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99.我要了!

时间:2018-05-10作者:三木游游

    北漠国神医门。

    距离神医门少主南宫晚大婚的日子还剩下十多天的时间,神医门之中宾客济济,高手云集,百年以来从未如此热闹过。

    二月十七一大早,身在湖心小筑上面的南宫俪收到弟子禀报,说冥楼的楼主冥煞要见她。

    “冥煞自己来的?”南宫俪神色微微变了。在她的计划里面,冥煞此时已经中了噬功蛊,并且他自己不可能知道,那冥煞为何突然要找她?

    “回门主的话,冥楼主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子,是冥楼的护法。”前来禀报的弟子恭敬地说。

    “请。”南宫俪目光幽深地说了一个字,她倒要看看,冥煞想要做什么。

    湖心小筑是神医门之中风景最美的地方,也是南宫俪和南宫晚母女的住处,象征着她们在神医门至高无上的地位。而能被南宫俪安排在湖心小筑上面接见的客人,本身已经表明了南宫俪的重视。

    冥煞和墨灵被神医门的一个弟子带着上了湖心小筑,尚未见到南宫俪,先见到了要出去的南宫晚。

    南宫晚显然精心打扮过,穿着一身很华美的裙子,身旁有下人为她撑着一把精致的大伞,身后还有下人提着一个不小的食盒,那是南宫晚要带去跟晋连城一起吃的早饭。

    见到冥煞,南宫晚微微点头,不冷不热地叫了一声“冥楼主”,算是打过招呼,抬脚就想走。

    冥煞眼底闪过一道幽光,脚步微转,就挡住了南宫晚的去路。

    南宫晚秀眉微蹙,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冥楼主,请让一下。”

    “本尊对南宫小姐一见倾心,南宫小姐何必嫁给一个籍籍无名的男人,不如嫁给本尊,当本尊的第十八房小妾如何?”冥煞看着南宫晚似笑非笑地说。

    南宫晚面色一沉:“冥楼主,开玩笑也要有限度!”

    “呵呵,”冥煞笑声低沉而诡异,“本尊从不跟无趣之人开玩笑。”

    “冥楼主,刚刚的话我就当你从未说过。”南宫晚皱眉说。

    “南宫小姐这是看不上本尊的意思?你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拒绝本尊?你这样的容貌,不过中等之姿,实力,根本没有,本尊能看上你已经是你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冥煞看着南宫晚冷笑连连。

    “冥楼主,这里是神医门,不是容你撒野的地方!”南宫晚冷哼了一声。

    冥煞突然笑了,转头看了墨灵一眼:“墨灵,这南宫小姐说本尊撒野,你看如何?”

    墨灵微微垂眸,声音淡淡地说:“南宫小姐被南宫门主保护得很好,想必没有见识过江湖险恶。”

    冥煞哈哈一笑,又看向了神色变幻不定的南宫晚,眼眸邪肆地说:“听到了?本尊可以告诉你,遇见本尊,你很快就能体会到江湖险恶了!”

    南宫晚猛然转头,神色一喜,叫了一声:“娘!”话落就跑了过去。

    冥煞慢条斯理地抬头,就看到南宫俪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神色平静地看着他:“冥楼主,小女胆子小,还是不要跟她开那样的玩笑了。”

    冥煞唇角微勾:“本尊刚刚说的有些话,确实是跟南宫小姐开玩笑。不过本尊想娶南宫小姐当第十八房小妾,这一点可是真心的。”

    南宫俪面色微沉:“本尊从未听闻冥楼主娶妻,更没有听说冥楼主有十七房妾室!十八房小妾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冥煞笑了:“南宫门主的意思是,假如本尊已娶妻,并有十七房妾室的话,就会把南宫小姐许给本尊,让她当本尊的第十八房妾室?”

    “冥楼主不要胡言乱语!本尊从未说过那样的话!”南宫俪冷哼了一声。

    “哈哈!”冥煞笑得一脸邪肆,“本尊的确尚未娶妻,也没有十七房妾室,但未来说不定会有。虽然南宫小姐是本尊第一个看上的女人,但以南宫小姐的姿色和实力,本尊觉得让她当十八房小妾最合适,难不成南宫门主还觉得令爱可以当冥楼的楼主夫人吗?那就真的是个天大的玩笑了!”

