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81章 言而无信

时间:2018-04-22作者:三木游游

    ,!

    八月底,秋意浓,深夜时分,北漠国神医门已经陷入了一片静寂。

    吃饱喝足还洗了个热水澡澡换了身衣服的覃樾,被南宫俪请进了她的书房里面,开始谈所谓的交易。

    “你和慕容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问。

    覃樾认真想了想说:“三年前的夏天。”

    “在哪里?”南宫俪问覃樾。

    “无双城。”

    “把你们怎么认识的,说清楚!”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说。

    覃樾神色平静地说:“那次,师尊让我去无双城参加拍卖大会,我一个人去了无双城,路上把钱袋子丢了,不想去偷也不想抢,就饿了两天,结果正好碰到了慕容恕。我们一见如故,但我没有告诉他我的身份,只说我是个大夫。我们一起谈天说地,他见识广博,为人大方,并且弹琴非常好听。临别之际,他给了我不少钱,还为我准备了新的换洗衣服。”

    南宫俪蹙眉:“然后呢?”三年前她的确派了覃樾去无双城参加拍卖大会,不过只是去看看,什么都没买。

    “然后,”覃樾微微垂眸,声音低沉地说,“我就忘不了他了。”

    南宫俪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神色怅惘的覃樾:“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覃樾抬头,神色平静地看着南宫俪说:“我从未在师尊面前提起慕容恕,是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喜欢男人。”

    南宫俪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猛然站了起来,看着覃樾冷声说:“你在说谎!你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

    抛开南宫俪忌惮覃樾,以及覃樾可能做了背叛神医门的事情之外,单看覃樾这个人,南宫俪绝对承认这是她见过的年轻一辈之中最优秀的,不论是从实力还是心智来说。所以南宫俪根本不相信覃樾在某个方面不正常,竟然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师尊,请坐下说话,我仰头有点累。”覃樾扶额,神色疲惫地说,“师尊给我下的软筋散,药量太猛了,要不要减一点?”

    “不要转移话题!”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说,“别想糊弄本尊!你就是在说谎!”

    “师尊如果连这一点都不信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谈了。”覃樾摇头,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我的心思,不会被人接受的。”

    “覃樾,本尊再说一次,不要试图激怒本尊,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南宫俪面色幽寒,看着覃樾厉声说。

    “怎么?难道师尊守寡多年,看上我这个弟子了?所以不能接受我心里有人,还是个男人?”覃樾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看着南宫俪说。

    南宫俪扬手就狠狠地抽了覃樾一巴掌:“这是你自找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覃樾从地上缓缓地爬起来,没有坐回去,就在书房地上盘膝坐了下来,微微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神色更加平静了:“师尊,作为神医门的门主,你行事太过冲动了,我说了想跟你谈交易,还没说到重点,你就受不了了?”

    “好cc!”南宫俪怒极反笑,“覃樾!本尊姑且信了你的鬼话!接着说!你跟慕容恕之后还有什么来往!”

    “之后,其实师尊每次派我去明月国办事,我都会偷偷去找他。”覃樾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我们也会促膝长谈,一醉方休,那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别说废话!”南宫俪看到覃樾竟然在回忆他和慕容恕的美好过往,冷冷地打断了他。

    “好。”覃樾微微点头,“我们私下来往的次数很多,想来细节方面的事情,师尊也不想听,那我就说重点吧。先前慕容世家出事,但我坚信他没有死,并且找机会在我们去过的地方给他留了信。再见,便是在无双城了,师尊应该已经从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口中知道了。杜午利用血踪蛊抓了他,我救了他,并为他解了血踪蛊。”

    覃樾心里很清楚,南宫俪突然得知他和慕容恕有关,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说的,而他们的证据,就是当初杜午给慕容恕下的血踪蛊突然被人解了,而那个时候,覃樾正好就在无双城里面。

