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10.根本没有的事

时间:2018-05-21作者:三木游游

    六月初二,北漠国繁星城。

    天色未亮,拓跋翎睫毛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身体微微有几分酸疼,因为她有好几天一直那样躺着没有动过。她握了一下拳头又松开,偏头,就看到不远处的桌边坐了一个人。

    背影清瘦,墨发之中插着一根温润的玉簪,那是连烬,拓跋翎看背影就能认出来。

    第一次见到连烬是在天厉国耒阳城的萧王府,没有人见到连烬的容貌会不觉得惊艳,拓跋翎也不是例外。她这辈子第一次看到那么美丽的男子,像是画中仙人一般。

    但因为拓跋翎自己天生貌丑,从小到大因为容貌所遭受的轻视和鄙夷太多了,她对此早已经不在意了,自然也不会用容貌来评判一个人。

    初见,拓跋翎只是觉得连烬很美,其他的什么都不了解。但她想着,连烬能够住在萧王府,成为穆妍和萧星寒的朋友,定然不可能是奸邪之人,应该是好人吧。

    后来,萧星寒带队护送厉筱柔前来北漠国和亲的路上,拓跋翎与他们一路同行,对于连烬也有了一些了解。

    连烬不像莫轻尘那么聒噪欢脱,他大部分时候很安静,就静静地待在那里,需要他做的事情,他都会默默地做好,但他很少说。穆妍以及她身边的人都很喜欢连烬,甚至萧星寒对连烬的态度都比对穆妍的其他朋友好很多。

    连烬在拓跋翎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很完美的人,人美心好实力强,没有任何的缺点。拓跋翎对连烬自然是有好感的,而这份好感更多的是有关于拓跋严,因为大部分时候,是连烬在照顾拓跋严。

    连烬把拓跋严照顾得很好,拓跋严也总是三句话不离他的美人叔叔,对于这一点,拓跋翎内心十分感激,因为她认为,照顾拓跋严的事情原本应该是她的责任,是穆妍和连烬替她做了。

    但好感归好感,无关男女之情,不是因为拓跋翎自卑,而是因为她根本没想过要嫁人。她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丑女,而她努力提升实力,在北漠国皇室拥有了真正的地位,是因为她不想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也不想所有人提起她的时候,只用容貌来评价她,那样的人生没有任何意义。

    拓跋翎承认,昨夜她最无助的时候,连烬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她那一刻心跳得太快了,是真的高兴,但现在早已经归于平静了。

    拓跋翎觉得连烬昨夜的表现一方面证明他是个很守礼的正人君子,另外一方面证明他想要跟拓跋翎保持距离,不想被拓跋翎纠缠。

    拓跋翎觉得,无可厚非。她主动开口请求连烬喂她吃药并且背她走的时候,对连烬发誓说她不会因为这一点肌肤之亲就纠缠连烬,她是认真的。

    拓跋翎静静地看着连烬的背影,思绪已经飘了很远。不知过了多久,连烬转头过来,拓跋翎尚未回神。

    “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连烬起身走到了拓跋翎床边,低头看着她,神色认真地问了一句。

    拓跋翎猛然回神,愣在了那里:“你说什么?”

    “你一直盯着我,看了那么久,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连烬又问了一遍。

    拓跋翎微微蹙眉:“你误会了,我只是在想事情,不是在看你。”

    拓跋翎话落,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我昨夜发过誓的,绝对不会纠缠你,我会说到做到。”

    “看来你并不觉得我长得好看。”连烬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很好,我也不觉得你长得丑。”

    拓跋翎神色微怔,看着连烬认真的样子,突然感觉心跳又有些不受控制了……

    拓跋翎垂眸,声音淡淡地说:“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我昨夜说过,是穆妍让我来的。”连烬看着拓跋翎说。

    “嗯,但还是要谢谢你。”拓跋翎微微点头。在她看来,连烬话里话外都想跟她撇清关系,这样很好。

    “你真的打算离开繁星城吗?”连烬看着拓跋翎问。

    “嗯。”拓跋翎再次点头。她是个很理智的姑娘,她觉得留着拓跋浚还有用,不想现在对拓跋浚做什么,这样对北漠国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我有一个建议。”连烬又回到桌边坐下,看着拓跋翎说,“你想听吗?”

