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07.阿烬美人儿和丑公主

时间:2018-05-18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无双城。

    无双城中的慕容世家和应家都覆灭了,无双城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最近又热闹了起来,因为碧血山庄出世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碧血山庄的所在地也不再是秘密,前来无双城的江湖人有半数是想拜访碧血山庄,与之交好的,还有半数,是想拜入碧血山庄齐家门下学武功的。

    前者碧血山庄都欢迎,至于后者,碧血山庄是个江湖门派,同时也是个家族势力,齐家极少招收外姓弟子,能拜入碧血山庄的弟子,都要经过碧血山庄严格的考核,不是一般人能进的。

    所以,假如不是齐昀真的很得齐郢和齐骜欣赏,他们父子是绝对不允许明心瑶那样麻烦的人物进入碧血山庄,并且在碧血山庄住下来的。

    而这天,碧血山庄的小公主齐玉婵一脸怒意地找到了齐骜,说要把明心瑶赶走,原因是明心瑶勾引了齐玉婵的心上人叶重华。

    叶重华就是鬼医,也是那个为齐玉婵换心的人,先前叶重华离开碧血山庄,有齐郢和齐骜保护,在外面奔波了一段时间,并没有找到他想要找的人,就随同齐氏父子回到碧血山庄,住了下来。

    齐玉婵如今不过十四岁的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对于她的救命恩人鬼医叶重华芳心暗许,觉得叶重华的才华天下无人能及,十分倾慕。

    齐骜听到齐玉婵的控诉,微微皱眉:“婵儿,那明心瑶怀了身孕,想必只是请重华为她把个脉,开副安胎的药而已。”

    “爹爹,才不是呢!”齐玉婵挽住了齐骜的胳膊,小脸上面满是怒气,“那明心瑶要把脉,我哪会跟她计较,我又不是是非不分!可明心瑶竟然屏退了所有的下人,非要关起门来让叶哥哥为她把脉,她就是心怀不轨,想给她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爹,看上了叶哥哥!”

    齐骜拧眉:“婵儿,不管别人怎么做,你都不能口出恶言,你娘教你的都忘了吗?”

    齐玉婵吐了吐舌头:“爹爹,我太生气了嘛!”

    “这件事,为父会找重华聊聊,看看是怎么回事。”齐骜轻抚了一下齐玉婵的头发,一脸宠溺地说。

    “可能叶哥哥不知道明心瑶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想在叶哥哥面前说明心瑶的坏话,爹爹可一定要告诉叶哥哥哦!”齐玉婵看着齐骜神色认真地说。

    齐骜笑着摇头:“看来为父真要好好跟重华聊聊了,女大不中留啊!”

    “爹爹!”齐玉婵脸色羞红,转身跑走了。

    当天傍晚时分,齐骜去了鬼医叶重华住的院子。

    这是碧血山庄最深处的一个客院,客院之中能听到后山瀑布哗哗的水声。

    齐骜进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一身白衣的叶重华安静地坐在院中树下的轮椅上面,晚霞在他身上笼罩上了一层金纱,他微微抬头,静静地看着天边缓缓下落的夕阳,整个人仿佛自成一个世界,明明离齐骜很近,某个瞬间齐骜却觉得他们之间隔了万重山峦……

    “重华。”齐骜叫了一声。

    叶重华收回视线,看向了齐骜,齐骜感觉那一刻,叶重华眼中有怅惘,有追忆,有悔恨,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伤感……

    下一刻,齐骜再看,叶重华眼神清明而平静,看着他笑着叫了一声:“齐伯父。”

    先前叶重华再随齐郢和齐骜回到碧血山庄住下的时候,就让齐家人改口叫他的名字了。

    “重华没事可以多出去走走,现在碧血山庄已经不再避世,重华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我安排齐昀去护送你。”齐骜说着,在叶重华对面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改日吧,或许晚辈可以问问齐昀想去哪里。”叶重华微微一笑,他和齐骜的爱徒齐昀是很好的朋友。

    “不是外人,伯父有话就直说了。”齐骜正了正神色,看着叶重华问道,“婵儿心慕重华,不知重华是怎么想的?”

    叶重华眼中闪过一丝错愕,继而微微摇头说:“伯父,婵儿对我来说,就像是亲妹妹一般。她单纯善良,值得更好的男子,我一个废人,配不上她。”

    齐骜微微皱眉:“重华,你医术高明,不要妄自菲薄。”

    “这件事,我很抱歉。”叶重华再次摇头,“请伯父转告婵儿,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叶重华话落,门口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齐骜转头就看到齐玉婵神色怔然地站在那里,原本端在手中的汤盅砸在了地上,热汤溅在了她的手背上,她白皙细嫩的皮肤很快泛起了红色,但她似乎毫无所觉,她只是愣愣地看着叶重华问了一句:“叶哥哥,你当真不喜欢我?”

