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18.一切但凭师父吩咐

时间:2018-05-29作者:三木游游

    八月初七,一大早,繁星城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穆妍和萧星寒昨夜去见莫轻尘,莫轻尘口口声声说他想跟着穆妍回家,说他一点儿都不喜欢北漠国,然后被穆妍踹了一脚之后,他很认真地对穆妍说,他要留在北漠国当丞相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给穆妍和萧星寒提供另外一个选择,也是他们任何时候都可以用上的退路。

    穆妍看到莫轻尘过得很开心,这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他们心里都明白,不需要明说。

    这天一大早就阴雨绵绵,昨夜因为等齐昀没睡好的齐玉婵起得比往日晚了很多,是被饿醒的。她收拾好去敲齐昀的房门,齐昀很快打开了门,眼底满是疲惫,看着她说:“师妹是要出去吃饭吗?我陪你去。”

    “师兄,我快饿死了,快走吧。”齐玉婵对齐昀说,也没有再提起她的那位慕寒姐姐。

    “好,师妹稍等一下,我去问问重华要不要一起去。”齐昀对齐玉婵说。

    “问了也白问,他肯定不会去的。”齐玉婵撇嘴。叶重华没找到人心情不好,根本就不想来繁星城,来了之后也不出门,对于齐玉婵跑出去玩儿,跟别人交往,还有意见,齐玉婵对他相当不满。

    “师妹等一下吧。”齐昀还是决定要去问问叶重华。

    齐玉婵就等在门口,看着齐昀进了叶重华的房间,片刻之后就出来了,对着齐玉婵微微摇头说:“我们走吧,给重华带些吃的回来。”

    齐玉婵昨日买了几条漂亮的新裙子,今日就穿上了,没有再做男装打扮,看起来就是个灵秀可爱的小姑娘。齐昀在旁边给她撑着伞,两人出了客栈之后,雨还在下,街上的人都行色匆匆,而往日路边热闹的小吃摊,因为今日天气不好,都没有出来。

    两人去了一家酒楼,齐玉婵点了一桌子的菜,还有一壶酒。

    “师妹,你不会喝酒。”齐昀对齐玉婵说。

    “是给师兄喝的,师兄心情不好,多吃点多喝点就开心了。”齐玉婵微微一笑说。

    齐昀心中微暖。其实他在碧血山庄真的有家的感觉,齐郢和齐骜对他都很好,甚至曾经容忍他把一身麻烦的明心瑶给带回去,而齐玉婵在齐昀这个师兄面前相当随意,因为她把齐昀当了哥哥来看待,与对待叶重华大有不同。

    “师兄,天涯何处无芳草,祝愿咱们俩早日找到意中人。”齐玉婵以茶代酒,敬了齐昀一杯。

    齐昀哭笑不得,举起酒杯和齐玉婵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摇头失笑:“师妹,你不必安慰我,我真的没事。”

    “那我接下来再去找慕寒姐姐玩儿,师兄不会介意的喽?”齐玉婵对着齐昀眨了眨眼睛。

    再次提到“慕寒”这个名字,齐昀苦笑了一声:“当然不会,来繁星城就是为了让师妹玩得开心,不用管我。”

    “师兄,你人这么好,有朝一日一定会找到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齐玉婵看着齐昀神色认真地说。

    齐昀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疤,微微摇头说:“我哪里好?容貌尽毁,武功一般,身份复杂,其实你说得对,我最应该做的是远离她。”

    “师兄,叶重华没有办法治好你的脸,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齐玉婵看着齐昀说,“等我想办法见到我最崇拜的萧王妃,求她出手为师兄医治,师兄恢复容貌指日可待!师兄的武功已经很厉害了,身份就是碧血山庄的人啊,有什么复杂的?到那时,大把的好姑娘会朝着师兄扑过来的!”

