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22.藏宝库守门人

时间:2018-06-01作者:三木游游

    八月初十,北漠国女皇拓跋翎与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大婚,关于这场绝美婚礼的消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开。

    八月初十夜晚,说要去繁星宫的观星台看星星的萧星寒和穆妍真的去了,被穆妍搂着飞上观星台的时候,萧星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明日我们就走吧!”

    穆妍轻笑了一声,她这会儿虽然还是男装打扮,但夜里出来之前已经把易容给洗了,眼眸明媚,轻笑了一声说:“怎么?你抱我和我抱你,区别很大吗?”

    “是。”萧星寒微微点头。仲秋季节的夜风很凉了,他伸手把穆妍拥入了怀中,用他的披风裹着穆妍。

    “有什么区别?说来听听。”穆妍笑着问。

    “就像我在上面和你在上面,是不一样的。”萧星寒一本正经地说。

    “萧寒寒,你明明更喜欢后者。”穆妍唇角微勾。老夫老妻了,萧星寒现在的语言表达能力被穆妍训练得已经今非昔比了。

    “偶尔一次就很好,一直那样的话,你会累。”萧星寒说着,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体贴?”穆妍笑着说。

    “不用谢,应该的。”萧星寒微微摇头。

    穆妍表示,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就像这次萧星寒功力尽失,虽然他现在实力很弱,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可以暂时放下肩上的那些重担,过上一段安逸的日子,每天跟穆妍待在一起,并没有时间心情低落,因为看到穆妍在身边,他的心情不可能不好。

    重新开始,未必是坏事,曾经的重阳心法,以及修炼重阳心法的起因和整个过程,对萧星寒来说都是一段相当不好的经历,最终得到的结果也很糟糕,舍去那些,才能获得新的更有益的力量。

    今夜天气晴明,夜空澄净,繁星璀璨,散发着并不耀眼却美丽至极的点点光芒。

    看到一道流星划过夜空,穆妍闭上眼睛,默默地许了一个愿望。

    “困了?”萧星寒抱着穆妍问。

    穆妍点头:“我们回去吧,明天就出发去寻宝。”

    “好。”萧星寒很自然地把穆妍的手放在了自己腰间,然后等着穆妍带他飞下去。

    穆妍表示,她家男人越来越乖了,很好很好。

    两人一起离开繁星宫之后,便出了北漠国皇宫,回客栈去了。

    而他们前脚刚走,晋连城后脚就出现在观星台上面。观星台上有一个白玉打造的凳子,本是给皇帝登高望远坐的,今日穆妍在观星台上面弹琴,坐了很久。

    晋连城伸手轻触了一下凳子,触手冰凉,他在穆妍坐过的位置坐了下来,抬头,看着满天璀璨的星河,突然轻笑了一声:“穆妍,好希望我们都可以回到过去啊……”

    夜风萧瑟,过了子时之后越发冷了,晋连城就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默默地数着天上的星星,到后来,记不得自己数到多少了,却觉得每一颗正在对着他眨眼的星星,都变成了穆妍如花的笑颜……

    一直到晨曦微露的时分,已经能够听到巡逻的士兵在附近走动,晋连城站起来,身子晃了一下,双腿已经僵硬麻木得失去知觉了。他静静地等在那里,等着双腿恢复知觉,然后飞身而下,离开了繁星宫。

    另外一边,一大早就起床的萧星寒打点好行装,出去买了几样穆妍喜欢吃的早点,回来的时候穆妍才睁开眼睛醒过来。

    “萧寒寒,以后我主外你主内似乎也不错。”穆妍睡眼惺忪地看着萧星寒把一盆温水端到了床边,拿帕子给她擦脸。

    “我们都主内。”萧星寒唇角微勾说。

    “那谁主外呢?”穆妍问。

    “萧月儿。”萧星寒很淡定地回答。

    “你哥听到你这话得哭。”穆妍笑了。

    “他吃我们的住我们的,我们还帮他娶媳妇儿,他有什么好哭的?”萧星寒说。

    “说到萧月儿的媳妇儿,我得跟那个小丫头告个别,昨天分开的时候忘了说我们今日要走。”穆妍说。

    “好,先起来吃点东西再过去。”萧星寒给穆妍挑了一件稍厚一些的墨色劲装,接下来他们还要一路往北,根据地图上面的距离来估算,至少需要十天时间才能到目的地。天气转凉,萧星寒一直记得最初认识穆妍的时候,穆妍很怕冷,却忘记了穆妍现在的身体已经被他调理得很健康了。

    两人吃了早饭之后,穆妍一个人去了隔壁的客栈,萧星寒没有一起过去。

    穆妍敲了敲齐玉婵的房门,里面传出了齐玉婵迷迷糊糊的声音:“谁呀?”

