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83章 打死都不还

时间:2018-04-24作者:三木游游

    ,!

    北漠国神医门。

    南宫俪被救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南宫俨给南宫俪把了脉,神色立刻就变了。

    他们都以为南宫俪只是胸口和脖子受了外伤而已,没想到南宫俪竟然还中了毒,并且是一种极其霸道的毒,毒以血为引,由心脉入丹田,直接废掉了南宫俪一身的修为!并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就算想办法解了毒,南宫俪的内力也不可能恢复!

    南宫俨眼眸微闪,没有说什么,让女弟子立刻过来给南宫俪处理胸口和脖子上面的伤口,而他和二长老一起走了出去。

    南宫晚坐在南宫俪床边,不停地抹着眼泪,心里恨不得把覃樾千刀万剐!

    而到这个时候,除了南宫俪自己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现身救走覃樾的两个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小翠花和白老头,他们都还以为白老头和小翠花先前是深藏不露。

    至于打算趁乱见机行事的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并没能离开神医门,因为根本就没有机会走,神医门的几个长老一直在那里。如今南宫俪身受重伤,倒是给他们师徒争取了更多的时间,他们可以再谋划一番。

    齐郢和齐骜父子对于神医门突如其来的变故着实都很是意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都没想到南宫俪竟然在她自己的地盘上,被她自己教出来的徒弟给控制住了,落得如此狼狈。关键是他们早就知道覃樾在南宫俪手里,以南宫俪的能耐,覃樾定然是不自由的,武功应该也不能用,或许还中了毒,可就这样,南宫俪都能让覃樾在她眼皮子底下跑了,还把她重伤到那样的程度,简直丢人至极!

    “父亲,我们和神医门的合作,还是再考虑一下吧!”齐骜对齐郢说,“假如神医门的南宫氏掌权者都是南宫俪这样的货色,我们与神医门合作,未必是好事。”

    齐郢微微点头说:“为父也正有此意。”

    谁都不愿意和蠢货合作,而经过这天,南宫俪在齐郢和齐骜父子眼里,已经被打上了蠢货的标签。不管对手多强,南宫俪找什么借口,都不能解释她堂堂神医门之主,在神医门内部,还在她自己的书房里面,被她已经控制住的弟子给反制,重伤差点没命的事实。

    假如只有南宫俪一个人蠢,神医门的少主能看倒也行,说明神医门南宫氏后继有人,就算南宫俪这次倒下了,神医门也不会乱。

    可现在的事实是,南宫俪门下最出色的弟子覃樾已经和她撕破脸叛出了神医门,成为了神医门的敌人,而南宫俪显然要把她唯一的女儿南宫晚扶持成为神医门的继承人。但那南宫晚天生体弱不说,到现在一点武功都不会,医术和毒术还不如神医门的一个普通弟子,说白了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柴。神医门再这样下去,就算出世,也难逃覆灭的结局。

    碧血山庄要出世,有盟友最好,但并不是必须要和神医门合作。他们可以找别的盟友,有危机的时候甚至可以选择投靠一国皇室,只要选对了,就能够在天下安安稳稳地立足。

    “但是鬼医阁下那边……”齐骜皱眉,“覃樾已经逃了,以他的实力,接下来很难找到他的踪迹,更别说通过他寻找慕容恕了。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跟着鬼医满天下地找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当初齐郢和齐骜答应鬼医保护他三年,直到找到他的故人为止,这对父子为人正直,并不打算食言,但他们本以为找个人没有这么困难,谁知道真正找起来却比想象的要困难很多。

    齐郢和齐骜已经尽力了,碧血山庄与世隔绝多年,并没有专门的打探消息的渠道,鬼医要帮晋连城,他们都认了,要来神医门,他们也来了,可如今唯一的线索断了,接下来根本无从找起!

    “齐老前辈在吗?”