    “连公子,有话直说即可。”拓跋翎起身下床,赤着脚站在了地上,因为昨夜连烬要带她走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她没有穿鞋袜这件事。

    拓跋翎的五官是极美的,眼眸深邃,眉目如画,琼鼻樱唇,有北漠国女子的大气,却更加精致,因为她的生母并不是北漠国的女子,而是来自明月国。

    拓跋翎脸上那朵妖艳的花不是用一般的颜料画上去的,直接擦是擦不掉的,用清水也洗不掉,这是拓跋浚为了不让前去和亲的拓跋翎被厌弃,特意找了一个民间画师前来为她绘制的,用的是特殊的原料,也需要用特殊的方式才能洗掉。

    这会儿那朵妖艳的花还在拓跋翎的脸上,为她的容貌平添了几分妖娆妩媚,再加上清冷的眉眼,冷与艳交织出了别样的风情。

    而拓跋翎原本今日要出嫁,昨夜在不自由的情况下被穿上了一身大红的嫁衣。嫁衣很有北漠国的特色,颜色艳丽,上面绣着精致繁复的花纹。原本拓跋翎身材便极好,那身嫁衣更显得她风姿绰约,一圈美丽璀璨的宝石镶嵌在腰部的位置,勾勒出盈盈一握的腰肢,而她的一双脚在嫁衣映衬之下,白皙如玉。

    拓跋翎低头,微微皱眉,在想她在这里没有衣服可以换,没有鞋袜可以穿,让连烬去帮她找好像不太合适,不如等会儿让沈赟之去帮她买。

    拓跋翎抬头,就看到连烬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站了起来,留下一句:“我去去就来。”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虽然是夏季,地上还是有些冰凉,拓跋翎又坐回了床边,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她不能贸然出去,刚刚连烬显然有话要对她说,而沈赟之那几个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既然如此的话,她决定在这里等着连烬回来。

    大概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连烬去而复返,手中提了一个包袱,走过来放在拓跋翎身旁,一句话没说,又很快出去了。

    拓跋翎神色莫名地打开那个包袱,包袱里面放了一套新的裙子,孔雀蓝的颜色,很简单,却是拓跋翎喜欢的样式。除了裙子之外,还有一双鞋子和一双袜子。

    拓跋翎脱掉了身上的嫁衣,把连烬送来的衣服鞋袜都穿上了,整理了一下之后,发现竟然十分合身,几乎分毫不差,但这分明是连烬自己去找来的,不是去公主府取来的。

    拓跋翎的神色也突然有些不自然了,她不知道是该说连烬观察得很仔细还是说他眼光很好了,反正都很尴尬就是了……

    “好了吗?”门外传来连烬的声音。

    “好了,进来吧。”拓跋翎定了定神,就看到连烬推开门,神色如常地走了进来,看了她一眼又很快收回了视线。

    两人在桌边相对而坐,拓跋翎看着连烬问:“连公子之前说,有一个建议要给我。”

    “我们都是穆妍的朋友,你叫我阿烬就好。”连烬神色淡淡地说。

    “好,阿烬,你可以叫我拓跋十一。”拓跋翎微微点头,觉得称呼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们也算是朋友了。

    “好,那我叫你阿翎吧。”连烬也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听拓跋翎的话管她叫拓跋十一……

    听到那声“阿翎”,拓跋翎眼眸微微闪了闪,这个名字,只有她年幼的时候,她那个苦命的母亲这样叫过她……

    “说正事。”连烬正色,看着拓跋翎说,“我知道你打算就此离开,暂时不对拓跋浚动手,是为了顾全北漠国的大局,但我有一个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嗯,你说。”拓跋翎微微点头。

    “北漠国只要有皇帝即可,并不必然是拓跋浚。”连烬看着拓跋翎说,“拓跋浚是有几分才华,但如今这样的局势,他未必守得住北漠国。”

    拓跋翎秀眉微蹙:“但北漠国皇室其他的男人还不如拓跋浚。”

    “所以他们都不能替代拓跋浚,但有一个人可以。”连烬看着拓跋翎,微微一笑说了一个字,“你。”

