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14.不服者,杀!

时间:2018-05-25作者:三木游游

    晨曦微露的时分,萧星寒睁开眼睛,就看到穆妍躺在他怀中还未醒过来,睡颜沉静而美好。萧星寒唇角微微翘了起来,觉得遇到穆妍就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而不远处的齐昀手中拿着三个水囊,正在迟疑要不要过来。他需要取一些水再上路,可看着这边的帐篷,明显里面的人还没起,他觉得贸然过来打扰不太好。

    “萧寒寒,早。”穆妍抱着萧星寒的脖子,迷蒙着双眼说了一句。

    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白嫩的小脸说:“想睡就再睡一会儿吧。”

    “不想睡了。”穆妍说着坐了起来,“我们早饭煮粥喝吧,我想喝小米粥。”

    “好。”萧星寒一脸宠溺地点头。他们这次出门带的东西是很齐全的,行李里面有一口锅,还有勺子和碗筷,以及少量食材。

    萧星寒自己先出去,回身把帐篷系好,就看到齐昀走了过来。

    齐昀举起自己手中的水囊,说了一句:“抱歉打扰了,还要再取点水。”

    “嗯。”萧星寒不甚在意地应了一声,然后很快把昨夜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给点着了,添了些柴,又从旁边的包袱里面拿了一口小锅和一个纸包出来,跟齐昀前后脚去了水潭边。

    齐昀灌了两壶水之后,转头就发现萧星寒正在淘米,是黄灿灿的小米。

    齐昀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这位兄台是携夫人一起出来游历的吗?”

    齐昀猜测在敞篷里面一直未现身的应该是个女子,而萧星寒的东西准备得这么齐全,很像是专门出来游玩的。话说齐昀和叶重华以及齐玉婵三人一路走来,如果赶不上住店的话,都是齐玉婵在马车里面睡,他们两个男人在外面露宿,没有帐篷,说实在的有点冷。

    “与你无关。”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

    齐昀神色讪讪的:“是在下冒昧了。”

    齐昀把三个水囊灌满之后,对着萧星寒微微点头,然后就起身离开了。走到帐篷附近,他忍不住往那边看了一眼,不过什么都没有看到。

    萧星寒洗好了米,把那口小锅用几块石头架在了火上面,开始煮小米粥。

    穆妍收拾好之后,从帐篷里面出来,去水潭边上简单洗漱了一下,在等粥煮好的功夫,和萧星寒一起把帐篷给收了起来。

    香糯的小米粥冒着腾腾的热气,萧星寒盛了一碗放在穆妍手中,递给穆妍一把干净的勺子,穆妍尝了一口,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萧寒寒你煮粥的手艺越发好了。”

    “你教得好。”萧星寒唇角微勾,把锅里剩下的粥盛到了自己碗里,两人并肩喝着粥,看着天边鲜艳如火的朝霞。

    没过多久,两人吃完早饭,收拾好行李,就策马继续前行了,去的是雾泽城的方向。

    而在他们之后,吃了干粮喝了凉水的齐昀三人,也继续上路了。

    齐昀赶车,叶重华和齐玉婵一起坐在里面。原本齐玉婵说不想跟叶重华坐在一起,但这次出行只有他们三个人,齐玉婵会骑马,但是马术很一般,为了出门玩儿,就暂时忍了。一路上她和叶重华几乎没有说过话,她一进马车,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而叶重华一直在看书。不过齐玉婵还记得叶重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虽然不理会叶重华,倒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让叶重华难堪。

    萧星寒和穆妍一路走,一路看风景,如此到了雾泽城的时候,已经是当天傍晚时分了。因为神医门在雾泽城附近现世,如今天下各处前来神医门求医的人络绎不绝,雾泽小城比起曾经还是热闹了不少,并且神医门还专门在雾泽城中开了一家医馆,每天派不同的长老和弟子前来坐诊,这样可以避免别有用心的人假借求医混进神医门之中,也为那些想要求医的人行了方便。

    两人策马进城,停在了雾泽城中最大的一家客栈外面。

    “两位客官是要住店吗?本店今日只剩下一间房了。”一个小二迎了上来,意在提醒萧星寒和穆妍,假如他们需要两间房的话,就另寻他处吧。

    正在这个时候,齐昀赶着马车也停在了客栈门口,看到萧星寒身旁的穆妍,齐昀微微愣了一下,因为他本以为跟萧星寒在一起的是个女子,没想到是个很年轻的公子。

    “兄台,又见面了。”齐昀微微拱手,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

    萧星寒微微点头,然后和穆妍一起翻身下马,把马缰交给了小二。

    小二点头哈腰地说:“最后一间房是这两位公子的了,本店今日客满!”

