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55.满口谎言的女人!

时间:2018-03-31作者:三木游游

    明月国无双城,应家。

    “覃师兄既然提起神兵令,应当知道神兵令是神兵门至宝,事关重大。”应沁神色平静地说,“我的身份,世人皆知,但覃师兄是否真是神医门后人,我却不知,所以请恕我不能把神兵令拿出来给覃师兄看。”

    “应小姐,在下提起神兵令之前,你并未怀疑过在下的身份,并且称呼在下为师兄。”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覃师兄,我没有别的意思,也并非真的质疑你的身份,是覃师兄先质疑我的身份。”应沁微微垂眸,“至于神兵令,在我手中,但不能给覃师兄看,这是为了稳妥。”

    “你很矛盾。”覃樾神色越发淡漠,“你明明相信我的身份,却拒绝拿出神兵令,你手中真的有神兵令吗?”

    应沁面色微沉:“覃师兄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不相信我的身份,何必前来应家?”

    “既如此,在下就告辞了。”覃樾话落起身就走。

    应沁神色一变再变:“覃师兄留步!”

    “先主遗训,只认神兵令。”覃樾转身,看着应沁冷声说。

    应沁的神色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之后,叹了一口气说:“如今应家处境艰难,亟需神医门的帮助,既然覃师兄非要看到神兵令才肯相信我的身份,那就请覃师兄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将神兵令取来。”

    “好。”覃樾话落,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他从出现到现在,怀中一直抱着那把墨玉琴,他身上除了墨玉琴之外,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应沁离开,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去而复返,手中多了一个上了锁的盒子。

    “覃师兄,神兵令在此。”应沁打开了盒子上面的锁,把里面那块颜色如火焰一般的玉佩给覃樾看。

    玉佩躺在盒子里面,盒子内部设置了机关,假如不是用特殊的手法取出来,就会触发机关,玉佩不会被毁掉,但是取玉佩的手,就别想要了。

    “为了安全起见,神兵令只有我才知道如何取出来。”应沁看着覃樾神色认真地说,“覃师兄现在看到了神兵令,应该相信我的身份了吧?”

    盒子一直被应沁拿在手中,距离覃樾还有半米远,覃樾只能看到那块炎火玉的正面,而从外观来说,应沁拿来的炎火玉,和覃樾所见过的神兵令画像分毫不差。应沁的谨慎,以及不让覃樾接触炎火玉的理由,也都解释得通。

    看到覃樾微微点头,应沁心中一松,微微一笑说:“覃师兄,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接下来的事情了。”

    覃樾看着应沁把那个盒子收起来,锁好,放在了手边。他微微点头说:“应师妹,如果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尽管开口。”

    “那就先谢过覃师兄了!”应沁起身,身姿款款地对着覃樾行了个大礼。

    “不必多礼,在下也是奉师命行事。”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其实前些日子,我就听闻了覃樾师兄的名字。”应沁看着覃樾,笑意温柔地说,“覃樾师兄在北漠国繁星城的名医大会上面得了头名,医术和毒术都十分了得。”

    “嗯。”覃樾微微点头。

    “有件事,我很好奇,覃樾师兄可不要怪我说话直接哦。”应沁看着覃樾笑得颇有几分娇嗔。

    “你说。”覃樾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

    “都说名医大会上面的覃樾覃公子一身灰土,打扮得像是个乞丐一般。”应沁看着覃樾神色好奇地问,“如今看到覃师兄,分明是个气质清华的美男子,让我很意外呢!”

