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06.咱们去寻宝呀!

时间:2018-05-17作者:三木游游

    三月底,暮春时节,草长莺飞。

    萧月笙护送着厉宸风和苏霁,离开了原本属于明月国的土地。

    在神医门之后,碧血山庄出世的消息也已经传开了,虽然碧血山庄没有神医门那么高调,却让闻者都不敢生出轻视之心。要知道,百年前的碧血山庄,便有天下第一武学宗派的美名。

    萧月笙其实知道碧血山庄里面有一个特殊的人物,那就是鬼医。鬼医最开始出现就和齐郢齐骜父子在一起,并且是鬼医在主导,齐郢和齐骜父子帮助他寻找慕容恕。只是他们去神医门走了一遭,想要找萧月笙问出慕容恕的下落,最终见到萧月笙的时候,是萧月笙被萧星寒和穆妍救走的时候,他们最终无功而返。

    现在萧月笙已经知道慕容恕和穆妍的关系,并且怀疑鬼医真正要找的不是慕容恕,有可能是穆妍,或者是神兵令。不过萧月笙并没有去碧血山庄打探鬼医的消息,因为鬼医这个人要怎么处理,还是应该由穆妍来决定。

    回去的路上比来时顺利很多,或许那些想要杀他们的人全都有来无回,幕后之人明知太难便放弃了。

    萧月笙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耒阳城去,但队伍里面做主的是太子厉宸风,厉宸风一点儿都不急,还有闲情游山玩水,萧月笙也只能暂时忍了,然后拉着他的小霁妹夫一起“花前月下”,两人各种怼,怼个没完没了,也算生活一大乐趣。

    如此到了四月底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回到了耒阳城。

    一进城就被厉啸天召进宫复命,不过见到厉啸天之后主要是厉宸风和苏霁在说话,萧月笙假扮他家惜字如金的弟弟萧星寒,不需要多费口舌,没有人会怀疑。

    厉啸天对于他们前去明月城的结果很满意,面圣即将结束的时候,厉啸天对萧月笙说,让他接下来三个月负责训练原来明月国的那些将领,考校并提升他们的实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让他们把对天厉国的忠诚都刻进骨子里。

    萧月笙对厉啸天表示他一定会不辱使命,但他心里想的是等会见到了萧星寒,他就彻底自由了,清闲了,让萧星寒自己去处理他该做的事情。

    萧月笙想的很好,并且合情合理,只是当他出了宫,回到萧王府,嗨嗨地冲到萧星寒和穆妍面前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太傻太天真……

    “星儿,哥哥好想你!”萧月笙朝着萧星寒伸手要抱抱。

    萧星寒果断地抬起了一只脚,于是萧月笙果断地脚步一转朝着穆妍抱了过去,然后萧星寒果断地踹了萧月笙一脚,把穆妍拉到了他自己怀里。

    穆妍笑得很开心,萧月笙一脸控诉地看着萧星寒:“哥哥这么辛苦替你办事,事情还办得这么圆满,回到家里你竟然都不抱一下?”

    萧星寒突然放开穆妍,然后上前一步,抱了萧月笙一下又立即分开。

    萧月笙感觉很奇怪:“星儿弟弟,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要坑我?”他只是习惯性地在闹萧星寒。

    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怎么会?是有好事等着你。”

    “好事你们自己留着,哥哥就不要了。”预感到要被坑的萧月笙果断地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开口拒绝了萧星寒和穆妍准备告诉他的“好事”。

    “接下来你继续当萧王爷。”萧星寒对萧月笙说。

    “我拒绝!”萧月笙摇头。当萧王爷虽然有乐趣,不过体验一次就够了。

    “拒绝没用。”萧星寒神色神色平静地说,“还想住在这里的话就接受。”

    “小弟妹,星儿弟弟在威胁我!”萧月笙跟穆妍告状。

    穆妍轻笑了一声:“是啊,他是在威胁你。”

    萧月笙皱眉:“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小弟妹你把神医门的门主之位都给抢了,想必在神医门已经找到了重阳心法的完整秘籍。难道秘籍有什么问题,星儿的身体不能恢复?”

