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53章 缘分天注定

时间:2018-03-26作者:三木游游

    ,!

    名医大会结束了,其实没有太多人关注闻敬的徒弟黄广元惨死,更多人都在议论天厉国的萧王妃穆妍突然展露出来的本事。

    一年前还是世人眼中濒死的病秧子,一年之后,不仅医术高明,而且武功高强,穆妍简直刷新了很多人的认知,让人震惊不已。

    一年的时间,不管是想变成一个神医还是想变成一个高手,都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然而穆妍都做到了,而萧星寒是她的师父。

    有些人总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在想穆妍先前的病秧子是不是伪装的。可穆妍的身份摆在那里,当初东阳国的所有太医都断定她活不了多久了,而天厉国皇室派人前去迎亲的时候,也带了太医,专门给她把了脉,传出的消息是她身体极弱命不久矣。

    况且,穆妍没有必要伪装成一个病秧子,虽然她是叛将之女,但是穆家在东阳国的处境并不艰难,而穆妍的继母东方明玉也没有对她和穆霖下杀手。

    总之,萧王妃穆妍令人惊艳的才华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开,不久之后就会传遍天下。

    繁星城的天厉国驿馆。

    窗外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

    穆妍正在研究那把鹰鸣琴,因为她觉得这种流传下来的宝物里面说不定会藏了什么秘密,萧星寒对此不置可否。

    “好像什么都没有。”穆妍研究了半天,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琴给拆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这样的琴,一旦拆开,很难恢复原状。她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跟萧星寒说里面或许藏了什么藏宝图或者绝世神功的秘籍,想要证明一下。

    穆妍没有弹奏鹰鸣琴,因为这把琴的穿透力太强了,她如果认真弹的话,说不定整个繁星城的人都能听到,太引人注意了。

    “萧寒寒,我本意只是想展示一下医术,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徒弟。”穆妍看着萧星寒说。

    穆妍参加名医大会是有目的的,她觉得世人因为萧星寒不再行医,对他误解太深,她想转移一下别人的注意力。

    穆妍今日在名医大会上赢得很漂亮,而她参加名医大会的身份是萧星寒的徒弟。第一,穆妍作为萧星寒只用了一年时间教出来的徒弟,医术毒术轻松碾压他人,可以向世人证明,萧星寒这个当年的少年神医,如今依旧当得起神医之名;第二,萧星寒不行医,穆妍现在却是要通过行医来巩固自己医术的,而她作为萧星寒的妻子,试图扭转世人对萧星寒根深蒂固的糟糕印象,不用喜欢,少一些诅咒谩骂就好。

    而最重要的一点,穆妍知道现在她在世人眼中就是萧星寒的软肋,假如有人要对付萧星寒,一定会盯上她。而她大大方方地告诉所有人,她也不是善茬,如果真有人想要找她麻烦,尽管放马过来。

    只是最后穆妍被逼得不得不暴露了自己会武功的事实,这在她的计划之外。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穆妍不怕别人怀疑她之前装病,因为两个国家皇室的太医都证明过,她在嫁给萧星寒之前,是真的病得快死了……

    “无妨。”萧星寒微微摇头。他想保护穆妍,但同时他也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让穆妍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从心理上来讲,萧星寒希望穆妍依赖他,但从实力上,他更希望穆妍可以独当一面。

    实力不暴露,固然可以扮猪吃虎,但暴露是必然的,因为总有用上的那天,只是早晚而已。

    北漠国皇宫。

    拓跋浚怒气冲冲地瞪着拓跋翎:“谁让你把鹰隼宝刀拿出去的?”本来拓跋浚亲自定了五样奖赏之物,墨玉琴是头名的奖赏。只是其中一样宝物从藏宝库中取出来之后才发现有些破损,拓跋浚就随口说让拓跋翎再去选一样补上。