    “师妹赶紧吃饭吧,别拿我取乐了。”齐昀轻咳了两声,给齐玉婵盛着汤说。他的脸伤得很重,叶重华看过,作为鬼医的他擅长的只是某些方面,对于如何给齐昀恢复容貌,并没有多大的把握。原本齐昀并不怎么在意自己那张脸,因为早已经习惯了,不过现在听齐玉婵提起,齐昀的想法也改变了一些。他总不能一直戴着面具生活一辈子,可揭掉面具容易吓到别人,如果容貌可以恢复的话,并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齐玉婵说以后有机会要请萧王妃穆妍为齐昀医治,齐昀觉得这件事还是他自己去想办法比较好,不必让齐玉婵为他操心。不过这些都得等这次他们离开繁星城,回到明月国碧血山庄之后再作打算。

    两人吃了饭之后,齐昀又为叶重华带了一些饭菜回去,走到客栈附近,齐玉婵直接让齐昀撑着伞把她送到了穆妍所住的客栈门口,然后对齐昀摆摆手说她要去玩儿了,让齐昀自己回去。

    齐昀就站在客栈门口,看着齐玉婵欢快地跑了进去,去跟掌柜的打听她的“慕寒哥哥”住在哪个房间。

    齐昀默默地转身,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撑着伞,朝着对面的客栈走去。他刚刚有一刻很想等在那里,看穆妍为齐玉婵开门,这样他就能看到穆妍一眼。可下一刻他又告诉自己,那是不对的,他不该那样做……

    齐昀见到叶重华的时候,叶重华正在房间里面作画。画中女子一身红色劲装英姿飒爽,手持一把古朴的长剑,眉目清冷,左眼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端的是个绝色美人儿。

    “重华,吃点东西吧。”齐昀不用问,就知道叶重华所画的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心上人。

    “嗯。”叶重华小心地把画像收了起来,走过来坐下,看着齐昀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再过几天吧,既然来了,就看看北皇大婚之后再走。”齐昀对叶重华说。

    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都是齐玉婵的意思吧?阿昀你未免太宠她了,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喜欢她。”

    齐昀皱眉:“重华,不要开这种玩笑。齐家对我有大恩,我对师妹好是应该的,师妹对我也很好啊。她最近针对你,那也是因为你先前明明知道她喜欢你,你又不喜欢她,却没有早点跟她说清楚,这是你的不对。”

    “她不过是个任性的大小姐罢了。”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我的意思是,你如果真对她有意思,娶了她岂不是更好?那样你跟齐家就真正是一家人了,齐伯父没有儿子,你只要当上他的女婿,未来碧血山庄就是你的。”

    “重华,你到底在说什么?”齐昀拧眉,“什么碧血山庄?我从来没想过那些事情!我都说了,我跟师妹之间没什么,你最近心情不好,说话怎么越来越不中听了?”

    叶重华微微垂眸:“对不起,是我多言了。我最近甚是烦躁,你不必介意,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先回去了,你有事叫我。”齐昀话落起身离开了。

    叶重华看着齐昀的背影,目光微微下移,看到了齐昀健全的两条腿。他低头,看着自己残缺的左腿,猛然伸手握拳,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眼底闪过一丝怨愤……

    另外一边,齐玉婵小姑娘敲了穆妍的房门,穆妍打开门她就高兴地进去了,一进门看到坐在桌边的萧星寒,挥舞着小手很不见外地叫了一声:“姐夫好!”

    “嗯。”萧星寒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倒是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下齐玉婵,然后心中默默地想,穆妍对萧月笙的亲事这么上心,这个齐玉婵未来真有可能成为他的嫂子。在萧星寒看来,至少他和萧月笙的母亲宁如烟肯定是会非常喜欢齐玉婵的,因为这个小姑娘长得就很讨喜,笑眼弯弯的,还有两个梨涡。

    “你们聊吧,我出去走走。”萧星寒站了起来。

    “拿着伞。”穆妍对萧星寒说。暗中有人保护,她并不怎么担心萧星寒。

    萧星寒点头,拿起门边的一把伞,开门出去,然后把门从外面关上了。

    “姐夫好善解人意啊,如果他在这儿的话,我跟姐姐就没办法说悄悄话了,嘻嘻!”齐玉婵挽着穆妍的胳膊,十分亲昵地说。

    “坐吧,想吃点什么?”穆妍微微一笑,开口请齐玉婵坐下。如果是别人,萧星寒未必这么“善解人意”,只是因为齐玉婵是穆妍给萧月笙相中的媳妇儿,萧星寒想着他哥这么一大把年纪还娶不上媳妇儿,决定支持穆妍的红娘工作而已。

    一听有吃的,齐玉婵眼睛微亮:“姐姐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我早饭没吃饱哎!”