    “冥楼主!胡闹也要适可而止!”南宫俪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墨灵,她说本尊胡闹。”冥煞声音幽幽地说。

    墨灵垂眸恭敬地说:“那她应该没有见识过楼主胡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本尊真心诚意前来求亲,不好见血的。”冥煞冷笑,“南宫门主,本尊再问一次,这神医门少主,当真不当本尊的第十八房小妾?南宫门主最好想清楚再回答。”

    南宫俪沉默,南宫晚拉着南宫俪的胳膊微微晃了晃,脸色很是难看。

    过了片刻之后,南宫俪冷声说:“冥楼主,这里是神医门,武林同道都在此地,还请冥楼主不要无事生非!”

    “武林同道?”冥煞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跟本尊有什么关系?本尊跟你们这些表面道貌岸然,骨子里男盗女娼的贱人从来都不是同道!既然南宫门主拒绝了本尊的求亲,本尊少不得要为南宫少主的大婚之喜添点彩了!”

    冥煞话音未落,伸手成爪,朝着南宫晚就抓了过去!

    南宫俪下意识地要去救南宫晚,可她一时忘记了她现在内力尽失,墨灵随意打出一掌,南宫俪就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掉落在地上的时候,腰部还撞到了一块石头,脸色煞白,额头满是冷汗,眼睁睁地看着冥煞把南宫晚提在了手中,南宫俪声音尖利地大叫了一声:“来人!”

    神医门的大长老和二长老很快出现,挥掌就朝着冥煞打了过去!

    冥煞冷笑,举着南宫晚挡在了他自己身前,南宫晚猛然瞪大了眼睛,神色惊恐,可神医门大长老和二长老打出的掌风已经不可能收回去了,最后南宫晚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掌,吐血不止,头一歪,晕死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冥煞提起南宫晚飞身而起,诡异的笑声传入了神医门每个人的耳中。

    很多人闻声朝着湖边聚集,就看到一身紫衣的冥煞提着昏迷不醒的南宫晚,从湖心小筑上面飞身而出,落在了岸边。

    而紧随其后的墨灵已经在神医门两位长老不注意的时候,把刀架在了南宫俪的脖子上,提起南宫俪,跟着冥煞飞了出来。

    很快,神医门的长老和弟子把冥煞和墨灵团团包围了,一个个脸上都很是愤慨。

    “冥煞!你要做什么?这里是神医门的地盘,你敢对门主和少主做什么,神医门倾尽全部力量,也定会诛杀你!”一个长老指着冥煞义正言辞地说。

    “没错!在场的江湖同道,都不会坐视不理的,到时候,你将会面对来自整个江湖的剿杀!”另外一个长老的话一出,很多江湖高手也默默地拔刀出来了。虽然他们平时都不想招惹冥煞这样的疯子,但现在的局面,冥煞理亏,他们做做样子也未尝不可。

    “你们都瞎了吗?”冥煞冷笑,“看不到本尊已经对你们的少主做了什么了?要诛杀本尊的,放马过来啊!”

    之前叫嚣的那个神医门长老神色一僵,却没有立即冲出去。

    “冥煞!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是想跟整个江湖为敌吗?”南宫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呵呵,”冥煞似笑非笑地说,“你这个老女人一点武功都没有,凭什么能当神医门的门主?还跟本尊叫嚣整个江湖?别跟本尊说什么神医门以医术见长,这么多年天下最厉害的医者是天厉国的萧阎王,本尊倒是见识过神医门一位名叫覃樾的大弟子的高明医术,可惜,听说那位覃姓大弟子,因为实力太出色,被南宫门主猜忌,要杀掉他,导致他跑了?你让你那个不懂武功不会医术毒术的女儿当神医门的少主,神医门上上下下真的服气吗?”

    冥煞话落,神医门很多弟子的脸色都变了,有几位长老的脸色也不太好。

    南宫俪还没说什么,冥煞接着说:“江湖,唯一值得尊敬的就是实力,你们母女没有实力,却还要霸占如此重要的位置,自己不觉得羞愧吗?本尊对神医门没有任何敌意,只是觉得神医门门主和少主的位置都可以换有才之士来担任,诸位觉得呢?”

    “神医门之主是否要换人,这是神医门内部的事情,冥楼主似乎管得太宽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众人纷纷转头去看,有人惊呼了一声“是那个南宫无忧公子”……

    “报上名来!”冥煞冷声说。

    “南宫无忧。”晋连城神色平静地说。

    南宫晚睫毛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晋连城站在不远处,是唯一一个出来和冥煞理论的人,她身体很疼,心中却很甜蜜,因为她觉得在这个时候,晋连城还敢站出来,是为了救她,这让她觉得很欢喜。

    “原来你就是即将成为神医门门主乘龙快婿的那位。”冥煞目光幽深地看着晋连城,突然笑了起来,“这位无忧公子想必是因为实力不凡才能娶到南宫小姐,但无忧公子应该不会喜欢这样不仅没有实力,就连容貌都平平的女人吧?本尊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更好的选择,本尊帮你杀了这对母女,扶持你来当神医门的门主,如何?”