    拓跋翎直接愣在了那里:“阿烬,这种事不要开玩笑。”

    连烬摇头:“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拓跋浚做了什么事你最清楚,如果不是为了顾全大局,你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但你可以换个角度,你自己亲自来主持北漠国的大局,不需要拓跋浚,也不会再受到任何人的限制,你想做什么便可以做什么,跟拓跋浚相比,你更适合当北漠国的君主。”

    “但我是一个……”拓跋翎皱眉。

    “你是一个女子?那又如何呢?”连烬轻笑了一声,“你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不如你那些兄弟,不是吗?事实上,你也的确比他们都出色。你是北漠国的公主,你那些兄弟都觉得你应该做的是为北漠国牺牲,和亲远嫁给一个不喜欢的男人,成为利益的牺牲品,但你不是这样想的,你想做男人才能做的事,迄今为止你做了很多,也做得很好,当皇帝又有什么不可以?”

    “你真是这么想的?”拓跋翎看着连烬问。她没想到,连烬要给她的建议竟然是要她抢了拓跋浚的皇位!这话听起来就很是惊世骇俗,虽然北漠国女子的地位相对其他国家要高一些,但迄今为止也没有出现过女皇帝。

    “这就是我给你的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连烬看着拓跋翎说,“这件事有利有弊。好处在于,你可以除掉拓跋浚,为你兄长拓跋良报仇,并且之后不会再受制于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守护北漠国的土地和子民,假如有一天小严真的想回来的话,你也可以更顺利地把皇位还给他。但这样一来,你接下来便不会有安稳的日子可以过,你或许会面临很多的麻烦,甚至是非议和唾骂。”

    拓跋翎皱眉沉思,连烬接着说:“当然了,你按照原计划跟我们走的话,等到了耒阳城,就可以跟小严生活在一起,过上你这辈子最安宁快乐的日子。选择权在你。”

    “这件事,穆妍知道吗?”拓跋翎问连烬。

    连烬摇头:“我也是昨夜突然想到的,穆妍并不知道,但她会尊重你的选择,不管你选了什么。”

    “容我想一想吧。”拓跋翎微微叹了一口气。这件事非同小可,她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可能的后果,权衡利弊,不能贸然决定。

    “好。”连烬说着站了起来,“你一个人想想吧。”

    连烬话落就出去了,拓跋翎静静地坐在那里,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又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却没有人进来。

    拓跋翎起身过去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的地上放了一个食盒,院中并没有人。她俯身把食盒拎起来,转身进了房间。

    打开食盒,拓跋翎又愣了一下,食盒里面有饭有菜有汤,都冒着热气,而让她意外的是,那些竟然都是她平时最喜欢吃的。这显然是连烬送来的,因为认识拓跋翎时间最长的沈赟之都并不清楚拓跋翎喜欢吃什么。

    拓跋翎不知道的是,拓跋严偶尔会在连烬面前提起她,拓跋严已经把他所知道的关于拓跋翎的所有事情,都告诉过连烬了。所以当连烬去给拓跋翎买衣服的时候,会知道拓跋翎喜欢的颜色,当他去给拓跋翎买吃食的时候,会知道拓跋翎的喜好。既然知道了,连烬自然会买来拓跋翎想要的,而不是故意买其他的。

    拓跋翎一个人默默地吃饭,心情却一时很难平静下来去思考连烬给她的那个建议,因为她的心跳又有些不受控制了。理智,冷静,都不假,但拓跋翎这辈子第一次碰到一个对她如此关心,又如此细心,并且如此理解她的男人,她心中微微有些感动。

    日上中天的时候,沈赟之风风火火地冲进了拓跋翎的房间。

    “拓跋十一,你现在怎么样?”沈赟之看着拓跋翎问,眼中的关切不是假的。他年纪尚轻,眉宇之间稚嫩未褪,却多了几分坚毅,跟从前济慈山庄的那个纨绔小少爷判若两人。

    “我没事。”拓跋翎摇头。

    “你不是不喜欢脸上这朵花吗?怎么不洗掉呢?”沈赟之看着拓跋翎问,“虽然这花挺好看的,但其实不太配你,你原来的样子也不丑啦!”

