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77.师弟,是你吗?

时间:2018-04-18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小说免费!

    初秋季节,夜色深重。

    一把寒光四射的金锏抵在穆霖的脖子上,穆霖面色难看,并没有动,而独孤傲的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面,随时准备出手。

    穆妍看着那把金锏,眼眸微眯,视线转移到了从天而降挟持穆霖的那个老者身上。

    当时在大阳城晋王府后面的树林之中,穆妍远远地看到了这个老者的实力,也猜到是鬼医三人舍弃晋连城先行离开了。但穆妍没想到,鬼医的护卫之一,这个至强高手,竟然会找来这里,并且摆明了要救晋连城和杜午!

    山洞之中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但穆妍相信杜午和晋连城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了,她微微握住了拳头,脸色却越发平静,看着那个老者说了一句:“放开他,我们会走。”

    老者目光幽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猛然收起了自己的金锏。

    穆妍伸手就把穆霖给拉到了她身边,然后带着穆霖和独孤傲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躲在暗处的十个剑龙卫,也随后离开了。

    老者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抬脚朝着山洞走去,走到山洞入口处,看着地上掉落的暗器和箭矢,他俯身捡起了一枚菱形的飞镖和一支箭,看过之后猛然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把那枚箭头折下来,和飞镖一起,塞进了自己怀里,才抬脚继续往山洞深处走去。

    山洞之中的石壁上面,有一个凹进去的地方,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为了躲避箭矢和暗器,都后背紧贴着石壁藏在里面。不过他们吸入了一点毒烟,又在往外冲的时候中了不少暗器,暗器也有毒,这会儿两人脸色发白,晋连城满脸都是泪水,感觉视线模糊,意识也有些模糊了。

    原本晋连城这个时候应该用鬼医给他的药水滴眼睛,不过刚刚往外冲的时候,药水不知掉在了那里。他今日一早才恢复光明的眼睛,越发脆弱了。

    听到脚步声靠近,杜午缓缓地转头,看到来人,神色一喜,没有捏爆手中的毒烟球。

    “鬼医请老夫救你们,条件是,你们接下来什么都不能做,全力帮助鬼医寻找慕容恕的下落。”老者看着杜午和晋连城冷声说,“你们可以拒绝,老夫会送你们一程!”

    “好……”晋连城身子一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脸色铁青,嘴唇发紫,已经晕了过去。

    而杜午到这个时候哪敢说一个不字,连连点头,还没等他把晋连城扶起来,就被老者一边一个拎了起来,大步朝着山洞入口处走去。

    出了山洞之后,老者提着杜午和晋连城飞身而起,朝着大阳城的方向而去了。

    大阳城北郊的清心寺,是穆妍很熟悉的地方,因为她曾经在大阳城生活的那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和穆霖一起住在清心寺里面。

    穆妍和穆霖在清心寺后山住过的两个小客院,在穆妍出嫁之后,东方紫煜特意交代过清心寺住持方丈,不要让其他人住进去,定时会有小和尚去打扫。

    而这会儿,已经是后半夜了,穆妍曾经住过的那个客院隔壁的客院里面,鬼医和保护他的中年男人在房间里相对而坐,一时沉默无言,静待那个老者回来。

    “齐庄主,给你们添麻烦了。”鬼医神色有些抱歉。

    中年男人微微摇头:“鬼医阁下无需客气,当初鬼医阁下救了小女一命,齐某和父亲承诺过,保护鬼医阁下三年时间,直到鬼医阁下找到故人。”

    百年以前,尚未覆灭的神兵门和尚未隐世的神医门是江湖乃至天下最负盛名的两个门派,也是除了皇室之外,相当强大的势力。后来神兵门灭亡,神医门隐世,江湖之中再没有出现过那样的存在。

    而如今很少有人提起,甚至知道的人都不多了,百年之前和神兵门神医门共存的还有另外一个低调却强大的势力,就是碧血山庄。

    碧血山庄人不多,但历代庄主都是至强高手,齐氏男子各个都是习武奇才,曾被各国皇室许以重利拉拢。

    百年前突然和神医门一样选择避世而居的碧血山庄,如今在哪里,又有多强的实力,没有人清楚。

    现在坐在鬼医对面的中年男人,便是当世碧血山庄的庄主,名叫齐骜。而他们正在等待的老者,是齐骜的父亲齐郢,碧血山庄的老庄主。

    “齐某有件事,一直不解。”齐骜看着鬼医问,“鬼医阁下的医术极为高明,为何不为自己医治呢?”