    下一刻,穆妍还没回答,隔壁的房门突然开了,齐昀出现在门口,朝着穆妍看了过来。

    “早。”穆妍神色如常地跟齐昀打招呼。

    齐昀的脸色却颇有几分不自然,微微垂眸说:“早,师妹还没起,你稍等片刻。”

    “好。”穆妍点头。

    “小玉,开门。”穆妍说了一声,下一刻就听到房间里面传出噔噔噔跑步的声音,房门很快就开了,齐玉婵一脸喜色地出现在门口,头发还是乱蓬蓬的,衣服裹在身上,伸手把穆妍拉了进去,又把门给关上了。

    齐昀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又很快出来,下楼去了,他想着穆妍或许是来找齐玉婵一起吃早饭的,他出去给她们买回来好了。

    齐玉婵的房间里,她抱着穆妍的胳膊问:“慕寒姐姐是来找我一起去吃早点吗?等一下,我马上就收拾好!”

    “不用着急。”穆妍捏了一下齐玉婵粉嫩的脸蛋,笑着说,“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们今日就要走了。”

    “啊?”齐玉婵愣在了那里,“怎么这么快?”

    “我们有正事要办,是因为要参加朋友的婚礼才在此地停留了数日,现在要离开了。”穆妍对齐玉婵说。

    “可是我还想跟慕寒姐姐一起玩儿呢!”齐玉婵一脸的遗憾。

    “以后有的是机会,等我忙完了,就邀请你去我们家里玩,到时候见见我哥。”穆妍对着齐玉婵眨了眨眼睛。

    “那慕寒姐姐要快点邀请我哦,不然我如果看上别的哥哥,慕寒姐姐的哥哥就没机会了。”齐玉婵笑嘻嘻地说。

    “嗯,会的。”穆妍点头,从荷包里面拿了一枚指环出来,递给了齐玉婵,“这是送你的。”

    “好漂亮啊!”齐玉婵眼睛一亮,接过来迫不及待地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指环上面镶嵌着一枚粉色的宝石,看起来就像星星一样。

    “你喜欢就好。”穆妍对齐玉婵说,“这枚指环里面有暗器,我教你怎么用。”穆妍随身会带着不少暗器,指环就有好几枚,目的之一是为了易容变换身份的时候用。

    齐玉婵好奇地把指环取下来,然后听穆妍告诉她暗器机关在什么地方,如何触发。她神色有些犹豫,心中喜爱却又把指环还给了穆妍,看着穆妍一脸认真地说:“姐姐,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姐姐还要在外行走,戴着防身吧,我师兄会保护我的,姐姐放心。”

    “我有。”穆妍亮了亮她自己手指上面戴着的一枚很简单的银色指环,“这就是送你的,拿着吧。”

    “姐姐的那个也是暗器吗?”齐玉婵问。

    “嗯。”穆妍微微点头。

    齐玉婵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我很喜欢!”说着就又戴了上去,怎么看都觉得很好看。

    穆妍说话间就要走,齐玉婵抱着穆妍不舍地说:“慕寒姐姐,我们会很快再见的对吗?”

    “会的,我还缺一个小嫂子呢。”穆妍笑着揉了揉齐玉婵的头发,“好好跟着你师兄,不要乱跑,我会去找你的。”

    “嗯,我等姐姐来找我。”齐玉婵并没有问穆妍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也没有问如何寻找穆妍,她很知道分寸,经过这几天和穆妍的交往,齐玉婵意识到穆妍很可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出门在外遮掩身份是必要的,而她相信,穆妍说要去找她,就一定会去找她。

    穆妍正要离开,隔壁房间传出瓷器碎裂的声音,齐玉婵秀眉微蹙,穆妍随口问了一句:“那里住的是你另外一位师兄吗?”

