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98.热闹值得期待

时间:2018-05-10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小说免费!

    北漠国雾泽城。

    穆妍和独孤傲在雾泽城住了两天,虽然和冥煞只有一墙之隔,但是暂时相安无事。穆妍睡床,独孤傲在地上打坐,两人在房间里的时候,极少说话,为了避免隔墙有耳。

    如此,到了二月十四的夜晚,穆妍又迎来了一次虚弱期,开始在床上挺尸,准备等过了十五之后就去神医门。

    而第二天一大早,一队衣着精致,气质不凡的神医门弟子出现在雾泽城城门口,其中有男有女,都很年轻,男的俊,女的美,一出场就把身在雾泽城的风尘仆仆的其他大派弟子给比下去了。

    很快,手中有请帖的,都被客气地带出了雾泽城,前往神医门了。而那些手中虽然没有请帖,但是在江湖上排得上号的高手,也都被客气地请走了。

    还有一些籍籍无名,想要过来凑热闹的人,不仅没有请帖,也没有实力,就被神医门的弟子婉言谢绝了,那些人虽然心中颇有微词,但也不敢当面表示出什么。

    一个美貌的少女进了穆妍所在的那家客栈,并且直奔着冥煞所住的房间过来了。

    “神医门弟子白艳,奉门主之命,请冥楼主前去做客。”名叫白艳的少女站在门口拱手说。

    门开了,墨灵出现在门口,请白艳进去了。

    白艳看到冥煞,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冥楼主,怠慢了,请随我前去神医门吧。”

    “神医门?”冥煞轻笑了一声,声音怪异地说,“实力不知如何,架子倒是真不小,让本尊在这个破地方等了五天的时间,如果接下来本尊到了神医门,觉得不值得等的话,少不得要请你们的门主给个说法了。”

    白艳眼眸微闪:“明楼主,请。”

    冥煞缓缓地站了起来,路过白艳的时候,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你长得太丑了,别笑,笑起来更丑。”

    一向对自己容貌很有自信,并且在神医门追求者众的白艳脸色有瞬间的扭曲,不过还是很快定了定神,跟着冥煞一起出去了。

    冥煞走到穆妍的房间门口,伸手就把房门给大力推开了。

    正在地上盘膝打坐的独孤傲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冥楼主和墨护法先走一步,我家少主还没睡醒,明日再去也不迟。”

    “不知这是哪派的少主?”白艳开口问了一句。

    独孤傲回答:“流星门。”

    白艳轻笑了一声:“倒是本姑娘孤陋寡闻了,竟从未听说过有流星门这个门派。”

    “嗯,那是你孤陋寡闻了。”独孤傲一本正经地说。

    白艳神色一僵:“不过这位公子,本门并没有给流星门的任何人下过帖子,神医门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两位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独孤傲还没说话,冥煞冷哼了一声:“神医门这么高贵吗?是不是本尊也没有资格去?”

    白艳愣了一下,微微低头:“冥楼主请不要见怪,那样的小门小派是没有资格和冥楼相提并论的。”

    “听好了,流星门的那个少主,是本尊的人,明日本尊要你亲自过来请他前去神医门。”冥煞看着白艳冷笑着说。

    白艳猛然垂头,掩去眼底的慌乱:“是!”冥煞是南宫俪叮嘱过一定要小心应付的贵客,白艳没想到冥煞这么阴晴不定,她都不明白哪里招惹了冥煞不快,让冥煞看到她就觉得不顺眼。

    冥煞深深地看了一眼放下的床帐,转身走了,墨灵出去之后,回身把穆妍的房间门给关上了。

    客栈里很快就空了,能去神医门的人都已经去了,不能去的也没有在此地停留,最后人都呼呼啦啦走完之后,只剩下了穆妍和独孤傲两个人。

    “师姐,冥煞到底怎么想的?”独孤傲盘膝坐在地上问道。

    躺在床上的穆妍望着床顶说:“那种没事找事型的人,千万不要去揣摩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行事没有什么逻辑可言,大部分时候都只看自己的心情。或许冥煞觉得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所以想跟我慢慢玩儿。”

