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74.空虚寂寞没事犯贱的冥楼主

时间:2018-04-15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小说免费!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对于第二次上门的杀手,穆妍只想说,有人非要找死,不成全的话太不厚道了……

    依旧是冥楼的人,这次人数多了一倍,一共有二十个杀手。至于每个杀手的平均实力,比起昨夜那十个,相差无几。毕竟冥楼再厉害,真正称得上高手的杀手也只是极少数。

    穆妍没有下令让躲在暗处的十个剑龙卫现身迎敌,还是交给了穆霖和独孤傲两个人。

    作为曾经以一己之力,在杀手界闯出一片天的奇男子,独孤傲的实力虽然据他所说远不如冥楼的楼主冥煞,但对付普通的杀手,就算来一百个,他都能全给砍了。

    穆霖现在的实力相比独孤傲弱一点,但也只是弱一点点。从实战经验来说,穆霖不如独孤傲,但他杀起人来相当狠,一点儿都不带犹豫的。

    穆妍就坐在开着窗户的房间里,看着外面血腥惨烈的厮杀。血都是冥楼杀手的,穆霖和独孤傲一人对上十个杀手的围攻,依旧游刃有余。

    冥煞的属下墨灵和昨晚一样,躲在一个安全距离,冷眼看着这边的战局。她并没有选择出手,而是在看到穆霖一剑砍向最后一个杀手的脑袋的时候,默默地离开了。

    “楼主,那位白公子的两个属下,实力很强。他们和我们无冤无仇,属下认为,再继续下去,不过是节外生枝。”墨灵回到回香楼,对着冥煞恭敬地说。

    “墨灵,作为本尊座下第一护法,你还没出手,就怯了?你是看不起自己?还是看不起冥楼?看不起本尊?”冥煞冷哼了一声说。

    “属下不敢!”墨灵垂眸恭声说。

    “既然你认为他们很强,正好你很久没出手了,明晚,就亲自去会会他们吧!”冥煞看了墨灵一眼,“记着,本尊要那位小白公子的眼睛,把他活着给本尊抓过来。”

    “是,楼主!”墨灵恭敬地说。

    七月初八。

    初秋季节,一大早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穆妍说要出去走走,穆霖要求她披上了披风,而独孤傲从旁给她撑着伞,也是相当养尊处优了。

    阴雨天气,大阳城大街上的行人比往日少了很多,不过作为大阳城最大的酒楼,回香楼里的客人依旧不少。

    走到回香楼门口,穆妍脚步一转,抬脚走了进去。

    一进门,穆霖上前为穆妍解了披风,独孤傲收起大伞,放在了门口,两个人的动作一气呵成,看起来训练有素。

    原本正在回香楼三楼无聊地躺着的冥煞,猛然起身,坐直了身体,对着候在一旁的墨灵说:“去,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

    “是。”墨灵领命退下了。

    “少爷,吃个鸡腿。”穆霖夹了一个大鸡腿放进了穆妍碗里。

    “少爷,红烧肉不错。”独孤傲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了穆妍的碗里。

    “少爷,这汤很鲜,多喝点。”穆霖给穆妍盛了一碗汤。

    “少爷,老爷交代了,要多吃点青菜,不能只吃肉。”独孤傲给穆妍夹了两块胡萝卜。

    ……

    穆妍无语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碗和盘子很快就堆得老高了,然后穆霖和独孤傲分别给她盛了一碗甜汤和一碗排骨汤,她虽然有点饿,但是现在感觉选择太多,无从吃起。

    再次来到冥煞的酒楼,穆妍知道,冥煞很可能会派人偷听他们说话。而穆霖和独孤傲被穆妍告知这件事之后,就很自然地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只要少爷把这边的生意处理好,等回了雪月城,老爷肯定会把家产全都交给少爷打理的。”穆霖如是说。

    “到时候少爷看上的许家小姐,会上赶着嫁给少爷的。”独孤傲很淡定地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就来了这么一句。

    “如果大少爷再敢对少爷不利的话,请少爷不要拦着我们,我们兄弟一定要给大少爷一点颜色瞧瞧!”穆霖一本正经地说。

    “还有四少爷,早该滚出白家了!少爷放心,有我们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你分毫!”独孤傲给自己夹了一块肉,话落就放进了嘴里。

