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47章 天大的惊喜在呼唤你

时间:2018-03-26作者:三木游游

    ,!

    初冬季节,正值晌午,阳光仿佛都透着冷意。

    沈赟之独自一人站在高高的台子上,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神色憔悴,但那双眼睛,却前所未有地坚定!

    听到沈赟之的话,全畅然!

    济慈山庄的长老都懵了,弟子也都懵了。原恒失踪了,但他们总觉得原恒肯定还会回来的,接下来不管原恒做什么都是错的,而他们心里也不会再认原恒这样的庄主,偏偏原恒的武力又是所有人都惧怕的,所以不得不屈服。有不少没走的弟子,都已经在盘算着准备走了,结果没想到,沈赟之做主,让济慈山庄易主了!

    客观来说,济慈山庄是沈家的,原恒这个上门女婿本就没有资格当庄主,名正言顺的人是沈赟之。如今不管沈赟之是不是偷来的庄主令,济慈山庄的人都认可他的身份。即便沈赟之是个混不吝的纨绔,但他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而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沈赟之要当庄主,如果是这样的话,离开的弟子只会更多,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沈赟之根本没有能力守住济慈山庄,更没有能力护住他们!可是谁都没想到,沈赟之竟然当众说,他已经把济慈山庄送给了萧星寒!

    所有人都在心里犯嘀咕,虽然萧星寒的名声不好,但也真没被人这么明着发现做出像原恒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而萧星寒的医术是世人都认可的,并且萧星寒的实力强大到假如济慈山庄的弟子成为他的属下,出去根本没有人敢找他们麻烦的地步……

    “有谁不服的,赶紧滚!”沈赟之冷声说。

    “少庄主,你当真把济慈山庄送给了萧王?萧王也接受了?”大长老眼眸闪烁,看着沈赟之问。

    “不信的,也可以滚!”沈赟之毫不客气地说。

    大长老神色一僵,默默地闭嘴了。他们这些长老,医术都相当厉害,在济慈山庄,他们有身份有地位,过得很安逸,并且有足够的药材可以用,还有弟子伺候,出门到哪儿都受人尊敬。假如他们现在离开济慈山庄,十之八九会被那些强势的门派给禁锢起来,不得自由。

    但是如果真能得到萧星寒的庇护,济慈山庄在天下的地位,绝对会上升好几个台阶,因为萧星寒的身份摆在那里,以后谁还敢招惹济慈山庄?

    沈赟之离开了,长老和弟子们都默默地回去了,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就在当天,那些已经离开,还没走远的弟子,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当济慈山庄易主,被沈赟之送给萧星寒的消息传开之后,又在繁星城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远道而来的客人,原本走了大半,听到这个消息,又纷纷回来了。既然原恒不是济慈山庄庄主了,他们当然就没有必要走了,大老远来一趟,说不定名医大会还会如期举行。

    沈赟之去而复返,进了藏药库的时候,莫轻尘的人已经到了,正在往箱子里装药材。

    “小子,见过你娘了?”莫轻尘看到沈赟之随口问了一句。

    沈赟之微微点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看着不远处的慕容恕说:“其实,你们不用把这些都带走。”

    “什么意思?”慕容恕冷声问。

    “小子你反悔了?告诉你,反悔没用啊!”莫轻尘抬手给了沈赟之一个爆栗子。

    沈赟之轻哼了一声,看着莫轻尘说:“我当然不会反悔!你说让我以后跟着你混是吧?”

    “是啊!”莫轻尘点头。

    “你是萧王的属下是吧?”

    “算是吧。”莫轻尘再次点头,他其实是萧王妃的属下,不过对外人来说,也没啥差别。

    “忘了告诉你们,我刚刚做主,把原恒的庄主之位除了,把他逐出家门,现在我是济慈山庄的庄主。”沈赟之神色严肃地说,“所以,我和济慈山庄,以后都跟着你们混了!”

    莫轻尘无语:“臭小子你坑我?你我不要了,济慈山庄我们更不要!”

    沈赟之绷着脸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拒绝我的跟随,你就不是男人!”

    “我……”莫轻尘抬手朝着沈赟之打了过去,抽了沈赟之后脑勺一巴掌之后,沈赟之依旧倔强地站在那里。

    “王爷,现在怎么办?这小子赖上我们了!”莫轻尘把棘手的问题扔给了慕容恕。他可不敢做主替萧星寒和穆妍收下济慈山庄,这不是小事!济慈山庄上上下下几百号弟子,要来也没用,还得一直护着!

