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04.并不艰难的抉择

时间:2018-05-15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耒阳城,萧王府。

    傍晚时分,连烬像往日一样从苏丞相府接了拓跋严回来,拓跋严欢快地冲进了萧星寒和穆妍的院子,口中响亮地叫着“娘”,因为连烬告诉拓跋严,穆妍已经回来了。

    只是拓跋严推开房门,一只脚刚踏进去,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拎着他的衣领,提起他又放在了门外。

    “老爹你干嘛?”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看着站在门内不让他进去的萧星寒问。

    “你娘在睡觉,自己去玩儿。”萧星寒低头看着拓跋严说。

    “那我悄悄看一眼行吗?”拓跋严伸出一根小手指,眼巴巴地看着萧星寒,请求进去看穆妍一眼。

    “不行!”萧星寒话落,啪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拓跋严对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转身就看到独孤傲冲了进来。

    “独孤师叔。”拓跋严笑着叫了一声。

    “嗯。”独孤傲快步走了过来,“你娘呢?你爹也行。”

    “都在里面,我娘在睡觉,我爹不让人去打扰,他自己肯定也不想出来见你的。”拓跋严指了指身后的房门。

    独孤傲上前一步,抬手就拍了两下门:“萧星寒,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拓跋严眨了眨眼睛,默默地站在了独孤傲身后,没有离开。

    下一刻,房门再次打开了,萧星寒出现在门口,神色明显不悦地看向了独孤傲,一副如果独孤傲要说的事情不够重要他就把独孤傲给砍了的样子……

    “这个,”独孤傲也没有跟萧星寒废话,直接从怀中拿出那本重阳心法的秘籍就递给了萧星寒,“你自己看看吧!”

    萧星寒皱眉,就听到独孤傲加了一句:“立刻看!里面有些东西很麻烦!”

    萧星寒回头看了一眼内室,里面并没有传出任何声音,穆妍累了还在睡。萧星寒对着独孤傲微微点头,准备去隔间的书房。

    拓跋严小身子灵活地绕开萧星寒溜进了房间,蹑手蹑脚地朝着内室走去,萧星寒没管他,而独孤傲坚持要进来,说等萧星寒看完他有话要问萧星寒,萧星寒也没有阻止。

    穆妍还在床上熟睡,因为她确实累得狠了,一路上日夜兼程赶回来,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刚一到家就被萧星寒拉着做运动,这会儿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并没有被吵醒。

    拓跋严轻轻走到床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穆妍沉静的睡颜,无声地说了一句:“娘,我好想你呀!”

    过了一会儿,拓跋严脱掉鞋子和外袍,小心地爬到了床上,在床边躺下,小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穆妍的一根手指,看穆妍没有醒,他笑得很开心,也闭上了眼睛,虽然他原本并不困,但这会儿很想睡。

    而隔间书房里面,萧星寒坐在书案后面,已经开始看那本重阳心法的秘籍了,独孤傲就静静地坐在他对面,手中拿着一本随意从书架上面抽出的医书,兴趣寥寥地看着,过一会儿就抬头看一眼萧星寒。

    一刻钟之后,萧星寒已经把那本秘籍的前半部分给看完了,跟当初他的那位师父给他的秘籍一字不差,没有任何出入。

    翻过那页空白,萧星寒看到了秘籍的后半部分。不过片刻之后,盯着萧星寒的独孤傲很确定他看到萧星寒的手抖了一下……

    接下来,萧星寒快速地往后翻,一目十行,不过片刻之后,那本秘籍就被他看完了,而他的脸色前所未有地难看,把秘籍扔在桌上,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又很快松开。

    独孤傲放下手中的书,皱眉看着萧星寒说:“你相信这是真的吗?”

    “我信!”萧星寒冷声说。

    这本秘籍是古籍,至少有几十年的历史,里面的内容没有经过任何修改,后半部分的内容并不是后来加上去的。

    而这本秘籍的前半部分便是一部完整的重阳心法,后半部分,还是重阳心法,或者应该说是升级加强版的重阳心法,跟前半部分的口诀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是需要药物辅助。所谓的辅助药物,指的就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出生的纯阴之女的血。

    在修炼之初,一旦服下一滴那样的血,某个特定的纯阴之女便会成为修炼者的血主。在大成之前,每月十五血煞之气都会发作一次,让修炼者暂时失去神智,整个人被杀人的欲望所掌控,熬过去便可以没事,但只需要饮下少量血主的血,便可以很快恢复正常。

