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19.师父一路好走(一更)

时间:2018-05-30作者:三木游游

    北漠国繁星城。

    时间很快到了八月初九,明日就是拓跋翎的登基大典以及她和连烬大婚的日子了。

    这天一大早穆妍还没起,就听到一个人轻声在门外唤她:“慕寒哥哥,慕寒哥哥……”

    “咱们的小嫂子来了。”穆妍推了一下萧星寒。

    萧星寒微微皱眉:“如果她真嫁给萧月儿的话,让他们成亲之后赶紧搬走,不能跟我们住在一起。”

    “为什么?”穆妍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她太粘你了。”萧星寒起身,开始快速地穿衣服。如果齐玉婵不来,两人今日不会起这么早的,虽然都已经醒了。

    站在门外的齐玉婵神色有些迟疑,在想是不是要回去,还是再等一下。她一大早找穆妍有事,就直接过来了,到了门口又怕穆妍和萧星寒还没起,所以用了自认为很小很小的声音,都没敲门,想着穆妍醒了肯定能听到,没醒的话应该也不会被她吵醒。

    不过齐玉婵低估了穆妍的实力,在她在穆妍的房间门口停下脚步的时候,穆妍就知道有人来了。

    不多时,房门打开了,穆妍招呼齐玉婵进去,齐玉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不是打扰到姐姐和姐夫睡觉了。”

    “嗯,不过没关系。”穆妍微微一笑,没有关门,萧星寒直接出去了,说要去外面买早点回来。

    “姐夫真好。”齐玉婵对穆妍说。

    “我哥也很好。”穆妍唇角微勾。

    齐玉婵脸色微红:“姐姐你就会打趣我。”

    “说吧,一大早找我什么事?”穆妍看着齐玉婵问。

    齐玉婵嘿嘿一笑,挽住穆妍的胳膊说:“姐姐!前天你给我那么好吃的点心和果子,是不是女皇陛下送给你的?我师兄说有一种果子只有女皇陛下才能吃到呢!”

    “你师兄?他一直都是你师兄吗?”穆妍看着齐玉婵问。穆妍第一次遇见齐昀的时候,齐昀身在明月国,正在被人追杀,穆妍直觉齐昀那个时候应该还没拜入碧血山庄门下,齐昀这个名字一看就是碧血山庄的弟子才会有的名字,那么齐昀原本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被那么多人追杀?

    齐玉婵小声说:“我师兄三年前才拜我爹爹为师,在那之前他不叫这个名字的。要是别人问我,为了我师兄的安全我肯定不会说的,但姐姐是我师兄的救命恩人,我师兄恐怕巴不得姐姐多了解他一点,那我就跟姐姐说了,但姐姐要保密哦。”

    穆妍笑了:“这么复杂?他难道是皇族?”

    “姐姐你真聪明!我师兄是皇族出身,不过那个皇族现在已经被灭了。”齐玉婵看着穆妍说,“我师兄本名叫做明湛,是曾经明月国的二皇子,不过他特别可怜,从小到大一直被他父皇关起来折磨得生不如死,好不容易才逃走。不过我师兄根本不想要那个身份的,他是个特别好的人。”

    穆妍神色莫名。北漠国的二皇子?明心瑶一母同胞的孪生兄长,原来就是齐昀啊!

    “我认识北漠国的三公主明心瑶。”穆妍看着齐玉婵说。她在想,当初从天厉国耒阳城南阳王府救走明心瑶的,应该就是齐昀了,那么明心瑶现在会在碧血山庄吗?穆妍如果直接问齐玉婵明心瑶的下落,齐玉婵恐怕会猜到穆妍来自耒阳城,穆妍还是决定保持一点神秘感。

    穆妍说她认识明心瑶,齐玉婵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说:“我也认识她,不过姐姐跟她不是一路人,肯定不是朋友,有些话我就直说了。那个明心瑶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怪不得别人,我师兄好心救她,护着她,给她安定的生活,但她还不知足,总是有些不安分,先前不知道什么人把她从碧血山庄给带走了,她还怀着身孕呢!”