    门口响起了鬼医的声音,齐骜起身过去打开门,请鬼医进来了。

    “两位前辈,晚辈过来,是想和两位前辈商议何时离开神医门的事情。”鬼医开门见山地说。

    “鬼医阁下,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变化。那覃樾并非等闲人物,这次南宫俪得不偿失,我们也失去了寻找慕容恕的唯一线索,不知鬼医阁下接下来打算如何?”齐郢依旧很客气。

    鬼医叹了一口气说:“两位前辈为了晚辈的事情离开家,已经尽心尽力奔波了大半年的时间,晚辈心中很过意不去。如今线索既然断了,继续留在神医门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两位前辈还有要和南宫门主商谈的事情,可以晚些日子再走,等两位前辈的事情办完了,咱们便离开吧!”

    齐骜看着鬼医问:“不知鬼医阁下接下来打算去往何处?”

    鬼医摇头:“晚辈无处可去,所以想去碧血山庄叨扰一段时日,还请两位前辈收留。”

    齐郢和齐骜对视了一眼,齐郢微微一笑说:“鬼医阁下太客气了,我们碧血山庄任何时候都欢迎鬼医阁下前去,求之不得啊!”

    鬼医的话,让齐郢和齐骜都很高兴,因为他们的确想走,但鬼医如果不走的话,他们还是会留下的。这对父子出门已经有大半年了,也想回去看看,鬼医说要去碧血山庄,他们求之不得。

    “鬼医阁下请放心,有关覃樾和慕容恕的踪迹,我们定会派人调查的。”齐骜对鬼医说。

    “多谢两位。”鬼医微微点头。

    “杜午和晋连城师徒,鬼医阁下是如何打算的?”齐郢看着鬼医问。

    鬼医微微皱眉:“随他们去吧!”原本鬼医留着杜午和晋连城,是想着在神医门的线索断了之后,让他们继续帮他寻找慕容恕,可慢慢地在齐郢的暗示之下,鬼医也意识到,那对师徒并非泛泛之辈,即便一时不得志对他低头,一旦有机会,一定会反咬他一口,他掌控不了那两人。

    而鬼医唯独信得过的就是齐郢和齐骜,他知道碧血山庄要出世了,接下来有碧血山庄作为靠山,他的要求齐郢和齐骜都不会拒绝,他并不需要再利用杜午和晋连城来做什么。

    听到鬼医的话,齐郢和齐骜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意味。

    齐骜是在询问齐郢要不要除掉杜午和晋连城,齐郢微微摇头,表示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毕竟这里是神医门的地界,他们尽快离开为上。至于那对师徒接下来如何,与他们无关,他们本就没有仇怨,反倒是杜午和晋连城欠鬼医的恩情还未还上。

    不久之后,齐郢一个人去了湖心小筑,见到了神医门的少主南宫晚,南宫晚身边还坐着神医门的大长老南宫俨。

    “齐老庄主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事吗?”南宫晚脸色苍白,神色疲惫地问了一句。

    “南宫小姐,老夫是来告辞的。”齐郢也没有拐弯抹角,看着南宫晚直接说道。

    南宫晚神色明显不悦:“怎么?看到家母受伤,齐老庄主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说走就走,当神医门是什么地方?”

    南宫晚话落,齐郢面色微沉:“南宫小姐,南宫门主也不敢这样对老夫说话!老夫是神医门的客人,是被南宫门主请来的。神医门现在是多事之秋,老夫不想留下干涉神医门内部的事情,所以才要离开,南宫小姐是要强留老夫吗?”

    南宫俨赶紧开口:“齐老庄主,小姐年幼无知,还请齐老庄主见谅。如今神医门的确有些家务事要处理,门主也受伤倒下了,一时招待不周,怠慢了齐老庄主和齐庄主。如果齐老庄主要离开的话,老夫明日设宴,为几位践行。”

    “南宫大长老不必紧张,老夫不会跟一个年幼无知的晚辈计较!”齐郢说话也没了几分客气,因为他真的觉得跟南宫晚这样的蠢货说话有损他的身份。

    “你们要走,晋公子也要走吗?”南宫晚再次开口,竟然对着齐郢问起了晋连城。

    “杜宗主和晋连城是南宫门主请来的客人,不是碧血山庄的人,他们的去留,自己决定,南宫小姐想知道,就自去问他们。”齐郢话落,站了起来,对着南宫俨拱手说,“大长老,不必践行,派个人送我们出去即可,一个时辰之后,老夫和犬子会陪同鬼医阁下一起离开!告辞!”