    所以,即便杜午和晋连城拿不出任何证据,只用说的,南宫俪也会深信不疑,因为南宫俪虽然对晋连城说或许还有毒宗和神医门之外的人懂得蛊术,但她心里并不是那么认为的,她觉得,给慕容恕解蛊的人,一定就是覃樾,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覃樾不想狡辩,因为正如南宫俪所说,狡辩只会让南宫俪用刑折磨他。

    覃樾倒不是怕用刑,他唯一担心的,是他的表现让南宫俪不满意,惹得南宫俪恼羞成怒之后,南宫俪很可能会丧心病狂地利用小翠花来威胁他。

    覃樾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他也知道在噬功蛊养成之前南宫俪不会杀他,但他绝对不想连累小翠花甚至是白老头,因为以南宫俪的性格,覃樾如果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她极有可能会当着覃樾的面把小翠花给折磨致死。

    所以,覃樾便认了,他承认他和慕容恕有私交,一时放松了南宫俪的警惕,而在他真正开始和南宫俪谈慕容恕的事情之前,他利用那个食盒给小翠花传了信,他只希望白老头或者小翠花真的能看到他传的信,并且不要犹豫,也不要考虑他的安危,立刻从神医门逃走。

    覃樾知道白老头除了做饭之外,最大的本事,其实是对神医门的了解,因为他在神医门的时间比南宫俪这个门主都长。所以覃樾相信,只要白老头看到了他传的信,今夜便一定会带着小翠花走,并且不出意外的话,能逃出去。

    至于现在,覃樾一本正经地对南宫俪说他喜欢男人,并且喜欢的就是慕容恕,这就是他和慕容恕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他才不管南宫俪信不信,反正南宫俪想要的答案他给不了,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慕容恕在哪儿。只要过了今夜,白老头和小翠花跑了,覃樾才不在乎会不会惹怒南宫俪。

    听到覃樾的话,南宫俪冷声说:“你不可能不知道慕容送神兵门有关!虽然殷沁当初是在说谎,但她所说的那个谎言,未必就是假的!殷家没有神兵令,那么神兵令就算不在慕容恕手里,也一定和他有关!不要告诉我你从始至终都没有关心过神兵令的下落!”

    覃樾神色平静地说:“我当然关心过,因为我担心那块令牌,会给慕容招来灾祸。”

    “说!把你知道的,不管是慕容恕的下落,还是神兵令的下落都说出来!”南宫俪眼底隐隐地闪过一丝激动。她没想到在她对杜午和晋连城动手之前,那对师徒竟然给她带来了这么重要的讯息!这关系到南宫俪心心念念的神兵令,而她很庆幸她暂时还没对覃樾下杀手。

    听到南宫俪有些急切的话语,覃樾却苦笑了一声:“师尊想让我说什么呢?当时在无双城,我救了慕容,他很感激我,我本想问他神兵令的下落,因为我真的担心他被人利用,被人当了靶子,可是我还没有开口,他对我说,他要成亲了……”

    南宫俪不可置信地看着覃樾:“所以你就没有再问?”

    覃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还问什么呢?我一直傻傻地以为,我们彼此欣赏,互相倾慕,到头来,却发现从始至终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他说他死里逃生之后,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姑娘,一见倾心,已经定了终身,还问我要不要去喝他们的喜酒。如果当年师尊的丈夫说他移情别恋,要休了师尊娶别的女人,师尊还会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吗?”

    “覃,樾!”南宫俪看着覃樾,已经咬牙切齿了,她猛然站了起来,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差着覃樾的脑袋砸了过去,“一派胡言!信口开河!你说的话,本尊一个字都不信!”

    覃樾没躲,任由那个茶杯砸到了他的头上,然后,头破血流。

    覃樾抬头,看向了南宫俪,他在笑,笑容中带着一丝同情:“师尊,像你这样利益至上的人,永远都不会懂我和慕容之间的感情,永远都不会。”

    南宫俪眼眸一缩,在这一刻,她竟然觉得覃樾说的话是真心的!不过南宫俪的心里转瞬就再次被怒意充斥了,对着覃樾拳打脚踢,发泄着她的怒火。

    良久之后,覃樾嘴角溢血,喃喃地说:“师尊如果要找慕容的话,我……”

    南宫俪猛然收手,看着覃樾声音冷厉地说:“他到底在哪里?”