    “这样啊。”穆妍眼睛眨了眨。明心瑶被齐昀救到碧血山庄之后,又被人掳走了?她肚子里的种可是厉氏皇族的血脉,掳走明心瑶的人,恐怕是为了利用她做些什么。穆妍觉得齐昀不再管明心瑶是明智的,以明心瑶的性格,她恐怕到什么时候都安分不了,只会给齐昀惹麻烦。

    “不管她了,我找姐姐有正事!”齐玉婵看着穆妍说,“姐姐还没告诉我,是不是认识北漠国的女皇陛下呢!”

    穆妍微微一笑:“嗯,我认识她。”

    “明日北皇和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大婚,我很想去北漠国皇宫观礼,可是没有门路,姐姐肯定能去,到时候带我一个嘛!”齐玉婵拉着穆妍的胳膊晃了晃。明日只有北漠国百官和家眷能够进宫观礼,齐玉婵很想去,就一大早来找穆妍了。

    “你表明身份,北皇知道你是碧血山庄的大小姐,会派人请你进去的。”穆妍对齐玉婵说。

    “那不行,我要低调,我就想跟姐姐一起去。”齐玉婵摇头,笑嘻嘻地说。她知道她表明身份就可以进宫,但她并不打算那么做,因为那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了,可能真的会招惹麻烦。毕竟碧血山庄现在在天厉国境内,齐郢和齐骜想要和天厉国皇室交好,在这个时候,碧血山庄的小姐突然出现在繁星城,大张旗鼓地去参加北漠国新皇的登基大典,难免会让厉氏皇族多想。

    “好吧。”穆妍微微一笑,“明日我们作为皇夫的家属一起进宫去。”

    “啊?姐姐是先认识的青莲公子吗?”齐玉婵眼睛一亮,“姐姐难道和青莲公子是兄妹?姐姐说要给我介绍的那个哥哥肯定不是青莲公子,那是不是青莲公子的弟弟呀?”

    “不是,青莲公子是我的朋友。”穆妍笑着说,“怎么?你喜欢青莲?”

    “我只是很仰慕青莲公子的美貌,想亲眼看看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究竟有多美。”齐玉婵笑嘻嘻地说。

    “明日你就可以见到了。”穆妍对齐玉婵说,“如果你齐昀师兄也想去的话,到时候一起去就好,宫里会派人来接我们。”

    “那姐姐为什么要住在客栈里面呢?如果姐姐住在皇宫里,我就可以进宫找姐姐玩儿,顺便游玩一下了!”齐玉婵笑着说。

    “你想去北漠国皇宫玩儿,明天就可以。”穆妍揉了揉齐玉婵的小脑袋。

    “姐姐真的好厉害!”齐玉婵看着穆妍星星眼了,“好想跟着姐姐去闯荡江湖,肯定很有趣!”

    “嗯,以后会有人带你闯荡江湖的。”穆妍看着齐玉婵微微一笑。

    “我回去问问我师兄,他不一定去的。”齐玉婵对穆妍说。

    “你另外那个师兄呢?”穆妍问齐玉婵,她没有忘记,当初齐玉婵要跟她同行,被马车里面的一个男子阻止了,不过穆妍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齐玉婵的那位师兄。

    “姐姐说他啊?不用管他,我才不想跟他一起出去呢!”齐玉婵扁了扁嘴,一点儿都不掩饰对叶重华的不喜。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萧星寒买了各色各样的早点回来,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齐玉婵也不客气,对萧星寒说了一句:“谢谢姐夫!”然后吃得别提多开心了。

    萧星寒觉得,齐玉婵吃饭的样子真的跟他哥萧月笙太般配了,看着就让人觉得食欲大振心情很好,用老一辈人的话说,很有福相。

    齐昀就在对面客栈的一楼大堂里面坐着,眼睛时不时地往外看一眼,等了快一个时辰,才看到齐玉婵出来。齐昀站了起来,下意识地往齐玉婵身后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穆妍的身影,他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了淡淡的失落,又有一丝自嘲,微微摇头,想着这样也好,不见便不会有牵扯,他不该打扰她的……