    “上次在大阳城,冥煞就是这么想的。”独孤傲幽幽地说。

    “既然他记不住教训,非要找我麻烦,我不介意再给他一个新的教训。”穆妍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真要打,即便她不是冥煞的对手,但和独孤傲联手,加上他们的暗器,想要脱身并不难。穆妍没走,不是想跟冥煞玩玩儿,而是不想让冥煞打乱她的计划。

    神医门山门大开,欢迎四方来客,几位衣着华丽的长老也都出现了,亲自出来迎接分量比较重的客人。

    很多客人进了神医门之后,都还不知道神医门的门主是男是女,姓甚名谁,而南宫俪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一直在湖心小筑上面没有出去,保持着一份神秘感。

    冥煞和墨灵被白艳迎进神医门之后,住进了神医门最好的客院之一,神医门的招待也算尽心尽力,没有失了礼数。

    二月十五傍晚时分,这天到神医门的客人都已经安顿好了,客人可以在神医门内部走动,但允许去的地方有限,不少地方是不允许客人涉足的。

    白艳上了湖心小筑,很快见到了南宫俪。

    “今日来的高手都有哪些?”南宫俪先前受伤之后,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如今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虽然脸色好了很多,但也不比从前了,看起来就是个美貌的中年妇人,眼角的皱纹已经无法遮掩。

    白艳把已经住进神医门的江湖高手一一报给了南宫俪,南宫俪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地说:“他们之中,谁的武功最高?”

    “弟子认为是跟萧星寒并列高手排行榜榜首的冥楼楼主冥煞。”白艳微微垂眸说。

    “冥煞……”南宫俪轻轻地念着这两个字,“他带了多少人过来?”

    “明面上只有一个,是冥楼的一个女护法。”白艳对南宫俪说,“但弟子去迎接冥楼主的时候,见到了两个自称是流星门的人,弟子从未听说过流星门,不过奇怪的是,冥楼主要求弟子明日亲自去把那两个人接过来。”

    “流星门?”南宫俪蹙眉,“本尊从未听说过,不过既然是跟冥煞有关的人,明日你再去一趟,然后过来告诉本尊,那两个是什么样的人。”

    “是,师尊。”白艳恭敬地说完就退下了。

    南宫俪喃喃地说:“冥煞,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杀手头子,便是死了,他的位置也很快就会被取代,不会有人为他报仇,就他了……”

    冥煞当然不可能知道,内力尽失的南宫俪正在算计他。虽然说冥煞的武功比南宫俪原本的武功还高,但这里毕竟是神医门的地界,南宫俪真的想对冥煞下手的话,并不难。

    第二天,白艳又去了那家客栈,客气地请了穆妍和独孤傲来神医门,并且把他们安排住在了冥煞的隔壁院子,完全的贵客待遇。

    傍晚时分,穆妍决定出去转转,独孤傲自然是要跟着的,并且还帮穆妍提着她的武器流星锤,让人看一眼就知道他们是流星门的人。

    结果穆妍刚出了客院没多久,迎面碰上了神医门现在的少主南宫晚。

    南宫晚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华美的裙子,看起来倒是跟过去很不一样了。只是她的皮肤现在虽然用药之后不那么怕光了,依旧要避免长时间的阳光直射,所以她一旦出现在外面,身边就有下人给她撑着一把华丽的大伞,看起来倒像是公主出行一般,阵仗不小。

    “无忧哥哥!”南宫晚神色一喜,叫了一声,提起裙摆跑了过去。

    穆妍和独孤傲转头,就看到一个面如冠玉气质卓然的年轻公子出现在不远处,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衣,头发用一根温润的玉簪束着,腰间还挂着一个墨绿色的香囊,手中拿着一把折扇,看起来文质彬彬。

    如果不是穆妍知道晋连城在神医门,并且从“无忧”这个名字推断出南宫无忧就是晋连城的话,光看外貌,穆妍也完全看不出这位南宫无忧公子跟曾经的晋连城有任何相似之处。

    曾经的晋连城是天下四公子之一,素有妖孽之名,常年穿着一身红衣招摇过市,为人骄横恣意,谁都不放在眼中。而这位南宫无忧公子,看起来倒更像个温文尔雅的书生了。

    晋连城似有所感,抬头朝着穆妍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穆妍对着他微微一笑,晋连城当然不可能认出穆妍,只是微微点头作为回应,然后就收回了视线。

