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67章 上门找打的覃公子

时间:2018-04-08作者:三木游游

    ,!

    盛夏季节,天厉国耒阳城,入夜时分。

    城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依旧络绎不绝,而在距离城门并不远的树林之中,覃樾和穆妍相对而立,拓跋严皱着小眉头站在覃樾身旁,手中还握着覃樾还给他的刀,有些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覃樾自称远道而来的朋友,一见面就问了穆妍一句是否欢迎他,而他心里隐隐有些期待穆妍给他的答案。

    明月高悬,清冷的月光照在穆妍那张绝色倾城却面无表情的小脸上面,显得越发冷漠。对于覃樾的问题,穆妍冷冷地回答了三个字:“不欢迎。”

    覃樾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在回忆,他第一次见到穆妍,是在北漠国繁星城的名医大会,两人并没有言语交流,只是医术和毒术的比试,他很欣赏穆妍的本事和行事作风,即便他知道穆妍的医术和毒术都并不比他强,但穆妍很聪明,潜力很大。

    就在当时,覃樾非常确信,穆妍也是欣赏他的,无关男女之情。后来,覃樾救了穆妍的小弟沈赟之,虽然他只是把沈赟之从冰潭之中捞出来,还未来得及为沈赟之医治,穆妍就出现了,但假如没有他出手的话,穆妍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第一次见面,比试之后,穆妍本没有必要,却把先选奖赏的机会让给了覃樾。而第二次,穆妍是感激覃樾的。

    这些覃樾都知道,所以他自以为再次见面,他和穆妍即便算不上真正的朋友,但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穆妍对他如此冷淡,让他觉得莫名其妙。

    拓跋严反应过来,一眨眼的功夫就回到了穆妍身边,抓住了穆妍的手,板着小脸看着覃樾,问了穆妍一句:“娘,这个叔叔是坏人吗?”拓跋严感觉这个叔叔好像不坏的样子,不然以他家娘亲的暴脾气,应该一出现直接开打才对。

    “不知道。”穆妍话落,牵着拓跋严转身就要走。

    覃樾飞身而起,挡在了穆妍和拓跋严面前,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是我冒昧了,我没有恶意。”他的印象中萧王妃是个很聪明并且很有趣的人,穆妍根据他刻意没有伪装的声音认出了他,他没想到穆妍会是这样的态度。

    “所以呢?”穆妍看着覃樾神色平静地问,“你想做什么?看上我了?”

    覃樾愣了一下,继而摇头失笑:“千万别误会,不是那样的。”

    “我知道,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救过我的小弟,想让我报恩么?”穆妍看着覃樾,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不过覃樾并没有注意到。

    对于突然出现在耒阳城的覃樾,穆妍其实很意外。她事实上并不排斥覃樾,内心也已经把覃樾当成了自己人,算得上是朋友。

    穆妍现在对覃樾这么冷淡,和当初覃樾在无双城应家认出慕容恕的身份,然后刻意拒绝和慕容恕再有来往的原因差不多。

    穆妍是神兵门苍氏一族的少主,她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自己身上挂着神兵门的至宝神兵令,那上面也系着神兵门苍氏一族其他人的性命。而覃樾,是一个跟苍氏一族有关,穆妍却并不知道其中关联的人。

    如穆妍先前对慕容恕所说,覃樾保护神兵门苍氏一族的方式是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人远离苍氏一族。如今覃樾突然来了耒阳城,并且直接找上了穆妍,穆妍很确信覃樾迄今为止并不知道她和神兵门的关系,覃樾会找她是因为当初在繁星城短暂的交往。

    但穆妍现在很清醒,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和覃樾有过多的接触,否则以覃樾的聪明,穆妍很容易暴露。

    穆妍信任覃樾,但这信任是有限度的,并且是不可说的。在穆妍没有确认覃樾身后究竟是什么人之前,她绝对不会让覃樾知道神兵门苍氏一族更多的信息。

    “报恩?”覃樾微微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你是在说沈家的那个孩子?你不提,我都忘记了。”