    齐郢话落就大步离开了,南宫俨皱眉看着南宫晚,不认同地说:“小姐,齐老庄主是江湖至强高手,碧血山庄的主人,门主希望和碧血山庄合作,小姐对齐老庄主说话要慎重一些。”

    “你在教训我?”南宫晚面色一沉,“大长老,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南宫晚话落就怒气冲冲地走了,南宫俨拳头握了起来,看着南宫晚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一个时辰之后,南宫俨亲自送齐郢和齐骜以及鬼医离开了神医门的地界,而心系晋连城的南宫晚,还真的跑去问晋连城是不是也要走了。

    杜午和晋连城是在鬼医和齐氏父子一行离开之后才知道他们走了,却没有叫上他们师徒。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说明鬼医已经不需要晋连城还上欠他的恩情,而齐氏父子也不会再盯着他们了。

    那么现在的问题还是,他们师徒要不要离开神医门。想走的话,只要晋连城哄骗着南宫晚,随时可以拿到离开神医门的线路图,甚至可以畅通无阻,尤其这个时候南宫俪重伤昏迷不醒,什么都管不了。

    不走的话,留下是个机遇,但也有很大的风险。假如晋连城真的能够利用南宫晚得到神医门,那自然是大大的好事,但在得手之前,他们需要想办法保住自己的性命。

    “连城哥哥,你也要走了吗?”南宫晚跑到晋连城院子里的时候,正好看到晋连城从房间里出来,她神色紧张地以为晋连城也要走。

    晋连城看着南宫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头不语,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连城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都可以告诉我的,你看,我现在是神医门的少主,我娘受伤了,神医门里面我最大!”南宫晚拿出一块金色的少主令牌给晋连城看。

    这是昨天南宫俪才交到南宫晚手里的,南宫俪本想在这两天找个合适的时机,将神医门的所有长老和弟子召集到一起,正式宣布南宫晚成为神医门少主的事情,可惜今天发生了意外。

    “晚儿,有些事情,我也该告诉你了,随我进来吧。”晋连城话落,转身回了房间,南宫晚很快跟了上去。

    落座之后,南宫晚看着晋连城问:“连城哥哥,到底有什么事情?”南宫晚对晋连城一见钟情,而她能感觉到晋连城也是喜欢她的,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晋连城。

    “晚儿,我们不合适,以后还是不要来往了。”晋连城看着南宫晚神色严肃地说,“我和师父明日就会离开,你自己在神医门,多保重。”

    “为什么?”南宫晚神色一变,“为什么连城哥哥要走?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知道连城哥哥从未娶妻,也没有妾室!难道连城哥哥心里有别人了吗?”

    晋连城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有些事情,晚儿不知道。我心里没有别人,也没有娶过妻,但我死过一次。”

    “我知道,连城哥哥福大命大,现在不是好好地活着吗?”南宫晚看着晋连城说。

    “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晋连城笑容有些苦涩,“我是用了还生蛊,才多了一条命,现在还能活在世上,否则早就死了。先前我双眼都被人所伤,变成了一个瞎子,如果不是遇到鬼医阁下,我现在眼睛也看不到。”

    “连城哥哥……”南宫晚看着晋连城,神色十分不忍,“我没想到,你过得这么苦。”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晚儿同情我。”晋连城看着南宫晚说,“我现在还能有命在,已经是上天眷顾了,但我树敌很多,很多人都想让我死。在那些想让我死的人里面,有一部分,是冲着我体内的还生蛊来的,而这一部分人里面,包括南宫门主。”

    南宫晚神色微变:“我娘?这不可能!”

