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78.一向很靠谱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木游游

    七月的最后一天,东阳国南部的元方城。

    秋风萧瑟,下晌天气转阴,傍晚时分淅淅沥沥地下起了一场秋雨。

    作为东阳国的贸易大城,元方城中虽然不如往日那么热闹,但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依旧不少。但那些在街边摆摊卖吃食的小贩为了躲雨,不得不收拾家伙事回家去了。

    这让打算出来觅食的覃樾感觉不是很开心,而覃樾举着一把从客栈里面借来的伞,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他先前遇到独孤傲的那家客栈门口,然后他默默地继续往前走,进了隔壁的酒楼。

    这次覃樾并没有再遇到疑似他师弟的朋友的人,他独自吃了一顿大餐之后,又举着伞回到了他住的客栈,一进门,就和一个面庞坚毅的老者擦肩而过,老者腰上挂着的那对金锏,让覃樾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覃樾回到自己在客栈的房间,然后又从后窗消无声息地出去了,坐在了客栈的房顶上面。

    细密的雨滴打在覃樾身上,他默默地坐在那里,仿佛成了一尊雕塑,已经融入了茫茫天地之间的雨幕之中。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覃樾先前碰到的老者去而复返,进了客栈,覃樾已经浑身湿透了,他静静地听着下面的动静,并没有听到下面有房间开门的声音,而他微微转头,就看到那个老者出现在客栈的后院,然后进了唯一的独立客院里面。

    老者是碧血山庄的老庄主齐郢,覃樾这是第一次见到他,而覃樾已经猜到了齐郢的身份,原因是齐郢的那对金锏,是属于碧血山庄齐氏之主的武器。

    当然了,这种百年前的秘事如今知道的人不过凤毛麟角,但覃樾知道。那对金锏是百年前神兵门覆灭之前,神兵门的最后一任门主亲自打造,送给碧血山庄当时的庄主的礼物。神医门里面有几代门主的手札,其中记载了这件事,并且详细地描述过金锏的样子。

    在这里遇到隐世百年的碧血山庄的主人,覃樾决定去会会齐郢,原因很简单,南宫俪一直在寻找碧血山庄的后人。

    南宫俪并不甘心一辈子隐姓埋名,避世而居,但她没有那么冲动,知道神医门突然出世的话很可能会招来祸患,所以神医门需要一个得力的盟友共同进退。

    作为百年之前的江湖三大势力,如今的神兵门苍氏一族无迹可寻,而神兵门也绝对不是南宫俪眼中好的合作伙伴,神兵门本身就是大麻烦的象征,而南宫俪寻找神兵门只是为了得到神兵令。

    南宫俪希望找到的盟友,是和神医门一样隐世百年的碧血山庄。神医门有医术和毒术,碧血山庄有极强的武力,南宫俪认为,两方合作,便是对上一国皇室,都不需要畏惧了。

    覃樾不是为了在南宫俪面前邀功,他更多的是想要知道,碧血山庄的主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意欲何为。

    覃樾飞身而下,进了自己的房间,洗了把脸,擦干头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再次戴上千影面具,拿着伞下了楼,准备去后面客院拜访齐郢。

    只是覃樾很快就被人拦住了。

    “这位公子,后院住了贵客,不允许打扰,请回吧。”是个孔武有力的小二,专门把门的。

    “好。”覃樾很和气地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

    不多时,走窗户的覃樾飞身进了客栈后面的客院之中,手中还撑着一把伞,因为他带来的干净衣服就剩这一套了,不想弄脏,也不想拜见前辈的时候显得太失礼。

    不过很快,覃樾的衣服就保不住了,因为还没看到人,一道刚猛的掌风就朝着覃樾的面门袭来,覃樾神色微变,扔掉手中的伞,急急闪避!

    出来“迎接”覃樾的正是覃樾想要拜访的齐郢,齐郢显然也认出了覃樾是先前在客栈里面见过的人。齐郢就站在廊下,面色沉沉地看着站在雨中的覃樾说:“速速离开!否则死!”