    “既然不是因为沈赟之,那你是来耒阳城游玩,想让我招待你么?”穆妍看着覃樾神色平静地问。

    覃樾微笑点头:“是啊。”

    “抱歉,我没空。”穆妍神色淡淡地说。还好慕容恕离开了,假如覃樾发现慕容恕,很容易联想到神兵门苍氏一族和萧王府有关,因为慕容恕娶了穆妍的表姐。

    “那萧王有空么?我们一起喝过酒。”覃樾看着穆妍微微一笑说。

    “我家老爹也没空!”拓跋严一本正经地说。

    “这样的话,那就算了。”覃樾神色未变,只是心中略有些失望。他来耒阳城,本以为可以和萧星寒穆妍夫妻成为朋友,没想到穆妍并不喜欢他的样子。这里面似乎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他觉得有些奇怪,却说不出来哪里怪。

    “走吧。”穆妍牵着拓跋严,绕开覃樾往前走。

    覃樾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穆妍和拓跋严母子的背影,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不知萧王妃的医馆明日什么时辰开门?”

    “叔叔,你不是没病吗?”拓跋严回头问了一句,穆妍脚步也停了下来。

    “我带妹妹前来求医,萧王府想必不欢迎我们,但萧王妃的医馆应该不会将我们排斥在外吧?”覃樾神色淡淡地问了一句。

    “我娘的医馆没有固定的开门时间,看天气和我娘的心情。”拓跋严小脸认真地说。

    覃樾唇角微勾,点了点头:“那我就等着吧。”

    拓跋严回头,正准备往前走,穆妍却转身看着覃樾问了一句:“生病的是你亲妹妹吗?”

    覃樾摇头:“不是,是师妹。”

    “你很在意她?”穆妍又问了一句。

    覃樾毫不犹豫地摇头:“不在意。”

    “奉师命来的?”穆妍问了一句。

    覃樾笑了:“你猜对了。”他的记忆并没有出错,这个萧王妃很聪明,唯一不对劲的,只是她突然变了的态度而已。

    “既然不在意,那便等着吧。”穆妍淡淡的话语传入覃樾耳中,而她抱着拓跋严飞身而起,朝着耒阳城城门口而去,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城墙之内。

    覃樾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光洁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她其实把我当了朋友,却在刻意疏远我,为什么呢……”

    覃樾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明月,沉默了片刻之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觉得自己想到了原因,应该是他突然出现,掳走那个孩子,引穆妍来城外的行为太唐突了,穆妍或许是怕萧星寒误会。

    覃樾回头想想,他其实不应该突然找上门来和一个有妇之夫说什么“有朋自远方来”,很冒昧,毕竟他们先前并不熟悉。

    想明白之后,覃樾就很淡定地进了耒阳城,去找南宫晚所在的那家客栈了。他决定接下来不再去找穆妍或者萧星寒,就耐心等着萧家医馆再次开门,带着南宫晚光明正大地过去求医好了。

    穆妍和拓跋严回到医馆的时候,先前被她扔下的那个病人还在里面等着。

    穆妍让拓跋严给那个病人抓了药,并没有收钱,然后就关了医馆的门,带着拓跋严一起回萧王府了。

    见到萧星寒的时候,穆妍告诉他覃樾来了耒阳城。

    萧星寒得知覃樾做了什么,看着穆妍微微皱眉说:“离他远一点。”

    穆妍唇角微勾,小手在萧星寒胸口画着圈圈,似笑非笑地说:“怎么?吃醋了?”