    “无忧哥哥,这是晚儿亲手为你做的点心,你可一定要尝尝。”南宫晚的声音那叫一个娇柔,听起来简直腻死人。

    穆妍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带着独孤傲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不管晋连城对南宫晚是真心还是假意,穆妍觉得跟她都没有关系。在找到重阳心法的秘籍之前,穆妍不会轻举妄动,也暂时不会去对付晋连城。

    另外一边,白艳已经在向南宫俪禀报说流星门少主紫砂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傻小子了。

    “傻小子?”南宫俪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好好招待着。”南宫俪并不打算自己对冥煞下手,借刀杀人,再好不过。而突然冒出来一个没见过世面却跟冥煞有关系的傻小子,对于南宫俪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

    于是,当天穆妍就发现,神医门还真是把她当一等一的贵客来款待的,原本像她随便胡诌的一个门派根本没有资格来神医门的,即便有一张偷来的请帖还是会被人看不起,如今完全是托了冥煞的福。

    南宫俪明日要在神医门中设宴,为诸位客人接风洗尘,而这天深夜,穆妍和独孤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们住的院子,朝着萧月笙所画的地图之中南宫夜的住处而去。那个住处在神医门最深处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之中,南宫夜死后没有其他人住过。

    两人还没到靠近那个岩洞,穆妍神色微变,对着独孤傲打了个眼色,然后脚步微转,朝着不远处的禁地万毒窟而去了。

    万毒窟有一个被圈起来的很大的地方,穆妍和独孤傲最后站在了万毒窟的围墙上面,看着下方开始了一场谈话……

    “师弟,我也没看到这里有什么毒物啊!”

    “师兄,夜里毒物都睡了,没有在到处爬,所以看不到。”独孤傲一本正经地说。

    “以前在山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抓毒蛇了,本来还想偷偷看一眼神医门的万毒窟什么样子,结果看不着。”穆妍声音之中满是遗憾,“师弟,如果明天我们提出想来看一眼,南宫门主会不会把我们赶出去?”

    “未必。”独孤傲摇头,“但是别人或许会觉得我们脑子有问题。”

    “管他们呢。”穆妍很随意地说,“我就是出来长见识的,有趣的东西当然要多看看了。”

    “好!”听到不远处传来清脆的拍手声,穆妍转头,就看到冥煞站在三米之外的围墙上面,那张金色的面具在夜色之下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冥楼主这么晚不睡,是出来赏月吗?”穆妍笑着问了一句。

    “嗯,赏月。”冥煞唇角微勾,“小子,想看毒蛇是吧?本尊可以帮你。”

    冥煞话落,猛然挥掌朝着穆妍打了过来,显然是要把穆妍给打进万毒窟里面去。

    独孤傲抓住穆妍的胳膊飞身而起,远离了万毒窟,暗骂了一句:“疯子!”

    “师弟,姐姐早就告诉过你的,不要跟疯子讲道理,因为没有道理可以讲。”穆妍低声说。

    “小子,口是心非么?不是你自己亲口说想看毒蛇?本尊要帮你,你还不乐意了?”冥煞看着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我是想看一眼而已,不是想跟毒蛇一起睡觉。”穆妍皱眉说。

    “胆子倒是不小,你放心,明日你还想看的话,本尊会跟南宫门主提的。”冥煞唇角微勾。

    “那就多谢冥楼主了。”穆妍拱手,然后转身拽着独孤傲一溜烟儿地跑了。

    冥煞看着穆妍的背影冷笑:小白,本尊还是觉得就是你呢,想跟本尊玩儿,那我们就慢慢玩儿,这次本尊要让你知道,欺骗本尊的下场!