    “你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穆妍吃了一块胡萝卜,面色平静,声音“感动”地向穆霖和独孤傲抛出了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我们兄弟的命是少爷救的。”穆霖很淡定地说。

    “要不是少爷把我们从清风楼买回去,我们现在恐怕早就被人糟践致死了,后来能拜高人学武功,也是少爷花了大价钱。这些恩情,我们都铭记在心。”独孤傲面无表情地说。

    穆妍听到“清风楼”三个字,刚入口的茶直接喷了出去。

    穆霖拿帕子帮穆妍擦了一下嘴角,穆妍看着独孤傲,满脸写着“师弟你真特么是个人才”……

    而在隔壁偷听的墨灵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就听到穆妍说了一句:“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快点吃饭,吃完我要回去睡觉。”

    墨灵默默地离开,去了三楼,向冥煞禀报了她所听到的讯息。

    “就这些?”冥煞显然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根据墨灵的禀报,那个白家的小公子就是个生意人,并且经常被兄弟欺负,接下来还要回白家争夺家产……

    “楼主,那位白公子或许根本不会武功,只是运气好,有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而已。”墨灵对冥煞说。

    “本尊不信!”冥煞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前天,他一进门就发现了本尊,绝对不可能不会武功!按照原计划,继续!”

    “是。”墨灵垂眸。

    很快,穆妍带着两个帅气的护卫离开回香楼,回到了白家别院。

    是夜,杀手再次来到了别院,而这次数量翻了不止一倍,有足足一百个。

    穆霖和独孤傲虽然没有变得被动,但是两个人对上一百个杀手,想要随时抽身并不容易。

    穆妍神色淡淡地坐在房间里,看着一个黑衣蒙面女子从天而降,出现在她面前。

    穆妍没有起身,而墨灵就站在距离穆妍两米远的地方,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大阳城是是非之地,白公子不该来!”

    穆妍笑了:“冥楼主派你来,应该不是为了赶我走吧?这位美女,你想救我?难不成对我一见钟情了?我缺个媳妇儿,你如果真愿意跟我的话……”

    “少说废话!”墨灵看着穆妍冷声说,“既然知道是冥楼,又丝毫不怕,看来你果然不是一般人!楼主有请,跟我走一趟吧,不要逼我对你出手!”

    “可以啊!”穆妍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看着墨灵似笑非笑地说,“带我去见冥楼主,正好我可以跟他探讨一下,你这个属下,是如何劝我逃走的。你说冥楼主会怎么对你呢?换句话说,现在该是我劝你,赶紧逃走吧!”

    墨灵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声音幽寒地说:“找死!”话落拔剑朝着穆妍杀了过来。

    穆妍抬手,一根毒针朝着墨灵的面门射了过去。墨灵神色微变,举剑挡住,身形几乎没有停顿,向着穆妍逼近。

    穆妍眸光微闪,这个女人,实力很强!

    穆妍拔剑,迎上了墨灵,两人交手,房间里很快就变得惨不忍睹了。

    穆妍飞身而起,墨灵对着她打出一掌,穆妍躲开,而一面墙直接被墨灵打出了一个大洞,整个房间开始坍塌……

    穆霖和独孤傲已经发现有人闯进了穆妍的房间,他们并没有慌乱,而是加快速度解决围攻他们的杀手。

    穆妍和墨灵几乎同时飞身而出,穆妍眼眸微眯,握紧了手中的剑。单轮武功来说,墨灵的实力并不比穆妍弱,虽然说穆妍并非从小开始修炼,中间还废掉内力重新修炼,如今借助蛇丹,才突破了幽冥神功的第五层,但是萧星寒说过,至少在女子之中,穆妍已经鲜有敌手了。

    这还是穆妍第一次遇上一个真正的女高手,她被激发了斗志,不再使用暗器,开始真正和墨灵打了起来。

    不管从内力招式还是应变能力,墨灵和穆妍都不相上下。对于穆研突然不再使用暗器,墨青有些诧异,不过并没有多想,在专心应付穆妍。

    只是当穆霖和独孤傲解决掉一百个杀手之后,穆妍和墨灵的对战,就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看到穆霖和独孤傲一齐冲了过来,墨灵虚晃一招,抽身急退。

    穆妍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去追,而穆霖和独孤傲几乎同时对着墨灵用了暗器,两枚毒针没入了墨灵的后背,但她还是逃走了。

