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96.师姐真爷们儿!

时间:2018-05-07作者:三木游游

    穆妍感觉到了疼,也闻到了血腥味,可她的身体正处于极度虚弱的时期,抬起胳膊都困难,更别说把血煞发作的萧星寒给推开了,根本不可能……

    以往萧星寒每月十五血煞之气发作,遇见穆妍之前都是自己熬过去的,遇到穆妍之后,只要穆妍在身边,他便会饮穆妍的血,但只需要一点血即可,浅尝辄止。

    这次,穆妍脸色煞白,都快晕过去了,萧星寒依旧咬着她的脖子没有松开,穆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血在流失。

    穆妍的手艰难地放到了枕下,那里一直放着一个小小的药瓶,药瓶里面是仅剩下一颗的玄黄丹,可以让她的身体很快恢复如常,但她一直没舍得吃。

    触手微凉,穆妍把小药瓶攥在手中的时候,感觉头脑一阵眩晕,意识都有些迷离了……

    小药瓶从穆妍无力的手中滑落,掉落在了床下的地上,咕噜咕噜滚动的声音传入穆妍耳中。穆妍微微闭上了眼睛,在想她重活一世,如果被自己的男人吸血而死的话,那也不大不小算是个奇葩了。

    不知过了多久,穆妍头一歪,晕了过去,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从脸庞滑落,滴在了萧星寒的侧脸上。

    那一抹湿意让正埋头吸血的萧星寒身子一颤,双眸之中的妖红之色淡了几分,他猛然抬头,就看到穆妍面色苍白如纸地躺在他身下,眼眸紧闭,脖子上面被咬出的伤口还在缓缓地往外流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萧星寒的眼睛终于恢复清明,他眼底闪过巨大的恐慌,伸手想要捂住穆妍脖子上的伤口,大手却一直都在颤抖,而他的脸色也没有比穆妍好到哪里去。

    萧星寒赤着脚站着床下,紧握着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猛然转身去拿止血的药过来,又拿了干净的布条,小心地把穆妍脖子上面的伤口止血包扎了起来,然后又拿出一颗药丸,轻轻捏住穆妍的下巴让她张口,喂她吃了下去。

    过了片刻之后,穆妍的脸色有些微的好转,不过并没有醒过来,脸上的那道湿迹深深地刺痛了萧星寒的心。

    萧星寒见过的穆妍,嬉笑怒骂皆有之,但她大部分时候都是冷静理智,坚强独立的。穆妍第一次因为受伤而哭,竟然是被他所伤,萧星寒一想到这里,就很想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

    萧星寒静静地在床边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穆妍,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像他修炼了这么多年,血煞之气每月十五会发作,可他始终不明白为何会那样,以及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萧星寒之前去了明月国,昨夜才回来,回来的路上感觉自己的武功隐隐地接近了大成的边缘,如果能够顺利突破的话,天下间能作为他对手的人便几乎没有了。

    原本萧星寒为此挺高兴的,他想要变得强大,保护身边的人,可是现在,还没到十五就突然发作的血煞之气,却给萧星寒当头浇了一盆冰水,现在看着穆妍的样子,他全身寒意透骨。

    天边泛起鱼肚白,穆妍缓缓地睁开眼睛,脖子上面的疼痛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了。她微微偏头,就看到萧星寒眼神复杂地看着她,眼中有歉疚,更多的是不安。

    “你……怎么了……”穆妍开口,声音无力地问了一句。在过去几年,大年初一她都是躺在床上熬过去的,也算是别开生面的新年第一天了。

    萧星寒摇头,没有说话。

    穆妍微微蹙眉:“你是不是要突破了……”穆妍没有在想萧星寒咬伤她的事情,因为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就是那样的场景,她跟萧星寒在一起的时候很清楚萧星寒的这点“毛病”,这不是萧星寒能够控制的。或者应该说,以往萧星寒还有一些自控能力,昨夜,却彻底失控了……

    萧星寒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我没事……”穆妍心中微叹,她和萧星寒的情况有些类似,她修炼的幽冥神功会让她每月有两天虚弱期,萧星寒修炼的是重阳心法,却让他每月有一天会见血发狂。穆妍知道自己的幽冥神功到了一定的境界便可以摆脱虚弱期了,那么萧星寒的重阳心法会不会突破了最高境界之后,便不再受到血煞的掌控?

