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88章 大家都这么疼我,没办法

时间:2018-05-01作者:三木游游

    ,!

    天厉国,耒阳城,初冬季节,夜已深。

    曾经的覃樾,如今的萧月笙,和他的弟弟萧星寒坐在萧王府后花园的亭子里,一杯接一杯地喝酒,不多时,一壶酒就见底了。

    “星儿弟弟,我真的很高兴。”酒不醉人人自醉,萧月笙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萧星寒,突然笑了起来,那双墨眸在夜色之中闪烁着晶莹璀璨的光芒。

    “嗯。”萧星寒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毫无感情地应了一声。

    萧月笙突然伸手,在萧星寒反应过来之前,拧住了萧星寒的两只耳朵,看起来像是捧着萧星寒的脸,晃拔,晃拔……

    萧星寒皱眉,推开了萧月笙,萧月笙却哈哈大笑了起来:“星寒,不要总是板着脸,虽然我真的欠了你的钱,并且不打算还,但我已经回来了,以后有什么麻烦,我们兄弟一起面对,你高兴一点,给哥哥笑一个来?”

    “等你还钱的时候再说。”萧星寒看着萧月笙冷哼了一声。

    “那还是等着吧。”萧月笙唇角微勾。其实有很多话不需要明说,他知道萧星寒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些暗中作祟的奸邪之人害了萧家,萧星寒心里定然会自责,会认为自己是个不祥之人,会觉得是他给萧家带来了灾祸,这些,萧月笙都知道,并且可以理解。

    萧月笙曾经是覃樾的那些年里面,他经历过许多许多的事情。从小没有父母亲人,十岁就一个人千里迢迢从无伤城去了神医门,一路上挨饿受冻都是家常便饭。苦,有时候是真的很苦,他曾经寒冬季节穿着破烂的衣服躲在山洞之中又饿又冷睡不着,手脚都冻得红肿疼痛,但他没有怪过谁。

    因为萧月笙不知道该怪谁,怪上天吗?可老天爷那么忙,照顾不到他似乎也正常。他小小年纪就懂得了一个道理,人生的路,要自己走,是苦是乐,看自己的选择,运气不好只是借口,因为没有人能够一辈子好运,真正的好运,是自己给自己的,变得强大,才能处变不惊逢凶化吉。

    所以萧月笙才是今天的萧月笙,在没有亲人的那些年里面,他努力保重自己,努力提升实力,在这混乱的世界糟糕的环境之中长大,并且强大,他才有机会回到他的亲人身边,叫一声爹娘,穿上宁如烟亲手为他做的衣服,和萧星寒一起喝酒,说一些幼稚的玩笑话。

    “谢谢。”萧星寒看着萧月笙,如墨色深潭一般的眸子里,有抱歉,更多的是感激。

    萧星寒感谢萧月笙能够好好地活着到现在,感谢他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到家里,回到萧源启和宁如烟的身边,感谢他如此善良,如此宽容,感谢他是他的兄长……

    “同样的两个字,送给你。”萧月笙看着萧星寒,神色认真地说。

    萧月笙知道,萧星寒是无辜的,在萧月笙不在萧家的那些年里面,是萧星寒陪在萧源启和宁如烟身边,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慰藉。而萧星寒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是他痛苦的开始,他承受了很多,一直在默默地守护萧家。

    “跟我去看看爷爷吧。”萧星寒突然站了起来。

    萧月笙跟着萧星寒,离开萧王府,上了萧王府后面的山上。

    寒风呼啸,兄弟两人站在一个墓碑前面,幽冷的月光照在他们的身上,周围一片死寂。

    萧星寒在萧烜的墓前跪了下来,伸手去擦墓碑上面落的灰尘,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爷爷,我把大哥找回来了。”

    萧月笙从未见过萧烜,但他少年时候听说过很多萧烜的名声,当初听闻萧烜离世的消息,他心情低落了很久,如今想来,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有因果的。

    萧月笙在萧星寒身旁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轻声说:“爷爷,我回来了。”