    没错,冥煞已经再次怀疑起穆妍就是当初在大阳城遇到的那位小白公子,这个猜测让他心中很兴奋,因为他已经找那个小白很久了,当初他和小白合作,最后他损失惨重还受了重伤,狼狈不堪地逃走,结果那个小白全身而退,并且没有按照约定在原地等他,让他很生气……

    第二天一大早,独孤傲打开房门,准备去找穆妍,结果往外面看了一眼,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他和穆妍的院子里,满地都是正在爬的毒蛇,有粗有细,色彩鲜艳,看起来十分渗人。

    独孤傲啪的一声又把房门给关上了,因为他门口都有两条毒蛇正在冲着他吐信子,他可受不了这种东西。

    一身紫衣的冥煞就坐在院墙上面,似笑非笑地看着这边。这可是他一大早跟神医门的人提了,经过南宫俪点头,神医门的弟子专门送过来的。

    穆妍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站在窗边往外面看了一眼,很淡定地打开门走了出去,手中还甩着她的流星锤,那叫一个帅气潇洒!

    冥煞目光幽深地看着毒蛇正在快速地朝着穆妍所在的方向聚集,饶是冥煞杀人无数,听着毒蛇在地上蠕动的沙沙声,也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可穆妍神色如常,脚步灵活地避开了所有毒蛇所在的地方,挥舞着手中的流星锤,迎上了那些对着她吐着信子的毒蛇。

    接下来,冥煞和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旁的墨灵观赏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死亡之舞”……

    穆妍周身只有极小的缝隙可以下脚,而她每一脚都精准地踩在地上,又很快离开,避免被毒蛇缠上。她手中的流星锤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每一下出去都会击中一条毒蛇的七寸,让毒蛇瞬间毙命!到了后来,两个锤子在穆妍手中旋转跳跃,每一下都可以击中不止一条毒蛇,并且都是直击要害!

    冥煞原本想要看穆妍笑话的神色已经收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小子真的不是一般人,在这样的场面下,别说普通人,高手看到满院子密密麻麻的毒蛇也得腿软,更别提眼神清明,始终冷静地攻击毒蛇,并且每一下都直击七寸了。不管是心性还是实力,穆妍都让冥煞刮目相看。即便冥煞并不觉得穆妍武功比他高,但冥煞自认为易地而处,他做不到穆妍那么完美的一场杀戮……

    大概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满院子里只剩下了毒蛇的尸体,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臭味,而穆妍全身纤尘不染站在一处干净的空地上面,手一甩,手中的流星锤飞出,稳稳地缠到了三米之外的一棵大树上面……

    “楼主,此子绝非常人。”墨灵在冥煞身旁低声说。

    “不用你说,本尊知道。”冥煞的目光变得更加玩味了。

    “多谢冥楼主,蛇肉挺好吃的,冥楼主要不要下来一起品尝?”穆妍热情地邀请坐在墙头上面的冥煞。

    “不用了。”冥煞飞身而起,很快不见了人影。

    穆妍也没有自己清理院子,叫来了神医门的下人处理,她和独孤傲一起暂时避了出去,因为味道实在很难闻。

    两人昨夜本来打算去找南宫夜的住处,可惜半路发现有人跟踪,正好用万毒窟掩饰了过去,今天冥煞就搞了这么多毒蛇扔进穆妍的院子。

    穆妍觉得,无所谓,保持暂时的和谐就好,她的目的很明确,是为了找到重阳心法的秘籍,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下晌的时候,白艳找到了穆妍,说神医门门主有请。

    穆妍并没有被请到湖心小筑,而是去了神医门一个专门待客的地方。再次见到南宫俪,穆妍没有忘记上次她重伤南宫俪的事情,但南宫俪当然是认不出穆妍的。

    “紫砂公子是吧?请坐。”南宫俪微微一笑,看着穆妍说。

    “晚辈见过南宫门主。”穆妍拱手行礼。

    “不必多礼,坐吧。”南宫俪笑得和气。

    穆妍坐了下来,看着南宫俪问:“不知南宫门主找晚辈前来所为何事?”