    穆妍这么想了一下,倒觉得是好事,现在萧星寒快突破了,肯定跟以前不一样,等突破了之后就会彻底好了。

    穆妍的想法很乐观,但萧星寒心中的不安感却越发强烈。穆妍说她没事,但这才是萧星寒失控的开始,血煞之气不再按照每月十五一次的频率发作的话,萧星寒也不知道下次发作会是什么时候,他会不会还像昨夜那样,失去神智,咬破穆妍的脖子,吸穆妍的血,停不下来……

    萧星寒躺下,静静地把穆妍抱在怀中,许久都没有说话。

    “老爹,娘!”门口传来了拓跋严的声音。

    “星儿弟弟,小弟妹,我们来给你们拜年了!”萧月笙带着笑意的声音。

    萧星寒没有理会,穆妍眨了眨眼睛说:“去让他们进来吧,不然他们不会走的。”

    萧星寒却转头冲着外面说了一个字:“滚!”

    站在门口的萧月笙愣了一下,低头和拓跋严对视了一眼,穿得一身喜庆的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说:“差点忘了,今天是初一,娘身体会不舒服的。大伯,我们去别处讨钱吧,我师公也很有钱的!”

    萧月笙对于萧星寒和穆妍修炼的武功并没有什么了解,只是知道他们都很厉害罢了。被拓跋严拉着走的时候,萧月笙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想着有空得找萧星寒聊聊,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说不定他可以帮得上忙。

    大年初一,依旧是一家团聚的日子,不过身在萧王府里的人都知道穆妍的身体情况,所以也没有人再过来打扰萧星寒和穆妍。

    得亏穆妍一整天都没有出门,不然被苍氏一族的四个老头还有穆妍的师兄师弟们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苍松老头肯定会带群殴萧星寒的。

    穆妍躺了一整天,晴雪和凌霜把需要用到的水和做好的饭菜都放在门口廊下就走了,萧星寒喂穆妍吃饭,给穆妍净手,穆妍倒真的有一种自己病重的感觉。

    穆妍精神不济,这天大部分时候都处于昏睡的状态,但萧星寒一直都清醒着,没有合过眼。

    夜幕降临,子时已至,穆妍的体力终于恢复的时候,自己忍不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因为这是她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虚弱期。

    穆妍轻轻按了一下脖子上面的伤口,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作为天下首屈一指的神医,萧星寒给穆妍用的疗伤药物当然是最好的。

    “萧寒寒,你接下来不会每天发作一次吧?那我的血可不够你吸的……”穆妍看着萧星寒,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结果下一刻,穆妍神色微凝,因为一丝妖红再次出现在萧星寒的眼眸之中,而萧星寒在失去神智之前,突然放开穆妍,转头就冲了出去……

    “萧星寒!”穆妍下床,来不及穿鞋,飞身而起追了出去,一出门就看到萧星寒的身影一闪而过,去的是后山的方向。

    “怎么了?”隔壁院子里,听到声音的萧月笙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看到穆妍衣衫单薄赤着脚站在院墙上面,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小弟妹,发生什么事了?星寒呢?”

    “大哥,你去后山找他,记得小心一点。”穆妍眼眸微暗,她这个时候不能靠近萧星寒,那样只会让萧星寒发狂,昨夜萧星寒已经无法控制他自己了。

    萧月笙拧眉,飞身而起朝着后山而去,声音很快消散在呼啸的夜风之中:“小弟妹快回去吧,我去把星寒带回来!”

    穆妍转身,飞身而下,落在地面上,脚底传来透心的冰凉。她回了房间,命凌霜送了热水过来,她把双脚泡在里面,才有了点知觉。

    萧王府后山很荒凉,除了萧烜的墓在上面,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萧月笙进了后山,一路上看到了很多凌乱的印记,有断裂倒下的大树,地上突然出现的大洞,还有被击碎的大石头……

    萧月笙用最快的速度,循着那些印记追上去,可萧星寒的速度太快了,萧月笙始终没有追上。

    一直到两个时辰之后,萧月笙早已出了耒阳城的范围,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面前不远处有一条结着厚厚冰层的大河,在幽暗的夜色之中,冰面泛着诡异的冷光。

    萧月笙定睛一看,河面正中有一团黑色的东西,那是萧星寒的脑袋!萧星寒在河面上打出了一个冰窟窿跳了进去!