    “十岁那年,有一次我去找爷爷,在书房外面,听到爷爷在说话,他说‘爷爷梦到了你长大的样子’,我进去,就看到爷爷手里拿着一副画像,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我问爷爷怎么了,爷爷说没事,他把那副画像收了起来,没有让我看到。”萧星寒声音低沉地说,“在爷爷过世之后,我去爷爷的书房里面收拾爷爷的遗物,发现了一个上锁的箱子,箱子里面有一些孝子玩的玩具,我有过一样的,是爷爷亲手做的,但爷爷书房里面的不是我玩过的那些,那是在你出生之前爷爷亲手为你做的。那个箱子里还有一副画像,是爷爷梦到的你十岁时候的模样。”

    一滴眼泪,从萧月笙眼角滑落,没入了尘土之中,消失不见。他垂着头跪在那里,沉默不语。人生难免有遗憾,他活着回家了,父母尚在,他还有孝敬他们的机会,可他的祖父却早已不在人世……

    良久之后,萧星寒起身,把萧月笙拉了起来。

    萧月笙搂住了萧星寒的肩膀,看着萧烜的墓碑说:“爷爷在天之灵,会看到我们的。”

    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说话,进了萧王府之后,萧月笙问萧星寒:“星儿,哥哥睡哪儿?”仿佛他之前一本正经地叫萧星寒的名字都是萧星寒的错觉一般……

    “自己挑吧。”萧星寒说。

    “把你和弟妹的院子让给我。”萧月笙唇角微勾。

    “做梦。”萧星寒轻哼了一声。

    “我就是想睡在你们的院子里做梦啊,说不定梦里我也能找到一个像弟妹一样美的姑娘当媳妇儿。”萧月笙和萧星寒一样高,他非要把手搭在萧星寒肩膀上,搂着萧星寒,萧星寒推都推不开。

    “你想得美。”萧星寒冷冷地说。

    “那我就住你们隔壁吧,这样你们可以就近照顾我。”萧月笙唇角微勾,完全不客气。

    萧星寒凉凉地看了萧月笙一眼:“好。”

    萧星寒和穆妍隔壁的确有个空着的小院子,是几个月前新建的。穆妍说等拓跋严长大一点,就不要跟着他的美人叔叔一起住了,自己住一个院子,可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不过现在那个院子还是空着的,萧月笙要住,萧星寒当然不会拒绝。

    萧星寒带着萧月笙进了那个小院子,萧月笙往隔壁看了一眼,对萧星寒嘿嘿一笑说:“星儿弟弟,弟妹可是个小辣椒,以她的性子,肯定不可能因为和亲就嫁给你,跟哥说说,你用了什么手段勾引她?”

    “因为我长得好看。”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

    萧月笙闻言,问了萧星寒一个问题:“你和哥,谁最好看?想好再回答,不然哥会生气。”

    “在这个府里,你的容貌排不进前三。”萧星寒非常认真地回答了萧月笙的问题。

    萧月笙挑眉:“星儿,不要说这么违心的话,承认哥哥长得好看并不难。”

    萧月笙觉得就算他不如萧星寒,也不如他的侄子萧言朗,排到前三肯定没问题的。不过等之后萧月笙见到了连烬,就认了,在天下第一美人儿面前,比较容貌是不明智的……

    萧星寒懒得理会萧月笙,萧月笙本来不是这么贫这么话痨的性子,只是突然回家,心里一直处于激动又兴奋的状态,并且看到萧星寒板着一张冷脸就非常想“调戏”他,根本停不下来……

    房间里面的家具一应俱全,并且都是新的,不过因为暂时没有人住,所以没有放被褥。

    萧星寒去隔壁取了一套新的被褥过来,放在床上就要走。

    “星儿,给哥哥铺床,不然哥哥少不得要去叫弟妹起来铺床了。”萧月笙坐在桌边,看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皱眉看着萧月笙:“是不是想打架?”

    “打架的事情改天再说,现在先把床铺好,然后去给哥哥拿点宵夜过来,饿了睡不着。”萧月笙表示,他说要让萧星寒照顾他,可不是说着玩玩儿的。他都有弟弟了,弟弟刚把他找回来正是最听话的时候,还不赶紧欺压一下,岂不是对不起他过去那些年自己一个人度过的孤单时光?

