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13.这人人品有问题

时间:2018-05-24作者:三木游游

    看着连烬和拓跋翎相拥在一起的画面,莫轻尘和沈赟之不约而同地吹起了口哨,一脸暧昧地坏笑起来,独孤傲表示,一个个都这么成双成对了,他的姑娘怎么还没有出现?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不期然地浮现出一个白衣纤瘦的身影,还有曾经总是萦绕在他耳边的泠泠琴声……

    独孤傲微微甩头,他怎么突然想起他那位师妹秦筝了,或许是担心秦筝有没有找到她的亲人吧?毕竟独孤傲觉得,秦筝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般,他希望秦筝过得好,但也仅此而已。

    那边拓跋翎猛然推开了连烬,明明也没有用很大的力气,连烬却后退了两步,捂住胸口,微微垂下了头。

    “阿烬你怎么了?受伤了吗?伤在哪里了?”拓跋翎神色一变,上前一步又拽住了连烬的胳膊,声音急切地问。

    “阿翎推我,我伤心了。”连烬看着拓跋翎,突然松开了捂着胸口的手,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明眸朗目,笑容绝美。

    拓跋翎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推开连烬跑走了,都忘了问他们外出的行动怎么样。

    “美人哥哥,可以啊!”沈赟之看着连烬嘿嘿一笑,“我家跟个爷们儿一样的十一姐姐都被你调戏成了娇滴滴的小女人!”

    “咳咳,赟之,去把阿翎找回来,我们有正事要跟她说。”连烬看着沈赟之说,嘴角没有落下的弧度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连烬绝不承认自己跟着萧星寒学得霸道蛮横不讲理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是很讲理的,并且他只是轻轻抱了抱拓跋翎而已,没有强吻,更没有不顾拓跋翎的意愿把她压倒。

    连烬认为自己是跟着穆妍学的。穆妍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一点儿都不矫情,说话做事都很直接,目的明确,在感情方面不迟疑不退缩,丝毫不拖泥带水。所以,当连烬发现自己喜欢拓跋翎之后,就一直在想办法接近拓跋翎,并且适时对拓跋翎表白,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

    沈赟之跑走了,不多时就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神色已经恢复如常的拓跋翎。

    只是拓跋翎正常的脸色在对上连烬含笑的目光之后,马上又飘上了两朵红云。她对连烬动心了她自己知道,她没想到能够得到连烬的回应,现在心中又忐忑又欢喜,又紧张又开心。

    “说正事。”独孤傲开口说,“拓跋浚已经死了,消息应该马上就会传开,拓跋十一你暂时不要出现,否则所有人都会怀疑是你害了拓跋浚。”

    拓跋翎微微点头:“嗯,我知道。”

    “接下来我会混进北漠国皇宫里面,有什么消息立刻传给你们。”莫轻尘开口说。

    “小天儿哥哥,你打算怎么混进去?扮成太监吗?”沈赟之嘿嘿一笑。

    “我扮成护卫,你倒是可以扮成太监,挺合适的。”莫轻尘抬手敲了一下沈赟之的脑门儿。

    沈赟之捂着脑门儿表示拒绝:“我这么有男子气概,扮成太监也不像的!”

    “别闹了,小天儿你尽快混进宫里面,我们在外面等你消息。”连烬对莫轻尘说。

    莫轻尘神色一正,点头说:“好,我回去准备一下,今夜就进宫。”

    “之后的事情,我们随机应变。”连烬的目光最后落在了拓跋翎的身上,“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的,所有事情都交给我们做。”

    “好。”拓跋翎微微点头,并没有反驳连烬的话。

    “算算时间,再过些日子我师姐和萧星寒或许就能到了。”独孤傲说。

    “那就太好了!”沈赟之笑容满面地说,“等王妃和王爷来了,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当天夜里,莫轻尘假扮侍卫,混进了北漠国的皇宫之中,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北漠国皇宫之中已经开始混乱了,曾经那几个毫无存在感的皇子,如今明里暗里小动作不断,也不顾拓跋浚尸骨未寒,开始争权夺利。