    “师兄!”齐玉婵走到了齐昀面前,挥了挥手,让齐昀回神。

    “怎么样?是不是吃过早饭了?”齐昀看着齐玉婵问,他看到萧星寒出去买了吃的回去。

    “嗯,我吃过了,师兄吃了吗?”齐玉婵问齐昀。

    齐昀点头:“我也吃了。”他其实没有吃,只是出去给叶重华带了吃的送上去,自己没什么胃口。

    “师兄你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齐玉婵说着上楼去了。

    齐昀跟进了齐玉婵的房间,齐玉婵把门关好,看着齐昀说:“我跟师兄说哦,那个慕寒姐姐本事可大了,她不仅认识北漠国的女皇陛下,而且跟青莲公子很熟的!慕寒姐姐说明日可以带我进宫去观礼,师兄要不要一起去?”

    齐昀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头又摇头,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师兄你到底去不去嘛?”齐玉婵问齐昀。

    “师妹觉得我该去吗?”齐昀愣愣地反问。

    齐玉婵想了想说:“这个看师兄自己吧,如果我是师兄的话,我会去的,到时候亲眼看着人家夫妻俩有多甜蜜,心里的念想就断了。”

    齐昀摇头失笑:“好吧,那我听师妹的。”虽然齐玉婵说的是歪理,但歪理也是有道理的。齐昀这两天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心,甚至彻夜难眠,脑海中挥之不去都是穆妍的身影。他想这样下去也不行,不见不代表可以不想念,既然如此,就顺其自然吧,他知道自己做不出越矩的事情。

    “那重华……”齐昀想起了叶重华,在想留叶重华一个人在客栈里面好像不太好。

    “不带他!”齐玉婵皱了皱眉头说,“我们是沾慕寒姐姐的光才能进宫去的,我跟慕寒姐姐说了只有我跟师兄两个人,如果叶重华要去,我就不去了!”

    “那好吧。”齐昀点头。其实他也不想带叶重华出去,本来齐昀很欣赏叶重华的医术,和叶重华算是好友,但这次出来才发现,他跟叶重华并不是一路人。

    “就这么决定了,明日一早师兄跟我一起去找慕寒姐姐!”齐玉婵看着齐昀说。

    “嗯。”齐昀点头。

    萧星寒和穆妍这天没有出去,也没去找连烬,因为都安排好了,明日他们会以连烬朋友的身份进宫去观礼,届时拓跋翎会派人过来请他们,带上齐昀和齐玉婵没什么关系。

    这段日子一直住在别院里面的连烬,这天傍晚的时候进宫去了一趟,因为大婚的喜服做好了,拓跋翎说让他去试试。沈赟之易容成了连烬的随从,独孤傲是连烬的侍卫,一起进宫去了。

    见到拓跋翎的时候,拓跋翎正在御书房里面处理政务。虽然莫轻尘很给力,但拓跋翎该做的事情也一样都不会落下。

    “阿烬,你来了。”拓跋翎放下手中的笔迎了上来。

    “独孤哥哥,拓跋十一看不到我们哎!”沈赟之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

    独孤傲面无表情地说:“有阿烬在,她能看到我们才见鬼了。”

    拓跋翎脸色微红:“独孤,赟之,你们不要打趣我了。”

    “明白,让我们不要打扰你们,我们去外面候着,你们慢慢聊。”独孤傲微微点头,然后伸手拽住沈赟之的后领,把他拖了出去。

    御书房里面只剩下了拓跋翎和连烬,连烬看着拓跋翎笑意柔和地说:“阿翎脸红的样子很可爱。”

    拓跋翎脸色更红了:“阿烬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明日你就会成为我的妻子,我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连烬上前一步,拉住了拓跋翎的手,把她拥入了怀中。

    拓跋翎听到连烬的话,心中甜蜜不已:“阿烬,我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那就一直做下去,不要醒来好了。”连烬微微一笑。

    “你来试试衣服吧,我让人送过来了。”拓跋翎拉着连烬,去了御书房的偏殿,那里挂了一件大红的喜袍,喜袍上面绣着一只展翅高飞的神鹰,是北漠国的象征。

    “你的嫁衣呢?”连烬问了一句。

    “明日再给你看。”拓跋翎小声说。

    “好,我很期待。”连烬唇角微勾,然后开始解扣子,“我就在这里换,你帮我换。”

    “我还是出去等着吧。”拓跋翎说着就要走。

    连烬伸手拉住了拓跋翎:“你都看过我没穿衣服的样子了,害羞什么?我又不会脱光。”

    拓跋翎转身,握拳轻轻地砸了一下连烬的胸口:“阿烬你怎么越来越坏了?”