    “出山之时,身上没有带银子,没衣服换,所以才会那样。”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覃樾和辛茹离开神医门的时候,身上都没有银子。辛茹找上了黄广元蹭吃蹭喝,最后还把黄广元给弄死了。覃樾孤身一人去了繁星城,中途没饭吃没有衣服换。到了繁星城之后,本想通过行医,赚点银子花,结果因为他的打扮太落魄,被一个老大娘当成了骗子,还往他身上泼了一盆泥水。

    覃樾为了参加名医大会,脸都没洗,就那样去了,给所有人都留下了一个乞丐的印象。

    等覃樾在名医大会上成名,离开济慈山庄之后又去找了之前把他当骗子的那个大娘,那个大娘得知他是个神医,连声道歉。他给那个得了水肿之症的大娘把了脉,开了药方,那个大娘感恩戴德地给了他一两银子,并且送给他一身干净的旧衣服,他就找个地方洗了澡,改头换面了。

    “覃师兄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呢!”应沁笑着说。

    “我以为应家遇到了麻烦,但是应师妹一直在说笑,看来应家无事。”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应沁神色有些不自然地收起了笑容:“让覃师兄见笑了,应家确实遇到了大麻烦,接下来还要劳烦覃师兄伸出援手。”

    “以后有事,请直言。”覃樾神色淡漠地说。

    “嗯。”应沁微微垂眸,伸手缓缓地揭掉了自己脸上的千影面具。

    只见应沁的脸如凝脂白玉,吹弹可破,五官明艳动人,端的是绝色倾城的美人儿。她对着覃樾大方一笑,把手中薄如蝉翼的千影面具给覃樾看:“覃师兄,这是千影面具,神兵门的旧物,我平时为了遮掩真容,一直戴着。”

    覃樾的到来对应沁来说是很大的意外之喜,而应沁觉得覃樾在神医门的地位一定不低,接下来如果覃樾真心帮应家的话,应家如今艰难的处境就可以得到很大的转变。

    所以应沁决定,一定要把覃樾留下。而她向来自恃美貌,也曾用美貌让不止一个男人对她言听计从,她感觉覃樾对她的态度太过冷淡,所以表面上是把千影面具揭下来给覃樾看,事实上是为了让覃樾看到她的真容。

    覃樾看了一眼应沁的脸,目光就转移到了那张千影面具上面,然后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神兵门应该有三张千影面具,应师妹可能赠我一张?”

    应沁神色微僵,有些抱歉地摇头说:“覃师兄,百年过去,三张千影面具有两张都遗失了,如今只剩这一张,如果覃师兄实在想要的话,我可以……”

    “应师妹自己留着吧,我不喜欢你真正的长相,请你把千影面具戴上再说话。”覃樾打断了应沁的话,神色淡淡地说。

    应沁的脸色有瞬间的扭曲,很快恢复如常,把千影面具戴好之后,神色也变淡了许多:“覃师兄性格很耿直,我想表达欢迎亲近之意,看来覃师兄并不领情。”

    “应师妹接下来还是有事说事吧,在下不喜欢说废话。”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好。”应沁微微点头,不再对着覃樾笑,看起来气质倒是好了一些,“请覃师兄先在应家住下,有事明日再谈。”

    覃樾在应沁隔壁院子住了下来,一直还抱着怀中的墨玉琴,并且开口说他饿了,要吃宵夜,应沁派人去准备了丰盛的宵夜送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三个高手结伴前来找应沁。他们是最初被应沁允诺只要保护应家,就可得到神兵门武器的人。如今已经过去一月有余,他们早就按捺不住了。

    “应小姐,答应给我们的武器呢?”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看着应沁眼神不善地问。

    原本应家明面上的家主是应濠,但应濠前些日子遭遇杀手偷袭,受了重伤,应沁不得不出来主持大局,这才暴露出她事实上是应家真正掌权者的事实。

    “徐老,好的武器都需要时间来设计打造,如今才过去一个月,还不到时候。”应沁的神色很平静,其实内心并不平静,她知道这次很难应付过去了。

    “哼!”另外一个老者冷哼了一声说,“谁不知道,当年的神兵门,最快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打造出一件神兵利器!最慢也不过一月,那样打造出来的都是极品神兵!如今已经过去一月有余,难道应小姐的意思是,给我们准备的,都是极品神兵吗?”