    后半部分的重阳心法一旦修炼到大成的边缘,血煞便会频繁发作,如果不能解除血煞,继续修炼下去,修炼者将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完全被杀人的欲望所支配,六亲不认,冷血无情。

    而解除血煞唯一的办法是,修炼者一次吸干血主的血,血主死,血煞解,修炼者将不会再受到任何束缚,神功即刻大成,没有任何障碍,比没有血煞辅助的重阳心法大成要强好几倍,秘籍中的描述为“此为阴阳相融,天下间,再无敌手”……

    如今摆在面前的事实是,萧星寒是秘籍后半部分加了血煞的重阳心法的修炼者,而穆妍,就是他的血主。

    很显然,十几年前,萧星寒修炼重阳心法之初,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那位师父已经让他饮过穆妍的血。而这并不难做到,那个时候穆耀光尚未从天厉国叛逃,穆家四小姐和萧星寒同在耒阳城中,穆家小姐还是个病弱无知的幼儿,以那人的实力,取一滴血不被人发现轻而易举。而萧星寒在开始练功之前,不过是个文弱的少年神医,处处受制于那人。

    如今,时隔多年,真正的穆家四小姐已经不在人世,但她的身体却一直活着,来自异世的穆妍在这里重生,然后,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和萧星寒相遇相知相恋,结为夫妻。

    初见,萧星寒血煞发作,吸了穆妍的血,那时他根本就不是清醒的。而后的很多次,萧星寒饮下穆妍的血,但每次都只有很少的一点,根本伤不到穆妍,穆妍甚至都不觉得疼,伤口很快就好了。

    过去的已经过去,而该来的总会到来。

    萧星寒修炼到了现在,已经无法回头。而他当年没有别的选择,他的师父实力太强,他只能低头,不是为了保护自己,是为了保护他的亲人。他这么多年的努力修炼,让自己变得强大,才得以解决所遇到的那么多麻烦,守护萧家人到现在。

    这是一个人性的考验。

    一个人一旦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心境便和普通人不一样了,他会希望变得更强,而失去力量将会成为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没有人愿意那样。如果有一种方式,不仅不会失去实力,反而会让实力大增,即便这需要通过害死一个人才能实现,很多人也不会拒绝,即便是再善良的人心底也会有不同程度的自私。

    而一旦修炼者害死血主,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实力,即便表面上彻底摆脱了血煞的控制,但修炼者的内心,在害死血主的那一刻,已经不再是善良和无愧的。恶的源头一经开启,最可能的后果是,一点一点吞噬心底所有的善念,变成一个由自己内心所支配的恶魔。

    萧星寒的那位师父下了一盘很大的棋,耐心地等了这么多年,这次他没有拿刀架着萧星寒的脖子,也没有用萧家人的性命威胁萧星寒,他甚至不需要出现,因为他对萧星寒的逼迫早在十几年前就种下了种子,如今时机已经成熟。

    不管那人有没有从中促成萧星寒和穆妍走到一起,两人的结合都让他们这对修炼者和血主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而这对于萧星寒人性的考验也更加残酷无情。

    强大,是萧星寒这么多年一直追求的,他为之付出的辛苦和努力无法估量,才拥有了现在这样的实力。他如果不想失去一切,再次变成一个弱者,那么他面临的选择只有两个。一是不杀穆妍,血煞无法解除,他继续修炼下去,在神功大成的时候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到时候他或许还认得穆妍,心中却也无情无爱,不仅穆妍,萧家的亲人,对他来说,事实上也不存在了;第二种,吸干穆妍的血,杀了穆妍,萧星寒将不再受到血煞的支配,神功即刻大成,天下无敌,但他在杀掉穆妍的同时,事实上也再也不是曾经的萧星寒了,变成真正的活阎王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后者,毫无疑问就是萧星寒的师父最想看到的结果,也是他认为萧星寒最可能做出的选择,因为换了任何一个人,大抵都会选择后者,那对修炼者来说,事实上就是最好的选择,没有之一。

    “你有其他的办法吗?”独孤傲看着萧星寒问。这本秘籍是真的,萧星寒自己最清楚,因为穆妍就是纯阴之女,而萧星寒已经经历过了很多次血煞的发作,他的遭遇跟秘籍之中的描述别无二致。

    对于独孤傲的问题,萧星寒微微摇头。这么多年他一边在天下各处寻找完整的重阳心法秘籍,一边在想办法为自己解除血煞的控制,可他每次血煞发作的时候,都会失去神智,先前也让穆妍在他血煞发作的时候研究过他的身体和血液,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换句话说,他们即便都是神医,对此也束手无策。

