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51章 萧星寒肯定会把那个男人大卸八块!

时间:2018-03-26作者:三木游游

    ,!

    北漠国繁星城的天厉国驿馆,时值冬季,后花园一片萧索,拓跋翎和连烬相对而立。

    “莫公子有事直说吧!”拓跋翎的语气很冷淡。她知道莫问尘真名叫做连烬,也曾经在天厉国耒阳城的萧王府见过连烬的真容,不过这些跟她都没什么关系。

    “拓跋公主请随我来。”连烬对着拓跋翎语气温和地说了一句话,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结果连烬走出几步之后,回头发现拓跋翎还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拓跋公主是怕我非礼你吗?”连烬看着拓跋翎神色淡淡地问。

    “莫公子说笑了。”拓跋翎话落,朝着连烬走了过来。

    连烬带着拓跋翎去了他和莫轻尘在驿馆中住的院子,把拓跋翎领到了他的房间门口,开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也没说到底要找拓跋翎做什么。

    拓跋翎抬脚进门,连烬跟进去,回身把房门给关了。

    “他们俩……”沈赟之不知何时坐在了墙头上,神色惊讶地看着连烬房间紧闭的房门。

    “果然有情况!”莫轻尘一脸贼兮兮地坐在沈赟之身旁,伸手勾着沈赟之的肩膀说,“不用担心了,你家义姐丑花也有主了。”

    “可我觉得你跟拓跋十一更般配。”沈赟之神色认真地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轻嗤了一声:“打住!别乱点鸳鸯谱!我不喜欢拓跋十一那种类型的!”

    “哥,你不会也那么肤浅,以貌取人吧?”沈赟之看着莫轻尘问。

    莫轻尘抬手给了沈赟之一个爆栗子:“说什么呢?哥是不喜欢拓跋十一的脾气性格!哥喜欢温柔可爱的姑娘,她太冷了!”

    沈赟之嘿嘿一笑:“哥,我也是。”

    “嘘……”莫轻尘盯着连烬的房间,“别说话,不能被他们发现了。”

    冬日寒风刺骨,莫轻尘和沈赟之在墙头上面肩并肩坐了一会儿,沈赟之就打起了哆嗦:“哥,要不咱走吧?太冷了!”

    “不行!咱们得盯着,看他们俩单独在房间里待了多久,就能推断出他们干了什么y嘿!”莫轻尘笑得一脸暧昧。

    “万一到天黑都不出来呢?”沈赟之抱着莫轻尘的胳膊缩成了一团。

    “那样的话……”莫轻尘意味深长地说,“说明你问尘哥身体很好。”

    沈赟之的脸有点红:“哥你说什么呢?我还是个孩子!”

    莫轻尘没好气地拍了一下沈赟之的后脑勺:“你是个孩子,所以你怎么听懂的?”

    这边兄弟两人一相逢,就会上演逗比和二货的日常,但房间里,可真没有他们想的那些……

    拓跋翎一进门,就愣了一下,因为有个小人儿端端正正地坐在房间里等着她,不是拓跋严又是谁?

    “萧公子。”拓跋翎微微垂眸,叫了一声。

    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那我是不是不可以叫你姑姑了?”

    拓跋翎美眸错愕,拓跋严从椅子上跳下来,扑到了她怀中,抱着她叫了一声:“姑姑!”

    拓跋翎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把拓跋严给抱了起来,拓跋严的小脑袋埋在她颈窝,姑侄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连烬进了房间之后,就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唇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他自己这辈子唯一感受过的亲情,是晋连城给他的,后来又被晋连城亲手毁了个干净。连烬心中渴望并相信亲情的存在,即便他自己不再会有,但他也不觉得可惜了,因为他收获了一群知交好友,他们就是亲人。

    最近拓跋严都是连烬在照顾,昨日拓跋严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好几天没看到姑姑了。”

    当时连烬只是揉了揉拓跋严的脑袋,也没说什么。今日连烬听说拓跋翎来了驿馆,就去后花园找她了,目的,只是想让拓跋翎和拓跋严姑侄两人团聚,不要再刻意伪装成陌生人。

    良久过后,拓跋翎抱着拓跋严,在连烬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拓跋严语重心长地说:“小严,你长大了,以后要好好听你现在爹娘的话,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知道吗?”