    “齐老前辈,晚辈有礼了。”雨中的覃樾一举一动依旧是优雅的,并不显得狼狈。而他对着齐郢拱手,说出口的话,让齐郢眼眸微微缩了一下。

    “你是什么人?”齐郢厉声问。他没有遮掩他的武器,是因为他认为当今世上能够认出那两把武器并联想到碧血山庄的人几乎没有了,而他需要随身带着那对金锏,以备不时之需。

    “晚辈姓覃,是神医门的弟子。”覃樾很淡定地自报家门了。他知道齐郢不会真的对他下杀手,否则早就动手了。

    覃樾话落,齐郢身后的房间里面,传出了瓷器碎裂的声音。

    齐郢看着覃樾,眼眸幽深地问道:“你如何证明你的身份?还有,就算你是神医门的弟子,又是如何知道老夫姓齐的?”

    覃樾依旧站在雨中,神色平静地拿出了一块暗红色的令牌,正面刻着两个字“南宫”,背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神医门里所有的弟子都有象征身份的令牌,不过根据地位不同,令牌的颜色是不一样的。门主的令牌是金红色的,长老的令牌是赤红色的,而门主座下最出色的核心弟子,才能拿到暗红色的令牌。

    当今的神医门,覃樾的令牌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南宫俪认为其他弟子的实力都远远不如覃樾。

    “晚辈看过先主的手札,其中提到了碧血山庄齐氏之主的武器。”覃樾看了一眼齐郢腰间的那对金锏,神色淡淡地说。

    “老夫相信你的身份,覃公子,请进来说话。”齐郢话落,转身进了身后的房间,而覃樾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身上再次湿透的衣服,默默地跟了上去。

    房间里面,坐在轮椅上面的鬼医神色微微有几分激动,齐骜看着覃樾的眼神带了一丝探究,而齐郢开口请覃樾坐下了。

    覃樾浑身湿漉漉的,拿帕子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雨水,目光落在鬼医身上,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这位,难道就是懂得换心之术的鬼医阁下?”

    江湖之中,只敬强者。阁下是个尊称,覃樾如此称呼鬼医,是因为他觉得鬼医的医术比他厉害,至少他对如何给人换心完全不懂。

    “覃公子,不必如此见外,在下叶重华,覃公子叫在下的名字即可。”鬼医看着覃樾微微一笑说。

    “我还是叫你鬼医吧,鬼医圣手。”覃樾唇角微勾,又看向了齐郢,“齐老前辈,难道被鬼医用换心之术所救的,是碧血山庄的人?”

    齐郢点头:“是老夫嫡亲的孙女。”

    “原来如此。”覃樾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然后看着齐郢眼神真诚地说,“不知齐老前辈接下来是否忙碌?如果不忙的话,能否赏脸去神医门做客?”

    “哦?覃公子应该是途经此地,为何突然邀请老夫去神医门做客呢?”齐郢显然觉得有些意外,虽然他们本来就是要去神医门的。

    “在这里遇到齐老前辈是巧合,不过这是门主的意思,如果齐老前辈肯赏光的话,想必门主会很高兴的。”覃樾看着齐郢说。

    鬼医正要开口,想问覃樾知不知道慕容恕在哪里,齐骜的手按在了鬼医的肩膀上,鬼医眼眸微闪,并没有说话。

    “老夫接下来无事要忙,正好也想找南宫门主谈谈。”齐郢微微点头说,“那接下来,就麻烦覃公子带路了。”

    齐郢和齐骜并没有直接问覃樾知不知道慕容恕的下落,因为他们才刚刚见到覃樾,对覃樾这个人并不了解,只是相信了覃樾是神医门的弟子而已。为了谨慎起见,齐郢决定还是去神医门走一趟再说,鬼医也是这么打算的。

    “那就再好不过。”覃樾微微点头,看着齐郢问了一句,“齐老前辈一行几人?是否都要随晚辈前去神医门?晚辈接下来好做安排。”

    覃樾一进来就察觉到隔壁有人,而且应该是两个人。他没有对齐郢提起他还有未完成的任务,就是杀掉杜午和晋连城,只是一口答应带齐郢前去神医门。

    “还有两个随从,在隔壁。”齐郢没有说实话,因为他没有忘记,毒宗和神医门是有仇的。杜午和晋连城当初抓了神医门的人,后来毒宗的覆灭,据杜午所说就是神医门的人所为。

    但鬼医执意要留着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为他所用,否则齐郢是不想和杜午晋连城师徒为伍的。原本鬼医打算让那对师徒带路找到神医门的所在,但除非真的找到慕容恕的下落,否则那对师徒不得自由。为了避免被人发现,离开大阳城之后,鬼医就要求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易了容,现在他们两人都在隔壁。

