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82章 幼稚!

时间:2018-04-24作者:三木游游

    ,!

    清早,北漠国,神医门,湖心小筑南宫俪的书房密室之中。

    这会儿南宫俪倒是很有耐心,看着覃樾把最后两个鸡腿都吃完,然后又看着覃樾自己把碗碟收拾了,南宫俪提着出去,交给了侍女。

    南宫俪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覃樾正在提着茶壶大口喝茶,很快就把给他准备的一壶茶水给喝完了,然后示意南宫俪再给他来一壶新的。

    南宫俪轻哼了一声,提着空茶壶出去,没用多久就提了一壶新的茶回来,看到覃樾又灌了大半壶,还说了一句:“今天的茶不错。”

    “覃樾,本尊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南宫俪看着覃樾说,“本尊不管你跟慕容恕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本尊现在就想知道慕容恕的下落,你告诉本尊,本尊可以对你发誓,只要慕容恕配合本尊找到神兵令,本尊绝对不会伤害他!”

    覃樾放下手中的茶壶,还是感觉满嘴一股苦味儿,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不是因为南宫俪的话,而是因为这顿太难吃的鸡腿。

    “师尊,我不相信你。”覃樾神色平静地说。

    “覃樾,是你说了要跟本尊谈交易的,不妨提出你的条件!”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说。

    “师尊可以为我解了噬功蛊,并且不杀我吗?”覃樾看着南宫俪问。

    南宫俪摇头:“在本尊得到真正的神兵令之前,绝无可能!”

    “很合理。”覃樾微微点头,“但我把慕容恕的所在告诉师尊,又如何保证我自己的性命呢?师尊不要再说什么发誓的话,我不信。”

    “覃樾,你现在已经失去了和本尊谈条件的资格!”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说,“你是不是觉得,反正早晚都是死,何必还要出卖你那个情郎?”

    “差不多吧。”覃樾点头,认同南宫俪对他的分析。

    “本尊知道,用刑对你来说,或许什么用都没有,因为你根本就不怕那些。”南宫俪看着覃樾冷笑连连。

    “师尊说得对。”覃樾点头。

    “但是神医门里有一个人,你一定不会不在意的。”南宫俪看着覃樾目光幽深地说,话落就看到覃樾神色微变。

    南宫俪笑了:“覃樾,小翠花那个丑丫头的性命,你如果也不在意的话,本尊倒是要对你说一声佩服了!”

    覃樾沉默,过了片刻之后说:“师尊一定要逼我至此吗?”

    南宫俪冷哼了一声:“本尊逼你?随你怎么想!本尊再问你一次,慕容恕到底在哪里?”

    覃樾垂眸沉默地坐在那里,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

    南宫俪猛然甩袖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并没有关上密室的门,叫来了神医门的大长老南宫俨,她和南宫俨的对话,清晰地传入了覃樾的耳中。

    “去把小翠花那个丑丫头给本尊带过来!”南宫俪冷冷地说。

    “是,门主。”南宫俨领命,很快退下了。

    南宫俪回头看着覃樾冷笑:“本尊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南宫俪关上了密室的门,没有看到覃樾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他正发愁萧星寒和穆妍应该很难找到这里,南宫俪竟然要把“小翠花”给抓过来。覃樾觉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抓来的“小翠花”,应该就是萧星寒的媳妇儿萧王妃穆妍,很好很好。

    就在南宫俨奉南宫俪之命前去寻找小翠花的时候,那边杜午和晋连城已经和鬼医碰了一次面了。他们本就是一起来的,晚上南宫俪让人看着不让他们外出走动,白天虽然也有人盯着,但是他们接触的话不会有人阻止。

    “鬼医阁下,南宫俪昨日是在说谎,覃樾这会儿一定还没死,就在南宫俪手里,但她不愿意让我们跟覃樾接触,得到慕容恕的线索!”杜午压低声音对鬼医说。

    鬼医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这一点,我也想到了。”

    “鬼医阁下,现在已经确定了,覃樾真的和慕容恕有关,他就是寻找慕容恕的重要人物,但我们师徒,现在恐怕自身难保,帮不了鬼医阁下了。”杜午叹了一口气。

    “杜宗主何出此言?”鬼医看着杜午问。

    杜午微微摇头说:“鬼医阁下或许也听说过还生蛊,老夫就直言了。还生蛊在赤焰体内,这是神医门门主南宫俪势在必得的宝贝,否则她不会让那两位长老把我们师徒也请到这里来,接下来,我们随时有可能被南宫俪取了性命!”