    齐玉婵摇头:“他不是我师兄,我不喜欢那人,姐姐不用管他,快走吧。”

    “好。”穆妍点头,话落出门离开了,走过叶重华的房间门口,听到里面传出一阵轻咳,神色平静地收回视线下楼去了。穆妍这会儿并没有想起鬼医这号人来,她见到齐玉婵之后想的最多的是齐玉婵跟萧月笙很般配,一时忘了齐玉婵天生心脏不好,后来被鬼医换心才活下来这件事。

    穆妍下楼,正好碰上齐昀上楼,两人打了个照面。

    齐昀双手各提着一个食盒,看着穆妍脱口而出:“我买了早点,你要不要……”吃完再走……

    “我吃过了,有事要办,先走一步,后会有期。”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完,绕开齐昀下楼,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客栈门口。

    齐昀愣了一会儿,猛然转头,已经看不到穆妍的身影了。他这才意识到,穆妍并不是来找齐玉婵吃早点的,是专程来告别的。他知道慕寒不是她的真名字,也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但他想,既然说了后会有期,他们应该还会再见的吧……

    齐昀送早点去叶重华的房间,发现叶重华脸色不太好,看着像是染了风寒。

    “重华,你自己就是个神医,出门在外还是注意一点。”齐昀皱眉看着叶重华说。叶重华也不是三岁小孩了,来了繁星城之后都没出过门,染上风寒唯一的原因是他自己不注意。

    “我没事。”叶重华神色疲惫地摇头,“刚刚谁去找齐玉婵了?”

    “还是我们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位慕寒公子。”齐昀说。

    “我还是希望你跟人来往的时候谨慎一些,也要看着齐玉婵,不要让她……”叶重华对齐昀说。

    齐昀神色有些不悦:“重华,我跟谁来往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慕寒是我的朋友,不是你以为的别有居心之人,她现在已经走了!”

    “阿昀,我不过是好意提醒你一句,你为何如此激动?”叶重华皱眉看着齐昀。

    “你好好休息吧,我们过两日也该离开了。”齐昀放下食盒,转身走了,并没有再跟叶重华说什么。齐昀曾经告诉过叶重华他在找他的救命恩人,但找到之后,却并没有对叶重华说。一方面叶重华对穆妍的无端猜忌让齐昀不高兴,另外一方面,齐昀心中对于穆妍不可抑制的情愫让他自己很纠结,齐玉婵知道就罢了,齐昀并不想跟更多的人分享,他见到穆妍的欢喜和失落,不需要别人理解和评判。

    萧星寒和穆妍准备离开的时候,独孤傲和沈赟之过来了。

    “猜到你们今日会走。”独孤傲看着穆妍和萧星寒说,“师姐,真的不需要我去帮忙?杜午已经被晋连城解决了,晋连城暂时不会找阿烬的麻烦,我跟你们离开应该无碍。”

    “不用。”穆妍毫不犹豫地摇头。

    “你们怕我打扰吧?”独孤傲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穆妍轻笑了一声:“师弟知道就好,乖乖在这里看着阿烬和十一新婚甜蜜吧,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是个光棍儿,把找媳妇儿这件事放在心上。”

    独孤傲无语:“这件事我一直都知道,不用师姐提醒。”

    “王妃,你们要不要等等美人哥哥和十一姐姐过来再走?还有小天儿哥哥,如果知道你们就这么走了,肯定该伤心了。”沈赟之对穆妍说。

    “阿烬和十一新婚,忙着呢,不必打扰他们。至于小天儿,转告他一句话,让他有空多看看姑娘,早日娶上媳妇儿。”穆妍笑着说。

    “嘿嘿,我会转告的!”沈赟之笑着说。

    “好了,你们回去吧,我们这就走了。”穆妍对独孤傲和沈赟之说。

    独孤傲和沈赟之看着穆妍和萧星寒退了房,骑马离开了繁星城,走的是南城门,还是来时的路。

    出了繁星城南城门之后,穆妍和萧星寒一路走到繁星城外十里的白河亭,然后穿过一片树林,调转马头,绕过繁星城,往北而去。

    作为北漠国皇夫的朋友,穆妍昨日的琴声惊艳了很多人,在繁星城也不是籍籍无名之人了。如果他们走了几乎不开的北城门的话,定然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晋连城。穆妍现在并不想理会晋连城,所以才要绕路走。

