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64.你可要请我喝酒

时间:2018-04-05作者:三木游游

    ,精彩小说免费!

    正月十八,春光明媚。

    明月国凉城殷府一片张灯结彩,殷府之外的人都在翘首等着看殷沁出嫁的热闹场面,只是殷家内部,却完全是另外一副光景。

    “沁儿!”殷敖接到禀报,得知殷沁自作主张闯进了前厅,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殷沁从前厅里“飞”出去,以极其狼狈的姿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殷敖冲过去抱住了殷沁,殷沁受了很重的内伤,吐血不止,头一歪,在殷敖怀里晕倒了。

    殷敖原本被殷沁受伤所激起的怒火,在看到殷沁的妆容和衣着的时候,瞬间消散,心也一下子沉了下去!

    最先从前厅出来的人是明腾,其余宾客也跟了出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萧星寒和覃樾并肩站在最后,孤独傲神色冷漠地站在萧星寒身后,看都没看殷沁一眼。

    “王爷,这件事……”殷敖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开口想要解释,因为他已经大概猜到殷沁做出什么事情来了,殷敖甚至下意识地认为殷沁是被明腾给打了。

    “殷家主不必解释了!”明腾冷哼了一声,打断了殷敖的话,看着他冷冷地说,“殷小姐说要代表殷家宣布效忠天厉国,并且众目睽睽之下不知廉耻地向萧王自荐枕席!你们殷家,真是好得很!”

    殷敖心中咯噔一下,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麻烦!殷敖现在恨不得撕了殷沁的嘴!

    殷敖正在想,到了这个时候,他没有机会和萧星寒单独密谈,萧星寒的态度还不明朗,他绝对不能再招惹明腾!

    于是,殷敖放开殷沁,当众在明腾面前跪了下来:“摄政王殿下,孙女脑子不清醒,才做出那样没有规矩的事情来,请摄政王殿下恕罪!”

    所有人神色各异,不过都能理解殷敖现在的做法。殷敖的孙女殷沁作了大死,殷敖必须收拾残局。人在屋檐下,如若不低头,等待殷家的,便是头破血流!

    明腾沉着脸说:“殷家主,你们殷家女,本王娶不起!不过殷家主既然当众如此表态,看在神兵门的面子上,本王再给殷家一个机会!明日一早,殷家主带着殷家所有人,随本王前去明月城!”

    明腾当然不可能再要殷沁这个女人,但他绝对不会放弃神兵门后人殷家。

    趁着这个机会,殷敖逼不得已当众表忠心,明腾便顺水推舟,并且宣布殷家即将迁往明月城,接下来谁再对殷家出手,便是与明月国皇室为敌!

    明腾这番做派,更多的是给萧星寒看的。那些江湖高手加起来,给明腾的威胁也不如萧星寒一个人大,萧星寒的实力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萧星寒代表的是天厉国皇室。

    殷敖垂头,沉声说:“谨遵摄政王殿下安排!”

    殷敖站了起来,旁边地上的殷沁还昏迷不醒地躺在那里。

    就在所有人以为今天的热闹告一段落的时候,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殷家主,不考虑带着殷家效忠天厉国吗?”

    是萧星寒!很多人忍不住转头看向了萧星寒,只见萧星寒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棵大树下面,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在他身上洒下点点金光,看起来仿若神祗。

    萧星寒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是明目张胆地挑衅明月国皇室的权威,在对明腾宣战了!

    明腾神色一僵,面色猛然阴沉了下去,转头看着萧星寒冷声问:“萧王这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吗?”

    萧星寒冷冷地说:“本王奉旨前来,皇命在身,神兵门只是用了明月国的土地,并不代表殷家一定要成为明月国的人,我天厉国,可以为殷家提供更好的待遇,本王现在在给殷家主一个选择的机会,明王不会是怕了吧?”