    鬼医皱眉:“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和齐老谈谈的。”

    鬼医本就和齐氏父子住在一个院子里,杜午和晋连城离开之后,他就进了齐郢的房间,齐骜也在。

    “两位前辈此来是为了碧血山庄和神医门的合作,这一点晚辈本不该干涉。”鬼医也没有拐弯抹角,看着齐郢和齐骜说,“但两位前辈都很清楚,晚辈唯一的目的只是为了找到慕容恕,神医门的南宫门主显然并不想给晚辈这个面子,不管晚辈如何发誓没有别的居心,她都不会相信的。”

    齐郢微微叹了一口气:“鬼医阁下的担心老夫清楚,这件事我们父子刚刚也在谈。我们受了鬼医阁下的恩惠,也曾承诺过在保护鬼医阁下之余,帮助鬼医阁下寻找慕容恕的下落,如今既然已经来到了神医门,并且有了很明晰的线索,就是覃樾,为了帮助鬼医阁下达成心愿,老夫会尽快去找南宫门主谈谈这件事的,希望南宫门主能卖老夫一个面子。”

    鬼医神色一喜,坐在轮椅上面,对着齐郢躬身行了个大礼:“那就多谢齐老前辈了!”

    齐郢和齐骜其实有他们自己的打算,他们本身并没有想找慕容恕,但他们的确承诺过帮助鬼医寻找慕容恕。假如一直找不到慕容恕的话,齐郢和齐骜要兑现对鬼医的承诺,就必须保护鬼医三年之久。所以,他们父子倒是真的希望鬼医赶紧达成所愿,然后他们对鬼医的承诺兑现,就不需要再一直跟着鬼医三年时间了。

    “既如此,老夫现在就去见见南宫门主吧!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齐郢说着已经站了起来,示意齐骜留下保护鬼医,他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

    齐郢对外面的下人说他要见南宫俪,下人也不敢怠慢,因为南宫俪特地交代过,所有这些客人里面,最重要的就是齐郢和齐骜父子,假如这对父子主动提出要见她的话,不需要请示,直接把他们带去湖心小筑。因为南宫俪很看重神医门跟碧血山庄的合作,不想惹了齐郢和齐骜不快。

    另外一边,南宫俨在小翠花自己的房间里没有找到她,听一个弟子说小翠花很可能在白老头那里,南宫俨就过来了。

    南宫俨踹开白老头院子半掩的院门,就看到“小翠花”正坐在院子里洗萝卜,七八根大萝卜已经被洗得白白净净放在了旁边的一个盆子里。

    “小翠花!”南宫俨声音低沉地叫了一声。

    “小翠花”猛然抬头,神色惊诧的样子像是很怕南宫俨,也没有开口叫南宫俨。

    “门主要见你,跟老夫走吧!”南宫俨看着“小翠花”冷声说。

    “门主……门主怎么会……”“小翠花”起身,拔腿就要跑,结果被南宫俨提着后领拽了回去。

    南宫俨看着一脸惊恐的“小翠花”,冷笑了一声:“想跑?真是愚蠢!”