    覃樾开口,说了一个字:“他……”然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南宫俪再次把覃樾扔进了密室里面,还往覃樾口中塞了疗伤的药,因为她还不想让覃樾死,覃樾接下来还得好好活着。

    南宫俪看着自己身上沾了一点覃樾的血,微微皱眉,起身回去沐浴更衣,然后就去休息了,准备等明日覃樾醒了再说。

    而另外一边,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俩又是一个不眠夜。

    这已经是他们来到神医门的第二天了,第一天晚上他们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怎么脱身,但是这天白天在八角堂的那场宴会,让他们看到了一点希望。

    “赤焰,南宫俪唯一的女儿,看上你了。”杜午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晋连城神色平静地点头:“师父,我知道。”曾经他也是东阳国大阳城很多小姐的梦中情人,追求过他的姑娘不在少数,他最清楚南宫晚看他时候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南宫俪就那么一个女儿,还带着出来见客,说明那个南宫晚,就是神医门的少主。”杜午看着晋连城说,“徒儿,这对你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我们现在手头无人可用,随时面临可能被南宫俪杀掉的危险,还欠鬼医的恩情没有还上,亟需得到助力,那个南宫晚,就是最好的选择。只要让她对你死心塌地,南宫俪为了她的宝贝女儿,应该不会选择杀了你去取现在用不上的还生蛊,而你只需要掌控住南宫晚,这神医门,迟早就是你的!”

    “师父,徒儿也正有此意。”晋连城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切记,小心一点,最好的局面是,等南宫俪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杜午看着晋连城意味深长地说。

    晋连城微微皱眉:“师父,假如我碰了南宫俪的女儿,南宫俪就会知道我一定不是真心的,而是为了利用南宫晚,到时候她恼羞成怒,说不定会更快地杀了我。”

    杜午看着晋连城,轻哼了一声说:“赤焰,虽然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但为师觉得,你不想碰南宫晚,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晋连城的神色依旧很平静:“师父,我并不好女色,也没有下贱到要出卖自己身体来交换利益的地步。”

    “好。”杜午并没有再说什么,“为师相信你心里有数。”

    “此外,还有一件事。”晋连城眼眸微闪,“今日南宫俪说她已经把覃樾扔进万毒窟处死了,师父相信吗?”

    杜午冷笑:“她一定是在说谎!我们正好给她提供了一个信息,恐怕她现在正在某个隐秘的地方,对覃樾严刑逼供呢!”

    都是千年的狐狸,如果论道行的话,南宫俪可没杜午深。南宫俪的神医门是继承来的,并且一直隐世,有事情就交给覃樾或者长老去处理,她自己待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这么多年,说聪明倒也聪明,但真论心机,还真没有那么深。并且南宫俪在待人接物方面,显然不够老道,连自己的表情都控制不好,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写在她的脸上了。

    杜午相信,南宫俪说覃樾死了这件事,不仅他和晋连城不信,齐氏父子也定然不可能相信。至于那个鬼医,杜午一直没看懂他到底想要什么。

    晋连城微微点头:“这件事,应该让鬼医知道,他一定要找慕容恕,而齐氏父子不会拒绝帮他的,到时候,少不得要给南宫俪找点麻烦,省得她一直盯着我们。”

    “徒儿考虑得很周到。”杜午很认同地说,“明日一早,为师会想办法把这件事告诉鬼医的。”

    神医门,因为数位贵客的到来,表面依旧风平浪静,暗地里却起了波澜。

    而在神医门之外,刚刚逃出去就被穆妍和萧星寒抓到的白老头和小翠花,正在和穆妍交谈。

    小翠花从一开始就坚信穆妍是来救覃樾的,但白老头更加谨慎一些。

    “你们当真是覃樾的朋友?”白老头看着面前四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皱眉问道,其中有一个是女子。

    “白爷爷,大师兄都快死了,这几位大侠总不可能是来找他寻仇的吧?”小翠花这会儿显得很机灵,“我相信,这几位大侠一定是大师兄的朋友,那个姐姐都知道我的名字,肯定是大师兄跟她说过的!”