    应沁面色微沉:“三位前辈,晚辈允诺的武器,一定会给你们,只是还需要再等一段日子。假如三位前辈不愿意等,可随时离开!”

    “好你个应家大小姐!”姓徐的老者脸色瞬间就变了,“过去一月,我们为了保护应家,打退了不计其数的高手!现在你竟然说翻脸就翻脸,果然是年轻,不知天高地厚!”

    “应小姐,如果今天你不能把我们要的武器拿出来,那我们少不得要让应家付出点代价了!”另外一个老者阴测测地说。

    应沁冷声说:“应家一直以礼相待,如果三位要以武相逼的话,我应家奉陪到底!”

    “应大小姐口气倒是不小!”一个老者冷哼了一声,话落就挥掌朝着应沁打了过来!

    一身布衣的覃樾飞身而来,挡在应沁面前,轻松接下了老者的一掌。

    “你是什么人?”老者神色微变。

    “应家人。”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应沁本想说出覃樾是神医门的人,这样一来世人就会知道神医门接下来将会和神兵门站在一起,但是覃樾显然要隐瞒身份。为了不惹覃樾不快,应沁到嘴边的话还是收了回去。

    老者再次出手,朝着覃樾打了过来,不过几十招之后,老者被覃樾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神色难看地抽身而退。

    战局最后演变成了三个老头一起围攻覃樾,然而覃樾应对起来依旧游刃有余。

    “三位,神兵门答应给你们的武器,一定会兑现,想要,就等着,不想要,便离开!”覃樾看着三个脸色青白的老头神色平静地说。

    三个老头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脸色难看地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再等等吧!”

    闹事的人走了,应沁对覃樾躬身一礼:“多谢覃师兄。”

    “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覃樾扔下一句话,转身回去了。

    应沁面色微沉。这个覃樾是来帮应家的,却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他不爱美色,为人正直。

    应沁本想利用覃樾,将那些高手全都驱逐出去,这样应家就不用再给他们武器了,接下来有覃樾在,应家也不需要那些三教九流的江湖高手保护。

    可惜,覃樾显然不会那么做,所以应沁面临的难题其实没有解决,她允诺给那些高手的武器,还是要给的,只是有覃樾在,可以仗着覃樾的武力威慑,拖延时间而已……

    这边应家暗潮涌动,而真正的神兵门后人苍氏一族,悠哉悠哉地待在天厉国耒阳城的萧王府里面,别说一天打造一件武器,一天要三件,那几个热情高涨老当益壮的老头也能给打出来。

    武器设计图都是穆妍画的,一个比一个精妙,而矿石都是萧星寒提供的,各种各样应有尽有,至于环境,更是好得没话说。

    天厉国耒阳城。

    穆妍回到耒阳城的第二天,就带着拓跋严一起,光明正大地去了苏家。

    见到萧心悦的时候,苏霁正揽着她在后花园散步。

    寒冬腊月,萧心悦穿了一身红色的裙子,披着一件银狐大氅,还戴着兜帽,只露出巴掌大的粉嫩小脸,看起来真真是娇艳动人。

    “心儿姑姑!”拓跋严跑过去,响亮地叫了一声。

    “小严!”萧心悦一脸惊喜地回头,“嫂嫂,我好想你们呀!”

    “表哥,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心儿现在归我了。”穆妍伸手把萧心悦从苏霁身旁拉了过来。

    萧心悦听到穆妍的话,把头靠在穆妍肩膀上面,笑得可开心了:“苏丞相大人,我嫂嫂来了,你走吧。”

    苏霁摇头失笑,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然后转身走了。

    穆妍搂着萧心悦在亭子里坐下,拓跋严就端端正正地坐在两人中间。跟着穆妍过来的晴雪和凌霜,把穆妍带来的礼物都放下之后就退下了。

    “嫂嫂,这些都是给我的吗?”萧心悦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穆妍问。

    “有些是给孩子的。”穆妍微微一笑说。她当时挑礼物的时候,还专门挑了跟苏绮不一样的。

    “阿绮昨天回来就带了好多礼物,你们对我真好!”萧心悦笑容灿烂地说。

    “心儿姑姑,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呢?”拓跋严小脸认真地问萧心悦。

    萧心悦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腹说:“要再过三个月才能知道呢。”