    萧月笙飞身过去,距离萧星寒还有两米远的时候,在月光之下,已经看清楚了萧星寒的眼睛,那是如红宝石一般妖冶的色泽,让萧月笙心中猛然一惊。

    先前他们兄弟一起外出,萧星寒虽然不在穆妍身边,到了十五血煞之气却没有发作过,因为他身上带的有用穆妍的血做成的药丸,是穆妍要求他带的。可那仅用几滴血做成的药丸在萧星寒已经失控的情况下,根本就不管用了。

    萧月笙突然想起穆妍对他说的要小心一点,脚步一顿,站在原地,看着萧星寒轻轻叫了一声:“弟弟?”

    下一刻,萧月笙脚下的冰层寸寸碎裂,萧星寒从冰窟窿之中飞身而出,朝着萧月笙打了过来!

    萧月笙飞身而起,急急闪避,还是感觉胸口一阵激荡!他的武功原本就不如萧星寒,而血煞发作的萧星寒功力会比正常状态下还要厉害很多,萧月笙不敢也不想正面和他打斗,只能在河面上一直躲避萧星寒的攻击。

    但萧星寒显然已经失去理智了,招招致命,不多时萧月笙就受了内伤。看到萧星寒再次打过来全力一掌,萧月笙神色微变,转身就跑!

    萧月笙跑出几百米,发现萧星寒没有追过来,他心中微松,又悄无声息地原路折返了回去。

    再次看到那条大河,目之所及的冰面已经全都碎了,萧月笙很快就找到了萧星寒,萧星寒的身体依旧泡在冰水之中,只有脑袋露在冰面之上,那双妖冶的红眸让他看起来如妖似仙。

    萧月笙静静地坐在一棵大树上面,不远不近地看着萧星寒,没有再过去,也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一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萧月笙看到萧星寒从冰河之中飞身而出,落在了岸边上。萧星寒的衣服湿漉漉的,眉毛和头发都结了冰,脸色青白,嘴唇发紫,显然是冻得狠了。而他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颜色,抬头朝着萧月笙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

    “星寒,你这是怎么回事?”萧月笙飞身过去,落在了萧星寒面前,皱眉看着他问道。

    “这是哪里?”萧星寒转头往四周看了看,十分陌生的地方,他最后的印象还停留在他转身远离穆妍的那一幕,对于之后发生的事情毫无记忆。如果不是萧月笙受伤之后明智地选择了逃跑,萧星寒不定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追着你过来的,我怎么会知道这是哪里。”萧月笙拧眉,“你这突然发疯到底是怎么回事?”

    “练功导致的。”萧星寒眉毛上面的冰碴融化,化成了水,流过他毫无血色的脸庞。

    “过来,坐下!”萧月笙指着一棵树,不容置疑地说。

    萧星寒走过去,在树下盘膝坐了下来,这里是避风的地方,没有那么冷。

    萧月笙在萧星寒身后坐下,双手出掌贴在了萧星寒背上,用内力为他驱寒。萧星寒刚刚走动的时候脚步都有些僵硬了,武功再强的人,没有任何防御在冰冷的河水之中泡那么久也会受不了的。

    很快,萧星寒的脸上有了血色,热气从他身上冒出来,他的衣服也渐渐地变干了,整个人看起来终于不像一个冰雕了……

    “好了,先别回去,我们需要好好聊聊。”萧月笙收手,看着萧星寒说。

    兄弟俩都靠着大树坐下,萧星寒告诉萧月笙他修炼的是重阳心法,以往每月血煞之气发作的时候,需要吸穆妍的血才能恢复正常,但是从前夜开始,突然失控了。

    萧月笙神色莫名:“重阳心法?我曾经在神医门南宫夜的书房中看到过重阳心法的秘籍,但南宫夜并没有让我看其中的内容,他说不适合我修炼。”

    萧月笙示意萧星寒伸手,他给萧星寒把脉,并没有看出什么。他想了想,开口问萧星寒:“你知道小弟妹的生辰八字吗?”