    “晚儿你太单纯,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晋连城摇头,“这就是事实,也是南宫门主邀请我和师父来神医门的唯一原因。只是因为南宫门主最近很忙,一时没顾上取我的性命而已。我和师父先前是被鬼医和齐氏父子胁迫,所以不得自由,想逃跑都不可能。”

    “连城哥哥,如果只是因为这个的话,你放心,等娘醒了,我跟娘说,让她不要再夺你的还生蛊就好了!娘对我最好了,她一定会答应我的!”南宫晚看着晋连城说。

    晋连城微微点头:“我知道,但是即便南宫门主看在晚儿的份儿上,饶了我的命,也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

    “为什么?”南宫晚不解。

    “因为我是个不祥之人,麻烦缠身,不仅过去,以后只要我活着,就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我不想连累你,南宫门主也不会看你跟着我受苦的。”晋连城看着南宫晚说。

    南宫晚哭了:“连城哥哥,你不要这样说,我喜欢你,我什么都不怕,我可以帮你的,谁都不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晋连城眼底冷漠如斯,可惜南宫晚看不出来,她只觉得她爱上的男人命太苦了,甚至觉得上天安排她和晋连城相遇,她就要努力,让晋连城以后都过得开心快乐……

    “晚儿,等南宫门主醒了,不管你怎么说,不管我怎么求,她都不会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她会怀疑我是为了利用你来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晋连城笑容苦涩,“我从出生到现在,到哪里都没有人真正相信我,我已经认了。我不想让你为难,以后,我们各自安好吧。”

    “我不要!”南宫晚猛然站了起来,“连城哥哥你放心,任何人包括我娘在内,都不会动摇我想和你在一起的决心!我一定会说服我娘的,你不要走,只要你在神医门,我不会让任何人找你的麻烦!”

    神医门是个等级严明的门派,门内门规森严,门主和少主手中的令牌就是权力的象征,即便有人想篡位,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南宫晚是个废柴又如何?就算神医门的长老对她不满,也不敢轻易动她。

    “晚儿……”晋连城的神色微微有些动容。

    “连城哥哥,我先去看看我娘醒了没有,你等我消息。”南宫晚看着晋连城神色认真地说,话落转身跑了。

    晋连城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轻哼了一声说:“愚不可及的女人!”

    晋连城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事情勾引南宫晚,也没有碰过南宫晚一根手指头,南宫晚和晋连城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南宫晚各种主动,而晋连城并没有拒绝。

    在走和留之间,晋连城决定了,他要选择后者。他和杜午现在想离开神医门,利用南宫晚就能办到,但是离开之后,他们师徒依旧一无所有,还得重新开始。现在是个好时机,因为南宫俪正好受了重伤,神医门内部没有那么平静,他们只要小心筹谋,便大有可为。

    另外一边,就在距离神医门不远的一个山谷之中,覃樾见到了自己真正的小翠花师妹和白爷爷。

    “大师兄,你没死真的太好了!”小翠花看到覃樾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高兴极了。

    “覃樾,你的朋友很有本事。”白老头看着站在山洞外面的穆霖和独孤傲说。两人都戴着面具,而萧星寒和穆妍这会儿去洗掉易容换衣服了。

    “嗯。”覃樾微微点头,看着白老头和小翠花说,“这次是我连累了你们。”

    “大师兄不要这样说,没有大师兄的话,我早已经被毒蛇咬死了!”小翠花皱眉说。她一直都没忘记当初那条毒蛇的尖牙咬在身上之后,浑身冰冷僵硬的感觉。而她也没有忘记,毒蛇的主人,她的一位美貌师姐,竟然第一时间没想着救她,反而拉了一群人围观取笑,都在说她太丑了才会被毒蛇咬。如果不是覃樾从天而降救了小翠花,她真的会死在那些人冷血的注视之下,甚至都没有人会给她讨公道。

    “覃樾,你知道的,我一直留在神医门,只是因为习惯了,无处可去。”白老头微微摇头说。他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了,很多事都看得很开。