    “我相信你不会害她,这件事,你们好好谈谈再说吧。”独孤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没有质问萧星寒是否打算杀了穆妍,因为不需要问这样愚蠢无聊的问题,他知道萧星寒绝不可能那么做。如果萧星寒和穆妍能够想出其他的办法解除血煞对萧星寒的控制,那就再好不过,但这种可能性,独孤傲作为外人都没抱太大希望,因为幕后之人既然这么做了,就不会给萧星寒留任何退路。

    独孤傲话落起身离开了,萧星寒一个人静静地在书房之中坐了很久。

    夜色降临的时分,萧星寒起身离开了书房,再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还在睡,拓跋严依偎在她身旁,睡梦中小脸上还带着笑意。

    萧星寒伸手,捏了一下拓跋严白嫩的小脸蛋,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老爹你干什么?”拓跋严坐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小声问萧星寒。

    “把你娘叫醒,该吃饭了。”萧星寒对拓跋严说。穆妍回来之后还没吃过东西,萧星寒想让她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老爹你自己怎么不叫娘起来?”拓跋严问萧星寒。

    “你叫,你娘醒了不高兴的话,打你就好。”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

    拓跋严无语望天:“老爹你真聪明,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拓跋严还是按照萧星寒的吩咐,转头看着穆妍轻轻地叫了一声:“娘,该起床了。”

    穆妍没有反应,拓跋严伸手晃了晃穆妍的胳膊,穆妍幽幽醒转,迷蒙着双眼看到拓跋严,伸手把拓跋严抱了过去,笑着说了一句:“这么快天就亮了。”

    拓跋严笑嘻嘻地说:“才刚刚到晚上,老爹说不让娘睡了,非要我叫醒娘起来吃饭,娘如果生气的话就打老爹吧,不关我事。”拓跋严表示他才不会被他家老爹坑。

    “萧寒寒,我饿了。”穆妍看着萧星寒眨了眨眼睛,她一睁开眼就感觉饿得不行。

    对于穆妍不仅不生气,反而跟萧星寒很有默契的样子,拓跋严表示他家爹娘还真是恩爱啊!以后他也要找一个很懂他的好媳妇儿。

    萧星寒提起拓跋严扔在了地上,然后把难得对着他撒娇的穆妍抱了起来,开始认真地给穆妍穿外衣。

    “萧寒寒,回家真好啊。”穆妍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她出门在外的时候向来不怕苦不怕累,目的明确地去办事,至于吃饭穿衣住宿方面,她都没那么在意,完全不娇气。但一旦回家,有了对比,就感觉家里好得不得了。

    “嗯。”萧星寒应了一声,给穆妍系上最后一个扣子,然后蹲在地上给穆妍穿鞋。

    穆妍觉得她家萧寒寒现在真的越来越乖了,很有传说中的忠犬老公的潜力,不过还需要进一步的培养。想起最初认识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整天都是一副冷血无情的死样子,再看看现在,穆妍觉得成就感满满的。

    “萧寒寒,重阳心法在独孤那里,晚点你拿过来,把你身体的问题解决了,咱们就生个孩子吧。”穆妍很开心地说。

    萧星寒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穆妍并没有看到。他给穆妍穿好鞋子,起身,轻抚了一下穆妍的长发说:“有你就好了。”

    已经自己穿好衣服和鞋子的拓跋严挤到了萧星寒和穆妍中间,笑嘻嘻地说:“还有我呢!”

    穆妍捏着拓跋严的小脸蛋笑得很开心,没有注意到萧星寒的异样。

    晚饭很丰盛,萧星寒难得没有霸占着穆妍吃二人晚餐,而是把萧王府里的人都聚到了一起,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个饭。

    苍松老头拉着穆妍控诉萧星寒在打铁这方面是多么的朽木不可雕,弄坏了他们多少工具和好矿石,其他三个老头纷纷附和。

    “师父,我男人会不会打铁先不说,你们揍他那么多次,这怎么算?”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苍松老头转头看向了拓跋严:“小乖乖,是不是你跟你娘告状了?”

    拓跋严摇头:“不是的师公,我没有跟娘说过!”