    而拓跋翎没有跟拓跋浚商量,就把鹰隼宝刀给拿了出来,拓跋浚一直到名医大会结束才知道这件事,当时大发雷霆。

    白天拓跋翎一直在处理济慈山庄的命案,才刚刚回到皇宫,就被拓跋浚召见质问。

    “是皇兄说让我在藏宝库中随意挑选一件。”拓跋翎微微垂眸,声音平静地说。

    “拓跋翎!你不会不知道鹰隼宝刀是什么东西!你是故意的!”拓跋浚一脸怒意地看着拓跋翎冷声说。

    “我只是想彰显皇兄的大气。”拓跋翎神色平静地说。

    “你!”拓跋浚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有很多兄弟姐妹,而拓跋翎是唯一一个能用得上的,很多时候都是拓跋翎在背地里为他出谋划策,帮他解决了不少难题,所以他并不想和拓跋翎的关系搞得太僵。

    而这次的事情,拓跋浚再愤怒也没用了,因为那把鹰隼宝刀落到了萧王妃穆妍的手里,而且是光明正大的,现在拓跋浚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不想招惹萧王府。

    “退下吧!看好济慈山庄,该走的人让他们尽快离开,不要再闹出什么事情来!”拓跋浚没好气地说。

    “是,皇兄。”拓跋翎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雪停了。

    沈赟之一大早就出门去了,说要上街去买几样小吃给穆妍当早点,好好在穆妍面前表现一下。

    只是当穆妍吃过早饭,到了半晌的时候,沈赟之都没有回来。

    “主子,不知道那个徐蛋跑哪儿去了,小的出去找找。”莫轻尘对穆妍说。虽然他管沈赟之叫徐蛋,但他知道沈赟之不会乱跑的,今日一早沈赟之还专门跟莫轻尘说他要出去买点小吃,半个时辰之内一定回来,让莫轻尘转告穆妍,等着他拿回来的早点。

    穆妍秀眉微蹙:“我跟你一起去吧。”沈赟之如今已经光明正大地加入了萧王府的队伍,一般人不敢找他的麻烦,但他这会儿都没回来,确实不正常。

    穆妍和莫轻尘一起出门去了,连烬也跟着。

    繁星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很多人远远地看到穆妍,眼中都闪过巨大的惊艳,那些原本还在议论穆妍昨日在名医大会上面的表现的人,这会儿议论得更加起劲儿了。

    不多时,莫轻尘就打听到,沈赟之最后出现在一家卖酒酿圆子的小摊旁边,买了两碗酒酿圆子之后,提着食盒离开了,去的正是驿馆的方向。

    三人转身回驿馆,走到一个岔路口,莫轻尘皱眉:“那小子一定会抄近路的!”

    三人拐进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这是莫轻尘推断的沈赟之一定会选择的路。巷子里面很安静,积雪还没有被清扫,雪地上面有一串脚印,到了巷子中部的时候,脚印突然变得杂乱,然后消失了。

    “沈赟之肯定是在这里被人抓走了!”莫轻尘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那脚印不大,一定就是沈赟之留下的!

    连烬飞身而起,在旁边的屋顶上面发现了新的足迹,看着像是个女人留下的。

    “走!”穆妍神色微凝,循着屋顶上面的足迹,朝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抓走沈赟之的是个女人,并且轻功不弱,得亏有昨夜的那场大雪,整个繁星城都被积雪覆盖着,雪上留下的足迹会很清晰,能够让穆妍他们不太费力就可以找到正确的方向。

    很快,三人循着踪迹出了繁星城,进了繁星城外的一座山谷。

    在这凛冬季节,山谷之中静谧到了极点,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莫轻尘神色急切地指着不远处说:“那里有个脚印!”

    穆妍和连烬就跟在莫轻尘身后,靠近山谷中部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袭来,莫轻尘脚步一滞,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山谷正中有一个已经结冰的水潭,此时水潭上面的冰被人击碎了,冰块都漂浮在水中,已经被血染成了鲜艳的红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水潭旁边,沈赟之眼眸紧闭,面色苍白如纸地躺在地上,他全身湿透,衣服和头发都已经结了冰,而他胸口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正是心脏的位置!