    “你们有没有想去的地方?”覃樾看着两人问。

    “你来安排吧。”白老头对覃樾说。他知道,接下来神医门的人还会满天下地找他们,所以他们不能随便乱走,还是让覃樾安排比较稳妥。

    覃樾微微皱眉说:“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覃樾看了一眼外面的穆霖和独孤傲,在想他如果提出要跟着萧星寒和穆妍回家的话,他们会不会拒绝他?如果真被拒绝的话,他会很伤心的,既然如此,干脆就不提了吧!他接下来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不能给他为数不多的朋友添麻烦,虽然他其实很想跟他们在一块……

    萧星寒和穆妍回来了,换好了衣服,不过脸上都戴着面具,因为没有必要让白老头和小翠花知道他们的身份,无关信任,这对白老头和小翠花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这次多谢你们。”覃樾拱手对萧星寒和穆妍说,“接下来我会带着白爷爷和小翠花离开,去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至于去哪里还没想好,等我安顿好了,有时间会去找你们的。”

    穆妍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覃樾会提出要跟着他们走,她已经在想怎么安排白老头和小翠花了,结果覃樾这就要跟他们分道扬镳了?

    “覃樾,你该不会忘了你体内还有噬功蛊吧?”穆妍提醒覃樾,“还剩七十多天,也不长,解不了的话就只能等死了。”

    覃樾微微一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放心,如果我真解不了的话,不会便宜了外人,在我死之前肯定冲到你面前把我的内力送给你。”

    穆妍唇角微勾:“够意思,不过你那时的样子肯定很丑,还是算了吧。”

    “不用为我担心。”覃樾神色一正,“我会想到办法的,你们帮我的已经够多了,你们该走就走吧,再见我请你们喝酒。”

    覃樾以为他们这就要分别了,结果穆妍没说什么,萧星寒看了一眼神医门所在的方向,声音冷漠地说:“既然来了,就抢点东西回去,你带路。”

    覃樾挑眉:“兄弟,你想要什么宝贝?我对神医门里面很熟悉,不过也从来不敢去闯神医门的藏宝库。藏宝库在禁地万毒窟里面,极凶险。你们也知道,神医门是有阵法护着的,尤其是藏宝库附近。”

    当初神医门的一个叛逆弟子原恒都能够在北漠国繁星城名医山庄后山设置出一个必杀的毒阵,害人无数,已经足可见神医门的阵法有多厉害了。

    救覃樾的时候,其实穆妍和覃樾可以先逼迫南宫俪给覃樾解除噬功蛊,然后再离开,不过当时覃樾说,他们必须尽快离开,否则容易生变。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覃樾并不相信南宫俪。蛊术是千变万化的,覃樾和穆妍都不了解噬功蛊,事实上覃樾中蛊之后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恐怕解蛊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只要南宫俪不傻,她完全可以假借给覃樾解噬功蛊的机会再翻身,暗中作祟,万一再往覃樾体内下了譬如傀儡蛊那样的阴邪之物,操纵覃樾开始杀穆妍,事情就变得搞笑了……

    那里毕竟是南宫俪的地盘,高手无数,有防不胜防的阵法,有数不清的毒物,南宫俪被擒倒也不是因为她实力弱,主要是她的自负让覃樾和穆妍偷袭得逞,而覃樾很清楚,绝对不能给南宫俪一点喘息的机会,否则他们的主动权随时有可能丧失。

    事实也的确如此,南宫俪的书房之中其实是有阵法和机关暗器的,如果当时覃樾真的要求南宫俪立即为他解蛊,南宫俪有很多种方法,即便她自己不动,也可以让覃樾和穆妍落入她的陷阱里面,因为覃樾对神医门的了解,远不如南宫俪。

    这会儿都到了安全的地方,覃樾也行动如常了,突然听到萧星寒说还要再回神医门,覃樾想知道萧星寒想要什么,他会尽力帮萧星寒得到的。

    听到覃樾的话,萧星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本来打算等我们走了,自己再回神医门一趟,不是吗?”