    “嗯。”萧星寒点头。覃樾是萧星寒迄今为止所遇到的同辈男人之中最出色的一个,没有之一。危机感是不存在的,萧星寒绝没想过穆妍会看上覃樾这种可能,他只是不希望他的媳妇儿被别的男人觊觎。或许覃樾是个正人君子,但萧星寒很清楚穆妍这样出色的女子对覃樾那样的人有多大的吸引力,覃樾的行为也证实了这一点。

    “放心吧,我倒不觉得他会看上我。”穆妍若有所思,“很奇怪的一点是,他说是奉师命,带着师妹前来求医的,所求的自然是你,先找上我或许是正好路过医馆,巧合而已。”

    这件事的奇怪之处在于,穆妍和萧星寒都知道,覃樾是神医门的弟子,而且在神医门的地位绝对不低,一个覃樾并不在意,却不得不千里迢迢护送前来耒阳城求医的师妹,也一定不是普通的神医门弟子,很可能是门主的女儿之类的存在。假如真是那样的话,就表明,神医门上上下下那么多医者,对那个姑娘的病都束手无策,否则绝对不可能外出求医的。

    “你决定吧。”萧星寒对穆妍说。虽然他说让穆妍离覃樾远一点,但是并没有要求穆妍不再见覃樾,要不要给覃樾的师妹医治,萧星寒让穆妍自己决定。

    穆妍唇角微勾:“第一,我很好奇覃樾的师妹究竟得了什么怪病,会让整个神医门都没有办法医治;第二,覃樾是奉师命来的,我在想,他如果跟神医门门主不是一条心,却依旧留在神医门,一定有他的目的,假如说他这次能将那位身份不凡的师妹的病治好带回去的话,对于他在神医门的地位会有帮助;第三,我一直想找机会学蛊术。所以,如果我不行,你上,这单生意,绝对稳赚不赔。”

    穆妍很理智地在看待这件事,她和萧星寒不止一次因为对蛊术一无所知而变得被动,如今并非是覃樾在求他们,而是神医门在求他们,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只要他们对覃樾师妹的病有办法,就可以让覃樾代表神医门,以蛊术秘籍作为交换。

    而与此同时,穆妍也真的把覃樾当了朋友,在考虑这件事对覃樾的影响。根据穆妍的猜测,覃樾和现如今神医门的掌权者并非一路人,他留在神医门,为神医门门主效命,定然是有隐秘的目的,所以他必须谨慎,并且取得那位门主的信任,这次求医,如果成功的话,对覃樾在神医门的处境应该会有好处。

    萧星寒点头:“好。”蛊术的确是他最欠缺的地方,如穆妍所说,这次是个好机会。

    “三天之后,我去医馆。”穆妍对萧星寒说。覃樾已经来了,她没有必要操之过急,留三天时间,看看覃樾会做什么。

    是夜,耒阳城四方客栈后面一个幽静的客院之中。

    覃樾坐在院子里,月下独酌,倒也惬意。

    南宫晚的丫鬟出现在他身后,垂着头说:“覃公子,小姐有请。”

    “告诉她,我没空。”覃樾神色淡淡地说。他没有对南宫晚说过重话,唯一的原因是他不想惹南宫俪不快。覃樾知道南宫俪猜忌他,但南宫俪不会动他,南宫晚是原因之一。覃樾并不认为自己在利用南宫晚的感情,因为南宫晚那样的女人,根本不配谈什么感情,他也从未对南宫晚表示过好感。

    覃樾不在乎南宫晚的病能不能治好,但客观来说,假如这次他能够让南宫晚的病情得到好转,即便没有痊愈,南宫俪也会大喜,到时候,他一直想对南宫俪提的一个条件,便可以开口了。

    其次,作为一个医者,覃樾其实很想知道,南宫晚的这种怪病要如何医治。

    房间里的南宫晚,听到丫鬟禀报说覃樾没空,气得扯烂了一条帕子。出发的时候,南宫晚所想象的这次出行,将会是她和覃樾朝夕相对感情升温的旅程,可是离开神医门之后南宫晚才发现,覃樾对她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淡漠,不管她明里暗里如何示好,一点用都没有。

    第二天一早,连烬送拓跋严去苏家上课,看着拓跋严跑进了苏府,连烬就调转马头离开了。走到半路,迎面碰上了覃樾。

    这会儿时辰尚早,因为是盛夏季节,已经天光大亮了,耒阳城大街上的店铺都开了门,卖早点的摊子到处都是,热腾腾的包子,香气四溢的小菜,各色各样精致的粥品小菜,应有尽有。

