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93.我来送你一程

时间:2018-05-04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耒阳城。

    萧月笙和萧星寒离开的当天,穆妍就去萧尚书府告诉了萧源启和宁如烟。

    萧源启其实知道一些,他本来昨天还担心萧星寒回来之后,厉啸天会让他立刻赶赴边关带兵攻打明月国。

    “就他们两个去的吗?”宁如烟有些担忧。

    “当然不是了。”穆妍微微一笑,“娘放心吧,萧寒寒是奉皇命行事,带了很多高手呢,并且是暗中行事,萧寒寒和大哥的武功都那么高,不会有事的。”

    “这样总比打仗好。”萧源启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萧星寒的身份和实力注定了一旦有这样的事情,厉皇一定会交给他去做。天厉国出手对付明月国已经是必然,可选择的只是行事手段。打仗劳民伤财不说,一旦开始,结束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到时候两国都会动荡起来,耒阳城里也无法安宁。现在萧星寒选择了一种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萧源启虽然也难免担忧两个儿子的安危,但他知道这是避免不了的。

    “娘本来还想着今年过年咱们一家人能一起吃顿饭呢。”宁如烟神色有些黯然。萧星寒和穆妍一直都在,但萧月笙毕竟是刚回来,中间也没在家里待过,先前出去了一趟,昨天才回来,今天又走了。宁如烟倒不是为了自己,只是觉得萧月笙过去那么多年一直一个人在外面,肯定都没过过一个好年。

    穆妍看出了宁如烟的心思,握着宁如烟的手说:“娘,就算大哥和萧寒寒赶不回来过年,他们兄弟会一直在一起的,大哥不是一个人。娘都不知道,他们兄弟俩关系特别好,我都嫉妒了。”

    “你这丫头,”宁如烟嗔了穆妍一眼,“就会哄娘高兴,星儿把你看得跟眼珠子似的,谁都比不上。”

    穆妍嘿嘿一笑:“娘,你家星儿都是跟爹学的嘛!”

    穆妍的话一下子把宁如烟给闹了个大红脸,作势要打穆妍,穆妍躲到了萧源启身后,萧源启笑着摇头:“妍儿,别闹你娘了,家里没事,你有事就去忙吧,有空带着朗朗过来,让你娘给你们做好吃的。”

    “爹不怕娘累着么?”穆妍笑嘻嘻地说。

    “咳咳,”萧源启也是一大把年纪了,被穆妍这么调侃,脸色颇有几分不自然,然后来了一句,“那我们就等着尝尝妍儿的手艺了。”

    “爹果然最疼娘了。”穆妍微微一笑,“那就说好了,明天晚上我带小严过来,我下厨。”

    穆妍话落就不见了人影,她这么一闹,宁如烟暂时也忘记牵挂出门在外的两个儿子了。

    明月国。

    先是无双城的应家,而后是凉城的殷家,年初神兵门的消息接连震惊了天下,一时引得天下高手纷纷出动。

    而最后,关于神兵门殷氏一族的出世,以明月国摄政王明腾得到神兵令,整件事情告一段落。

    殷氏一族随后覆灭,殷氏一族的长老和核心弟子全都被天厉国的萧星寒给掳走了,如今在天厉国的铸造营中效力。

    一场关于神兵门的热闹,突然而起,又戛然而止。表面看来,得利最大的是明腾,因为世人皆知神兵令之中藏着百年之前神兵门惊天的财富和无数的神兵利器。

    为此,那些原本盯上殷家的高手,很多都聚集到了明月国皇城,盯上了明腾的摄政王府,无非就是想着,等明腾去寻找神兵门藏宝库所在的时候,他们跟上,分一杯羹。有些按捺不住的高手,闯入了明腾的摄政王府,偷盗不成便杀人抢夺,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给明腾制造了很多麻烦。

    而身处漩涡正中心的明腾,已经快疯了!因为他在过去的几个月,想了无数种方法,也没能找到神兵令之中藏着的机关,打开那枚神兵令,拿到藏宝图,更别说去寻找神兵门的藏宝库了。