    萧星寒握了握拳头,忍了。

    萧月笙看着天下人口中的萧阎王在认真地给他铺床,心情那叫一个舒爽。萧星寒铺好床之后,还真的去叫醒了晴雪和凌霜,让她们给萧月笙做了宵夜。

    萧月笙看着萧星寒端过来的一碗面,微微皱眉:“不够吃。”

    “就这个,不吃算了。”萧星寒把面放在萧月笙面前,转身就走了。

    这是一碗浓香的鸡汤面,没有肉,上面放了几根青菜。

    萧月笙确实饿了很久了,闻到香味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眼睛微微亮了起来,味道竟然出乎意料地很好,喝了一口汤,感觉胃里暖了起来,很舒服。

    一碗面很快见了底,连汤都没剩下。萧月笙虽然没吃饱,但是也不怎么饿了,觉得这就是家的感觉,能在夜里吃到一碗简简单单的面当夜宵,就感到很幸福。

    门又开了,当萧月笙看到萧星寒竟然给他送了洗澡水过来,还真的有点小小的感动。

    结果萧星寒把温热的水倒进浴桶里面,看了萧月笙一眼说:“洗洗吧,你身上太臭了,把娘做的衣服都弄脏了。”

    萧星寒话落就走了,不然萧月笙还真的想……让萧星寒留下给他擦背……

    萧星寒回到隔壁他和穆妍的房间,掀开床幔,就看到穆妍已经睡了。他换了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上床躺在了穆妍身边,小心翼翼地把穆妍抱进了怀中。

    穆妍动了动,靠在萧星寒怀里并没有醒过来。萧星寒看着穆妍,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不会笑的他笑起来虽然有些不自然,但已足以表明他的好心情。

    明天的事情交给明天,未来的事情暂时抛在脑后,这对萧星寒来说,也是一个团聚的夜晚,他心里很高兴,他愿意照顾萧月笙,因为那是他失而复得的兄长。

    已经好几天没有睡着的萧星寒,很快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夜色之下的萧王府静谧而安详,萧月笙洗了个美美的热水澡,走到床边,发现床上萧星寒还给他放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包括里衣和鞋袜在内,看起来都是新的,应该是萧星寒去隔壁取被褥的时候,把他没穿过的衣服拿了两套过来。

    萧月笙在床上躺下,手中握着一块墨绿色的玉佩,玉佩上面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二十多年了,就是那股药香一直伴着萧月笙入睡。而玉佩的一面,刻了一个“月”字。

    “我是萧月儿。”萧月笙把玉佩放在心口的位置,喃喃地自言自语,话落自己笑了起来,微微闭上眼睛,熟悉的药香萦绕在鼻尖,他现在知道了,这就是家的味道,是亲人的味道……

    萧尚书府。

    萧源启一早要去上朝,像往日一样,没有吵醒宁如烟,想让宁如烟多睡一会儿。

    结果宁如烟在萧源启醒来的时候也醒了过来,并且要起身下床。

    “如烟,天还没亮,再睡会儿。”萧源启对宁如烟说。现在是冬天,昼短夜长,外面的天色还没亮。

    “相公,月儿和星儿今天肯定要回家来吃饭的,我去给他们做饭。”宁如烟眉眼之间都是笑意,还下床去衣柜里面翻出来一件颜色鲜亮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笑着问萧源启,“相公,我穿这个好看吗?会不会显得年轻一些?”

    萧源启呵呵一笑说:“如烟,很好看,你一点都不老。”那条裙子宁如烟就穿过一次,是萧星寒和穆妍成亲的时候,宁如烟只是在房间里面穿了一下,并没有出去。

    老夫老妻了,听到萧源启的话,宁如烟的脸色还微微有些红。

    萧源启也没拦着宁如烟,他知道宁如烟现在很高兴,想弥补他们失而复得的孩子,他也是一样的。让宁如烟为萧月笙做衣服做饭,她自己会更开心的。

    萧尚书府主院本就没有几个下人,一直在伺候宁如烟的老嬷嬷去年被宁如烟放回家安享晚年了,而现在在主院伺候的下人全都是穆妍暗中安排的,丫鬟都会武功,暗中还有剑龙卫在盯着,所以主院里面不该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没有人能够知道。