    有一个布衣男子背对着他们,单膝跪在沈赟之身旁,正要伸手探进沈赟之的伤口,像是要把沈赟之的心脏生生挖出来一样!

    “找死!”莫轻尘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拔剑朝着那个男人就砍了过去!

    “小天儿住手!”穆妍伸手,没能拉住莫轻尘,而地上的布衣男人没有转身,却精准地避开了莫轻尘的剑,退到了两米开外,神色平静地看向了穆妍。

    穆妍也没管莫轻尘又冲过去和那人打了起来,她快步走到沈赟之身旁,伸手探了一下沈赟之的脉象,气息已经断断续续了,不过还没死。

    穆妍从荷包中拿出一颗药丸,掰开沈赟之的嘴塞了进去,那边连烬握住了沈赟之的一只手,在耗费自己的内力让沈赟之全身暖起来。

    穆妍查看了一下沈赟之的伤口,心脏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了,还在淌着血。穆妍用最快的速度给沈赟之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用连烬撕下来的衣服把他的伤口给包住了。

    “这里不行,你先带他回驿馆,去找萧星寒救他。”穆妍皱眉说。沈赟之伤得很重,失血过多,这里天寒地冻的,穆妍只能简单给他处理一下伤口,为他止血。

    连烬微微点头,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裹在了沈赟之身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沈赟之给抱了起来,转身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穆妍看了一眼自己双手的鲜血,转身,目光冷然地看向了正在和莫轻尘打斗的那个男人。

    莫轻尘显然不是那人的对手,而那人也并没有尽全力,只是在吊着莫轻尘打。

    在穆妍看过去的时候,那人似有所感,转头看向了穆妍,叫了一声:“萧王妃。”

    穆妍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覃樾?”这个男人的容貌让人无法跟昨日那个乞丐一样的覃樾联系起来,但这声音,是覃樾无疑了。

    覃樾把自己洗干净之后,即便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宽大布衣,依旧气质不凡,而他的容貌非常出色,虽然不及萧星寒和连烬,但是不输慕容恕。

    “小天儿,回来!”穆妍开口,莫轻尘却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在不要命地攻击覃樾。

    穆妍飞身过去,禁锢着莫轻尘的肩膀,把他给抓了回来。莫轻尘死死地瞪着覃樾:“主子,你别拦我!不管沈赟之还有没有命在,我都要他死!”

    “不是他做的。”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莫轻尘神色一僵:“可他明明……”

    “如果是他的话,沈赟之早就死了,他也早就离开了。”穆妍看着覃樾,神色平静地说,“覃公子,虽然不是你下的手,但你应该知道是谁做的。”非常肯定的语气。

    不远处的雪地里还放着覃樾的墨玉琴,听到穆妍的话,他微微点头说:“我本想救那个少年,还没动手,你们就赶到了。”

    “到底是谁?”莫轻尘看着覃樾冷声问。

    “辛茹。”覃樾轻启薄唇,说了两个字。

    莫轻尘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昨日他和沈赟之亲眼看到黄广元的死状,就是那个名叫辛茹的女人下的毒手。莫轻尘刚刚是怒急攻心,没有细想。他们是循着一个女人的脚印过来的,所以抓了沈赟之的,不可能是覃樾这个大男人。

    “覃公子可愿意告知你和辛茹都是什么人?”穆妍看着覃樾问。

    覃樾微微摇头:“无可奉告。”

    “无妨。”穆妍神色幽寒地说,“看沈赟之的伤势,辛茹是取了他的心头血,覃公子对于辛茹意欲何为,应该是知道的吧?”