    “紫砂公子和冥煞楼主,是如何认识的?”南宫俪看着穆妍问。

    “这……”穆妍神色无奈地摇头,“是冥楼主纠缠在下,在下也不知道冥楼主意欲何为。”

    “看紫砂公子是个爽快人,本尊便直言了。”南宫俪看着穆妍微微一笑,“紫砂公子想必很想摆脱冥楼主的纠缠,本尊可以帮你,但是是有条件的。”今日一早听到弟子禀报说冥煞要求拿几十条毒蛇扔进穆妍的院子,南宫俪就知道冥煞和穆妍的关系肯定不好。

    “哦?南宫门主请直说。”穆妍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紫砂公子只需要把这颗药,想办法让冥楼主吃下即可。”南宫俪笑容满面地拿出一个药瓶,递给了穆妍。

    穆妍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说:“南宫门主要杀冥楼主?”

    “紫砂公子明白就好,有些话,没必要说出来。”南宫俪笑得意味深长。

    “这件事……”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犹豫,“说实话,我很想摆脱冥楼主的纠缠,但这件事风险很大……”

    南宫俪笑笑:“当然了,本尊不会让你白做的,你既然来了神医门,想必有所求,说出你的要求,在本尊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本尊可以让你达成心愿。”

    穆妍神色一喜:“那就太好了!其实晚辈来神医门,是因为先祖有遗训,要找回本门失传的一本很重要的武功秘籍。百年前,神医门对先祖有恩,先祖将秘籍抄录赠予了神医门,现在如果能让晚辈再抄录一本的话,晚辈感激不尽!”

    穆妍说的跟真的似的,南宫俪都有点相信了,因为神医门里的很多宝物的确是百年前天下人有所求的时候用来交换的,其中不乏武功秘籍。

    “不知紫砂公子说的秘籍,是什么神功?”南宫俪好奇地问。

    “重阳心法。”穆妍看着南宫俪的眼睛,却发现南宫俪像是第一次听到这四个字一样,很显然,她并不知道神医门里面有这本书。

    “神医门藏书无数,本尊会尽快帮紫砂公子找找那本重阳心法的。”南宫俪笑着举杯,“那就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穆妍微微垂眸,端起了面前那杯在她来之前就倒好的酒,和南宫俪碰了一杯,在南宫俪的视线之中,一饮而尽……

    穆妍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南宫俪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于是穆妍放下酒杯,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对着南宫俪拱手,叫了一声:“主子。”

    “你的真名叫做什么?”南宫俪看着穆妍问。她根本没打算跟穆妍做什么交易,并且为了避免穆妍出卖她,她从一开始的计划就是,对穆妍用傀儡蛊,控制穆妍,利用她对冥煞下手。

    “紫砂。”穆妍眼神平静无波,声音也没有丝毫起伏。

    南宫俪有些意外这竟然是真名,不过也没有多想,因为她对自己的傀儡蛊有绝对的自信。她看着穆妍,以命令式的口吻说:“离开这里之后,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要告诉任何人本尊对你说过的话,并且尽快把那颗药让冥煞吃下去。”

    “是,主子。”穆妍恭敬地说。

    “好了,去吧。”南宫俪唇角微勾。傀儡蛊虽然并不复杂,但用好了,确实一种很完美的蛊毒,可以让中蛊之人言听计从,不会生出任何反叛之心。

    穆妍转身,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南宫俪内力尽失,还是她下的毒,穆妍相信南宫俪的毒已经解了,但是内力无法恢复,对于南宫俪这样的人来说,当然不可能选择重新修炼,而一定会利用噬功蛊去掠夺别人的内力。

    南宫俪原本没有必要招惹冥煞那样的高手,因为会很麻烦,但当南宫俪给了穆妍那颗药丸的时候,穆妍就知道,南宫俪这是盯上冥煞的内力了,而冥煞的武功的确很傲人,这一点穆妍也承认。

    不得不说,穆妍觉得南宫俪胆子是真大,神医门这么多年藏在这个地方,南宫俪倒把自己当成江湖中的王者了。不过蛊术防不胜防,只要使用得当,大有可为,就算没有穆妍,南宫俪也未必不能得手,只是利用穆妍出手,可以降低冥煞的警惕心,就算被发现,也跟神医门毫无关系,这是一招借刀杀人。