    拓跋严紧绷着小脸说:“我知道。”拓跋严当然是爱萧星寒和穆妍的,但拓跋翎对他来说的意义不一样,她是如今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和他有血缘关系却不会害他的亲人,拓跋翎身上承载着拓跋良和拓跋严父子的很多过往,拓跋严这一声“姑姑”,代表他从未忘记自己是谁。

    “以后,等小严长大了,想回家了,就回来,姑姑会一直在家里等你的。”拓跋翎看着拓跋严微微一笑说。

    因为容貌的原因,拓跋翎从小性格就很内敛,极少有人见过她笑。如今她这一笑,原本淡漠清冷的脸庞瞬间有了温度,如果忽略她脸上的胎记,她原本的容貌是极为出色的。

    拓跋翎抬头,就看到连烬唇角含笑看着她。她微微垂眸,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脸说:“如果小严不想回来的话,就不用回来,姑姑不会怪你的,你过得开心,姑姑就放心了,知道吗?”

    “姑姑,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拓跋严抱着拓跋翎小脸认真地问。

    拓跋翎笑着摇头:“姑姑不走,这里是姑姑的家,不过姑姑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看小严的,小严要记得好好吃饭,乖乖听话,做个好孩子。”

    “我会的。”拓跋严郑重地点了点小脑袋。

    拓跋翎又和拓跋严说了一会儿话,就把拓跋严放下,起身对着连烬行了一礼:“多谢莫公子。”

    “不必。”连烬微微摇头。

    “告辞了。”拓跋翎拱手,又看了一眼拓跋严,转身大步离开了。

    “拓跋公主,你不希望小严身上背负拓跋一族的责任,那些责任,你也不必压在自己身上。”连烬看着拓跋翎的背影,开口淡淡地说。

    拓跋翎脚步微顿,没有回头说了两个字:“多谢。”她知道连烬是好意,但她同时也一直都很清楚她自己在做什么。

    “美人儿叔叔,我们走了,姑姑又是一个人,好孤单。”拓跋严拉住了连烬的手说。

    连烬微微摇头:“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拓跋翎出门,就对上了两双八卦的眼睛。她收回视线,很快离开了。

    莫轻尘:“她衣服没乱。”

    沈赟之:“她脸也不红。”

    莫轻尘:“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沈赟之:“而且出来得这么快。”

    莫轻尘:“不会吧?难道我家小问尘身体不行?”

    沈赟之:“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莫轻尘:“滚蛋!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知道什么?”

    沈赟之:“我知道……他们俩啥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莫轻尘好奇地问。

    “哥,往那儿看。”沈赟之指了一下连烬的房间门口。

    莫轻尘转头看去,就看到连烬牵着拓跋严一起走了出来……

    莫轻尘无语望天:“唉!空欢喜一场!”

    “哥,你欢喜什么?哥你喜欢看到别人成双入对,然后自己孤家寡人?哥你不会自己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沈赟之看着莫轻尘问。

    莫轻尘抬脚把沈赟之从墙头踹了下去:“有时候真想掐死你!”

    连烬平时有什么事都不会瞒着穆妍,他把拓跋翎和拓跋严团聚的事情告诉了穆妍,穆妍只是笑着说了一句:“阿烬真的是个很温暖的人呢。”

    明日就是名医大会,济慈山庄经过先前的风波,表面看起来却跟从前没有多大区别。

    原恒养在后山的毒窟,已经被清理掩埋了,只是之后再没有人踏足济慈山庄后山,即便后山风景非常好。

    为了参加名医大会而来到北漠国繁星城的医者很多,能够住进济慈山庄的客人都是有名气的医者,来自天下四国的都有,基本全都是江湖名医,因为朝廷里面的太医要当官,要上班,不可能千里迢迢来这里。就算是北漠国皇室的太医,也从来不参加济慈山庄的名医大会。

    拓跋翎奉拓跋浚之命,暂时掌管济慈山庄,她在十月初九的傍晚去了济慈山庄一趟,想看看各处的安排是否妥当。

    “大长老,把现在住进山庄的宾客名单拿来。”拓跋翎坐在主位上面,下面坐着的是济慈山庄的五位长老,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听到拓跋翎的话,心里都跳了一下。

    “回公主的话,宾客来来去去,现下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名单。”济慈山庄的大长老眼眸微闪,想要糊弄过去。

    拓跋翎面色一冷:“看来大长老年事已高,掌管山庄事务有些力不从心了!其他四位长老,谁能在一刻钟之内把详细的宾客名单拿来给我?”

