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202.剁了他!

时间:2018-05-13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小说免费!

    北漠国神医门,藏宝库。

    穆妍走近了那个箱子,去翻看其中的古籍。

    晋连城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穆妍的背影,片刻之后,转头朝着那排药柜而去了。

    两人不再交谈,藏宝库之中恢复了安静。穆妍所看的那箱古籍里面,并没有重阳心法,也没有机关术和蛊术的秘籍,但有几本书穆妍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就挑出来放在了一边,然后打开了下一个箱子,继续看。

    另外一边,晋连城正在那排药柜之中寻找长生花。他一个一个看过去,看了几十个药柜之后,依旧没有看到长生花的影子,他从其中一个药柜之中取出了一个玉盒,盒子里面是一株万年冰莲。

    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坐在一堆书中间的穆妍,神情专注地翻看着下一本,终于看到了她需要的东西,是一本很厚的机关术的秘籍。

    对于穆妍这种前世受过系统高等教育的工科女来说,机关其实就是机械装置中最厉害的部分,微小而隐秘,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世界的机关术离不开机械原理,其中也杂糅了毒术等等,更加复杂多变。穆妍对机械研究颇深,她所设计的暗器,很多都是由微小的机关控制的。

    饶是如此,穆妍看着那本机关术的秘籍,还是惊叹于古人的智慧和想象力,其中某些术法的精妙,让人叹为观止。

    穆妍在看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已经知道守护神医门的杀阵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如何破解,并且也明白了当初在繁星城济慈山庄,原恒所设置的那个毒阵是什么原理。

    这本书越往后便越高深,一般人短时间之内很难看懂,不过穆妍看了前面之后,对于后面的内容理解得更快了,因为原理大同小异,后面更加复杂的机关不过是前面那些基础机关的不同组合而已。

    等穆妍把那厚厚的一本机关术的秘籍看完的时候,距离他们进入藏宝库之中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她觉得再去南宫夜住过的那个岩洞的时候,她应该能够找出破解机关之法。

    穆妍抱着那本书起身,转头就看到晋连城盘膝坐在不远处,睁开眼睛朝着她看了过来。

    “看完了?”晋连城微微一笑站了起来。他身旁放了两个盒子,他拿起其中一个递给了穆妍,“这是送你的。”

    穆妍没有接,晋连城把盒子打开,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万年冰莲花:“这个你或许用得上,你可以不用当是我送的,本来这也不是我的。”

    穆妍伸手,稳稳地接住了晋连城抛过来的盒子,然后把地上她挑出来的十多本书,连带着那本机关术秘籍一起,用她的披风打了个包袱,提在了手中。

    晋连城拿起了他身旁的另外一个盒子,里面是他找到的长生花,等出去之后,他就可以利用长生花摆脱对还生蛊的依赖了。

    “你找到你想要的重阳心法了吗?”晋连城看着穆妍问。

    “没有。”穆妍神色淡淡地说。那些箱子她已经翻了个遍,大多都是奇珍异宝,价值不可估量,而她重点看的那几箱古籍里面,有一些很有价值,但其中没有重阳心法,也没有蛊术秘籍,想必蛊术秘籍都被放在了其他的地方。

    “我刚刚看过了,出去的路应该在那边。”晋连城指着一个方向对穆妍说,话落自己先走了过去。

    穆妍提着手中的包袱,默默地跟在晋连城身后,从另外一个方向出了地下宫殿之后,面前又出现了一个长长的甬道,和来时的路看起来很相似,但并不一样。

    走了将近一刻钟之后,面前出现了两条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岔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这是个问题。

    “你来选吧。”晋连城对穆妍说。

    穆妍没有说话,细看之后,朝着右边的岔路走了过去,晋连城就走在她身旁,也没有开口说话。接下来并没有遇到任何机关暗器,说明他们选对了方向。

    天色将明的时分,两人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出了神医门的藏宝库,到了神医门之外的一座山谷之中。

    这里穆妍来过,是她上次和萧星寒一起来救覃樾的时候待过的地方,只是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山洞竟然会是神医门藏宝库的出口。当然了,穆妍觉得想要从这个小山洞进去,是不可能找得到藏宝库的,因为里面的路真的是单行道,只能往一个方向走,否则就是死。

    晨风微凉,晋连城看着穆妍,微微一笑问了一句:“如果萧星寒死了,你会给我一个机会吗?”