    “清水洗不掉,再说吧。”拓跋翎这会儿没心情关心自己的脸,她看着沈赟之问道,“你过得怎么样?”

    沈赟之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好得不能再好了!我很快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的!”

    “那就好。”拓跋翎笑容清浅地说。她跟沈赟之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心里把沈赟之当了弟弟。当初沈赟之跟着萧星寒和穆妍走了,拓跋翎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如今亲眼看到沈赟之的成长和变化,拓跋翎只是觉得很欣慰。

    “你呢?”沈赟之看着拓跋翎问,“我就不问你过得好不好了,不可能好!不过现在没事了,你不是说今日要跟着我们走吗?收拾一下就走吧,这里不值得留恋,等你到了耒阳城萧王府,你会觉得过去那些年的日子都白过了!”

    “阿烬呢?”拓跋翎没有回答沈赟之的问题,而是问起了连烬在哪里。

    沈赟之挤眉弄眼嘿嘿一笑:“拓跋十一姐姐,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我们的美人儿哥哥了?说实话,别害羞,我可以帮你追他,他人超好的!”

    拓跋翎蹙眉:“不要乱说话,我找阿烬有正事。”

    “终身大事就是最正经的事情啊!”沈赟之笑得很暧昧,“拓跋十一,其实我们的美人儿哥哥对你也有点意思的,不然这次他怎么会来?以前有任何事情,王妃都没有让美人儿哥哥出去冒险,这次是他自己要来的。”

    拓跋翎扶额:“别闹了,去把他找过来,我真的有正事。”

    “哎呀!拓跋十一你这么着急干嘛?他又跑不了!还说不是看上他了?真是口是心非!找找找,我立刻去找他过来,到时候你们单聊!”沈赟之话落,又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拓跋翎摇头失笑,连烬对她有意思?她觉得不可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不多时,连烬过来了,沈赟之帮他打开门,把他推进来,然后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还响亮地说了一句:“美人儿哥哥,拓跋十一姐姐,你们好好聊,慢慢聊,想聊多久聊多久,不用管我们怎么想!”

    四目相对,拓跋翎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更多的是尴尬,她站了起来,看着连烬说:“抱歉,赟之向来喜欢乱说话。”

    “不用,他也是我的弟弟,都是自己人。”连烬微微摇头说。

    “坐吧,我想跟你聊聊。”拓跋翎看着连烬说。

    连烬在拓跋翎对面落座,拓跋翎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看着连烬说:“你给我的建议,我想过了。”

    “看来你已经有了决定。”连烬微微一笑,“让我猜一下,你应该不打算走了吧?”

    拓跋翎点头:“我不想给穆妍添麻烦,也不想小严有朝一日回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抢走拓跋浚的皇位,当北漠国的女皇!”

    连烬看着拓跋翎握起的拳头,笑了:“我并不意外。”

    “谢谢你的建议,接下来还需要你们帮我。你们放心,我会报答你们的。”拓跋翎看着连烬神色认真地说。

    “都说了是自己人,不必见外。我这次来,就是来帮你的,至于怎么帮,全看你的选择。”连烬看着拓跋翎说,“我们带来的人虽然不多,但只要好好谋划,应能成事。你对北漠国皇室了解更多,所以你来做主,我从旁辅助。”

    “好。”拓跋翎微微点头。既然已经决定了,便只能一往无前,她当然想安居某处过快活日子,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她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完。

    连烬找来了莫轻尘和独孤傲,以及沈赟之,拓跋翎宣布了她的决定。

    沈赟之目瞪口呆地看着拓跋翎:“拓跋十一,你太狂了!不过我喜欢!我全力支持你!”

    拓跋翎神色平静地说:“这是阿烬给我的建议,我觉得可以试试,但需要你们帮助。”

    莫轻尘压低声音对身旁的连烬说:“阿烬,你让她当女皇,你就能成为天下最美的王夫了,很好很好。”

    连烬神色如常地踩了莫轻尘一脚,莫轻尘嘿嘿一笑,看着拓跋翎自告奋勇:“未来北漠国的女皇陛下,听说现在北漠国的丞相不是什么好货色,不如让我来当怎么样?”