    晋连城脖子上被墨灵所伤的地方还没有完全好,杜午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覃樾在听着隔壁的动静,而隔壁的杜午,也把覃樾的话全都听入了耳中,并且覃樾一开口,杜午就确认,这个声音他并不陌生,就是那天晚上带人去灭了神医门的那个人……

    “好。”覃樾点头,“如果齐老前辈没有意见的话,明日巳时,我们出发前去神医门。”

    “老夫没有意见。”齐郢点头,“接下来要劳烦覃公子了。”

    “齐老前辈客气了。”覃樾话落站了起来,“在下先去收拾一下,明日再会。”话落还对着鬼医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

    覃樾走到院中,雨势越来越大了,他捡起掉落在地上已经破了的伞,撑着那把几乎没有什么用的破伞,飞身而起,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齐郢站在窗边,窗户开着,他看着覃樾离开,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父亲,他真的是神医门的弟子吗?”齐骜问齐郢。

    齐郢声音肯定地说:“他是。不出意外的话,以他的实力,应该是当今神医门之中最出色的弟子。”

    “他突然代表神医门门主邀请我们前去做客,会不会有诈?”齐骜微微皱眉,总感觉覃樾来得太巧太突然。

    齐郢轻哼了一声:“神医门已经有弟子在外面走动了,恐怕是打算出世,神医门的门主找碧血山庄的人,无非是想拉拢一个盟友。”

    “父亲先前也说过,碧血山庄隐世百年之久,可以出世了。如果事情真如父亲所言的话,接下来我们去到神医门,帮助鬼医阁下找人,当今的南宫门主应该会给面子。”齐骜点头说。

    南宫俪想带领神医门重归江湖,而齐郢也不打算再让他的儿孙一直隐世而居。从这个角度来说,南宫俪所求的合作,碧血山庄并不会拒绝,只是合作的具体事宜,还需要见面再谈。

    而齐郢和齐骜答应保护鬼医,如今在帮助鬼医寻找慕容恕的下落,目前唯一知道的线索是慕容恕和神医门有关,覃樾又恰巧出现邀请他们去神医门,事情不仅巧,而且很顺利。

    齐郢听到隔壁有人走动的声音,指了指隔壁,对着鬼医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用眼神询问鬼医,隔壁那两个没什么用的人,是不是可以除掉了?

    目前杜午和晋连城最大的作用是带路帮他们找到神医门,不过覃樾出现了,齐郢已经信了覃樾是神医门的弟子,接下来就不需要那对师徒带路了。并且那对师徒和神医门有仇,再带着他们去神医门并不合适,他们的易容在神医门那样的地方未必能够藏得住。到时候被发现,反倒容易被神医门的门主认为他们别有居心。

    明白了齐郢的暗示,鬼医却神色认真地摇了摇头,表示依旧要留着隔壁的那对师徒。

    “万一线索断了,接下来还要用。”鬼医对齐郢说。隔墙有耳,鬼医刻意省略了几个字,为了避免被杜午和晋连城听去。鬼医的意思是,通过神医门寻找慕容恕的线索如果断了的话,接下来他还要用到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所以不能杀他们。

    齐郢微微皱眉:“鬼医阁下,小心养虎为患。”

    齐郢声音很低沉,隔壁并没有听到,但鬼医听得清清楚楚。齐郢是在告诉他,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很狡诈,他未必能够掌控得了他们。

    鬼医微微叹了一口气,再次摇头,表示他自有打算,让齐郢不必担心。

    离开的覃樾并没有直接回客栈房间,而是专门跑去成衣铺子买了两套新的衣服,不然他接下来只能光着身子等衣服干了……

    而另外一家客栈里面,穆霖和独孤傲在吃晚饭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穆妍,而穆妍身边还站着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男人的手放在穆妍腰间,不是萧星寒又是谁?

    “星寒你来了。”穆霖毫无感情地说。他先前去找穆妍,走到穆妍房间门口就回去了,因为听到里面传来不可描述的声音。

    “嗯。”萧星寒揽着穆妍坐下,动手给穆妍盛了一碗热汤,放在了穆妍面前。

    独孤傲放下了筷子,看着穆妍说:“师姐,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穆妍喝了一口汤,放下勺子看着独孤傲问。

    “覃樾。”独孤傲说。当初覃樾戴着千影面具,改变容貌出现在天厉国耒阳城,为南宫晚找穆妍求医的时候,在耒阳城住了一段时间,独孤傲虽然没有和他正面打过交道,但是见过他,还记得那张脸。

    穆妍神色微动:“在哪里见到的?他现在在哪?”