    “小妹你没事吧?”穆霖上下打量了一下穆妍,神色紧张地问道。

    “师姐为何要放过她?”独孤傲看着穆妍问。假如穆妍用了暗器或者毒药的话,墨灵根本不可能逃得过。

    穆妍神色莫名:“她很奇怪,一开始并不打算对我动手,还劝我离开大阳城。”

    独孤傲微微皱眉:“她有可能是冥煞座下第一护法。”

    “你认识?”穆妍看着独孤傲问。

    独孤傲摇头:“不认识,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是个女人。当初冥煞想要招揽我,我拒绝了,冥煞对我出手,将我打得半死扔给了一个女人,要那个女人把我大卸八块,但那个女人放了我。”

    “我突然对冥楼有兴趣了。”穆妍唇角微勾。冥煞座下第一护法,好像跟冥煞并不是一路人,有意思。

    “但她中了我们的暗器,未必还能有命在。”穆霖说。

    穆妍想了想说:“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回香楼。

    墨灵见到冥煞,身子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冥煞神色微变,叫了两个属下过来,其中一个懂医术。

    “楼主,墨护法中了有毒的暗器。”一个属下说。

    “有救吗?”冥煞冷声问。

    “如果一个时辰之内不能解毒的话,必死无疑。”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解?”冥煞的声音倏然冷厉。

    “楼主恕罪,属下才疏学浅,恐怕……”

    “滚!”冥煞厉声说。

    这边剑龙卫刚刚把冥楼杀手的尸体处理掉,穆霖和独孤傲正准备去休息,突然感觉危险逼近!

    下一刻,他们甚至没有看到来人是怎么出手的,一把闪烁着寒光的长剑,架在了穆霖的脖子上!

    来人身材高大,一身宽大飘逸的紫袍,左半边脸上戴着金色的面具,在这暗夜时分,看起来像个妖孽一般。

    “解药!”冥煞挟持了穆霖,看着独孤傲厉声说了两个字。

    “冥楼主,放了他,解药我给你。”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穆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白公子。”冥煞的声音听起来颇有几分怪异,“本尊还真是小看你了。”

    “冥楼主,初次见面,何不坐下喝两杯?”穆妍看着冥煞唇角微勾,“本公子有点生意,想和冥楼主谈谈。”

    “不必了!”冥煞冷哼了一声,“立刻交出解药!”

    “好说。”穆妍给独孤傲打了一个眼色,独孤傲拿出一个瓷瓶,扔给了冥煞。

    冥煞接过去握在手中,看着穆妍冷冷地说:“小子,你成功惹到本尊了!本尊这次放你一马,咱们的账,没完!”

    冥煞话落,猛然放开了穆霖,然后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人影。

    “大哥,没事吧?”穆妍看着穆霖问。

    穆霖神色难看地微微摇头说:“我没事,是我太弱了!”

    独孤傲皱眉:“不要那样说,在几年前冥煞就已经和萧星寒并列天下高手排行榜榜首了。我跟他交过手,这次再见,他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

    天下高手排行榜,是江湖人评出的一个排名,只在年轻高手之间评选,年龄不能超过三十五岁。萧星寒和冥煞多年前交过一次手,据说最终没有分出胜负,之后萧星寒极少出手,但冥煞杀过的高手不计其数,所以他们两人多年并列位居高手排行榜榜首,迄今无人超越。

    “看来那个姑娘,对冥煞来说很重要。”穆妍神色莫名,“解药是救那个姑娘的,给了就给了,接下来,我打算真的和冥煞谈一笔生意。”

    “小妹,不要冒险,不如等星寒来了再说!”穆妍皱眉,有些不认同。冥煞实力太强,穆妍武功不如他,就算用上暗器和毒术,也是有很大风险的。况且从一开始,冥煞就莫名其妙地对穆妍有敌意,一直在找穆妍的麻烦,如今他们又伤了冥楼的护法,冥煞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大哥放心,我知道分寸。”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却说回香楼那边,冥煞给墨灵服下了解药,把墨灵体内的暗器用内力逼了出去,墨灵很快就醒了。

    “多谢楼主!”墨青下床,跪在地上,垂头恭声说。

    “墨灵,你是本尊一手培养起来的,本尊不会让你那么轻易就死的。”冥煞看着墨灵说。

    “楼主大恩,墨灵没齿难忘!”墨灵恭声说。

    “只是本尊一直有些不解,五年前你才十三岁,为何执意要当一个杀手?”冥煞看着墨灵目光幽深地问。

    “楼主,属下只是不想被任何人欺负。”墨灵低着头说。

    “本尊信你,起来吧。”冥煞看着墨灵说,“告诉本尊,是谁伤你?是那个白公子?还是他的两个护卫?”