    南宫俨很快提着“小翠花”一起离开了,至于这个院子的主人白老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南宫俨根本不在意,因为在他眼里,不管白老头还是小翠花,都是蝼蚁。

    白老头的房间里,萧星寒站在窗边,看着南宫俨带着穆妍假扮的小翠花走了,并没有前去阻止,因为一切,都在他和穆妍的计划之内。

    两人并不打算再做一顿饭给南宫俪吃,所以他们一早通过鸡腿给覃樾传信之后,希望覃樾能够和他们有默契,诱导南宫俪来抓“小翠花”,这样,便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寻找到覃樾的所在了。

    事实证明,覃樾和萧星寒穆妍夫妻俩的确是有默契的。事实上,这两天南宫俪对覃樾的逼问,看似覃樾很被动,但他一直处于主导地位,他心里最清楚他说什么话会让南宫俪暂时对他放松警惕,也最清楚用什么方式能够激怒南宫俪。

    收到萧星寒和穆妍的传信,得知他们已经进了神医门,覃樾知道,必须尽快行动,速战速决,因为他抗不了多久,而萧星寒和穆妍也伪装不了多长时间。

    而覃樾也想到了,最方便的,能够让萧星寒和穆妍知道他所在的方式,就是一步险棋,一步顺着南宫俪的心思走的棋。覃樾成功激怒了南宫俪,让南宫俪觉得他已经油盐不进了,并且顺理成章地想到了利用小翠花来威胁覃樾。

    穆妍假扮的小翠花得知覃樾在哪里的时候,萧星寒也会知道的,因为大长老南宫俨并没有发现,萧星寒暗中跟踪着他去了湖心小筑的方向。

    接下来,就算大白天暂时不方便动手,覃樾也有办法不让穆妍受到伤害,他只需要对南宫俪表现出犹豫和妥协即可,然后就可以静静地等待萧星寒去救他了。

    穆妍被南宫俨提着,小脸煞白,眼神惊恐,她心里觉得自己也真真是个演技派了。

    一路上避开了很多人的视线,穆妍看到了神医门正中心的湖心小筑,她知道,这是南宫俪和南宫晚母女所住的地方。

    南宫俨提着穆妍,飞过了那片湖,落在了湖心小筑上面。

    “大长老,这是……”精心打扮过的南宫晚刚出门就看到了南宫俨和穆妍,她看向穆妍的眼神带着不加掩饰的轻蔑和厌恶。

    “小姐,这是门主要见的人。”南宫俨对南宫晚说。

    “好吧。”南宫晚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带着一个丫鬟,朝着外面走去。

    南宫俨提着穆妍到了南宫俪的书房门口,抬手敲门,里面很快传来南宫俪的声音:“进来。”

    南宫俨带着穆妍进去,南宫俪冷冷地看了一眼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穆妍,冷笑了一声说:“小翠花,你大师兄覃樾救过你,你没有忘记吧?”

    “是……门主……小翠花不敢忘……”穆妍声音惊恐地说。

    穆妍本就不是站立着进来的,并且小翠花往日一直都是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看一眼都觉得多余的存在,所以并没有人发现她身高不太对劲。

    “本尊现在就让你见见你的大师兄,记得,要求你大师兄救你一命。”南宫俪看着穆妍冷笑。

    穆妍脸色一白,南宫俪似乎很满意,正准备打开密室的机关,门外传来了二长老的声音:“门主,碧血山庄的齐老庄主来了。”

    南宫俪蹙眉,她是吩咐过不管齐郢和齐骜什么时候要见她,都赶紧带过来,可南宫俪刚抓到“小翠花”,正准备进密室逼迫覃樾就范,齐郢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如果是齐骜来了,南宫俪还能让他稍等片刻,可来的是齐郢,南宫俪对齐郢的武功可是相当忌惮,并且知道齐郢将会是神医门能不能和碧血山庄合作,以及合作会有什么样条件的最关键的人物。

    想到这里,南宫俪立刻打开了密室的机关,对南宫俨说:“把这个丑丫头先扔进去!”