    在穆妍发现南宫俪把要对付冥煞的计划告诉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因为南宫俪不会允许她离开之后出卖她。所以,穆妍猜测,南宫俪十之八九会给她下傀儡蛊,控制她来对付冥煞,到时候就算暴露了,中了傀儡蛊的人,死也不会出卖蛊主,南宫俪依旧可以置身之外。

    南宫俪敬的那杯酒验证了穆妍的猜测,她以为穆妍喝了,其实那杯酒都进了穆妍的袖子,只是一种很简单的障眼法而已。

    从南宫俪那里离开,回到客院,关起门来,穆妍对独孤傲说了南宫俪的计划。

    独孤傲眼眸一寒:“那个女人在找死!”竟然敢对穆妍下蛊!

    “没关系,我早有防备。”穆妍摆摆手,“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做?”

    “师姐应该已经有计划了。”独孤傲看着穆妍说。

    穆妍唇角微勾:“师弟很懂我,南宫俪连借刀杀人都用上了,我可得好好关照关照她。”

    神医门,听名字就是个济世救人的门派,可惜如今的神医门之主南宫俪,内心只有一己私欲,行事不择手段,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上次穆妍和萧星寒前来救萧月笙,当时只是为了逃离,没有杀掉南宫俪,但这次,穆妍觉得可以好好出手了,因为她想要去找重阳心法,避开别人的视线很难,尤其是南宫俪和冥煞都盯着她,既然如此,那就让神医门真正“热闹”起来吧!

    是夜,南宫俪在神医门最大的宴客厅款待一众江湖高手,规模比起武林大会也丝毫不逊色了。

    穆妍的座位就在冥煞旁边,南宫俪看着穆妍给冥煞敬酒,冥煞喝了一杯,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江湖各大门派的人进了神医门之后,亲眼见到了神医门的实力,不管从人数还是底蕴来说,的确是当世第一大派,他们有心交好,恭维的话也是层出不穷。南宫俪一身华衣端坐高位,脸上一直带着笑意,显然很是受用。

    南宫晚和晋连城坐在一起,穆妍就进来的时候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就再没有注意过。南宫晚一点都不掩饰她对晋连城的喜欢,整场宴会,眼里就没有别人,一直在给晋连城倒酒夹菜,十分殷勤的样子。晋连城表现得不冷不热,也算大方得体。

    可以说,宴会非常和谐,而宴会结束的时候,南宫俪看着冥煞跟在穆妍身后离开,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满意地回去了。

    “紫砂?你认识一个姓白的小子吗?”冥煞喝酒不少,有几分醉意,说着就要过来搂穆妍的肩膀。

    “不认识。”穆妍脚步一转就躲开了,墨灵伸手拉住了冥煞。

    “你别装了!”冥煞甩开墨灵,似笑非笑地看着穆妍,“你的名字,你的容貌,肯定都是假的!你也不可能是什么劳什子流星门的人,都是假的!”

    “假作真时真亦假。”穆妍胡扯了一句非常高深的哲理。

    冥煞哈哈大笑:“小子,本尊本来想陪你玩玩儿,然后挖了你的眼睛,但是看到你毒蛇玩得那么开心,本尊改主意了!不管你到底是谁,本尊觉得你很适合当冥楼的护法,现在告诉本尊,你要死还是要活?”

    冥煞很无理,穆妍明白他的意思。穆妍要活,就不能拒绝加入冥楼,当冥煞的属下,否则不仅要死,而且会被挖了眼睛。

    “我当然要活。”穆妍眨了眨眼睛说。

    “明智的选择。”冥煞唇角微勾。

    “属下参见楼主。”穆妍微微躬身,对着冥煞行了一礼。

    “你答应得这么爽快,倒是让本尊觉得其中定然有诈。”冥煞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其中的确有诈,不过与你我无关,冥楼主想听的话,就随我过来吧。”穆妍对冥煞说。

    冥煞眼眸微闪,跟着穆妍进了她的院子。

    独孤傲和墨灵都守在门外,不多时就听到了房间里面传出瓷器碎裂的声音。墨灵看了一眼独孤傲,却见独孤傲神色丝毫未变,一点儿都不担心穆妍的样子。

    房间里面,冥煞面沉如水,手中拿着一颗暗红色的药丸,声音幽寒地说:“你胆敢骗本尊一个字,本尊会让你生不如死!”