    “小莲子,是不是你?”苍松老头看向了连烬。他们几个老头都管连烬叫做小莲子,很可爱的小名儿。

    连烬笑着摇头:“穆妍回来之后,我没有单独见过她。”

    “那就是你这个混蛋自己告状的?”苍松老头的目光落在了萧星寒身上,十分不善。

    萧星寒点头承认了:“嗯,是我。”

    “出息!”几个老头都纷纷对萧星寒表示了深深的鄙视。

    独孤傲非常感谢萧星寒,在他离开的时候萧星寒替代了他挨揍的位置,他这次回来或许那几个老头揍人揍得手疼脚疼就不想打他了,很好很好。

    结果下一刻,穆妍唇角微勾说:“我男人被欺负,我不能不管的,但是师父和师叔年纪大了,我也不能打回去,既然这样的话,就好好地揍独孤师弟一顿好了。”

    “哈哈!好好好!”苍松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其他三个老头也笑着连连点头,觉得穆妍的想法非常好,而其中笑得最开心的就是独孤傲自己的师父苍河老头。

    独孤傲当下只有一个感觉,师姐太无良,当小师弟好可怜……

    一顿饭吃了一个时辰,欢声笑语就没断过。小小的家宴结束之后,连烬背着拓跋严走了,其他人也都散了,萧星寒揽着穆妍回房间坐下,穆妍一拍脑门儿:“忘了让独孤把秘籍给你,我去问他要过来!”

    “不用了。”萧星寒伸手把穆妍拉了回去,“他已经给我了。”

    “你看过了?”穆妍神色一正,“怎么样?是不是有办法解了血煞?”

    萧星寒点头:“嗯,是有办法。”

    “那太好了!”穆妍神色一喜,“需要我做什么?”

    萧星寒目光幽深地轻抚了一下穆妍白皙如玉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说:“需要你死。”

    穆妍愣了一下,眉头蹙了起来:“萧寒寒,说正事呢,别跟我开玩笑。”

    “没有开玩笑。”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我要一次吸干你的血,血煞才能真正解除。”

    “真是这样啊……”穆妍拧眉,“果然是一门邪功。”

    萧星寒看着穆妍,从穆妍眼中,他没有看到一丝对他的恐惧或者排斥,因为穆妍相信他不会伤害她,一丝怀疑都没有。

    “那怎么办?”萧星寒看着穆妍问,这本该是穆妍问他的问题。

    “先把秘籍拿来我看看。”穆妍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起身去隔间书房拿了那本完整的重阳心法秘籍过来,交给了穆妍,穆妍就坐在萧星寒怀中,神色认真地从头看到了尾,看完之后,长叹了一口气,把秘籍放在一边,搂着萧星寒的脖子说:“咱俩真是缘分不浅!”

    对于穆妍看了那本邪功秘籍之后所得到的神奇结论,萧星寒都被逗乐了。他唇角微微勾起,抱着穆妍说:“你说的对。”

    不管创造这门邪功的人存的什么心思,不管萧星寒那位师父阴毒的目的,对于萧星寒来说,所谓的唯一的最好的选择,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想都没想过要杀掉穆妍,让自己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虽然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这件事是萧星寒想要的,但他任何时候,都绝不可能用穆妍的性命来交换。

    “其实吧,如果不是你修炼的那门邪功,换了另外一个人,打算吸干我的血来练功的话,我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对他下个噬功蛊,把他的内力都吞了,说不定我可以一举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呢!”穆妍很认真地分析了一下可能的情况。

    看到那本完整的重阳心法秘籍之后,萧星寒的心情本来着实有些低落,可这会儿看到穆妍的反应,听到穆妍的话,萧星寒只有一个感觉,很想笑。

    萧星寒抱着穆妍,在穆妍额头轻轻吻了一下,看着穆妍目光灼灼地说:“谢谢你。”

    “谢我什么?”穆妍眨了眨眼睛。

    “谢谢你在我身边。”萧星寒看着穆妍说。即便萧星寒当年所饮的血是另外一个纯阴之女的,他也不会在自愿的情况下吸干对方的血,害死对方来成全自己,因为那是他的本性所不允许发生的事情。那样一来,他唯一的选择,便是毁掉自己,不仅仅是毁掉自己的武功,还有自己所有的人生和未来,甚至是生命。因为萧星寒其实无法想象,如果他的功力一朝之间全都废了,他变成一个废人,他会不会疯掉,但他觉得很有可能。

    而如今因为有穆妍在,一切的结果对萧星寒来说,都不会是最坏的结果。不管未来要面对什么,不管变成什么样子,萧星寒都会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因为他不舍得死,他活到二十多岁,碰到了穆妍,仿佛拥有了一次重生,他只觉得和穆妍在一起的时间不够,永远都不会够。