    “他见到我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独孤傲皱眉,“他问我是不是他的师弟?”

    穆妍眼眸微暗,覃樾口中的师弟,说的是慕容恕。而穆妍很快就想到,慕容恕从覃樾那里学了一种很高明的易容术,回来之后教给了不少穆妍身边的人,包括穆霖和独孤傲在内。覃樾想必是发现了独孤傲的易容,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难道覃樾在找慕容恕吗?

    “然后呢?”穆妍看着独孤傲问。

    “然后,他本来打算住这家客栈的,跟我说了一句话,我没理他,他就扭头走了,住进了斜对面的那家客栈。”独孤傲对穆妍说。

    穆妍神色莫名,覃樾就算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恐怕也能猜到独孤傲和慕容恕有关,而他的选择是,不再和独孤傲接触,并且都没有打探独孤傲身边有什么人。

    很好,穆妍现在可以确定,覃樾并不是在找慕容恕,并且他在远离和慕容恕有关的一切。

    “对了,覃樾现在住的那家客栈,就是晋连城住的那家。”独孤傲补充了一句。

    穆妍若有所思:“覃樾先前去对付毒宗,然后回神医门,现在又出现在这里,他会不会是冲着晋连城和杜午来的?想找晋连城的人,都会猜测晋连城会出现在东阳国的大阳城。”

    “有可能。”穆霖微微点头,觉得穆妍分析得有道理。

    “正好。”穆妍唇角勾起一抹清浅的弧度,“鬼医身边的那个老头,武功太高了,我们很难对付,和覃樾联手,胜算大一点。”

    “我去找他。”萧星寒给穆妍夹了一块肉,神色淡淡地说。

    “正合我意。”穆妍点头,吃了一块肉,觉得味道一般般,用来充饥还可以,等事了回到耒阳城,少不得要去她家婆婆那里蹭几顿饭,好好补补。

    夜色深重,正在房间里面洗衣服的覃樾,一边洗一边想,今天偶遇碧血山庄的主人是个意外,而他提出要邀请他们去神医门,他们答应得未免也太爽快了。

    当然了,覃樾并不怀疑齐郢的身份,那对金锏和齐郢的实力都是证据。覃樾能猜到齐郢也有和神医门合作的意思,不过这其中的异常之处在于,那个鬼医见到他似乎有点激动,并且欲言又止的样子,想问什么却被齐骜阻止了。况且还有一点,鬼医显然不是碧血山庄的人,为何他也要去神医门呢?难道神医门里面有他想要的东西?

    此外,覃樾对于齐郢口中隔壁房间的两个随从的身份,也保持怀疑态度。不过覃樾暂时想不到那两个他没见到的人就是他正在找的杜午和晋连城,而他不会贸然去打探,因为齐郢实力比他强太多,他不想节外生枝。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巳时,覃樾会带着齐郢和齐骜以及鬼医,还有齐郢所说的两个随从,一起离开元方城,然后去往北漠国神医门。

    覃樾暂时放弃寻找杜午和晋连城,也不怕回去之后被南宫俪责罚,因为他很清楚,对于南宫俪来说,寻找碧血山庄的主人谈合作要比取杜午和晋连城的性命更重要。合作谈好了,神医门很快便会出世,神医门的所在也不需要再隐藏了,杜午和晋连城知道的那些神医门的秘密就没有意义了。

    覃樾连着洗了两套衣服,他还从小二那里借了一根杆子撑在桌子和窗台之间用来晾衣服,挂好之后,覃樾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根本不存在的汗水,自言自语地感叹了一句:“我是真的需要一个媳妇儿,会做饭洗衣就好……”

    话落,覃樾又摇头:“会做饭就行,我自己洗衣服挺好的,不能让媳妇儿累着……”

    “有病。”一道冷漠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并不陌生。

    被骂了,覃樾却神色一喜,看着从天而降的墨衣银面男子叫了一声:“星寒!”

    “我跟你不熟。”萧星寒冷声说。

    覃樾呵呵一笑:“一回生二回熟,我们已经见了好几回了,还一起喝过酒。你怎么会在这里?萧王妃呢?”