    “今日早些时候,南宫俪找过我,这件事冥楼主应该知道。”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我来神医门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一本失传的武功秘籍,没有必要骗你,因为我跟你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南宫俪不知为何内力尽失,你应该能看出来,她想利用噬功蛊,直接掠夺一个高手的内力为自己所用,你就是她选中的人。她利用我下手,是为了借刀杀人,为了避免我出卖她,还试图对我用傀儡蛊,但我早有防备,躲过去了,不过她不知道这件事,现在她应该认为我已经得手。那枚药丸之中还有寻踪蛊,等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不管你在哪里,她都可以找到你,吸干你的内力,然后你就会化成一具干尸。”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懂得这么多?”冥煞看着穆妍冷声问。

    “南宫俪座下的大弟子覃樾去年叛逃了,那是我哥哥。”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他修炼的武功秘籍出自神医门,但他拿到的是残缺的,因为修炼导致身体出了问题,所以我才过来寻找完整的秘籍。”

    “听起来毫无破绽。”冥煞幽幽地说。

    “因为这就是事实。”穆妍眼神很平静,“你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求证,尽管去,我既然敢告诉你,就不怕露出任何破绽,因为事实没有破绽。”

    “你的目的,正好利用本尊对付南宫俪,让神医门乱起来,你好趁乱去寻找你想要的东西?本尊说的对吗?”冥煞看着穆妍冷声说。

    “各取所需,谈何利用?”穆妍唇角微勾,“不过南宫俪已经出手了,冥楼主如果打算忍气吞声息事宁人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本尊认为你没有说谎。”冥煞低头,目光幽寒地看着手中那枚药丸,“南宫俪那个贱人竟然敢不怕死地算计本尊,本尊会让她后悔的!”

    “那就预祝冥楼主成功了。”穆妍微微一笑。

    “本尊听说过覃樾,当初在北漠国繁星城的名医大会,他大放异彩,据说他是神医门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弟子,为何会叛逃?”冥煞看着穆妍问。

    “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哥哥太聪明了,实力太高,南宫俪觉得无法掌控,并且认为我哥哥的存在挡了南宫晚当少主的路,所以要除掉我哥哥。”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有这样一对愚蠢又无能的母女,神医门何愁不亡?”冥煞冷笑,“小子,你哥哥既然姓覃,你叫又什么名字?”

    “我叫覃星。”穆妍微微一笑。

    “不错的名字。本尊会如你所愿,唯一的条件是,等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别急着跑,陪本尊喝一杯。”冥煞看着穆妍说。

    “很期待。”穆妍一脸的真诚。不是年少无知的轻狂胆大,而是真的很冷静并且大气,冥煞突然觉得有些欣赏这个小子了。

    冥煞很快就离开了,独孤傲进了房间。

    “师姐觉得冥煞能杀了南宫俪吗?”

    “一半一半。”穆妍神色平静地说,“虽然南宫俪内力尽失,但这里是神医门的地盘,神医门最厉害的并不是武功,而是医术和毒术,还有蛊术。冥煞是邪道,那些自诩正道的江湖人,看到冥煞出手对付南宫俪,都会站在南宫俪那一边的。”

    “那冥煞岂不是没有几分胜算?”独孤傲皱眉。

    “冥煞不会轻易被那些江湖人除掉的,最终他们争斗出一个什么结果,与我们没有太大关系,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重阳心法,所以,等着神医门乱起来就好。”穆妍唇角微勾。

    “师姐,你这样会毁了晋连城和南宫晚的亲事。”独孤傲看着穆妍说。

    穆妍摊手:“与我何干?真想在一起的人,怎么都能在一起的,不想在一起的人,怎么都会分开,让他们一切随缘吧!”

    独孤傲忍不住笑了,虽然笑得有些生硬不自然:“师姐,跟着你混真的很有趣。”

    “接下来的神医门,热闹值得期待。”穆妍冷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