    齐骜看了一眼鬼医的腿,鬼医苦笑,掀开了腿上一直盖着的毯子,提起裤脚,给齐骜看。

    齐骜看到了鬼医的右腿,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只是瘦了些,很白。而当齐骜看到鬼医的左腿,微微愣了一下,显然很意外,因为鬼医的左腿从膝盖以下就没有了,上面支着一根用木头打造成的假腿,被衣服遮着的时候很难发现异样。

    “天生的。”鬼医神色平静地放下了自己的裤腿。虽然齐骜和齐郢保护鬼医已经有近半年的时间,东奔西走去了不少地方,不过鬼医一直伪装得很好,从没有让他们见过他的腿。事实上,鬼医的右腿是完好的,他单腿可以站立,可以跳着行走,所以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事情都能自理,不需要人伺候。

    “唉!上天虽然没有给鬼医阁下一个完好的身体,但是鬼医阁下的才华,无人能及。”齐骜看着鬼医,真心实意地说。

    “多谢齐庄主,我早就习惯了。”鬼医微微摇头。他告诉过齐骜和齐郢,说他叫叶重华,但齐骜和齐郢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一直管他叫鬼医阁下。

    卯时已至,听到院中传来的响动,齐骜起身迎了出去。不多时,齐骜便提着昏迷不醒的晋连城走了进来,而紧随其后的齐郢手中拖着杜午,杜午眼睛还睁着,但眼神也有些涣散了。

    杜午中的毒,要是平时他早就解了,可他现在昏昏沉沉的,强撑着没有晕过去,已经没办法正常思考了。

    “鬼医阁下,他们中了有毒的暗器,老夫先为他们逼毒。”齐郢对鬼医说。

    鬼医微微点头,看着齐郢和齐骜分别开始为杜午和晋连城逼毒。

    作为两个至强高手,逼毒这件事说白了就是损耗内力,而他们的内力都很强。

    鬼医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一直到了辰时,齐郢先放开了杜午,杜午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从他体内逼出来的五根毒针,散落在地上。只能说,杜午命大,没有伤到要害,否则早就没命了。

    而晋连城的伤比杜午严重很多,但得益于还生蛊,他还死不了。齐骜又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满头都是汗,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终于把晋连城体内的毒给逼出去了。

    齐骜起身,神色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晋连城:“他被暗器伤到了心脉,毒已入心,这样都死不了!”

    “还生蛊。”齐郢看了晋连城一眼,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齐骜神色微变:“怪不得他之前可以死而复生。”

    “冥煞要杀他,应该也是为了还生蛊。”齐郢轻哼了一声,“不过这些与我们无关,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鬼医阁下。”

    齐郢和齐骜父子在危机来临的时候选择先带着鬼医离开,之后齐郢又去救晋连城,看似矛盾,其实很正常。

    齐郢和齐骜很宠爱碧血山庄那位换了心才捡回一条命的小小姐,而他们受了鬼医的恩,便承诺要保护鬼医三年。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鬼医的安危,其他的都在其次。

    当时东阳国官兵围了晋王府,暗处还有冥煞虎视眈眈,假如齐郢和齐骜带着鬼医,和晋连城师徒共进退的话,未必走不了,但这对他们来说,有些冒险,因为他们两人分工明确,一个人是鬼医的腿,要带着坐在轮椅上面的鬼医一起走,不能离开半步,另外一个人要保护他们,不让任何人靠近鬼医。所以,他们没有精力去管晋连城和他的两个师父的死活,况且那些人都是冲着晋连城来的,他们没有必要为了晋连城而战斗。

    但晋连城对鬼医来说还是有用的,鬼医需要依靠晋连城来找慕容恕。

    鬼医之所以没有用帮晋连城医治眼睛交换神医门的所在,然后自行去找,是因为慕容恕是不是真的在神医门,找到神医门之后,是不是就能得到慕容恕的确切消息,这些目前都是未知数。