    “会。”穆妍回答了一个字。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晋连城的意料,虽然这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真的?”

    “是真的,如果他死了,我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选择你自己怎么死。”穆妍冷冷地说。

    晋连城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果然,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意外呢?算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有门主令牌,打开藏宝库最外面的那道门,便可以救出萧星寒,我就不和你一起去了。”

    晋连城话落,飞身而起离开了。穆妍看着晋连城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并没有去追。她心中恩怨很分明,她以前要杀晋连城根本不是因为晋连城喜欢她,更不是因为晋连城纠缠她,而是因为晋连城做出了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害死了不少无辜的人。

    穆妍并没有相信晋连城就这么改邪归正了,而她现在没有动手,是不想耽误时间,她最应该做的,是立刻去把独孤傲救出来。假如她现在出手要杀晋连城,晋连城不会束手就擒,而他的实力比起曾经也有了不小的提升,穆妍想得手并不容易。

    天色微亮,神医门之中很多人都还在睡梦之中。穆妍回到了她在神医门住的客院,想要先把她带回来的东西放下,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一身紫衣的冥煞坐在她的房间里,朝着她看了过来。

    “阿星,昨夜本尊思来想去,有一件事,还是想问你。”冥煞看着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似笑非笑地说,“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小白的小子?他跟你一样高,跟你一样胖瘦,跟你一样有很漂亮的眼睛,跟你一样曾经利用本尊对付晋连城,甚至他的随从之一看起来跟你的那位随从也很像。唯一不一样的是,他当时有机会溜走了,但你,没有!”

    冥煞昨夜心血来潮,抓了一个神医门的弟子,审问那个弟子南宫无忧的真正身份。以冥煞的手段,那个弟子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就扛不住招了,告诉冥煞南宫无忧就是晋连城。

    于是,冥煞当即就想到,那个自称“覃星”的小子,一定就是当初在东阳国大阳城坑了他一把,然后溜之大吉的那个小白!

    冥煞已经在穆妍的房间里等了一夜了,终于看到穆妍回来,他冷笑了一声,猛然飞身而起,伸手成爪,朝着穆妍抓了过来!

    穆妍身姿灵活地躲了过去,冥煞眼眸微寒,挥掌就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穆妍放下手中的包袱,面色微沉,猛然扬手,一排密密麻麻的毒针朝着冥煞的面门射了过去!

    冥煞冷哼了一声,轻松打落了那排毒针,再次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很快,冥煞就发现穆妍身上的暗器像是用不完一样,而且花样百出防不胜防!以冥煞的实力,竟然一时不慎被伤到了,虽然伤得并不重,也足以激怒冥煞了!

    两人的战场很快从房间里转移到了院中,因为房间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而穆妍身上暗器并没有用完,却不再使用暗器,抽出一把匕首,朝着冥煞就杀了过去!

    冥煞轻蔑一笑,他和穆妍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还是第一次真正交手,在冥煞看来,穆妍年纪轻轻,实力肯定不济,否则不会用那么多暗器防身。

    不过很快,冥煞就发现他想错了。穆妍的实力虽然不如他,但已经是冥煞遇到的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了,从她的年龄来说,可谓天才!

    冥煞也收起了自己的漫不经心,用上了八成的实力,开始攻击穆妍。

    穆妍已经用上了全力,勉强和冥煞打成了平手。

    一直到天色大亮,冥煞的刀风在穆妍脖子上面留下了一道很浅的血痕,冥煞突然收手后退,结束了这场战斗。

    “小子,本尊曾经问过你,现在再问你一次,要不要当冥楼的护法?”冥煞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眼中的意味很明显,假如穆妍说不要,他会立刻杀了穆妍,挖掉穆妍的双眼。

    穆妍眨了眨眼睛,微微点头说:“好啊!”

    “欺骗本尊的下场就是不得好死!”冥煞看着穆妍冷声说。

    “明白。”穆妍微微点头。

    “告诉本尊,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冥煞看着穆妍问道。

    “我真的是覃樾的亲弟弟,名叫覃星,这次是为了帮助兄长找一本秘籍才来的神医门。”穆妍看着冥煞神色认真地说。

    “你的脸是假的,把真容露出来!”冥煞看着穆妍冷冷地说。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师弟现在被困在一个地方,我得尽快去救他,等我回来,会把真容给楼主看的。”穆妍看着冥煞说。

    “那人真是你的师弟?他明明比你大那么多!”冥煞看着穆妍神色莫名地说。

    “楼主,虽然他比我老,但是没有我厉害,千真万确是我的师弟。”穆妍看着冥煞说。冥煞其实是认识独孤傲的,并且曾经还要杀了独孤傲,独孤傲没死是被墨灵放了一马。如今独孤傲易容,冥煞没认出他倒也正常,因为冥煞没想到会是他。

    冥煞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既然你已经是本尊的护法了,本尊就帮你去救人吧!”