    白老头想到穆妍叫出了小翠花的名字,心里的怀疑倒是没剩多少了。他脖子上的剑已经收回去了,他神色一正,看着穆妍和萧星寒说:“四位大侠,如果你们是覃樾的朋友,就请救救他吧!老头子和这个小丫头没什么本事,留下只会成为那些人威胁覃樾的把柄,覃樾让我们走,我们只能舍了他了!”

    穆妍微微点头表示理解,没有意义的援救等于送死,并且还会被敌人利用,这一老一少两个人跑出来,并不说明他们不在意覃樾的生死。

    “你们说,覃樾让你们走?”穆妍看着白老头问,“他现在既然落难,定然不自由,如何告诉你们?”

    小翠花很快把覃樾如何给他们传的信告诉了穆妍,还特地提起了她和覃樾之间特殊的暗号,是一只很大的鸡腿……

    穆妍嘴角微抽:“行,我的人会护送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在走之前,请这位白前辈给我们画一张神医门内部的地图吧!”

    “哎哎!没问题!”白老头神色一喜,莫名感觉面前这几个人本事很大的样子,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

    白老头对神医门倒也没有什么留恋的,避世而居的神医门,内部也有不少肮脏之事,白老头这些年见的多了,没有离开只是因为他孑然一身不知道该去哪里。

    虽然覃樾以前经常偷吃白老头的东西,但每次外出都会偷偷给白老头带他最喜欢喝的那种酒,白老头都记在心里。而白老头更在意的,其实是小翠花这个丫头,他本来没有太大的危险,是因为不想看着小翠花和覃樾一起死,想着能救一个是一个,才决定带着小翠花跑出来的。

    白老头被穆霖和独孤傲带着,找了个地方去绘制地图,小翠花亦步亦趋地跟着白老头。

    而萧星寒和穆妍开始互相给对方易容,萧星寒想要把穆妍给易容成小翠花并不容易,因为两人容貌差别有点大,身高体型也不太一样,不过这倒没太大关系,体型可以伪装,身高伪装不了就放弃,小心一点就好了。

    至于萧星寒,穆妍表示白老头很高大,脸上也没有胡子,给萧星寒易容的时候倒是没那么难。

    “那我接下来岂不是要叫你白爷爷?”穆妍模仿小翠花的声音,看着自己面前的老头子说。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揉了揉穆妍的头发,模仿白老头的声音叫了一声:“小丫头。”

    穆妍表示她家萧寒寒现在不是冰山了,充其量就是个冰块,可喜可贺。

    这边易容完成之后,那边穆霖和独孤傲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过来了。

    小翠花看着穆妍,目瞪口呆:“太神奇了!我都要怀疑我是不是有一个失散多年的亲姐姐了!”

    “这是地图。”穆霖把一幅看起来粗糙但其实很细致的地图递给了穆妍和萧星寒。

    两人细细地看过去,对于神医门内部已经有了了解,接下来进到神医门,绝对不会迷路了。

    白老头又把怎么避开杀阵和护卫的视线进入神医门,详细地告诉了萧星寒和穆妍。

    白老头和小翠花还带了行李,有给穆妍和萧星寒换的衣服,虽然穆妍穿上小翠花的衣服有一点点短,不过不细看看不出来。

    “白爷爷,我们走吧。”穆妍挽住了萧星寒的胳膊,用小翠花的声音说。

    小翠花已然晕了,觉得这个姐姐好厉害好厉害,跟她家大师兄一样厉害!