    南宫俪想着反正覃樾和“小翠花”一个都跑不了,她还是先招待齐郢比较好,等齐郢走了,再回来对付覃樾。

    密室门开了,南宫俨提着穆妍扔了进去,南宫俪看都没有再看一眼,直接把密室的机关再次关上了,然后抬脚走了出去。

    这边南宫俪邀请齐郢在湖心小筑上面视野最佳的望月亭里面详谈,而那边被扔进密室里的穆妍,和靠着墙坐着的覃樾四目相对,覃樾看着穆妍叫了一声:“小翠花。”

    穆妍看着覃樾叫了一声:“大师兄。”

    “抱抱。”覃樾对着穆妍伸手。

    穆妍抬脚抵在了覃樾的胸口:“我男人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覃樾突然笑了,看着穆妍笑得乐不可支:“你们能来,我很意外,也很……惊喜。”

    覃樾其实没想过萧星寒和穆妍真的会来救他,即便他心底隐隐的是有一点期盼的。一早收到萧星寒通过鸡腿传来的奇葩的信,现在亲眼见到了穆妍,覃樾觉得老天待他不薄。

    “我中了噬功蛊。”覃樾笑过之后,知道时间紧急,也没有废话,看着穆妍神色严肃地说,“九九八十一天噬功蛊养成的时候,南宫俪会让南宫晚夺了我的武功,然后我就会变成一具干尸。”

    “这样啊。”穆妍若有所思,“南宫俪给我的蛊术秘籍上面没有这个,你会吗?”

    覃樾摇头:“我也不会。”

    “那就先逃走再说吧,真到了最后也解不了的话,你的内力我要了,省得便宜了南宫晚。”穆妍很淡定地说。

    覃樾嘴角微抽:“做人厚道一点。”

    “少废话。”穆妍看着覃樾说,“还有什么?”

    “软筋散和封脉丹。”覃樾对穆妍说。

    穆妍点头,开始解她的外衣。

    覃樾神色有些不自然:“那个……这样不太好吧……你不是说你男人在提刀赶来的路上吗?”

    穆妍懒得理会覃樾,她把外衣解开之后,覃樾才发现她里面还穿了好几层,并且衣服里面还塞了一个不小的布包。因为穆妍比小翠花要瘦很多,为了伪装出小翠花的体型,她身上随身携带着她所有的行李,包括她自己的衣服还有一堆可能会用到的药物,也有毒物。

    看着穆妍打开布包,露出十几个小小的瓶子,覃樾嘴角微抽,觉得这姑娘装备真齐全,他以后得学着点儿。

    软筋散的解药是必备的,封脉丹的解药也有,主要是因为穆妍随身带了可能会用上的封脉丹。

    穆妍很快就找出来两种解药扔给了覃樾,覃樾吃了一枚封脉丹的解药,感觉自己的丹田终于有感觉了。而他又连吞了三粒软筋散的解药,因为他中的软筋散药量太大了,一粒也能解,就是需要很长时间,三粒药性很猛,解毒的时候会很难受,但这是最快的方式。

    而穆妍和萧星寒随身带的有毒药,不止一两种,他们两人亲手给南宫俪和神医门长老做早饭的时候并没有选择下毒,因为这里不是别的地方,他们面对的也不是普通人。南宫俪和神医门的五位长老各个精通医术和毒术,贸然对他们下毒其实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

    穆妍看着覃樾吞下三粒软筋散的解药之后开始吐血,也没管他,很快把自己的衣服再次穿好。他们三个人,即便都是高手,想要从神医门脱身也绝非容易的事情,接下来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你们有什么计划?”覃樾看着穆妍问。

    穆妍神色莫名:“覃樾,其实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南宫俪给抓了。”

    覃樾愣了一下:“这件事……”

    “不能说?”穆妍很淡定地说,“不能说倒也无妨,我们的确是有计划的,接下来……”

    “也不是不能说。”覃樾摇头笑笑,“我最初被抓只是因为南宫俪忌惮我,想要让我死,死之前还要夺了我的内力。不久之前南宫俪得知了另外一件事,要求我出卖我的一个朋友,我不想那样做,所以你才会在这里,她想利用小翠花逼我就范。”

    “你的一个朋友?”穆妍微微皱眉。

    覃樾以为穆妍是好奇他的朋友是谁,结果就听到穆妍说了一句:“除了我们,你还有朋友?”