    覃樾神色一怔,没想到萧星寒竟然猜到了他的心思。他的噬功蛊还没解,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离开,而他从一开始的打算就是,等脱身之后,他一个人再悄悄地潜入神医门,到南宫俪的书房之中找到解蛊之法。

    这样一来,覃樾可以不必让萧星寒和穆妍陪着他冒险,因为萧星寒和穆妍能千里迢迢来救他,能让他摆脱南宫俪的掌控,他已经很感激了。他见到穆妍之后,考虑事情的第一前提其实是,绝对不能让萧星寒和穆妍因为他受伤,而这也是他当时刻意对穆妍说放弃解蛊,直接离开的原因之一,即便不是主要原因。

    除了解蛊之外,覃樾还有一个不得不再回神医门的原因,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还在神医门里面,没有带出来,他必须回去取。

    覃樾已经想好了计划。南宫俪重伤昏迷,他中了噬功蛊的事情其他人都不会知道,所以这个时候神医门里面的人绝对不会想到他会去而复返,对他不会有所防备。并且因为南宫俪重伤,神医门上上下下会有一段时间的混乱,这就是一个好时机。只要他谨慎一些,全身而退不是问题。

    “所以,兄弟你是想陪我回去?”覃樾突然笑了,眸如灿星,伸手就要过来抱萧星寒。他很高兴,如果不是这会儿的处境不允许,他很想和萧星寒开怀畅饮三百杯。

    萧星寒没有出鞘的长剑抵在了覃樾胸口,看着他冷冷地说:“别废话!我只是不想白来一趟,看你死在神医门!”

    穆妍看看萧星寒,再看看覃樾,唇角微勾:“你们俩这眉来眼去的,当我不存在么?”

    穆霖和独孤傲嘴角都是一抽,覃樾哈哈大笑了起来,不由分说地揽住了萧星寒的肩膀,仿佛示威一般对穆妍说:“你男人喜欢我!”

    萧星寒抬手就给了覃樾一个狠狠的肘击,覃樾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得不放开了萧星寒,表示他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萧星寒这么激动干什么?

    覃樾在“挑衅”,穆妍却笑容满面地说:“覃樾,我男人是真的喜欢你,我承认。”覃樾事实上是萧星寒所承认的第二个朋友,第一个是慕容恕。而穆妍能够感觉到,萧星寒是真的喜欢覃樾,虽然穆妍也觉得有些神奇,不过这是好事。

    如此,谁都没走,而距离山谷仅有三里地就是神医门,神医门根本没有人在附近搜查,想必他们都以为覃樾跑远了。

    傍晚时分,独孤傲和穆霖去打了十几只野鸡回来,白老头带着小翠花热火朝天地忙着烤鸡,穆霖和独孤傲也在旁边帮忙。

    覃樾和萧星寒以及穆妍三个人,就坐在半山腰一处平坦的石台上面,看着天边的晚霞。

    一开始穆妍坐在中间,萧星寒要求和穆妍换了位置,于是萧星寒坐在中间,左边是覃樾,右边是穆妍。

    “哎!你们俩成亲时日也不短了,怎么没生个孩子?”覃樾心情很轻松的样子,看着萧星寒和穆妍问,话落还神色认真地对萧星寒说,“兄弟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我不会笑话你的,我可以给你把个脉看看,这方面的病我还真的懂一点……”

    穆妍笑得很开心,萧星寒冷冷地看了覃樾一眼,突然抬手就抽了覃樾后脑勺一下:“你连个女人都没有还有脸跟我们提孩子?”

    覃樾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眼神幽幽地看向了天空:“其实,我很羡慕你们,不过娶妻这种事情,要看缘分的,急也没有用。”

    “覃樾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姑娘?”穆妍问覃樾。

    覃樾认真想了想说:“一个能给我家的感觉的姑娘。”

    “那她应该会像你娘。”穆妍很认真地说。

    覃樾愣了一下,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淡淡一笑说:“你说的有道理。”

    穆妍感觉覃樾似乎是因为她提起了他的母亲神色有些异样,不过还没等穆妍问覃樾的身世,下面就传来了小翠花欢快的声音:“大师兄,两位大侠,吃饭啦!”