    穆妍微微垂眸:“有楼主帮忙,属下求之不得。”

    不多时,穆妍带着冥煞和墨灵,三人一起进了神医门的万毒窟。穆妍把她防身的避毒药物分了一些给冥煞和墨灵,虽然冥煞没有全然信任穆妍,但对于穆妍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到了藏宝库的石门之外,冥煞唇角微勾:“阿星,这里就是神医门的藏宝库?”

    “没错。”穆妍微微点头。

    “里面应该有不少宝贝。”冥煞目光幽深地看着面前的石门。

    “是的,有很多神兵门的武器在里面,但当时属下只是取了一些秘籍,和一种需要用到的药材便出去了。”穆妍对冥煞说。她带回去的包袱里面是什么东西,从外面的形状就能看出来,她没有说谎。

    “既然来了,便陪本尊再进去走一趟吧。”冥煞对穆妍说。

    “是。”穆妍神色如常,微微点头,然后拿出了那枚金色的令牌,上前放在了石门之中的凹槽里。

    石门缓缓地上升,下一刻,一道黑影从里面以极快的速度飞身而出。神医门的藏宝库整个是个单行道,是说开启每道门的机关都在一侧,只能往前走,回头是没有出路的,但穆妍从外面打开石门,放独孤傲出来没有问题。

    “师……兄!”独孤傲一手抓着穆妍的肩膀,就差眼泪汪汪了,另外一只手中还提着穆妍的武器,那两个大锤子……

    “乖,回去给你吃好吃的。”穆妍伸手拍了拍独孤傲的肩膀。

    面前的石门每次开启都只有很短的时间,冥煞刚走过去,石门就砸了下来,再次关上了。

    穆妍在独孤傲看不到的地方,对着独孤傲打了个眼色,独孤傲会意,眨了眨眼睛。

    下一刻,穆妍走过去,再次打开了那道石门,然后把门主令牌扔给独孤傲,转头看着冥煞,客气地说了一句:“楼主请。”

    穆妍话落,自己先走了进去,冥煞不疑有他,看了墨灵一眼,然后两人一起进去了。

    站在外面的独孤傲没有动,开口说:“师兄,这道门只有从外面才能打开,我在这里等你们出来。”

    站在门内的穆妍转身叮嘱独孤傲:“记得,接下来每隔一个时辰开一次门。”

    “是。”独孤傲的话音还没落,穆妍算准了时间,身形如箭,从石门之中冲了出来!再次落下的石门,砸到了她的一片衣角,如果有分毫的误差,她都会粉身碎骨!

    而石门之中的冥煞,猛然转身,不可置信地怒吼了一声:“小子你找死!”

    冥煞先前还是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又被穆妍坑了一把。他到这会儿才突然想起,最外面那道门既然只有从外面才能打开,那穆妍第一次进来之后是怎么出去的?为什么会把独孤傲留在里面?

    冥煞当下有一个想法,穆妍第一次来的时候,她和晋连城一起进来,独孤傲就守在外面给他们开门,等穆妍和晋连城出去之后,又故意让独孤傲进去,把他困在里面,目的就是为骗冥煞过来!

    假如穆妍知道冥煞的这个想法,心里只会有一个感觉,冥煞有很严重的被害妄想症。独孤傲被困是意外,不是穆妍设计的圈套,而冥煞突然又开始找穆妍的麻烦,也是意外,穆妍知道,冥煞真的盯上了她,接下来会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一直到她乖乖跟着冥煞走,去当冥楼的护法,或者不想走,被冥煞挖了眼睛不得好死。

    穆妍知道,冥煞会说到做到,因为冥煞把他先前在东阳国大阳城受伤的那笔债都算到了穆妍的头上,但那其实跟穆妍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关于晋连城的事情穆妍并没有骗冥煞,冥煞会对晋连城出手,唯一的原因是他想得到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绝对不是为了帮穆妍。