    连烬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轻咳了两声说:“怎么会?这喜袍太复杂了,你不帮我的话,我不会穿。”

    “那好吧。”拓跋翎微微点头,从木架子上面把喜袍取了下来,连烬脱得只剩下里衣,伸着手非要让拓跋翎帮他穿。

    其他的都还好,拓跋翎认真地把喜袍的扣子都扣好之后,只剩下一根腰间的玉带,需要从后面绕到前面来扣上。

    拓跋翎伸手,去拉垂在后面的玉带,连烬身子微微往前靠了一点,把拓跋翎抱了个满怀,笑意满满地说:“我喜欢这个,以后都要穿有带子的衣服,阿翎每天帮我系。”

    拓跋翎静静地靠在连烬怀中,双手抱着连烬的腰,轻声说:“阿烬,谢谢你。”

    “谢什么?”连烬轻笑了一声。

    “谢谢你喜欢我。”拓跋翎脸上洋溢着待嫁新娘的喜悦,却没有忐忑。她真的觉得这像是一场美丽至极的梦,而她永远都不想醒过来。

    “不用谢,你就用喜欢我来报答吧。”连烬唇角微勾。

    “好。”拓跋翎认真地点头。

    这么甜甜蜜蜜的,又过了一会儿,才终于把衣服穿好了。

    这是连烬这辈子第一次穿大红色的衣服,他以往穿的衣服颜色都偏素淡,如今乍一穿上这样鲜艳的颜色,更衬得他面庞白皙如玉,端的是绝色倾城,举世无双。如果说他以前像是一朵只可远观的青莲的话,如今的他,像是一朵诱人靠近的红莲,而唯一能够靠近他的,只有拓跋翎……

    “看来我要成为一个比新郎丑的新娘了。”拓跋翎看着连烬,目光惊艳地说,连烬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

    “在我心里,阿翎是最美的。”连烬拉过拓跋翎,低头吻上了她娇嫩的樱唇。

    等在外面的独孤傲和沈赟之,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连烬出来,沈赟之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压低声音说:“独孤哥哥,他们俩不会今天就把洞房花烛给办了吧?”

    独孤傲抬手敲了一下沈赟之的脑门儿:“小孩子胡说什么?阿烬不是那样的人!”

    “搞得跟独孤哥哥很懂一样,独孤哥哥你又没有娶妻,你知道的未必比我多!美人哥哥是个正常的男人,况且拓跋十一都要嫁给他了,就是做了什么,那也是天经地义的!”沈赟之嘿嘿一笑,一脸暧昧地说。

    “阿烬要出来了。”独孤傲回头看了一眼。

    下一刻,御书房的门开了,连烬穿着先前那套衣服走了出来,对独孤傲和沈赟之说:“久等了,我们回去吧。”

    “美人哥哥试过喜袍了?怎么也不让我们看一眼?”沈赟之问连烬。

    “明日你们就能见到了。”连烬微微一笑。

    三人离开皇宫之后,骑了马,朝着别院而去。

    莫轻尘没跟他们一起,他作为一国丞相,原本不必事事亲力亲为,他也不是那种专权的人,但明日拓跋翎的登基大典以及大婚典礼,莫轻尘可是十分的上心,从一开始就亲自监督礼部的那些官员,到现在还在忙着安排明日典礼的流程,事无巨细。登基大典倒是其次,莫轻尘更在意的是拓跋翎和连烬的大婚典礼,他说不能出任何差错,要给拓跋翎和连烬留下终生难忘的美好记忆。

    别院里面,独孤傲和沈赟之住在一个院子里,连烬单独住在另外一个院子里。这是莫轻尘安排的,他说这样方便连烬和拓跋翎亲热不会被打扰,当然了,这话是背着连烬说的。

    回到别院之后,连烬就回了自己的院子,刚推开房门,神色立刻就变了。

    “青莲,好久不见。”苍老低沉的声音传入连烬耳中,并不陌生。

    连烬眼眸微缩,看着坐在他房间里面的杜午,冷声说:“你想做什么?”