    覃樾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刚刚殷沁对着萧星寒表忠心的时候,萧星寒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会儿萧星寒突然明目张胆地把来意公之于众,让殷敖选,他的目的,并不简单……

    明腾看着殷敖厉声说:“好!殷家主,萧王既然给你这个机会,你便做一个选择吧!”

    殷敖内心挣扎不已。假如不是这种剑拔弩张的场面,没有明腾虎视眈眈地盯着殷家,殷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萧星寒,因为殷敖心底其实看不上明月国和明腾,觉得殷家就算要归顺一国皇室,天厉国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现在这样的局面,让殷敖矛盾不已。他心里偏向于萧星寒,却不知道他当众选了萧星寒之后,殷家是否还能从明月国全身而退,因为明腾一定会疯狂地报复殷家!

    殷敖在想,他先假意选择明腾,事后再暗中投靠萧星寒是否可行。

    很快,殷敖打消了这个主意,因为萧星寒不是一般人,他的脾气向来不好捉摸,假如现在被驳了面子,接下来未必还会给殷家机会!

    明腾看着殷敖犹豫,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围观之人的心也都提了起来,在想殷敖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倾向于认为殷敖会选择萧星寒的人并不少,原因很简单,天厉国更强。而他们都认为,萧星寒既然来了,肯定做好了准备,有能力带着殷家从明月国全身而退!

    殷敖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眼神变换不定,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对着萧星寒的方向拱手,神色郑重地说:“接下来殷家,就拜托萧王了!”

    “找,死!”明腾的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先是殷沁,后是殷敖,全都出尔反尔,舍弃明腾,选择了萧星寒,这对明腾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殷敖话说出口,心中突然松了一下,他在想,只要萧星寒护着殷家离开明月国,接下来殷家根本不用怕明月国皇室打击报复,因为明月国迟早会被天厉国给灭了!

    很多人都以为明腾要对着殷敖动手,明腾却强忍了怒气,突然转头,目光冷然地看向了萧星寒:“萧王这是要向明月国宣战吗?”

    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明王想多了。刚刚的事情只是个误会,本王在帮明王试探殷氏一族对明月国皇室的忠心而已。本王一早就说了,这次是来喝明王喜酒的,既然亲事未成,本王便告辞了。至于这殷家,明王看得上,自己留着吧,本王没兴趣!”

    萧星寒话落,带着孤独傲飞身而起,从众人面前消失了人影,只留下神色僵硬的明腾,快要吐血的殷敖,还有目瞪口呆风中凌乱的那些江湖高手!

    这整件事情,萧星寒的行为,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坑死人不偿命……

    萧星寒对殷家勾了勾手指,殷敖就傻乎乎地准备扑过去,然后,萧星寒挥一挥衣袖,留下“误会”两个字,跑了……

    场面一度尴尬至极,覃樾却笑了起来,觉得萧星寒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萧星寒一定是奉厉皇之命,冲着殷家来的,不管是要殷家的人,还是要神兵令,萧星寒都不应该拒绝殷家的主动示好。

    可萧星寒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他现在的行为分明就是不想看到殷家好过,故意挑拨殷家和明月国皇室的关系,而即便明腾知道萧星寒是故意的,但萧星寒还是成功了,因为殷敖的反应和他的选择,可不是假的……

    明腾丢了脸,暂时得到了对明月国皇室不忠心的殷家,而殷家接下来的处境,必将更加水深火热。

    宾客们都默默地离开了,殷沁被人带下去医治了,明腾眼神阴鸷地看了殷敖一眼,甩袖离开。

    在明腾离开之后,殷府大宅,很快被官兵重重包围了起来!明腾下令,接下来没有他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殷敖面沉如水地坐在书房里面,听下人禀报了殷沁先前在前厅,当着所有宾客的面,做出的不知廉耻之事。

    就在殷敖怒火中烧的时候,殷江进来了,殷敖冷冷地说:“滚!都滚出去!”