    明腾一开始不愿意相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得不开始怀疑,他所得到的那块神兵令,根本就是假的……

    可如今,殷氏一族的主子全都死了,殷氏一族的长老和弟子都被萧星寒掳走了,事实上得利最大的是天厉国。

    殷氏一族在明月国的地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在明月国发生,可明氏皇族最终只得到了一枚假的神兵令,还为此引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已经猜到明腾的神兵令是假的那些高手,背地里都在嘲笑明腾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被人愚弄了不自知,还沾沾自喜。

    至于真的神兵令到底在哪里,又成了一个悬案。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神兵令和萧星寒有关,而背地里有很多人在说,殷氏一族根本就没有神兵令,假如他们有神兵令的话,绝对不会那么不堪一击,一经暴露就很快走向了灭亡。因为神兵令足以让一个家族拥有强大的实力,一呼百应招揽到无数的高手。

    总而言之,殷家太弱了,甚至都不像是神兵门的正统后人。明腾为了神兵令汲汲营营那么久,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快要怄死了!

    而就在先前,因为神兵令焦头烂额的明腾,接到了明心瑶从天厉国耒阳城传来的信,得知厉啸天准备派萧星寒出兵攻打明月国。

    明腾当时心中就咯噔了一下,立刻给厉啸南写了回信,并派了好几波人前去天厉国耒阳城执行暗杀任务。

    对于明腾来说,只要除掉萧星寒,天厉国的实力便会大打折扣,所以他从一开始盯上的人就是萧星寒。

    十一月中旬,明腾收到了天厉国传过来的信,是嵩岭八恶的老四朱奇传来的,信中说许三娘的任务失败了,厉啸南和明心瑶也被厉啸天软禁了,为了避免许三娘出卖明腾,朱奇已经暗中将身在天厉国刑部大牢之中的许三娘灭口,并且会尽快找机会再次出手。

    但明腾不知道的是,在他收到朱奇传回来的这封信的时候,朱奇也早已死在了穆妍和拓跋严的手中……

    明腾匆匆忙忙地进了宫,见到了他的皇兄,明月国的皇帝明枭。

    “皇兄,天厉国不日就会对明月国出兵,必须立刻调遣兵马了!我已给北皇送了信,寻求结盟!”明腾对明枭说。

    坐在龙椅上面的明枭,抬起浑浊的眼眸,看向了明腾:“你又做了什么?”

    明腾面色一沉:“皇兄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我背地里做了什么,也是为了明月国!”

    “呵呵,”明枭看着明腾笑得一脸嘲讽,“皇弟,朕承认,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但你身居高位,却总是用一些小人行径,你在其他三国皇帝眼中,不过是个不入流的货色。”

    “明月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皇兄还有心情讽刺我?当真觉得我会一辈子忍气吞声吗?”明腾面色一寒,拳头握了起来。

    明枭看着明腾,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很是诡异:“皇弟,你何曾对朕忍气吞声过?朕这么多年空有皇帝之名,却被你架空成了一个傀儡,朕的儿子也被你压制得无法抬头,你没有坐上龙椅的唯一原因,是为了我那个下落不明的儿子。”

    明腾猛然站了起来,看着明枭一脸怒色地说:“那是我的儿子!”

    明枭哈哈笑了起来:“是,是你的儿子,是你唯一的儿子,朕当然不会忘记!你当年和朕的皇后做出苟且之事,还生下一对龙凤胎,明心瑶那个贱种很给你长脸吧?她现在在天厉国过得如何?她那么下贱地追求天厉国萧星寒的事情,闹得天下皆知,倒是随了你的性子!”

    明腾猛然伸手,掐住了明枭的脖子:“那个孩子到底被你藏在哪里?说!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明枭脸色青紫,却还在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眼神有些怅惘:“朕是正宫嫡长,名正言顺地坐了这皇位,你不甘心,便勾引朕的皇后,与她做出苟且之事,还让她为你生下了一双儿女。如果不是朕有所察觉,在你的儿子出生之后,立刻把他抱走,藏在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这么多年朕岂不是要白白为你养儿子,还要看着你的儿子坐上朕的皇位?明腾,你骨子里的卑贱,真的让朕不齿!”