    大长老神色一僵,而年纪最轻,一向沉默寡言的五长老站了起来,从袖中拿出了一叠纸,恭敬地递给了拓跋翎:“公主殿下,这是宾客名单,请过目。”

    其他四个长老看着五长老的眼神都有些不善了,就听到拓跋翎冷声说:“从今天开始,由五长老掌管济慈山庄的日常事务,其他四位长老从旁辅助,谁有不服的,逐出济慈山庄!”

    “多谢公主殿下。”五长老恭敬地行礼。

    拓跋翎认真看了一下五长老所写的宾客名单,上面的内容很详细,包括每位宾客的姓名,年龄,出身来历,以及宾客之间的关系,都写得清清楚楚。

    “这个名叫辛茹的女子,是什么来历?”拓跋翎问五长老。

    五长老恭声说:“回公主的话,辛茹此女的出身来历没有人知道,据传言,她是闻敬的大弟子黄广元途中偶遇的一个姑娘,辛茹貌美,黄广元正在追求她。”

    “好,我知道了。”拓跋翎微微点头,把名单看完收了起来,“明日的名医大会,如果出了什么事,皇兄怪罪下来,你们谁都担待不起!”

    拓跋翎话落就离开了,而济慈山庄的四位长老虽然对于五长老突然出头很不满,但他们也知道,假如他们背地里做了什么,根本逃不过拓跋翎的眼睛,而拓跋翎昨天和今天总共来了济慈山庄两次,每次也没说多少话,却让人不得不收起对她的轻视。

    这位北漠国皇室的十一公主,是北漠国这一辈的皇子公主之中能力最强的一个,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女子的话,也轮不到拓跋浚来当这个皇帝。

    十月初十,一大早,济慈山庄就热闹了起来。

    专门用来举办名医大会的广场周围,栽种着高大的松柏,在这凛冬季节,依旧绿意盎然。而那些松柏都是古木,不仅在广场周围形成了一道独特的美景,而且将广场围了起来,就像是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风,挡住了寒风的侵袭。这是沈老庄主在世的时候,专门请名匠设计建造的。

    济慈山庄从长老到弟子,全都身着白衣,在招待客人们进入名医大会的会场,看起来秩序井然。

    广场正中央的高台上是用来比试的,而高台四周设置的是观众的位置,根据客人的身份和名气,早已排好了座次。

    今日济慈山庄来者不拒,之前没资格住进济慈山庄的人,也可参加名医大会。

    拓跋翎到的时候,广场上面的位置已经快要坐满了。江湖名医齐聚一堂,这样的场面也只有每年名医大会才能看到了。

    “参见公主!”济慈山庄的五位长老,一齐对着拓跋翎躬身下拜。

    拓跋翎受了这一礼,也是在告诉所有人,济慈山庄,已经真正归属于北漠国皇室了。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拓跋翎微微抬手,她带过来的一群皇宫侍卫,捧着手中的东西,走上了广场正中央的高台。

    “这是北皇拿出来的奖赏!”

    “不知道会有什么宝贝?”

    “肯定不会差的!北皇就算是为了面子,也必须拿出真正的宝物来!”

    ……

    众人议论纷纷,而拓跋翎再次抬手,那些侍卫一起打开了手中的盒子,把他们带来的宝物展示给所有人看。

    全场沸腾,因为拓跋浚这次是真大方,拿出来的宝物包括北漠国皇室珍藏的血玉棋,天下十大名琴之一的墨玉琴,还有万金难求的千丝锦,一整套的紫玉金樽,而其中最亮眼的,就是正中央侍卫手中捧着的那个木盒,盒子里面放了一把古朴的短刀,刀鞘上面镶嵌着一只用北漠国特产的极品墨玉所雕刻而成的雄鹰!

    “那把刀!那是百年前神兵门门主送给当时的北皇的!”一个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全场一片哗然!北漠国盛产美玉和锦缎,其他东西虽然价值很高,都称得上是宝物,但跟这把刀相比,其他那些都瞬间不值一提了!