    至于那些刺客是谁派的,是谁害死了拓跋浚,暗地里有不同的声音。事实上没有人有任何证据证明幕后黑手是谁,不过是那几个还活着的皇子拿拓跋浚的死做文章,开始互相往对方身上泼脏水罢了。到了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想起先前突然失踪的十一公主拓跋翎,更没有人想过拓跋翎会跟这件事情有关,更不会有人想到,拓跋翎打算抢了北漠国的皇位,毕竟这太惊世骇俗了。

    莫轻尘觉得不用着急让拓跋翎出现,先让那些不安分的皇子互相斗,斗死一个少一个,反正也没有一个有出息的,等他们斗得差不多的时候,拓跋翎再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就好。

    而另外一边,萧星寒和穆妍已经离开了天厉国,踏上了北漠国的土地。

    萧星寒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一路上他会有意地做一些体能锻炼,都是穆妍有计划地安排的,循序渐进,不会伤身体的基础锻炼。

    两人一路走来,看到天厉国和北漠国百姓的生活差别还是挺大的。如今的天厉国国富力强,百姓安居乐业,但北漠国本就土地贫瘠资源不丰,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相比天厉国还是差了一截。

    “萧寒寒,你觉得天下一统是好事吗?”这天穆妍问萧星寒。他们刚出了北漠国的一座城池,距离下一座城池很远,当天肯定要露宿野外了,倒是不需要着急赶路。

    “或许吧。”萧星寒不甚在意地说,“分久必合,早晚的事情。”

    “假如没有你那个变态的师父在暗中作祟,你会想当皇帝么?”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微微摇头:“不想。”

    “为何?”穆妍反问,“当了皇帝还是有好处的,不会受制于人。”

    “当年如果爷爷没有出事的话,我以为我会一辈子那样无忧无虑,当一个济世救人的大夫,过平静的生活。”萧星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虽然已经回不去了,但我并没有忘记爷爷对我的教导,当皇帝不是我所愿,我只是希望我身边的人可以平安喜乐,无病无灾。”

    “萧寒寒,他们都说你是活阎王,其实你生了一颗活菩萨的心,生生被逼成了阎王。”穆妍看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微微一笑:“我不是菩萨,也不是阎王,我曾经在很多年里面,最大的心愿,是想当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的日子。”

    “你那个愿望一时半会儿实现不了。”穆妍对萧星寒说,“不过我们这次出来的这段时间,你倒是可以暂时体验一下,没有武功,也没有人认出我们的日子。”

    “有你在就好。”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萧寒寒,其实我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穆妍问萧星寒。

    “这都不知道,那你为何要嫁给我呢?”萧星寒反问。

    “因为你可以救我哥啊!”穆妍很理所当然地说。

    萧星寒幽幽地说:“这么直接,也不怕我伤心。”

    “萧寒寒,你现在越来越像个正常人了。”穆妍唇角微勾,“人呢,还是要有喜怒哀乐,你曾经心中只有怒和哀,没有喜和乐,所以才会被人说是活阎王。现在就挺好的,活在当下。”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萧星寒回答了穆妍的问题,“最开始遇到的时候,因为你的血对我有用,又发现你正好是我的未婚妻,所以多看了你两眼,觉得你长得挺好看的。”

    “然后呢?”穆妍问。

    “然后,我觉得你很怪,明明又瘦又小又弱,却一点儿都不怕我。”萧星寒想起他和穆妍最初认识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每一件都很特别,他从未忘记过。

    “我当然不怕你,你又没有三头六臂。”穆妍很淡定地说。

    “我犹豫过是不是真的要娶你,因为你嫁给我,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萧星寒对穆妍说。

    “真的?”穆妍表示怀疑。

    “只是有一刻,很短暂,我还是想娶你,因为我一想到你可能会嫁给别的男人譬如晋连城,就很想杀人。”萧星寒看着穆妍目光灼灼地说。

    “其实你不必担心,就算你不娶我,我不跳进你这个‘火坑’,也绝对不会嫁给晋连城的。这天下大把的好男人,随便我挑。”穆妍嘿嘿一笑说道。

    “你没机会了。”萧星寒凉凉地说,“见过我之后,你难道还会看上别的男人吗?”