    覃樾扶额:“妹子,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我朋友很少,除了你们,倒还真的有一个,如今不算什么秘密了,就是曾经慕容世家的少主慕容恕,你或许也认识。”

    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幽光,覃樾并没有注意到,穆妍好奇地问:“你和慕容恕是朋友我并不觉得意外,不过南宫俪让你出卖慕容恕,出卖他什么?她又是怎么发现你和慕容恕有来往的?”

    虽然穆妍专程过来救覃樾,覃樾也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但她并不打算让覃樾知道她是苍氏一族的少主,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慕容恕背后的人正是穆妍和萧星寒,但这一点覃樾没有必要知道,覃樾自己应该也不想知道。

    穆妍知道覃樾和慕容恕所有的来往,甚至他们之间说过什么话,也知道覃樾很谨慎,应该不会让南宫俪发现才是。

    “齐氏父子和鬼医三人,一直在寻找慕容恕,后来鬼医帮助晋连城医治眼睛,条件就是让杜午和晋连城帮他寻找慕容恕,所以他们才会凑到一起。”覃樾对穆妍说,“杜午和晋连城的确有关于慕容恕的线索,那个线索就是神医门,准确来说就是我。当初在无双城,我救过慕容恕一次,帮他解了血踪蛊,杜午猜到了那人是我。这件事现在已经被南宫俪知道了,她想从我身上得知慕容恕的下落,因为她还在找神兵令。”

    “神兵令不是在明腾手里吗?”穆妍看着覃樾问。

    覃樾笑了:“别告诉我你信明腾手里的神兵令是真的,假如是真的,你们早就奉厉皇之命抢走了。”

    “是这样没错。”穆妍微微点头。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慕容恕在哪里,一别之后,再见全靠缘分的朋友,我上哪儿去找?”覃樾很淡定地说,“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不管慕容恕是不是和真的神兵令有关,就算你们救了我,也不要打算利用我来做什么,我宁死不屈。”

    “我打算利用你……”穆妍看着覃樾若有所思,“你好像一无是处,你能做什么?”

    覃樾扎心了,无语地看着穆妍:“多谢你对我的评价,非常中肯。”

    “得,说正事。”穆妍对覃樾说,“接下来,你就这样做……”

    这边穆妍和覃樾正在密谈接下来的计划,萧星寒并没有上湖心小筑,而是藏在了湖边一个十分隐秘的地方,因为不管武功再高实力再强,从那样一个四面开阔的湖面飞过,绝对不可不能不暴露。

    萧星寒和穆妍已经商议好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为了避免暴露的风险,他们不打算再给南宫俪做一顿中午饭,所以在一个时辰之内,必须动手。

    却说南宫俪和齐郢,两人在湖心小筑的望月亭落座之后,南宫俪以为齐郢是来找她谈合作的,谁知道齐郢却提起了覃樾。

    “齐老庄主,本尊昨日说得很明白,覃姓叛徒已经被本尊扔进万毒窟处死了。”南宫俪脸上的笑意淡了许多。

    “南宫门主请听老夫说完。”齐郢倒也客气,“是鬼医阁下在找慕容恕,而他找慕容恕的目的,是为了通过慕容恕,寻找到他的一个故人。老夫可以以碧血山庄齐家的前程起誓,鬼医阁下对神兵令没有任何想法,碧血山庄也没有。”明腾手里的神兵令是真是假,现在天下很多人心中都有论断了。

    “呵呵,”南宫俪轻笑了一声,“齐老庄主这是认定本尊暗藏了覃樾,欺骗了你们,并且要利用覃樾去寻找慕容恕?”