    “是白苏明。”墨灵垂眸说。

    “果然是他!他实力如何?”冥煞问墨灵。

    “比属下强。”墨灵恭声说。

    “很好。”冥煞冷哼了一声,“看来本尊猜得没错!这样才有意思!他跟本尊说,有生意要谈,你明晚去请他过来,本尊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来!”

    “是,楼主。”墨灵恭声说。

    七月初九。

    晋连城还在晋王府中安静地养伤,等待着重见光明的那天。鬼医一时也没有离开,因为他说等晋连城的眼睛恢复了,他要和晋连城好好谈谈接下来的事情,晋连城对此一口答应。

    而这天,晋连城的另外一个师父杜午,来到了大阳城。

    “师父,您这么快就来了!”晋连城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杜午脸色铁青地坐了下来,猛灌了一杯茶水之后,把茶杯都捏碎了。

    元济有些不解:“杜兄这是怎么了?”

    元济和晋连城先前一直在低调地赶路,并且只想着给晋连城医治眼睛,为了稳妥起见,几乎断绝了跟外界的来往,而毒宗灭亡的消息知道的人并不多,元济和晋连城对此一无所知。

    杜午开口,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毒宗,没了!”

    晋连城神色微变:“师父,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做的?”

    “神医门!”杜午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三个字。

    “听连城说,杜兄抓了两个神医门的弟子,为何会……”元济是真的很意外。他一向独来独往,而杜午身后的毒宗一直在壮大,实力不容小觑,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况且杜午手里应该有两个神医门的弟子,就算遇到神医门的攻击,也可以拿来当人质的。

    “对方有备而来,老夫当时练功正在紧要关头,差点走火入魔。”杜午没有说实话,因为噬功蛊的事情,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毒宗的弟子还剩多少?”晋连城问杜午。

    杜午冷声说:“就剩你一个!其他的都死了!”

    晋连城沉默了。他本来还想着,只要他有需要的时候,毒宗便是他的靠山,他可以利用毒宗做很多的事情。可晋连城没想到,一直躲在暗中养精蓄锐,只等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在江湖扬名,震惊天下的毒宗,就那么说没就没了!

    “神医门的实力果然强横!”元济叹了一口气说。他认为毒宗很强,但是和神医门这种百年大派,医术毒术都是当世至强的存在相比,毒宗显然就不够看了。

    “师父,南宫如心被救走了吗?”晋连城问杜午。

    杜午冷声说:“对方就是冲着南宫如心那个蠢货来的!应该是用了血踪蛊,否则不可能找得到毒宗!”

    “杜兄确定对方是神医门的人吗?杜兄可不要忘了,毒宗有一个叛逃的弟子,未必不会告诉别人毒宗的所在。”元济目光幽深地说。

    杜午神色微变:“你说青莲?”

    元济微微点头:“没错。”

    晋连城皱眉:“两位师父,青莲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如果说晋连城对元济有不满的话,那就是元济一直想要得到连烬这件事了。

    “连城,为师知道你和青莲是亲兄弟,但他现在可未必还当你是兄弟。”元济看着晋连城语重心长地说,“为师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你们小心一点,不得不防啊!”

    “老夫很确定,那晚去毒宗的人,就是神医门的人。”杜午冷声开口,算是结束了关于对青莲公子的怀疑。

    而晋连城没有看到,他的两位师父杜午和元济,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离开晋连城的房间,杜午就进了元济的房间,两人落座之后,杜午冷哼了一声说:“赤焰在对待青莲这件事上面,一直让老夫很不解,有时候他对青莲很无情,有时候又在维护青莲!”