    最初慕容恕和神医门有关,也全都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说的,假如他们随便说个地方,就算完成了答应鬼医的条件,这样也太容易了。鬼医知道他们师徒的本事,而齐家父子一开始其实表明了态度,只是保护鬼医,更多的事情,鬼医需要杜午和晋连城师徒帮他完成。

    当时齐郢和齐骜带着鬼医脱离了冥楼的视线之后,就直接来了清心寺,然后齐郢又折回去了。他们的计划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不至于都逃不出来,不管谁命大,从冥煞手下脱身,到时候齐郢再把他们带到鬼医面前。

    只是齐郢没想到,杜午和晋连城倒是都脱身了,又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盯上了他们。齐郢的本意是带走杜午和晋连城,并不想为了他们师徒大开杀戒,所以他一直跟到那个山洞附近,看着穆妍一行人马上就要把杜午和晋连城师徒给杀了,才终于现身,把他们带了回来。

    而这样还有一个好处,齐郢以鬼医之名救了杜午和晋连城的命,接下来那对师徒别无选择,只能全力帮助鬼医寻找慕容恕,因为他们已经没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辛苦两位了。”鬼医坐在轮椅上面,微微俯身,拱手对着齐郢和齐骜致谢。

    “不用。”齐郢神色淡淡地说,“鬼医阁下,等他们醒了,就可以去帮鬼医阁下寻人了。”

    “嗯。”鬼医微微点头。

    这边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死里逃生,尚未醒来。齐郢和清心寺的老方丈有交情,所以不必担心有人发现他们。

    而另外一边,穆妍一行也回到了大阳城的白家别院。

    推开门,穆妍神色微变,一把寒光四射的刀朝着她的面门飞了过来。

    几乎眨眼的功夫,穆妍还没躲开的时候,跟在她后面的穆霖把她拽到了身后,而独孤傲猛然上前挡在了最前面,伸手就要去抓那把刀。

    “疯了吧你!”穆妍推开穆霖,一脚把独孤傲踹到了旁边去,看着那把刀飞出房间,速度不减,最后将院中的一棵古树拦腰斩断,钉在了地上……

    “我……”独孤傲还有点懵,他只是下意识地去帮穆妍挡刀,根本没想过能不能挡得住。

    “啪!啪!啪!”房间里传出有人拍手的声音,随之响起了一道阴测测的声音,“真是相亲相爱,好生感人呢!”

    穆妍眸光微寒,对着穆霖和独孤傲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此时天色未亮,房间里面没有点灯,这也是穆妍没有发现有人在里面的主要原因。声音是冥煞的,而冥煞此时就躺在穆妍打算扔掉的那个软塌上面,软塌旁边,还站着一个窈窕的劲装女子,赫然正是冥楼的护法墨灵。

    “冥楼主被晋连城骗了,什么都没得到,这是找在下撒气来了?”穆妍轻哼了一声,态度与以前并不一样。

    冥煞冷笑:“小子,你胆子是真肥了,敢这么跟本尊说话!”

    “要杀要剮,请直接动手,别这么婆婆妈妈的。”穆妍也冷笑了起来,“冥楼主不高兴,在下更不高兴!”

    冥煞猛然坐直了身体,目光幽暗地看着穆妍:“小子,你在玩火!”

    “冥楼主,在下火气是很大,如果晋连城站在我面前,我要把他千刀万剐,把他的肉一块一块烧成灰烬!”穆妍声音幽寒地说。

    冥煞看着穆妍,却突然笑了起来:“小子,本尊本以为你留了一手,抓了晋连城吃独食,现在看来,你好像也没有拿下晋连城。”

    “在下很年轻,身体很好,并不需要还生蛊那种毒虫子来续命。”穆妍轻哼了一声说。

    “所以你是在讽刺本尊?”冥煞目光倏然冷厉。

    “作为一个男人,冥楼主心思未免太过敏感了。”穆妍看着冥煞说,“难道冥楼主现在最应该关心的,不是晋连城在哪里吗?”

