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54章 请将神兵令拿出来

时间:2018-03-26作者:三木游游

    ,!

    十月十五,穆妍并未服用仅剩下最后一颗的玄黄丹,选择了在床上挺尸熬过去。

    厉筱柔出嫁,也不需要穆妍这个萧王妃出面,天厉国来的礼官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和亲按部就班地进行,中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而天厉国和北漠国的这桩和亲已成,和亲并未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因为大多数人都还在津津乐道名医大会上面惊才绝艳的萧王妃。

    十月十六一大早,萧星寒带着天厉国的送亲队伍,离开了北漠国繁星城。因为萧星寒没有多做停留,所以拓跋浚都没来得及设宴给他们践行,而拓跋浚为了示好,主动出宫来驿馆送行,也算是给足萧星寒面子了。

    拓跋翎带着人,把天厉国的队伍送出了繁星城外十里,在白河亭边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往前。

    “拓跋十一,你要保重啊!我会回来看你的!”才沈赟之坐在马车里对着拓跋翎有气无力地挥手。

    拓跋翎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她相信沈赟之会福大命大,以后越来越好的,至于还能不能再见面,随缘吧。

    连烬骑马,拓跋严就坐在他身前,看着拓跋翎,小声说了一句:“姑姑,再见。”

    连烬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在拓跋翎看过来的时候,对着拓跋翎微微点头,然后调转马头跟上了队伍。

    一直到整个队伍消失在视线中,拓跋翎才转身离开,回了繁星城。

    回去的时候,已经过了北漠国每年的沙暴多发期,一路平安无事。队伍里只有天厉国的人,一切都是萧星寒说了算。虽然赶路有些折腾,不过那些官员都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们也想早点回家过年去。

    在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关于刚刚过去的那场名医大会上面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对于萧王妃穆妍突然展露出来的医术和武功,闻者无不震惊不已。

    天厉国耒阳城。

    厉啸天召见苏霁,明显发现苏霁心情很好,满面春风的样子。

    “苏爱卿是有什么喜事吗?”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微微一笑说:“回皇上的话,家中夫人有喜了。”

    “哦?”厉啸天眼眸微闪,笑了起来,“那就恭喜苏爱卿了。”

    “多谢皇上。”苏霁神色恭敬地说。萧心悦这几日一直都恹恹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吃什么都觉得没胃口,昨晚还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了和苏霁一起做运动。苏霁觉得不对劲,一早就请了大夫去给萧心悦把脉,结果发现萧心悦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苏霁当然是开心的,虽然他还想多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不过孩子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礼物,是他们爱情的结晶,他也是盼着当爹的。而最高兴的就是苏徵了,乐得都找不着北了,亲自去了萧尚书府报喜,拉着萧源启一起喝酒去了。

    “苏爱卿的表妹萧王妃,医术高明,武功高强,这件事苏爱卿可知道?”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微微点头:“微臣知道。”

    “苏爱卿是何时得知的?还是说,萧王娶回来的王妃,先前一直在装病?”厉啸天看着苏霁眼眸幽深地问。

    苏霁神色平静地说:“皇上,萧王妃并未装病,她是微臣的表妹,先天体弱,一直缠绵病榻。微臣前去东阳国迎亲之时,太医给萧王妃把了脉,得到的结论和东阳国的太医是一样的。在她回到耒阳城,嫁给萧王之前,皇上也派太医给她把了脉。再者说,她如果没病的话,没有理由装病。”

    “这么说,萧王妃是嫁给萧王之后,身体被萧王医治好了,并且在一年之内,跟随萧王学习医术,有了很高的造诣,与此同时,还练就了一身高强的武功?”厉啸天看着苏霁问,语气中显然觉得这些不太可能。

    苏霁神色平静地说:“回皇上的话,是这样的。家妹和萧王妃走得近,所以微臣先前就知道,萧王在教萧王妃学医术和武功。萧王妃天资出色,所以用的时间比别人要少一些。”

    “如果说萧王妃在医术上面很有天赋,在萧王的教导之下,一年之内就有了那么高的造诣,能够在名医大会上面夺得头筹,朕可以理解。”厉啸天神色莫名,“但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女子从头开始学武的话,一年时间,不可能成为一个高手。”

    苏霁微微点头:“皇上所言极是,想要一年之内修炼成为高手的确是不可能的,但对于萧王来说,这并不是办不到。”

    “苏爱卿此话怎讲?”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神色如常地说:“有些药物,可以很快提升内力。”

    厉啸天愣了一下:“苏爱卿的意思是,萧王给萧王妃用了药,为其助长内力?”