    拓跋翎愣了一下,就听到沈赟之说:“拓跋十一,我家小天儿哥哥曾经可是明月国的丞相,名叫林辞,你应该听说过。”

    “原来如此。”拓跋翎微微点头,“如果莫公子能帮忙的话,自然再好不过。”现在北漠国的丞相是皇后的父亲,也是他帮助拓跋浚谋反的,拓跋翎早就想除掉他了,如果能够得到莫轻尘的帮忙,自然是求之不得。

    “我来给你当大将军吧!”沈赟之开口,莫轻尘敲了一下他的脑门儿,“你那点功夫当不了大将军,只能当宫里的小侍卫。”

    “如果你们已经决定了,我去给师姐传信。”独孤傲话落,起身出去了。他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只是应该让穆妍尽快知道。

    “阿翎,你想让拓跋浚怎么死?”连烬看着拓跋翎问了一句,他对拓跋翎与众不同的称呼让莫轻尘和沈赟之两人贱笑不止。

    拓跋翎眼眸微寒:“既然拓跋浚说大皇兄是被沙暴吞噬而死,就让他尝尝沙暴的滋味儿吧!”

    “不错,很别致的死法。”莫轻尘微微点头,“这属于天灾的范畴。”

    “那我们接下来需要好好谋划一下。”连烬唇角微勾。

    几个人正在繁星城的别院之中谋划造反夺位的时候,另外一边,拓跋浚已经送了北漠国另外一位公主出嫁离开了繁星城。至于拓跋浚让人在全城秘密搜捕拓跋翎,始终一无所获。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星寒的身体正在慢慢好转。没了内力之后,他的气质也没有之前那么冷了,穆妍觉得邪门的重阳心法先前肯定影响到了萧星寒的心智,只是程度很轻微。

    而那张从神兵令之中取出的藏宝图,穆妍看了多天,才发现图中隐藏了一些十分隐秘晦涩的暗语,如果看不懂那些暗语的话,那张地图是没有用的。

    根据穆妍最终的分析,断定神兵门百年之前的藏宝库不在目前她所知的任何一个国家境内,而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如今的三国在一片陆地之上,在三国的疆域之外,是广袤的森林和无边的海洋。根据穆妍活了两世的经验,这个世界未必没有其他的国家,与如今这片土地隔着森林和海洋,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这是很正常的。

    不过藏宝图所指的方向,就在北漠国北境再往北的某个地方,穆妍已经知道了方向,接下来只需要等萧星寒的身体可以出门之后,一起前去寻宝。

    北漠国十一公主拓跋翎在出嫁前夕突然神秘失踪的消息刚刚传到耒阳城,而原本就打算破坏北漠国和东阳国联姻的厉啸天,因为自恃国力强大,早就放弃了求娶拓跋翎的打算,但并没有放弃破坏和亲的打算。

    这天厉啸天召见了萧月笙,给萧月笙的任务就是,让他带人在和亲路上,秘密截杀北漠国的那位和亲公主,以此警告北漠国和东阳国。

    萧月笙出宫之后就来找萧星寒和穆妍,说厉皇让他出门执行秘密任务,但他其实不是很想去,因为他并不喜欢杀人,而且是杀一个无辜的和亲公主。但他现在假扮萧星寒,作为臣子的时候,是不能拒绝厉啸天的旨意的,只能暂时应下了。

    “星儿,小弟妹,这件事怎么办?”萧月笙看着萧星寒和穆妍问。

    “哥你这次不用去,在家里玩儿吧。”穆妍对萧月笙说。

    “我不去的话,你们去?”萧月笙挑眉。

    “我派人去。”穆妍说,“反正是秘密行动,只要给皇上他想要的结果就可以了。”

    “真要杀了那位和亲公主?”萧月笙皱眉。

    “不需要。”穆妍摇头。

    萧月笙表示明白,伪造杀人现场是很容易的,骗过厉啸天也很容易,而厉啸天想要的目的是阻止北漠国和东阳国和亲,这个结果可以达到。

    “主子,夫人,这是独孤从北漠国传回来的信。”青木把一封信递给了穆妍。

    穆妍打开,神色微微有些讶异,很快看完就递给了萧星寒。

    “怎么了?小青莲抱得美人归了?”萧月笙笑着问。

    “没有。”穆妍摇头,萧星寒已经把那封信又给了萧月笙。

    萧月笙看了一眼,就哈哈笑了起来:“很好很好!果然都不是安分性子,这是去北漠国翻天去了!祝他们早日成功!”