    “你问她做什么?”萧星寒冷声问。

    覃樾轻咳了两声说:“别误会,只是随口一问,我以为你们俩一直都在一块儿的。”

    “找你有事。”萧星寒看了一眼地上的木盆,还有覃樾挽起的袖子,晾好的衣服,毫无感情地说了一句,“衣服洗得不错。”

    “过奖了。”覃樾唇角微勾,“你找我有什么事?”

    “关于晋连城的事。”萧星寒话落,在桌边坐了下来。

    覃樾在萧星寒对面坐下,还给萧星寒倒了一杯凉掉的茶水,推到了萧星寒面前:“你是来杀杜午和晋连城的?我们真有缘分,我也是。”

    “杜午和晋连城就在这家客栈里。”萧星寒对覃樾说。

    覃樾微微愣了一下:“这么巧?”

    “他们和鬼医在一起。”萧星寒说。

    覃樾神色微凝,瞬间想到了今日住在鬼医隔壁的那两个神秘人,不出意外的话,那两个人,就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

    “鬼医身边的人,是碧血山庄的庄主和老庄主。”覃樾对萧星寒说,“那两人武功极强,我们恐怕都不是对手。他们要保杜午和晋连城,我们想要得手,并不容易。”

    “所以我才来找你。”萧星寒看着覃樾说。

    “好,我们联手!”覃樾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他和杜午以及晋连城没有什么私仇,他这次出来的任务是南宫俪给的,而他如今有机会把杜午和晋连城引入神医门之后再动手,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决定和萧星寒一起,就在今夜,除掉那对师徒。

    “你去引开碧血山庄的老庄主。”萧星寒对覃樾说。

    “有点怕,那个老头武功太高了。”覃樾幽幽地说。

    “所以只有你我二人,才能将之引开,否则没有办法动手。”萧星寒冷声说。

    “为什么不是你去对付那个老头?”覃樾反问了一句。

    “你想让我去?”萧星寒看着覃樾问。

    覃樾摆摆手:“那倒没有,我只是随口那么一……”

    “好,我去!”萧星寒冷声说,“我引开齐老庄主之后,你有把握杀了杜午和晋连城吗?”

    覃樾若有所思:“那位齐庄主,为了保护鬼医,应该轻易不会动手,我这次还带了神医门的四个长老,到时候联手,没问题。”

    覃樾一直行事很谨慎,就是因为一路走来都有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那四位长老说是来听他号令,其实也是在监视他,所以覃樾才在遇到独孤傲之后果断换了一家客栈。

    不过覃樾这会儿和萧星寒谈合作,倒是不必担心被那四位长老发现,因为他原本的任务就是除掉杜午和晋连城。

    萧星寒起身:“半刻钟之后,你动手。”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覃樾也站了起来,快速地换了另外一套黑色的衣服,然后从包袱里面拿出了一个面具,戴在了脸上,握住自己的剑,叫了一声:“四位长老,出来吧!”

    下一刻,四个老头出现在覃樾的房间里,一个个气息都很强。

    “师尊交待的任务,现在该去执行了!接下来还请四位长老暂时听弟子安排,取了杜午和晋连城的项上人头,回去向师尊复命!”覃樾神色冷肃地说。

    “不用回去,为师来了。”

    一道低沉的女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覃樾心中微沉,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下一刻,就看到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南宫俪从天而降……

    “弟子参见师尊!”覃樾恭敬地行礼。

    “覃樾,你能找到碧血山庄的主人,并邀请他们去神医门,为师很高兴,你做得很好。”南宫俪落座,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覃樾说。

    覃樾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幽光,神色恭敬地说:“师尊,这是弟子应该做的。弟子已经知道了杜午和晋连城的所在,现在正准备……”覃樾算着时间,他和萧星寒约好的半刻钟,马上就要到了。他如果不按时出手的话,不仅计划泡汤,萧星寒也会有危险。

    “不必了!”南宫俪冷笑,“为师已经知道他们和碧血山庄的人在一起,既然碧血山庄的主人要保那对师徒,为了不让我们的贵客为难,这次就暂且放过他们吧!”