    北漠国皇宫里面,连烬和拓跋翎已经起了,吃了一顿简单却温馨的早餐,已经正式结为夫妻的两人每次对视,眼中都有化不开的情意。

    “穆妍不会今日就走吧?”连烬突然皱眉,想起了穆妍和萧星寒。

    拓跋翎愣了一下:“应该不会吧。”

    “应该会。”连烬摇头,“他们两人本就是路过繁星城,要往北而去,有很重要的事情,为了喝我们的喜酒才停留了这几天,现在很可能已经走了。”连烬知道穆妍的性格,她可以为了喝连烬的喜酒耽搁那么多天,但现在喜酒喝过了,她不会再浪费时间,毕竟为萧星寒寻找武功秘籍非常重要,修炼是一个日积月累的漫长过程,必须尽快开始了。

    “那我们赶紧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赶上跟他们告别。”拓跋翎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不用去了。”莫轻尘从窗户飞了进来,神色懊恼地说,“我还想着今日跟主子一起再喝一杯,没想到他们说走就走!刚刚独孤找我,他们已经走了大半个时辰了,追也追不上了!”

    连烬摇头失笑:“我不是很意外。”

    “算了,反正他们回来还会路过这里,希望他们此行顺利吧。”莫轻尘神色无奈地说。即便他当上了北漠国的丞相,但在他心里,依旧认为自己是穆妍的小弟和萧星寒的朋友。

    第二天,齐昀带着齐玉婵和叶重华,一起离开了繁星城,踏上了回碧血山庄的路。

    繁星城依旧平静如昔,而关于北漠国新任女皇和她的皇夫青莲公子,以及他们两人那场绝美的婚礼,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

    天厉国耒阳城。

    萧月笙假扮萧星寒,奉旨训练原本北漠国的那些官员,相当尽职尽责,让厉啸天非常满意。他在萧王府的生活过得很安逸,每天一早先去萧尚书府陪萧源启和宁如烟吃早饭,然后骑马去军营,傍晚时分回来,再去萧尚书府吃晚饭。有空的时候教拓跋严武功和医术,偶尔还跟着苍氏一族的几个老头学点打铁技术,虽然难免被那几个老头骂,不过他们倒也不拒绝把自己的本事教给萧月笙。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萧月笙唯一觉得不完美的地方就是他家星儿弟弟和无良的小弟妹不在家,生活乐趣都减少了很多,没有人怼他的日子过得有点无趣了。

    这天入夜时分,萧月笙带着拓跋严在萧尚书府饱饱地吃了一顿之后,扛着拓跋严,在夜色之中回到了萧王府。

    “萧公子,这是王妃送回来的信。”刚进萧王府,一个剑龙卫把一份未拆封的信递给了萧月笙。

    萧月笙和拓跋严眼睛都是一亮,两人回了房间,萧月笙迫不及待地把信拆开,拓跋严凑过来看:“娘说了什么?娘和老爹要回来了吗?”

    “应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是他们到繁星城之后给我写的信。”萧月笙往下看,神色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很快看完了一封信,萧月笙也没管拓跋严把信抢了过去,坐在那里幽幽地说了一句,“一个脸圆圆的,很喜欢吃鸡腿的漂亮小丫头?”

    “大伯,娘为了你的亲事真是操碎了心啊!”拓跋严认真读完了整封信,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

    “我还没见过那个小丫头,怎么感觉小弟妹已经把我的亲事给定下来了。”萧月笙很无语地说。

    “大伯,如果娘不操心的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儿啊?我要把这封信给祖父和祖母看,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拓跋严笑着把那封信给折起来收好了。

    “别了,万一见面之后我们不喜欢彼此,那岂不是很尴尬?到时候你祖父祖母肯定会失望的。”萧月笙摇头。

    “大伯是在质疑娘的眼光吗?娘说了很合适,那就一定很合适,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拓跋严笑嘻嘻地说。

    萧月笙无语望天:“怎么有种被小弟妹卖了的感觉,还有点开心想帮她数钱是怎么回事……”