    慕容恕眼眸幽寒地看着沈赟之:“你是故意的!”莫轻尘很聪明,这次却被沈赟之这个毛头小子给套路了。

    “反正他答应我了!”沈赟之伸手指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对着沈赟之挥舞了一下拳头,很想立刻把沈赟之给踹出去!

    “你刚刚离开,是不是已经对所有人宣布,你把济慈山庄送给本王了?”慕容恕冷声问。

    “没错!”沈赟之板着脸说。

    “臭小子你找死是不是?”莫轻尘怒了。

    “小天儿,”连烬拉了莫轻尘一下,然后对慕容恕说,“我们先回去吧。”这药材确实不用带走了,因为沈赟之这个熊孩子直接把整个济慈山庄都送给他们了。

    现在的济慈山庄其实是个烫手山芋,他们都能看出来沈赟之在耍心眼,目的是为了让他们保护济慈山庄,不想让济慈山庄就这么散了。

    “走啊!”莫轻尘回头,没好气地叫了沈赟之一声,“不是说要当我小弟吗?还不走?难道留下准备等着原恒回来弄死你?”

    沈赟之眼眸微暗,默默地跟了上去,也没管沈芊芊,直接跟着慕容恕三人一起离开了济慈山庄。

    消息传到穆妍耳中的时候,她正在研究一种新的毒药,而萧星寒还在练功。

    “闹这么大?”穆妍微微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决定去驿馆走一趟。这件事的确不是小事,一旦接手济慈山庄,之后还会有很多问题。他们是要回天厉国的,要不要把济慈山庄的所有人都带走?不带走的话,济慈山庄留在繁星城,那要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穆妍到了驿馆,慕容恕他们还没从济慈山庄回来。

    “小表妹?”苏绮看到穆妍,欣喜若狂地扑过来抓住了穆妍,“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表姐玩得不开心?”穆妍唇角微勾。

    苏绮点头:“不开心!简直要被慕容恕给气死了^不得打死他!”

    穆妍笑了:“挺有意思的嘛。”

    “如果我能打得过他的话,那会很有意思。”苏绮没好气地说,“反正你回来了,我要当回我自己!”

    “别!现在还不是时候。”穆妍对苏绮说。

    苏绮皱眉:“我看你就是想自由自在地玩儿吧!把事情都推给我们做!你说不是时候,那你给我个准话,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穆妍微微一笑说:“明晚,明天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做。”

    “好吧!那我再忍一天。”苏绮揉了一下穆妍的头发,“你是来找他们的吧?他们去济慈山庄闹事去了,一个个都跟着你学的!”

    “表姐,如果不是你现在不方便,你肯定比他们跑得快。”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苏绮呵呵一笑:“那倒也是。”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穆妍一眨眼的功夫躲进了空着的柜子里,看得苏绮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穆妍想要做什么。

    门开了,慕容恕走了进来,然后回身把门给关上了。

    “他们呢?”苏绮看着慕容恕问。

    “我在这儿,你竟然还想别的男人?”慕容恕看着苏绮说。

    苏绮瞬间就怒了:“混蛋!能不能好好说话?”

    “能。”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在苏绮对面坐了下来,看着苏绮说,“现在遇到了点问题,需要穆妍来决定。”

    “什么问题?”苏绮问。

    “沈赟之说要追随小天儿,小天儿答应了,结果沈赟之做主把原恒的庄主之位给罢免了,还宣布要把原恒逐出家门,说他自己是济慈山庄的庄主,然后又把济慈山庄送给了萧星寒。”慕容恕唇角微勾说。他之前倒是没看出来,沈赟之心眼还不小。

    “啊?要济慈山庄做什么?”苏绮嫌弃地说,“萧星寒和我小表妹都是神医,用不着那乌七八糟的济慈山庄,而且这么老远,怎么带回去?拓跋浚会让咱们把济慈山庄带走吗?”

    “拓跋浚那里倒不是问题,他自己亲口对我说,济慈山庄属于江湖势力,他这个皇帝管不了。”慕容恕微微一笑,“唯一的问题是,穆妍想不想要。”之所以只说穆妍想不想要,是因为沈赟之追随的是莫轻尘,而莫轻尘是穆妍的属下,不是萧星寒的。

    “小表妹,要不要一句话?”苏绮冲着不远处的柜子问了一声。

    柜子门开了,穆妍很淡定地走了出来,对上慕容恕玩味的目光,穆妍微微一笑说:“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夫妻’是怎么相处的。”

    “混蛋丫头!你再说!”苏绮拧住了穆妍的耳朵,“还不都是因为你!不然谁要跟他假扮夫妻!丑死了!”