    穆妍从旁边拿过一个食盒,打开,把里面的几碟点心,还有几盘水果取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齐玉婵眼睛亮晶晶的:“姐姐,你从哪里买来的?这些好吃的我都没看到外面有卖的!”

    “朋友送的,喜欢你就多吃点,吃不完的可以带走。”穆妍笑着说。这是齐玉婵来之前,连烬专门送过来的,是拓跋翎让宫里御厨准备的北漠国皇宫里面最美味的几道特色点心和专供北漠国皇室的几样水果,外面的确是买不到的。拓跋翎很细心,为了避免被人看出什么,用的食盒和盘子虽然很精美,但上面并没有北漠国皇室的标志。

    “慕寒姐姐在繁星城还有朋友啊?太厉害了!”齐玉婵说着,拿起一串紫色莹亮的葡萄,剥了皮迫不及待地吃了一颗,十分满足地说,“真好吃!”

    看齐玉婵吃得不亦乐乎,穆妍唇角微勾,开始帮齐玉婵剥葡萄皮,齐玉婵看着穆妍再次感叹:“慕寒姐姐你怎么不是个公子呢?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是个公子的话,我就可以嫁给你了!”

    “上次我跟你说的公子,比我高,比我好看,比我力气大,比我武功高,还喜欢吃鸡腿,你要不要真的考虑一下?”穆妍一副诱拐小姑娘的模样。

    齐玉婵愣了一下:“姐姐你说真的呀?姐姐说的那个公子多大年纪了?”

    穆妍如实说了萧月笙的年纪,齐玉婵嘿嘿一笑问穆妍:“姐姐,那个哥哥这么大年纪都没有成亲,会不会是喜欢男人呀?”

    穆妍轻咳了两声:“这个,绝对不会的。”

    “姐姐你怎么知道不会?万一那个哥哥伪装得很好呢,表面上说要找媳妇儿,有可能只是掩饰,背地里说不定在找漂亮的小公子当他的相好呢!”齐玉婵十分认真地说。

    穆妍哭笑不得:“小丫头哪里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也算行走过江湖了,虽然见过的人不太多,但有些人真的好奇怪的。”齐玉婵对穆妍说,“姐姐你都不知道,先前我们有一次住客栈,竟然碰到一个纨绔公子要强抢一个良家男子,太不要脸了!我请我师兄把那个纨绔蒙着头狠狠地揍了一顿,打得他三个月都下不了床,别想做坏事了!”

    看到齐玉婵握着小拳头,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穆妍把话题又转了回去:“小婵妹妹,姐姐给你介绍的人,你就放心吧,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我当然是相信姐姐的啦,所以姐姐说的那个公子,跟姐姐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姐姐对他的事情这么上心?”齐玉婵看着穆妍笑嘻嘻地问,一边问着,手中还剥着一个果子。

    “他是我哥。”穆妍唇角微勾。

    “啊?这样啊?”齐玉婵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么说,姐姐特别喜欢我,想和我当一家人呀?我好开心!”

    “小婵妹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哥?”穆妍看着齐玉婵问。

    “当然可以啦!”齐玉婵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姐姐,姐姐的哥哥肯定也不差的,不过这件事还得等我们见过面之后再说啦,万一姐姐的哥哥不喜欢我呢。”

    “好,等姐姐忙完手头的事情,就邀请小婵妹妹去家里做客。”穆妍微微一笑说。

    “那太好啦。”齐玉婵笑着说,“姐姐家住在哪里?”

    “天厉国。”穆妍说。

    “我正想去天厉国呢,我最崇拜的人是天厉国的萧王妃,我想去拜访她,不知道她会不会把我赶出去呢!”齐玉婵小脸认真地说。

    “萧王妃人很好的。”穆妍意味深长地说,并没有直接告诉齐玉婵她的真正身份,想着就给齐玉婵一个惊喜吧。

    “我也这么觉得,听说萧王妃在耒阳城开了一家医馆,我可以去给她当学徒。”齐玉婵笑着说,“我就在碧血山庄,姐姐记着一定要给我送信,请我去家里玩儿。”

    “好。”穆妍点头,“那小婵妹妹在见到我哥之前,可不要喜欢上别的公子,不然我哥就真找不到媳妇儿了。”

    “姐姐你真逗,不过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的!”齐玉婵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连烬送来的几盘点心和水果,齐玉婵一个人吃掉了一半,跟穆妍开心地聊了半天,然后提着剩下的一半走了,坚持没让穆妍送她过去,因为她怕她师兄见到穆妍会更难过。

    齐玉婵前脚刚走,萧星寒后脚就回来了。

    “萧寒寒,咱哥的媳妇儿我觉得八九不离十了。”穆妍搂住萧星寒的脖子说,“回去得让娘给我做好吃的,我为了咱哥的亲事,也是操碎了心呀!”