    “美人儿叔叔说,可以一次有弟弟也有妹妹的!”拓跋严一本正经地说。

    萧心悦笑着说:“这个啊,要看天意了。”

    穆妍和萧心悦又聊了一会儿,萧心悦还关心了一下穆妍的肚皮,穆妍说她和萧星寒想再玩两年,不想这么早要孩子。

    “你们真好。”萧心悦看着穆妍笑嘻嘻地说,“我和苏丞相大人也很好,他很高兴,我也很开心。”

    “开心就好。”穆妍微微一笑。萧心悦这么乖,大家都愿意宠着她。

    穆妍把萧心悦送回去,交到了苏霁手里,然后又带着拓跋严去见了苏徵。

    苏徵很高兴的样子,却也没有催穆妍赶紧生孩子,还提出接下来要教导拓跋严读书的事情。

    穆妍对此求之不得。苏徵是天厉国的大儒,厉啸天和厉啸南曾经都是他的学生,萧星寒也是,苏霁也是苏徵教出来的。穆妍先前没有提过,是担心苏徵年事已高,不想让他操心。

    这次苏徵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穆妍一直在给他调理身体,身子骨倒是越来越硬朗,精神也越发好了。他决定先教拓跋严,等苏霁和萧心悦的孩子出生了,他还能接着教。

    “小严,你想住在太爷爷这里,还是每天早上过来?”离开的时候,穆妍问拓跋严。她已经和苏徵约好,明日就让拓跋严过来跟着苏徵念书。

    “我想住在家里。”拓跋严说,“娘,我已经会自己骑马了,等明日我就骑马来找太爷爷!”

    先前拓跋严就学了骑马,这次回来,萧王府里多了一匹温顺的小马,青木说是穆霖专门为拓跋严找来的,昨天拓跋严就骑上了,有模有样的。

    “好。”穆妍微微一笑。

    当天晚上,萧星寒和穆妍还带着拓跋严暗中去了萧府,宁如烟亲自下厨做了他们爱吃的菜,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

    穆妍再次收到无双城应家的消息,是几天之后。

    “你说,有个叫覃樾的高手,去了应家?”穆妍对此有些意外。

    “是的,那人应该就是在名医大会上面和夫人打了平手的人。”青木神色恭敬地说。

    “有关于他身份的消息么?”穆妍问。穆妍一直猜测覃樾是神医门的人,繁星城一别,再次听闻覃樾的消息,覃樾竟然和应家人走到了一起,这让穆妍觉得有些不解。

    “没有。”青木微微摇头,“应家传出的消息,覃樾自称应家人,有人说他是应沁的爱慕者,所以在帮助应沁守护应家。”

    穆妍神色莫名:“应沁的爱慕者,咱们这儿也有一个。独孤傲最近怎么样了?”

    青木微微摇头:“他还是老样子,似乎已经认命了,每日都在修炼,也不说话。”

    “秦筝呢?”穆妍问。

    “秦筝问起过独孤傲两次,想要见独孤傲,除此之外,也很安分。”青木恭敬地说。

    “这两个人,倒是有些麻烦。”穆妍微微蹙眉,“也没有那么大的冤仇要杀了他们,但是一旦放了他们,我们的秘密就会暴露了。一直这么关着,也不是办法。”

    “主子,属下认为可以留着他们的命,以后或许还会有用。”青木对穆妍说。

    “那就继续关着吧。”穆妍微微点头。独孤傲对应沁痴心一片,秦筝对独孤傲痴心不悔,这两个人,都为情所困,不值得信任。

    “覃樾的事情,属下还有一点消息要禀报。”青木对穆妍说,“听夫人说过覃樾很可能是神医门的人,不知夫人是否听说过神医门和神兵门百年之前的渊源?”