    天还不亮,宁如烟就在厨房里面忙活了起来,也不让别人帮忙,自己洗菜切菜做饭,脸上的笑容就没落下去过。

    做到了一半,宁如烟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叫了一个丫鬟进来。

    “夫人有什么吩咐?”丫鬟名叫香叶,是穆妍安排的人。

    “告诉妍儿,让他们过来用早膳。”宁如烟笑着说。她怕萧月笙和萧星寒要到晚上才来,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们了。

    “是,夫人。”香叶很快出去了,让守在萧尚书府的剑龙卫去萧王府传个消息。

    宁如烟本想让人去请萧心悦带着孩子回来,后来想想这会儿太早了,孩子或许还在睡,就算了,想着不用急,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萧王府。

    穆妍醒来的时候,发现萧星寒竟然还在睡,难得看到萧星寒熟睡,穆妍也没有起床,不想吵醒萧星寒。

    不多时,萧星寒就醒了,把头埋在穆妍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抱着穆妍说:“他叫萧月笙。”

    穆妍愣了一下,意识到萧星寒是在说覃樾的名字,她想他们两兄弟昨夜肯定回过萧家,已经见到萧源启和宁如烟了。虽然穆妍不在场,但也知道重逢的场面定然温馨又感人。

    “咱哥的名字很好听。”穆妍唇角微勾,“不过娘是不是管他叫月儿?”

    “嗯。”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月儿,星儿,心儿,你们都是娘的心头宝。”穆妍笑了起来。

    “妍儿也是。”萧星寒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那当然。”穆妍搂着萧星寒的脖子说,“娘最喜欢我了。”

    “我不同意这一点。”房顶上突然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并不陌生。

    萧星寒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穆妍趴在萧星寒怀里笑得乐不可支:“萧寒寒,你哥偷听我们说话,打他!”

    “小弟妹,你们俩再不起床,你们哥哥我要饿死了。”萧月笙坐在萧星寒和穆妍的房顶上面,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而忧伤。昨夜那碗鸡汤面确实很好吃,不过对他来说真的不够,吃完倒是睡着了,天不亮就被饿醒了。

    萧月笙本想自己去找吃的,可是转念一想,萧王府里面只有萧星寒和穆妍知道他的身份,其他人万一把他当贼那就不好玩儿了,于是他犹豫了一下,穿上新的里衣,还有宁如烟给他做的新衣服,就飞上了萧星寒和穆妍的房顶,想叫他们起床。

    一个剑龙卫出现在房间门口,压低声音说:“主子,夫人,老夫人做好了早饭,请你们过去。”

    不光萧星寒和穆妍听到了,萧月笙也听得一清二楚,眼底满满的都是笑意。在剑龙卫离开之后,萧月笙下来开始拍萧星寒和穆妍的房门:“快出来,陪我去吃饭!”

    “你哥真吵。”穆妍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萧星寒点了点头:“他刚回来,我不好打他,你来吧。”

    穆妍笑了:“改天找时间,好好跟他练练。”

    萧月笙等啊等,终于等到萧星寒和穆妍出来了,见到穆妍的时候,萧月笙问了一句:“覃骧怎么样了?”他没有忘记白老头和小翠花这会儿还下落不明,昨夜穆妍带了覃骧回来,萧月笙想知道覃骧怎么样了。

    穆妍神色一正说:“为了防止他自尽,我把他打晕关起来了。严刑拷打应该没用,所以我昨夜已经做了傀儡蛊,待今晚蛊成,就可以下在他身上,让他说出白爷爷和小翠花的下落。”

    傀儡股需要用血来养,养成需要整整十二个时辰的时间。还是先前在北漠国神医门的时候,萧月笙和萧星寒兄弟俩闯进南宫俪的书房里面偷来的蛊术秘籍,穆妍早就看过了,昨夜第一次真正去做那样的东西。为了节省时间,她也没等萧月笙和萧星寒回来,就用自己的血养了蛊,现在还没成。

    萧星寒拿起穆妍的手看了看,这才看到穆妍的左手食指上面有一道很浅很浅的小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萧星寒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

    萧月笙点头:“多谢小弟妹。”

    “不必担心,等今夜问出白爷爷和小翠花的下落之后,我们立刻去救他们,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穆妍对萧月笙说,“现在你就回家去,享受娘专门给你做的早饭吧。”

    “娘是最喜欢我的。”萧月笙微微点头,唇角勾起了一抹温润的弧度,看着穆妍很认真地说,这是在回应穆妍之前说宁如烟最喜欢她的话。

    穆妍似笑非笑地说:“哥,如果我告诉娘你调戏我,你猜娘会不会打你?”