    八月中旬,萧星寒和穆妍已经离开繁星城很远,走进了一片荒凉的沙漠之中。

    这天正午时分,日头很毒,萧星寒和穆妍脸上都包着步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避免被晒伤。他们牵着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十个剑龙卫分成几拨去寻找水源了。

    虽然北漠国有大片的荒漠,土地贫瘠,但其中也有无数绿洲,大大小小的城池都建造在水源地附近,否则百姓根本无法存活。而繁星城再往北没有人烟,因为这是一片不适合居住的地方。

    看着两匹原本神骏的宝马已经快要走不动了,萧星寒和穆妍找了一个避风的沙丘停下来休息。

    “这样下去不行。”穆妍轻抚了一下卧在地上的马头,微微皱眉说,“再往北去,环境只会更加恶劣,骑马走不了,带着马去,马需要饮大量的水,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不如等他们回来了,让两个人把我们的马送回繁星城去。”

    萧星寒拉掉脸上的步巾,额头满是汗水,微微点头说:“也好。”

    “八九月份是沙暴多发期,如果今天找到水源的话,我们尽可能多地取水,接下来最好不要再分散行动。”穆妍皱眉,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萧星寒把马背上面的一面红色的旗子拿下来,走到沙丘最高处,插在了上面,好让去寻找水源的剑龙卫能够找到他们。

    一直到日落时分,前去寻找水源的剑龙卫才纷纷回来了,看到他们都没事,穆妍微微松了一口气。

    而太阳落山之后,沙漠之中气温骤降,到半夜甚至会比冬天还要寒冷。不过穆妍毕竟是活过两辈子的人了,前世也有过去沙漠徒步旅行的经历,有些经验还是有的,并且他们来之前,拓跋十一还专门找了一个很了解沙漠的老人,问了许多问题,给他们写了一份注意事项。

    所以他们随身带着很厚的御寒衣物,剑龙卫们也都有。这会儿大家穿好厚衣服,白天找到水源的那两个剑龙卫根据他们留下的标记,带路朝着沙漠深处而去。

    萧星寒执意把穆妍背在了背上,一直走到半夜,才终于看到了一片很小的绿洲,一个水潭在夜色之中散发出幽暗的光芒。

    “属下按照夫人教的方法验过了,无毒。”一个剑龙卫说。

    萧星寒把穆妍放下,两个剑龙卫取下马背上面的帐篷,选了一处避风的地方开始搭帐篷,有的剑龙卫在生火,有的在取水,有的在饮马。

    沙漠之中的夜空是极美的,星星低得仿佛触手可摘。今日是十五,不过没有月亮,穆妍早已吃了玄黄丹,因为这样的环境里面她想熬着度过虚弱期不太现实。两人在帐篷里面休息,剑龙卫各自找了地方小憩,轮流望风。

    天还未亮,一行人就打点行装,准备再次上路了,因为早点走不会那么热,中午最热的时候根本无法前行,需要找地方休息。

    萧星寒安排其中四个剑龙卫带着两匹马一起返程回繁星城去,其他六个跟着他们继续前行。

    而第二天正午,阳光最毒辣的时候,穆妍感觉一阵诡异的风突然吹了过来,却并没有一丝舒服的感觉,神色立刻就变了。

    “可能有沙暴,西北方向。”萧星寒皱眉,话音未落已经把穆妍给拉了起来。他们在繁星城停留的时候,专门了解了一下沙暴的征兆,这会儿的天气不太对劲。

    一行人迅速起身,穆妍揽着萧星寒飞身而起,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六个剑龙卫背着行李紧跟着穆妍的步伐。

    并没有过很久,一个剑龙卫回头,就看到背后黄沙漫天,随风袭来。他神色微变,脚步一滞,落后了一步,听到了穆妍的一声轻喝:“不要命了,快走!”

    八人最终避开了沙暴,却也落得十分狼狈,浑身都是沙子。

    “记着,接下来一定要时刻小心,否则就会有来无回!”穆妍看着六个剑龙卫冷声说。

    “是,王妃!”六个剑龙卫齐声说。今日差点落后一步的那个剑龙卫神色有些羞愧,心中暗暗发誓,接下来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了。

    “神兵门的先祖为何要把藏宝库建造在这个鬼地方?”这是穆妍很不理解的。如果真的有传说中的惊天宝藏,运送到这沙漠深处,也需要很多人力,就不怕这个地方泄露出去吗?