    “你懂什么?明明我样样比你出色,凭什么这皇位就一定是你的?”明腾看着明枭厉声说。

    明枭和明腾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明枭是老大,曾经是明月国的太子,明月国先皇死之前,立下遗诏把皇位传给了明枭。

    明腾不甘心,因为他自认为比明枭聪明,比明枭更适合当皇帝,可当初他们的父皇断言,说明腾没有为君者该有的大气和从容,换句话说,在明腾还是个皇子的时候,他的父皇就看出他的心思多用在歪门邪道上面,行事阴险,不堪大任。

    不过明腾不服,也不愿意认命。但当时他不过是一个皇子,没有实力撼动明枭的皇位,便暗中勾引明枭的皇后,给明枭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明月国已故的皇后为明腾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明腾本来没有造反夺位的资本,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等他的儿子出生了,便是明月国名正言顺的皇子,会被明枭养大,然后他会暗中帮助他的儿子得到明月国的皇位,到时候明月国的天下,依旧是他的。

    可明腾没想到,他的儿子刚一出生,他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宫里就传出了二皇子夭折的消息。

    明腾根本不信,他进了皇宫,冲到了明枭面前,而那个时候,明腾和明枭就已经撕破脸了!

    明枭说,他把明腾的野种藏在了一个地方,明腾如果不安分的话,他就杀了那个孩子,碎尸万段,让明腾彻底断子绝孙!明枭还告诉明腾,他暗中给明腾下了一种十分阴狠的毒,导致明腾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儿子!

    明腾好色,这么多年女人无数,摄政王府的后院里也有女人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但那是他为了掩饰他不能生育,故意让他心腹属下的女人伪装成了他的女人,制造出一种他有后的假象!所以他的那两个所谓的儿子从来没有被他带着出现在外人面前,他也从来都不在意他们。

    明腾这些年暗中求医无数,但这种事关涉到他的名声,为他诊治过的大夫,最后全都死得不明不白,而那些大夫死之前无一例外地断言,明腾已经不能生育,并且无药可医。

    当年明枭其实有机会直接杀了明腾以绝后患,可明枭也是个疯的,他对于明腾给他的羞辱无法释怀,觉得让明腾就那么死了太便宜明腾了,他要留着明腾的性命,让明腾眼睁睁地看着皇位近在咫尺,却一辈子都得不到。所以明枭告诉明腾,只要明腾安分点,他会一直留着明腾那个儿子的性命,明腾胆敢抢皇位,他一定让明腾断子绝孙!

    于是,兄弟之间畸形的关系已经形成,便越来越扭曲。明枭一时手软,给了明腾可乘之机,明腾用了很多不入流的手段,慢慢地夺走了明枭手中的权力,成为了明月国重权在握的摄政王。

    可明腾始终没有动明枭,也不敢跟明枭抢那个皇位,因为他不想他做了皇帝之后,连个儿子都没有,那样他到头来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明腾试过,用明紫阳和明枭其他所有的儿子的性命威胁明枭,让明枭交出那个孩子,可明枭说,便是他断子绝孙,也一定要拉着明腾一起……

    明枭这么多年成功地报复了明腾,也折磨了明腾,明腾也没有对明枭客气,除了没有抢走明枭的皇位,没有出手杀了明枭的儿子之外,其他该抢的,全都抢走了,导致明枭彻底成为了一个没有实权的傀儡皇帝,浑浑噩噩地过了二十年。

    回到现在,明腾怒火中烧,狠狠地掐着明枭的脖子,眼看着明枭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才猛然甩开了明枭。

    明枭捂着脖子,剧烈地咳嗽,整张脸都涨红了。明腾就坐在他对面,目光幽寒地看着他。

    一直到明枭身体平复,他神色疲惫地对明腾说:“这么多年了,你折磨朕,朕也折磨你,我们兄弟没有一个赢家,但明月国,不能就这么葬送在我们手中。”