    那边白老头却突然叫住了他们:“两位大侠!老头子在神医门是给人做饭的,而且是专门给门主和小姐还有长老做饭的。那位大侠,如果做出来的饭不行的话,也会很快暴露的。”

    白老头是对萧星寒说的,萧星寒很淡定地说:“我当然不会。”别提多理直气壮了。

    “不是说小翠花现在每天没事几乎都在帮你打下手吗?”穆妍看着白老头问。

    白老头点头:“是的。”

    “我来做。”穆妍很淡定地说。做饭这种事情,她前世是会的,因为大学毕业工作之后自己单独出去住了两年才遇上穿越这种事。不过穆妍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很少下厨,因为她处境最糟糕的时候都一直有人伺候,而她在忙着提升实力,没有时间。

    “你会?”萧星寒看着穆妍问。他从未见过穆妍下厨,烧烤不算。

    “我觉得我应该很有天赋。”穆妍很不谦虚地说。

    白老头嘴角抽搐,看着萧星寒揽着穆妍飞身而起,两人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独孤傲用眼神询问穆霖:靠谱吗?

    穆霖微微皱眉,点了点头:我家小妹一向很靠谱,她说有天赋,就是有天赋。

    穆霖和独孤傲带着白老头和小翠花去了他们前一天住的那个山谷暂时安顿下来,等着萧星寒和穆妍回来。而他们事实上已经在神医门周围守株待兔一整天了,正准备撤的时候,白老头和小翠花突然冒出来了。

    如今事情还算顺利,白老头了解神医门,给了萧星寒和穆妍地图,并且他和小翠花两人还把他们觉得需要注意的地方都告诉了萧星寒和穆妍,这比直接闯进去来得稳妥多了,尤其是穆霖听到白老头说神医门里面有杀阵,到现在都没完全放心。

    一个夜晚过去,很多事情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天不亮的时候,有人在白老头的小院外面拍门,是南宫晚的侍女。

    吱呀一声,门开了,萧星寒假扮的白老头出现,看着那个侍女声音苍老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这个是小姐今天的菜单,记得好好做,如果出了什么岔子,你担待不起!”侍女把一张薄薄的纸扔在了萧星寒身上,然后转头就走了。

    小姐?萧星寒知道,是南宫晚。菜单上面详细地罗列了南宫晚今天早餐午餐下午的茶点以及晚饭和夜宵都要吃什么,整整有几十种东西……

    萧星寒没有再关门,转身回了白老头的房间,看到正在里面各处看的穆妍,就把那张菜单递给了穆妍:“小丫头,以你的天赋,应该没问题吧?”

    穆妍竟然从萧星寒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对她的取笑,她看了那张菜单,上面那些文艺的菜名她大部分都知道是什么,有几样只能靠猜了。

    穆妍很认真地看着萧星寒说:“咱们还是赶紧找到覃樾,把他救走得了,多待一顿饭的时间都容易暴露。”她的那点厨艺许久没用了,要伺候南宫俪和南宫晚还有神医门的五个长老,还真够呛。

    “先把早餐应付过去再说。”萧星寒揉了揉穆妍的脑袋,“为夫想看看你的厨艺。”

    穆妍点头:“开工吧!”穆妍决定把她不会做的那些全都以没有足够食材为由搪塞过去,然后再暗戳戳地把食材给“毁尸灭迹”,反正白老头说了,他这儿全都他做主,根本没有人管。

    “烧火去。”

    “把这个洗了。”

    “这个剥了。”

    “这个剁了。”

    “这个扔了。”

    “我让你剁了是让你剁成小块儿,不是剁成碎片!”

    “我让你剥了皮拿回来,你怎么把皮拿回来了?”