    “你的武功是老夫教的,到现在连声师父都不愿意叫了吗?”杜午冷哼了一声,“为师待你可是不薄啊!”

    “是,你的‘教诲’,我没齿难忘!”连烬冷冷地说。

    “原本老夫一直想不通,当初究竟是谁救了你,如今又是谁在背后帮你。”杜午看着连烬冷笑,“但就在刚刚,老夫发现你身边姓沈的那个小子,老夫什么都明白了!”

    连烬心中一沉,怪不得他在回来的路上总感觉像是有人盯着,却没有发现什么人,原来是杜午。虽然沈赟之易容过,但他在独孤傲和连烬面前说话相当随意,应该被杜午听了去。

    “青莲,老夫到现在都想不通,你是如何跟萧星寒走到一起的?”杜午看着连烬声音低沉地问。沈赟之现在身上已经打上了萧王府的标签,发现沈赟之的那一刻,杜午终于知道连烬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了,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换了其他人,也不可能护住连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让杜午发现,仅解除血踪蛊这件事,世间总共都没几个人能够做到。

    “你不需要知道!”连烬冷冷地说着,眼中满是警惕,因为他知道论武功他现在顶多跟杜午打个平手,而杜午最厉害的是让人防不胜防的毒术。

    “呵呵,”杜午冷笑了一声,“青莲,你的脾气还是没改,不过假如让北漠国的人知道,即将成为北漠国皇夫的你,本是东阳国的六皇子,还暗中跟天厉国的萧王爷有勾结,你猜他们会怎么想?你的皇兄东方紫煜会怎么想?厉啸天会怎么想?对了,老夫一直没有出卖萧星寒的一个秘密,他的儿子是曾经北漠国那个皇太孙!”

    “你可以去死了!”连烬眸光一寒,拔出了一把冷光四射的剑,看着杜午冷声说。

    “青莲,为师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会取你性命,但你忤逆为师那么多次,为师现在就要好好教教你,何为尊师重道!”杜午话落,挥掌朝着连烬打了过来,随着掌风而来的是五颜六色的烟雾,还带着甜腻的幽香,显然有剧毒!

    连烬非但没躲,反而迎着杜午的掌风冲了过去,杜午看着连烬逼近的长剑,冷笑了一声,下一刻,连烬的剑明明距离杜午还有半米远,杜午却突然感觉心口一痛,有什么东西,贯穿了他的身体!拜杜午自己制造的彩色毒雾所赐,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连烬什么时候对他用了暗器!

    杜午捂住胸口,急急后退,冷喝了一声:“赤焰!”

    下一刻,晋连城从天而降,出现在杜午身后,伸手扶住了杜午,神色关切地问:“师父您没事吧?”

    “拿下青莲!为师要让他下跪认错!”杜午知道连烬的暗器中带了毒,但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这次来的确没想杀了连烬,因为留着连烬还有用处,但他想要给连烬一个教训,让连烬对他低头,所以才会对连烬出手,没想到却失手了。

    但现在杜午并不担心,因为他已经让晋连城先去用药放倒独孤傲和沈赟之,而晋连城的武功本来就比连烬高,还跟着杜午学了毒术,杜午认为,连烬不会是晋连城的对手。更何况,连烬为了对杜午下手,没有避开杜午的毒烟,这会儿已经中了毒,只是在强撑。

    “好,如师父所愿。”晋连城微微垂眸,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扶着杜午后背的那只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

    杜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晋连城手腕一翻,匕首没入了杜午的后心!

    杜午转头,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晋连城:“你……”

    “师父一路好走。”晋连城慢条斯理地拔出匕首,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晚上六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