    明枭是个傀儡皇帝,但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明月国原本国力并不比天厉国弱,但天厉国这么多年皇室安稳,国富兵强,越发强大,明月国却因为明枭和明腾兄弟的内斗,不进反退,如今早已经没有了和天厉国抗衡的实力。

    明腾也一直都很清楚他和明枭继续斗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但他们兄弟俩已经走上了这条路,谁都不愿意回头,因为他们回不到过去,一旦一方停手,便意味着认命,也意味着会没命,因为他们兄弟之间已经绝无重修于好的可能。所以,他们就在这条明知不会有好结果的路上,一直走下去,到了现在。

    “那就请皇兄下旨,让太子亲自带兵赶赴边关御敌吧!”明腾看着明枭冷声说。

    明枭冷哼了一声:“这就是你进宫的目的!你为何自己不去?朕不会下旨让太子去的,因为太子不是萧星寒的对手,去了也是送死!”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皇兄看得起我,认为我是萧星寒的对手了?”明腾看着明枭冷声说。

    “事到如今,那些仇怨,朕已经不在意了。”明枭看着明腾说,“我们再争斗下去,不过是给敌人可乘之机,让明月国毁在我们手中,这一点你很清楚!不要再跟朕耍心眼,现在明月国能去带兵抵御萧星寒的只有你!”

    明腾定定地看着明枭,突然冷笑了起来:“为了明月国,我当然会尽力,但我有个条件!”

    “你说。”明枭点头。

    “我要见到我的儿子!”明腾看着明枭冷冷地说,“过去我一直相信你没有杀我的儿子,但事到如今,你如果还不肯让我见他的话,便是我为明月国战死了,在这个世界上连个后都没有!”

    明枭微微垂眸:“现在不是时候,等这次事了,你打退了天厉国,朕会让你见到他。”

    “明枭!别想哄骗我!我说了,我要见到他,否则我哪里都不会去!”明腾看着明枭厉声说。

    “罢了!”明枭叹了一口气,“给朕一点时间,他现在不在明月城,朕会派人把他带回来。”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我们一起死!”明腾话落,起身甩袖离开了。

    明枭看着明腾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晦暗不明的光芒。

    十一月底,明月城中表面依旧风平浪静,明腾接到了消息,嵩岭八恶的老四朱奇也步了许三娘的后尘,死在了耒阳城中。

    明腾还有一波人马去了耒阳城,尚未出手。而明腾在等,等着明枭把他的儿子交出来,到时候,他一定立刻杀了明枭和明紫阳,先抢了明月国的皇位,再全力对付天厉国!便是没有胜算,用割地赔偿来平息战火,他也认了,最终这明月国的皇位,还是他的!

    明月国皇宫之中,明枭找来了太子明紫阳密谈。

    “儿臣参见父皇。”明紫阳行礼过后就坐下了。

    明枭深深地看了明紫阳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其实在明紫阳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希望明紫阳能够压制住明腾,可惜,明紫阳的能力显然不够。

    “太子,你皇叔说,天厉国不日便会对明月国出兵。”明枭看着明紫阳说。

    明紫阳神色微变:“消息可靠吗?”

    “应该是天厉国那位南阳王传来的消息,可靠。”明枭冷哼了一声说,“明腾为了一块假的神兵令,导致明月城里乌烟瘴气,天厉国恐怕早就盯上明月国了。”

    明紫阳拧眉:“父皇,儿臣一直不明白,父皇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压制皇叔?”

    明紫阳一直不解的是,明腾明明早就有机会抢走明枭的皇位,却一直都没有动手,这说明明枭手中还有让明腾忌惮的东西,或者是人。

    “事到如今,朕也该告诉你真相了。”明枭看着明紫阳,把当年明月国皇室那桩丑闻缓缓地讲了出来。

    明紫阳听完,神色很难看:“父皇当年为何不除掉皇叔?”