    “师尊不可!”覃樾开口,神色严肃地看着南宫俪说道,“那两人……”

    “覃樾,为师已经决定了!”南宫俪看着覃樾冷声说,“你是要忤逆为师的意思吗?”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和萧王约好了联手,假如弟子没有出现,接下来萧王怕是不会放过弟子了。”覃樾垂头说。

    “拙劣的理由!”南宫俪轻哼了一声,“以你的本事,何需惧怕萧星寒?为师怎么觉得,你跟萧星寒的关系,并不简单呢!”

    “师尊,弟子不能言而无信!”覃樾的拳头握了起来,“事后,弟子甘愿受罚!”

    覃樾话落,转身就要往外冲,结果神医门的四个长老,堵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南宫俪站了起来,看着覃樾的背影冷笑连连:“覃樾,为师早就想教教你如何尊师敬上了,这是你自找的!”

    南宫俪话落,四个长老分别站在不同的方向,结成了一个阵,同时出掌,朝着覃樾打了过去!

    这四个长老是神医门武功最强的长老,并且在覃樾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四人已经完美地将毒术融合进了他们的武功。

    覃樾腹背受敌,根本无从闪避,一口血吐了出来,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刚刚把剑拔出来,南宫俪的手就掐住了他的后颈,并且猛然收紧!

    “师尊是要杀了弟子吗……”覃樾声音艰难地问。他现在身子动弹不得,因为稍微一动,南宫俪就能取了他的性命。他以往在神医门地位不低,过得也比较随意,但他说白了也只是神医门的一个弟子,神医门的门主和四位最强的长老,联手要拿下他,他注定会输,没有任何悬念。

    “杀了你,可惜了。”南宫俪冷笑,“为师暂时不会让你死的。”

    南宫俪话落,她尖利的指甲直接划破了覃樾的脖子,指甲缝里面的毒进入了覃樾体内,覃樾很快眼神涣散,神色恍惚,软软地倒了下去……

    南宫俪冷眼看着地上的覃樾,对其中两个长老说:“即刻带他回神医门,在本尊再次见到他之前,不要让他醒过来!”

    “是,门主。”两个长老提起昏迷不醒的覃樾,很快离开了。

    剩下的两位长老之一,神色有些迟疑,还是开口问了南宫俪一句:“门主,覃樾是神医门这一代弟子之中最出色的,老夫以为他会成为神医门的少主,为何门主突然对他……”

    “哼!”南宫俪目光冷厉地看向了那个长老,“四长老是要本尊跟你解释对覃樾下手的理由吗?好!本尊就告诉你们!覃樾明知晋连城体内有至宝还生蛊,竟然刻意瞒着本尊,一字未提,这还不能说明他心怀不轨吗?”

    神医门四长老硬着头皮说:“如若门主只是为了还生蛊的话,没有必要对覃樾……”

    “四长老再多说一句,本尊让你和覃樾一样的下场!”南宫俪看着四长老厉声说,“四长老是认定神医门的少主是覃樾了吗?觉得他无可替代?失去他是本尊和神医门的损失?本尊现在就告诉你们,都听好了,神医门名正言顺的少主,是本尊的女儿南宫晚!覃樾那个忤逆的弟子,本尊容他这么久,已经仁至义尽了!”

    四长老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冷光,拳头握了又松,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而另外一边,萧星寒离开覃樾的房间之后就按照他和覃樾的约定,去了后院。

    想要引出齐郢并不难,一支箭即可。齐郢从房间里冲出来之前,交待齐骜,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离开鬼医半步!

    “你是什么人?”齐郢看着不远处墨衣银面的萧星寒冷声问。

    萧星寒没有回答齐郢的问题,拔剑朝着齐郢攻了过来。

    而齐郢挥舞着金锏迎上去的时候,萧星寒却突然用了暗器,让齐郢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这正是萧星寒想要的结果。

    虽然齐郢的武功比萧星寒强横很多,但萧星寒身上层出不穷的暗器打得齐郢一时有些被动,萧星寒有目的地逼着齐郢离开了客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齐郢其实提防着调虎离山之计,可萧星寒是他这几十年前遇到的实力最强的一个对手,并且那些暗器太过刁钻,无穷无尽,就连齐郢都不得不暂时避其锋芒。

    穆妍并没有撒手不管,因为她担心萧星寒对付不了齐郢,所以一直在暗中盯着。穆妍和萧星寒一开始就说好了,假如覃樾去引开齐郢的话,萧星寒和穆妍负责对付杜午和晋连城。但假如萧星寒去引开齐郢的话,就说明覃樾身边还有可用的人,由他来负责对付杜午和晋连城。

    萧星寒和齐郢一直打到了元方城之外,齐郢被萧星寒的暗器逼得怒火中烧,已经用上了全力,摆明了要让萧星寒死。

    在暗器尚未用完的时候,萧星寒放弃了剩下的暗器,开始真正和齐郢战斗。齐郢比萧星寒强,这正是萧星寒目前最需要的压力,他根本就不惧,反而战意更盛!