    众人神色各异。谁都不知道之前还算安分的冥煞为何突然发起了疯,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冥煞是打定主意要跟南宫俪和南宫晚母女过不去了,根本没打算放过她们。

    听到冥煞的话,晋连城神色丝毫未变:“冥楼主的好意,在下没有任何兴趣。冥楼主现在放了南宫门主和南宫小姐,在下可以保证冥楼主安全离开神医门。”

    “好啊!”冥煞冷笑,“放就放喽!”

    冥煞话落,众人就看到一道抛物线划过天空,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原本被冥煞提在手中的南宫晚,突然被冥煞抛起很高,然后又以很快的速度砸进了湖里,激起不少浪花……

    “本尊倒要看看,谁敢动。”冥煞缓缓地拔刀出来,眼神阴鸷地扫视了一圈,原本下意识想要去救南宫晚的人脚步都是一滞,停了下来。

    南宫晚根本不会游泳,身体又受了很重的伤,在湖面上扑腾了几下之后就开始下沉,不过眨眼的功夫,她的脑袋也消失在湖面之上。

    唯一飞身而起的是晋连城,他左臂挨了冥煞一刀,速度未停,朝着南宫晚掉落的地方冲了过去。

    冥煞也没有再阻止,就站在岸边神色玩味地看着,似乎觉得很有趣。

    不过片刻之后,晋连城浑身是水,提着南宫晚从湖面飞身而出,直接带着南宫晚朝着远离人群的方向而去,显然是要逃。

    “楼主。”墨灵用眼神询问冥煞是否要追。

    冥煞冷冷地看了一眼晋连城和南宫晚离去的方向,没再理会他们,转头看了一眼被墨灵挟持着的南宫俪,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高声说:“诸位,神医门的南宫门主,本来是个武功高强的女子,只是先前中毒失了内力而已,待她内力恢复,倒是有资格当这个门主。”

    所有人神色都有些怪异,搞不懂冥煞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而南宫俪之前就有所怀疑,到现在真的确信,她的计划已经被冥煞给知道了,这一切定然都是那个叫做紫砂的小子在背地里搞鬼!

    南宫俪心中一沉,就听到冥煞高声说:“不过这高高在上的神医门门主,要恢复内力自然不需要重新修炼,她有一种更快的方式,可以一夜之间变成一个高手!南宫门主,本尊说的没错吧?”

    “诸位同道,休要听冥煞胡言乱语!他是个杀人魔头,他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南宫俪厉声说着,但她眼底的慌乱并没有逃脱在场很多人的眼睛。

    冥煞哈哈大笑了起来:“南宫门主,敢做不敢当是吗?在场的也都是有见识的人,想必都听说过蛊毒禁术吧?”

    很多人神色立刻就变了。蛊术虽然从某种意义上算是毒术的一类,但因其太过阴邪,早在百年前就被各国皇室列为禁术,在场的很多人也只是听自己的长辈或者前辈提起过只言片语而已。

    “神医门的蛊毒,可不是禁术,尤其对于这位南宫门主来说。”冥煞冷笑着,从袖中拿出了一颗药丸,南宫俪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这药,诸位或许看不出是什么,但本尊可以告诉你们,这是南宫门主打算神不觉鬼不觉下在本尊身上的噬功蛊!一旦本尊中蛊,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南宫门主便可掠夺本尊的全部内力,然后本尊会变成一具干尸,而她,会成为一个绝顶高手!”冥煞冷声说。

    “一派胡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本尊根本不知道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南宫俪声音都变了调。

    “这就恼羞成怒了?”冥煞冷笑,“诸位神医门的江湖同道,你们没被南宫俪选中抢夺你们的内力,是因为在她眼里,本尊的内力才能入了她的眼。她或许觉得,本尊就算死了,也是活该。没错!本尊不是什么好人,但南宫俪的手段,配得上神医门这三个字吗?假如本尊这次没有来神医门,南宫俪会选中谁呢?”

    冥煞邪肆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看着一个布衣老者似笑非笑地说:“薛盟主,你猜南宫门主有没有考虑过您老人家呢?”