    冥煞眼眸微闪:“你如果真知道晋连城在哪里,何必空手回来?”

    “有个武功奇高的老怪在保护他,在下对付不了,为了保命,只能回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不过在下在那个老怪身上下了一种药,他们在哪里,在下还真的知道。”

    “你又想利用本尊。”冥煞看着穆妍冷哼了一声。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冥楼主只是为了还生蛊而已,谈何利用。我很希望冥楼主得到还生蛊,这样晋连城就绝对没命了。”

    “好,本尊就再信你一次。”冥煞看着穆妍冷声说,“晋连城在哪里?”

    “清心寺。”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提醒冥楼主一句,晋连城身边有高手,冥楼主小心一点。”

    “哼!”冥煞冷哼了一声,猛然飞身而起,朝着穆妍就打了过来。

    穆霖和独孤傲几乎同时挡在穆妍面前,接了冥煞的一掌,两人各自吐了一口血,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穆妍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寒光,就听到冥煞说:“小白,乖乖在这里等着本尊回来,等本尊杀了晋连城,你可是欠本尊一个条件!刚刚那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提醒,别想跑,否则本尊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冥煞话落,又深深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大步往外走去,墨灵回头看了一眼吐血不止的穆霖,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很快跟着冥煞走了。

    “大哥,师弟,把这个吃了。”穆妍拿出两颗治疗内伤的药丸,分别给了穆霖和独孤傲。

    刚刚穆霖冲出来的快一些,承受的伤害也更大。而穆霖实力本就不如独孤傲,冥煞那一掌用上了九成力,意在震慑穆妍,穆霖受了不轻的内伤,独孤傲也只是比他稍微好一点点。

    两人吃了药之后,穆妍神色冷凝地说:“此地不宜久留,不管冥煞能不能杀了晋连城,都不会放过我,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此时天色微亮,而穆妍并没有对冥煞说谎,因为她在齐郢劫持穆霖的时候,暗中在齐郢身上下了寻踪蛊。这是穆妍从南宫俪给她的那本蛊术秘籍里面学到的,第一次用。

    穆妍在回来的时候,绕路去了清心寺,不过并没有靠近鬼医所在的地方,但已经很确定,齐郢和晋连城就在里面。

    穆妍把这个消息告诉冥煞,冥煞已经去了清心寺杀晋连城,不管他能不能得手,以他阴晴不定的性格,都不会放过穆妍的,而穆妍也到了该扔掉现在的身份,转移到其他地方的时候了。

    一刻钟之后,重新易容过的穆霖穆妍兄妹和独孤傲,带着暗处的剑龙卫,一起离开了白家别院。而别院里面,穆妍还留了一封信给冥煞……

    清心寺。

    解了毒的杜午和晋连城没有用多久就醒了过来。在齐郢开口,再次重复昨夜的要求,要他们接下来不能做任何其他的事情,全力帮助鬼医寻找慕容恕的时候,很识时务的师徒俩都一口答应了,并且说出神医门在北漠国的事情。

    “两位真的确定慕容恕和神医门有关吗?”鬼医看着杜午和晋连城问。

    “是。”晋连城郑重其事地点头,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劫难,他现在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而他暂时也没有其他的计划,假如不兑现对鬼医的承诺,鬼医身边的两个高手,分分钟就能取了他的性命。

    “那我们就去北漠国走一趟吧。”鬼医神色淡淡地说。

    “你们都可以走,把晋连城给本尊留下。”一道阴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晋连城神色微变,是冥煞!不用怀疑,这里肯定已经被冥楼的杀手包围了!

    齐郢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和齐骜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对鬼医说:“鬼医阁下,老夫去对付冥煞,你们先走。”

    齐郢话落,朝着杜午和晋连城看了过去,杜午连忙开口说:“请放心,老夫和徒儿定会全力保护鬼医阁下!”

    下一刻,房门突然开了,一身紫衣的冥煞出现在门口,唇角微勾,看着齐郢说:“齐老前辈,这是本尊和晋连城的恩怨,与碧血山庄无关,你们都可以走,只需要把晋连城给本尊留下即可。”

    从冥煞口中听到“碧血山庄”四个字,杜午和晋连城神色都微微变了。怪不得鬼医身边的两个人武功那么高,竟然是碧血山庄的人!