    连烬骑着马,而覃樾在大街上信步而行,一手拿着一个咬了两口的包子,另外一只手拿着另外一个还没吃的。

    覃樾戴了千影面具,所以连烬并未认出他。连烬在一家早点铺子门口停下,下马去买了几碟小酱菜,穆妍很喜欢吃,连烬准备顺路带回去。

    “好吃吗?”覃樾站在连烬身后,微微一笑问道。连烬现在易了容,他的模样是莫问尘,曾经和穆妍一起在耒阳城出现过,并且救沈赟之的时候,他和覃樾打过照面,所以覃樾一眼就认出了他。

    连烬听出了覃樾刻意没有掩饰的声音,转头看向了覃樾,微微点头,神色淡淡地说:“你可以尝尝。”

    “你叫什么名字?”覃樾看着连烬问。其实他靠近连烬的时候,就发现连烬易容了,不过他无意探究穆妍的随从为何一直不敢露出真容。

    “莫问尘。”连烬神色淡淡地说。

    “好名字。”覃樾微微点头。

    “告辞。”连烬付了钱,提着装好的几碟小菜,翻身上马离开了。

    覃樾上前,让店家把连烬买的小菜一样的给他来一份,然后就开心地转战其他早点铺子了。

    最终覃樾从街头吃到了街尾,得到的结论就是,神医门的早点种类太单调,味道也很一般,北漠国的饮食整体都不如天厉国,他有点喜欢耒阳城了,因为这里有吃不完的好吃的,尤其是连烬“推荐”的小酱菜,味道非常地道,配着包子吃是极好的。

    于是,穆妍第一天收到的消息就是,覃樾没干别的,早点吃了一个时辰,午餐吃了一个时辰,晚餐吃了一个时辰,又来了一顿夜宵,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萧星寒下朝回府的路上,又碰到了正在街上吃早点的覃樾。

    “萧王,一起喝酒?”覃樾没有拦着萧星寒的马,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问了一句,甚至都没有其他人知道。

    萧星寒没有停下,冰冷的声音传入了覃樾的耳中:“没空。”

    “好冷漠啊。”覃樾神色淡淡地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心里在想,萧星寒这种冷冰冰的男人都能娶到那么漂亮又聪明的媳妇儿,他周围的女人为什么都那么讨厌呢?后来覃樾得到了一个答案,萧星寒是奉旨和亲,换句话说,纯粹是命好……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覃樾一个人在耒阳城里玩得很开心,从未带着南宫晚出过门,出门也没用,南宫晚不能见光。原本南宫晚夜晚是可以出门的,但是出于安全考虑,覃樾不允许她出去。

    三天之后的傍晚时分,穆妍再次带着拓跋严去了萧家医馆,而原本坐在医馆对面的酒楼里面吃饭的覃樾,吃掉了最后一个红烧狮子头,起身离开回了客栈。

    这是来到耒阳城之后,覃樾第一次进南宫晚的房间。

    “樾哥哥,你来了。”南宫晚看到覃樾,微微一笑柔声说。她的房间在她进来之前,已经被她的下人用最快的速度加上了黑色的布帘,遮住了阳光。

    “走吧,带你去求医。”覃樾看着南宫晚神色淡淡地说。

    “樾哥哥已经求那位萧王爷点头为我医治了吗?”南宫晚神色一喜,“樾哥哥你真好!”

    “不是,是萧王妃。”覃樾转头看了一眼杵在门口的两个丫鬟,“过来给小姐收拾一下,准备出门。”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所以南宫晚不能直接出去,必须包裹严实。

    “樾哥哥,很快就天黑了,我们天黑之后再出去吧,我想看看耒阳城里是什么样子呢!”南宫晚一脸娇嗔地看着覃樾说。

    覃樾皱眉:“萧王妃每次坐诊都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希望师妹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为什么一定要求萧王妃为我医治?不是说好了请萧王爷出手吗?我听说过那位萧王妃,不过是个徒有美貌以色侍人的女子而已,恐怕她的医术是沽名钓誉。当初在繁星城的比试,樾哥哥为何要让她呢?”南宫晚的话,无知又自以为是。

    覃樾面色微沉:“师妹!我再问你一遍,你去不去?不去的话,我今日便带你回神医门!”