    沈赟之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而辛茹将他开膛破肚,取了心头血,只是下手太狠了,虽然没有直接杀了沈赟之,但也根本没打算给沈赟之留活路!沈赟之显然是被覃樾从冰潭之中捞出来的,否则穆妍他们就算赶到,沈赟之也早就被冻死了。

    “看在萧王妃昨日相让的份儿上,我可以为萧王妃解惑。”覃樾神色平静地说,“辛茹取沈赟之的心头血,是用来养血踪蛊,寻找沈赟之的父亲原恒。”

    覃樾话落,转身抱起他的墨玉琴飞身离开了,一句淡淡的“告辞”飘散在了寒风之中。

    穆妍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血踪蛊?顾名思义,用血所养的蛊,并且是用来寻踪的。辛茹取沈赟之的心头血,去寻找和沈赟之有血缘关系的原恒,这已经说明了血踪蛊的特点。

    而穆妍此时突然明白,为何当初宇文缨能够找到拓跋严了,因为那时宇文缨和杜午以及晋连城都是一路的,杜午擅长用毒,想必也是用了血踪蛊,取宇文缨的心头血,养蛊寻找拓跋严!

    “他们是毒宗的人?”莫轻尘皱眉说。

    穆妍看着覃樾离去的背影,眼眸微暗:“不是,覃樾不可能是杜午的徒弟,只是他们都会用蛊而已。”

    “那个叫辛茹的毒妇,找原恒做什么?”莫轻尘不解。原恒现在是死是活,他们都不知道。

    “或许原恒也跟他们有什么关系。”穆妍幽幽地说。穆妍一开始直觉覃樾和辛茹这两个来历不明但是医术和毒术都十分了得的年轻人可能和神医门有关,如今,她越发觉得她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

    百年之前,神医门作为和神兵门比肩的江湖势力,神兵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收敛了很大的财富,其中会有很多奇珍异宝。

    神兵门是用武器换来了不少宝物,包括武功秘籍,千影面具,解毒药方,应有尽有。而神医门凭借医术,给高手医治的过程中,自然也可以得到很多秘宝,譬如阵法秘籍。

    原恒也是个出身来历不明的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甚至原恒这个名字都是假的。而原恒不仅武功高强,有很高明的医术和毒术,并且懂得用毒来养蛇丹的方法,还会使用阵法,这样的人,来头定然不小。

    辛茹和覃樾显然都懂蛊毒之术,他们不是毒宗之人,十之八九就是隐世的神兵门弟子了。而辛茹要用血踪蛊寻找原恒,说明他们这三个来历不明的人,就是出自同一个地方!

    或许原恒是叛徒,或许原恒身上有什么辛茹想要的东西,不过不管怎么样,都让穆妍从他们身上看到了神医门的冰山一角。

    作为当世神兵门的少主,穆妍迄今为止还未见到神兵门的藏宝库,但藏宝库的钥匙神兵令,就在她心口的位置挂着。即便过了百年之久,只剩了几个苦哈哈的老头,他们随便拿出的神兵门旧物,都是了不得的宝贝。穆妍可以预见,假如神兵门的藏宝库真的被开启的话,里面的宝物,绝对是惊天的。

    而当年和神兵门比肩的神医门甚至都没有遭遇任何灾祸,是主动隐世藏匿起来的,神医门暗中发展到今天,如果没有出现太大变故的话,实力绝对很惊人!

    “我们赶紧回去看看沈赟之吧!”莫轻尘对穆妍说。

    穆妍看了一眼旁边全是血水的冰潭,眼底闪过一道寒意,转身和莫轻尘一起离开了。覃樾看着是个好的,但是辛茹的行事作风毒辣到了极点,穆妍倒是一时无法确定,那神医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了……

    穆妍和莫轻尘回到驿馆的时候,萧星寒已经把沈赟之救回来了。连烬给沈赟之换了干净的衣服,他的伤口也被包扎好了,这会儿还昏迷着,眼睛紧闭躺在床上,看着没有几分生气。但萧星寒出手了,只要沈赟之醒过来,慢慢养着,就会没事的。