    元济唇角微勾:“杜兄,连城这个人,很自私。关涉到他自己利益的时候,可以六亲不认,才不会管青莲是不是他的亲兄弟。但在不会损害他的利益的前提下,他一定会选择保住青莲的,原因很简单,青莲是他唯一的兄弟,青莲真心对他好,即便这只是曾经。杜兄还没有发现吗?连城一直在阻止我们寻找青莲,因为在他心里,青莲比我们这两个师父,更值得信任,他在为以后做打算呢!”

    听到元济的话,杜午眸光幽寒地说:“很好!如果他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出手对付我们,老夫一点都不会意外!”

    “呵呵!杜兄想要的,不就是这样心狠手辣的徒弟吗?”元济冷笑着说,“只是我提醒杜兄一句,最好不要让连城和青莲还有再见的机会,以青莲的性格,倒是不必担心他们兄弟重修于好,杜兄该担心的是,青莲一定会害死连城的。”

    杜午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鬼医挖了东方紫霄的眼睛给赤焰用,东方紫霄还活着吧?”

    元济微微点头:“没错,东方紫霄还活着,在地牢里面。”

    “好。”杜午声音幽寒地说。

    晋连城并不知道,他的两位师父背着他,去了地牢。

    地牢里面一片幽寒潮湿,空气中弥漫着发霉的味道,还有一股血腥味。

    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蜷缩在墙角,听到脚步声,缓缓地抬起头,那两个空洞的眼睛,看起来十分渗人。

    “晋连城!晋连城你不得好死!啊啊啊啊啊啊啊!”东方紫霄已经疯了。他昏迷之后再醒过来发现自己瞎了,然后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摸到那两个窟窿之后,就彻底疯掉了。

    东方紫霄自认为他的计划很完美,他找了当世最大的杀手组织冥楼合作,而他只需要再躲一段时间,等东方紫煜和晋连城斗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时候,由冥楼出手除掉他们,然后他就可以得到那把龙椅了。

    可惜,那只是个美梦,一朝梦醒,东方紫霄被推进了绝望的深渊,他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元济抬脚就把扑过来的东方紫霄踹了回去,而东方紫霄重重地撞在墙上,头一歪,昏了过去。

    “杜兄,请。”元济对杜午说。

    杜午走到东方紫霄身旁,蹲了下来,把手中的一个小罐子放在一旁,然后拿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割开东方紫霄的衣服,对着东方紫霄心脏的位置,划了一刀……

    很快,杜午动作娴熟地把东方紫霄给开了膛,取了东方紫霄的心头血,装进了那个小罐子里,又潦草地给东方紫霄上了药,包好了伤口,起身和元济一起离开了。

    “杜兄,再过几天连城的眼睛就恢复了,到时候他如果看到东方紫霄的伤,就会知道杜兄做了什么。”元济提醒杜午。

    杜午冷声说:“东方紫霄留着也没用,杀了吧!”

    元济唇角微勾:“好,老弟可以代劳。”

    当天夜里,元济告诉了晋连城一个消息,说地牢里面的东方紫霄醒过来之后疯了,无法接受现实,一头撞死了。

    晋连城微微皱眉:“死了就死了吧!”

    元济提议把东方紫霄的尸体给烧了,晋连城没有意见。

    而杜午要用东方紫霄的血养血踪蛊,就会有一个问题,东方紫霄的血亲太多了,光这大阳城里面,宫里的皇后姚滢,还有众多的皇子公主,包括晋连城在内,都是。

    杜午有办法解除血踪蛊对无关之人的追踪,只是需要无关之人的一滴血,放进那个养血踪蛊的罐子里。譬如把晋连城的一滴血放进去,血踪蛊养成之后,便对晋连城没有用了。

    元济已经开始帮助杜午采集血液了,并且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晋连城对此一无所知。

    杜午的血踪蛊养成,需要七天之间,在这七天之内,只需要把无关之人的血滴进去,排除血踪蛊对其的追踪,等七天之后,血踪蛊所指向的方向,便是连烬所在之地。

    在大阳城的另外一边,穆妍等来了冥楼的护法墨灵。

    “白公子,楼主有请。”墨灵一见穆妍,就表明了来意。

    穆妍微微点头:“好。”

    穆霖和独孤傲跟在穆妍身后,一起随墨灵去了回香楼。白天穆霖和独孤傲又劝了穆妍,但穆妍坚持要和冥煞谈一笔交易,至于具体谈什么,穆霖和独孤傲并不清楚。

    “主子,白公子来了。”墨灵站在冥煞的房门外面,声音恭敬地说。

    “请。”房间里传出了冥煞阴柔的声音。

    “白公子,请。”墨灵推开了面前的房门,示意穆妍可以进去了。

    看到穆霖和独孤傲也要跟着进去,墨灵挡在了他们面前,冷冷地说:“两位请在外面等候!”