    齐郢没有理会冥煞,挥舞着金锏,朝着冥煞就攻了过来!

    冥煞神色微变,却被齐郢逼得不得不离开了那个客院,一直在往清心寺后山退。

    齐骜提起了鬼医的轮椅,看着杜午和晋连城说:“外面那些,就靠两位了。”

    杜午和晋连城交换了一个眼神,师徒两人一前一后护着鬼医冲了出去。

    密密麻麻的杀手从天而降,把他们的去路挡得水泄不通。而墨灵就站在一棵树上面,手中握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弓,上面搭了一支羽箭,箭尖瞄准的,是晋连城的脖子……

    杜午和晋连城开始屠杀冥楼的杀手,可那些杀手不仅人数多得像是杀不完,一个个还跟不要命似的,明知道实力悬殊一定会死,却前赴后继地往前冲。

    不多时,清心寺后山的小客院里面已经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了。而清心寺的和尚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并没有人过来,因为老方丈要求寺里的所有长老和弟子,到前殿去诵经。

    杜午开路,齐骜提着鬼医的轮椅,冲出冥楼杀手的包围圈的时候,落在最后的晋连城不再恋战,杀了两个近身的杀手,准备跟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墨灵眼眸微眯,利箭破空,直直地朝着晋连城的脖子射了过去。

    周遭还有很多杀手在攻击晋连城,晋连城一时不察,等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急急闪避,也只是避免那支箭射穿他的喉咙!

    最终,那支箭虽然在晋连城的躲闪之下偏了一点,却也重伤了晋连城的脖子,在上面射出了一个血窟窿,看起来很是渗人。

    杜午折返回来,抓住晋连城的肩膀就往前冲,而墨灵的第二支箭很快射了过来,杜午帮晋连城挡了一下,那支箭射中了他的手臂,可他不敢减速,拼了命地往后山的方向跑。

    冥楼的杀手追了上去,墨灵却收起了自己的弓箭,并没有打算再出手。

    与此同时,在后山悬崖边上交战的齐郢和冥煞,也打得不可开交。

    冥煞是年轻一辈之中的至强高手,但是对上齐郢这样的存在,依旧很是被动。

    “齐老前辈这是何必?我们无冤无仇,晚辈是要找晋连城报仇的!”冥煞已经不再自称本尊,因为他知道,假如齐郢非要保晋连城的话,他根本杀不了晋连城!

    齐郢冷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会冥煞,而在几百招过后,冥煞抽身想退,齐郢的一把金锏,重重地打在了冥煞的后背上面,让他身子一顿,感觉肩胛骨都碎了!

    “记住,以后不要挡老夫的路,这是给你的教训!”齐郢并没有打算对冥煞赶尽杀绝,话落收起金锏,冷哼了一声,飞身离开了。

    冥煞身子一晃,靠在了一棵大树上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话落,脸色瞬间煞白,因为齐郢最后的那一下重击,让他受了很重的伤。

    “楼主!”墨灵飞身而来,落在冥煞身旁,扶住了冥煞。

    “走!”冥煞都没问墨灵和冥楼的杀手是不是杀了晋连城,因为答案很明显了,无需再问。而冥煞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赶紧疗伤,否则,他的肩膀要废了。

    下了山,墨灵问冥煞是不是要去回香楼,因为冥煞自从来了大阳城,就一直住在回香楼里面。

    “去白家别院!”冥煞冷声说,他觉得那里更适合养伤,而他认为穆妍被他掌控在手心,绝对不敢再忤逆他的意思。

    墨灵带着冥煞去了白家别院,刚一靠近穆妍的房间,墨灵眼眸微闪:“楼主,里面没人。”