    殷江神色僵硬,默默地退了出去。而殷敖回头想想,殷家会有今天,就是殷江和殷沁兄妹俩不成器又自私自负造成的!

    “殷师伯。”门外传来了覃樾的声音。

    “进来。”殷敖定了定神说。

    覃樾推开门走了进来,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在殷敖对面坐了下来。

    “覃师侄,让你见笑了。”殷敖脸色难看地看着覃樾说。

    “殷师妹的行为,晚辈不予置评。”覃樾神色淡淡地说。他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不喜欢殷沁,所以他先前在前厅当众嘲讽殷沁很正常,不会让殷敖怀疑什么。殷敖自己现在恐怕都恨不得撕了殷沁。

    “不知南宫门主可有消息?”殷敖确实顾不上殷沁了,对殷沁这个孙女也失望透顶。他现在只想知道,南宫俪什么时候会来,殷家急需神医门的协助,否则接下来绝对没有好日子了!

    “刚刚收到师尊传信。她今夜便能到凉城。”覃樾对殷敖说。

    殷敖神色一喜:“太好了!”

    “殷师伯请放心,师尊届时定会帮助殷家脱离困境的。”覃樾神色平静地说。

    殷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老夫先前太自负了!早知如此,神兵门应当效仿神医门,真正避世而居啊!”

    覃樾没有说话,心中轻嗤。殷家人根本没想过真正避世而居,一心想着寻找神兵令,恐怕还想着得到神兵令之后,在天下扬名,做出一番大事。如今大难临头,殷敖才有避世的想法,早就晚了。

    殷敖再次开口,请覃樾务必在南宫俪面前帮着殷家说话,并暗示覃樾,事成之后,殷家一定不会亏待覃樾。

    覃樾对于殷敖的请求,统统答应了。

    殷沁和明腾的亲事未成,但殷家的丑事,却很快传遍了整个凉城,相信不久之后,便会天下皆知。

    至于凉城里面盯着殷家的人,大部分都不觉得萧星寒会这么轻易就离开,包括明腾在内。

    明腾派兵围了殷家,主要也是在防着萧星寒。

    凉城听风别院。

    萧星寒和独孤傲见到慕容恕的时候,慕容恕对于殷家发生的事情已经一清二楚了。

    看到慕容恕和萧星寒要进书房,独孤傲默默转身,准备回他自己住的地方。

    “独孤。”慕容恕开口叫住了孤独傲。

    独孤傲转头,就听到慕容恕说了一句:“秦筝走了。”

    独孤傲微微垂眸:“好。”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

    慕容恕表示,独孤傲和秦筝,可能真的没有缘分吧!

    很快,慕容恕和萧星寒在书房之中相对而坐,慕容恕亲自沏了茶,萧星寒喝了一口就放下了,说水不好……

    慕容恕无语,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萧星寒似笑非笑地说:“你今天去殷家闹事,玩得很开心?”

    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别说废话。”

    “真不知道穆小妍怎么受得了你这臭脾气!”慕容恕白了萧星寒一眼,“说正事!你对殷家,到底是什么打算?什么都不要不太好吧?就算没有神兵令,你至少把殷家的工匠带回去,否则厉啸天肯定会不满。”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慕容恕若有所思:“明腾明日就会带着殷家人离开,到时候想动手倒也不难,只是我们暂时手头没有什么人可以用。”

    “不用那么麻烦。”萧星寒冷声说。

    慕容恕正想问萧星寒是什么意思,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星寒。”

    慕容恕愣了一下,这是穆霖的声音!