    萧月笙笑了起来:“小弟妹啊,这件事哥哥已经告诉星儿弟弟了,星儿弟弟说他完全不介意的。”

    “萧寒寒,你不介意?”穆妍挑眉,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面无表情地看了萧月笙一眼:“只要他吃十个我们做的那种鸡腿,我就不介意。”

    穆妍抱着萧星寒的胳膊笑得很开心,萧月笙无语望天:“小弟妹,我家星儿弟弟一肚子的坏水儿,你要不踹了他,考虑一下我?”

    “这句话,我会一字不差地告诉娘的。”穆妍唇角微勾。她知道萧月笙事实上不是在调戏她,而是在调戏萧星寒……这对兄弟一相逢,怎一个幼稚了得?

    拓跋严已经被连烬送去苏府了,萧星寒最近在奉旨练兵,所以不用每天去皇宫上朝,去军营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固定。

    三人暗中去了萧尚书府,一进门,宁如烟就迎了过来。

    宁如烟今日精心打扮过,穿了一条颜色鲜亮的裙子,气色也比昨日好了很多,仿佛一夜之间年轻了好几岁一样。

    “月儿!”宁如烟看到萧月笙身姿颀长端方如玉地站在她面前,神情还是有些激动。因为她一早醒来的那一霎那,还在怀疑昨夜的一切是不是她做了个很美的梦……

    “娘!”萧月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主动伸手抱住了宁如烟,把头靠在宁如烟肩膀上,故作委屈地说,“弟弟和小弟妹不给我饭吃,我好饿。”

    宁如烟笑得很开心,拉着萧月笙的手在桌边坐下,指着一桌丰盛的菜对他说:“这是娘给你做的,快吃吧。”

    “都是我的,不给他们吃。”萧月笙很幼稚地指了一下还站在旁边的萧星寒和穆妍。

    “月儿别闹,这么多你一个人怎么吃得完?星儿和妍儿快来坐,妍儿坐娘身边,这道酒酿圆子是娘专门给你做的,知道你喜欢吃。”宁如烟自己没有要吃饭的意思,还亲自动手给穆妍盛汤。

    萧月笙吃了一口菜,眼睛一亮:“娘做的饭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儿。”宁如烟眼底满是笑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然后宁如烟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月笙开始大吃特吃,穆妍和萧星寒一小碗汤还没喝完,萧月笙自己一个人已经吃掉了两盘菜,并且吃相看起来也不粗鲁……

    宁如烟眼底闪过一丝心疼:“月儿受苦了。”她这孩子,是在外面饿了多久没吃饭啊!

    萧月笙给宁如烟盛了一碗汤:“娘也吃。”

    “哎哎!”宁如烟低头,一滴眼泪就落进了汤里面。她实在是太开心了,在昨天之前,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今天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她那个苦命的孩子回家了,就坐在她身边,穿着她亲手做的衣服,吃着她亲手做的饭菜,她这是喜极而泣。

    “娘。”萧月笙心中微叹,伸手擦去了宁如烟脸上的泪水,笑容满面地说,“娘长得这么美,要多笑笑才更好看。”

    宁如烟破涕为笑:“你这孩子,娘都多大年纪了,老了。”

    “娘一点都不老,跟小弟妹坐在一起,像姐妹一样。”萧月笙十分认真地说,“小弟妹你说是不是?”

    “是。”穆妍点头。

    萧月笙还很自恋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娘看我长得这么好看,都是随了娘,娘是个大美人。”

    宁如烟哭笑不得:“月儿别胡说了。”

    “娘难道觉得月儿长得不好看吗?”萧月笙捧着自己的脸,一本正经地问宁如烟。

    宁如烟笑得合不拢嘴:“好看好看!娘的月儿最好看了!”