    穆妍就在暗中冷眼看着,越看越发觉得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现在对上齐郢,恐怕都过不了几招。

    穆霖和独孤傲都在客栈周围埋伏着,穆妍给他们的任务是盯着客栈里的动静,假如覃樾需要支援的话,他们再出手,否则不要现身。

    可萧星寒把齐郢引开之后,穆霖和独孤傲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覃樾应该马上出现,趁机杀掉杜午和晋连城,但是覃樾根本就没来!

    “他们要跑了!”独孤傲眉头拧了起来。很明显的事实,这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能够成功的前提是覃樾和萧星寒配合默契,可萧星寒按计划动了,覃樾却不见人影,齐骜和晋连城他们必然会用最快的速度转移!

    穆霖皱眉:“不要轻举妄动!”即便齐郢不在,他们两个也根本对付不了杜午和晋连城,况且里面还有个齐骜。穆妍都没让十个剑龙卫来这边,因为很容易会成为炮灰,到时候得不偿失。

    最终,穆霖和独孤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齐骜带着鬼医,杜午带着晋连城,消失在夜色之中。而穆妍还交待过,不要贸然去追……

    “亏得师姐那么相信覃樾!”独孤傲冷声说,“这次被他坑了!”

    穆霖面色微沉:“多说无益,我们去找小妹!”

    城外树林之中,萧星寒和齐郢的战斗已经白热化了,大片大片的树木被摧毁,萧星寒分明处在弱势,但从气势上并不输,身上被齐郢的金锏伤了好几下之后,越战越勇,越战越强!

    齐郢眼中的怒色已经褪去了,看着萧星寒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不过依旧没有收手。

    一直到一个时辰之后,伤痕累累的萧星寒正准备再次用上暗器,掩护自己撤退,齐郢却突然收手,主动后退,结束了这场战斗。

    “你是萧烜的长孙萧星寒。”齐郢目光幽深地看着萧星寒,语气十分肯定。

    萧星寒用长剑支撑在地上才没有倒下,他的骨头并没有碎,但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过这样的战斗是有好处的,他感觉自己修炼遇到的瓶颈快要突破了。

    躲在暗处的穆妍神色莫名,齐郢到后来显然并不是要命的打法,否则萧星寒的骨头至少得碎几根,那对金锏可不是普通的武器。如今齐郢突然开口,道破萧星寒的身份,这似乎表明,齐郢和萧星寒的祖父萧烜,有交情……

    萧星寒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齐郢看着他冷声说:“老夫受过你祖父的恩情,不会杀你!小子,你的实力很强,假以时日定不在老夫之下,等你真的有那样的实力,再来和老夫打吧!”

    “碧血山庄,为何要保护杜午和晋连城?”萧星寒冷声问。

    “原来你是冲着他们来的!”齐郢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你的问题,老夫无可奉告!告辞!”

    齐郢话落,飞身而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穆妍很快到了萧星寒身边,扶住了萧星寒。萧星寒摘掉面具,脸色煞白,搂住了穆妍的肩膀说:“如果覃樾来的话,恐怕真的要没命了。”

    萧星寒一开始仗着暗器,最后却是仗着他的身份,让齐郢放了他一马。虽然萧星寒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绝对不可能死在齐郢的金锏之下,但想要脱身,必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如今这样的结果,已经算好的了。

    萧星寒觉得如果是覃樾来引开齐郢,可能真的会没命。即便有人帮覃樾,但这样级别的战斗,最终都会变成一对一,人多有时候并没有什么意义。

    穆妍从萧星寒语气中听出了对覃樾的在意,她觉得很神奇,不过这并不是坏事,说明萧星寒已经把覃樾当成了朋友。

    穆妍搂住了萧星寒的腰:“我们先回去,我给你疗伤。你把那老头引开这么久,那边应该已经得手了。我那位覃樾师兄,一向很靠谱的。”

    ------题外话------

    《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