    如今世间持有神兵门所出武器的人不过是凤毛麟角,即便去年无双城拍卖大会上面一次出现了十件,但最终得到那十件武器的人,无一不是大人物。

    医者虽然凭本事吃饭,但能做到萧星寒那样位置的人没有第二个,其他医者如果不想用毒害人的话,大部分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也极少有人能够凭借医术大富大贵。神兵门的武器,对他们来说,向来都是传说中的宝物,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而这把刀,也是有来历的。在神兵门覆灭之前,神兵门的门主亲自打造了这把刀,刀名为鹰隼,送给了当时的北漠国皇帝。

    如今这样的宝刀竟然被拿来当做名医大会的奖赏,很多人都觉得震惊,心中不由再次感叹拓跋浚这个皇帝真的很大气。

    而这五样奖赏,彻底激发了在场之人的斗志,很多人已经摩拳擦掌,准备等会好好展露一下自己的本事,不然真的是亏大发了。

    最郁闷的其实是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因为规矩摆在那里,济慈山庄举办的名医大会,所有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都不允许参加。

    “拓跋公主,时辰到了,可以开始了吧?”开口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眉目凌厉的老者。他名叫闻敬,是东阳国赫赫有名的一个医术世家的家主,闻家这几年广收弟子,隐隐地有和济慈山庄争风头的意思。闻敬的一个弟子前几日死在了后山毒窟之中,但他身边依旧是前呼后拥的,因为他这次来北漠国,带了二十多位弟子前来。

    “再等等。”拓跋翎神色淡淡地坐在那里。

    “师父,肯定是要等天厉国那位萧阎王来了才能开始。”闻敬身边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压低声音说,这是闻敬的大弟子黄广元。

    “哼!”闻敬冷哼了一声,“难不成萧星寒还会参加名医大会,跟你们这些人比试不成?”

    黄广元眼眸微闪:“弟子觉得,即便是为了那把宝刀,萧星寒也不会参加的,以萧星寒的性格,出手抢刀的可能性更大。”

    “广元,这次你可一定要争口气!”闻敬看着黄广元说。虽然说除了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之外,其他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名医大会的比试,但还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参与者不得超过三十岁,换句话说,这是年轻一辈医者的比拼。

    “师父放心吧。”黄广元神色认真地说。

    闻敬看了一眼坐在黄广元身边,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玉佩的少女,轻哼了一声说:“看好她,不要让她惹事!”

    “是,师父。”黄广元看了少女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志在必得。他在来的途中偶遇这个迷路的姑娘,这个名叫辛茹的姑娘说她不愿接受家中安排,嫁给一个老头子,所以离家出走了,黄广元就“好心”把辛茹带在了身边,几次想下手一亲芳泽都没成功。看着辛茹娇美的小脸,黄广元越发心痒难耐,心里想着等这次名医大会结束,他一定要让这个丫头成为他的女人!

    “天厉国萧王,萧王妃驾到!”

    随着一声高喊,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一身墨衣的萧星寒揽着穆妍出现在视线之中。

    萧星寒依旧戴着那张透着冷光的银色面具,让人无法看到他的容貌,只能看到他那双始终幽寒如冰的双眸。

    而穆妍今日穿了一身北漠国女子的服饰,那条颜色艳丽的长裙被她穿出了一种别样的美感,比天厉国的贵女多了几分潇洒,又比北漠国的女子多了几分柔情。

    不管是不是第一次见到穆妍的容貌,在场的男男女女眼中都闪过巨大的惊艳,都有刹那的失神。而他们心中都在想,怪不得萧星寒那样冷血无情的男人都被迷住了,这真真就是个红颜祸水啊!

    “我有一种预感,小表妹又要祸害人了。”苏绮跟在后面,幽幽地说。

    “阿绮,你也可以祸害人的。”慕容恕唇角微勾。

    “祸害谁?”苏绮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祸害我,随便来。”慕容恕笑意满满地说。

    苏绮狠狠地踩了慕容恕一脚,表示这个男人真的是越来越浪了……

    莫轻尘和连烬兄弟俩今日穿了一样的衣服,连烬手中牵着拓跋严,而莫轻尘身侧跟着沈赟之,不管大的小的,单从容貌来讲,这群男人一个比一个好看,倒是惹了在场不少姑娘春心荡漾。

    拓跋翎站了起来,客气地说:“萧王,萧王妃,请!”