    “南宫门主,明人不说暗话,南宫门主即便那样做了,在老夫看来也是人之常情,本来覃樾就是神医门的弟子,南宫门主想如何处置都是神医门的事情。”齐郢看着南宫俪神色淡淡地说,“南宫门主应该知道,老夫受了鬼医阁下的恩惠,必须报答,所以老夫才来寻找南宫门主。南宫门主不必担心,老夫和鬼医都没有要插手南宫门主对覃樾的处置,唯一的请求是,假如南宫门主真的找到了慕容恕,请告知我们一声,鬼医阁下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他,仅此而已。”

    南宫俪笑意加深:“齐老庄主真是太客气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本尊不答应,倒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南宫俪想了想,好像她真的没有什么损失,一切的主导权都还在她的手里面,卖齐郢一个人情也未尝不可。

    “那就先谢过南宫门主了。”齐郢对南宫俪说,话落微微叹了一口气,“南宫门主有所不知,老夫不能对鬼医阁下食言,但让老夫和犬子跟着鬼医阁下保护三年时间,老夫心中也不愿,如果真的只能三年后才能完成对鬼医阁下的承诺的话,碧血山庄在这期间是不可能出世的。”

    听到齐郢的话,南宫俪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她本来还真的想着,找到了慕容恕的下落,要不要告诉齐郢和鬼医,全看她的心情,可是齐郢的话是在隐隐地威胁她,假如他们不能尽快找到慕容恕,碧血山庄的主人完不成对鬼医的承诺,碧血山庄就不会出世,和神医门的合作自然就不存在了。而这份威胁,其实并不限于三年时间,假如真的惹了齐郢不快,碧血山庄和神医门撕破脸,别说三年,再过三十年,都没有合作的可能。

    “齐老庄主的意思,本尊懂了。”南宫俪唇角微勾。姜还是老的辣,她并不小看碧血山庄齐氏一族。

    “那老夫就先不打扰了。”齐郢站了起来,对着南宫俪拱手说。

    “齐老庄主慢走。”南宫俪看着齐郢的背影,眼眸微眯。神医门想要出世,和碧血山庄的合作势在必行,齐郢没有提合作,南宫俪也没有提,因为她现在有一件很要紧的事情要去做。

    南宫俪打开书房密室的机关,看到覃樾和“小翠花”都坐在地上,小翠花一直低着头,好像被吓着的样子。

    “覃樾,你考虑清楚了吗?”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说,话语之中满是威胁。

    覃樾垂眸,沉声说:“师尊,小翠花是无辜的,没有必要把她牵连进来,我们的恩怨,不管师尊想做什么,都冲着我来。”

    “哼!”南宫俪冷哼了一声,“覃樾,不要对本尊说废话!到了你必须选择的时候了!你是选无辜的小翠花,还是选你那个已经娶妻的情郎,本尊再给你十息时间考虑!”

    听到南宫俪口中“你那个已经娶妻的情郎”,穆妍低着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覃樾那个奇葩该不会对南宫俪说他爱上了慕容恕,所以才不想出卖慕容恕吧?真是这样的话,穆妍表示,覃樾绝对是个戏精型人才……

    十息时间很快过去了,覃樾神色痛苦地看了穆妍一眼,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

    南宫俪冷笑,大步走过去就把穆妍提在了手中,看着覃樾冷冷地说:“说出你的选择!如果你选的不是这个丑丫头,本尊会让你亲眼看着她死在你面前!”

    覃樾猛然抬头,看向了南宫俪,眼中满是怒火:“你一定会为你现在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哈哈!”南宫俪大笑,“真是可笑,死到临头还……”

    下一刻,坐在地上的覃樾一跃而起,而南宫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低头,就看到一把匕首插进了她的胸口,而匕首的刀柄,握在那个她根本没有放在眼中的“小翠花”手中,“小翠花”的眼神很冷静,哪里还有一丝慌乱?

    在南宫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根极细的银丝缠上了她的脖子,她感觉她的脖子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一动都不敢动,不可置信地看着“小翠花”:“你到底是谁?”

    南宫俪很清楚,这个人绝对不是真正的小翠花,小翠花只会一些花拳绣腿,医术毒术懂的也不多,更别提用暗器了!