    南宫晚神色一僵,微微垂眸说:“樾哥哥你怎么这么凶,我又没有说不去……”

    覃樾转身大步出去了,不多时,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南宫暖,被两个丫鬟扶着走出来。

    覃樾没有骑马,也没让南宫晚坐车,因为他们住的这家客栈,就在萧家医馆隔壁。

    跟上次一样,医馆门口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看到覃樾再次出现,有人认出他就是先前掳走萧星寒儿子的那个男人,惊呼了一声:“萧王妃,那个男人又来了!”

    穆妍正在写药方,闻言抬头往外看了一眼,就看到覃樾分开人群,出现在门口,而覃樾身后,跟了一个全身上下罩在黑色斗篷之中,就连身形都看不到的人,应该就是覃樾的师妹。

    “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拓跋严拦住了覃樾,对覃樾指了指进门之后墙边放的几把椅子。

    覃樾微微点头,坐了下来,南宫晚被丫鬟扶着,在覃樾身旁坐下,很安静。

    “抓药。”穆妍写好了药方,抬头说了一句。

    拓跋严小跑过去接了药方,然后小身子十分灵活地在药柜旁边飞来飞去,不多时就抓好了几副药,经验很足的样子。

    病人拿着药走了,覃樾起身走过去,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家妹得了一种怪病,不能见阳光。”

    穆妍点头:“小严,去把门先关上。”

    拓跋严点了点小脑袋,走到门口,对着外面的人说:“里面的那位小姐生了病,现在需要关上门医治,今日还有要看病的话,就在外面候着吧。”

    很多人都觉得正常,或许是那位大家小姐有什么隐疾,不能被人知道。

    拓跋严关上了门窗,不少人直接离开了。

    覃樾看了一眼南宫晚的丫鬟,丫鬟把南宫晚的斗篷给取了下去,露出她那张看起来没有血色的苍白脸庞,然后扶着她过来,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

    不能见阳光,这样不正常的脸色,穆妍已经大概猜到南宫晚得的是什么怪病了。

    南宫晚五官生的很美,不过这种病态的美,穆妍欣赏不来。而穆妍没有忽略,南宫晚看到她的容貌的时候,眼底闪过的一丝嫉妒,出于女人本能的嫉妒。

    “家妹一旦接触阳光,皮肤便会起水泡。”覃樾对穆妍描述了一下南宫晚的症状。

    穆妍点头,示意南宫晚把手放在软枕上面,穆妍给她把脉。

    南宫晚却先往面前专门用来给病人把脉用的软枕上铺了一个她自己的帕子,才把她的胳膊放了上去。

    拓跋严微微皱眉,换了病人,穆妍已经在软枕上面换了干净的只用一次的布巾,南宫晚还这种做派,显得自己很高贵一样,真是矫情。

    穆妍神色如常,给南宫晚把了脉,确定南宫晚的病症就是穆妍所在的另外一个世界所谓的吸血鬼病。

    穆妍所学的这个世界的古医术之中,对这种病并没有记载,但前世穆妍从书上看到过,知道这种病要如何处理。想要根治几乎不可能,不过一些治疗手段,穆妍是知道的。

    “如何?”覃樾看着穆妍问。

    穆妍微微点头:“覃公子,今日本妃坐诊,是要收诊金的。”

    “这么说,萧王妃对于家妹的病症有办法医治?”覃樾眼睛眨了眨。他其实没抱太大希望的,但穆妍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

    南宫晚神色一喜,看着穆妍说:“只要你把我的病治好,不管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穆妍没有理会南宫晚,看着覃樾神色平静地说:“本妃一直在寻找失传的蛊术秘籍,覃公子医术和毒术都那么出色,或许可以帮本妃找到。这就是交易的唯一条件,不接受的话,门在那边。”