    明紫阳听明白了,明枭当初就是为了一时意气,放任明腾活着,导致明腾有机会成长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固然男人都无法忍受戴绿帽这种事情,但明枭应该做的是把明腾和他的野种全都杀掉,而不是留着他们的性命折磨他们,那是留了后患!

    这些年,明心瑶这个公主,给明月国皇室的名声抹上了那么多的污点。而明腾在明月国大权在握,导致明枭成为傀儡皇帝,明紫阳这个太子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出头之日。

    明紫阳心中很是愤懑,甚至开始怨怪明枭,觉得就是因为明枭当年没有斩草除根,导致明月国皇室沦落到了如今这样的境地,也导致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太子一直憋屈得抬不起头。

    “太子是在怪朕吗?”明枭看着明紫阳缓缓地问。

    明紫阳垂头:“不敢!”

    明枭自嘲一笑:“太子应该怪朕,朕也早就后悔了。”

    一步错,便步步错,说的就是明枭。他为了争一时之气,非要留着明腾的性命折磨明腾,却没能真的压制住明腾,导致明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翻身,并且抢走了他手中的大权。

    如果给明枭重新来过的机会,他一定会在当年发现明腾和他的皇后有苟且的时候,就杀了他们,根本不该让明腾的一双儿女来到这个世界上,更不该让明腾活到现在!

    “父皇,现在说那些也无济于事了。”明紫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天厉国势大,对明月国出兵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东阳国那位新皇,早已摆明了态度,和天厉国是盟友,绝对不会帮明月国。北漠国那边,是否会与明月国合作,还是个未知数,毕竟天厉国和北漠国也联姻了。”

    明紫阳心里真的是郁闷到了极点。同为太子,天厉国太子厉宸风位置坐得很稳,东阳国太子东方紫煜已然登上了东阳国的皇位,就连传说中可能回去抢夺皇位的晋连城都一直没有出现,而北漠国曾经的太子拓跋良死了,拓跋浚登上了皇位。

    总归没有一个人,像明紫阳这样憋屈,空有太子之名,却被明腾压得抬不起头,想要壮大明月国,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明月国在皇室的内斗之中越发没落下去。

    而说起联姻,在过去的几年里,四国皇室联姻不断,尤其是天厉国,在短短两年之内,和其他三国皇室都达成了联姻。

    天厉国和东阳国的联姻,当初最不被看好,萧星寒和穆妍的结合在天下人看来就是个笑话,也没有谁想过这会对于改善两国皇室的关系有帮助。可到头来,想要看笑话的人都被打脸了。萧王妃已然不是当初那个病秧子了,才华出众,并且得到了萧星寒无尽的宠爱。而因为这桩联姻,让东阳国皇室坚定地和天厉国皇室成为了盟友,甚至拒绝了和明月国皇室联姻,早已摆明了态度。

    天厉国和北漠国的联姻,即便嫁过去的是个不受宠的公主,那也是萧星寒夫妇当初亲自送的嫁,如今那位公主在北漠国皇室过得并不差。

    天厉国与明月国也有联姻,唯独这桩联姻,真正成了一个笑话。明月国嫁过去的三公主明心瑶,出嫁之前已经把自己的名声毁得彻底,所嫁的对象不是厉皇,不是厉太子,而是厉皇的弟弟,在天厉国根本没有任何实权的南阳王。可以说,这桩联姻非但不会让天厉国和明月国修好,反倒会让两国皇室的关系变得更糟糕。

    明紫阳到现在,真的无奈至极,因为明氏皇族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完全就是自己把自己作践到了这样的地步,如今,他一个手中没有多少权力的太子,不管想做什么,都是有心无力罢了……

    “太子觉得,明腾带兵,能挡得住萧星寒吗?”明枭看着明紫阳说。

    明紫阳摇头:“明腾要求父皇交出他的儿子,假如父皇不交,他绝对不会为了明月国上战场,假如父皇交了,唯一的结果是,他会心狠手辣地除掉我们父子,然后再对付天厉国。”