    慕容恕表示:“我不丑。”

    苏绮瞪了他一眼:“你比萧星寒丑,比阿烬丑!”

    慕容恕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表姐,激动什么?难道是被我说中心事了?你们假戏真做也是可以的。”穆妍很淡定地说。

    “说正事!”苏绮白了穆妍一眼。

    穆妍正了正神色,看着慕容恕说:“这件事,你怎么看?”

    慕容恕说:“我觉得,假戏真做,也不是不行……”

    穆妍扶额:“说正事呢!”

    慕容恕轻咳了两声说:“嗯,说正事。我觉得,济慈山庄不适合被带回耒阳城,既然如此,还是不要为好。”

    慕容恕作为萧星寒的好友,其实很清楚天厉国皇帝对萧星寒一直以来的猜忌。济慈山庄是厉啸天想要的,曾经厉啸天因此还差点被沈幽若给哄骗了。萧星寒和穆妍如果真的把济慈山庄给带回耒阳城,厉啸天会很高兴。

    但这对于萧星寒和穆妍在天厉国的处境,并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因为他们的地位已经没有任何上升的空间,而厉啸天对他们的猜忌也不会因为济慈山庄而消除。一旦济慈山庄打上了他们的标签,反倒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来对付萧星寒。济慈山庄从长老到弟子有几百号人,难保其中不会有人有二心,或者被人利用。

    既然带回去不合适,留下就更没意义了。打着萧星寒的标签留下,萧星寒就要派人管理,还要保护,并且这么远有事也根本用不上济慈山庄的人。

    所以,结论就是,济慈山庄对于萧星寒和穆妍来说连鸡肋都算不上,不仅食之无味,弃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穆妍微微点头:“这些我都想过了,我不打算把济慈山庄带走,也不会让济慈山庄以我们的名义留在繁星城。”

    “小表妹,你打算把济慈山庄的人都给杀了?”苏绮看着穆妍问。

    “表姐,我把你杀了行不?”穆妍白了苏绮一眼。

    苏绮嘿嘿一笑:“开个玩笑而已。小表妹你应该是打算把济慈山庄转手再送人吧?”

    穆妍点头:“没错。”

    慕容恕神色莫名:“送给谁?”

    穆妍很淡定地说:“当然是送给北漠国皇室了,让济慈山庄直接成为皇室掌管的一个势力,受皇室庇佑。皇室需要的太医很有限,其他弟子还是自由的,并且很安全。”

    “那岂不是便宜了拓跋浚?而且这件事传到皇上耳中,皇上定然会对你家萧星寒不满的。”苏绮对穆妍说。她口中的皇上指的是厉啸天。

    穆妍微微摇头:“放心,这些事情,我们都会处理好的。”对厉啸天只需要说用济慈山庄从拓跋浚手中交换了长生花,厉啸天有萧星寒这个专属神医,再得到长生花,哪里还看得上济慈山庄那群医术参差不齐的弟子?

    而穆妍决定把济慈山庄送给拓跋浚,一个原因是为了不让济慈山庄真的被毁掉,这毕竟当世最大的医术宗派,被原恒一个人毁了太可惜了,那么多弟子说不定都要流离失所。第二个原因,穆妍并不认为拓跋浚的皇位能够一直坐下去,假如拓跋严现在说一句想当皇帝,穆妍立刻去把拓跋浚给杀了,为拓跋良报仇。那样一来,这北漠国就是拓跋严的了,济慈山庄也是属于拓跋严的。

    当然了,现在拓跋严太小,还不是时候,不过穆妍总觉得他未来还会回来的,所以先送他点礼物,让拓跋浚帮忙收着,也未尝不可。

    “这样的话,我现在进宫去见拓跋浚,把济慈山庄送给他?”慕容恕对穆妍说。

    穆妍点头:“也好。”