    萧星寒和穆妍夫妇,和拓跋翎这个主人的位置平起平坐,单从地位来讲,同为医者,萧星寒已经碾压在场其他的所有人了。

    “他就是萧星寒?”坐在黄广元身边的辛茹,收起了她那块墨绿的玉佩,问了一句。

    “是的。”黄广元一本正经地说,“虽然他已多年不再行医,但他的医术依旧是很多人眼中的当世至强。不过在我看来,萧星寒的神医之名多有夸大……”

    “我要参加名医大会的比试。”辛茹打断了黄广元的话。

    黄广元愣了一下:“小茹,你懂医术吗?”

    “不懂。”辛茹对着黄广元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但我觉得很好玩儿。”

    “好。”黄广元点头,“你想玩儿便玩儿吧,到时候被淘汰了,就好好回来看我比试,我这次一定能……”

    “开始了。”辛茹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视了一圈,在一个浑身灰扑扑的,打扮得像是乞丐一样,连个位置都没有,靠着一棵树坐着的一个年轻男人身上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幽光,收回了视线。

    “本次名医大会,一共分四轮。第一轮比试的是医理,第二轮比试诊脉和医方,第三轮比试制药,第四轮,与往年名医大会不同,比试的是毒。”济慈山庄的五长老站在高台上面,高声宣布了这次名医大会比试的内容。

    前三轮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跟往年一样,但是这最后一轮,“毒”字一出,全畅然!

    “为什么还要比试毒术?”

    “难道要看谁做出的毒药更厉害吗?太可笑了!”

    “可能是要比试解毒吧?”

    “说清楚!第四轮到底是怎么回事?”

    ……

    听到下面的议论纷纷,拓跋翎扫视了一圈,冷冷地说:“等你们到了第四轮,自然会知道如何比试!不想参加的,不敢参加的,没有人强求!”

    那些叫嚣得厉害的人都默默地闭嘴了。他们都是江湖人,济慈山庄曾经是个江湖势力,不过如今归属皇室了,规则自然会跟以前有所不同,而他们在济慈山庄也不能像以前那么放肆了。

    “拓跋十一脾气越来越坏了,不过我挺喜欢她这样的。”沈赟之小声说。

    莫轻尘抬手就抽上了沈赟之的后脑勺:“她现在是你姐!”话落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连烬。

    沈赟之瞬间会意,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哥,我没那个意思,她是我姐,永远都是。”

    “开始吧!”拓跋翎一声令下,想要参加比试的人纷纷站了出来,足足有近两百个,其中包括闻敬的所有弟子,以及黄广元带来的辛茹姑娘,还有辛茹之前看到的那个像乞丐一样的男人。

    “不知萧王可要参加比试?”拓跋翎状似客气地问了一句。

    其他人都盯着这边,对很多人来说,一旦萧星寒参加了,他们就彻底和那把宝刀无缘了,毫无悬念的。

    萧星寒微微摇头说:“本王不参加。”

    就在很多人心中一松的时候,就听到萧星寒声音冷漠地接着说了一句:“但是本王的徒弟会参加。”

    全场惊愕脸。萧星寒作为当世至强神医,他什么时候收了徒弟,竟然一点儿消息都没传出来?

    就在众人好奇万分的时候,拓跋翎问了一句:“不知萧王的徒弟是?”

    “我。”穆妍唇角微勾,从萧星寒身边站了起来,长长的裙摆荡漾起旖旎的流波,绝美面庞上面清浅的笑容,让很多人瞬间迷了眼,晃了神……

    “原来萧王妃竟是萧王的高徒,萧王妃请!”拓跋翎对着穆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穆妍抬脚走到了高台之上。其他人纷纷让开了路,但她并没有去中间,而是在高台边缘站住了。

    高台上面放置了二十张桌子,桌上有文房四宝,还有一张试卷。第一轮考医理,参加比试的人太多,需要分次来答。

    即便穆妍插队去最前面,第一个答,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但她就在最边缘站着等,拓跋翎没有开口,其他人也就只是时不时地看她一眼,觉得这场比试因为穆妍的参加,或许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黄广元和辛茹都在最前面,第一轮就上场答题了,答完之后,黄广元胸有成竹地走了下去,辛茹的神色很平静,也没有理会黄广元对她说的话。