    萧星寒一脸宠溺地看着穆妍:“娘最疼的就是你了,如果真能成,娘会很高兴的。”

    “我看行,不过还是要等我们回去,我把那个小姑娘请到咱们家去玩儿,接下来就看咱哥的发挥了。”穆妍对萧星寒说。

    “你当初对我们的亲事都没这么上心。”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萧寒寒,我是爱屋及乌。”穆妍看着萧星寒意味深长地说。

    “这个答案,我很满意。”萧星寒低头吻上了穆妍。

    另外一边,提着食盒高兴地回到客栈的齐玉婵见到了齐昀,就招呼齐昀过来她的房间里吃好吃的。

    “这些是从哪里买来的?”齐昀看着齐玉婵放到他手中的一个果子,微微愣了一下。

    “慕寒姐姐送我的,我已经吃了好多了,师兄喜欢吃什么随便吃。”齐玉婵想着齐昀心情不好,她就忍痛割爱了,不然她是不会把好吃的让出去的。

    “这种果子,只有北漠国的一个小村庄才有,那个村庄驻扎着一队官兵,专门负责在这种果子成熟的时候,采集下来,快马加鞭送到繁星城,一年产出不到百个。”齐昀对齐玉婵说。他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拓跋良的父皇曾经把这种果子送给过明月国皇室,只有一小盒,当时明枭派人送了一颗到齐昀面前,告诉齐昀说这种果子有多么珍贵,然后让一个下人当着齐昀的面吃掉了,意在告诉齐昀,他比下人还要卑贱,根本不是明月国的皇嗣,而是一个贱种……

    “啊?这么少啊?”齐玉婵数了数,果子不大,她带回来的盘子里面还有八个,而她在穆妍那里已经吃掉七个了……

    齐昀看着手中颜色鲜艳的果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口,满口甜香,一点儿都不腻,是齐昀吃过的最好吃的果子。他早已不在意当初明枭对他的羞辱,他只是在想,那个名叫慕寒的姑娘,本事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慕寒姐姐说是她的朋友送的,难道慕寒姐姐认识北漠国的女皇陛下?”齐玉婵眼睛一亮,“那我是不是可以请慕寒姐姐带我去看一眼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呀?我好想知道青莲公子长得有多美呢!”

    “师妹,我可以再吃一个吗?”齐昀看着齐玉婵问。

    齐玉婵把一盘果子放在了齐昀面前,大方地说:“师兄吃吧。”

    等齐昀吃到第四个的时候,齐玉婵的小脸就有些纠结了,结果她犹豫要不要开口的功夫,齐昀已经吃到了第六个,眼看盘子里就剩了俩。

    齐玉婵伸手,一手一个,把剩下的两个果子抓了过来,看着齐昀说:“师兄,吃多了不好的,你吃点别的吧,这两个我还要吃呢。”

    然后,一向不喜欢吃甜食,并且从来不会跟齐玉婵抢东西吃、的齐昀,把齐玉婵带回来的东西吃掉了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如果齐玉婵不阻止的话,齐昀肯定都吃光了。

    “师兄你今天怎么吃这么多?”齐玉婵看着齐昀问。

    “我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很饿。”齐昀看着齐玉婵一脸无辜地说。

    “师兄没事可以走了。”齐玉婵眼神戒备地看着齐昀,像是怕齐昀抢她剩下的点心和果子。

    “好。”齐昀起身离开了,齐玉婵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地想,以后谁再跟她抢好吃的,就是她的敌人!