    遇上冥煞这样难缠的疯子,穆妍其实很头疼,也很容易变得被动。她这次来神医门的目的还没达到,不想被冥煞毁了她的计划,更不可能如冥煞所愿跟着他走。所以穆妍临时起意,决定利用神医门的藏宝库,困住冥煞。至于冥煞会不会死在里面,接下来如何脱身,已经不在穆妍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冥煞几次想杀穆妍,虽然最终都暂时放过了穆妍,但并不是他对穆妍有恻隐之心,有的只是玩弄的心思,等他玩厌了,玩烦了,还是会挖掉穆妍的眼睛,把穆妍杀了,因为这就是冥煞的本性。

    冥煞对着石门全力打出一掌,暗器出现,差点伤到他,他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小子,别让本尊再见到你,否则本尊一定会挖了你的眼睛,然后把你剁成肉泥!”

    听到石门里面传出冥煞幽寒的声音,穆妍无语望天,这个变态杀手头子对她的眼睛真的有一种变态的执念,她只能说了一句:“那就祝我们后会无期吧。”

    穆妍话落,转身带着独孤傲扬长而去。

    离开万毒窟的时候,独孤傲皱眉问穆妍:“能不能杀了冥煞,把墨灵放了?”

    “他们两个人是一路的,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活。”穆妍看着独孤傲说,“我刚刚忘了墨灵救过你一次,不过现在不能放了他们,我主要的目的是困住他们,不要被冥煞纠缠,打乱我们的计划,如果等我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你还是决定要救墨灵的话,我会考虑放了他们。”

    即便放过冥煞会有后患,但穆妍会选择成全独孤傲报恩的心,不过暂时困着他们是必须的。

    独孤傲微微点头:“那到时再说吧。”

    昨日下了雨,今日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穆妍和独孤傲回到了他们的客院,客院之中一片狼藉,是穆妍和冥煞之前打斗导致的。不过穆妍带回来的包袱被她放在了房间的角落里,并没有破损。

    “门主,薛盟主来了。”门外传来下人的声音。

    “知道了。”穆妍应了一声,示意独孤傲先休息一下,房间里面就不用收拾了,他们接下来也不打算真的在这里住。

    穆妍出门,就看到武林盟主薛放背着手,皱着眉站在院中,身旁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弟子。

    “覃门主。”薛放看到穆妍出来,对着穆妍拱手,问了一句,“这里因何成了这样?”

    “没什么,本尊和冥楼主切磋了一下而已。”穆妍微微一笑,“不知薛盟主前来所为何事?”

    “老夫准备今日就离开神医门,是来跟覃门主告别的。”薛放看着穆妍说。

    “招待不周,请多多见谅,本尊还有要事要办,就不为薛盟主践行了,祝薛盟主一路顺风。”穆妍的话虽然有些失礼,不过她坦坦荡荡的样子倒是让人生不出什么不悦的情绪,只会觉得她是真的有要事要处理,所以没有虚情假意地客套。

    “无妨。”薛放微微摇头,“老夫多嘴,跟覃门主说两句。神医门并不是一般的门派,是天下医术和毒术至尊,假如神医门没落了,甚至消亡了,对于江湖乃至整个天下,都是很大的损失。老夫看覃门主虽然年轻,但头脑灵活,行事颇有章法。既然覃门主已经坐上了这个位置,还请覃门主守护神医门,不要让神医门步了神兵门的后尘啊!”

    薛放口中的神兵门,指的是隐世百年之后突然出世,昙花一现之后便走向了灭亡的殷氏一族。现在很多人提起殷氏一族,还是唏嘘不已。

    神医门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比殷氏一族要强太多,但一个势力走向灭亡,很多时候都不是外部因素,而是内部先乱了,腐朽了,便会不堪一击。当初殷氏一族那么快被灭,跟殷家人不是一条心,各自算计也有很大的关系。

    昨日南宫俪的死,让包括薛放在内的很多人觉得,这对于神医门来说未必是坏事,因为南宫俪那个女人的行事作风摆在那里,她自私,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假如让她继续带领神医门出现在世人面前,早晚会把神医门带上一条不归路。

    虽然薛放心中隐隐觉得这个叫“覃星”的小子身上有秘密,当上神医门的门主也很可能有别的目的,但这毕竟还是神医门内部的事情,薛放不好插手,也只是倚老卖老,在临走的时候规劝穆妍几句而已。

    听到薛放的话,穆妍微微一笑说:“薛盟主的教导晚辈记住了。”