    齐昀看着萧星寒和穆妍一起进了客栈,而他只能赶着马车,去找另外的客栈了。

    在客栈里面休息了一下,吃了晚饭之后,穆妍说想去看看神医门在雾泽城开的医馆,就和萧星寒一起出门了。

    神医门在雾泽城开的医馆名字叫做南星医馆,萧星寒和穆妍快走到医馆的时候,又碰上了齐昀,齐昀身边还带着一个圆脸的少年,迎面走了过来。如今也算易容高手的穆妍,一眼就看出齐昀身旁的少年是个小姑娘,小姑娘看了穆妍一眼,笑了一下,脸上浅浅的梨涡很可爱。

    “兄台,又见面了。”齐昀没有问萧星寒的名字,一直管萧星寒叫兄台,也是相当客气了。

    “嗯。”萧星寒依旧是很冷淡的样子。

    “两位也是要去南星医馆吗?”齐昀看着萧星寒和穆妍问,目光落在穆妍身上,微微顿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认出穆妍。

    “嗯。”萧星寒又应了一声。

    齐昀看萧星寒并不想理他,也没有自讨没趣,带着一脸好奇的齐玉婵,先一步进了南星医馆。

    这会儿天还没黑,南星医馆开着门,里面还有几位病人正在等候。今日坐诊的是神医门的大长老,以及两个年轻的弟子。

    看到齐昀和齐玉婵进来,神医门的一个弟子开口问道:“两位身体有什么不适?”这边看病是有分工的,长老带弟子过来也算是历练,会把弟子有能力看诊的病人安排给弟子。

    “没有不适。”齐昀微微摇头,“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拜访。”

    正在低头写药方的神医门大长老抬起头,看向了齐昀,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你是碧血山庄齐庄主的徒弟?”

    “是的。”齐昀微微点头,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身旁的神医门弟子。

    弟子把信送到了大长老手中,大长老打开看过之后,起身对着齐昀拱手:“贵客远道而来,有失远迎。”

    “无妨。”齐昀微微摇头。他们在来之前,齐骜已经专门写了信,先一步送到了神医门,打过招呼了,是为了避免神医门的人不相信齐昀和齐玉婵的身份。

    “几位的来意齐庄主已经知会过了,你们要找的人现在不在神医门。”神医门的大长老看着齐昀和齐玉婵说,“如果你们想到神医门做客的话,神医门欢迎之至。”

    神医门大长老的言外之意就是,进了神医门,齐昀和叶重华也找不到他们想找的人,有事要忙的话就可以直接离开了。毕竟不是齐郢和齐骜亲自过来,神医门的大长老说话也比较直。

    齐昀似乎并不是很意外的样子,拱手说:“这件事容在下考虑一下。”事实上他是想跟叶重华商量一下,因为是叶重华要去神医门找人,接下来还要不要去神医门,也应该由叶重华来决定。

    “也好。”神医门大长老微微点头,“如果几位想去神医门做客,任何时候都可以。”

    齐昀微微点头,带着齐玉婵一起走了。

    萧星寒和穆妍只是站在南星医馆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就走了,甚至都没有听到齐昀和神医门大长老的对话。他们此行是为了去北漠国繁星城以北的一个地方寻找神兵门的藏宝库,已经决定不去神医门了,明日一早直接离开,继续前行。

    齐昀和齐玉婵回到了他们住的那家客栈,齐昀抬手敲了叶重华的门,房间里面传出叶重华的声音:“进来。”

    齐昀进门,齐玉婵也跟了进去。齐昀有些意外,不过也没说什么,看着齐玉婵在距离叶重华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齐昀开口看着叶重华说:“我见过神医门的大长老了,现在神医门那位覃姓门主不在,覃樾也不在。我听着那大长老的意思,他也不知道那两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叶重华微微皱眉:“你相信吗?”