    苏霁点头:“是的,慕容世家送给萧王的万年冰莲,就被萧王制成了药,用来为萧王妃提升功力。”

    “萧王为何要这样做?”厉啸天皱眉。他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如果按照苏霁说的,萧星寒用药物把穆妍打造成了一个高手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厉啸天相信萧星寒能办到,但是他不解的是,萧星寒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萧星寒宠爱穆妍,完全可以把穆妍护在他的羽翼之下,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

    苏霁微微叹了一口气:“学医术,是萧王妃自己喜欢的,萧王宠她,自然不会拒绝。但武功,是萧王要求萧王妃学的,因为萧王树敌太多,萧王妃现在就是他最大的软肋,他希望萧王妃可以有自保的能力。”

    厉啸天神色一怔,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萧王对萧王妃果然是一片真心,也是用心良苦了。”

    这很合理。

    萧星寒宠爱穆妍,他会把穆妍捧在手心,对穆妍呵护备至,不允许任何人伤到穆妍,这是必然的。但这些只能算是宠爱,毕竟所有人都认为萧星寒是被美色所迷,假如穆妍美色不再,或者萧星寒厌倦了,宠爱也就不存在了。

    但萧星寒选择让穆妍学武功自保,这就说明,他对穆妍不只是宠爱,而是真的爱了。以萧星寒的性格,他真的爱上了穆妍,就会考虑得很长远,譬如他未来可能会遭遇不利的境地,而他希望穆妍有自保的能力,即便他不在身边,也可以好好的。

    “皇上请放心,萧王妃和东阳国的穆王府已经没了任何关系,她现在是天厉国的人。”苏霁对厉啸天说。厉啸天怀疑穆妍之前是装病,也不过是担心穆妍嫁给萧星寒是另有所图罢了,甚至担心穆妍可能是东阳国派来的细作。

    但苏霁相信,厉啸天的所有怀疑都会烟消云散的,因为穆妍只是个女子,而且已经成了萧星寒的妻子,她实力很强,对天厉国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只要她对天厉国皇室忠心。

    苏霁出宫回府,路上拐到一家酒楼里面买了萧心悦最喜欢吃的两道菜,高高兴兴地提着回去了。

    结果苏霁在门口碰上了从萧府回来的苏徵,苏徵满面春风,手中也提着一个食盒,说那是宁如烟亲手给萧心悦做的几道她最爱吃的菜,他给带回来了。

    最后,苏霁只能坐在一旁,看着苏徵乐呵呵地陪萧心悦吃饭。萧心悦吃饱了,放下了筷子,苏徵还亲自给萧心悦沏了茶,这茶叶也是从萧尚书府带回来的,适合孕妇喝的。

    “心儿啊,你娘说了,这茶可以每天喝一杯,对你的身体和孩子的身体都好。”苏徵看着萧心悦笑容满面地说。

    “谢谢爷爷。”萧心悦小脸微红。

    苏徵看着萧心悦吃了饭喝了茶,还问萧心悦想不想去后花园走走,萧心悦小声说她有点累,想睡一会儿,苏徵才起身离开了。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了苏霁和萧心悦,苏霁走过去,把萧心悦拥入了怀中,看着她问道:“累了?”