    “哥你很聪明。”穆妍话落,把那本重阳心法的破书扔给了萧月笙。

    萧月笙拿过去,坐下开始看。

    大概两刻钟之后,萧月笙面色一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半个时辰的时间,萧月笙看完了整部重阳心法,猛然合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感叹了一句:“这本书的后半部分实在是太贱了!”

    不用萧星寒和穆妍明说,萧月笙知道他们的选择。而萧月笙自己医术高明,所以他也很清楚,没有其它的办法。

    萧星寒现在修炼的重阳心法是被他那个贱人师父刻意逼成邪功的,隐患未必只有血煞这一处,还是彻底废掉才最稳妥。

    不过萧星寒不能就这么告诉皇帝厉啸天,说他武功废了将军不当了王爷也不当了,这样一经暴露,幕后之人一定不会让萧星寒好过的。他们倒是可以把幕后之人引出来对付,但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因为穆妍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就算要诱敌入瓮,也要先找好退路,将风险降到最低。

    “那好吧,接下来需要出现在外面的时候,我来!”萧月笙话落又叹了一口气,伸手抱住了萧星寒,还拍了拍萧星寒的后背,“星儿弟弟真可怜,不要伤心,哥哥会疼你的。”

    下一刻,萧月笙被萧星寒推开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说:“那我跟小弟妹一起出去的时候,岂不是要假扮夫妻?我没问题,只要星儿弟弟你乐意。”

    “别做梦。”萧星寒轻哼了一声,拉过穆妍直接低头亲了一口宣示主权。

    萧月笙捂眼奔走:“太过分了!没天理没人性!故意刺激我这个孤家寡人!哥哥恨你们!”

    萧月笙一眨眼的功夫不见了人影,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去见萧源启和宁如烟了。

    “萧寒寒,武功要废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穆妍看着萧星寒问。这几日萧星寒血煞发作的间隔时间已经开始明显缩短了,不到子时就发作,再这样下去,后果很严重。

    穆妍和萧星寒已经决定要废掉萧星寒的武功,等萧月笙回来的原因有两个。第一,萧月笙医术也很高明,想看看萧月笙是不是有其他的办法,目前看来显然是没有的。第二,萧月笙要继续假扮萧星寒,等他回到耒阳城之后,萧星寒再把武功废掉会比较稳妥。

    至于神兵令中的机关,穆妍已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只是还需要再进一步确认,必须谨慎小心,不能乱来,不然那块玉佩很容易就会被毁掉。等开启了神兵令,拿到其中的藏宝图,穆妍会亲自去找神兵门的藏宝库,给萧星寒找一本绝世神功的秘籍回来。

    如今,萧月笙已经回来,穆妍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因为再拖下去,不需要多久,血煞间隔的时间缩短到一定程度,萧星寒就彻底疯魔了。

    “有你在就好。”萧星寒微微叹了一口气,把穆妍拥入了怀中。废掉武功的事情他早已下定了决心,只是这样的事情,谁碰上心情都不可能好。如果不是穆妍在萧星寒身边,萧星寒未必能够这么果断。

    “废功的药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想吃告诉我一声。”穆妍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说:“就现在吧。”

    “也好,我也不想看你再吃安神药了,废掉武功,晚上就能正常入睡了。”穆妍伸手轻抚了一下萧星寒的脸,踮脚吻上了萧星寒的薄唇。

    萧星寒捧着穆妍的脸,加深了这个吻,他心中的些许失落也消散了。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穆妍和萧星寒一起吃了晚饭,并没有其他人在。

    饭后,穆妍拿出了一个药瓶,从里面倒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出来,示意萧星寒张嘴,然后直接喂他吃了。

    入口即化的药丸苦到了极点,萧星寒拧眉坐在床边,下一刻,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穆妍的心猛然收紧,伸手抱住了萧星寒,任由萧星寒的血吐到了她的身上,而萧星寒脸色很快变得煞白,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我在。”穆妍只是轻轻地说了两个字。即便他们是神医,制作药物的时候已经尽可能地把对身体的伤害降到了最低,但萧星寒这么多年修炼的一身内力,一下子要废掉,身体绝对不可能好受。