    “让你扔了别扔那么显眼的地方,扔泔水桶里面,毁尸灭迹。”

    ……

    白老头的厨房里面很热闹,穆妍刚开始有点手忙脚乱,而被她呼来喝去的萧星寒有点懵……

    结果穆妍做出来的第一道小菜,刚做好,她就一转身的功夫,被萧星寒给吃了……

    穆妍踢了萧星寒一脚:“有个人在等死呢,别闹!”

    萧星寒很淡定地说:“死不了的,不用急,不过小丫头你做的菜味道还不错,我喜欢。”

    “以后回家再说,现在先把南宫晚大小姐的早膳做好。”穆妍撸起了袖子,决定要加油干了。

    虽然有点忙乱,不过很快就步入正轨了,萧星寒在穆妍的注视之下,体验了烧火洗菜摘菜切菜杀鱼剁肉等等各项打杂的活动,做的越来越好了,尤其是剁肉馅的时候,刀影翻飞,穆妍觉得有点帅。

    穆妍虽然觉得有一点压力,不过目前还能应付。做好南宫晚要的精致早餐之后,萧星寒把白老头放在厨房柜子里的菜单拿出来给穆妍,里面有南宫俪和几位长老每天要吃的菜单,唯一特殊的南宫晚是每天点菜的。

    一直到把最后一个过来取饭的下人打发走,穆妍感觉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她看着萧星寒幽幽地说:“以后咱俩可以开个小酒馆。”

    萧星寒竟然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说:“好。”

    终于忙完了,穆妍把她专门给他们俩预留的饭菜拿出来,还没吃两口,就看到南宫俪身边的侍女又来了。

    萧星寒迎了上去,微微躬身:“门主还有什么吩咐?”

    “再准备一份早餐,加鸡腿。”侍女看着萧星寒不耐地说。

    “好的。”萧星寒点头,转身,和穆妍对视了一眼,“鸡腿”可是个敏感词,因为据小翠花和白老头所说,这是覃樾的最爱。

    侍女在外面等着,也没有往厨房看一眼的意思。还是穆妍做,萧星寒打下手,做好一份早餐,还另外做了一盘金黄酥脆的大鸡腿,然后让那个侍女带走了。

    这边萧星寒和穆妍再次坐下来吃饭,并且开始商议接下来怎么行动。他们准备的早饭,虽然跟白老头做的肯定会有所不同,但是并没有收到什么“投诉”,想必也不会有人想到白老头一夜之间换了个人。

    此时,湖心小筑里面,南宫俪看着面前丰盛的早餐,略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让下人收了,因为南宫俪一想到覃樾,想到慕容恕,想到神兵令,就觉得很没有胃口。所以南宫俪根本没发现,今天的早餐瘦肉粥里面加了她从来不吃的姜,这是白老头绝对不会犯的错误。

    南宫俪吩咐侍女再去白老头那里取一份早餐,经过一夜,南宫俪已经冷静下来了,她准备和覃樾心平气和地谈谈,为此还专门跟侍女说,让早餐里面加鸡腿,因为她记得听谁说过,覃樾酷爱吃鸡腿……

    侍女拿了早餐回来,南宫俪把食盒接过来,让侍女退下,她自己提着食盒进了书房,打开了密室。

    盘膝靠坐在墙边的覃樾听到声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南宫俪把食盒放在椅子上,看着覃樾说:“覃樾,先吃点东西,我们再好好谈谈,给你半个时辰时间。”

    覃樾听着南宫俪的脚步声离开,一直到密室关上,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向了椅子上的食盒!