    “什么渊源?”穆妍表示很好奇,她以为这两个门派当年没什么关系。

    “百年前,神兵门的最后一任门主死了妻子,神医门当时的门主没了丈夫,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定亲之后,还未成亲,神兵门就出事了。”青木对穆妍说,“如果百年之前神兵门没出事的话,和神医门就会成为一家人。据说神医门当年选择隐世,是因为当时的门主痛失所爱,心灰意冷,不想神医门步了神兵门的后尘。”

    穆妍愣了一下:“真的假的?”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几个老头怎么从未对她说起过,萧星寒也没提过。

    “这是真的,虽然现在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青木恭敬地说。他专门去打探过神医门的过往,也是刚刚才得知的这个消息。这不算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只是过去百年,神兵门和神医门都避世而居,几乎没人提起了而已。

    “这么说的话,覃樾应该就是神医门的人,他会帮应沁,是因为神兵门和神医门曾经的渊源,或者神医门当年那位门主,有什么遗训传下来,譬如神医门的后人要守护神兵门之类的。”穆妍若有所思地说。

    “夫人的推断是很有可能的。”青木微微点头,“覃樾应该是被应沁给骗了,不知道应家是神兵门的叛徒,苍氏一族才是正统。夫人,需要和覃樾联络吗?”

    穆妍摇头:“不用。我师父和师叔定然很清楚神医门和神兵门的渊源,但他们从未提起过,应该也从未想过要依靠神医门做什么。况且如今百年过去,神医门究竟变成了什么样,我们都不清楚。记住,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轻易暴露神兵门的事情。我很欣赏覃樾,但我并不了解他,也谈不上信任。他既然去了应家,必然有自己的判断,而这对我们来说并非坏事。如果应家那么轻易就覆灭了,我们的挡箭牌也就不存在了。”

    “是,夫人,属下明白了。”青木神色认真地点头,“属下会继续盯着应家,如果有什么消息,再来禀报夫人。”

    穆妍微微点头,青木很快就退下了。

    厉啸天连续几天召见萧星寒,这天萧星寒从宫里出来,穆妍才想起来问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皇上想出兵攻打明月国,问我的意见。”萧星寒抱着穆妍说。

    这几年天厉国的实力不断壮大,而明月国则内乱不休。如今天厉国和东阳国已经结成了盟友,而北漠国的态度不明朗,厉啸天的心思有些活泛了,想对明月国出手。

    “你什么意见?”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没有意见。”

    穆妍笑了:“我猜,你肯定对厉啸天说,谨遵皇命。”

    萧星寒微微点头。穆妍表示这样就对了,厉啸天或许真的想听听萧星寒的意见,但不管萧星寒说了什么,都不对。

    假如萧星寒说可以打,那么一旦萧星寒带兵没能把明月国打下来,厉啸天会不满;假如萧星寒说不能打,这与厉啸天内心想要的答案不一样,厉啸天同样会不满。

    萧星寒说一切听凭厉啸天的指示,完全是忠臣的表现。至于最终厉啸天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还是个未知数,毕竟这是大事,不能冲动。

    “对了,你怎么没跟我说过神医门和神兵门百年之前的渊源呢?”穆妍问萧星寒,她相信萧星寒一定知道,只是没提过。

    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已经过去百年,神兵门变了,神医门也变了,最好不要再有什么渊源。”

    穆妍点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你既然知道,应该告诉我的。”

    萧星寒微微皱眉:“没有意义的事情,何必?”