    不知过了多久,萧星寒不再吐血,头一歪,晕倒在了穆妍怀中。

    穆妍把萧星寒平放在床上,看着自己身上和萧星寒身上的血,眼眸微黯,给萧星寒把了脉之后,发现萧星寒除了身体骤然变得极其虚弱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而这是正常的反应。

    穆妍拿帕子擦掉萧星寒嘴角的血迹,然后转身去取了一个木盒过来,木盒内壁是玉质的,里面放着一朵晶莹剔透的冰莲花,和当年慕容恕给萧星寒,最后都被穆妍吃掉的那朵万年冰莲没有两样。

    穆妍掰下一瓣冰莲花,轻轻捏住萧星寒的下巴,在萧星寒张嘴的时候放了进去。

    萧星寒服下冰莲花之后,脸色并没有明显的好转,但穆妍再把脉就发现他的脉象平稳了一些。

    穆妍把万年冰莲收起来,然后给萧星寒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然后上床躺在了萧星寒身边,依偎在萧星寒怀中,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天还未亮,穆妍睁开眼睛,看向了萧星寒。

    萧星寒脸色苍白,双眸紧闭,尚未醒过来。穆妍给萧星寒把脉,发现萧星寒的脉象还是很虚弱,那一瓣万年冰莲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萧星寒的身体接下来恐怕要养一段时间了,现在他并不是从一个高手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而是从一个高手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身体极弱的人,想要恢复必须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星儿!小弟妹!”

    听到门外传来萧月笙的声音,穆妍起身下床,过去打开门,萧月笙笑容满面地进来了,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放在了桌上。

    “爹娘本来等着你们过去一起吃早饭的,你们也没去,我本来以为好吃的都是我的了,结果我吃完了娘又专门给你们做了一些让我带回来。”萧月笙打开食盒,最上面放着的就是穆妍最喜欢吃的酒酿圆子,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萧月笙把食盒的饭菜都摆出来,才转头看向了穆妍,发现穆妍神色有些疲惫,萧月笙愣了一下:“小弟妹你这是怎么了?星儿呢?”

    “里面。”穆妍指了一下内室。

    萧月笙皱眉,抬脚进了内室,看到床上萧星寒的脸色,神色微变,快步走了过去,给萧星寒把脉。

    “唉!我可怜的弟弟。”萧月笙放开萧星寒的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弟妹也是够狠心的,说废就废,一点儿都不犹豫的,恐怕眼睛都没眨一下。”

    等萧月笙从内室出来,就看到穆妍洗漱过后,一个人在桌边坐下开始吃早饭。

    “小弟妹真是心大。”萧月笙在穆妍对面坐下,一脸佩服地说。

    “不,心就那么大,不要装没用的东西。”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我做都做了,他废也废了,难道我现在应该抱着他哭才算正常吗?”

    萧月笙嘴角微勾:“反正都是你对。”

    “接下来,你就继续体验当萧王爷的感觉吧。”穆妍看着萧月笙说,“这个过程不知道需要多久,想必你能从中找到乐趣。”

    “乐趣?”萧月笙刻意压低声音说,“其实假扮萧王爷最大的乐趣就是调戏你这个萧王妃,但我不敢啊!”

    “哥,别没事找抽。”穆妍看着萧月笙幽幽地说。

    萧月笙嘿嘿一笑:“开个玩笑而已,别介意。星儿现在武功废了,等他醒了心情肯定不好,你多陪陪他,哄哄他。”

    “你一个老光棍儿就不用教我怎么跟我相公相处了。”穆妍白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无语:“其实星儿很乖,最无良的是你!”