    “不累,我是想让爷爷回去休息。”萧心悦吐了吐小舌头,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苏霁神情愉悦地笑了起来,笑得胸腔都在震动:“心儿是不是想我了?想和我单独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呀?”萧心悦脸色红红地说。

    “因为我更想你。”苏霁在萧心悦光洁如玉的额头上面轻吻了一下。

    “苏丞相大人,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呀?”萧心悦轻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看着苏霁问。

    苏霁笑意满满地说:“都好。”

    “选一个嘛!”萧心悦轻轻晃着苏霁的胳膊,非要苏霁选一个。

    苏霁最爱萧心悦对他撒娇了,他略略沉吟了一下说:“我想要一个长得像心儿的孩子,不管儿子还是女儿。”

    萧心悦眼中的甜蜜都要化了:“这可不行,如果是儿子的话,还是要像苏丞相大人才好。”

    “心儿觉得我长得好看?”苏霁看着萧心悦目光灼灼地问。

    “嗯,苏丞相大人长得好看。”萧心悦点点头说。

    “比你哥哥呢?”苏霁又问了一句。

    萧心悦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都说外甥似舅,我们的儿子长得像我哥哥,那就太好了!”

    苏霁轻咳了两声说:“那我还是想要一个长得像心儿的宝贝女儿。”

    “我会努力的。”萧心悦握着小拳头说。

    苏霁哈哈笑了起来,觉得自家傻媳妇儿可爱死了……

    毒宗地处明月国,在明月国中部一座非常隐秘的山谷之中。山谷在明月国最大的一片山脉的最深处,常年云遮雾罩,毒蛇猛兽出没,所以人迹罕至。而在那座山谷周围的毒蛇猛兽,很多都是毒宗刻意用药引来的,山谷各处也设置了有毒的屏障,外人根本进不去。

    杜午带着双目失明的晋连城回到毒宗的时候,已经十一月底了,而他们还带回来了武功被毒药压制,毫无反抗之力的原恒。

    “把他关起来。”杜午吩咐一个弟子把原恒带走了。

    “师父,不知可有鬼医的消息?”晋连城问杜午。他双目失明,到现在都没有办法适应,而他不能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他一定要等眼睛被治好之后,再考虑去做别的事情。即便晋连城想要东阳国的皇位,他现在回大阳城,东方彻就会给他,但他不愿意当一个瞎子皇帝,他也不想让更多人看到他瞎了的样子。

    杜午先前说,江湖上出现了一个神秘的鬼医,懂得换心之术,定然也能替晋连城换上两只完好的眼睛。晋连城一直在等着杜午找到鬼医,先前杜午一直说还没有消息。

    这次晋连城再问起,杜午微微点头说:“不久之前,鬼医在明月城出现过。”

    “求师父带徒儿去明月城!”晋连城的声音有些急切。

    杜午轻哼了一声:“赤焰,你太心急了!鬼医现在未必还在明月城,为师需要再派人查探一番。”

    晋连城神色一僵,微微低头说:“一切都听师父的安排。”

    “你放心,为师说了会帮你,一定会帮你的。”杜午看着晋连城眼眸幽深地说。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分,毒宗所在的山谷之中,突然起了火。

    冬季天干物燥,夜风萧萧,火势很快就变大了,并且即将蔓延到毒宗所在的地方。

    毒宗的大部分弟子都在着急忙慌地灭火,而杜午带着晋连城,去了起火的源头。杜午很确定,这场大火是人为的,但是毒宗所在的位置本就是绝密的,外人根本不知道,而杜午确信他的弟子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师父,有什么线索?”晋连城问杜午。

    杜午面色冷厉地转头看向了晋连城:“唯一一个活着离开毒宗的弟子,只有青莲!”

    晋连城皱眉:“师父,青莲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如何知道?现在我们都不知道青莲究竟是被谁救走了,如今又跟谁在一起,他未必不会出卖毒宗!”杜午冷声说。除了已经离开毒宗的青莲公子之外,毒宗其他想走的弟子都已经死无全尸了,杜午想不到还会有别人能找到毒宗的所在。

    晋连城沉默,并没有再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连烬现在在哪里,跟谁在一起。

    大火被扑灭的时候,毒宗内部的有些地方已经被烧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毒宗的弟子都低着头站在杜午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杜午向来阴晴不定,有时候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心情不好,看某个弟子不顺眼,就会出手杀人。

    “师父,不好了!”有个弟子神色惊惶地跑了过来。

    “怎么了?”杜午面色一沉。这个弟子是被他安排看着原恒的那个。

    弟子噗通一声在杜午面前跪了下来,头已经快要垂到了胸口:“师父,那个人,不见了!”