    齐昀点头:“我信。当初神医门突然易主,那个抢了南宫氏门主之位的覃星覃公子,听说十分年轻,并且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和冥楼的楼主冥煞称兄道弟的,得到门主之位没两天就不见了人影。师父说那人抢门主之位有可能是为了方便在神医门寻找某种宝物,找到就走了,神医门的那些长老还把门主之位给那人留着,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这么说,我们又白跑了一趟。”叶重华眼神微黯。

    齐昀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你还想去神医门做客的话,我们可以去,但我认为进了神医门,也见不到你想要找的人,甚至不会有任何线索。”

    “就这样回去吗……”叶重华像是在问齐昀,更像是在问他自己。

    齐玉婵皱了皱秀气的眉头说:“叶公子想回去的话就回去,反正我来的时候就说了,我要去繁星城的!”话落转头看了齐昀一眼,“师兄你答应送我去繁星城的,不能反悔!”

    齐昀摇头:“师兄答应你的事情不会反悔,但是这几天你也听说了,北皇葬身沙暴之中,现在北漠国皇位空悬,繁星城定然处于混乱之中,现在去的话不安全。”

    “那怎么办?我真的想去繁星城玩儿。”齐玉婵觉得这次出来处处都不顺利,一直没有吃到她想吃的鸡腿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天天要跟叶重华在一起,现在连她最想去的繁星城都去不了了。

    “这样吧,如果重华不坚持要去神医门的话,我今晚出去打听一下繁星城的局势,只要不是太麻烦,明日我们就出发去繁星城。”齐昀看着齐玉婵微微一笑说。

    “师兄真好。”齐玉婵笑了起来。

    齐昀还跟叶重华解释了一下:“那两位覃公子现在都不在,我们在这里等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不如先去繁星城走一趟,反正回来的时候必然还要路过此地,到时候可以再查探一下他们的消息,重华觉得呢?”

    “你做主吧。”叶重华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北漠国繁星城。

    这会儿是七月中旬,距离拓跋浚身死已经过了十多天的时间,在拓跋浚死的当天半夜,北漠国的丞相也离奇死亡了。

    北漠国那几位没有什么本事的皇子在这段时间里面上蹿下跳,搞得北漠国皇室一片乌烟瘴气。今天这个说那个好男风,明天那个说这个沉迷女色,今天这个派人刺杀那个,明天那个派人暗杀这个,没完没了。

    短短时日,北漠国皇室还活着的六个成年皇子死了两个,残了一个,还有一个是真的好男风,有一个脑子不太灵光,最后还剩下一个虽然才能平庸但勉强能看的五皇子,昨夜突然遇袭,不偏不倚地伤到了命根子……

    北漠国的百官最近也是焦头烂额,其中有一部分已经站队了,在帮助自己选中的某位皇子夺位,而大部分并没有站队,因为那些皇子实在是不堪大任。

    心系北漠国苍生的官员都忧心忡忡,因为原本天下局势对于北漠国就不是很有利,天厉国势大,东阳国和北漠国的和亲没能成,现在不管天厉国对北漠国出兵,还是东阳国对北漠国出兵,北漠国在无主的情况下,都没有什么胜算。

    在这种时候,那些官员心中难免会把北漠国所有的皇子拿来比较,而他们比较的结论就是,最适合当皇帝的还是拓跋浚,不是拓跋浚足够优秀,而是其他的皇子太不成器了。至于曾经的太子拓跋良,虽然是民心所向,但他为人太过善良,并不适合当皇帝。

    而不少官员在衡量那些皇子的时候,难免也会想起他们有一位十一公主,不管是文才还是武功,拓跋翎都比拓跋浚要出色很多,可惜生了个女儿身,先前被逼和亲逃走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入夜时分,繁星城南郊的别院之中,拓跋翎正在和连烬对弈。

    连烬的棋路很平和,就像他这个人,随心而动。相较之下拓跋翎显得更加凌厉一些,步步为营。但一局终了,最后赢的人并不是拓跋翎,而是连烬。

    “我又输了。”拓跋翎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的心乱了。”连烬唇角微勾说。

    拓跋翎脸色微红:“没有!”

    “阿翎想到哪里去了?”连烬微微一笑,“我是说你因为担心北漠国,所以心绪不宁,并不是说你在想我。不过看来你真的在想我,我很高兴。”

    拓跋翎瞪了连烬一眼:“你故意的!不要再说那样的话!”

    “什么话?你想我的话?好,我不说,我等你主动对我说。”连烬笑得很开心。

    拓跋翎脸上的热度很难褪下去了,就听到连烬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们在一起就好了,不必顾虑任何其他的人和事。”

    “我昨日才知道,你是东阳国的六皇子,东皇的弟弟。”拓跋翎定了定神,看着连烬说,“你真的甘心陪我在北漠国,不打算回东阳国吗?”