    萧星寒起身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穆霖站在门口,只有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萧星寒看着穆霖问。穆妍派人来,是厉啸天要求的,穆妍并未提前给萧星寒和慕容恕传信。

    “先进来再说吧。”慕容恕说。

    穆霖进门,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交给了萧星寒:“这是小妹给你的。”

    接下来,萧星寒一个人看信去了,慕容恕和穆霖聊了几句,穆霖说耒阳城里一切安好,慕容恕简单说了一下凉城的现状。

    “穆霖,”慕容恕呵呵一笑,看着穆霖问,“你没有什么东西带给我的吗?”他在想他家苏绮会不会也让穆霖带了信过来,穆霖忘了给他。

    穆霖微微摇头:“没有。小妹让我转告你,万事小心。”

    慕容恕叹了一口气:“谢谢咱妹的关心。”苏绮你等着,等我回耒阳城再“收拾”你!

    萧星寒很快把信看完,折好放进了自己怀中。

    “我带了六十个剑龙卫过来,现在都在这座别院里面。”穆霖看着萧星寒说,“接下来什么安排?”

    “先休息吧。”萧星寒说。

    傍晚时分,殷府大门开了,明腾面色阴沉地走了进去,大门很快再次紧闭。

    不多时,明腾进了殷敖的书房,落座之后,直截了当地问:“殷家主,神兵令在哪里?”

    殷敖微微垂眸,还没开口,明腾冷声说:“不要再对本王说神兵令被人盗走,盗走神兵令的人和慕容恕有关!把神兵令交出来,否则本王绝对不会让殷家好过!”

    明腾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决定先逼着殷敖交出神兵令,其他的都没那么重要!

    “摄政王殿下,神兵令在老夫手里。”殷敖沉声说。

    明腾神色一动:“立刻交出来,之前的所有事情,本王都可以不计较!”

    “神兵令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只有老夫知道。”殷敖垂眸说,“明日老夫会带着殷家所有人,跟随摄政王前去明月城,只要老夫确认殷家人安全,并且得到了应有的厚待,老夫才会考虑把神兵令交给摄政王殿下。”

    “殷敖,你可知道,再次欺骗本王的下场?”明腾目光幽深地看着殷敖冷声问。

    殷敖垂头沉声说:“老夫知道!”

    “很好!”明腾冷哼了一声,“你最好别再耍什么花样,否则到时候本王会让你殷家断子绝孙!”

    明腾放了一句狠话,起身离开了,包围着殷府的士兵并没有离开,明腾安排的高手还在暗中监视着殷家的一举一动。

    殷敖走出书房,天色已经暗了。他似有所感,猛然转头看向了房顶,却发现上面只有一只野猫蹿了出去,他心中微松,抬脚离开了。

    殷敖走了之后,一个身姿婀娜的女子,出现在他的书房里面,赫然正是殷敖正在等待的神医门门主南宫俪。

    南宫俪看着面前的书房冷笑了一声,刚刚殷敖和明腾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她从一开始就怀疑神兵令在殷敖手里,只是殷敖死活不承认。

    如今殷敖突然在明腾面前承认他有神兵令,南宫俪觉得,这件事八九不离十了。毕竟殷敖现在没有了退路,他再敢骗明腾,接下来却拿不出神兵令的话,到时候,殷家会万劫不复!

    南宫俪在殷敖书房之中翻了一个遍,也没找到神兵令的影子,便悄无声息地离开,去见覃樾了。

    “弟子拜见师尊。”覃樾恭敬地行礼。

    “殷家的事情,为师已经听说了。”南宫俪落座,神色莫名地说,“殷家败落至此,殷敖为何还不拿出神兵令来?”