    武林盟主薛放面色一沉,冥煞哈哈笑着,又看向了另外一个中年男人:“林掌门,南宫门主说不定也考虑过你哦。”

    神医门的大长老看到很多高手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开口高声说:“诸位不要相信冥煞这个魔头的鬼话!他是在妖言惑众!”

    “魔头?”冥煞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这位是神医门的大长老吧?南宫门主的心腹?那大长老倒是跟本尊以及诸位解释一下,南宫门主为何要邀请本尊前来神医门做客呢?假如南宫门主觉得本尊是魔头,还非要请本尊来,那就是打算和本尊同流合污喽?抑或是,别有居心?”

    神医门的大长老神色瞬间僵硬,哑口无言!因为他作为南宫俪的心腹,最清楚冥煞所说的都是事实,但这样的丑事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接下来神医门的名声和未来,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如果哪位自诩正义之士觉得本尊活该,觉得本尊从小修炼的一身内力能够帮助到这位道貌岸然的南宫门主,是本尊的福气的话,别怕死,站出来!”冥煞冷笑着扫视了一圈,“没有人站出来,那就是认同本尊的做法了?”

    武林盟主薛放皱眉看着冥煞说:“冥楼主,便是南宫门主有错在先,罪不及神医门其他的人。”

    “哈哈哈哈!武林盟主果然明事理!放心,本尊没打算在神医门大开杀戒,没看到本尊已经放过那位南宫小姐和她的情郎了吗?”冥煞大笑着说,“神医门的诸位,是你们这位门主先动的手,接下来可别怪本尊心狠手辣!”

    冥煞话落,猛然挥刀,一阵凄厉的惨叫响起,他一刀竟然生生地割掉了南宫俪的左耳!

    “你们……给我杀了他……杀了他……”南宫俪脸色煞白地捂着自己血流如注的耳朵,看着低着头站在不远处的几位长老厉声说,“别忘了你们体内的毒!本尊死了,你们谁也别想活!”

    南宫俪话落,看到那些江湖高手看着她神色失望地连连摇头,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如果说对于冥煞说的话,原本还有人将信将疑,如今南宫俪自己开口,说她用毒控制了神医门的长老听她号令,这样的神医门之主,只能说,死了也是活该……

    “门主如果非要拉着老夫同归于尽的话,老夫也认了!”神医门的大长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其他长老没有开口,自然是跟大长老一样的意思。

    冥煞把玩着手中寒光四射的刀,缓缓地朝着南宫俪走去,一边走一边似笑非笑地说:“南宫俪,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算计本尊的人,本尊最是要面子,这面子,少不得要从你身上找回来了。你放心,本尊不急着杀你,本尊要从你的耳朵开始,然后是你的手指,让你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看着自己变成一个丑陋的怪物,然后血流而尽。”

    南宫俪面色煞白,神色哀求地看向了往日对她毕恭毕敬言听计从的长老们,可那些长老别说求她了,根本就没有人抬头看她一眼。

    另外一边,早在冥煞提着南宫晚,墨灵挟持着南宫俪从湖心小筑上飞出,吸引了众人视线的时候,穆妍和独孤傲已经悄无声息地朝着神医门最深处南宫夜曾经的住处而去了。

    根据萧月笙提供的地图,穆妍和独孤傲很快便找到了那个位置相当隐秘的岩洞。

    “我先去探探。”独孤傲挡在了穆妍身前,总感觉面前这个岩洞入口有些不对劲。

    就在独孤傲要往前走的时候,穆妍猛然伸手拽住了他的袖子,把他拉了回来。

    独孤傲不解地回头:“你看出什么了?”

    “这里很可能有阵法,我们还是小心为上。”穆妍神色微凝,话落从旁边捡起一块石头,朝着不远处黑魆魆的岩洞入口砸了过去。

    然后独孤傲猛然瞪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那块石头还没有到岩洞入口,就从他的视线之中凭空消失了。独孤傲觉得,刚刚如果穆妍没有拉住他,他的下场应该也是消失……

    “果然有阵法,那现在怎么办?”独孤傲皱眉。他们都不懂阵法之术,现在看到目的地近在咫尺,却也不敢往前迈进一步,因为太过危险了。

    穆妍目光幽深地又看了一眼岩洞入口,拽着独孤傲的胳膊,猛然转身往回走。

    “不进去了?”独孤傲愣愣地跟着穆妍往前走。

    “当然要进去,现在先去想办法破阵。”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既然这个地方在南宫夜死了这么多年之后还有如此厉害的阵法守护,里面定然不简单,不能这么冲动地闯进去,不然恐怕还没进去,人就陷进阵法之中出不来了。

    “现在冥煞正在找南宫俪和南宫晚的麻烦,正是最好的时机,可惜了。”独孤傲颇有几分遗憾地回头看了一眼。

    “等我们准备好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穆妍白了独孤傲一眼。

    独孤傲眨了眨眼睛:“师兄小小年纪说话,便已经有了得道高僧的风范。”

    穆妍抬脚踹了独孤傲一下:“真是不会说话!”