    叶重华看着齐玉婵,神色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

    齐玉婵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深深地看了叶重华一眼,转身就跑了。

    “婵儿!”齐骜快步追了出去。

    院子里再次剩下了叶重华一个人,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神色微黯,推着轮椅转了个方向,慢慢地回了房间,背影在地上拉得很长……

    齐玉婵没有跑远,就坐在碧血山庄后山的瀑布边上,一个人抱着膝盖,哭得好伤心。她身量不高,微微有几分丰腴,五官精致,小巧玲珑的样子,脸上带着未褪的婴儿肥,平时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可这会儿那张小脸上面满是泪珠,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婵儿。”

    听到身后传来齐骜的声音,齐玉婵没有转身,猛然挥手,对着身后做了一个阻止靠近的动作,抽着小鼻子说:“爹爹你不要过来,我很难过,想一个人待着。”

    “你的手烫伤了,先跟爹爹回去。”齐骜皱眉看着齐玉婵红肿的小手。

    齐玉婵背对着齐骜摇头:“是我一厢情愿,是我活该,我就不该去学煲汤,那些天我辛辛苦苦煲的汤,都白给他喝了!呜呜呜呜呜!”

    齐骜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家小女儿:“婵儿,别闹了,跟爹爹回去上药。”

    齐玉婵转头看向了齐骜,小脸上面梨花带雨的样子让齐骜觉得好生心疼,因为从小到大齐玉婵都很少哭,即便那些年她心脏不好的时候,也是开开心心的。

    “爹爹,我很丑吗?”齐玉婵看着齐骜神色认真地问。

    “当然不,婵儿很好看。”齐骜摇头。

    “我很不懂事,惹人烦吗?”齐玉婵再问。

    “怎么会?婵儿一直都很乖。”齐骜再次摇头。

    “我有一点胖,但爷爷说等长开了就可以变得很苗条了。”齐玉婵仿佛自我安慰一般说,“我这么好,他不喜欢我,是他没眼光,我为什么要伤心?”

    齐骜再次哭笑不得:“是是是,我们婵儿这么好,是他没福气,咱们不理他,先回去上药。”

    齐骜过去,把齐玉婵从地上拉了起来,齐玉婵抱着齐骜的胳膊问了一句:“爹爹,这个世上会有一个男子真心喜欢我,会保护我,宠爱我,就像爹爹对娘那样吗?”

    齐骜点头,神色认真地说:“一定会的。”

    “其实我还是有点难受,”齐玉婵捂着自己的心口说,“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就失败了。”

    “回去吧,上了药,吃点好吃的,明天醒来就好了。”齐骜揽着齐玉婵的肩膀说。

    “爹爹,我今天不减肥了,要多吃两个鸡腿。”齐玉婵对着齐骜比了三根手指。

    齐骜笑着说:“好,想吃几个都好,婵儿正在长身体呢,减什么肥?”

    “可我昨天听到明心瑶说我胖,不过看在她现在肚子里怀了宝宝的份上,这种小事我就不跟她计较了,如果她真想勾引叶哥……叶公子的话,看她自己的本事吧!”齐玉婵握着小拳头说。

    “不用理会她。”齐骜微微皱眉,想着还是要找时间跟齐昀谈谈明心瑶的事情,寄人篱下的明心瑶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不过齐骜还没去找齐昀谈明心瑶的事情,叶重华先来找了齐昀。

    “重华怎么过来了,有事的话派个人过来说一声,我过去你那里。”齐昀给叶重华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叶重华面前。

    叶重华微微一笑说:“我们住得很近,没有什么差别。”

    “找我有事吗?”齐昀看着叶重华问。

    “嗯,有事。”叶重华端起手中的茶杯,并没有喝,看着齐昀说,“有关你妹妹的事情。”

    “她怎么了?她去找你了?”齐昀皱眉。

    “她今日一早去找我,非要跟我单独谈,她的目的,是想让我给她一包堕胎药,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叶重华看着齐昀神色淡淡地说。

    齐昀这会儿在自己房间里,并没有戴面具,满脸的伤疤看起来十分狰狞。听到叶重华的话,他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拳头也握了起来:“你给她了吗?”