    萧星寒点头,把穆妍的生辰八字告诉了萧月笙。

    萧月笙神色微变:“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天定纯阴之女!”

    萧星寒皱眉:“如何?”

    萧月笙摇头:“我也不知道这跟你发疯有什么关系,只是这种命格的女子很特殊,大部分都幼年早夭,小弟妹能够长大并且不再是个病秧子,已经很难得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萧星寒皱眉。

    “我是想说,小弟妹能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你如果接下来每天发作一次的话,用不了几天,她的血就被你吸干了,这样下去不行!”萧月笙拍了拍萧星寒的肩膀,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得赶紧想办法解决你现在的问题,不然你很快就会真的变成一个疯子。”

    兄弟俩都坐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一直到日上中天,看到一抹倩影出现在不远处,萧星寒眼眸微黯,萧月笙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去跟小弟妹好好聊聊,你们俩暂时还是分开吧,离得越远越好,不然早晚要出事。”

    萧星寒起身,萧月笙依旧坐在原地,看着萧星寒和穆妍抱在一起,神色无奈地摇头。他这个弟弟命途多舛,未来的麻烦必然还会无穷无尽,这个小弟妹的命格也不好,两人凑到一起,就算煞气能相冲,是彼此的福气,但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艰难险阻,才能真正过上安宁平静的日子。

    “你没事吧?”穆妍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星寒,看他身上没有伤,微微松了一口气。昨夜她没有立刻过来,但回去躺下也不可能睡得着,后半夜的时候还是追过来了,一路上都有很明显的痕迹,找到这里并不难。

    “我没事。”萧星寒把穆妍拥入怀中,抱得紧紧的,像是要把穆妍嵌入血肉之中,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些艰难地说了一句,“我们暂时……分开吧……”

    穆妍愣了一下:“怎么个分开法?”分居还是离婚?她倒是没有什么伤心难过的情绪,只是觉得事情好像变得很棘手,伤心难过的是萧星寒……

    “我跟萧月儿一起住,你自己睡。”萧星寒又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告诉穆妍他说的分开是什么意思。

    穆妍哭笑不得:“一墙之隔,这也叫分开?”萧月笙原本就住在他们隔壁,萧星寒这是打算接下来让萧月笙看着他,但是又要住在离穆妍最近的地方,这种分开方式,穆妍觉得也是很粘人了……

    “好不好?”萧星寒声音低沉地问穆妍。他知道该远离,但他不愿意,一墙之隔,对他来说已经很难受了。他其实有些怕,怕穆妍会推开他,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对穆妍来说就是个怪物。

    穆妍摇头:“这样解决不了问题,你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才能好,也许永远都好不了了。你前夜还说要我给你生孩子,我可不想昼夜颠倒,白天跟你一起睡。”

    “那怎么办?”萧星寒低着头,站在穆妍面前,就像是个做错了事不知所措的大孩子一般,穆妍竟然从他的声音之中听出了一丝脆弱无助,也是很难得了。

    “回去再说吧。”穆妍握住了萧星寒冰凉的大手,转头看向了还坐在不远处树下的萧月笙,“哥,走吧。”

    萧月笙起身走近,就听到萧星寒低头对着穆妍说了一句:“你不可以不要我。”

    萧月笙突然很想笑,他也没忍着,直接笑了出来,第一次发现他家冰山弟弟还有这样的一面,说实话挺可爱的。

    穆妍听到萧星寒的话,无语地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儿:“别闹!”