    “神兵令握在他手里,殷家才是安全的,一旦交出来,不管交给谁,殷家都保不住了。”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其实,殷敖会突然对明腾说他有神兵令,是覃樾的建议。

    覃樾说明腾在今晚之前一定还会再来,逼迫殷敖拿出神兵令,一旦殷敖说没有,不管找什么理由,明腾都绝对不会相信,到时候,恼羞成怒的明腾说不定会对殷家做出什么事情来。

    殷敖深以为然,听从覃樾的建议,假意应付明腾,只等南宫俪来了之后,再商量脱身大计。

    其实殷敖对覃樾提过,不等南宫俪,让覃樾帮忙。有覃樾的毒术协助,放倒多少人都不难。

    不过覃樾拒绝了,他说事关重大,他不能自作主张,一切等南宫俪来了再做决定。

    而覃樾算着时间,他给南宫俪传信,让南宫俪来殷家,正好殷敖在和明腾密谈,不用覃樾说,南宫俪就自己过去了,偷听到了谈话的内容。

    如今,南宫俪基本相信神兵令在殷敖手里,而明腾也信了。接下来,好戏才刚刚开始……

    “你言之有理。”南宫俪微微点头,冷声说,“殷敖那个老不死的,不到生死关头,绝对不会交出神兵令!”

    “既然这样,便给他一个生死关头。”覃樾神色平静地说。

    “你的意思是?”南宫俪神色莫名。

    “殷敖一直在问弟子,师尊何时能来,想必还惦记着利用神医门,带着殷家逃离凉城,而现在对他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我们神医门的所在。”覃樾神色淡淡地说,“但我们的目的是神兵令,不是神兵门,没必要带着殷家这么多废物回去,这些人也不值得信任。所以,弟子的意思是,带走殷敖和他的孙子孙女,其他的,不重要。”

    南宫俪眼眸幽深地看着覃樾:“为师还以为你先前是真心帮他们呢!”

    覃樾神色淡漠地说:“他们不配。”

    “好,就按你说的做!”南宫俪冷笑,“想要撬开殷敖的嘴,也不是那么难。”

    夜半时分,殷敖主动过来找覃樾。

    “覃师侄不是说南宫门主今夜便会来吗?”殷敖看着覃樾问。

    覃樾微微点头:“是的,师尊已经来了。”

    殷敖神色微变,心中一沉,下一刻,心口绞痛,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你……”殷敖猛然站了起来,眼睛像是要吃人一般看向了覃樾,下一刻,他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覃樾看着殷敖,一脸无辜地说:“你们殷家人怎么都这么相信我呢?难道因为我长得太善良?”

    覃樾刚把殷敖从地上提起来,南宫俪一手提着殷江,一手提着殷沁,走了进来,把那一对兄妹都扔在了地上,看了一眼已经被放倒的殷敖,冷笑了一声说:“我们可以走了!”

    “师尊,弟子还有一个建议。”覃樾微微一笑说。

    “哦?说来听听。”南宫俪说。

    覃樾说了几句话,南宫俪唇角微勾:“很好。”

    更深露重,殷府之中一片沉寂。

    南宫俪和她的一个弟子,带着殷家祖孙三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殷府,而后没多久,覃樾带着南宫俪的另外两个弟子,分别易容成殷家祖孙三人,刻意惊动了明腾派来的高手和外面的士兵,往外逃去。

    明腾被吵醒的时候,气急败坏地说了一个字:“追!”

    覃樾三人还没出凉城,就被追上了。

    明腾眼神冷鸷地看着覃樾假扮的“殷敖”:“想走?要么把神兵令留下,要么把命留下!”

    假扮“殷敖”的覃樾紧握着拳头,声音苍老地说:“摄政王殿下,老夫不想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已经舍弃了殷家,只想带着孙子孙女去过自在安宁的日子,你们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自在安宁?”明腾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那你还死抓着神兵令不放做什么?”

    覃樾沉默,明腾冷笑了一声说:“本王也不想为难你们,只要现在把神兵令交出来,本王就放你们去过自在安宁的日子!”

    “请摄政王殿下发毒誓,拿到神兵令,就放我们离开!”覃樾冷声说。

    “好,如你所愿!”明腾举手起誓。

    此时身在凉城的很多高手,都被惊醒,纷纷靠近了这边。

    “满意了吗?”明腾看着覃樾冷声问。

    覃樾微微点头:“殷家隐世百年,老夫没想到会落入如此境地。老夫不想最后落得一个断子绝孙的下场,这神兵令,老夫便送给摄政王殿下了!”