    “比星儿弟弟好看对不对?”萧月笙看了一眼萧星寒,萧星寒表示懒得理他……

    宁如烟看了看萧星寒,再看了看萧月笙,实在不能违心说出萧月笙比萧星寒还好看的话来,就笑容满面地说:“月儿和星儿都好看。”

    “哎!星儿弟弟你住手,那块肉是我的!”萧月笙挥舞着筷子从萧星寒手里抢走了一块肉,塞进了自己嘴里。

    经过萧月笙这一番插科打诨,宁如烟早就忘了伤心是何物了。萧星寒小时候很乖很懂事,但也从来都不是跳脱的性子,他只会做很多暖心的事情让宁如烟高兴。宁如烟没想到,她失而复得的大儿子竟然是闹腾性子,萧月笙说什么宁如烟都觉得很高兴很喜欢听。

    穆妍表示,萧月笙其实并不是闹腾性子,但他现在的样子也不是刻意装出来的,他只是跟随着自己的心,想让宁如烟开心一点。

    萧月笙已经流落在外二十多年了,一朝归家,他只字未提他这些年在外面受的苦,一直在对着萧源启和宁如烟发自内心地笑,他想让他们开心,想让他们不要对他心存歉疚,不要再为过去的事情而伤心难过。他不是把苦水都藏在自己心里,而是他心中没有苦,那些曾经的苦,早已被他自己消化掉了,不会伴随着他到现在和未来。

    可以说,很多种原因促成了他们一家人今日的团聚,萧月笙的坚强和乐观,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宁如烟和穆妍就看着萧月笙抢走了萧星寒想吃的每一块肉,萧星寒也不生气,在被抢了好几次之后,夹起了一只鸡腿,然后宁如烟就看着萧月笙下意识伸出去的筷子顿了一下,又默默地收了回去……

    “月儿不喜欢吃鸡腿啊?娘做的这个蜜汁鸡腿很好吃的,这蜜还是妍儿让人从东阳国专门送过来的,月儿尝一个吧。”宁如烟夹了一个鸡腿放进了萧月笙面前的碗里,她做的鸡腿大家都很喜欢吃,尤其是萧星寒和拓跋严,宁如烟觉得萧月笙也会喜欢的。

    “哥,娘的心意哦。”穆妍似笑非笑地看着萧月笙说。

    萧月笙夹起那只鸡腿,咬了一口,入口清甜,香而不腻,他之前听到鸡腿两个字,嘴里就会泛起的苦味儿也突然消失了。

    萧月笙很快把那只鸡腿吃完了,然后把整盘的鸡腿都端到了自己面前,对宁如烟说:“娘,这都是我的,不让星儿弟弟吃。”

    宁如烟笑着说:“好好好,都是你的,星儿不会跟你抢的,你可别吃多了。”

    “他吃饭跟猪一样,不会吃多的,娘不用担心。”萧星寒开口,凉凉地看了萧月笙一眼。

    萧月笙倒也不生气,微微一笑说:“娘,我很能吃的!”

    “能吃是福。”宁如烟很高兴地说。

    能吃是猪……萧星寒心里默默地说。

    萧月笙果真把一盘鸡腿都吃光了,还意犹未尽地对宁如烟说他明天还要吃,宁如烟笑着点头,连声说好。

    一顿饭,萧月笙吃了大半,还让宁如烟看到他和萧星寒兄弟俩幼稚地抢肉吃的画面,宁如烟觉得开心极了,仿佛她的孩子都还没有长大,还是无忧无虑爱笑爱闹的年纪。

    “娘明天不用给大哥做鸡腿。”萧星寒对宁如烟说,“我请他吃,我和妍儿亲自给他做,我们欠了他十个。”

    宁如烟笑了:“这样啊?也好,妍儿的手艺也很好的,那后天娘再给月儿做。”

    萧月笙听到萧星寒提起十个鸡腿,脸色一僵,抱着宁如烟的胳膊说:“娘,星儿弟弟欺负我。”

    “哦?星儿怎么会欺负月儿呢?”宁如烟觉得萧月笙更像是弟弟。

    “星儿让我吃加了好多盐的鸡腿,差点没把我咸死。”萧月笙对宁如烟控诉萧星寒的罪状。

    宁如烟笑得乐不可支:“真的?你们俩呀,在一起怎么像是长不大一样。星儿让你吃,你可以不吃的。”

    “曾经那次是不得已我才吃了,可现在星儿弟弟还要让我吃齁咸的鸡腿,还是十个。”萧月笙表示有他家娘亲在,不信治不住萧星寒。

    “娘,这是有原因的。”萧星寒看着宁如烟说。

    “什么原因?”宁如烟好奇地问。

    “娘,大哥他调戏我。”穆妍唇角微勾。

    宁如烟愣了一下:“月儿,是真的吗?”