    杜午不可置信地看着跪在面前的弟子,猛然出掌,一掌把他打飞了出去。那个弟子趴在地上吐血不止,肋骨都断了几根,很快晕了过去。

    杜午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原恒本应该在的地方,房间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原恒的影子?

    “搜!他肯定还没跑远!”杜午厉声说。他需要一个蛊人,并不是非原恒不可,但如今的情况是,有人闯入了毒宗,如入无人之境!他一定要把闯进来的人找出来,大卸八块!

    毒宗所有的弟子开始在毒宗周围四处搜寻,有弟子发现了脚印,杜午就顺着脚印追了上去。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杜午还在山脉之中,脚印断在了一个已经结了冰的湖边,湖边有一滩血迹。

    杜午冷笑:“来了毒宗的地盘,还想全身而退,痴人说梦!”杜午在追来的路上,发现他在山脉各处设置的有剧毒的陷阱,有两个被人破了,而这滩血迹说明,救走原恒的人,至少中了其中一个陷阱!

    在杜午眼中,这整片绵延的山脉都是毒宗的地盘,他极其不喜欢有入侵者,所以在各处施毒,发誓要让入侵者都有来无回!

    杜午往四周看了看,又发现了新的血迹,而他最终停在了一个被干枯的杂草遮掩的山洞入口处,看到杂草上面的一丝血迹,杜午冷哼了一声,猛然挥手,对着面前的山洞打出了一掌!

    山洞之中瞬间弥漫开了五彩的毒烟,杜午就站在外面冷眼看着。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山洞之中冲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了杜午面前!

    杜午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因为这竟然是个女人!

    只见地上的女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的面具掉落在了一旁,露出了她那张美丽的脸庞,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而她此时脸色煞白,一直在吐血,她的腿受了伤,伤口处已经发黑了,显然中了剧毒!

    假如杜午参加了先前在北漠国繁星城的名医大会的话,就能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辛茹。

    杜午冷笑了一声,抬脚进了山洞,而地上的辛茹就算想跑,也跑不了了。

    过了片刻,杜午提着昏迷不醒的原恒从山洞之中出来了,把原恒和辛茹扔在了一起,看着辛茹冷声说:“你是什么人?”

    辛茹对着杜午怒目而视,并没有开口回答杜午的问题。她当时在繁星城抓了沈赟之,取了沈赟之的心头血,养了血踪蛊,一路按照血踪蛊的指引,追到了毒宗。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辛茹先在毒宗周围放了火,趁乱混进了毒宗里面,然后利用血踪蛊,很快就找到了原恒,并且带着昏迷不醒的原恒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毒宗。

    只是带着原恒一个大男人,大大地拖慢了辛茹逃走的速度,为了避免被追上,辛茹自作聪明地选择了深入山脉之中,而不是立即离开这片山脉,她以为杜午一定会往离开的方向去找。

    辛茹行走江湖的经验显然很匮乏,一路上甚至都没想到要消除她留下的痕迹,而对杜午这个老毒物来说,有了辛茹留下的脚印,找到人是必然的。

    在中途,辛茹匆忙之下还碰到了两个杜午设置的陷阱,虽然她并没有掉进去,但是受了伤,中了毒,速度更慢了,只能先找个山洞躲起来。

    可惜,杜午很快就找过来了,因为辛茹的血迹到处都是。杜午刚刚用了毒,辛茹本想躲着不出来,可她如果再晚一会儿出来的话,就要七窍流血而亡了!

    如今辛茹经脉逆行,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而她腿上还中了剧毒,如果再不解毒的话,过不了多久,毒就会蔓延到全身。

    对于杜午的问题,辛茹摆明了不配合。而杜午眸光一寒,抬脚就踩在了辛茹那张白皙无暇的脸上,看着她厉声说:“老夫数三声,你再不开口,老夫就把你容貌毁了,剁成肉泥!”