    “我背你回去。”萧星寒也不管萧月笙在旁边,在穆妍面前躬身,示意穆妍到他的背上去。

    穆妍趴在萧星寒背上,萧星寒很快飞身而起往回走。

    被秀了一脸的萧月笙有些尴尬地摸了摸下巴,想着他什么时候才有媳妇儿可以背,他发誓,他绝对不吸血的……

    回到萧王府的时候,已经是下晌了。青木禀报说宫里一早派了人过来,请萧星寒回来之后立刻进宫面圣。

    “你去吧,皇上问起就说带我出去玩儿了。”穆妍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的长发,转身走了,衣服上有了褶皱也没有换。

    穆妍转身,叫住了正准备进隔壁院子的萧月笙:“哥,来一下。”

    萧月笙脚步一转走了过来,跟着穆妍进去,两人在院中石桌旁相对而坐。

    “你受伤了。”穆妍看着萧月笙,语气十分肯定地说。

    萧月笙摇头:“没什么,一点内伤,很快就好了。”

    “昨夜发生了什么?他是不是想杀了你?”穆妍看着萧月笙神色严肃地问。

    萧月笙苦笑:“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事实的确如此,如果昨夜不是我逃得快,真的有可能会被星寒给杀了。换了别人的话,未必还能有命在,他已经失去神智了。”

    看到穆妍蹙眉,萧月笙神色一正,对穆妍说:“正好我想跟小弟妹谈谈这件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算让星寒接下来不要出门,每天晚上用药控制他的行动,但也不是长久之计,他毕竟是天厉国的重臣,还是武将,不可能一直待在耒阳城里。”

    穆妍点头:“我知道,哥你有什么想法就直说,我现在一时没有什么头绪。”

    萧月笙若有所思:“星寒说他修炼的是重阳心法,教他重阳心法的人是他那个不怀好意的师父,不过当年星寒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也无从选择,只能接受,否则那人肯定会伤害我们的家人,后来他便一直修炼到了现在。关于这重阳心法,江湖上没有什么传说,想来是失传已久的绝密心法,但我曾经在神医门见过一本书,应该是重阳心法的秘籍。”

    穆妍眼神微亮:“萧寒寒说当年那人给他的心法是一个手抄本,并不是原本,如果能找到真正的完整秘籍的话,说不定可以知道他现在的问题出在哪里。”

    萧月笙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见到那本书的时候是在十几年前,并且是在南宫夜的书房里。南宫夜已经死了那么久了,就算回去神医门找,未必可以找得到。”

    “试试吧。”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好。”萧月笙点头,“接下来小弟妹在家里看着星寒,我回神医门走一趟,希望可以找到那本秘籍。”

    穆妍若有所思:“重阳心法也不是一般的东西,萧星寒的那个师父,会不会跟南宫夜有关?”

    萧月笙愣了一下:“或许是巧合,或许真的有什么关系,但现在南宫夜早已经死了,南宫俪是个蠢的,很多事情都不知情,倒是很难求证。”

    “先去找找完整的秘籍吧。”穆妍说,“不过到底要谁去,等萧寒寒从宫里回来再说,皇上找他,接下来他未必还能一直留在耒阳城里。”

    “我先去回去看看爹娘,如果星寒回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是我去神医门。”萧月笙说着已经站了起来。

    皇宫里面,萧星寒到的时候,太子厉宸风和丞相苏霁都在。

    “萧王一大早去了哪里?”厉啸天一见萧星寒就问了一句。

    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昨夜带王妃出去游玩了。”这是穆妍的意思。

    苏霁嘴角微抽,厉宸风抬头看了萧星寒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厉啸天神色倒也没有不悦,开口让萧星寒坐下,然后开始说正事:“明日太子和苏相将会启程前往明月国,萧王能者多劳,前去护送吧!”

    萧星寒沉默了片刻没有回答,厉啸天眼眸微闪:“怎么?萧王是不愿意去吗?”

    “微臣不敢。”萧星寒微微垂眸,“一切但凭皇上吩咐。”

    “如此甚好。”厉啸天满意地点头。虽然厉啸天命令萧星寒为他训练了一千金龙卫,但金龙卫主要是用来保护厉啸天自己的,轻易不会离开耒阳城。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明日辰时一行人便会从耒阳城出发,光明正大地前往明月国。

    萧星寒回到萧王府,正好见到萧月笙从萧尚书府回来,兄弟两人一起进了书房。

    “怎么样?”穆妍放下手中的书看了过来。

    “皇上命我明日随行护送太子和苏霁去明月国。”萧星寒摘掉脸上的面具,神色平静地说。

    “这不行!”萧月笙皱眉,“你现在随时有可能会失去神智,哪里都不能去。”