    “告辞。”薛放话落,转身带着他的弟子一起走了。

    而薛放这个武林盟主走了之后,很多武林门派的人和零散的江湖高手也纷纷告辞离开了。神兵门和神医门不一样,神兵门容易让人生出掠夺之心,因为一个高手,只需要一件武器足矣,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抢过来。但神医门更多的会让人讨好,因为人都有生老病死,和神医门交好,万一遇到棘手的伤病,说不定可以多出一条命。至于抢走神医门一个长老或弟子关起来为自己所用,是下下策,因为人是最难控制的,一个不小心,得到的不过是具尸体。

    从这个程度上来说,神医门所受到的外部威胁远远不如神兵门,出世之后只要谨慎一些,拉拢一些得力的盟友,便可安稳地在江湖上生存。

    对于薛放的劝告,穆妍不置可否,并没有改变她原本的计划。她还是打算等找到重阳心法的秘籍,就尽快离开神医门回家里去,不再管这里的事情,而南宫俪死了,神医门也不会乱,会再有新的门主出现。

    穆妍见到了很多专程前来跟她打招呼告别的江湖高手,倒是第一次认识这么多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高矮胖瘦,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大部分都个性鲜明,带着江湖儿女的自由随性,有一些人给穆妍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其中有一个,是穆妍认识的,当时在北漠国繁星城济慈山庄,求萧星寒出手为他医治旧疾的那个名叫阳箫的中年剑客。最后出手为阳箫医治的是穆妍,现在阳箫的旧疾早已经痊愈,实力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整个人看起来又像是年轻了几岁一般。

    当然了,穆妍不可能对阳箫说她是萧王妃,阳箫也只是效仿其他高手,过来打个招呼便走了。

    一直到傍晚时分,想走的人都走了,留下的客人没剩多少了,晋连城没有回神医门,杜午也不见了,神医门其他的长老和弟子暂时都很安分,表面上对穆妍这个门主还算恭敬。

    穆妍和独孤傲简单吃了晚饭,然后就暗中朝着神医门最深处而去。

    再次到了南宫夜住过的那个岩洞附近,独孤傲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穆妍神色专注地四处观察。

    这个过程并不快,因为穆妍才刚学了机关术,有些东西对她来说理解起来并不难,但要真用上,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穆妍整整观察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天都完全黑了,独孤傲拿着一颗夜明珠为她照明,她神情专注地把面前目之所及的东西看了很多遍,最后终于发现了其中的机关所在。

    独孤傲看到穆妍手中射出一根银丝,缠住了不远处草丛之中的一枚黑色石子,把那枚石子拉过来,撕下一片衣角包了起来。

    下一刻,面前彩色的迷雾慢慢地变淡,有消散之势。独孤傲当下只有一个感觉,太神奇了。

    守门的毒雾散了之后,穆妍又很快破解了会触发暗器的两处机关,和独孤傲一起靠近了那个岩洞入口。

    已是春季,岩洞之中传出一股阴冷的气息,独孤傲手中举着夜明珠,很自觉地走到了穆妍前面去。

    穆妍踢了一下独孤傲的小腿:“什么都不懂,到后面去!”

    独孤傲讪讪地退后,他本意是想保护穆妍,但这样诡异的地方,只有穆妍懂得机关术,还是她走在前面比较稳妥。

    穆妍走得很慢,因为岩洞之中也并不简单,三步一个小机关,五步一个大机关,层出不穷。如果不是穆妍看完了那本机关术秘籍并且全都记住了,理解了,融会贯通,在这里简直寸步难行。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需要这么多机关守着?”独孤傲发出了他的疑问。机关太多,看起来都有些多余,因为外面那几道就足够了。

    穆妍神色莫名:“这些机关未必是为了守护里面的东西。”

    “那是为了什么?”独孤傲表示不解。

    “可能是为了好玩,也可能是为了练习机关术。”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人是很复杂的,在这样独特的地方,不能用常规的思路来考虑。这里面的机关的确很多都多余了,没有必要。

    “师兄言之有理。”独孤傲很认同地点头。

    为了破解那些机关,两人走得很慢,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面前出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石室,里面有桌有椅有床有柜,桌子上面还放了一套白玉的茶杯,和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独孤傲在穆妍确认安全的地方,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摸了一下桌子,神色莫名:“这里的东西都很干净,不像是很多年没有人进来过的样子。”

    “先找我们要的东西。”穆妍微微蹙眉。这里的确处处透着怪异,难道南宫夜当年根本没死?可这说不通,如果南宫夜没死,并且这么多年一直就生活在神医门的话,他为何要躲在这里不出去?甚至连他亲生女儿和外孙女的性命都不管了?