    距离拓跋翎登基,以及她和连烬成亲的日子,仅剩下三天时间。

    距离繁星城最近的点星城里面,百姓们还在津津乐道,口中说着即将成为北漠国皇夫的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

    点星城中一处不起眼的民宅里面,一个清瘦的少女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快步跑到了廊下。今日下着雨,她没有撑伞从外面跑回来,身上的衣服都快湿透了,一阵凉风吹过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少女拿帕子把头发上面的雨水擦了一下,又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提起食盒,敲了敲身后的房门,叫了一声:“公子。”

    “进来。”房间里面传出一道冷漠的声音,少女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喜色,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才推开面前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东西放下,出去。”坐在桌边的年轻男子身着一身墨色的锦袍,面庞清瘦,五官极其出色,赫然就是晋连城,而送了食盒进来,尚未离开的少女,是易容过的南宫晚。

    晋连城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比起先前在神医门的时候,又瘦了一些,一阵凉风吹进来,他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却在南宫晚一脸关切地想要过来的时候,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出去!”

    南宫晚眼底闪过一丝黯然,默默地转身走了出去,把房门给关好了,微微垂眸,眼眶中有一丝晶莹闪过。她曾经是神医门千娇百宠的大小姐,从小养尊处优,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可是一夕之间,全都没了,全都变了。最疼爱她的南宫俪死了,神医门变了天,而原本即将和她成亲的晋连城,残忍地告诉她,他从未喜欢过她,从始至终都只是在利用她。

    南宫晚当时就崩溃了,她看着晋连城对她冷漠到了极点,看着晋连城取了她的血不知道作何用,然后,晋连城说她自由了,让她滚。

    南宫晚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她不甘心,她不接受那样的结果,于是,她死死地抓住晋连城,她跪下哀求晋连城,只求能够跟在晋连城身边,为奴为婢,当牛做马,她都心甘情愿,因为她太爱晋连城了,她可以失去母亲,但她不能离开晋连城。

    晋连城出于某些原因,最终带走了南宫晚。如今已经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得到长生花的晋连城,成功地在杜午的帮助之下,去除了体内的还生蛊,并且活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晋连城也付出了一些代价。还生蛊脱离了晋连城身体的同时,即便长生花起了作用,保住了晋连城的性命,却也让晋连城再次体会到了锥心蚀骨的疼痛,简直生不如死。

    不过心脉被护住,性命无碍的情况下,晋连城身体的伤也在逐渐好转,如今已经好多了,只是想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至于原本在雾泽城停留了几个月的晋连城,为何会来到点星城,原因也非常简单。青莲公子即将成为北漠国皇夫的消息早已传到了雾泽城,当时听说之后,杜午就对晋连城说,他要去喝他的徒弟青莲的喜酒,晋连城一开始想要阻止杜午,但杜午在这件事情上面根本没有给晋连城任何商量的余地,晋连城便认了,跟着杜午,带着南宫晚一起来了点星城,昨日才刚到。

    “赤焰,今日感觉怎么样?”杜午大步走了进来,看着晋连城问。

    “好了一些。”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师父去繁星城,可见到了青莲?”

    “没有。”杜午摇头,在晋连城对面坐了下来,“为师只是去打探一下消息,并没有找青莲。”

    “师父打探到了什么消息?”晋连城看着杜午问。

    “也没什么,当初青莲是从明月城失踪的,这次跟青莲一起出现的,还有曾经明月国的丞相林辞,为师怀疑,他们早就认识。但林辞曾经被陷害,是被人所救,为师怀疑,他们背后还有人,救过林辞,也救了青莲。那个人,不会是拓跋翎,到底是谁,为师尚未想到。”杜午若有所思地说。

    “师父不是来喝青莲的喜酒吗?何必在意这些?”晋连城垂眸,把食盒中的饭菜拿出来,一边摆放一边说,“青莲当上了北漠国的皇夫,以后应该可以帮到我们,师父应该不会破坏他的大喜之事吧?”