    “萧寒寒你很自信,事实也差不多,毕竟你长得这么好看,本事又那么大,我还真看不上别的男人,譬如晋连城那样的货色。”穆妍唇角微勾说。

    两人轻松地聊着,骑着马不紧不慢地往前走。下一座城池便是北漠国的雾泽城,距离神医门最近的一座城池。

    这天傍晚时分,两人找了一个避风并且有水的地方,萧星寒把马背上面驮着的一个大包袱拿下来,从里面取出了他们的帐篷,很利落地搭好了。

    这是他们离开耒阳城的时候就带上的,穆妍设计,她和萧星寒亲手做的帐篷。骨架是金属的,但是材质很轻,外面的油布防水防风,整体看起来也很漂亮,收起来的时候不占地方。

    穆妍取了水,萧星寒拿了弓箭,说要去打猎,让穆妍等他回来。

    “我们一起去吧,这附近应该也没什么人,东西就放在这里吧。”穆妍放下手中的水囊,取下了马背上面的另外一副弓箭。

    萧星寒知道穆妍是不放心他单独行动,事实上这次出门之后,穆妍根本没让萧星寒离开过她的视线,哪怕只有一时半刻。

    这种感觉很奇妙,让萧星寒想起他很小的时候,跟着萧烜一起出门,萧烜总是牵着他的手不松开,他想让萧烜放开他,他可以跑到别的地方玩儿,萧烜说,怕把他给丢了。

    这是一种被宠爱的感觉,让萧星寒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孩童时期。他本以为武功废了之后,一切都要靠穆妍,他会伤自尊,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相反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即便他依旧很想立刻变得强大起来,去保护穆妍,但当他被穆妍保护的时候,心中也是欢喜的。

    夫妻俩一人拿着一副弓箭,去了附近的树林里面打猎,解决他们晚餐的问题。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打了一只野兔和一只野鸡,刚刚好够吃一顿的,萧星寒还非要爬到一颗大树上面采了几颗酸甜的果子给穆妍。

    穆妍表示,看着萧星寒用最原始的方式爬树这件事,也是活久见了。不过她家男人就算爬树的姿势一开始有些笨笨的,也还是帅的。

    萧星寒一手提着野鸡和野兔,一手拿着弓箭,穆妍怀中抱着用帕子包起来的几颗野果,回到了他们的帐篷所在的地方。

    还没靠近,穆妍神色微变,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有人!”

    萧星寒眸光一寒,就看到距离他们的帐篷不远的地方停了一辆宽大的马车,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对着他们,正在看他们的帐篷。

    “你去。”穆妍示意萧星寒先过去,她一闪身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不知是敌是友,所以暂时的隐藏是最稳妥的。

    萧星寒提着手中的东西走了过去,帐篷旁边的男子很快转头朝着萧星寒看了过来。他脸上戴着一张铁面具,露在外面的眼睛看起来很年轻。

    萧星寒不认识这人,但穆妍其实见过,并且还救过这人的性命,因为这是曾经明月国的二皇子明湛,如今碧血山庄的弟子齐昀。

    “这位兄台,在下路过此地,冒昧打扰了。”齐昀拱手,很客气地跟萧星寒打招呼。

    萧星寒易了容,齐昀不可能认出他,而齐昀感觉到萧星寒似乎并没有内力的样子,虽然气质看起来有些冷。

    “既然知道冒昧,便离开吧。”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

    齐昀的眼神微微有些尴尬:“是这样的,我们路过此地,今日天黑之前到不了雾泽城,也想在这个地方过夜,希望这位兄台不要介意。”

    “我介意。”萧星寒神色淡漠地说,“先来后到,我不喜欢被人打扰,你们速速离开!”