    “现在才知道?”穆妍唇角微勾,“你可以调戏我试试,我会让你深刻体会到什么叫无良。”

    “你想对我做什么?”萧月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把你剥光衣服吊在耒阳城城门口,胸前挂个低价售出的牌子怎么样?”穆妍看着萧月笙问。

    “我从明月城给爹娘带的礼物忘了给他们我现在去而且我还要去找心儿和小霁妹夫聊一聊看看小皓儿顺便再拜访一下苏爷爷我真的好忙的先走了别送我。”萧月笙一口气说完就不见了人影。

    穆妍进了内室,看着床上的萧星寒,轻抚了一下他的脸,低声说了一句:“萧寒寒,快点醒过来,睡多了会变傻的。”

    穆妍拿出了神兵令,就坐在床边开始继续研究,找到突破口之后,继续下去便没有那么艰难了,她只是需要确保万无一失。

    第二天,萧星寒依旧没有醒过来,萧月笙一早又敲了穆妍的房门。

    “小弟妹,我从今天开始得去军营了,但我不懂兵法,怎么办?”萧月笙一脸无辜地看着穆妍问。

    穆妍转身,进了隔间的书房,不多时再出来,直接把手中的大包袱递给了萧月笙:“把这里面的书都看完就懂了,我相信哥你的聪明。”

    “你哥我是聪明,但我现在就必须去军营了,接下来两天晚上不睡觉都未必能把这些书看完,这两天怎么办你说吧?”萧月笙看着穆妍问。

    “很简单,挫挫他们的锐气,练练他们的基本功,今天让他们绕着军营练武场跑个三十圈,明天让他们再来一次。”穆妍很随意地说。

    萧月笙眼睛一亮:“这个不错!我喜欢!哈哈!不把他们整趴下我不叫萧星寒!”

    “哥,你本来就不叫萧星寒。”穆妍白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嘿嘿一笑:“一样的一样的!哥先走了,你好好陪着我星儿弟弟啊!”

    萧月笙话落就扛着那些兵书不见了人影,穆妍转身回了房间,给萧星寒把脉,脉象平稳,但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假扮萧星寒去了天厉国护城军大营的萧月笙,果真按照穆妍说的,直接让那些原明月国的将领开始绕着练武场跑圈,三十圈,一圈都不能少。

    那些将领原本都身居高位,有些甚至都不是从小兵熬成大将的,是家族世袭的,大部分都没有经历过这么大强度的基础训练。

    萧月笙一声令下,那些人的脸都绿了,因为他们本以为萧星寒会来教他们兵法,没想到从跑步开始……

    不过没有人敢反抗,只能硬着头皮开始跑。而萧月笙就悠哉悠哉地坐在练武场边上,备好了美酒,盯着那些人开始跑。

    不过五圈下来,有两个年级大一点的将领脚步就放慢了不少,十圈之后,年轻的将领都开始气喘吁吁了。

    萧月笙看着他们,冷冷地说:“快点!天黑之前跑不完,别想吃饭!”

    一直到日落西山,那些将领终于都跑完了,最后一个到了终点之后直接一头晕倒在了地上,其他也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一个个脸都白了,命都去了半条的样子。

    萧月笙站了起来,看了那些人一眼:“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继续!”

    那些原来没晕的人,这会儿也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在萧月笙回耒阳城萧王府的路上,宫里的厉啸天已经接到了禀报,得知“萧星寒”第一天训练就给了那些人一个狠狠的下马威,厉啸天很是满意,并且说就应该这样,基本功都不好,身体素质不行,怎么带兵打仗?

    萧月笙表示,都是他家小弟妹教的好……

    萧星寒整整昏迷了三天时间,才终于醒了过来。

    “萧寒寒,感觉怎么样?”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摇头:“不太好。”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虚弱的感觉了,着实不太好。

    穆妍很淡定地捏了一下萧星寒的脸:“你就这样想,现在什么事都交给咱哥去办,让他做牛做马,陪伴爹娘,照顾妹妹和咱儿子,咱俩可以什么都不管,天天在一起。”

    萧星寒微微点头:“我感觉好多了。”

    穆妍唇角微勾:“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在你睡觉的时候,我已经打开了神兵令,等你身体好一点,天气好的时候,咱俩去寻宝呀!”

    萧星寒眨了眨眼睛,眼眸之中星光璀璨:“好。”

    从军营里面回来,坐在房顶上面偷听的萧月笙,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而忧伤地擦了一下眼角根本不存在的辛酸泪,长叹了一声:“有弟不乖,弟妹无良,生活真是太有趣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