    连烬根本没有对拓跋翎提过他本名叫做东方连烬,是东阳国的六皇子,不是刻意隐瞒,而是他大多数时候都会忘记自己还有那样的身份,觉得那个身份根本不值一提。昨日还是沈赟之和拓跋翎闲聊的时候,突然提起了连烬的身世,拓跋翎对此很意外。

    对于拓跋翎来说,虽然她没有看不起自己,但连烬实在是太完美了,她如今每天看到连烬对她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真实。

    而连烬说过要当拓跋翎唯一的皇夫,但现在拓跋翎发现,连烬原本是有资格当东阳国的皇帝的,所以拓跋翎会想,连烬真的甘心当她背后的男人吗?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听到拓跋翎的问题,连烬笑了:“我为什么要回东阳国?东阳国的皇子那么多,东方紫煜是正宫嫡长,名正言顺,我从来都没觉得那个皇位是属于我的。我八岁那年便离开了大阳城,那个身份之于我,从那时起便不存在了,因为我不想要。当你的皇夫多好啊,我不需要操心政事,陪着你就好了。”

    “你……”拓跋翎脸色红红地问连烬,“你喜欢我什么呀?”

    连烬摇头:“不知道,但我就是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我也喜欢你。”拓跋翎鼓起勇气,看着连烬的眼睛说。

    “我知道。”连烬笑容愉悦,“不过听你说出来,我还是很欢喜。”

    拓跋翎正害羞呢,连烬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阿翎,你那些兄弟斗得差不多了,小天儿传消息回来,说时机已经成熟,你准备好去抢那个位置,当北漠国的女皇了吗?”

    拓跋翎神色一正,看着连烬微微点头:“我准备好了!”

    “很好。”连烬唇角微勾,“我会陪你的。”

    北漠国皇帝死了,丞相死了,皇帝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虽然皇帝有儿子,但还是嗷嗷待哺的奶娃娃,暂时还没有人冒头去支持小皇子登基,因为这对于稳定北漠国的局势根本就没有任何益处。天厉国虎视眈眈,北漠国必须要有一位成年的皇子来坐那个位置。

    但如今还活着的成年皇子就剩了四个,他们想要那个皇位,最直接的途径就是把其他皇子都给杀了。而让他们这样继续斗下去,拓跋氏一族的血脉都要断了。

    这天早朝,北漠国的百官眼观鼻鼻观心地列队站在那里,高高的龙椅上面空无一人,最前方放了四把一模一样的椅子,四位皇子赫然在坐。

    这就是最近早朝的模式,在另外两位皇子死之前,主持早朝的是六位皇子,因为他们的出身都相差无几,谁也不服谁,只能死一个少一个,最后剩下的那个便可以得到那把龙椅了。

    但这样的早朝根本就无法处理任何政事,因为大臣进言之后,四位皇子便开始各执一词争吵不休,他们根本不在乎能不能解决问题,只想压其他人一头。往往早朝持续一个时辰之久,大部分时候都是皇子在吵,甚至一度差点动手打起来,最终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从平衡的角度来说,一国皇室的皇子之中,优秀的本就不能太多,太多出色的皇子大多会导致内乱,因为他们都想当皇帝。所以有些皇帝会刻意培养一个最出色的继承人,或者培养两个到三个备选的继承人,至于其他皇子,越平庸越无能,越是有利于皇室的稳定。

    拓跋良和拓跋浚的父亲,北漠国那位已故的老皇帝就是这么想的。拓跋良是选定的皇位继承人,很多人说他不适合当皇帝,不是因为他无能,只是因为他性格太善良,但他如果真当了皇帝,也会尽心尽力守护北漠国,并且会是民心所向,而拓跋浚就是一个备胎。

    如今拓跋良在所有人眼中已经死了,拓跋浚也死了,剩下的这些养废的皇子,哪个当皇帝,都不是什么好事,可看起来也只有这些选择了。

    又一次没有意义的早朝即将结束的时候,北漠国皇宫的禁军突然把宫殿围了起来,四位皇子和百官神色都变了。

    看到大步走进来的禁军统领梁硕,一个皇子面色一沉:“姓梁的你是要造反吗?”