    “滚开!”穆霖冷声说。

    “你们两个,进来吧。”穆妍的声音传了出来,“冥楼主的护法也可以进来,很公平。”

    穆妍话落,穆霖已经推开了墨灵,大步走了进去。独孤傲看了墨灵一眼,也跟了进去。

    墨灵微微垂眸,抬脚进门,回身把房门给关上了。

    走过一扇屏风,穆妍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因为房间里有一股异香,让她很不喜欢的味道。

    “少爷。”穆霖递上了一块帕子,穆妍接过来掩住了鼻子,看着侧躺在软塌上面的冥煞,不好意思地说:“冥楼主不要介意,我从小就对香味过敏,越香越难受。”

    冥煞目光幽深地看了穆妍一眼,又在穆霖和独孤傲身上扫了一眼,然后猛然挥手,隔空打开了窗户,看着穆妍说:“白公子,坐吧!”

    穆妍就在窗边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穆霖和独孤傲像两尊一模一样的雕塑一般,站在了她身后,而墨灵默默地站在了冥煞的软塌旁边。

    “白公子是怕本尊吃了你不成?走哪儿都离不开这两个护卫?”冥煞看着穆妍冷笑。

    穆妍很淡定地说:“假如在下胆敢一个人进来,那岂不是看不起冥楼主,觉得冥楼主的实力没有任何威胁吗?所以在下带着他们进来,这是对冥楼主的尊敬。”

    “这么说,本尊还要感谢你看得起本尊?”冥煞冷声说。

    “不用。”穆妍微微摇头,“其实主要原因在于,在下真的怕冥楼主,刚刚说的那些只是想给自己找点面子而已。”

    冥煞冷哼了一声:“小白公子的嘴皮子倒是很利索。”

    “小就不必了,在下今年已经不小了,只是长得年轻而已。”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你不小了?本尊看,最多不过十五岁!”冥煞看着穆妍冷声说。

    穆妍神色认真地摇头:“不,在下已经二十多了,只是在下长得不高而已,这张脸,是假的。”

    冥煞眼眸微眯:“小子,别跟本尊开这种玩笑,否则本尊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冥楼主行走江湖,应该知道有种东西叫做易容术吧?”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你是在告诉本尊,你并不是真正的白家五公子?”冥煞看着穆妍冷声问。

    “没错。”穆妍微微点头,“白家五公子只是在下刻意伪装出来的身份,真正的白家五公子,已经死了。”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冥煞看着穆妍问。

    “其实,在下是东阳国的六皇子。”穆妍看着冥煞说。

    “少爷!”穆霖开口阻止穆妍,一副不希望穆妍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样子。

    穆妍神色淡淡地看了一眼穆霖和独孤傲,然后回头对冥煞说:“你们或许没有听说过我,但你们应该知道,东阳国有五皇子,就是如今的东皇,还有七皇子,就是失踪的东方紫霄,唯独没有排行第六的皇子。我,就是那个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的六皇子。”

    “本尊以为,六皇子是已经死了的东皇给晋连城留的位置。”冥煞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并不是,晋连城比东方紫煜年纪大,就算给他留位置,也不是六皇子。”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东阳国的皇子?”冥煞看着穆妍问。

    穆妍摇头:“我没有证据,因为我幼年便离开了大阳城。这些事情,冥楼主不信的话可以去查,当年东方彻找了一位莲心的替代品,就是我的生母,一直藏着没让人知道,后来我出生了,我的生母死了,东方彻不管我的死活,我想办法逃离了皇宫,这是第一次回到大阳城。”

    冥煞看了一眼墨灵,墨灵垂眸恭敬地说:“楼主,关于东阳国的六皇子,有一些隐秘的传闻,与白公子所言相符。”

    “呵呵,”冥煞笑声诡异地看着穆妍,“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东方连晟。”

    “听起来,很像东方连城。”冥煞冷笑,“本尊姑且相信你的身份,你说要跟本尊合作,难道想让本尊帮你去抢东阳国的皇位吗?小子,就凭你们三个人,还是算了吧!”