    “朕也想到了。”明枭眼眸幽暗地说。

    “父皇,明腾的儿子真的还活着吗?”明紫阳看着明枭问。

    明枭微微摇头:“朕不知道。”

    明紫阳皱眉,就听到明枭说:“他原本一直在明月城,两年前逃走了,原本朕已下了必杀令,可惜半路他被人所救,现在或许还没死,不知在什么地方。”

    明紫阳心底真的觉得明枭很蠢,但他不敢说出来,只能开口对明枭说:“父皇,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了!再过几日,父皇交不出明腾的儿子,他恼羞成怒,或许会认定他的儿子已经被父皇杀了,到时候我们便是不死不休了。”

    “太子认为,如果明腾找回了他的儿子,杀了我们,他有能力守得住明月国吗?”明枭看着明紫阳问。

    明紫阳皱眉:“绝对没有!他那人行事鬼祟阴险,根本成不了大事,更不可能是萧星寒的对手!”

    “那太子觉得我们应该如何行事?”明枭看着明紫阳问。

    明紫阳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先杀了明腾,我们再全力对付天厉国!便是战败,投降割让土地,能够偏安一隅,获得暂时的安定,便还有希望!”

    “就这么做!”明枭的拳头握了起来,“朕已经错了很多年,不能再错下去!太子,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明紫阳皱眉:“父皇,儿臣会尽力的。”明紫阳也只能这么说了,因为说起来容易,明腾如果那么轻易就能被杀掉的话,明紫阳早就动手了。前些日子明紫阳想要找他的师父杜午,可是不管怎么联系,杜午都没有任何回信,明紫阳现在手中的高手也不多了。

    明紫阳出了御书房,脚步沉重地出了宫,并没有看到御书房房顶上面坐了两个男人。

    这天傍晚时分,寒风凛冽,明月城中最大的一家酒楼里面,莫轻尘正在给萧月笙推荐一道招牌菜,萧月笙吃着觉得还行。

    他们是今日一早才到的明月国,明面上只有三个人,萧星寒萧月笙和莫轻尘,全都易容过,独孤傲和剑龙卫都在暗中行事。

    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已经暗中去明月国皇宫走了一趟,并且运气非常好,正好偷听到了明枭和明紫阳父子的谈话,得知了很多重要的信息。譬如明腾当年给明枭戴了绿帽子,明腾现在还有个生死未卜的儿子,以及明腾打算找回儿子之后就杀掉明枭和明紫阳,但明枭和明紫阳父子决定先下手为强。

    事实上,明月国皇室的争斗已经到了不可能和解的地步,就算外敌入侵,他们也无法团结合作。而经年累月的内斗,眼看着即将彻底爆发,谁死谁活,还是个未知数。

    “星寒,要不要帮明枭和明紫阳把明腾给杀了?”萧月笙问萧星寒。他们来的正是时候,接下来只要筹谋得当,不需要花费多少力气,便可灭掉明氏皇族。

    “不,我们静观其变。”萧星寒微微摇头。

    说要静观其变的萧星寒,可没打算什么都不做。

    第二天一早,明月城里突然传开了一个消息,摄政王明腾那方面不行,不能生孩子,摄政王府里面的两位公子都不是明腾的亲生儿子,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

    这样的消息一经传开就无法收拾。很多人以往还觉得奇怪,为何明腾从来不让他的两个儿子出门,几乎都没有人见过那两位公子。如今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释,既然不是明腾亲生的,定然和明腾长得不像,明腾哪敢让他们出门?一出门就露馅了!

    明月城里一天之内就传得沸沸扬扬,并且这个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向了其他的地方。

    明腾很快收到了消息,可他想要控制流言不难,想要控制这种本身就被人操纵,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的流言,却根本不可能。

    背后的推手莫轻尘表示,他再次杀回明月城,不好好玩玩儿岂不是对不起他曾经在明月城混过的那些年?

    而与此同时,明腾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密信,信中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纸上面只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蠢货,你的儿子早就死了!”