    萧星寒看出了穆妍的心思,神色淡淡地说:“为了保密,那些参与建造藏宝库和运送宝物的所有相关之人,恐怕都长眠在藏宝库之中了。”

    穆妍心中微沉,却无法反驳萧星寒的话。掌权者总是生杀予夺的,神兵门的最后一任门主显然并不是个例外。他的行为让神兵门的宝藏历经百年都没有落入外人手中,但这些与当年无辜死去的那些人的性命相比,孰轻孰重?这个问题,不需要答案了,因为事已至此,往日不可追。

    “看地图,还需要五六日的时间,如果再有沙暴的话,时间会更长。”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宝藏自然不好寻,她早有心理准备,不过如今这样的局面还是让她心中有些不安,希望接下来一路能够顺利吧!

    又过了三日,虽然在沙漠中行走快不了,但也没有再遇到那日的沙暴,还算顺利。

    而这天,六个剑龙卫分成两拨,再次出去寻找水源,一直到天黑,只回来了三个,另外三个不见了人影。

    “跟他们说过,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回来。”穆妍皱眉。

    “夫人,我们去他们离开的方向找找吧。”一个剑龙卫说。

    “一起去。”萧星寒神色微沉。现在就剩下他们五个人,不能再分头行动了。

    “不用背我了,我还行。”穆妍拒绝了萧星寒背着她走,“如果你累了说一声,让他们轮流背着你。”现在整个队伍里面,萧星寒是最弱的一个。

    萧星寒摇头,拉住了穆妍的手:“走吧。”

    一行五人在夜色之中行走,速度比起白天还要慢一些,不过这天没有风,地上那三人留下的标记还能看到,本是为了方便他们找回来,如今正好让穆妍他们循着标记找过去。

    标记消失的地方,是一片极高的沙丘。五人有些艰难地翻越了沙丘,伏身趴在高高的顶部,神色都有些惊讶,因为下方是一片不小的绿洲,而这并不是让他们惊讶的地方,他们惊讶之处在于,下面的那片湖边,竟然有一座房子,此时亮着灯。这里是有人居住的!

    “夫人,属下去打探一下。”一个剑龙卫自告奋勇。

    “你们两个,一起去。”穆妍指了两个剑龙卫。

    看着两个剑龙卫从沙丘上面滑了下去,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靠近了那个亮着灯的房子,穆妍眼眸微眯。

    接下来,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那两个剑龙卫也没有再出来。

    最后剩下的一个剑龙卫是穆妍一直很欣赏的周正,他微微皱眉说:“夫人,我们还是静观其变比较稳妥。”那个房子里面定然有人,并且有古怪,那五个剑龙卫有可能都被抓了,也有可能都被杀了,他们不能再轻举妄动。

    “你们留下,我去看看。”穆妍冷声说。她不能在这里等下去,万一那五个人现在还没死,因为他们的等待,在这个夜晚被杀掉的话,那就不好了。

    萧星寒伸手,即将拽住穆妍的时候,手顿了一下,眼眸微暗,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小心一点。”

    “夫人,还是让属下去吧,属下会谨慎的。”周正开口说。

    “你留下保护王爷。”穆妍不容置疑地说,话落直接飞身而下,朝着那个房子靠近。

    穆妍并没有跟剑龙卫一样偷偷靠近那个房子,而是直接飞身落在了房顶上面,高声说:“不知是哪位前辈在此修行?晚辈这厢有礼了!”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狂妄!”下一刻,房子的顶部直接破了个大洞,一道黑影从下方飞身而出,挥掌就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穆妍神色微变,急急闪避,因为这人的武功太强了,现在的穆妍还不是他的对手。

    两人很快交上了手,穆妍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但她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用暗器,因为还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头,跟高手过招,贸然用暗器这种阴招,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导致原本可能可以很快平息和解的战斗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穆妍神色微凝,开始认真地与那人对战,而她的幽冥神功如今即将步入高阶,实力也不容小觑,虽然压力不小,但也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

    夜色深重,哈气成冰,穆妍裹得严严实实的,看起来是个少年模样,而那人竟然赤膊上阵,身上只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麻衣,胳膊和小腿都露在外面,脚上穿着一双破烂的草鞋,随时有可能掉下去。

    沙丘之上,伏在那里的萧星寒凝眸看着下方的战斗。

    周正开口问:“王爷,是否需要属下去帮王妃?”