    梁硕除了是北漠国皇宫的禁军统领之外,还是北漠国大将军梁邺的儿子。这些日子,四位皇子都费尽心机想要拉拢梁邺和梁硕父子为自己所用,但梁氏父子始终不为所动。梁邺说过,他效忠的是北漠国皇室,不管坐上龙椅的人是谁,只要姓拓跋即可。而他的置身事外也让皇子们之间的争斗没有上升到兵权,也没有产生多少伤亡,在这个过程中,繁星城的百姓并没有被波及。

    梁硕面色坚毅地站在那里说:“下官并不想造反,但皇位应该由有才之士来坐,才是北漠国江山社稷之福!”

    “姓梁的你什么意思?”一个腿残了的皇子瞪着梁硕问。

    梁硕转身,高声说:“恭迎十一公主回宫!”

    大殿之外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声音:“恭迎十一公主回宫!”

    所有人的神色都变了,四个皇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身素衣,缓步走进大殿之中的拓跋翎,谁都没想到拓跋翎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突然归来,并且显然已经得到了梁家的效忠!

    北漠国的百官也都是一脸懵,一个个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皇子们争权夺利上演了一出一出的闹剧,如今公主也来凑热闹了,很多人心中觉得,北漠国的天,是真的要变了。

    “拓跋十一,你想干什么?”一个皇子看着拓跋翎冷哼了一声,“你一个女人,难不成还想抢这皇位不成?”

    “笑话!”另外一个皇子嗤笑了一声,“就没听说过女人还能当皇帝的!拓跋十一,你做什么白日梦呢?以为拉拢了梁家,就能为所欲为了?告诉你,想要那把龙椅,从本皇子身上踏过去!”

    “拓跋翎,你长得这么丑,也不去照照镜子,为什么还要出来丢人现眼?”

    “就是!不过咱们这个十一妹妹虽然脸长得丑,身材倒是不错,你们猜她是怎么让梁家父子帮她的呢?”

    ……

    四个皇子到这个时候突然站到了一个阵营里面,开始恶言攻击拓跋翎,到后来说出来的话都有些污秽不堪了。

    不过拓跋翎始终神色平静地站在那里,听着她的亲兄长们你一言我一语,不啻用最恶毒的言辞来诋毁她辱骂她。她不觉得难过,因为她根本不在乎这些人,在这些人眼里,也从来都没有她这个妹妹。

    “说完了吗?”拓跋翎看着四个皇子冷冷地说,“如果你们说完了,现在该我说了。”

    “拓跋翎,别做梦了!任你说得天花乱坠,那把龙椅也不可能是你这个女人的!我们不同意,所有的臣子也不会同意,北漠国的百姓更不可能同意!”一个皇子高声说。

    “我是女人,那又如何?”拓跋翎冷声问,“我身上流着拓跋氏皇族的血,论才学论武功,你们谁敢自称比我强?是没有女人当过皇帝,但也没有任何一条律法规定,女人不能当皇帝!告诉你们,这个皇位,我要定了!”

    “那就从本皇子的尸体上面踏过去!”一个皇子眼眸阴鸷地看着拓跋翎说,也是他最开始言辞污秽地辱骂拓跋翎。

    下一刻,一道寒光闪过,一枚飞针射穿了那个皇子的眉心,他猛然倒地,瞬间毙命!

    其他三个皇子全都跌坐了下去,一个个脸色煞白,额头满是冷汗,显然被吓得不轻。他们明知拓跋翎已经收服了梁邺和梁硕,却还敢对着拓跋翎叫嚣,是因为他们坚信以拓跋翎的性格,不可能动他们,而他们只要鼓动百官站出来反对拓跋翎,未必不能翻盘。

    但他们失算了,因为拓跋翎并不是个良善性子,否则也没有胆量来抢这个皇位。

    不过拓跋翎自己其实没有打算对她这些无能的兄长赶尽杀绝,因为这些人掀不起什么风浪。刚刚动手的人是连烬,而他此举,意在杀一儆百,同时也是在为拓跋翎出气,因为那个皇子辱骂拓跋翎的话让连烬很是不爽。

    连烬并未现身,但所有人都知道,拓跋翎身边有高手效忠,否则当初她无法从皇宫之中逃走,如今又能安然无恙地归来。

    “十一公主!”北漠国的老太傅突然出列,面对着拓跋翎跪了下来,沉声说,“请十一公主辅佐大皇子登基!”