    穆妍没有关注正在答题的那些人,她身旁不远处站了一个仿佛从泥坑中打过滚的年轻男人,一身衣服破破烂烂,那张脸上也满是灰土,一双鞋一只露出了脚趾,一只露着脚跟,看起来比繁星城大街上的某些乞丐都要凄惨。而他就垂眸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入定了一般。

    时间过得很快,大概半个时辰之后,穆妍和那个乞丐一样的男人一起参加了第一轮比试的最后一波答题,两人的位置还是相邻的。

    穆妍自认为自己长得还是挺招人的,今天穿得也很亮眼,可是那个乞丐一样的男人,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穆妍。应该说,他没有在关注任何人,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第一轮比试结束了,济慈山庄的五位长老,以及其他五位名气很高的名医,作为评委,很快审完了所有人的答卷,并且公布了结果。

    第一轮的医理比试,参加的近两百人,淘汰了一半,因为要求非常苛刻,不能有任何差错。

    “小茹,你原来深藏不露啊!”黄广元看着辛茹的眼神有些幽深了。他也没有真的色令智昏,相信了辛茹所说的所有话。

    辛茹对着黄广元笑笑:“运气好。”

    第二轮很快就开始了,这次高台上面坐了一个面色蜡黄的老者,而参加第二轮比试的所有人都要依次为这个老者把脉,然后再写下自己的药方。

    第二轮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了,近百人又淘汰了一半,仅剩下不到五十个,其中包括闻敬的大弟子黄广元,以及黄广元带来的辛茹。穆妍和那个乞丐一样的男人,也都进了第三轮。

    中午休息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比试继续。

    第三轮考的是制药,而这次的要求非常苛刻,要求制作丹药,并且只能利用济慈山庄所提供的药材,最终所制出的丹药的数量和成色,以及功效,都是考量的标准。

    有近半数的参赛者中途都放弃了,因为制作丹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人根本就不会。而留下的人里面,闻敬的弟子黄广元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因为他的医术在年轻一辈之中确实是出挑的,在制作丹药方面也相当有经验的样子。

    只是当闻敬看到黄广元身旁的辛茹正在动作娴熟地制药的时候,面色微微沉了一下。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被黄广元半路捡回来的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医术绝对比黄广元出色很多,一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而最吸引人注意的,无疑就是穆妍了。很多人一开始还觉得穆妍参加比试只是因为盯上了那把宝刀,想要仗势欺人,反正那些评委也不敢把她淘汰掉。

    可是如今,所有的比试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前两轮或许还可以作弊,但是这轮考的可是真功夫,穆妍身边没有人帮忙,也没有人提醒,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显然对于各种药材都非常熟悉,并且曾经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事情。

    “萧王的徒弟果然不同凡响!”已经有人忍不住开始感叹了。

    “可萧王妃嫁给萧王也才一年时间,就算从成亲第二天就开始学,也学不了多少吧?”

    “或许是天赋吧!”

    ……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第三轮结束了。第三轮将会从所有参加比试的人之中,选出最出色的五位,进入最后一轮的比试。而这五位,就是五种宝物的所有者,至于谁会得到那把宝刀,将在最后一轮比试见分晓。

    第三轮的结果公布,穆妍毫无悬念地晋级了,闻敬的弟子黄广元,以及辛茹都在晋级之列。另外一位,是来自明月国的一个名医世家的公子,姓徐。而最后一位,则让人很是意外,因为很多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名医大会竟然混进了一个“乞丐”……

    没有人知道那个乞丐一样的男人是谁,而他参加比试所用的名字,叫做覃樾。

    “第四轮毒术比试的规则,抽签,一人轮空,剩余四人两两一组,互相给对方下毒,谁先解了自己体内的毒,便胜出!胜出的两人再比试,胜出者和轮空者角逐最终的头名!济慈山庄会提供尽可能多的药材给各位,制毒和解药必须从所提供的药材之中选择,不可使用自带药物!”五长老高声宣布了最后一轮的比试规则。