    覃樾话落,拿出一个不大的木盒,朝着明腾扔了过去。

    明腾打开,神色一喜!盒子里面躺着一块如火焰一般的玉佩,跟传说中的神兵令一模一样!

    “江湖同道都为老夫作证,老夫今日已经把神兵令交给了摄政王殿下!从此刻开始,世间再无神兵门!”覃樾模仿殷敖的声音非常像,就连语气都没有任何破绽!

    “我们走!”覃樾转身,他的师弟师妹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明腾猛然抬手,他的人把路让开,看着那祖孙三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江湖高手看着明腾手中的盒子,眼神都炽热无比。

    明腾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紧紧地握着那个盒子,带着他的人回了太守府,一时也没管殷家剩下的那些人。

    天亮之前,一股异香在殷府弥漫开来,殷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昏迷过去了。

    穆霖带着六十个剑龙卫,悄无声息地潜入殷家,从殷家带走了所有的长老以及最核心的五十个弟子,这些人是殷家武器设计和铸造方面最出色的人。

    不需要另外去确认,因为独孤傲早就说了,殷家内部等级分明,长老住在一个地方,核心弟子住在一个地方,普通弟子住在其他的地方。

    而萧星寒和慕容恕,找到了殷家的藏宝库,里面藏了百年之前神兵门传下来的不少宝贝。最终,那些宝物,也全都进了听风别院。

    天亮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凉城!

    就在昨夜,殷家家主交出神兵令,抛弃殷家其他人,带着他的孙子孙女远走高飞了。

    而得到神兵令的,就是这段时间对殷家步步紧逼的明月国摄政王明腾!

    没有人怀疑,因为殷敖和他的孙子孙女最近的确被明腾逼得很是狼狈,而昨夜很多人亲眼看着“殷敖”把神兵令交给了明腾。

    明腾拿着“殷敖”给他的神兵令,研究到天亮,也没看出来上面有什么机关,可以开启神兵令,取出藏宝图。

    “王爷,不好了!”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明腾面色一沉,收起了那块玉佩:“进来!”

    很快,明腾的心腹属下进来,恭敬地禀报:“昨夜殷家的长老和核心弟子,都被人掳走了!”

    明腾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是谁?”

    “王爷,这是殷府门口牌匾上面的箭!”明腾的属下,双手恭敬地把一支箭捧到了明腾的面前。

    明腾眼眸一缩:“萧星寒的剑龙卫!”

    “这箭并不是伪造的,而且殷家人都被下了迷药,属下猜测,是天厉国萧王所为。”明腾的属下恭声说。

    “这个时候,他们恐怕已经离开凉城了!”明腾气恨地拍了一下桌子。

    “王爷,要追吗?”明腾的属下垂头问。

    “你们这些废物,追得上萧星寒和他的剑龙卫吗?”明腾厉声说。

    明腾的属下神色一僵:“王爷,假如萧星寒得知王爷拿到了神兵令,他或许还未离开凉城。”

    明腾目光幽深地说:“即刻安排,护送本王回明月城!”

    “殷家那边……”明腾的属下问。

    “剩下一群废物,不必在意!”明腾冷声说。只要有神兵令在手,殷家不重要,他甚至都没那么在意被萧星寒掳走的那些人。

    “是。”明腾的属下恭敬地说。

    不久之后,明腾秘密地离开了凉城,在一群高手的护送之下,朝着明月城而去了。

    在明腾得到神兵令的消息传开的时候,萧星寒掳走了殷家长老和弟子的消息也传开了,不过跟神兵令相比,就显得没那么引人注意了。

    凉城听风别院。

    萧星寒的确还没走,倒也不是为了明腾手中的神兵令,因为他知道那是假的。

    “你要殷家的工匠,却不要殷敖和他的孙子孙女,很明智的选择。”慕容恕看着萧星寒语气肯定地说,“我那位覃师兄,跟你好像很有默契的样子。神医门的人掳走了真正的殷家之主,又假扮了殷敖和他的孙子孙女,当众把神兵令给了明腾,这一招,绝了!”