    “听说原恒武功很厉害,假如他回来发现济慈山庄被咱们抢了,狗急跳墙说不定会来找麻烦,倒不是怕了他,只是能避免的麻烦还是避免吧。”苏绮神色认真地说。

    “原恒还有可能恼羞成怒,选择亲手灭掉济慈山庄。送给拓跋浚更稳妥,因为原恒和拓跋浚走得很近,假如济慈山庄落入拓跋浚手中,原恒在没有和拓跋浚撕破脸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动济慈山庄里面的人。”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小表妹你想得很缜密。”苏绮点头说,“虽然那些人未必都是好人,但如果间接因为我们受了无妄之灾,也是造孽。”

    慕容恕进宫去了,穆妍又略坐了一会儿,答应苏绮她明天天黑之前一定回来,让苏绮解放,苏绮才放她走了。

    北漠国皇宫。

    拓跋浚已经收到消息,得知“萧星寒”当众暴露了济慈山庄后山不可告人的隐秘,原恒变得人人喊打,济慈山庄要乱了的时候,少庄主沈赟之做主,把济慈山庄送给了萧星寒……

    这里面的每一件事,都是拓跋浚不愿意看到的!原恒帮拓跋浚做了不少事,拓跋浚并不希望原恒出事,即便原恒的丑事暴露了出来,但拓跋浚其实没有那么在意。

    而本属于北漠国的济慈山庄,被沈家继承人当众宣布送给了萧星寒,偏偏拓跋浚今日一早还对“萧星寒”说,济慈山庄是江湖势力,济慈山庄的事情北漠国皇室不便插手。

    想起这些,拓跋浚肠子都悔青了!接下来假如萧星寒要把济慈山庄的弟子全都带回天厉国,他想拦都没有理由,况且他根本不想跟萧星寒起正面冲突!一旦萧星寒真的把济慈山庄带走了,不提北漠国遭受了多大的损失,北漠国皇室绝对会成为天下笑柄!拓跋浚这个皇帝也会被人耻笑无能,因为眼皮子底下的东西都能被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抢走!

    就在拓跋浚烦闷不已的时候,接到禀报,“萧星寒”又来了,而拓跋浚不能不见。

    “不知萧王前来所为何事啊?”拓跋浚看着慕容恕问道,他实在是笑不出来。

    慕容恕落座,声音幽寒地说:“有一桩交易,想和北皇谈谈。”

    拓跋浚眼眸微闪:“萧王请明言。”

    “想必北皇已经知道,济慈山庄被沈氏继承人送给了本王。”慕容恕对拓跋浚说。

    一提起这个,拓跋浚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但不得不点了头说:“朕听说了,不知萧王打算如何处置济慈山庄?”

    “本王打算将济慈山庄送给北皇。”慕容恕冷声说。

    拓跋浚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相信地看着慕容恕问:“萧王此话当真?”

    慕容恕微微点头:“济慈山庄对本王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本王并不想带走。假如北皇不要的话,本王就下令将济慈山庄解散了。”

    拓跋浚眼眸微暗:“萧王说说你的条件吧。”济慈山庄当然不能解散,他必须留住,只是不知道这次“萧星寒”想要什么。

    “长生花的事情,本王在找,北皇也请尽力,否则本王回去不好跟吾皇交代。”慕容恕看着拓跋浚冷声说。

    拓跋浚明白,“萧星寒”的意思是,假如他最终拿不到长生花,为了给厉皇一个交代,会改变主意,将济慈山庄带走。

    “没有别的条件了。”慕容恕冷声说,“北皇今日就可将这件事宣扬出去,也是为了保护济慈山庄。那原恒假如归来的话,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拓跋浚本以为“萧星寒”又要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只是再次提起长生花。拓跋浚心中微松,对着慕容恕点头说:“多谢萧王提醒。”拓跋浚其实暗中一直在寻找宇文缨,这件事,他会尽力的。

    慕容恕走了,把沈赟之给他的庄主令牌留给了拓跋浚。

    拓跋浚看着那枚令牌,眉头拧了起来。原恒突然失踪去了哪里,拓跋浚根本不知道。而拓跋浚现在得到了济慈山庄,也绝对不可能还给原恒,因为原恒现在已经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极恶之人,拓跋浚觉得,他接下来和原恒来往,还是要多加一些小心。

    当天傍晚时分,就在繁星城还在沸沸扬扬地传着济慈山庄改姓萧的时候,一张皇榜张贴了出来,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天厉国的萧王爷,为了两国友好,将济慈山庄送给了北漠国皇室。

    这对繁星城的人来说是好事,因为济慈山庄在的话,他们有什么病,都可以找到名医医治,并且济慈山庄从沈老庄主那里沿袭下来的规矩,看病不收诊金,如果需要购买济慈山庄的药材,才需要花钱。