    全场静默了三秒钟,因为很多人都惊住了!这样的规则,以往从未有过,很新鲜,也很刺激,至少对这些看客来说。

    而对于那些参加比试的人来说,就不会那么好过了。光明正大的比试,不至于出人命,但是如果毒术比试输了,那一定会输得很难看,因为你会在毒发之后被人抬下去。就算最终还是前五名,并且得到了奖赏,丢脸也是必然了。

    “这么有趣的比试,是谁这么有才想出来的?”莫轻尘乐呵呵地问了一句,觉得太好玩儿了,而在场的看客现在基本都是这种心理,这必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精彩的一次名医大会。

    “是我娘定的。”拓跋严神秘兮兮地说,“我听到了。”

    这个规则,其实济慈山庄的长老也是今天才知道,包括宣布规则的五长老。原本拓跋翎昨日把名医大会的安排给穆妍看的时候,穆妍没说什么,只是昨晚穆妍突然想起这么一茬,就派了连烬去转告拓跋翎,这才有了今天这最后一轮别开生面惊险刺激的比试。

    绝对公平公正的抽签,幸运的穆妍抽到了轮空,直接晋级前两名,可以坐在旁边观看另外四人互相下毒的“有趣”场面。

    黄广元和他带来的姑娘辛茹抽到了一组,那个名叫覃樾的男人和徐公子抽到了一组。

    比试很快就开始了,很多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台上面的四个人,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画面。

    制毒的时间限定在一刻钟,一刻钟之后,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服毒的环节了。

    “小茹,对不住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黄广元看着辛茹深情款款地说。

    辛茹唇角微勾:“也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

    黄广元心中一颤,看着辛茹的眼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刻,两人同时服下了对方所给的毒药,在辛茹一口血吐出来的时候,黄广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全身颤抖,口吐白沫……

    辛茹没有理会黄广元,正在为自己找解药,而黄广元的样子已经必输无疑了,因为他根本站不起来,连找解药的机会都没有。

    很多人还记得黄广元之前眼高于顶的样子,不得不说,这会儿黄广元的样子非常“好看”……

    另外一组的比试先结束了,覃樾用不可思议的速度解了他体内的毒,而他给对方下的毒,一开始并未发作,在他已经胜出的时候,他的对手才一头晕倒在了地上,而后他直接拿出了解药,那个公子解了毒之后,对着覃樾行了一礼,自己下去了。相对来说,这组的比试更有君子之风。

    “这不公平!”闻敬简直要疯了。他最得意的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丑,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谁再大声喧哗影响比试,请出去!”拓跋翎一声令下,闻敬神色一僵,被他的弟子拉了回去。

    辛茹和覃樾胜出,而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出身和来历。

    辛茹和覃樾的比试即将开始,两人取药材的时候擦肩而过,辛茹轻启朱唇,说了一句话:“师兄,你输定了!”

    覃樾没有理会辛茹,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改变,越过辛茹,自去取他要用的药材了。

    穆妍眼眸微眯,这两个同样来历不明的人,互相之间似乎是认识的。这让穆妍想起今天来之前,她问起萧星寒当今天下的医术宗派,萧星寒对她说,百年之前,世间不仅有个神兵门,还有个神医门,在神兵门覆灭之后,原本安然无恙的神医门也突然从江湖中销声匿迹,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虽然毫无根据,但是穆妍觉得神医门定然是存在的,只是和神兵门一样隐世了而已。辛茹和覃樾的医术的确不容小觑,而他们都很年轻,再加上来历不明,让穆妍直觉他们或许跟神医门有什么关系……

    出人意料的是,上一轮和徐公子的比试颇有君子之风的覃樾,这轮对上辛茹,竟然用上了让女人毁容的毒……

    辛茹那张年轻美丽的脸上不过瞬间就爆发了大面积的红斑,看起来非常渗人,那些原本看着她犯花痴的男人都幻灭了。

    “哥,那个男的肯定会赢,他接下来不会对王妃也用那种毁容的药吧?”沈赟之一脸担忧地问莫轻尘。

    莫轻尘很淡定地说:“放心,假如他真用了,在咱们主子毁容之前,萧星寒肯定会把那个男人大卸八块的!”

    ------题外话------

    月底了,求一波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