    辛茹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在杜午即将数到三的时候,咬着牙,开口了:“我叫辛茹。”

    “你就是在济慈山庄行凶杀人的那个女人?”杜午看着辛茹的眼眸变得幽深了起来。他已经听说了,闻敬的一个弟子,被一个叫辛茹的用毒高手,生生化成了血水。

    “是!”辛茹冷声说。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救原恒?”杜午看着辛茹冷声问。

    “我……我是原恒秘密养在济慈山庄外面的小妾……”辛茹眼眸微垂,低声说。

    “小妾?那你是如何找来这里的?”杜午看着辛茹的眼神越发幽深了。

    “我用原恒儿子的心头血,养了血踪蛊……”辛茹低着头说。

    从辛茹口中听到“血踪蛊”三个字,杜午眸光一暗。他的蛊术,其实都是根据一本蛊术秘籍,自己研究出来的。血踪蛊这种东西,杜午也是数月之前才做出来,却没想到,这天下,还有其他人懂蛊术,并且是个年轻的女人。

    杜午把原恒和辛茹都带回了毒宗,给他们解了毒,然后关了起来。杜午不担心辛茹逃走,因为她的武功也被杜午用药物压制住了。

    “师父相信她是原恒的小妾吗?”晋连城问杜午。

    杜午冷哼了一声:“她还是个处子,怎么可能是原恒的小妾!”

    “那师父留着她做什么?”晋连城看着杜午问。

    杜午冷笑:“她会用蛊,来历定然不简单!为师怀疑,她很可能是神医门的弟子!”

    晋连城皱眉:“如果她真是神医门的弟子,怎么如此不济?”

    “神医门避世百年,她年纪尚轻,恐怕是第一次出山行走江湖,根本不懂得江湖规矩,人心险恶!这样的蠢女人,医术毒术再厉害,也无济于事!”杜午冷冷地说。

    “师父抓了她,神医门会不会找上门来?”晋连城皱眉问。

    “不必担心,为师已经知道如何解除血踪蛊的追踪了!假如有人想用血踪蛊来找她,就不必白费力气了!”杜午眉目冷厉地说。

    “师父英明!”晋连城声音恭敬地说。

    辛茹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她身处一个幽暗的洞穴之中,而她原本的衣服被换成了一套破旧的布衣,她的武器和身上的药物毒物,全都不见了!

    辛茹神色瞬间变得慌乱了,她现在武功用不了,想用毒术,却没有任何药物在身边,换言之,她现在的处境就是任人宰割!

    事实上辛茹并非神医门的少主,而她昨夜找到原恒的时候,还在沾沾自喜,认为她这次只要把原恒活着带回去,就是立了大功,离少主之位更近了一步!

    至于蛇丹,辛茹当时在繁星城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该从何找起,因为假如不是原恒吃了那蛇丹,暗中抢走蛇丹的人定然实力极强,并且行事非常隐秘,在蛇丹已经不存在的情况下,想要找到蛛丝马迹,基本不可能。

    于是,辛茹盯上了沈赟之,利用血踪蛊,找来了这里,她的目标就是把原恒这个叛徒带回神医门。但是如今,辛茹的计划全都功亏一篑,她现在也自身难保了。

    晋连城出现在洞穴之中,他戴着面具,完全遮住了整张脸,包括他的眼睛。

    “你是神医门的弟子。”晋连城一开口,辛茹心中就咯噔一下,听到晋连城冷声问,“神医门在何处?”

    辛茹沉默不语,这是神医门的秘密,她不愿意暴露出去。

    晋连城转身离开,而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中拿了一个半透明的琉璃瓶,里面装着殷红如血的液体,液体在瓶中微微颤动。

    “这里是毒宗,你只是神医门的弟子,做不到百毒不侵!再给你一个机会,说出神医门在哪儿,否则,我就毁了你的脸!”晋连城冷声说。

    辛茹神色变幻不定,紧紧地握着拳头,缩在角落里。在晋连城拿着那个瓶子朝着她靠近的时候,她脸色一白,脱口而出:“我说!”

    不久之后,晋连城离开,去禀报杜午了。

    “师父,我们可要去神医门走一趟?”晋连城问杜午。

    杜午面色沉沉地摇头:“不,神医门隐世百年,所在之地定然比毒宗更加隐秘更加危险,不要轻举妄动!为师暂时不想跟神医门碰上,只是想试探一下那个叫辛茹的女人,究竟有没有骨气。”

    “骨气?”晋连城轻嗤了一声,“还不如她那张脸来得重要!神医门的弟子也不过如此!”