    “给了,不过是安胎药。”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但她应该很快就会发现了,她不想要那个孩子,还有很多种方式可以打掉,这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的这个妹妹并不是什么良善性子,吃了那么多苦,差点丧命,如今她唯一能够依赖的人只有你,但她并不信任你,或者说,她并不打算按照你的安排,安分地在碧血山庄待下去。作为朋友,我多嘴说一句,虽然你们是亲兄妹,但你并不欠她什么,不要为了她毁了你自己的生活。”

    齐昀猛然握紧了拳头,沉默了片刻之后说:“我们一母同胞,出生之后便分开了,那些年我不好过,她表面光鲜,事实上也没有人真的为了她好,否则她不会变成那个样子。”

    叶重华神色淡淡地说:“我明白,你觉得你们兄妹都是不幸的,是被你们的父辈害了,你希望她能改变,做你想要的好妹妹,这一点无可厚非,但结果未必会如你所愿。”

    叶重华话落,齐昀隔壁房间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齐昀神色微变,猛然起身大步冲了出去,叶重华也推着轮椅跟了出去。

    隔壁就是明心瑶的房间,这会儿她坐在地上,手中拿着一片碎瓷,正要朝着自己隆起的腹部扎过去!

    齐昀一个箭步冲过去,把明心瑶手中的碎瓷夺走了,兄妹两人的手都被划破了,明心瑶抬头,泪流满面地看着齐昀:“哥哥为何要拦我?这个孩子不该来到这个世上……让他去吧……”

    “那是你的亲骨肉!”齐昀一脸怒色地看着明心瑶,“你怎么如此狠心?”

    “或许是骨子里带来的吧……我们的父母是怎么对我们的?嗬……他们叔嫂偷情生下我们,一个早早地死了,一个自以为对我好,可你看我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如果明腾真心为我好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嫁给厉啸南,到头来我受尽了苦头,厉啸南却死了一了百了,我肚子里这块肉何必要留着?何必要留着!留着他做什么?等他生下来,告诉他,他是厉氏皇族后裔,却只能隐姓埋名过见不得人的生活,像哥哥你现在这样寄人篱下低人一等吗?”

    齐昀面色一沉,猛然扬手,狠狠地抽了明心瑶一巴掌:“我怎么了?你觉得我见不得人?我改名换姓那是因为我不想再要那个身份!你觉得在这里委屈你了,难道你还想带着你的儿子去抢天厉国的皇位不成?太可笑了!你怎么如此愚蠢?”

    “是啊,我很愚蠢,愚不可及……”明心瑶像是疯了一样,“我真的受够了!受够了!”

    明心瑶曾经那么骄傲,骄傲到不可一世,骄傲到昭告天下她爱慕萧星寒,因为她那时总以为,她早晚会成为萧王妃,她和萧星寒将会成为一段佳话。然而,不知从何时起,一切都偏离了她的预期,她现在回头想想,心中郁结无法纾解,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直都不太安稳,她没少受折磨,吃不好睡不好,皮肤变得黯淡无光,整个人憔悴不堪,像是老了好几岁一般。

    明心瑶快疯了!她从一开始就不想要这个孩子,因为她不想给厉啸南生孩子,跟厉啸南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简直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梦魇,更何况如今厉啸南已经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心瑶越发忍受不了肚子里那块肉,她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她这两天想要打掉孩子的念头如野草一般疯长,今天才去找了叶重华,并且一回来就吃了叶重华给她的药,等了一天也没有任何效果,她意识到受骗,却并没有放弃。

    “你听好了,既然你活得这么痛苦,不想要这个孩子,可以,你跟孩子一起死,我不会拦着你!”齐昀看着明心瑶冷声说。

    齐昀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叶重华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明心瑶,也出去了。

    “重华,或许你说得对,她自己不想好好活着,过安稳日子,我强求有什么用?”齐昀苦笑。毕竟血浓于水,他和明心瑶都是明枭和明腾兄弟相争的受害者,他以为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明心瑶能够安分一点,但明心瑶竟然狠心到要杀掉自己的亲骨肉,齐昀真的很失望。

    “你是怎么过来的,自己心里最清楚,你不欠明氏皇族任何人的,包括明心瑶在内。她现在这样,怪不了别人,随她去吧。”叶重华看着齐昀说。

    齐昀神色失望地说:“我不会赶她走,也不会伤害她,但她要伤害自己,我管不了了。”

    说管不了的齐昀,第二天一早打开明心瑶的房门,神色大变!房间里面一片狼藉,地上满是碎瓷,而明心瑶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不见了人影。

    齐昀就住在隔壁,他昨夜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而明心瑶最近身体越发虚弱,根本不可能自己跑,而且碧血山庄也不是明心瑶一个人能走出去的地方。