    “她啊?”已经站起来走到南宫俪面前的覃樾,看着南宫俪似笑非笑地说,“弟子不是告诉师尊,弟子的情郎慕容恕成亲了吗?这位,就是弟子的情敌。”

    “你!”南宫俪简直要疯了,覃樾的软筋散显然已经解了,现在南宫俪胸口受了重伤一直在流血,脖子上还缠着一根随时可能会要她性命的银丝,还有两个高手盯着她,她所有的主动权,不过瞬息功夫,全都没有了!

    “师尊放心,弟子不会杀你的,不过接下来还请师尊送我们离开神医门,否则的话,我们有一点不妥,师尊少不得要给我们陪葬了。”覃樾看着南宫俪,只感觉连日来的郁气一扫而空。

    穆妍对覃樾说了她和萧星寒的计划,很简单,出其不意,速战速决。穆妍假扮的是最容易被人忽略被人看不起的小翠花,她在南宫俪眼中就只是个用来威胁覃樾的人质而已,她见到覃樾之后,只要有和覃樾单独交谈的时间,解了覃樾的软筋散,商量好接下来的行动,其实就已经注定了这场争斗南宫俪必然会输的结果。

    因为南宫俪在审问覃樾的时候,向来都是她一个人,不会让其他人跟着她进书房密室。而她以为“小翠花”本来什么都不懂还被吓傻了,她以为覃樾依旧中了毒,都很难站起来,行动受制,可她没想到,就她和齐郢短暂交谈的那点功夫,被她关在一起的两个人,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

    南宫俪是个高手,武功并不比穆妍或者覃樾弱,可惜她对穆妍没有丝毫防备,又离得太近,穆妍得手很容易,插一刀之后再上暗器,完美的组合。

    “覃樾,你当真以为就凭你们,能从神医门逃走吗?”南宫俪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胸口的血在不断涌出。

    “师尊到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说废话,真是不知死活呢!”覃樾冷笑,“我倒是不介意陪师尊在这里多聊一会儿,不过等师尊的血流干了,恐怕会变得很丑。”

    南宫俪神色难看到了极点,穆妍手指微动,南宫俪脖子上面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就听到穆妍冷声说:“南宫门主,送我们一程吧!”

    密室的机关再次打开,南宫俪走在最前面,可她的命在穆妍手里。覃樾跟在一旁,手中拿着一把穆妍塞给他的短刀,是穆妍问独孤傲借来的,是好刀,不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

    还没出湖心小筑,迎面走来的南宫俨神色大变,拔剑就冲了过来。

    穆妍手指一动,南宫俪的脸色就又沉了几分:“不要轻举妄动!让他们走!”

    “覃樾,你在找死!”南宫俨看着覃樾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

    覃樾神色很平静地说:“放心,我一定会死在大长老后面的。”

    穆妍提着南宫俪飞身而起,覃樾在旁边掩护,越过了那片湖,上了岸,往前走去。

    很快,神医门的五个长老都出现了,齐郢和齐骜父子也闻讯赶来,身边还有坐在轮椅上面的鬼医。

    原本正和晋连城一起散步的南宫晚,听说南宫俪被覃樾劫持了,也匆忙跑了过来,晋连城眼眸微闪跟了过来,很快见到了杜午。

    师徒两人看着不远处的南宫俪和覃樾,还有那个龅牙雀斑的少女,神色都有些怪异。他们之前几乎确信覃樾就在南宫俪手中,却没想到南宫俪这么蠢,竟然被覃樾反制住了!

    “那不是小翠花吗?”

    “天哪!一直看着跟个傻子一样的小翠花竟然那么厉害!怪不得大师兄对她那么好呢!”