    “先留着她的命,以后还有用!”杜午冷声说。

    “那原恒呢?他很有可能也是神医门的人。”晋连城对杜午说。

    “为师说了让原恒当蛊人,你以为为师在说笑吗?”杜午冷冷地说。

    “徒儿不敢!”晋连城垂头恭敬地说。

    “去把原恒带过来,为师要开始用他炼蛊了!”杜午脸上的笑容颇有几分渗人。

    “是。”晋连城点头。

    天厉国。

    腊月中旬,萧星寒带着去北漠国送亲的队伍,回到了耒阳城。

    百姓们都纷纷在街上围观,这次不是为了看萧星寒,而是为了看那位在北漠国名医大会上面大放异彩,震惊世人的萧王妃穆妍。

    穆妍坐在马车里面,并没有露面,让很多人心中失望了。而当穆妍和萧星寒刚回到萧王府,还没坐下的时候,宫里来人,厉啸天召见,要求萧星寒和穆妍一起入宫面圣。

    穆妍去了,还带着拓跋严一起,一家三口,绝对给厉啸天面子。

    “萧王妃真是深藏不露啊!”厉啸天看着穆妍的眼神与过去很是不同。穆妍让他很震惊,即便是萧星寒教出来的,即便用过药物提升内力,厉啸天依旧觉得发生在穆妍身上的转变太大,有些不可思议。

    “以往是没有机会。”穆妍微微垂眸,很不谦虚地说。

    厉啸天嘴角微抽,穆妍的意思是,她并不是刻意隐瞒她的医术和武功,只是之前没有机会用上,到了北漠国繁星城的名医大会,才露了一手。

    “萧王,萧王妃的医术,现在学到了几成?”厉啸天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目光幽寒地说:“不到三成。”

    厉啸天嘴角又抽了抽。穆妍可是在名医大会上面得了头名,而萧星寒说穆妍的医术才学了他的不到三成。这夫妻俩,真是一个比一个傲气!

    穆妍表示萧星寒说的都是实话。穆妍自认为医术还不到家,毒术也有待提升,而当时的名医大会,只是年轻一辈的较量,很多老家伙的实力并不比穆妍低。而且名医大会的比试,规则设置有很大的局限性,其实并不能真正体现一个医者的实力。

    平心而论,穆妍自认为那位覃樾覃公子的医术和毒术,应该都在她之上,她只是运气好,在那样特定的规则之下,和覃樾打了个平手而已。

    “萧王妃是要和萧王一样,医术在身,却不行医吗?”厉啸天又看向了穆妍。

    穆妍微微一笑说:“当然不是。”

    “这么说,萧王妃对病人,会来者不拒了?”厉啸天看着穆妍问。

    穆妍摇头:“不,治不治,看我心情。”

    厉啸天面色一沉:“萧王妃口气倒是不小!”

    “皇上何必动怒?萧王是皇上的专属神医,我是否给别人治病,皇上大可不必在意。”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萧王妃医术只学了萧王的不到三成,但这傲气,十成有余!”厉啸天冷声说。

    穆妍很淡定地说:“皇上过奖了。”

    穆妍在厉啸天面前很傲,但她并不担心厉啸天怪罪,因为她就是摆明了仗着萧星寒的宠爱,恃宠而骄,谁都不放在眼里。

    穆妍知道,厉啸天今天召见,就是想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存了试探的心思。假如穆妍表现得很恭顺,说话滴水不漏,恐怕厉啸天要真的怀疑穆妍先前都是在伪装了。

    因为一个人的实力可以变,但是性格很难改变。穆妍之前的骄纵,厉啸天都看在眼里,现在实力暴露了,穆妍应该做的是更加骄纵,这样才正常。

    穆妍在厉啸天眼中已经算得上自负了,而这让厉啸天觉得穆妍不过是一个被萧星寒一手打造出来的才女而已,她本身并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不值得大惊小怪。