    昨夜南宫俪和覃樾在殷家所做的一切,萧星寒和慕容恕都看在眼中。

    萧星寒和覃樾没有任何交情,也没有任何交流,慕容恕也没有再找过覃樾,而覃樾的所作所为,却让慕容恕觉得覃樾就是专门来帮他们的。

    萧星寒本就不是为了拿到神兵令才来的,现在掳走殷家那些工匠,是为了回去给厉啸天交差。

    殷家已经算是彻底完了,殷敖落到神医门手中,不管南宫俪要做什么,有覃樾在,殷敖还想活着出来兴风作浪,几乎不可能了。

    而“神兵令”也有了归属,就是明腾。那些盯着神兵令的人,接下来全都会去找明腾,萧星寒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对了,厉啸天假如问你为何不把明腾手里的神兵令抢回去,你怎么说?”慕容恕问萧星寒。

    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抢了,是假的,又还给他了。”

    慕容恕笑了:“这就是你暂时不走的原因吧,让厉啸天以为你多停留的几天,是去抢神兵令了。”

    这边萧星寒在数着日子,计划三天之后出发,离开明月国。

    而另外一边,覃樾和南宫俪汇合了。

    这是凉城之外一座幽静的山谷,仲春时节鸟语花香。

    殷敖和殷江殷沁都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南宫俪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上,正在闭目养神。

    昨夜后来出现的三个神医门的弟子,都是一直暗中跟随着南宫俪,类似于暗卫的存在,他们负责伺候南宫俪在外的衣食住行,以及传递消息。

    覃樾洗掉脸上的易容,恢复了那张俊逸不凡的脸。

    “你们回来了,顺利吗?”南宫俪睁开眼睛,从大石上面轻盈地落了地。

    “顺利。”覃樾恭敬地说,“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明腾得到了神兵令,此事与神医门全然没有关系。”

    南宫俪唇角微勾:“很好。不过覃樾你手中为何正好会有一枚假的神兵令?给为师一个解释。”

    “这是弟子先前特意准备的,以备不时之需。”覃樾声音恭敬地说。

    “你的心机,有时候让为师都自愧不如。”南宫俪看着覃樾眼眸幽深地说。

    覃樾的神色平静如昔:“师父过奖了。”

    “把他们三个弄醒,如果能问出神兵令的下落,直接杀了,没必要带回去。”南宫俪冷冷地说。

    覃樾微微点头:“是。”

    很快,殷敖和殷江以及殷沁,相继醒转过来。

    “南宫俪!你们要做什么?”殷敖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内力被压制住了,神色难看至极地看着南宫俪冷声说。

    “本尊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说过,本尊要看到神兵令,你们都当本尊是说笑吗?”南宫俪冷笑连连。

    “老夫说过,殷家没有神兵令!”殷敖面沉如水。

    下一刻,南宫俪微微抬手,然后猛然往下一拍,刚刚才苏醒坐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情况的殷沁,神色一僵!

    南宫俪的一掌拍在了殷沁的天灵盖上,不过瞬息的功夫,殷沁猛然瞪大眼睛,软软地倒在地上,断了气。

    “啊!”殷敖看着殷沁惨死在面前,双目赤红,像是疯了一样朝着南宫俪冲了过来。

    南宫俪不屑地看了一眼殷敖虚浮的脚步,冷笑了一声,随意地打出一掌。

    殷敖生生受了南宫俪这一掌,直接被打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吐血不止。

    “覃樾,去把他给为师带过来!”南宫俪冷声说。

    覃樾领命,飞身到了殷敖身旁,正要俯身把殷敖给提起来,殷敖猛然抬头,挥掌朝着覃樾打了过来!