    齐昀微微皱眉,虽然说这个地方不是属于萧星寒的,但地方不太大,如果他们都在这里过夜的话,互相打扰是难免的,先来后到,萧星寒说的也没错。

    齐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坚持,拱手对萧星寒说:“抱歉打扰了,我们这就走。”

    齐昀走到马车旁边,一个面庞圆润白皙的少年掀开车帘看了出来:“师兄,怎么样呀?那个公子同意我们在这里过夜吗?”

    齐昀微微摇头:“我们来晚了,还是另寻他处吧。”

    “好吧。”少年点头,看到萧星寒手中提着的那只肥美的野山鸡,眼睛微微亮了一下,对齐昀说,“师兄,我今天想吃鸡腿,可以吗?”

    齐昀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没问题,等咱们安顿下来,我就去打猎。”

    马车里面传出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阿昀,刚刚跟你说话的那人是谁?”

    “不认识。”齐昀摇头,“他先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走吧。”

    齐昀坐上了车夫的位置,赶着马车,很快消失在萧星寒的视线之中。

    穆妍现身,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神色莫名。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她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萧星寒没让穆妍动手,他把野鸡和野兔都宰杀清洗干净,然后在帐篷旁边生了火,开始烤。

    “你先吃点果子。”萧星寒对坐在他身旁的穆妍说。

    穆妍手中拿着一个色泽诱人的果子咬了一口,把头靠在萧星寒肩膀上,看着天边下沉的夕阳说:“萧寒寒,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你想做什么?”

    萧星寒唇角微勾:“想做你的丈夫。”

    穆妍笑了:“不如换过来,下辈子我当男人,你当女人,我来当你的丈夫。”

    萧星寒想象了一下,微微皱眉说:“不好。”

    “呵呵。”穆妍轻笑了一声,“开个玩笑而已。”

    野鸡和野兔烤好了,萧星寒撕了一只鸡腿给穆妍,穆妍拿在手中,咬了一口,点头说:“味道不错,如果咱哥在这儿的话,你说他敢吃咱俩给他的鸡腿么?”

    “他应该吃不下。”萧星寒唇角微勾。萧月笙现在只能吃得下宁如烟做的鸡腿,其他的鸡腿一概不吃,尤其是萧星寒和穆妍做的,是他对于鸡腿这种美食最深的阴影。

    夫妻两人吃着肉聊着天,萧星寒还拿出了一壶醇香的美酒,和两个精致的酒杯,摆在了一块很雅致的布上面,虽然在荒郊野外,倒是颇有几分情调。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穆妍微微蹙眉,回身进了帐篷。

    再次出现的人还是齐昀,而他手中拿了三个空着的水囊,大步走过来,很客气地对萧星寒说:“抱歉又打扰了,我们安顿的地方没有水源,附近只有这里有水,我来取点水,马上就走。”

    “嗯。”萧星寒应了一声,并没有为难齐昀的意思。

    齐昀微微低头,就看到萧星寒面前摆着了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还有地上明显是两个人的脚印,他眼眸微闪,察觉到帐篷里面还有个人一直躲着没有现身。

    但齐昀并没有探究的意思,因为他虽然感觉萧星寒似乎没有内力,但萧星寒的气质让他不敢小觑。再加上他们本就是萍水相逢,齐昀并不想惹事。他到水潭边上取了水,便很快离开了,走出三米远又回头问了萧星寒一句:“不知这位兄台的野鸡是从哪里打来的?”