    济慈山庄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沈家的药材生意,并不是给人看病。这也是曾经济慈山庄美名远扬的主要原因,可惜,名声被原恒毁了。

    不过毁得容易,回来也不难,因为原恒毕竟只是一个人,他甚至都不姓沈,那些坏事也是他一个人秘密做的,和其他人无关。只要他不再是济慈山庄的人,在世人眼中,济慈山庄还是从前那个济慈山庄。

    消息传到济慈山庄,有人喜有人忧。喜的是,他们不用担心要背井离乡去天厉国了,因为大部分人都并不想离开繁星城,不少在繁星城成家的弟子都以为只能离开济慈山庄了,如今不再需要作出选择。忧的是,被皇室掌控,以后必然不会像以前那么自由,至于具体会面对什么情况,还是个未知数。

    沈赟之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驿馆里面和莫轻尘喝酒。

    “什么?”沈赟之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莫轻尘说,“你们说话不算话!”

    莫轻尘其实也有些意外,他一脸无辜地摊手:“主子们的决定,我能怎么样啊?况且你不也是先斩后奏,我们是最后知道你把济慈山庄塞给我们的。”

    “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想要,觉得济慈山庄就是个麻烦!”沈赟之冷声说。

    莫轻尘轻哼了一声:“小子,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你真以为耍点小心眼,就能坑到萧星寒了?下辈子吧!这次的事情你也别着急怪我们,你自己好好想想,济慈山庄要真姓了萧,那不得跟着我们去天厉国吗?那么几百口人,少说一半都有家室,你问过他们愿意背井离乡吗?还有,归了皇室有什么不好?作为江湖门派谁都能欺负,被皇室管着谁还敢动?”

    “哼!你说得好听,还不就是嫌弃我们!”沈赟之冷声说。其实他冷静下来想想,让萧星寒把济慈山庄带走未必就是最好的,那么多弟子,不是想走就能走的。皇室管着,不提自由,安全绝对是够的。

    “你说对了!”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我就是嫌弃你,你走吧!”

    沈赟之狠狠地瞪了莫轻尘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

    “人我们不要了,藏宝库还是我们的啊!改明儿哥哥去拉药材,记得欢迎!”莫轻尘冲着沈赟之的背影大声说。

    沈赟之没有回头,扔给莫轻尘一个字:“滚!”

    莫轻尘唇角微勾,其实穆妍和慕容恕做出这样的决定,莫轻尘也是刚刚才知道。不过莫轻尘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心知穆妍这样的选择才是最好的,对大家都好。

    济慈山庄表面依旧有些混乱,但事实上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那些客人也都没有再次离开,因为拓跋浚下旨,说十月初十的名医大会照常举行,届时天厉国的萧王爷也会参加。

    很多医者也是求名逐利的,名医大会就是医者的一场竞赛,胜出者便能天下扬名,还能得到济慈山庄准备的奖赏,都是很少见的宝贝。

    今年济慈山庄出了这样的事情,短短数日,风波起了又落,最后落入了皇室手中。拓跋浚既然说了名医大会照常举行,那么接下来的名医大会跟往年最大的不同是,这等于是北漠国皇室举办的一场盛会,如果求名,胜出者名声会比往年更加响亮,因为有更多人在关注;如果求利,胜出者得到的利益也会比往年更加丰厚,因为皇室就算是为了面子,也不会小气的。

    沈赟之回到济慈山庄,就去找了沈芊芊。

    沈芊芊神色憔悴地坐在床上,额头还敷着一块毛巾。沈赟之默默地走到沈芊芊床前,叫了一声:“娘。”

    沈芊芊缓缓地转头看向了沈赟之,然后眼睛突然变得疯狂了起来,伸手就掐住了沈赟之的脖子,满脸怒意地说:“你这个孽子!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沈家的基业,全都毁在了你手中!”

    沈赟之推开沈芊芊,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面色一沉,看着沈芊芊冷声说:“娘,那个男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毁了沈家的不是我,是他!如果不是我,济慈山庄现在已经散了!”

    “滚!你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沈芊芊看着沈赟之声音尖利地说,“我们没有你这样不孝又愚蠢的儿子!”

    沈赟之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沈芊芊冷声说:“娘,我和原恒之间,你还是选了他是吗?”