    独孤傲讪讪一笑:“我是真心的。”

    “打起精神,接下来还有很多麻烦要面对。”穆妍神色微微严肃了起来。错过这次机会,接下来再想避开其他人的视线行动并不那么容易了,而穆妍现在想的并不是抓住南宫俪,让南宫俪告诉她岩洞入口的破阵之术,而是要真正学会神医门的阵法之术,因为她觉得,那个岩洞之中,定然还有更厉害的阵法等着他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独孤傲神色一正:“一切都听师兄吩咐。”这次跟穆妍单独出来,独孤傲深刻体会到,虽然他的江湖经验比穆妍丰富很多,但能帮上穆妍的很有限,因为穆妍用她聪明理智的头脑已经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有时候甚至让独孤傲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灵光……

    穆妍唇角微勾:“走,去看看冥煞那个傻缺把南宫俪怎么着了。”

    独孤傲冷硬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冥煞其实并不傻,但是碰上穆妍,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坑了。不过这也是冥煞自找的,因为一开始是他非要找穆妍的麻烦,连续两次相遇都说要挖穆妍的眼睛,脑子是真有病!

    穆妍口中的傻缺冥煞这会儿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割掉了南宫俪的两只耳朵,以及左手的大拇指。

    南宫俪疼得全身颤抖,快要晕过去了,却清醒异常。她双目凸出,恶狠狠地瞪着冥煞,像是疯了一样,癫狂地叫着:“本尊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不用你代劳,本尊从未觉得自己能得好死。”冥煞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笑容邪肆地挥刀,又慢条斯理地割掉了南宫俪的右手拇指。

    地上掉落着四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是南宫俪的两只耳朵和两根手指。有些门派第一次跟着师尊出来的小弟子感觉身体不适,已经想要作呕了。而南宫俪现在的样子,真的丑陋到了极点,那张原本美艳的脸上扭曲至极,汗水混着血水淌下……

    武林盟主薛放微微皱眉,看着冥煞说:“冥楼主,虽然是南宫俪有错在先,但她并未得逞,冥楼主现在如此重伤南宫俪,应该出气了吧?上天有好生之德,冥楼主饶她一命吧!”

    “她没有得逞,本尊就得放过她?”冥煞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那她如果得逞了,你们之中又有谁会出头为本尊讨个公道?恐怕到时候你们巴结讨好这个贱女人还来不及吧?上天有好生之德?薛老头,你跟本尊一个杀手头子讲这样的话,不觉得很可笑吗?!”

    冥煞话音刚落,他猛然挥刀,一刀直接把南宫俪的左臂给生生砍了下来,血溅到了他的脸上,他拿出一张帕子,有些嫌恶地擦了擦,把帕子扔到了地上。

    那些自诩江湖正道的人士虽然见识不少,但也没有距离这么近观赏过杀手头子用如此手段折磨人,一个个面色都有些不适的样子,不过并没有人离开。

    南宫俪依旧清醒着,感受着她的血在往外流,整个人都已经呆滞在了那里,大张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了。

    冥煞转头,看到出现在人群外围的两个人,眼眸微闪,高喊了一声:“紫砂小弟,过来!”

    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少年公子安静地站在那里,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墨衣男子,墨衣男子手中提着一个很奇特的武器,所有人都听说过,那叫流星锤。

    看到面前让开的一条路,穆妍摸了摸光洁如玉的鼻子,很淡定地朝着冥煞走了过去。这会儿虽然没有人胆敢阻止冥煞对南宫俪出手,但除了冥煞自己的护法墨灵之外,也没有人是真正和冥煞站在一起的,冥煞这是要当众把穆妍和独孤傲拉下水去,穆妍明白,并且打算顺水推舟。

    冥煞的心思穆妍猜的八九不离十,不过冥煞本以为穆妍已经得手,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肯定会尽快溜走,绝对不会过来跟他为伍的,却没想到他叫了一声,穆妍果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过来了!