    “乖,现在你该吃药了,先睡一觉,剩下的事情,我们明日再谈。”穆妍从旁边的架子上面拿了一个药瓶过来,从里面取了一颗药出来,递给萧星寒。已经快到子时了,再不吃药,萧星寒又该发狂了。

    萧星寒没有接,直接张嘴,示意让穆妍喂他。穆妍轻笑了一声,把那颗药放进了萧星寒嘴里,又去倒了一杯温水给他。

    萧星寒喝了药,眼睛很快变得有些迷蒙了,穆妍扶着他走到床边,他倒下去就睡着了。

    穆妍把萧星寒的鞋袜和外衣脱了,把他身子挪到床里侧,然后她拿着那本重阳心法的秘籍,靠坐在外侧,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她相信这本秘籍是真的,因为她也是当事人之一,并且一直在萧星寒身边,萧星寒所有的反应都跟后半部分秘籍之中的记载完全一样。

    “老不死的你最好一辈子别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一定会忍着恶心把你剁成肉泥!”穆妍喃喃地说了一句,把那本书扔回了桌上,在萧星寒身边躺下来,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除了萧星寒和穆妍之外,另外一个知情人独孤傲临睡之前还在想,这对萧星寒和穆妍来说,肯定是个难熬的不眠之夜。

    不过事实证明独孤傲想多了,萧星寒吃了药睡得什么都不知道,而穆妍心大得没边儿了,该睡就睡,有什么事都打算明日再说,反正萧星寒无论如何死不了,穆妍也不会死,他们还在一起,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旭日初升,萧星寒早已经醒了,并没有起床,怕把穆妍吵醒了。

    穆妍睁开眼睛,伸手勾住萧星寒的脖子说了一句:“新的一天,给我笑一个。”

    萧星寒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虽然已经帅得闪瞎人眼,穆妍还是表示不满意:“不行,太含蓄了,大笑一个。”

    萧星寒皱眉,很有心理障碍的样子,穆妍还笑着给他做示范:“学我,张大嘴,哈哈哈哈!”

    萧星寒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张了张嘴又合上了,然后看着穆妍很无辜地说:“不要,会很丑。”

    穆妍愣了一下,继而在萧星寒怀中笑得乐不可支:“萧寒寒,你竟然有这么重的偶像包袱!”

    “藕……相?包袱?”萧星寒有些不明白穆妍说的是什么意思。

    穆妍笑着给萧星寒解释:“简单来说,我很崇拜你,觉得你长得很好看,你自己也知道我喜欢你的样子,所以你怕你变丑了我会不喜欢你了。”

    听完穆妍的解释,萧星寒很认真地点头:“嗯,我有很重很重的偶像包袱。”

    穆妍唇角微勾:“萧寒寒,你真的越来越可爱了。”

    两人起床,萧星寒不方便出门,穆妍亲自送拓跋严去了苏丞相府,顺便看望了一下她的外公苏徵老爷子,她的小姑子萧心悦和小外甥苏皓,以及变身二十四孝好相公的慕容恕和怀着身孕越发有女人味儿的苏绮。

    亲人相见分外欢喜,等穆妍有时间和慕容恕单聊的时候,都过去半天了。

    两人坐在苏丞相府的后花园里面,慕容恕看着穆妍微微一笑说:“听说你当上神医门的门主了,很好很强大,你这是把神医门和神兵门都收入囊中了,我得对你说一句恭喜。”

    “那个不重要。”穆妍无所谓地说,“我找你是有别的事情。”

    “嗯,你说。”慕容恕微微点头。虽然他一开始是萧星寒多年的好友,但他认识穆妍并且和穆妍结义兄妹,跟萧星寒没有任何关系,后来穆妍才嫁给萧星寒。对慕容恕来说,穆妍就像是他的亲妹妹一般,而慕容恕现在事实上已经是穆妍的表姐夫了,怎么算都是兄妹。

    “你认识萧星寒很多年了,应该知道他修炼的武功有些邪门。”穆妍神色一正,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微微点头:“我知道,是重阳心法,在慕容世家没出事之前,我一直在天下各处帮他找有关重阳心法的一切线索,不过始终一无所获。我听星寒说,你先前去神医门,是因为有了重阳心法的确切消息。怎么样,找到了吗?”