    “我们走吧。”覃樾笑着站了起来。

    再次见到香气四溢色泽诱人的烤鸡腿,覃樾的表情那叫一个一言难尽。试着吃了一口之后,明明很香的鸡腿,盐也放的正好,可覃樾就是吃出了一股挥散不去的苦味儿。

    “大师兄怎么吃得这么慢?这不是大师兄最喜欢的吗?”小翠花不解地看着半天都没吃几口烤鸡的覃樾问道。她表示今天这烤鸡还是白爷爷做的,熟悉的味道,很好吃的!

    “我没什么胃口。”覃樾发现拜萧星寒所赐,他对他最爱的大鸡腿真的有阴影了,他恨萧星寒!

    夜幕降临的时候,白老头和小翠花在山洞里面休息,穆霖和独孤傲在外面守着,覃樾和萧星寒打算出发前去神医门了。穆妍会跟他们一起去,不过不会进去,会在某个地方接应他们。

    “兄弟,不要乱走,一定要跟着我。”覃樾对萧星寒神色严肃地说。他自己一个人去未必会出事,但加上萧星寒,两个人可以互相照应,就会稳妥很多。

    覃樾已经知道,穆妍给南宫俪下了毒,导致南宫俪功力尽失,根据他们的判断,南宫俪要醒过来至少得十天八天。

    夜色幽深,三人一起靠近了神医门。

    覃樾戴上了一个从独孤傲那里借来的面具,萧星寒和穆妍身上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人联想到他们的身份。换武器什么的,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

    到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覃樾停了下来,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开口对穆妍说:“弟妹在这里等着吧。”

    穆妍觉得很好笑,覃樾管萧星寒叫兄弟,如今这是很自觉地认为他是萧星寒的兄长了?话说他们也没问过彼此的年龄,这连弟妹都这么自然地叫上了,给覃樾能耐的……

    穆妍静静地看着萧星寒和覃樾消失在一片密林之中,她找了一块平滑的石头盘膝坐了下来。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地势很高,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下方灯火点点的神医门。不过距离远,其他的就看不清楚了。

    覃樾带路,萧星寒跟在他身后,两个人很快避开了神医门的杀阵和护卫,悄无声息地进入了神医门之中。

    “这里是我住过的地方。”覃樾轻声对萧星寒说,两人飞身进了一个没有点灯的院子,院中一片幽暗。

    覃樾轻车熟路地进了他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还整整齐齐的,跟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两样,到现在神医门的五位长老还没想起要来他这里搜查一下。

    覃樾推开衣柜,露出了衣柜后面墙上的一个暗格,打开暗格,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直接放入了怀中,还从衣柜里面拿了几件衣服出来,打了一个包袱,背在背上,对萧星寒说:“走吧!”

    两人离开覃樾的院子,路上也见到了在外面走动的弟子和下人,不过以他们的实力,不被发现很容易。

    路过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覃樾突然驻足,然后笑了起来,小声对萧星寒说:“南宫俪出事,她毕竟是个女人,五位长老不会守着她,这会儿正在一起议事,或许商量怎么把我千刀万剐呢。”

    “别废话!”萧星寒冷冷地说。

    覃樾默默地对着萧星寒挥舞了一下拳头,表示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和萧星寒好好打一架,输的人吃鸡腿,加十倍的盐……

    到了神医门正中央的湖边,两人静静地等了片刻,然后在幽暗夜色的掩护之下,如两片轻盈的墨羽,掠过湖面,飞身上了湖心小筑。

    湖心小筑上面很安静,只有下人走动的脚步声。覃樾看了一眼,南宫晚的房间已经熄了灯,想必南宫晚这个女儿也不可能日夜守在南宫俪床前的。

    南宫俪的房间还亮着一盏昏黄的灯,窗户上面映出了不止一个人的影子,隔壁的书房里面幽暗一片。

    萧星寒突然动了,然后覃樾就看到萧星寒像个鬼魅一般在湖心小筑上面穿梭,目之所及,几个下人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被萧星寒一掌劈晕,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就在覃樾打开南宫俪书房门的同时,萧星寒已经用一根细细的竹管捅破了南宫俪房间的窗户纸,把其中的强效迷烟吹了进去,然后又往南宫晚的房间里吹了一点迷烟。

    如此,不过片刻功夫之后,湖心小筑上面,仅剩下了萧星寒和覃樾两个清醒着的人。

    萧星寒闪身进了南宫俪的书房,覃樾已经把灯点上了,然后用眼神示意萧星寒小心一些。

    结果覃樾的手刚刚碰到南宫俪书架上面的一本书,一根毒刺猛然出现在他的脚下,他心中一惊,被萧星寒拽过去的时候,他的鞋底已经被刺穿了!