    明腾想要告诉自己,这是某个知情的人在故意挑起他和明枭的争斗,可他心里同时有个声音在说:别傻了,这么多年了,明枭怎么可能还留着你儿子的性命,等着你们父子团聚然后杀了他们父子?明枭自始至终都是在骗你,他要让你断子绝孙!

    明腾快要疯了!他最清楚那些流言蜚语是事实,也是他这么多年处心积虑想要掩饰的隐秘之事,如今一朝暴露,很快便会天下皆知!便是他现在杀了明枭抢了皇位,也会成为一个天大的笑柄!

    而明腾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出手抢夺皇位的唯一原因,就是为了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儿子,因为他不想断子绝孙,所以只要有一点可能,他都选择了忍下去。可是如今,他真的看不到一点可能!距离明枭说要把他的儿子还给他,已经过了将近十天的时间,明枭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明腾疯狂地摔碎了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然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一片狼藉之中,静静地坐了一整夜。

    “星寒,你觉得他会怎么做?”一直在暗中盯着的萧月笙问萧星寒。

    “他会选择在明枭面前,杀光明枭的所有儿子。”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

    萧月笙点头:“很有可能。”

    又过了两天,流言已经无法收拾,而明腾不仅没有现身辟谣,也没有把他的儿子带出去给别人看,事实上已经坐实了他不能生育这件事。

    明枭和明紫阳根本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散播出去的,但他们知道,他们和明腾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再不动手,只能等着明腾杀他们了!

    所以,两天之后的深夜,明紫阳派了一群高手,闯入了摄政王府,刺杀明腾。

    可惜,明紫阳派去的高手扑了个空,而明紫阳自己,在太子府中突然被他的心腹属下打晕,然后带进了皇宫里面。

    明月国皇宫之中有一座被封起来的宫殿,是已故皇后的住所,很多人说,是明枭忘不了那个皇后,所以不允许其他女人住进去。

    事实上,明枭的确忘不了他的那个皇后,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因为那个女人给了他无尽的羞辱!

    此时,二十多年没有人住过的宫殿外面重兵把守,宫殿之中灯火通明。

    明紫阳睁开眼的时候,感觉后颈一阵疼痛,想起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明紫阳心中怒极也恨极!他万万没想到,他最信任的心腹属下,竟然也是明腾安插在他身边的人!

    明紫阳缓缓地抬头,就看到明腾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前方的高位上。而被扒掉龙袍的明枭,穿着一身单薄的里衣,昏迷不醒地躺在明腾脚下。

    一阵浓烈的血腥味袭来,明紫阳缓缓地转头,神色一惊,身子颤了一下!因为他身边有好几具尸体,全都是明月国的皇子!除了他之外,其他皇子都在这里,并且都已经身首异处,死状可怖!

    “明紫阳,害怕吗?”明腾看着明紫阳,笑得一脸疯狂。

    “明腾,你这样做,会断子绝孙的!”明紫阳看着明腾厉声说。

    明腾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全身都在颤抖,诡异的笑声在大殿之中回荡,最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明紫阳,你当我是傻子吗?你和明枭都密谋要除掉我了,我的儿子,哪里还有命在?早知如此,二十年前我就应该把你们全都砍了!让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明紫阳眼底闪过一丝惊惶,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抬头看着明腾说:“我们想要除掉你,是因为我们知道,一旦把你的儿子还给你,你一定会出手杀了我们!所以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你的儿子还活着,你可以不信,如果我死了,你的儿子一定会给我陪葬!”

    “明紫阳,如果让我发现你在骗我,我会让你不得好死!”明腾眼底闪过一道厉色,猛然抬手,明紫阳被他曾经的心腹属下堵了嘴,提到了一扇很大的屏风之后。明紫阳是清醒的,外面的人看不到他,但他能够听到那边的声音,他自己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皇兄,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子都在这里呢!”明腾看着明枭缓缓地睁开眼睛,声音幽寒地说。

    明枭转头,满目血红,有一个皇子被砍掉的脑袋正对着明枭,那双凸出的眼睛让明枭全身都在颤抖,嘴唇动了动,竟然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皇兄,我的儿子呢?”明腾居高临下,看着明枭冷声问。

    明枭猛然抬头,看着明腾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你的儿子早就死了,一出生就被我活活掐死了!我还让人把他的肉割下来,煮熟送到了你的饭桌上,被你吃了下去!哈哈哈哈!像你这样的贱人,就活该断子绝孙!断子绝孙!哈哈哈哈!”