    “那小子竟然敢跑?找死!”冥煞咬牙切齿地说。

    墨灵扶着冥煞进了房间,冥楼之中有医者,已经开始给冥煞看伤了,而墨灵取了桌上的那封信过来,打开递给了冥煞。

    冥煞看了一眼,那封信就在他手中变成了碎片,因为上面只有四个潦草的字“后会无期”……

    “楼主伤得太重,属下恐怕……”冥楼的医者战战兢兢地在地上跪了下来。冥煞的整个左肩骨头都碎了,却没有留一滴血,这伤很难治。

    “废物!”冥煞简直要疯了,用赔了夫人又折兵来形容他的遭遇很合适,因为冥楼的杀手在这两天之内死了得有六七百个,而他最终没能杀了晋连城得到还生蛊,自己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楼主,我们尽快离开大阳城,回冥楼请老尊主出手吧!”墨灵微微垂眸恭声说。

    冥煞脸上的面具已经掉在了一旁,而他脸上并没有伤疤,只是整张脸露出来之后,更显得阴柔了。

    冥煞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冥楼的医者帮他简单地处理了伤口之后,墨灵安排冥楼的杀手抬了一顶轿子过来,请冥煞坐进去。抬轿的杀手全都用了轻功,抬着冥煞的轿子,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大阳城。

    出了大阳城,冥煞说要喝水,墨灵递了水囊进去,就听到冥煞声音冷鸷地说了一句:“本尊现在怀疑,那个姓白的小子一直在利用本尊,他根本就不是东阳国的皇子,也不是那位神秘的六皇子的属下,他只是想借本尊的手,让晋连城死!”

    墨灵微微垂眸:“属下也有这样的怀疑,如果那位白公子真是东阳国六皇子的人,图谋皇位的话,除掉东方紫煜即可,毕竟皇位现在并不在晋连城手里。”

    “他会不会是东方紫煜的人?”冥煞冷声问。

    “根据属下的调查,那个白公子的确是从雪月城去的大阳城,最初也是楼主找上的他,他不会是东方紫煜的人。”墨灵恭声说。

    “哼!有一点绝对不会错,他和晋连城有不死不休的仇怨!早晚有一天,本尊要找到他,挖了他的眼睛,让他跪在本尊面前求饶!”冥煞声音冷厉地说。

    墨灵沉默不语,不期然地想起了冥煞打穆妍的时候,穆霖毫不犹豫上前挡的样子。她觉得,那位白公子和他的护卫之间的关系一定不简单,那样不惜自身安危的保护,或许是兄弟吧……

    冥煞因为受了重伤,匆忙离开了大阳城,而鬼医一行人也很快离开大阳城,朝着北漠国的方向而去了。

    晋连城和杜午都受了伤,尤其是晋连城,脖子上被墨灵射出了一个血窟窿,如果不是鬼医出手为他医治的话,他的血再流下去,用不了多久就没命了。

    即便有还生蛊在体内,晋连城知道自己死不了,但他脖子上的伤想要痊愈,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而他也没有时间停下来养伤,因为鬼医要尽快去北漠国寻找慕容恕的下落。

    这天旭日初升的时候,连夜赶工的那些士兵和工匠,已经按照东方紫煜的旨意,把整个晋王府夷成了平地,就连一砖一瓦都没有留下,仿佛那座晋王府,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大阳城表面上没有任何动荡,昨日晋王府后面树林中的厮杀,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而清心寺中的杀戮,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东方紫煜倒是都知道,不过几乎都没有参与,他也很清楚,那样级别的战斗,他身边的高手根本不够看的,去一个死一个,去两个死一双,而他只有远离才是最明智的。

    那些还在观望,等着看晋连城什么时候回大阳城作乱的人,并不知道晋连城已经回来过了,并且在大阳城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历经生死,身受重伤,狼狈离开。

    再次看到穆妍的时候,东方紫煜神色一喜,打量了穆妍一下,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穆妍在东方紫煜对面坐了下来,对于她换了一副容貌,东方紫煜还能认出她并不奇怪,因为除了她,这会儿也没有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找东方紫煜。

    “你应该关心的是晋连城有没有事。”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紫煜愣了一下,看着穆妍问:“晋连城是不是还活着?”清心寺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东方紫煜这里,不过具体如何,东方紫煜还不知道。

    “没死,逃了。”穆妍很平静地说。

    “你的人,也没事吧?”东方紫煜问穆妍。

    穆妍微微摇头:“没有,我几乎没有出手,动手对付晋连城的,是冥楼的楼主。”

    东方紫煜神色微变:“怪不得有那么多杀手的尸体!你如何请得动冥楼的人?”

