府里。萧心悦和孩子都在苏徵那里,虽然苏府的下人神色都有些不安,但府中并未出现任何乱象。

    苏霁进了他的书房,一进门就看到萧月笙坐在里面,依旧顶着萧星寒的那张脸。虽然他专门回萧王府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那衣服还是萧星寒的。而围着苏府的那些官兵,根本挡不住萧月笙的脚步。

    “厉啸天找你做什么?”萧月笙看着苏霁问。

    “尚书府和萧王府是不是也都被围了?”苏霁并未直接回答萧月笙的问题,而是看着萧月笙问了一句。

    “嗯。”萧月笙微微点头。

    “厉啸天已经知道萧星寒不是萧家血脉,是前朝余孽了,但萧星寒对天厉国的重要性,让厉啸天即便怀疑,但真要下手还是有些迟疑。”苏霁面色沉重地说,“厉啸天想要滴血验亲。”

    “现在我假扮星寒,不管萧家谁跟我滴血验亲,结果都是一样的,证明萧星寒是萧家血脉。”萧月笙皱眉说,“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苏霁冷哼了一声:“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萧星寒那个师父既然出手了,如果他只告诉厉啸天萧星寒不是萧家血脉,是前朝余孽的话,他很清楚厉啸天会选择用滴血验亲的方式,而现在假扮萧星寒的正好是你这个真正的萧家血脉,这样一来,滴血验亲非但不会对我们不利,反而会让厉啸天打消对萧星寒身份的怀疑。这是在帮我们,但那人不可能帮我们!”

    “如果厉啸天已经知道我是假的萧星寒,真的萧家血脉,却还要求我和父亲进宫滴血验亲,目的是什么呢?”萧月笙皱眉。厉啸天的行为看似没有任何破绽,但只要想想这件事的结果就知道了,那个昨夜声称要让萧月笙接招的人,不可能帮萧月笙,就这么简单把萧星寒的身份给圆过去,而不是暴露出去。

    “我们再进宫,厉啸天应该不打算让我们出去了。”苏霁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厉啸天如果相信你是假的萧星寒,真的萧家血脉,那么他就会认为萧星寒和表妹此时都不在耒阳城,而他直接对尚书府和苏府下手并不难,但想要拿下萧王府并不容易,毕竟还有剑龙卫在。所以,借着滴血验亲,让你我和岳父一起进宫,然后把我们三人一举拿下,到时候,他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虽然我们背地里的确有些秘密,但厉啸天这么轻易相信别人,在尚未验证的情况下就对我们出手,还真是君威震天哪!”萧月笙神色有些嘲讽。

    “其实,我不是很意外。”苏霁的笑容有些自嘲,“在天厉国和明月国合二为一之后,对厉啸天来说,天厉国失去萧星寒和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谁都无法再撼动天厉国的霸主地位,对他来说,一统天下指日可待,而现在除掉我们,也是除掉他心中一直以来的隐患。这次突然得知萧星寒的身世,对厉啸天来说,就是一个完美的对我们动手的理由。”

    萧星寒的身世的确有些“见不得人”,但事实是,萧星寒在过去那么多年,一直守护着天厉国的安定,带兵为天厉国击退外敌,并且帮助厉啸天不费一兵一卒得到了明月国。毫不夸张地说,萧星寒想要造反,曾经有无数次的机会,但他没有那样做,厉啸天应该很清楚这一点,但一直以来对萧星寒的猜忌,以及突然得知萧星寒可能是前朝余孽这一点,足以让厉啸天对萧星寒和萧家赶尽杀绝。

    至于苏霁,他知道,假如不是他的表妹穆妍嫁给了萧星寒,他作为一个文官,其实厉啸天对他不会有多大猜忌,相反会一直重用他。

    不过假设不成立,穆妍已经成为了萧王妃,苏霁也曾亲口对厉啸天说过,穆妍是他的表妹,而苏霁自己还娶了萧星寒的妹妹萧心悦,成为了萧家的女婿。所以,苏家和萧家已经成为密不可分的共同体。萧星寒出事,苏霁必然会受到牵连,这一点苏霁早有心理准备。

    “小霁,咱们是不是只能反了?”萧月笙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苏霁问。他们俩现在还能这么淡定地坐在这里聊天,是因为萧星寒对于这样的变故早有准备,他没有真的把一切都扔给萧月笙,什么都不管。

    萧星寒和穆妍临走之前,已经在萧王府以及苏丞相府和萧尚书府中布下了阵法,只是一直没有被触发过。接下来只要官兵闯入三个府里,在伤到任何一个人之前,剑龙卫都会触发阵法,让那些官兵陷入阵法之中。

    而萧尚书府中原本就有暗道和萧王府相通,苏府和萧王府之间的暗道也早已挖好了,萧尚书府和苏府中的人,随时都可以退到萧王府中,如果需要全部撤离的话,通过暗道进入萧家的藏药库,便万无一失了。

    “先退守萧王府,要不要反,怎么反,还需从长计议。”苏霁对萧月笙说。萧月笙对苏霁说过,萧王府的阵法极其厉害,一旦用上,绝对固若金汤。另外两个府里的阵法更多的只是权宜之计。所以,看似情势紧急,但他们现在还有时间来考虑接下来如何行事。

    “嘿嘿,厉啸天接下来恐怕要被气吐血了!我等着看他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在他眼皮子底下,却伤不到我们分毫的样子!”萧月笙冷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