    “娘,小沈哥哥不会有事吧?”拓跋严皱着小眉头问穆妍。他最开始不太喜欢沈赟之,不过如今已经和沈赟之打成一片了。

    “会没事的。”穆妍又给沈赟之把了脉,发现他的脉象已经在好转了,心中再次感叹,从医术上来讲,她和萧星寒还有不小的差距,如果让她来的话,她也能保住沈赟之的性命,但是不会这么快,也不会这么顺利。

    “你们看着他,如果他醒了,去叫我。”穆妍对坐在床边的莫轻尘和连烬说。拓跋严也跑了过去,依偎到了连烬身旁,守着床上的沈赟之。

    穆妍转身出去,回到她的房间,就看到萧星寒正在换衣服,因为给沈赟之疗伤,把衣服弄脏了。

    本来萧星寒只需要换外衣,结果在穆妍的观赏之下,他把里衣也都脱了,露出了光裸健硕的胸膛。

    穆妍表示,看看她家男人美好的肉体,心情也会变好的。她起身过去,帮萧星寒穿衣服,顺便在萧星寒胸前摸了几把。

    萧星寒低头,眼眸幽深地看着穆妍:“再淘气,我的衣服就不用穿了。”话外之意,一起脱衣服去玩儿……

    穆妍很淡定地给萧星寒系上了扣子:“晚上再玩儿,现在有正事要和你说。”

    萧星寒穿好衣服,抱着穆妍坐在了窗边,窗户开着,冷风吹了进来,一眼就能看到院中盛放的梅花。

    “什么事?”萧星寒问穆妍。

    “阿烬应该告诉你,我们找到沈赟之的时候,覃樾在他身旁。”穆妍对萧星寒说,“覃樾说是辛茹做的,而辛茹的目的,是取沈赟之的心头血,用来寻找原恒。”

    “蛊?”萧星寒微微皱眉。

    “嗯,是一种叫血踪蛊的东西。”穆妍微微点头,“我觉得宇文缨之前能找到小严,也是杜午用了血踪蛊。”

    萧星寒微微点头:“他们应该是神医门的人,原恒也是。”

    “沈赟之长得和原恒并不像,我怀疑,原恒的容貌和名字都是假的。”穆妍神色莫名。原恒身上有神兵门的宝剑,不过据沈赟之所说,那把剑原本是属于济慈山庄的,被沈芊芊从沈老庄主那里求来,给了原恒。但原恒的阵法和医术毒术,以及养蛇丹的秘法,显然是他去到济慈山庄之前就会的。

    原恒让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连过去那些年和他同床共枕的沈芊芊都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细思极恐啊!

    而神医门的弟子现在突然找上原恒,也可以解释,因为原恒养蛇丹的事情暴露了,被神医门发现了他的身份。

    穆妍猜测,原恒或许是个神医门的叛徒,辛茹找他,目的绝对不善。萧星寒说,那条巨蟒已经被人养了几十年之久,而原恒出现在济慈山庄仅有十几年的时间,所以说,那条巨蟒,有可能原本是神医门的东西……

    “神医门当年是正是邪?”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当年是正,如今百年已过,未必不会变邪。”

    穆妍点头:“倒也是,那个叫辛茹的女人,行事比杜午都要毒辣,但覃樾却颇有君子之风。假如他们两人都是神医门的核心弟子的话,这或许可以说明,神医门之中分了派系,接下来恐怕藏不住,要出世了。”

    一个势力的发展,不会是一成不变的。

    神兵门的苍氏一族百年之间坚持信仰没有改变,但当今天下还存在着殷氏后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殷氏也的确是神兵门后人,但这两派,绝对不是一路人。

    神医门隐世百年,如今弟子定然不少,有人或许安于现状,但也必然有人不甘心一直藏在暗处,想要求名求利,这样一来,就会产生分歧,分出不同的派系,内部定然有争斗。从覃樾和辛茹两人身上,就可见一斑。

    而神医门内部的不安定因素,必然会导致神医门无法再隐世下去,重新出世,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恶人自有恶人磨。”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冷光,“辛茹去找原恒,必然是你死我活。辛茹对沈赟之出手,目的是原恒,和沈赟之无关。”

    客观来说,辛茹和沈赟之并无仇怨,接下来应该也不会再找沈赟之的麻烦。但这次沈赟之从鬼门关走一遭,可不能这么算了。如果辛茹接下来不再出现在穆妍面前倒也罢了,结果她再出现,穆妍一定不会放过她!