    这个食盒,是白老头那里专用的食盒,覃樾看到这个食盒的时候,心就凉了半截。

    假如白老头和小翠花昨夜跑了,南宫俪绝对已经发现了,并且会第一时间怀疑到覃樾身上。如今,南宫俪对覃樾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并且还让她的下人从白老头那里专门给他拿了早饭,对覃樾来说,他昨日的计划,已经宣告失败了。

    覃樾在想,不管白老头和小翠花是根本就没发现他传的信,还是发现了不想走或者走不了,他都得重新考虑接下来怎么办了,因为他真的不想等到南宫俪盯上小翠花之后,眼睁睁地看着小翠花死在他面前。

    覃樾苦笑了一声,打开面前的食盒,食盒最上面放着的就是一盘金黄酥脆的大鸡腿。

    覃樾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微微皱眉,又咬了一口,差点吐了,因为这鸡腿里面不知道被放了多少盐,咸得齁人,让覃樾这个酷爱鸡腿的人都吃不下去了。

    覃樾皱眉打开了食盒下面两层,后知后觉地发现今天的菜跟白老头往日的做菜风格不太一样,胡萝卜竟然被雕成了一朵楔?!白老头可从来不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覃樾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他手里的鸡腿不提盐放多的问题,本身做法也不一样,每只鸡腿上面都开了几个口子,里面塞的应该都是盐……

    覃樾眼眸微眯,这是白老头故意给他传的信息?还是发生了别的他不知道的事情?看着手中鸡腿上面的裂口,覃樾神色莫名地把每只鸡腿的每个裂口都扯开看了一眼,有些里面还有没有融化的盐粒子。

    当覃樾看到最后一只鸡腿,扯开最后一个裂口的时候,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很小的纸卷,上面还沾了油。

    覃樾皱眉,快速打开那个纸卷,上面的字是用碳条写的,被油晕得已经有些模糊了,不过还能辨认。只有四个字“言而无信”……

    覃樾瞬间崩溃!这是说他言而无信的意思?所以说是和他在元方城约好要合作的萧星寒因为被放了鸽子恼羞成怒所以追杀他到了神医门?

    覃樾又盯着那个纸片看了看,突然唇角微勾,笑了起来。萧星寒,老子是言而无信,赶紧来“追杀”我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对于给覃樾准备的早饭要传什么信过去,穆妍当时炸好鸡腿就说让萧星寒自己决定,萧星寒就扯了一片纸,找了个碳条,给覃樾写了四个字“言而无信”。

    当时萧星寒还拿去让穆妍看,穆妍只有一句评价:“覃樾会崩溃的。”萧星寒一副来寻仇的样子,而且往鸡腿里面多加了好几倍的盐,也是萧星寒的主意,他说怕覃樾太愚钝发现不了。

    说回覃樾,他知道萧星寒来了之后,认真想了想,觉得白老头和小翠花应该已经跑出去了,不然萧星寒本事再大也很难神不知鬼不觉地避开杀阵和护卫的视线进入神医门。

    覃樾在想,萧星寒该不会是易容成了白老头进来的吧?小翠花是萧王妃假扮的?这顿饭,是那对夫妻亲手给他做的?!

    覃樾捏起那朵胡萝卜花放进了嘴里,嚼着吃掉,感觉还挺甜。然后覃樾就兴致勃勃地吃起了其他的菜,感觉味道还真不错,并且一想到萧星寒和穆妍夫妻俩亲自给他做饭,他就觉得阴霾的天空一下子艳阳高照白云朵朵了。

    只是当覃樾风卷残云一般把其他的饭菜都吃完之后,剩下的一盘齁咸的鸡腿怎么办,就是个问题了。这可是南宫俪专门给覃樾点的菜,覃樾如果不吃掉,南宫俪会觉得不正常。

    于是,覃樾苦着脸,伸出两只手,默默地拿起两只鸡腿,左边咬一口,右边咬一口,很快嘴里都没感觉了,他在想他以后可能会对大鸡腿有阴影了……

    南宫俪在半个时辰之后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覃樾已经把其他东西都吃完了,一手还拿着一根鸡腿在啃。

    “好吃吗?”南宫俪看着覃樾问。

    覃樾点头,泪往心里流,脸上却是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师尊,这是弟子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鸡腿。”

    在南宫俪看不到的地方,覃樾默默地把萧星寒亲笔写的塞进鸡腿里面的“言而无信”的纸条,也给吞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