    “这是拓跋翎自己的选择,我没意见。”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穆妍原本想让拓跋翎离开北漠国,来耒阳城,是想给她提供一个安定的环境,让她过上平静的生活。但拓跋翎心中对于拓跋严,以及北漠国都有一份责任在,她并不是一个贪图安逸享乐的女子。

    穆妍最意外的一点是,让拓跋翎去夺位这件事,竟然是连烬提出来的。这件事并没有什么不好,不过连烬原本是穆妍身边所有人之中最温和的,如今看来,也是个腹黑性子。

    并没有其他的消息传过来,穆妍推断他们至今尚未动手。根据北漠国皇室内部现在的情况,穆妍觉得他们想得手并不是特别困难,只要找对了方式。

    “星儿你身体如何?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寻宝?”萧月笙看着萧星寒和穆妍问,话落还抓过萧星寒的手给他把了个脉。

    “好得差不多了,再养几天吧。”萧月笙放开萧星寒的手说,“虽然很想跟你们一起去,不过这次我还是留下吧,你们都走了,小天儿和小青莲暂时也回不来,我就守着家里好了。”

    “哥是能者多劳。”穆妍微微一笑。

    萧月笙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而忧伤:“不,你哥我是被你们坑得麻木了。”

    “什么你们我们的,咱们都是一家人,哥你不要见外。”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唉!你们稍微见外一点好不好?也不想想你哥我还没媳妇儿呢,不出去玩儿哪里能碰到漂亮姑娘?”萧月笙白了穆妍一眼。

    “哥,这种事随缘就好,别着急,早晚会有的。”穆妍很淡定地说。

    “你们走之前记得去家里一趟,爹娘这两天一直在念叨你们。”萧月笙对萧星寒和穆妍说。

    “好。”穆妍点头,看了看萧星寒的脸色,已经很正常了,接下来几天给萧星寒增加一些锻炼,骑骑马什么的,再过几天就能出门寻宝去了。如果按照藏宝图的路线走的话,应该会路过繁星城。

    北漠国繁星城。

    皇宫之中重兵把守,拓跋翎并不想让连烬他们去冒险刺杀拓跋浚,她准备按照原计划,让拓跋浚死在沙暴之中。而秋季是北漠国沙暴多发期,拓跋翎正在等合适的时机。

    这会儿已经六月中旬了,拓跋翎在别院之中住了半月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出去过。

    这天拓跋翎在别院后花园里面坐着,手中拿着一本书,身上还穿着连烬当初给她买来的那条孔雀蓝长裙,而她脸上被人画上的那朵花还在,因为她试了很多种方式,都洗不掉。

    “阿翎。”

    听到熟悉的声音,拓跋翎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连烬来了,因为除了连烬,没有人这样叫她。

    拓跋翎抬头,连烬在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把手中的一个药瓶扔给了她:“用这个,应该可以洗掉你脸上那朵丑花。”

    拓跋翎接过连烬递过来的药瓶,也没有在意连烬说她脸上的那朵花很丑,因为她自己也觉得很丑,很不喜欢。

    “谢谢。”拓跋翎对着连烬道谢,然后就拿着她的书和药瓶一起回了她住的院子。

    回到房间之后,拓跋翎把药瓶之中浅绿色的液体倒进了一盆清水之中,清水变成了很淡的青色,拓跋翎沾湿了一个帕子,开始擦她脸上的那朵花。

    有效果,不过微微有些刺痛,需要一点一点擦掉。拓跋翎擦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把脸上那朵花全部擦干净,露出了她脸颊上面天生的那个暗红色胎记。

    拓跋翎在铜镜之中看到了自己恢复原样的容貌,神色平静地放下了手中的帕子。或许有人觉得脸上有朵花看起来很美,并且完美地遮掩了她容貌的缺陷,但拓跋翎真的不喜欢,她习惯了她原本的样子,便是被人说丑也无所谓。