    穆妍和萧星寒带着拓跋严回到萧王府,留在府中的青木很快过来,向他们禀报了他们离开之后府中的情况,还有之前让青木打探的消息。

    萧王府中一切如常,穆霖的实力前些日子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会儿正在闭关修炼,而被剑龙卫守护的萧家和苏家,也都平安无事。

    “夫人,苏丞相夫人有喜了。”青木对穆妍说。

    穆妍神色一喜,笑了起来:“果然,看来我给孩子买的礼物可以送出去了。”

    萧星寒看了一眼穆妍的小腹,没有说话,收回了视线,未来他和穆妍会有孩子的,但不是现在。

    “明月国无双城的应家,自从暴露出是神兵门后人之后,虽然有明月国皇室护着,依旧很不太平。”青木神色恭敬地说,“前去找应家麻烦的,多是江湖高手,其中不乏隐世不出的老怪物,应家原本不多的高手折损了大半。其中有些是杀手打扮,属下怀疑是东阳国皇室或者北漠国皇室派去的,厉皇暗中也未必没有动作。”

    “应沁是如何应对的?”穆妍看着青木问。应家的事情,穆妍很关注,因为这关系到神兵门。穆妍不认为应沁会任由应家一直这样被动下去。

    “那位应家大小姐,前些日子允诺了一些高手,为他们打造武器,条件是让那些高手保护应家。”青木恭敬地说,“这段时间,应家又拉拢了不少高手,表面上安稳了很多。”

    穆妍唇角微勾:“算应沁还有点脑子,但她最好真的能把允诺那些高手的武器打造出来,并且让那些高手满意,否则,将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明月国无双城。

    这会儿被穆妍提起的应家大小姐应沁,确实有些焦头烂额了。她当时为了应家的安稳,效仿百年之前的神兵门,利用武器让高手为其所用。

    这个方法很快就奏效了,那些原本在找应家麻烦的高手,纷纷转变了态度,开始主动保护应家。

    被应沁允诺出去的那些武器,高手们都在盯着,如果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拿不到,或者到手的武器让他们不满意,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应家并非百年之前的神兵门,甚至都不是神兵门的正统后人。应沁一直供养着那群自负的老工匠,给了他们最好的生活条件,足够的矿石,可他们的能力却根本配不上他们的骄傲,最终打造出来的武器,应沁自己都不满意。

    眼看着第一批允诺出去的几件武器一件还没有着落,而那几个高手却都按捺不住了,应沁恨不得去把应家铸造坊里那群老头给砍了!

    这天夜里,应沁没有睡觉,正在考虑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神兵门在世间立足的根本就是武器设计和铸造,可是如今,应家没有像样的设计人才,铸造武器的那群老头能力也越来越不济了。

    这天夜里,就在应沁正准备派人去给明腾传信,请明腾派高手保护应家,以应对接下来可能越发糟糕的局面的时候,应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是什么人?”应沁眼神戒备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布衣男子,声音冷然地问道。

    “你就是当世神兵门之主?”男人看着应沁神色淡淡地问。

    应沁冷声说:“阁下不请自来,所为何事?”

    应沁知道,应家附近守了很多高手,而这人来了应家如入无人之境,说明他的武功比那些暗处的高手都要强!

    “应小姐应该听说过神医门。”布衣男人神色平静地说,“在下覃樾,神医门弟子。”

    应沁神色微变:“阁下真是神医门的人?”

    “看来应小姐知道神医门和神兵门的渊源。”覃樾神色淡淡地说。

    应沁眼眸微闪:“百年之前,神兵门的门主和神医门的门主是一对伉俪,神兵门覆灭之后,神医门也随之隐世。”

    这件事其实不是秘密,只是如今很少有人提起了。而穆妍知道的关于神医门的事情,都是萧星寒说的,萧星寒并未提起百年之前江湖两大派的主人之间的情事。苍松老头他们也从未对穆妍提起过神医门。

    “先主遗训,如神兵门再次现世,神医门后人必全力守护。”覃樾看着应沁神色平静地说。

    应沁眼底闪过一丝喜色:“覃师兄,你能来真的是太好了!”

    “应小姐,先不用急着叫在下师兄。”覃樾神色淡漠地说,“请将神兵令拿出来,证明你真的是当今神兵门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