    “还有个问题,小严的身世,杜午和晋连城一定知道了,接下来假如他们拿这个做文章,会有些麻烦。”穆妍对萧星寒说。

    即便拓跋良和拓跋严父子已经“死”了两次了,第二次还是被宇文缨认定的身份,但假如之后爆出萧星寒的私生子萧言朗是拓跋良的儿子拓跋严,恐怕还是会有不少人相信。

    萧星寒作为天厉国的臣子,暗中收养北漠国的皇族后裔,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因为心好善良,恐怕都会觉得他别有用心,尤其是天厉国皇室。

    萧星寒微微摇头:“我会安排好的,不必担心。”如果这个秘密真的暴露出去,不管是否认还是承认,萧星寒都已经想好了应对之法。

    “看来晋连城瞎了眼之后,也学会了韬光养晦。”穆妍眼眸幽深地说,“现在他还活着的消息世人皆知,东方彻正在盼着他回家,但他没有选择回东阳国皇室,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如今他双眼都瞎了,接下来应该会想方设法医治眼睛。”

    “他没有用血踪蛊寻找连烬。”萧星寒说。

    穆妍冷哼了一声:“这也不能说明他在乎阿烬,或许他是不想自己受伤,或许是在提防杜午,或许只是还没到时候。就算他用了血踪蛊,找到阿烬跟我们在一起,也休想伤到阿烬!”

    当天夜里,沈赟之苏醒了。穆妍被莫轻尘叫醒,过去看了看。

    “主子,都是我没用……给你们添麻烦了……”沈赟之睁开眼睛,虚弱无力地说。

    “你被人砍了还说是自己的错?”穆妍轻哼了一声,“看来你很有变强的觉悟,等伤养好了,好好努力,不然把你逐出家门!”

    沈赟之鼻子一酸:“主子放心,我赖定你们了,绝对不会被逐出家门的。”

    穆妍给沈赟之把了脉,说他年轻恢复得快,不出两月就可以活蹦乱跳了。而沈赟之一听还要两个月才能恢复正常,脸都皱了起来。

    穆妍走了,莫轻尘坐在床边,看着沈赟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吧,虽然这次你小心也没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小心谨慎是没用的,归根结底还是要让自己变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哥,我们一起努力。”沈赟之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又叹了一口气:“我习武资质不好,之前想着轻功好,打不过跑了就行,如今越来越觉得这样不行了。对上实力悬殊太大的高手,轻功再好也跑不了。”

    “哥你说得对。”沈赟之微微点头。

    “看看咱们主子,有萧星寒这个靠山,天赋卓绝,却比我们都更加努力。”莫轻尘幽幽地说,“我们再不变强的话,自己都没脸跟随她了。”

    对于莫轻尘的话,沈赟之深以为然。

    再过三天就是十月十五,厉筱柔进宫的日子。厉筱柔不是嫁做北漠国的皇后,只是拓跋浚纳妃,所以跟一般的成亲流程不一样,也不需要行夫妻之礼。

    到时候宫里来人,迎接厉筱柔入宫,举办一个北漠国皇室特有的纳妃仪式,这门和亲就算成了。

    而萧星寒和穆妍决定,在和亲之后的第二天,他们就要离开繁星城,启程回天厉国去。假如路上顺利的话,还可以在过年之前赶回耒阳城。

    十月十四,苏绮拉着穆妍一起出去逛街,说要给她的嫂嫂,穆妍的小姑子萧心悦带礼物回去,慕容送连烬跟在后面帮她们拿东西。

    苏绮一见到漂亮的衣料,就说适合萧心悦,没一会儿的功夫,慕容恕就抱了三匹料子,都是苏绮买给萧心悦的。

    “这种棉布很柔软,来三匹吧!”苏绮非常豪气地说。

    “表姐,这也是送给心儿的?”穆妍问苏绮。

    苏绮嘿嘿一笑:“是也不是!等咱们回去,说不定我哥嫂都有娃娃了,正好用得上!”