    穆妍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脸,看着他神色认真地说:“你向来不喜欢多言,好像多说几句话要你命似的。我知道这是因为你沉默寡言太久,习惯了,但是对我,你可以多说话,我不会嫌你烦的。”

    “你生气了?”萧星寒皱眉,看着穆妍问。

    穆妍微微摇头:“不至于。”

    “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很闷?”萧星寒眉头皱得更紧了。

    “也不至于。”穆妍再次摇头。

    “那是怎么了?”萧星寒不解。

    穆妍扶额:“萧寒寒,没怎么,我就是很认真地告诉你,希望你以后话可以多一点,不管你认为有没有意义。”

    从穆妍认识萧星寒到现在,萧星寒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他遇到任何事都很理智,自己觉得没必要的话从来都不说,只是默默地对穆妍好,该做的事情都做了,甜言蜜语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穆妍倒也不是想听萧星寒说甜言蜜语,只是觉得两个人的沟通还有待进一步改善。

    就像这次,萧星寒认为神医门和神兵门百年之前两位门主的情事没有任何意义,所以穆妍问起神医门的时候,他只字未提。

    但穆妍希望的是,有没有意义她可以自己判断,至少萧星寒应该告诉她,尤其是她还专门问起过。

    不止这一次,好几次都是萧星寒觉得怎样做对穆妍好,就直接去做了,并未问过穆妍的意见,穆妍只是被动接受。

    穆妍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那种人,萧星寒对她的好,她都领情,有时候也很感动。对于萧星寒太过霸道的行为,穆妍先前没有说什么,毕竟也没有造成任何不好的后果。

    但霸道可以,沟通也是必须的。假如是可以提前商量的事情,穆妍希望萧星寒不要总是替她做决定。

    “你想聊什么?”萧星寒问穆妍。

    穆妍抱着萧星寒的胳膊,微微一笑说:“我们今天就聊点在你看来没有意义的事情吧!”

    萧星寒皱眉:“什么?”

    “你觉得阿烬和北漠国的拓跋十一公主般配吗?”穆妍笑着问萧星寒。

    萧星寒摇头:“跟我们没关系。”

    “不,阿烬是我们的朋友,拓跋十一是小严的姑姑,当然有关系!”穆妍看着萧星寒说,“你现在认真思考一下,然后回答我的问题。”

    萧星寒沉默了片刻说:“不知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你就想象一下他们俩在一起的样子,感觉合适不合适,直说就行。”穆妍对萧星寒说。

    “合适。”萧星寒说。

    “哪里合适?”穆妍唇角微勾。

    “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萧星寒很认真地说。

    穆妍扶额:“这个理由,很强大。”

    这件事并没有就这么过去,穆妍意识到他们的相处是有问题的,还在思考要如何改变。

    拓跋严开始每天去苏丞相府上学了,他自己骑着一匹小马,连烬会跟在后面送他到苏丞相府门口,到时间再去接他回萧王府。

    萧王府的小公子萧言朗现在已经成了耒阳城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很多人觉得拓跋严小小年纪就会骑马,太厉害了。还有人很羡慕拓跋严,可以得到苏徵的亲自教导。不少人在背地里说,穆妍这个萧王妃一定是个好人,因为她对萧星寒的私生子都那么好,还请自己的外公亲自教导。

    至于厉啸天想要出兵攻打明月国的念头,最终并未付诸实践,因为苏霁说,现在还不到时候。假如天厉国先动了,就是无理的那一方,东阳国未必会和天厉国步调一致,而北漠国定然不会坐视不理。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明月国。

    明腾暗中来了无双城,进了应家的时候,应沁才收到消息,赶紧迎了过去。

    “参见摄政王殿下。”应沁恭敬地对明腾行礼。

    明腾看了应沁一眼,眼底闪过一丝遗憾。应沁的眼睛生得极美,容貌却很普通,否则明腾肯定会选择把应沁给娶了。

    “应小姐,坐吧。”明腾微微一笑说,“最近应家可好?”

    应沁微微摇头说:“不太好。”

    “哦?”明腾挑眉,“应小姐能力那么强,怎么会不太好呢?”