    冥煞突然笑了,很开心的样子,看着很快走到他身旁的穆妍,唇角微勾说:“小紫,你想让这个女人怎么死?”

    听到冥煞对她的称呼,穆妍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看了一眼已经惨不忍睹的南宫俪,神色淡淡地说:“冥兄是受害者,自然是冥兄想让她怎么死,她就怎么死了。”

    “哈哈!”冥煞伸手朝着穆妍的肩膀搂了过来,独孤傲却侧身挡在了冥煞和穆妍中间,皱眉看着冥煞说:“不要碰我家少主!”

    冥煞神色微变,目光危险地看着独孤傲:“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独孤傲面无表情地说:“你手上有血,我家少主最爱干净,你敢碰她,她会吐的!”

    冥煞愣了一下,看了一下自己手上没有擦干净的血,倒是收起了看着独孤傲不善的目光,把他的手在独孤傲的衣服上面蹭了蹭,然后一把把独孤傲推开,再次看向了穆妍,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叫了一声:“阿星,告诉他们,你是谁?”

    众人都神色怪异地看着站在冥煞身旁那个来历不明的少年,独孤傲先是叫穆妍“小紫”,这个大家都明白,因为穆妍自称“紫砂”,可独孤傲突然改口,管穆妍叫“阿星”,还让穆妍表明身份,这其中,定然另有隐情。

    武林盟主薛放皱眉看着穆妍:“这位小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

    穆妍转身,扫视了一圈,看向了在场的武林人士,拱手高声说:“在下名叫覃星,是曾经神医门大弟子覃樾的亲弟弟!”

    南宫俪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那眼神像是要把穆妍吃了一样!很多人神色都变了,尤其是神医门的长老和弟子。一直隐藏在长老队伍之中的六长老杜午眼眸微闪,转头看到晋连城出现在附近,身边不见南宫晚,杜午对着晋连城微微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其实神医门那些被南宫俪用毒控制已达数年之久的长老们这次之所以没有全力去救南宫俪,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打算给南宫俪陪葬,而是在南宫俪不知道的时候,那些长老的毒都已经被杜午悄悄地解了,而那些长老也已经跟杜午暗中达成合作,密谋在南宫晚和晋连城大婚之日,杀了那对母女,制造她们暴毙的假象,然后推举杜午当上神医门新的门主。

    只可惜,如今还没到南宫晚和晋连城大婚之日,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杜午和晋连城当然不可能阻止冥煞的行为,因为这样正合他们的心意,他们甚至都不用亲自动手去杀南宫俪和南宫晚,有冥煞帮他们除掉障碍,等冥煞走了,神医门自然就是他们师徒的囊中之物。

    虽然神医门的长老对于杜午这个曾经毒宗的宗主当新任神医门门主心中不可能真的服气,但他们更不愿意一辈子受制于南宫俪,当南宫俪那个无能女人的奴隶。

    所有人都知道覃樾已经叛逃离开了神医门,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少年,自称是覃樾的弟弟覃星,众人都不知道穆妍意欲何为。

    武林盟主薛放微微皱眉,看着穆妍问:“这位覃公子与冥楼主为伍,也是前来找南宫俪寻仇的吗?”

    穆妍笑了:“寻仇倒也谈不上,家兄一身才华世人皆知,可神医门之中却容不下他。南宫俪因为忌惮家兄,要心狠手辣地除掉他,如今家兄离开神医门,过得不知道有多开心快活!在下此来,本是想看看没了家兄的神医门会是什么样子而已。如今在下亲眼看到了,心中十分之畅快。南宫俪这样自私又阴毒的女人当神医门之主,不仅对神医门,对整个武林都是祸患!如今南宫俪被冥兄撕破那张伪善的脸皮,也是她罪有应得!神医门时隔百年重新回归江湖,尽早除掉这样的毒瘤是福不是祸,想必神医门的诸位长老和弟子心中自有论断。”

    南宫俪还没晕过去,听到穆妍的话,一脸癫狂地看着穆妍说:“覃樾不得好死!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穆妍看了南宫俪一眼,唇角微勾:“我们兄弟怎么死,便不劳你费心了。”

    冥煞看着穆妍似笑非笑地问:“阿星,你当真只是前来看个热闹而已?”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原本是这样。不过如今冥兄为神医门除掉了南宫俪这个祸害,神医门无主可不行。”

    “哦?阿星的意思是?”冥煞看着穆妍神色玩味地问。

    穆妍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这神医门门主的位置,我要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