    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覃樾觉得他如果今夜是自己来的话,还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因为南宫俪之所以没有在湖心小筑上面安排高手保护,是有原因的。

    一枚菱形的飞镖从萧星寒手中射出,钉在了覃樾刚刚要拿的那本书上面,然后飞镖带着那本书,又回到了萧星寒手中,因为飞镖上面有一根几乎看不到的线在萧星寒身上。

    “暗器不错。”覃樾拿过那本书,翻开看了两眼,就扔在了地上,“没用。”

    于是,两人就肩并肩站在南宫俪的书房靠近门口的位置,萧星寒用飞镖每次取一本书过来,覃樾负责看里面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而其中好几本书都触发了不同的机关,有些杂书甚至就是故意放在那里,用来设置机关的。

    南宫俪的书架上面总共也只有二十多本书,一直到最后一本,覃樾眼睛一亮:“是这个!”其他书里面有关于医术的和关于毒术的古籍,还有一些杂书,风物志,只有这一本,是蛊术秘籍。虽然不是最高深的蛊术秘籍,但比南宫俪当初给萧星寒和穆妍的那本要高级一点,很薄,总共没几页,里面包括了噬功蛊和傀儡蛊这两种蛊毒的炼制方法和解法。

    覃樾很快把几页书看完了,然后把那本书给了萧星寒,萧星寒收了起来。

    夜色深重。

    穆妍在原地等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看到萧星寒和覃樾一起回来了。没有血腥味,应该都没受伤,穆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三人回到了不远处的那个山谷,白老头和小翠花还在山洞里面熟睡,覃樾去把他们叫了起来。

    等神医门的人发现有“贼”闯进去,很快就会联想到他身上,接下来恐怕会有人过来搜查这边,他们得连夜离开。

    小翠花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着覃樾问了一句:“大师兄,天亮了吗?”

    “嗯,天亮了。”覃樾点头。

    “怎么还这么黑呢?”小翠花看着外面幽暗的夜色,一脸懵。

    “阴天,快下雨了。”覃樾很淡定地说。

    “大师兄,你骗我!”小翠花终于清醒,扁嘴看着覃樾说。

    “快收拾一下,准备走了。”覃樾揉了揉小翠花的脑袋,话落出了山洞。穆妍和萧星寒以及穆霖和独孤傲四人,都背对着覃樾站在外面。

    “如此,我们便走了。”穆妍转身,看着覃樾说。覃樾已经知道了噬功蛊的解法,接下来应该很快就可以给自己解蛊,而他们也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了。

    至于这会儿还在神医门的杜午和晋连城,萧星寒和覃樾又回去一次也没管他们,主要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齐氏父子已经离开神医门了,并不会再护着晋连城。

    看到穆妍和萧星寒转身就走,覃樾突然叫住了他们:“哎!借我点钱呗!”

    小翠花觉得她家英明神武的大师兄在那对夫妻面前好像不太一样,很随意,就像他们是亲人一样。

    “师弟,给他点钱。”穆妍对独孤傲说。

    独孤傲转身回去,从包袱里拿了厚厚的一叠银票递给了覃樾,一句话没说,转身追着穆妍走了。

    月光清冷,覃樾看着手中足足有好几万两的银票目瞪口呆,小翠花眼睛亮晶晶地凑了过来:“大师兄,你的大侠朋友家里是开钱庄的吗?”

    “是。”覃樾幽幽地说。他突然好感动,因为他这辈子第一次有种发财的感觉,即便是借来的钱,不过打死他都不会还的……

    ------题外话------

    求一波月票,么么哒o(n_n)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