    应沁知道明腾是明知故问,话语中甚至带了一丝轻视,因为明腾最初得知应沁是应家幕后做主之人的时候,就说过神兵门没落了……

    “摄政王殿下,前来闹事的高手越来越多了。”应沁微微垂眸说。

    “这也难免。”明腾点头,“神兵门盛名在外,凡天下武者,谁不想得到神兵门的武器?但本王听闻,应小姐已经有了应对之法?”

    应沁微微点头:“应家允诺给那些高手打造武器,换来应家的太平和他们的保护。”

    “如此很好。”明腾肯定了应沁的做法,“当年的神兵门,就是利用武器,得到了很多高手的效忠。既然应小姐已经找到了应对之法,怎么还说应家不太好呢?难道是应小姐允诺出去的武器,应家打造不出来吗?”

    应沁垂眸说:“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且矿石有些不足。”

    明腾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是这样吗?本王怎么听说,应家的工匠,实力不过尔尔。”

    应沁神色微微有些僵硬:“摄政王殿下,百年过去,应家作为神兵门后人,实力自然不比当年。”

    “实力不比当年本王可以理解,但假如连安身立命的本事都没有了,应家,恐怕当不起神兵门后人这么重的名声。”明腾意味深长地说。

    应沁心中咯噔一下,明腾显然对应家的现状非常了解,甚至很清楚应家那群工匠的本事。怪不得明腾一开始表现出很器重应家的样子,后来态度冷淡了不少。

    “应小姐,本王不是质疑应家是否是神兵门后人。”明腾看着应沁眼眸幽深地说,“百年过去,神兵门没落也无可厚非,应家定然还是有底蕴在的。”

    “是。”应沁微微点头,倒是一时不知道明腾这次亲自过来,所为何事。

    “应小姐,去年无双城拍卖大会,慕容恕拿出了十件神兵门的武器,这件事,应该和应家有关吧?”明腾看着应沁说。

    “摄政王殿下,这件事和应家没有关系。”应沁垂眸说,“应家为了避免招来灾祸,一直很谨慎,从未拿出武器去拍卖。”

    “那应小姐倒是说说,那些神兵门的武器,从哪儿来的呢?”明腾轻抚了一下自己的佩剑,这把剑,就是明腾去年在拍卖会上花天价买下来的。

    “摄政王殿下,我曾问过慕容恕,他说是他的一个义弟交给他的。慕容恕的义弟,应该就是先前毁掉慕容家的那个少年,至于那个少年从哪里得到那么多神兵门的武器,我就无从得知了。”应沁神色平静地说。

    “暂且不提那个少年的事情,”明腾眼眸微闪,呵呵一笑说,“应家既然已经被世人所知,应小姐手中的绝密之宝,就不必再藏着掖着了吧?”

    应沁神色不解:“摄政王这是何意?”

    明腾看着应沁,说了三个字:“神兵令。”

    应沁蹙眉:“摄政王的意思是?”

    “本王知道,百年前神兵门的宝物,全都藏在了一个神秘的地方,神兵令中有藏宝图,并且神兵令就是开启藏宝库的钥匙。”明腾看着应沁眼眸幽深地说,“想必神兵令在应小姐手中,只要应小姐开启藏宝库,应家当前所有的困局都可以迎刃而解,想要拉拢多少高手的效忠都不是问题,并且神兵门可以在应小姐手中重现当年辉煌!”

    应沁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摄政王殿下,神兵令不在我手中。”

    “应小姐是不想拿出来吧?”明腾面色微寒,“怎么?怕本王抢了你的神兵令?应家已经落到这样的境地,你是准备让神兵令随着应家人进入坟墓吗?”

    “摄政王殿下,神兵令假如真的在我手里,应家也不会陷入这么被动的局面了。”应沁微微摇头说,“数年前,神兵令被一个高手盗走,之后应家一直在暗中寻找,但是迄今为止尚未找到。”

    “应小姐很会编故事!”明腾冷哼了一声。

    “摄政王殿下,其实我有个猜测。”应沁神色认真地说,“我怀疑慕容恕的那个义弟,和当年从应家盗走神兵令的高手有关,否则他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神兵门的武器。”

    明腾眼眸微缩:“应小姐,你最好不要骗本王,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应沁目光平静地说:“摄政王不相信的话,尽管在应家搜,如果找到神兵令,我愿意以死谢罪!”