    “但这件事不能告诉外人,所以你答应了?”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点头:“嗯,假如我不答应,皇上会让你去。”

    穆妍表示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厉啸天现在一旦不能用萧星寒的时候,就会想起穆妍来。

    “还不如让小弟妹去呢。”萧月笙说,“此去明月国应该没有太大的危险,除非有人想要跟天厉国作对,但星寒你现在真的不能出远门,不如这样吧,我假扮星寒去,你们俩都留下。”

    “嗯,好。”萧星寒毫不犹豫地点头。

    萧月笙神色莫名地看着萧星寒:“星儿弟弟,你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吧?”

    “反正你很闲。”萧星寒说。

    萧月笙扬手……轻轻地打了萧星寒的后脑勺一下,无语望天:“唉,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弟弟,我也只能操心劳力了。正好,路上我可以跟小霁妹夫好好交流一下,一直说要谈谈,还没找到时间。”

    “那我就去神医门找找重阳心法的秘籍吧。”穆妍神色认真地说,“这件事宜早不宜迟,萧寒寒你留在家里,我让阿烬和我大哥看着你。”

    萧星寒皱眉,并没有说什么。他现在的确不适合出门,哪里都不能去,尤其不能跟穆妍单独在一起。虽然他不想跟穆妍分开,但他更怕自己会伤害到穆妍。

    “就这么定了。”穆妍站了起来,“我会交待阿烬,每天晚上子时之前看着你喝药,其他时间你就在府里修炼吧,哪里都不要去,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我没意见,星儿弟弟记得,千万不要乱来,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什么都别做,安静地待在家里。”萧月笙说着,从桌上拿起了萧星寒最经常戴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模仿萧星寒的声音对穆妍说了一句,“小弟妹,给我收拾几件星儿弟弟的衣服。”

    “好。”穆妍微微点头,给萧月笙拿了几件萧星寒的外衣,萧月笙抱着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萧星寒和穆妍,穆妍坐在萧星寒腿上,搂着萧星寒的脖子说:“你这么多年一直在查重阳心法的消息,没有任何收获,如今正好神医门有线索,是好事,等我找到了血煞的病因,说不定你以后就都没事了,不需要很久。”

    “我想保护你。”萧星寒声音有些闷闷的。

    “我也想保护你。”穆妍笑了,“其实没什么,反正晚上不能一起睡,也不能生孩子,那干脆就离得远一点,省得你太想我忍不住跑过来。白天有空的时候你可以跟我师父师叔学学打铁,我师父先前还在念叨你,说你什么都不会不配当神医门少主的男人。后院的药田还空了好多,你有空帮着阿烬好好打理一下,阿烬和我大哥需要的时候,你就陪他们练功,还可以继续教小严医术。”

    “你带着独孤一起去。”萧星寒微微点头,抱着穆妍说。他们都不是矫情的性子,假如穆妍遇到这样的事,萧星寒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这样做就是目前最好的安排。

    “嗯,独孤师弟江湖经验很丰富,还总是说要为我挡刀,我得给他机会。”穆妍笑着说。

    萧星寒知道穆妍在开玩笑,真遇到危险独孤傲会冲在穆妍前面,但穆妍绝对不会让他那样做的。

    “明天再走。”萧星寒抱着穆妍说。

    “好。”穆妍笑着点头。

    是夜几人又去了萧尚书府,告诉萧源启和宁如烟他们接下来都要出远门,萧源启和宁如烟虽然有些担忧,不过知道萧星寒是奉皇命行事,倒也没有说什么,想着萧月笙应该是要跟着去协助萧星寒,他们兄弟如此情深,萧源启和宁如烟也是高兴的,而他们都认为穆妍也是要暗中跟着萧星寒一起去,没有多想什么。

    回到萧王府,萧月笙给了穆妍一张十分详细的神医门内部结构图,其中专门画出了南宫夜生前所住的地方,以及神医门的禁地万毒窟的所在,让穆妍多加小心。萧月笙还把他所了解到的神医门内部所有长老和弟子的样貌特征和个性特点都记录下来,做了一个小册子给穆妍,说让穆妍好好看看,记在心里,有备无患。