    “事在人为。”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晋连城不久之后一定会出现,东方紫煜和晋连城打起来的时候,我只需要暗中帮助东方紫煜,除掉晋连城,接下来对付东方紫煜,就很容易了。”

    “东方……连晟是么?你为何不等东方紫煜和晋连城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呢?”冥煞看着穆妍问。

    “所谓两败俱伤,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先除掉晋连城,东方紫煜不足为惧。”

    “哈哈!”冥煞笑声诡异地说:“小白,本尊愿意跟你合作,你又能给本尊什么好处呢?”

    “冥楼主想要什么好处?”穆妍反问。

    冥煞冷笑:“如果本尊说,等事成之后,要和你共享东阳国的皇权呢?”

    “这不可能。”穆妍摇头,“如果冥楼主对皇位有兴趣的话,我们没有必要合作了,因为我也必将成为冥楼主的刀下亡魂,告辞!”

    看到穆妍起身就走,冥煞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开口叫住了她:“本尊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小白你怎么还当真了?”

    穆妍转身,回来坐下:“冥楼主,作为杀手世界的王,我相信你对会束缚你的皇位没有兴趣,所以才来和你谈合作。除了皇位之外,其他条件,冥楼主随便提。”

    “呵呵,”冥煞笑了:“小白说得没错,本尊对于皇位的确没有兴趣,但合作是可以的,至于条件,本尊要再考虑一下,想好了会告诉你。”

    “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吧!”穆妍话落又站了起来,“接下来如果有晋连城的消息,我们可以共享。”

    “好。”冥煞微微点头,看着穆妍带着穆霖和独孤傲离开了。

    墨灵安静地站在一旁,就听到冥煞问了她一句:“墨灵,你相信他的话吗?”

    墨灵微微摇头:“不全信。”

    “本尊不信。”冥煞冷笑,“只一点,那小子最多不过十六七岁,绝对不可能有二十几!”

    “那楼主为何答应和他的合作?”墨灵问冥煞。

    冥煞似笑非笑地说:“东阳国的六皇子的确存在,并且应该还活着。那个小子既然对六皇子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本尊猜测,他有可能就是那位六皇子的属下,而那位六皇子,应该是躲起来了,要等事成之后才会出现!”

    “楼主真要帮他吗?”墨青又问了一句。

    “虽然关于身份的事情,他是在骗我,但有些事情,应该是真的,譬如他真的想要除掉晋连城。”冥煞冷笑,“本尊正觉得无聊,他自己送上门来,还这么有趣,本尊就陪他玩玩儿!”

    而另外一边,回到别院的独孤傲皱眉问穆妍:“小师姐,你觉得冥煞真的会相信你是东阳国六皇子?”

    穆妍抬手给了独孤傲一个爆栗子:“什么小师姐?叫师姐!”

    独孤傲又叫了一声:“师姐。”然后把刚刚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因为他觉得穆妍在玩火。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相信我是东阳国的六皇子,年龄不对。但我说的话,他应该信了至少一半。”

    穆霖皱眉:“小妹,你这样做太冒险了!冥煞发现你在骗他,以他的性格,绝对会对我们下杀手的!”

    独孤傲点头,表示认同穆霖的看法,然后穆妍抬手又给了独孤傲一个爆栗子,看着他们两人说:“如果今夜我不去见冥煞,冥煞才会对我们下杀手!”

    独孤傲皱眉:“没懂。”

    穆妍很淡定地说:“冥煞无缘无故盯上我,开始找我们麻烦,只是因为我在回香楼里面往他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

    独孤傲愣了一下:“所以呢?”

    穆妍唇角微勾:“所以,冥煞现在很无聊,处在一个没事找事的时期,我给他找了点事情,他即便发现我在骗他,只会觉得很有意思,想跟我玩玩儿。昨夜他已经对我们动了杀意,只是着急回去送解药,所以没有动手而已,但是现在,他应该暂时不想杀我了。”

    “师姐你这是骗中骗,局中局。”独孤傲一脸佩服地看着穆妍,“接下来如果晋连城出现,冥煞说不定真会帮我们对付他。”

    穆妍冷笑:“那个空虚寂寞没事犯贱的冥楼主,我不陪他好好玩玩儿,岂不是对他的不尊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