    当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沈赟之也说,还是拓跋翎原来的样子看着顺眼。

    “阿烬去哪里了?”拓跋翎落座,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莫轻尘和独孤傲都在,唯独少了连烬。

    “唉!”莫轻尘眼眸微闪,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阿烬病了。”

    拓跋翎秀眉微蹙:“但我今天见过他,他没事。”

    “拓跋十一你有所不知啊!”莫轻尘唉声叹气地说,“阿烬天生有一种怪病,不定时发作,一发作整个人就会很痛苦。”

    拓跋翎有些将信将疑:“萧王和穆妍都是神医,为何没有为他医治?”

    “他们想了很多种办法,都没有用。”莫轻尘摇头,“穆妍说,那种病与阿烬天生的体质有关,无药可医,或许某天突然就好了。”

    “你们为何不去照顾他?”拓跋翎看着正在吃得不亦乐乎的三个男人问。

    “我饿了。”沈赟之没有抬头。

    独孤傲面无表情地说:“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照顾的,熬过去就好了。”

    莫轻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想照顾阿烬,但阿烬不让,他说不想让我们看到他脆弱的样子。这会儿他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多难受呢!”

    这顿饭吃得气氛很是怪异,三个男人交换着心照不宣的眼神,但拓跋翎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有注意到。

    饭后,天色已经暗了,拓跋翎出门,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连烬的院子门口,她神色微怔,沉默了片刻抬脚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拓跋翎去而复返,定了定神,走到连烬房间门口,看到虚掩的房门,抬手轻轻敲了一下,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拓跋翎迟疑了一下,伸手推开房门,脚步轻轻地走了进去。

    下一刻,拓跋翎看到了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莫轻尘口中生病的连烬正在洗澡,背对着拓跋翎坐在浴桶之中,肩膀白皙却宽厚,赤裸裸地出现在拓跋翎面前,而连烬线条优美的手臂就搭在浴桶边上,他墨色的长发披在一边肩膀上面,微微有些湿润。

    房间里面热气氤氲,连烬眯着眼睛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阵凉风吹了进来,他猛然转头,就看到拓跋翎脸色通红,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连烬微微皱眉:“阿翎,还没看够吗?”

    拓跋翎回神,转身跑了出去,背影显得很是狼狈……

    连烬从浴桶中出来,穿好衣服,神色淡淡地说:“你们,滚下来!”

    下一刻,三个男人站在了连烬面前,莫轻尘一脸暧昧,沈赟之哈哈大笑,独孤傲摆明了看戏看得也挺开心。

    “我为了帮她找那种药,身上沾了奇怪的气味,说想好好洗个澡,你们对她说什么了?”连烬看着三人问。

    “小天儿哥哥说你病了。”沈赟之哈哈大笑着把莫轻尘出卖了,“还说你病得很重,很痛苦,不让我们照顾!”

    “我的门明明是关好的,谁偷偷打开了?”连烬轻哼了一声问。

    莫轻尘和沈赟之同时伸手,指向了独孤傲。

    独孤傲一脸无辜地说:“是小天儿指使的,我不参与的话,他今天晚上就要跟我一起睡。”

    “你们看热闹看得很开心?”连烬刚洗完澡,衣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端的是美色无双。

    “没有。”莫轻尘憋着笑摇头。

    “哪有?”沈赟之矢口否认。

    独孤傲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阿烬你这么好看,拓跋十一应该看得很开心。”

    连烬扶额:“你们,都给我滚!”

    “阿烬,兄弟是在帮你呀!”莫轻尘表示连烬怎么可以这么误会他?他才不是为了看热闹,是为了帮连烬追媳妇儿。

    “是的呀美人儿哥哥!你不脱衣服的话,拓跋十一对你的美色太不了解了!”沈赟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独孤傲看着连烬来了一句:“我开门的时候你听到了却假装不知道,明明最开心的就是你,别装了。”

    连烬轻咳了两声,脸色微红:“独孤你胡说什么?根本没有的事。”

    ------题外话------

    万更送上,再次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游游还没回国,工作依旧很忙,但会努力安排好码字的时间,保证更新字数和质量的,爱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