    “那边。”萧星寒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多谢!”齐昀点头,快步离开了。

    穆妍从帐篷中出来,看着齐昀的背影眼眸微眯。

    “怎么?你认识?”萧星寒伸手把穆妍揽入了怀中,已经快入夜了,秋风萧瑟,还是很凉的。

    “本来不太确定,但是他的声音,我听过。”穆妍若有所思,“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我真的见过这个人,并且我还救过他,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我是谁。”

    “什么时候?”萧星寒问。

    “就是我们当初从无双城去明月城,你为了让我练轻功,自己先跑了,让我在后面累死累活地追你的路上,最后你还坑了我好多钱。”穆妍微微一笑对萧星寒说。

    刚刚再次听到齐昀的声音,唤起了穆妍的某些记忆。她想起来了,她曾经只身一人一路狂奔去追萧星寒的时候,撞见了一场刺杀,齐昀就是被刺杀的对象,在穆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

    而穆妍当时不是为了救齐昀,只是因为她自己陷入麻烦也无法脱身,只能把那些杀手都给杀光,然后继续赶路。但事实上,穆妍就是救了齐昀,否则齐昀早就死了,不可能活到今天。

    “不必理会。”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

    穆妍微微点头:“嗯,没打算理会他。”穆妍不打算跟齐昀叙旧,也不需要让齐昀报恩,甚至都不想知道齐昀到底是谁。大家无冤无仇,她作为有夫之妇,男人还在身边,并不想招惹无关之人。

    这边穆妍和萧星寒吃饱之后收拾了一下便进了帐篷,帐篷里面空间不大,刚刚好,很是温馨。萧星寒抱着穆妍躺在那里,把毛毯往穆妍身上拉了拉,轻轻拍了拍穆妍的后背说:“睡吧。”

    “明天我们应该会路过神医门,我现在还是神医门的门主呢,要不要去看看?”穆妍趴在萧星寒怀中问。

    “不去了。”萧星寒微微一笑,“但我很喜欢覃星那个名字。”

    “嗯,我喜欢你,你可以得意。”穆妍唇角微勾。

    另外一边,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着他们见过的那辆马车。

    马车旁边点了一堆篝火,篝火旁有两个人,一个坐在轮椅上面,是鬼医叶重华,而另外一个少年坐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拿着一根棍子,时不时地戳一下面前的火堆。两人离得并不近,也没有交谈。

    “我回来了。”齐昀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地上的少年立刻站了起来,看着齐昀眼巴巴地问:“师兄,打到野鸡了吗?”

    齐昀的神色微微有些尴尬:“没有,只打到了两只野兔。”

    “好吧。”少年扁了扁嘴,“可是我想吃鸡腿。”

    “师妹,明天师兄一定给你打到野鸡。”齐昀看着“少年”十分认真地说。

    “师兄,昨天和前天,前前天,你都是这么说的。”男扮女装的齐玉婵看着齐昀叹了一口气说,“我都怀疑我爹爹是不是特意交代过师兄,不要让我看到鸡腿,这样我可以少吃一点,就能瘦一点。”

    齐昀摇头失笑:“哪有?师妹别多想,师父说让我好好照顾师妹,让师妹吃好一点。”

    “好吧,今天只能吃野兔了。”齐玉婵把袖子微微卷起来了一点,“我来帮师兄吧。”

    “不用了,你和重华一起坐着休息就好。”齐昀拒绝了。

    “我跟叶公子没什么好聊的。”齐玉婵看都没看叶重华一眼。

    齐昀神色有些尴尬,他们这次出门,是叶重华要求的,他说要去神医门,看看那个叫覃星的门主以及他的兄长覃樾有没有消息。齐骜让齐昀护送叶重华,临出发的时候,齐玉婵说想出门玩儿,齐骜拗不过她就让她跟着出来了,叮嘱齐昀一定要照顾好齐玉婵。

    而齐昀知道,齐玉婵喜欢过叶重华,不过被叶重华拒绝了,然后齐玉婵就不再理会叶重华了,这次出门每天都在一起,她也不爱跟叶重华说话。

    最主要的原因是,齐玉婵说叶重华当初既然不喜欢她,干嘛还要喝那么多次她亲手熬的汤,这人人品有问题……

    ------题外话------

    大家手里有月票的,赏给游游吧~爱你们!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