    “暂时不要去。”萧星寒摇头。那人太强了,周正过去,以他的实力,不过是送死罢了。

    穆妍和那人整整打了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人攻势越发猛烈,穆妍已经是勉力支撑了,不过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那人伸手成爪,以一种诡异的步伐靠近了穆妍,握住了穆妍的肩膀!

    穆妍神色一沉,她一点儿都不怀疑,只要这人用力一捏,她的肩膀就会碎掉!

    “小子,你多大了?”那人看着穆妍,猛然泄了手中的力道,提着穆妍落在了地上,看着穆妍冷声问。

    离得近了,穆妍发现这人并不老,虽然声音有几分沙哑,但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还是个中年人。而他皮肤黝黑,身材高壮,一双眸子如铜铃一般,看起来颇有几分凶神恶煞。

    “十八。”穆妍弱弱地说。

    “十八岁就有这样的功夫,天赋不错。那五个,是你的奴仆?”中年男人看着穆妍冷声问。

    “算是吧。”穆妍微微点头,“不知他们可还活着?”

    “哼!鬼鬼祟祟!”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说,“还没死,老夫本打算明日把他们晒成肉干!”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穆妍很乖觉地说。

    中年男人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捏着穆妍肩膀的手依旧没有松开:“说,你跟神兵门有什么关系?”

    穆妍眨了眨眼睛:“没关系。”

    “小子,别装傻!”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不怕告诉你,老夫的家族是神兵门藏宝库的守门人,老夫在这个破地方等了二十年,终于有人来了,你说你跟神兵门没关系?是想让老夫扒了你的皮吗?”

    “啊?原来是守门人大叔,失敬失敬!”穆妍眼眸微闪,突然笑了起来,“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大叔你好,认识一下,在下是神兵门的少主慕寒,奉家师之命,前来寻找藏宝之地!”

    “你的师父叫什么名字?”中年男人看着穆妍冷声问。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家师名叫苍凉。”

    “你真是苍氏一族的后人?”中年男人看着穆妍冷声问。

    “如假包换。”穆妍点头。

    中年男人突然放开了穆妍,单膝跪地,垂首恭敬地说:“参见少主!”

    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伸手把中年男人扶了起来:“大叔不必多礼,辛苦大叔了。”

    “我们冷氏一族,终于等来了神兵令之主,也算不负先主之托了!”中年男人拱手高声说。

    “大叔,我这趟来,是来寻宝的,大叔既然守在此地,即便没有进过藏宝库,也应该对藏宝库周围的环境非常了解,接下来还请大叔帮忙!”穆妍拱手说。

    “少主不必如此客套,这是冷氏一族应该做的!”中年男人话落,猛然转头,看向了萧星寒和周正所在的方向,“让你那两个随从也下来吧,我们商议一下接下来如何行事!”

    “好。”穆妍点头,对着萧星寒和周正打了个很特别的手势。

    萧星寒点头,然后被周正带着一起飞了下来。

    “他竟然不会轻功?”中年男人看着萧星寒皱眉,“那你为何带他过来?”

    “因为他懂机关之术。”穆妍微微一笑。

    “少主进来吧。”中年男人收回放在萧星寒身上的视线,话落进了小房子。

    中年男人看不到的地方,萧星寒和穆妍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味。对穆妍来说,什么藏宝库守门人,都是鬼扯,这人的家族或许跟百年前的神兵门有关,从某种途径知道了藏宝库的大致所在,所以世代派人在此地等着神兵门后人前来。不用怀疑,等利用穆妍和萧星寒打开藏宝库,见到宝藏,所谓的冷氏一族,一定会第一时间除掉穆妍他们。

    而穆妍现在并未对中年男人动手,是因为她察觉到附近还有更强的两道气息在盯着她,穆妍觉得,寻宝之前,还是先想办法杀人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