    覃樾一时不防,躲闪不及,被殷敖打得连连后退,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师尊,他突破了!”覃樾捂着胸口沉声说。生死关头,殷敖的武功竟然有了飞跃式的突破,压制内力的毒,对他无用了。

    “哼!”南宫俪伸手就把殷江抓在了手中,涂着艳红蔻丹的手指扼住了殷江的脖子,看着殷敖冷声说,“说出神兵令的下落,否则本尊让你断子绝孙!”

    到这个时候,殷敖不可能再跟南宫俪解释神兵令被盗或者提起苍氏一族了,因为他已经被愤怒刺激得失去了理智,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南宫俪!

    “好!我告诉你!”殷敖看着南宫俪冷声说,“神兵令就在殷府一处假山之下藏着!放了我的孙子!”

    南宫俪眼眸微闪:“你现在去取来,本尊自会放了你的孙子!”

    殷敖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突然飞身而起,把覃樾抓在了手中,扼住了覃樾的脖子,看着南宫俪冷声说:“如果老夫回来江儿死了,老夫就把你的爱徒大卸八块!”

    南宫俪冷眼看着殷敖提着覃樾离开,挥掌把殷江劈晕,又在大石上面盘膝坐了下来。

    而被殷敖抓走的覃樾,殷敖并没有带着他回殷家,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是你!是你一直在搞鬼!”殷敖掐着覃樾脖子的手猛然收紧!

    覃樾脸色青紫,眼神却平静至极:“不想断子绝孙的话,接下来听我的。”

    殷敖猛然放开了覃樾,扬手狠狠地抽了覃樾一巴掌,厉声说:“如果老夫和老夫的孙子今天活不了,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带我去殷家,我会让你带着你的孙子从我师尊手中脱身的。”覃樾神色依旧很淡然。

    山谷之中,南宫俪看着殷敖提着覃樾回来,从大石上面飞身而下。

    “师尊,已经拿到了。”覃樾把手中的一个古朴的木盒给南宫俪看。

    南宫俪冷笑,把昏迷的殷江提了起来:“很好!殷敖,本尊不会言而无信的,放覃樾带着神兵令过来,本尊把你的孙子还给你。”

    下一刻,南宫俪把殷江朝着殷敖扔过去的同时,殷敖把覃樾推了出去!

    覃樾回到南宫俪身后,殷敖已经提着殷江不见了人影。

    “师尊,这是神兵令。”覃樾把那个盒子交给了南宫俪。

    南宫俪打开,里面躺着一块如火焰一般的极品炎火玉佩,她拿起来,触手温热,仔细看了看,跟她见过的图纸别无二致,微微点了点头,自己收了起来,然后仿佛没看到覃樾有些发白的脸色,冷声吩咐他:“为师在殷江身上下了寻踪蛊,去把那对祖孙的人头带回来给为师。”

    覃樾微微垂眸:“是,师尊。”

    是夜,覃樾在一处隐秘的山洞附近,找到了殷敖和殷江的踪迹。

    覃樾没有进去,他往山洞之中放了无色无味的毒烟,然后静静地坐在山洞外面的一棵大树上面,仰头数着天上的星星。

    当覃樾数到第四十四颗的时候,他飞身而下,进了山洞。

    不多时,覃樾提着一个滴着血的包袱走了出来,包袱里面是两颗人头。

    覃樾走出几步,又抬起头看了看繁星璀璨的天空,喃喃地说:“想要神兵令的都有了,该死的人也死了,苍氏一族的小师弟,你可要请我喝酒,还要请我吃好吃的……”

    ------题外话------

    [重要通知]

    亲爱的们,因为游游个人的一些特殊情况,明天(4月6号)的更新时间为下午三点,后天开始恢复老时间(早上七点),特此通知!多谢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