    齐昀拧眉,在碧血山庄里面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齐昀禀报了齐郢和齐骜,他们断定是有绝顶高手闯入碧血山庄,带走了明心瑶。

    齐昀这下是真的后悔了,他当初救了明心瑶,却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假如带走明心瑶的人,想要利用明心瑶或者她肚子里的孩子做些什么的话,还不如让她们母子死了……

    天厉国耒阳城。

    萧星寒武功尽废,醒过来之后身体极其虚弱,在穆妍要让他接着吃万年冰莲养身子的时候,却被他拒绝了。

    “我不吃这个。”萧星寒摇头。

    “再吃一片,好得快一点。”穆妍哄萧星寒。

    “都留给你。”萧星寒再次摇头。

    “真不吃?”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很坚决地摇头:“真不吃。”

    “那好吧。”穆妍把取下来的那片冰莲花又放了回去,“既然你坚持,我就自己留着用了。”

    萧星寒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亲我一下。”

    “不。”穆妍摇头拒绝了。

    萧星寒沉默,静静地看着穆妍,穆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要亲你两下。”

    萧星寒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三下。”

    “不行,你现在身体不好,得禁欲,还是要克制一点。”穆妍笑得很开心,“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如何?”

    萧星寒摇头失笑:“淘气。”

    “星儿弟弟,小弟妹!”萧月笙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身上穿着萧星寒的衣服,腰间挂着萧星寒的佩剑,手中拿着萧星寒的面具,戴上面具,赫然就是另外一个萧星寒。

    “哥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穆妍转头看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唇角微勾,在桌边坐了下来:“我让那群笨蛋今天跑五十圈,天黑之前肯定跑不完,我就不等了,让人看着就行。”

    “哥,如果你跟他们一起跑的话,更能服众,并且会很有趣的。”穆妍很真诚地建议到。

    “小弟妹你开什么玩笑?你哥我是大将军,怎么能跟他们一起跑,傻死了!”萧月笙很傲娇地说。

    “哥,你最不傻了。”穆妍微微一笑说。

    “第一次听到这么夸人的,小弟妹你真有才。”萧月笙给了穆妍一个白眼。

    “哥你没事撤吧,别打扰我们夫妻俩。”穆妍很不客气地对萧月笙说。

    “谁说我没事,我有事!”萧月笙看着穆妍说,话落看了一眼萧星寒,一脸同情地说,“星儿弟弟你现在身娇体弱的样子真的太可怜了,小弟妹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你。”

    “哥你给我示范一下一根手指怎么捏死人?”穆妍看着萧月笙神色认真地问。

    “不要在意那样的细节。”萧月笙嘿嘿一笑,“不过星儿弟弟这么坚强,哥哥还是很欣慰的。”

    “说重点,你不是有正事么?”穆妍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点头:“是有正事,北漠国皇室和东阳国皇室要联姻了,是今天小霁专门告诉我的,你们俩这几天恐怕没管过外面的消息。”

    “联姻?谁跟谁?”穆妍不甚在意地问了一句。天厉国吞了明月国,北漠国和东阳国势必会结盟,而结盟离不开联姻,这很正常。

    “北漠国的十一公主和东皇。”萧月笙对穆妍说,“你们应该都认识。”

    穆妍愣了一下:“拓跋翎和东方紫煜?”

    “嗯呐。”萧月笙点头,“就是他们!听说是东方紫煜点名求娶那位丑公主的,据说那位十一公主虽然貌丑,但是能力很强,不输男子,想必东方紫煜是看中了这一点,娶这样一位聪明的公主回去,两国联姻会更加牢靠。”

    “皇上的意思是?”穆妍问萧月笙。

    “小霁说,皇上打算横插一脚,天厉国也出面求娶拓跋十一公主,跟东皇抢一抢。”萧月笙神色莫名,“不过皇上不打算自己娶,太子也不想娶,到底打着谁的名义求娶,皇上和小霁还在商量。”

    “看来皇上暂时不打算打仗。”穆妍神色平静地说,“虽然我和东方紫煜关系还不错,不过立场不同,我也不可能帮着他对付天厉国,至于北漠国,小严会不会回去还是两说,现在就顺其自然吧。”

    “小弟妹的意思是你们什么事都不管了?”萧月笙看着穆妍问。

    “哥你把东阳国和北漠国联姻的事情告诉阿烬一声。”穆妍对萧月笙说。

    “为何?”萧月笙不解。

    “问他有没有兴趣去抢亲。”穆妍唇角微勾。

    萧月笙眼睛一亮:“阿烬美人儿和丑公主?小弟妹你真有创意,我喜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