    南宫晚眼眸微闪,看了覃樾一眼,覃樾却并没有看她,而是对穆妍说:“这件事,容在下考虑一下。”

    “好。”穆妍点头,“小严,开门送客。”

    拓跋严打开门,请覃樾和南宫晚离开了。天已经黑了,南宫晚没有再戴斗篷,她跟在覃樾身后,出了医馆,看着外面热闹繁华的耒阳城,这对她来说极其陌生。

    南宫晚拳头微微握了一下,暗暗发誓,她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变成一个正常人。

    回到客栈,覃樾和南宫晚就在院中坐了下来。

    “樾哥哥是不是告诉那位萧王妃你的身份了?”南宫晚看着覃樾问。

    覃樾摇头:“没有。”

    “那樾哥哥为何不答应她的条件?”南宫晚蹙眉,第一次有希望,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件事,需要请示师尊。”覃樾神色平静地说。

    “娘一定会答应的!”南宫晚说,“这样一来一回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到时候万一那位萧王妃反悔了呢?”

    “师妹,这件事,关系到神医门不外传的秘宝,我做不了主。”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樾哥哥是怕娘知道了责罚吗?”南宫晚看着覃樾问,“樾哥哥放心吧,娘为了我绝对不会责罚樾哥哥的,这件事我做主,樾哥哥就把那萧王妃要的东西给她吧,让她尽快为我医治。不管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

    “但我手中并没有蛊术秘籍。”覃樾神色平静地说,“我所学的蛊术,只是师尊教的很简单的几种,就算我写下来,也不能让萧王妃满意。”

    南宫晚蹙眉:“那就只能传信给娘了。”

    覃樾点头:“师妹不必着急,我们就在此地等着吧。”

    覃樾说的是实话。神医门有蛊术秘籍,但是一直在南宫俪手中,覃樾和辛茹这样的核心弟子,所学的蛊术也不过就是两三种,其中包括寻踪蛊和血踪蛊,都是蛊术之中相对比较简单的。

    蛊术起源于苗疆异族,不同于医术和一般的毒术,蛊术并不是一种触类旁通的东西,其中玄妙之处就算理解了,也很难创造出新的蛊毒种类,甚至必须遵照前人留下的秘籍中的秘法,才能学会如何解除某种特定的蛊毒。

    覃樾一直没有求南宫俪教他更多的蛊术,因为南宫俪不可能答应,她不希望覃樾实力继续变强,这会威胁到她的地位。

    却说穆妍,她带着拓跋严回到萧王府之后,就和萧星寒说了南宫晚的病症。

    “我见过那样的病。”萧星寒想了想说,“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曾经医治过一个那样的病人。”

    “治好了吗?”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微微摇头又点头:“其实没有治好,爷爷说那种病是天生的血就有问题,除非把全身的血都换了,否则是不可能治好的。爷爷便想了一个办法,做一种涂抹的药物,可以让那个人暴露在阳光之下,不会被阳光伤害。”

    “如何做?”穆妍好奇地问。

    “当年是我想出的办法,给那人做的药物,但那种药物一旦开始用,便一辈子都不能停,停了之后,病症会加剧。”萧星寒说。

    “所以,这是一个选择。要么永远待在黑暗里,要么就永远依赖药物生存。”穆妍若有所思。前者换句话说,是永远依赖黑暗而生存,这两种选择,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区别。

    “那个人已经死了。”萧星寒说,“上吊。”

    “我有一点想法。”穆妍依偎在萧星寒怀里说。

    等萧星寒听了穆妍的想法,思考了片刻之后,微微点头说:“应该可行,比我十岁那年做出的那种不完美的药,会好很多。”

    穆妍摇头:“不,假如对方是神医门的公主,你的药,更适合她。”

    对于萧星寒在十岁那年就能研究出一种外用的抵御阳光的药物,穆妍只有一个感觉,她家男人真的是个天才。而穆妍所知道的治疗吸血鬼病的方法,其实更多的是受到伤害之后如何医治,本身病人还是需要长时间待在黑暗之中。