    第二天一大早,萧月笙易容成萧星寒的样子,穿着萧星寒的衣服,戴上萧星寒标志性的银色面具,拿着萧星寒的佩剑,骑着萧星寒的马,带着莫轻尘一起出了萧王府。

    太子厉宸风坐着一辆十分华丽,很能彰显身份的马车,苏霁的马车在后面,相对来说低调很多。

    听到马蹄声,苏霁掀开车帘看了一眼,正好萧月笙走到了旁边,他清晰的声音传入了苏霁的耳中:“小霁妹夫,路上大哥会好好关照你的。”

    苏霁猛然放下车帘,遮掩住了诧异的神色。这声音分明是萧月笙的,萧星寒也绝对不可能那样叫苏霁。萧月笙假扮萧星寒随同厉宸风出行,真正的萧星寒去了哪里?苏霁心中有很多疑问,但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等接下来途中有机会再单独问萧月笙了。

    一行车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耒阳城,萧月笙骑马走在最前面,模仿萧星寒学到了十成十,如果不是他故意开口跟苏霁说话,苏霁也不会发现是他。

    而另外一边,穆妍收拾好行李的时候萧星寒正好醒了过来。昨夜快到子时的时候,穆妍让萧星寒吃了一颗药,萧星寒就一觉睡到了现在,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

    “看来药不错,时间也刚刚好。”穆妍微微点头,“我等会给阿烬送过去,交待他每晚看着你吃。”穆妍已经做好了足够的药量,接下来要让萧星寒把每个夜晚都好好睡过去,不要做任何事。

    “我去送你。”萧星寒起身下床。

    穆妍没有阻止他,现在还是清早,只要萧星寒在子时之前赶回来就没事。

    连烬照旧送拓跋严去苏府上学了,穆妍做男装打扮,暂时并未易容,和萧星寒一起出门,就看到独孤傲背着一个大包袱,身姿挺拔地站在外面。

    “师弟你这是带了什么东西?”穆妍掂了掂独孤傲的包袱,很沉。

    “是门主师伯给小师妹准备的武器。”独孤傲打开包袱让穆妍看,穆妍看到包袱里面竟然放了一个流星锤,并且是“双流星”,看起来至少有几十斤重……

    “师弟你确定要背着这东西上路?”穆妍很无语。

    独孤傲很无辜地说:“是小师妹说要一件新的武器,这是门主师伯根据小师妹画的图纸刚做出来的最新的武器。”

    “好吧。”穆妍看了看独孤傲包袱里那两个浑身是刺的大铁锤,“就它吧!”穆妍决定接下来找机会好好练练,练好了威力会很大。

    一行三人暗中离开耒阳城,穆妍只让萧星寒送到了出耒阳城十里,独孤傲很没有眼色地杵在那里,看着萧星寒抱着穆妍吻得难舍难分,看了一会儿才感觉到尴尬,猛然转身背了过去……

    穆妍感觉呼吸困难的时候,萧星寒才终于放开她。穆妍伸手一拉,比她高一头不止的萧星寒躬身,把头靠在了穆妍的肩膀上,看起来倒像是两人的角色互换了。

    “好好在家待着不要乱跑,等我回来。”穆妍很霸气地说着,轻抚了一下萧星寒的头发。

    “那你要早点回来。”萧星寒幽幽地说。

    背对着他们的独孤傲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他家师姐真爷们儿……

    ------题外话------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广绫

    医学教授一觉醒来成为了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小医女。

    家徒四壁,两袖皆空,一贫如洗。

    处境虽然不尽人意,好在有一技在手,种药田,开医馆,打算靠着医术发家致富。

    还没撸着袖子开干,惨遭退婚,被赶出村子。

    哪知,隔壁的穷酸书生说:“我愿娶姑娘,入我的户籍。”

    小夫妻两恩爱无双,日子越过越红火,引来极品亲戚一大筐。

    手撕极品,脚踹渣渣。

    商枝扛起锄头:夫君,犁地去。

    “好。”男人笑语浅淡,抱着她扔在床上,开荒犁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