    “赤焰,你真觉得青莲还会帮你?”杜午看着晋连城目光幽深地问。

    “我们毕竟是兄弟,血浓于水。”晋连城神色淡淡地说。

    “为师不会拦着青莲成亲,但当初青莲勾结外人,坏了为师的事情,也不能就那么算了。”杜午冷哼了一声说。其实杜午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过晋连城。当初在东阳国大阳城,杜午和晋连城的另外一位师傅元济,一起用东方紫霄的血养了血踪蛊,想要瞒着晋连城,暗中寻找连烬,可惜最后竟然发现血踪蛊对连烬失效了。

    所以杜午一直怀疑,连烬背后的神秘人,很可能跟神医门有关,否则不会懂得蛊毒之术。杜午不会放过连烬,因为连烬是迄今为止他所有徒弟之中,最叛逆,最失控的一个,他一定要让连烬为他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而杜午不知道的是,晋连城虽然不知道杜午和元济瞒着他用血踪蛊找过连烬,但他早已经猜到连烬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了……

    在这次突然得知连烬即将与拓跋翎成亲之前,晋连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任何连烬的音讯了,他也没有想过要找连烬,因为杜午在他身边,他并不想让连烬再被杜午纠缠。

    但这次,连烬再次出现,跟他联系在一起的不只有北漠国新皇拓跋翎,还有曾经明月国的丞相“林辞”,而连烬作为东阳国的六皇子,为何会跟那两人产生关系,并且如此亲密,晋连城想了一天一夜,终于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林辞”在明月城出事,事发突然,绝对与连烬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个时候,无双城慕容世家举办的拍卖大会刚刚结束不久,被穆妍设计的晋连城就跟连烬在一起,虽然兄弟两人闹得不太愉快,连烬倒也没有真的生晋连城的气。

    所以,救“林辞”的,不是连烬,另有其人,并且正如杜午所言,跟后来救连烬的,很可能是同样的人。

    而晋连城一直都记着,当初他死而复生,跟着连烬一起去了天厉国的耒阳城,被杜午找到他们之前,连烬正在等一个朋友,上门一起喝酒。

    所以,连烬口中那个他很在乎,晋连城却不知道是什么人的神秘朋友,当时一定在耒阳城里面。

    后来,连烬摆脱了杜午,而他脱离杜午的视线,跟一个人脱不了干系,那个人,是萧星寒。就在明月城的大街上,萧星寒当众把剑刺入了连烬心口,然后连烬就在杜午眼皮子底下消失了,没死,而是活着逃走了。

    当时定然有人帮连烬,而晋连城觉得,那个人,就是萧星寒!原因很简单,假如萧星寒真的要杀连烬,连烬根本不可能活,而连烬的朋友,也不会那么凑巧,正好那个时候等在一旁,预知到萧星寒会动手杀连烬,然后在连烬还没死的时候偷偷把连烬带走。

    但晋连城并不觉得当初连烬在耒阳城等着一起喝酒的朋友会是萧星寒,他怀疑连烬的那个朋友,是穆妍。萧星寒后来会救连烬,也是穆妍的意思。

    这样推断还有一个根据,当初毒宗的覆灭,是神医门的大弟子覃樾带人做的,而杜午断言覃樾能够找到毒宗所在,一定是连烬出卖了毒宗的消息。

    覃樾这个人,能够从南宫俪手中逃走,救他的是一男一女,晋连城很确信那一男一女就是萧星寒和穆妍,否则穆妍不会假扮覃樾的弟弟“覃星”,回到神医门抢了门主之位,这说明穆妍和覃樾也关系匪浅。如果说覃樾和连烬之间的那个人是穆妍的话,就很合理了。

    而晋连城和杜午都知道,拓跋良的儿子拓跋严还活着,并且就是世人认为的萧星寒的私生子萧言朗。曾经拓跋翎去过耒阳城,进过萧王府,后来和萧星寒以及穆妍一路同行回了北漠国,晋连城有理由相信,拓跋翎早就知道拓跋严在哪儿,并且跟萧王府暗中的关系十分密切。

    所以,晋连城怀疑,“林辞”和拓跋翎,以及连烬背后,共同的那个神秘人,就是穆妍!

    “赤焰,你在想什么?为师在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杜午皱眉看着晋连城问。

    “抱歉,我头有些晕沉。”晋连城扶额,看着杜午问,“师父跟徒儿说什么?”

    “我们必须找到青莲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并且把那人除掉,才能让青莲为我们所用!”杜午看着晋连城神色冷肃地说。

    晋连城微微垂眸:“师父言之有理,徒儿也是这么想的。”

    “很好,为师打算在青莲成亲前夜,去繁星城见他,你随为师一起去。”杜午看着晋连城不容置疑地说。

    “是,一切但凭师父吩咐。”晋连城点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