    萧星寒听到穆妍的话,不置可否。

    夜半时分,萧星寒和穆妍都没有睡,因为穆妍拉着萧星寒在研究萧星寒当年做出的那种药。

    药材并不难寻,当萧星寒根据当年的配方,原样做出来的时候,穆妍看着那一瓶漆黑的药膏,抱着萧星寒的胳膊笑了起来:“萧寒寒,如果你给覃樾那位师妹的是这种颜色的药,这交易没戏。”

    穆妍很确信,其他病人或许为了站在阳光下,变丑也认了,南宫晚绝对不愿意那样做,那是一个很在意容貌的女人,从她对穆妍的嫉妒就可以看出来。

    穆妍兴致勃勃地拉着萧星寒,开始研究如何把那种药物从黑色变成白色,她有一些很奇特的想法,萧星寒说可以试试。

    夫妻俩正在忙碌的时候,突然接到禀报,有人闯了进来。

    “谁?”穆妍微微蹙眉,拿帕子擦了一下手。

    “是我。”门外传来了覃樾的声音。

    穆妍很无辜地看了萧星寒一眼,表示她在萧王府栽种的毒藤拦不住覃樾很正常,剑龙卫拦不住覃樾,也很正常。

    门开了,萧星寒揽着穆妍走了出去,就看到覃樾背对着他们站在院中,连背影都显得气质卓然。

    “覃公子,深夜造访,所为何事?”穆妍看着覃樾问。

    覃樾转头,看了穆妍一眼,又看了萧星寒一眼说:“你们应该早就猜到我是神医门的人,你们提出的交易,有一点问题。”

    “直说。”萧星寒冷冷地说。覃樾当时只说考虑一下,如今一个人过来,说交易有问题,很显然,他不想让南宫晚知道。

    “我所学的,只有很简单的三种蛊,你们要的蛊术秘籍,我给不了你们,只能传信回神医门,请师尊定夺。”覃樾看着穆妍和萧星寒说,“提醒你们,我师尊未必会按照你们的要求做。”

    穆妍眉梢微挑:“不然呢?”

    “以她的性格,即便把蛊术秘籍交给你们,也不会是完整的。”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所以,覃公子有什么建议?”穆妍看着覃樾问。

    “我的建议是,”覃樾神色平静地拔剑出来,“今夜我闯入萧王府,想与你们商量换个条件,你们不答应,便刀剑相向。”

    穆妍神色莫名,看了萧星寒一眼说:“他来找打的,你上还是我上?”

    萧星寒放开穆妍,穆妍默默地转身回房间,把萧星寒的剑取出来,放在了萧星寒手中说:“打吧!”

    看到萧星寒和覃樾几乎同时拔剑而起,朝着对方杀了过去。穆妍眨了眨眼睛,覃樾主动上门“找打”,究竟意欲何为,她其实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没关系,先打了再说。穆妍直觉,覃樾不是为了南宫晚,更不是为了神医门。

    这一战,生生地从半夜打到了黎明时分。

    一开始,两人默契地选择了互相切磋,都没有用全力。在旁边观战的穆妍表示,覃樾的实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一点,虽然不如萧星寒。

    而天色快亮的时候,气氛突然转变,两人几乎同时开始全力攻击对方。

    最终,萧星寒一剑刺入了覃樾的胸口,猛然拔剑,覃樾胸口血流如注。穆妍眼眸微缩,这一剑,是覃樾故意受的。

    覃樾捂着胸口,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着萧星寒说了两个字:“佩服。”

    “所以,你脑子果然是有病么?”穆妍看着覃樾问。

    覃樾神色依旧平静如昔,也没有给自己上药,唇角微勾说:“今夜我师尊便会到耒阳城,我是为了装可怜,问她讨点东西,顺便帮你们拿到蛊术秘籍,谢了。”

    覃樾转身要走,走了几步又转头过来,轻咳了两声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们碰上我师尊的话,请让她以为,我看上萧王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