    “娘,我错了。”萧月笙低头,“我不是故意的。”这就是承认了……

    “你这孩子!怎么胡闹呢?”宁如烟作势要打萧月笙,落在萧月笙脸上的巴掌更像是抚摸一般。

    “娘果然最喜欢妍儿弟妹。”萧月笙笑了,觉得被亲娘打着也挺开心的。

    宁如烟知道,是三个孩子在逗她,萧月笙不会真的调戏穆妍的,不然萧星寒和穆妍早就揍他了,不过宁如烟很开心就是了,因为看到孩子们关系这么融洽。

    萧源启下朝回来,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一阵欢声笑语,他微微一笑,走了进来。

    “爹回来了。”萧月笙起身迎了上来。

    萧源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回家就好,不要拘束。”

    “我没有拘束,今天早饭我吃了七个鸡腿,一个大肘子,四碗酒酿汤圆,两盘青菜,五个小包子,六个肉卷子,还有三碗排骨汤。”萧月笙很认真地对萧源启说。

    萧源启愣了一下,看了一桌还没收走的空盘子,还有穆妍点着头,他看着萧月笙笑了起来:“月笙,星寒会做一种很好吃的消食丸,让他给你准备点。”那还是萧星寒十多年前专门做了给宁如烟和萧源启的,吃起来酸甜可口,萧源启一直都记着。

    “星儿弟弟,你听到了?”萧月笙回头去看萧星寒。

    “听到了,等你吃掉十个鸡腿,我就给你做。”萧星寒看着萧月笙说。

    “鸡腿是怎么回事?”萧源启好奇地问,感觉这里面似乎有他不知道的典故。

    宁如烟笑了起来,拉着萧源启跟他说饭桌上面发生的趣事,萧源启爽朗的笑声就没断过。

    “我去军营了。”萧星寒站了起来。

    “爹,娘,我带大哥去看看心儿和小皓儿。”穆妍也站了起来。

    “好好好!你们去吧!”萧源启点头,“月笙以后就住在星寒和妍儿家里,常回来看看就好。”

    孩子都大了,萧源启也不想太过干涉他们的事情,因为他知道萧星寒和萧月笙会想办法处理好接下来的麻烦。他们做父母的,最需要做的,是好好保重自己,不让孩子们操心。

    萧星寒去了军营,穆妍带着萧月笙,暗中去了苏丞相府。

    苏徵在给拓跋严上课,苏霁不在府里,穆妍没让萧月笙直接进去,怕事情太突然萧心悦受惊吓,她先一个人进去,和萧心悦说了很多话。

    最后萧月笙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萧心悦眼眶红红地看着他,扑进他怀里叫了一声:“大哥!”

    旁观的穆妍默默地表示,萧寒寒,你成功降级成为二哥,可喜可贺……

    “心儿。”萧月笙微微一笑,“别哭了,以后要对大哥好一点。”

    穆妍无语望天,这大哥当的也是很奇葩了,明目张胆地求弟弟妹妹宠爱他……

    “我会的,我做饭很好吃的,刚刚听嫂嫂说大哥喜欢吃,我以后可以天天给大哥做好吃的。”萧心悦很认真地点着头说,一副她家大哥流落在外受了好多苦终于回家她一定要加倍对他好的样子……

    萧月笙很开心地抱起了他的小外甥苏皓,一大一小两个人的眉眼像是一个模子咳出出来的一样。

    软软嫩嫩的苏皓小包子对着萧月笙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伸出肉肉的小手,抓住了萧月笙的一根手指。

    萧月笙抱着苏皓,感觉很奇妙,曾经孤寂的心,已经被一种叫做家的东西填满了……

    “哥,有没有一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穆妍笑着问萧月笙。

    “大家都这么疼我,没办法。”萧月笙把苏皓小包子举得高高的,笑意满满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