    “不是请的,骗的。”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冥楼的人来大阳城,本来是为了帮东方紫霄,不过东方紫霄已经死了,眼睛也被晋连城夺走了。”

    东方紫煜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好了,如果你不来的话,我现在未必还有命在,晋连城身边高人太多。”

    “我要走了。”穆妍对东方紫煜说,“晋连城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再回来,你就好好当你的皇帝吧!”

    东方紫煜神色认真地点头:“我会的。”

    穆妍断定晋连城接下来很长时间不会回大阳城,并不仅仅是因为晋连城受了重伤,而是因为昨夜去救晋连城的那个老者。

    穆妍还不知道那个老者是碧血山庄的人,但她知道那个老者是鬼医的人,鬼医先是抛下晋连城,后来又出手相救,在穆妍看来,晋连城身上定然有什么东西是鬼医需要的,否则鬼医不会为他换眼,还一定要留着他的命。

    而昨夜齐郢在最后关头才现身救杜午和晋连城,这必然导致的结果是,欠下救命之恩的杜午和晋连城,接下来要为鬼医所用,帮鬼医做事,即便穆妍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事。

    穆妍下在齐郢身上的寻踪蛊还未失效,穆妍决定离开大阳城,暗中跟着鬼医一行,寻找合适的机会再动手。

    七月底,东阳国南部的一座贸易大城。

    这座城池名叫元方城,穆妍并不陌生,因为她曾经和岑默一起去明月国参加拍卖大会的时候,在元方城停留过,还遇到了原恒和沈赟之。从明月国回去的时候,穆妍和萧星寒在元方城再见,同床共枕了一夜。

    再来元方城,穆妍身边是穆霖和独孤傲,三人都做了易容,看起来像是三兄弟一般。而鬼医一行人只比他们提前了一刻钟进入元方城,并且暂时停了下来。

    穆妍找了一家客栈,指定要了二楼的一间房,穆霖和独孤傲住在了她左右两边。

    推开房门,穆妍被人拥入怀中,熟悉的药草清香袭来,她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抱住了萧星寒:“萧寒寒,我想你了。”

    “我更想你。”萧星寒话落,低头俘获了穆妍的樱唇……

    这边久别重逢的夫妻俩正甜甜蜜蜜,那边元方城城门口进来了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干净的布衣,容貌俊逸眉目含笑,背上背着一个包袱,一手举着一个金黄酥脆的大鸡腿,一手举着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不时咬两口,赫然正是戴着千影面具的覃樾,穆妍见到一眼就能认出来。

    覃樾在一家客栈门口驻足,看到客栈隔壁的酒楼,微微点头,就是这儿了。

    覃樾进门,独孤傲正好从里面出来,擦肩而过的时候,覃樾淡淡的声音传入了独孤傲耳中:“师弟,是你吗?”

    独孤傲冷冷地看了覃樾一眼,收回视线,大步出了客栈。

    覃樾吃掉了最后一颗糖葫芦,默默地想,眼神不对,不是慕容恕,但是易容药物的味道,分明是他独家秘制,应该不会被模仿。罢了,暗处有南宫俪的人盯着他,和慕容恕有关的人就住在这家客栈里,所以他还是换一家好了。

    “公子,楼上有上房,请!”店小二热情满分地过来招待覃樾。

    “不住了。”覃樾转身就走。

    “公子!哎哎哎!公子!”店小二追了覃樾两步,看着覃樾出了客栈的门,自言自语了一句,“明明想住为什么又不住了呢?怪人一个!”

    覃樾听到了,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店小二神色认真地说:“我喜欢吃那家客栈门口的糖烧饼,住那家的话,买着方便。”

    店小二嘴角抽搐,而覃樾闲庭信步一般走进了三十米开外的另外一家客栈,要了一间房,住了下来。

    而这家客栈后面的客院里面,住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覃樾此行的目标人物,杜午和晋连城师徒。

    巧合的是,杜午和晋连城师徒正准备去北漠国神医门寻找慕容恕,却不知道神医门里面唯一和慕容恕有关的人,已经到了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