    “请十一公主辅佐大皇子登基!”那些大臣呼呼啦啦又跪倒了一片,口中高呼着一样的话,要求拓跋翎辅佐拓跋浚的长子登基,而那个孩子如今才不过两岁的年纪。

    之前那些大臣觉得让年幼的皇子登基不妥,是因为皇室之中没有得力的辅助,拓跋浚的皇后根本不能辅佐大皇子,而拓跋浚的那些兄弟更不可能愿意辅佐他们的侄儿。

    但拓跋翎不一样。这些大臣对于拓跋翎的印象其实都不差,他们都承认拓跋翎的才华,认可拓跋翎的能力,并且相信拓跋翎守护北漠国的决心,但他们所想到的是,让拓跋翎去辅佐年幼的皇子登基,而不是让拓跋翎自己当皇帝。

    “你们宁愿让幼子登基,也不愿意接受我这个女人当皇帝是吗?”拓跋翎扫视了一圈,大部分臣子都跪下了,垂着头,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你们在想什么我明白,不过是你们觉得我为了北漠国,什么都不在乎,会甘心替拓跋浚的儿子铺路。”拓跋翎冷声说,“没错,我为了北漠国,是什么都不在乎,所以,你们怎么想都改变不了我要当皇帝的决心!不服的就站出来,谁想为了拓跋浚的儿子当皇帝以死相谏的,我绝不拦着!”

    那些跪在地上的臣子一个个脸色变幻不定,最终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跟拓跋翎对着干。因为连烬杀掉的那个皇子让他们心里都清楚,拓跋翎已经不是他们能忤逆的存在了,他们要反对拓跋翎,只有死。

    无人阻拦,拓跋翎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那个高高的龙椅,然后在所有人的视线中,稳稳地坐了上去。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梁邺和梁硕父子率先跪下,行叩拜大礼。

    而那些原本都跪着的臣子,也纷纷开口高呼万岁,因为事情已然成了定局,在拓跋翎得到梁邺和梁硕父子的效忠,手中握着北漠国的兵权归来的时候,注定了谁都无法阻止她登上皇位。

    而拓跋翎能够得到梁邺和梁硕父子的效忠,全是莫轻尘的功劳。莫轻尘曾经是明月国的丞相,游说功夫或许不及苏霁,却也相当强悍,他一进宫就刻意接近梁硕,表明他是拓跋翎的属下,想要说服梁硕效忠拓跋翎并不容易,但莫轻尘做到了,并且又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梁邺,事情已经成了大半。

    拓跋翎当天就在北漠国皇宫之中住了下来,并且开始安排荒废了一段时间的政事。有连烬在暗中帮她,一切很快都步入了正轨,而北漠国的官员不得不承认,拓跋翎当皇帝,就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第二天,拓跋翎宣布了新丞相的人选,便是莫轻尘。莫轻尘再次用上了林辞的样貌和名字,而当北漠国的百官得知拓跋翎竟然得到了明月国曾经那位林丞相的效忠的时候,真的无话可说了。“林辞”这个名字本身就代表了莫轻尘的才华和实力,当年“林辞”从明月国叛逃,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被明氏皇族内部争斗所殃及。

    又过了两天,早朝的时候,北漠国的几位老臣联名进言,打着稳定北漠国局势的名头,请求拓跋翎册封拓跋浚的儿子为太子。

    “为什么要急着册封太子?皇上可以自己生!”莫轻尘立刻站出来表示反对。

    那几个老臣的心思其实很明显,还是想让拓跋一族的男人继续当皇帝,把拓跋翎当成了皇位的过渡。

    “不知皇上意下如何?”一个老臣没有理会莫轻尘的反对,因为他不敢跟莫轻尘争辩,昨日早朝跟莫轻尘争辩的那个大臣差点被怼吐血,今天直接告病没来上朝。

    “朕可以自己生,皇储之事就不劳诸位爱卿费心了。”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她并没有穿龙袍,因为给她做的龙袍还在赶制中。但她端坐高位,自有一份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仪。

    一个大臣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皇上是不是要选夫了?”皇帝都要选妃,女皇帝自然得选夫了,不然哪里来的后嗣?

    “不必了。”拓跋翎神色平静地说,“朕已经选好了皇夫。”

    北漠国百官面面相觑,就看到拓跋翎从龙椅上面站起来,看向了大殿门口,高声说:“他,就是朕唯一的皇夫!不服者,杀!”

    连烬就站在大殿门口,一身飘逸的白衣,墨发如瀑,面容绝美,让纷纷转头去看他的人都迷了心失了神,仿佛看到了仙人下凡……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