    听到明枭疯狂的话语,明腾的双眼一下子就红了,抬脚狠狠地踩在了明枭的脸上,声音尖利得都变了调:“把明紫阳带过来!”

    明枭艰难地转头,就看到明紫阳被人提着扔在了不远处,嘴里塞了一块布,眼神哀求地看着他。

    明枭猛然瞪大了眼睛,刚刚他根本没敢仔细看,他以为他所有的儿子都已经死了,被刺激地对明腾说出那样的话来,可他没想到,明紫阳还活着!

    “明腾!皇弟!我刚刚都是胡言乱语!不是真的!”明枭语无伦次地说,“我是骗你的!你儿子没死!我没杀他!没杀他!”

    “晚了。”明腾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坐在那里,一字一句地说,“把明紫阳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让明枭亲眼看着,他是怎么断子绝孙的。”

    明枭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眼睁睁地看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刀,逼近了明紫阳的眼睛……

    而明紫阳听到明腾的话,头一歪,直接吓晕了过去。

    明腾身上穿着从明枭那里抢来的龙袍,坐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明枭伤心欲绝,看着明紫阳吓晕过去,看着明枭其他的儿子都死在他面前。

    明腾突然很兴奋,过去那么多年的隐忍,似乎就是为了这一刻!他已经不在意他这辈子无后了,他来这世上走一遭,要为了自己而活。等明日,他便会成为明月国高高在上的皇帝,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至于他死了,谁来当皇帝,与他还有什么关系?

    看着明紫阳的眼睛马上就要被挖出来,明腾狂笑了起来,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开心过。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光闪过,明腾的属下瞬间毙命,手中的刀也掉落在了地上。

    四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朝着那些挡在明腾身前的高手杀了过去。

    并没有用很久,大殿之中多了几具尸体,明腾成了一个孤家寡人。而那些早就背叛明枭,归顺明腾,今夜守在殿外的人,早已经无声无息地命丧黄泉。

    “你们是谁?”明腾手中握着剑,却忍不住全身颤抖。虽然明腾会武功,但他很清楚,他的武功比不上这四个黑衣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一旦动手,绝对没有一点胜算!

    来人是萧星寒和萧月笙,以及莫轻尘和独孤傲,剑龙卫此时都在外面。

    萧星寒摘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他的真容,眸如寒潭。

    明腾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星寒:“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接到的消息是天厉国要对明月国出兵,萧星寒应该在边关,不可能在这里!

    “我来送你一程。”萧星寒的神色很平静。

    “别杀我!别杀我……”明腾看到萧星寒那张脸,已经被吓破胆了,连抵抗的心思都没有了,噗通一声在萧星寒面前跪了下来,“我现在是明月国的皇帝,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饶我一命!别杀我!”

    萧星寒眼神冷漠地看了明腾一眼,却没有理会明腾的话,低头看向了地上脸色煞白的明枭:“明枭,本王帮你杀了明腾,你下旨把明月国送给天厉国,如何?”

    “明枭!”明腾脸色惨白,“明枭!不要!皇兄……皇兄!我死了萧星寒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好。”明枭神色痛苦地闭上眼睛,张口说了一个字……

    ------题外话------

    推荐大妞妞的新坑——《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痞医当道,虐渣致富一手抓,撩汉行医顶呱呱。山里壮汉宠悍妻,夜夜高歌生包子。喜欢种田奋斗文的大宝贝儿,欢迎入坑啊。

    大妞妞这几天pk中,希望大宝贝,多多支持!

    谢谢大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