    ……

    听到神医门弟子的惊叹,杜午压低声音问晋连城:“徒儿,这是个好机会,走不走?”南宫俪被劫持,接下来神医门定然会有一番混乱,他们师徒如果想走的话,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见机行事。”晋连城轻声说。如果能走的话,自然是最好,他虽然想要得到神医门,但这中间风险太大了。

    “齐老庄主,请救救门主!”南宫俨对着齐郢高喊了一声。

    “门主要让我死,我不介意拉着她一起陪葬,你们谁敢过来,最好想清楚后果!”覃樾冷声说。

    鬼医眉头紧皱,终于再次见到了覃樾,他不想看着覃樾就这么从他的视线中消失。可鬼医看了一眼齐郢和齐骜父子,他们显然并没有动手的打算。因为事实摆在面前,不管谁动手,一个不小心,南宫俪必死无疑。现在南宫俪胸口满是血,显然已经受了重伤,而她脖子上那根银丝和那两道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都让开!”覃樾话落,神医门的人只能纷纷让开了一条路,看着南宫俪被覃樾和穆妍劫持着往外走。

    “不知齐老庄主是否能够擒住覃樾?”南宫俨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齐郢身旁。

    齐郢微微皱眉,他虽然是客人,但在在场所有人里面武功是最高的,能救南宫俪的话,他不出手说不过去。

    “老夫试试吧。”齐郢看了一下他和覃樾的距离,他知道那两人在走出去之前不会把南宫俪给杀了,假如他能擒住覃樾的话,局势就会立刻改变,神医门也没有那么被动了。

    齐郢飞身而起,如利箭一般,朝着覃樾冲了过去!神医门的很多弟子都忍不住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他们当然都是站在南宫俪那边的,希望齐郢可以得手。

    可就在齐郢还没到覃樾身边的时候,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老者从天而降,朝着齐郢打了过去!

    “南宫门主,还真的有不少人关心你的生死呢!”穆妍看到和齐郢战在一起的萧星寒,冷笑了一声,一道寒光闪过,她的匕首再次插进了南宫俪的胸膛,还是原来的伤口,流血像是喷涌一般。

    神医门的长老和弟子看着穆妍把匕首插进南宫俪的胸膛还不够,竟然还握着匕首,旋转了几圈,他们一个个脸都发白了,而南宫俪失血过多,已经头脑发昏,快要晕过去了……

    齐郢眼眸一缩,不得不收手抽身而退,而不过寥寥几招,他并没有发现和他对战的人是萧星寒。

    再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俪被三个人挟持着出了神医门,还在往前走去。

    “立刻放了门主!否则你们谁都别想走!”神医门的五个长老齐齐追了出来。

    “把这个老女人还给你们。”穆妍唇角微勾,猛然收了南宫俪脖子上的银丝,把她朝着神医门外的一片沼泽地扔了过去,然后他们三人同时飞身而起,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离开。

    南宫俪失血过多已经昏迷了,眼看着她即将坠入沼泽,两个长老飞身扑过去救她,还有三个长老对视了一眼,分别朝着萧星寒和穆妍以及覃樾离开的三个不同的方向追了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三个长老无功而返,而在距离神医门并不远的一个山谷之中,覃樾突然给了萧星寒一个拥抱:“兄弟,谢谢你!”

    萧星寒一把把覃樾推开,把穆妍揽进了怀里,穆妍看着覃樾似笑非笑地说:“覃公子,你已经有一个情郎了,别祸害我家男人,不然我不介意给你一点颜色瞧瞧。”

    覃樾轻咳了两声说:“在下发誓,在下喜欢的是女人。什么情郎?萧王妃可千万不要污蔑我!如果不是萧王妃已经嫁人的话,在下……”

    “你要如何?”萧星寒看着覃樾的眼神变得有些危险了。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玩味,难道覃樾要对她表白,可她真心没感觉到覃樾喜欢她……

    覃樾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说:“我还真的有可能跟萧王妃抢萧王。”

    穆妍拉住想要揍覃樾的萧星寒,看着覃樾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你说,你想把我家萧寒寒怎么样?”

    覃樾唇角微勾,端的是公子如玉,清隽无双:“我把萧王抢过来之后,要让他一天三顿吃鸡腿,连吃九九八十一天,鸡腿里面放十倍的盐量,还不给他水喝。”

    萧星寒看着覃樾冷哼了一声:“幼稚!”

    到这会儿嘴里还满是苦味儿的覃樾也冷哼了一声:“不知道是谁先幼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