    穆妍暂时抛开那些没有什么根据的想法,走到了书架跟前,开始看上面的书。上面的书很杂,有野史游记,有志异怪谈,还有地理风物,唯独没有关于医术和毒术的书籍。在书架最下面一层,穆妍看到了几本武功秘籍,“七伤拳”,“逍遥掌”……穆妍一本一本看过去,一直看到最后一本破破烂烂的书,上面“重阳”两字依稀可辨。

    穆妍神色一喜,翻开看了第一页,的确是重阳心法的秘籍。她把那本秘籍包起来,独孤傲塞进了他怀中,穆妍转身说:“回去。”这个地方有些古怪,穆妍并不想在此多停留。

    两人沿着来时的路出去,比来时的速度要快很多,因为穆妍已经把那些机关暗器都解了,没有什么障碍。

    出了岩洞之后,天还未亮,微凉的夜风吹在脸上,穆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岩洞入口,对独孤傲说:“走吧。”

    两人离开之后,并不知道他们刚刚去过的石室之中,有个人打开一面墙,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是个身形高大的老者,他缓步走到书架旁边,看到上面少的那本书,微微点头,苍老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现在怎么办?直接离开吗?”独孤傲问穆妍。他们此行还算顺利,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再留下也没有必要。

    “先去把墨灵放了,然后我们就走。”穆妍对独孤傲说。虽然她想杀了冥煞,不过独孤傲要救墨灵,这次就先算了,正事要紧。

    两人悄无声息地又去了万毒窟之中的藏宝库,穆妍对独孤傲打了个眼色,独孤傲轻轻地把门主令牌按进了那个凹槽,在石门开始颤动的时候,独孤傲立刻拿出了令牌,然后和穆妍一起用最快的速度飞身离开了。

    石门之中的冥煞和墨灵其实没想到穆妍会这么快就把他们给放了,但当冥煞在电光火石之间想好了折磨穆妍的几十种方法的时候,门开了,他们闪身而出,却发现外面空无一人,连个影子都没有……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穆妍和独孤傲已经离开神医门十里了。

    “师姐,其实你当神医门的门主也挺好的,就是离家有点远。”独孤傲对穆妍说。

    穆妍唇角微勾:“放心,神医门暂时乱不了,我们先回家去吧,我想萧寒寒了。”

    “晋连城听到你的话,会不会很伤心?”独孤傲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穆妍抬手给了独孤傲一个爆栗子:“怕晋连城伤心,你去陪他吧!”

    “回去之后,我还是要对萧星寒说实话,说师姐和晋连城两个人单独在藏宝库里面待了很长时间。如果师姐以后能让师伯和师父不打我的话,我可以考虑不说。”独孤傲幽幽地说。

    穆妍笑了:“师弟啊,我会告诉我师父和师叔,还有我男人,你保护不力,导致我跟晋连城单独在一起待了很久。你放心,在他们打死你之前,我会给你求情的。”

    独孤傲默,他家师姐是个连冥煞都敢坑,还连坑两次的奇女子,他还是乖乖当受气小弟最合适……

    另外一边,怒火中烧的冥煞在神医门之中找了个遍,都没发现穆妍和独孤傲的影子。

    “覃,星!”冥煞一字一句地念着这个名字,咬牙切齿的声音。

    “楼主,覃星应该也是一个假名字。”墨灵开口提醒冥煞。

    冥煞一脸怒色:“本尊知道!第二次了!那个臭小子第二次戏弄本尊!又给他跑了!”

    “楼主,他有些事情没有说谎,他的确不是冲着神医门的门主之位来的,否则不敢就这么把我们放出来,他现在应该已经跑远了,他的名字和容貌都是假的,我们接下来很难找到他。”墨灵微微垂眸说。

    “他一定跟覃樾有关!命冥楼的所有人,全力搜查覃樾的所在!”冥煞厉声说。

    “但覃樾定然改变了容貌,隐姓埋名了。”墨灵蹙眉。

    冥煞拳头紧握,骨头发出咯咯的响声,咬牙切齿地说:“该死的!下次再见到那个小子,本尊要亲手剁了他!剁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