    穆妍表示,这确实是很可能的。她和萧星寒不想现在要孩子,所以萧星寒一直在避孕,不过苏霁和萧心悦肯定是顺其自然了,这会儿说不定萧心悦已经怀上了。

    这么一想,穆妍又买了不少小玩意儿,都让连烬拿着,说要回去送她小侄子,即便小侄子现在都还是没影儿的事儿。

    最后两人逛完街,慕容送连烬已经快要拿不住她们买的东西了,中间慕容斯回驿馆送了一趟东西。

    四人一起回到驿馆的时候,是傍晚时分,天色有些阴沉,看着又像是要下雪的样子。

    而穆妍和连烬一起进了她的房间,就看到拓跋翎坐在里面,正在和拓跋严说话,萧星寒不在。

    “美人儿叔叔,这些都是什么呀?”拓跋严跑过来,看着连烬带回来的东西好奇地问。

    连烬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小鹰形状的糖人,递给了拓跋严:“吃吧。”

    拓跋严接过来,笑嘻嘻地说:“我很喜欢,谢谢美人儿叔叔!”

    拓跋严小口地吃着甜甜的糖人,和连烬凑在一起看穆妍买的那些东西。听说有很多是给苏家舅舅和心儿姑姑的宝宝买的礼物,拓跋严眼睛一亮:“我要当哥哥了吗?”

    连烬微微一笑:“嗯,你很快就可以当哥哥了。”

    “太好了c想早点回家呀!”拓跋严高兴地说。

    那边拓跋翎听到拓跋严的话,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很欣慰拓跋严已经融入了萧王府的家庭,即便拓跋严以后再也不回繁星城,拓跋翎也是高兴的。

    “皇兄命我来看看是否一切妥当。”拓跋翎对穆妍说。拓跋浚不希望和亲出任何问题,专门派了拓跋翎过来驿馆看看情况。在穆妍回来之前,拓跋翎去看望了受伤的沈赟之,嘴贫的沈赟之非说要拓跋翎这个义姐亲自给他熬粥吃,拓跋翎没理他。

    “没什么事情。”穆妍微微摇头。

    “需要我关照一下天厉国的八公主吗?”拓跋翎问穆妍。

    穆妍笑了:“不用,我们不熟,你不必管她。”厉筱柔接下来会如何,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如此也好。”拓跋翎微微点头,又和穆妍聊了两句,起身告辞了。

    “美人儿叔叔,你送送我姑姑呀!”拓跋严让连烬去送拓跋翎。

    连烬站了起来,拓跋翎却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不必了,告辞。”

    拓跋翎走了,连烬又很淡定地坐了回去。拓跋严小声问连烬:“美人儿叔叔,你觉得我姑姑怎么样?”

    连烬笑着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你姑姑很好。”

    “那美人儿叔叔喜欢我姑姑吗?”拓跋严看着连烬问。

    连烬笑着摇头:“孝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阿烬,我不是孝子,你对拓跋十一是怎么想的?”穆妍开口问连烬。

    连烬性格善良温和,对朋友们都很好,对拓跋翎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莫轻尘一直在起哄,说连烬和拓跋翎很合适,穆妍觉得如果这俩成了一对,倒也不错。

    连烬笑笑说:“我们只是朋友,仅此而已。”他不讨厌拓跋翎,甚至很欣赏拓跋翎的性格,但他从未想过娶妻的事情,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他很知足,并不觉得自己必须要有一个女人,而传宗接代对他来说更是很遥远的事情。

    “好吧。”穆妍表示,连烬和拓跋翎之间太客气了,目前看来并没有擦出什么爱情的叙花,而且他们后天就要走了,故事是否会有后续,缘分天注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