    “找到了。”穆妍点头。

    “那他身体的问题有办法解决吗?”慕容恕问穆妍。

    穆妍再次点头:“有。”

    “那太好了,是什么办法?需要我帮忙吗?”慕容恕问穆妍。

    “不需要你帮忙,只要他吸干我的血,然后身体就彻底没问题了,并且可以神功大成,天下无敌。”穆妍一本正经地说。

    慕容恕直接愣在了那里:“这……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我没空跟你开玩笑,事情就是这样。”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那他岂不是要废掉自己的一身武功?”慕容恕拧眉。他认识萧星寒的时间最长,也是一开始就见证着萧星寒和穆妍在一起的人,他根本没有想过萧星寒会伤害穆妍这种可能。

    “或许,大概,应该,只能这样了。”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武功废了其实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以他的资质,重新修炼,必定事半功倍,不出几年又是一个绝顶高手。至于安全,现在萧王府里面有你,有阿烬,有独孤,还有你的岑默师兄和你哥,以及那么多剑龙卫,也不需要他来保护,你们都可以护着他。苏家这边有我在你们就不用担心了,萧家那边想必你们早就做了妥善的安排。”慕容恕皱眉思索了片刻之后说,“但星寒在天厉国的身份和地位太高了,手中掌握着很大的权力,并不是想脱身就能脱身的,他的武功一旦废了,会影响到很多方面,麻烦也会接踵而至。”

    穆妍点头:“我知道,很多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最大的麻烦不是来自天厉国皇室或者任何一个皇室,而是萧寒寒那个一直在暗中作祟的师父。他想必这会儿等着萧寒寒失去神智吸干我的血,然后变成天下无敌的高手,如果让他知道萧寒寒武功全废的话,他恼羞成怒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在暗,我们在明,再多小心也防不住。”

    “那你打算怎么做?”慕容恕问穆妍。

    “我只是有个想法,你看看是否可行。”穆妍神色认真地对慕容恕说,“我想效仿神医门和碧血山庄,带着我们的人隐世而居,躲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慕容恕愣在了那里:“现在吗?”

    穆妍摇头:“不是现在,或许以后也用不上,但我需要有那样一个地方,作为退路。”

    慕容恕神色一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天下各处我几乎走遍了,你想要的隐秘的地方我现在能想到几处,不过如果能有阵法保护的话,就最好不过了,不然神医门也不可能百年都没有被人发现。”

    穆妍很淡定地点头:“阵法?我会。”

    慕容恕神色惊讶地看着穆妍:“你从神医门的藏宝库里都抢了什么东西出来?”

    “什么抢不抢的,我现在是神医门的门主,藏宝库里的东西都是我的。”穆妍半开玩笑地说,“不过我当时在里面学了很多阵法的东西,现在就能用。你把你想到的几个地方告诉我,我安排人过去查探一下,选一处最合适的,先准备着,有备无患。”

    “好。”慕容恕点头。

    不多时,穆妍离开了苏丞相府,袖中放着一张慕容恕给她写的几个地方。

    穆妍回到萧王府,没有见到萧星寒,听凌霜说萧星寒在后花园里面,穆妍就过去了。

    阳春三月,阳光很好,温暖而不炽热。

    萧王府后花园的药田里面,连烬正在给药草浇水,萧星寒手中拿着一把药铲,要把一株药草移植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美男绝世,艳色无双,穆妍一眼看过去,都有刹那的失神。她在萧星寒和连烬看到她之前,转身回去了,不多时,取了她的作画工具回来,去了药田旁边的亭子里,并且在萧星寒看过来的时候,用眼神示意萧星寒继续干活。

    穆妍坐在亭子里面,用特制的木架支着画板,抬头看了一眼,素手纤纤,执笔轻描。

    不多时,连烬和萧星寒同时抬头朝着穆妍看了过来,一身白衣的连烬脸上带着温和清隽的笑意,萧星寒看着穆妍,眼中满是宠溺,唇角勾起了一个清浅的弧度。

    穆妍低头,神情专注地把这一幕给画了下来,不久之后,两个美男跃然纸上。

    青衣墨发的萧星寒是冷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如精雕细琢一般,剑眉入鬓,那双如墨的眸子里面仿佛蕴藏着点点寒星,此时那寒星在微微闪烁,常年冷硬的唇角浅浅勾起,仿佛拨云见日,融雪化冰。

    白衣蹁跹的连烬是暖的,他的眉眼生得极美,水墨一般,眼眸干净澄澈,肤如凝脂,白皙却没有一丝女气,笑容不浓烈,却如春风一般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穆妍满意地点了点头,有如此美男可以天天看着,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什么重阳心法,都见鬼去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