    “这么说,现在找到神兵令的关键,是慕容恕和他的义弟?”明腾神色莫名。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找到他们,就可以找到神兵令!”应沁神色认真地说。

    “好。”明腾眼眸幽深地说,“这次本王暂且相信你,接下来本王要在应家住几天,你去安排。”

    “是。”应沁话落,起身出了前厅。

    等应沁安排好明腾的住处,回到自己的院子,就看到覃樾坐在那里,神色淡漠地看着她。

    “应小姐手中不是有神兵令吗?为何又对明腾说没有?”覃樾看着应沁冷声问。很显然,先前明腾和应沁的对话,覃樾都听到了。

    应沁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幽光:“覃师兄,假如我告诉明腾我有神兵令,整个神兵门,包括藏宝库,都会被明腾吞了。”

    “但你自己也说了,有神兵令,开启藏宝库,可解应家困局。”覃樾看着应沁冷声说,“难道应家有覆灭危机的时候,你还是要留着神兵令不用吗?”

    “现在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应沁看着覃樾说,“神兵令事关重大,一旦拿出来,必会引起天下震动,甚至会加速应家的灭亡,所以我必须谨慎!”

    “慕容恕又是怎么回事?”覃樾看着应沁问,“既然你是在骗明腾,神兵令并没有被盗走,那你如何解释去年无双城拍卖大会上面出现的神兵门武器?”

    应沁面色一沉:“覃师兄,那些武器与应家无关,我根本不知道慕容恕是从哪里得到的,也一定要给覃师兄一个解释吗?”

    应沁话落,抬脚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背靠着门,神色难看至极。她拿给覃樾看的神兵令是伪造的,而她不能用伪造的神兵令去骗明腾,因为明腾要的根本不是神兵令,而是神兵门的宝藏。假的神兵令里,自然不可能有藏宝图。

    覃樾太聪明,应沁刚刚事实上已经无法自圆其说了,为了避免引起覃樾更深的怀疑,她只能赶紧结束那场对话。

    而应沁在明腾面前,没有说当世还存在神兵门苍氏一族的后人,神兵令在苍氏一族手中,是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口口声声说苍氏一族是神兵门的叛徒,可神兵令在苍氏一族手里,谁还会在乎当年究竟是谁背叛了神兵门?到那时,明腾恐怕会直接舍弃应家,去寻找苍氏族人了!

    应沁刻意不提苍氏一族,说神兵令原本在应家人手中,只是被人盗走了,是在向明腾表示应家真的是神兵门后人,并且是唯一的。

    而明腾正在查探的慕容恕的那位义弟,在应沁口中,成为了盗走应家神兵令的人。

    不得不说,应沁在应付明腾的时候,智商还是在线的。但一个谎言说出口,就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

    覃樾在,明腾也没走,接下来应家的局面只会越来越复杂,应沁现在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就在应沁在自己的房间里沉思的时候,刚刚和她结束了一场对话的覃樾,依旧坐在院中没走。

    又过了一会儿,覃樾起身,看了一眼应沁房间紧闭的房门,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句:“自作聪明,满口谎言的女人……”

    ------题外话------

    推荐友文《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作者:嘉霓

    霸道腹黑面瘫的程湛,将仇人之女萧墨蕴以恩威甜宠骗的方式,从人人追杀的小助理,养成自己的少将夫人以及拥有标准军人素质和上乘功夫的王牌影后。

    军中,她是铁血女战士,她的双重身份让其他女战士们望而生羡,却无人能及。

    影视界,她又摇身变成了百变影后。她的双重身份令那些花烧女人们望而生妒,却无人敢撼她分毫。

    而真正的她,却是帝国人人艳羡的被自家老公宠,被亲生包子护的,居家小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