    “没错!”沈芊芊厉声说,“你真是无法无天了!等恒哥回来,以皇上对他的看重,济慈山庄还是我们的!到时候我就告诉恒哥,你被逐出家门了!我们想要儿子,就再生一个!”

    听到沈芊芊最后一句话,沈赟之突然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他眼眶微红,不住地摇头,最后看了沈芊芊一眼,然后猛然转身,背影决绝地离开了。

    沈赟之知道沈芊芊蠢,但他还会回来找沈芊芊,是因为他一直觉得,沈芊芊是爱他这个儿子的,是在乎他的。可是直到刚才,沈赟之才如同遭到了当头棒喝,猛然清醒了!

    沈芊芊的确在乎沈赟之这个儿子,前提是不会伤害到她和原恒的利益,她自认为她和原恒的利益是一样的。说白了,沈芊芊和原恒都是情种,沈芊芊对原恒死心塌地,原恒却甘愿为另外一个女人赴汤蹈火,而对他们夫妻来说,在他们所谓的爱情面前,亲情算什么?亲骨肉又算什么?

    沈芊芊竟然能够对沈赟之说出,她想要儿子,就和原恒再生一个这种话,沈赟之觉得可笑,觉得心酸,也为自己感到悲哀。

    事实上,沈赟之的家表面光鲜,内里却早已经腐朽得不堪一击,他却还傻傻地以为他可以挽回些什么,他还以为到了最后,他至少还有母亲可以相依为命。

    如今,没了,什么都没了。沈赟之不怪沈芊芊,沈芊芊的愚蠢已经无药可救,他尽力了,最终却发现无能为力,现在也该放弃了。

    沈赟之漫无目的地走在济慈山庄里面,他的足迹踏遍了济慈山庄每一寸土地,他想要记住他在这里成长的童年,那无忧无虑充满着欢笑的童年。而那些肮脏的,混乱的,糟糕的,都过去了。因为沈赟之决定了,他要离开,离开繁星城,离开北漠国。

    后半夜了,莫轻尘睡得正熟的时候,突然被叫醒,睁开眼睛就看到沈赟之站在他的床边,沈赟之身后是连烬。

    “这是你的小弟,他说自己无家可归过来投奔你,我把人送到了,走了。”连烬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门口。

    莫轻尘神色莫名地看着沈赟之:“臭小子,你脑子有病吧?你不是要走吗?又回来干什么?老子拒绝收你这个小弟!”

    “现在拒绝晚了,让让。”沈赟之话落,低头把自己的鞋脱了,抬脚就上了莫轻尘的床。

    莫轻尘一脚就把沈赟之踹了下去:“滚滚滚!老子的床只能分给媳妇儿睡!你给我滚蛋!滚得越远越好!”

    沈赟之慢条斯理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莫轻尘面无表情地说:“你没媳妇儿,想赶我走,没门儿!你要不让我睡床,我就去找萧星寒告状,说你虐待我!”

    莫轻尘抓起枕头砸到了沈赟之头上:“有种你去找啊!你现在就去!你看我怕不怕?”

    “哥……”沈赟之突然低头,轻轻地叫了一声。

    莫轻尘眼眸微闪,看着沈赟之可怜巴巴的样子,心中突然生出了负罪感,想起了自己的当年。

    莫轻尘曾经是个在街上到处游荡的小乞丐,病得快死的时候遇到了萧星寒,萧星寒救了他,他不想再当乞丐,就也像沈赟之现在这样,低声哀求萧星寒收留他。

    萧星寒虽然拒绝了收留莫轻尘,不过也给了他一条生路,钱财和实力,这样才有了今天的莫轻尘。否则,莫轻尘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躺进乱葬岗了,到死都只有一个可笑的名字叫天下无敌……

    “我以后会听话,会好好学武功,不会给你惹麻烦,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沈赟之低着头的样子倒真的很像个乖宝宝,不过莫轻尘知道,这小子精着呢,而且比他还能闹腾,真变乖才是见鬼了。

    不过这让莫轻尘又想起自己了,他当年也对萧星寒说他要做个好孩子,后来也真的做了几年好人,结果好人没好报,摆脱了好人的束缚之后,他现在还不是解放天性,天天闹腾得很开心嘛……

    “算了算了!”莫轻尘有些不耐烦地说着,起身下床,从柜子里拿了一套被褥,铺在了地上,一边铺着一边说,“今晚就先这么将就着吧,怕了你了!”

    “谢谢哥。”听到沈赟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莫轻尘转身就看到沈赟之已经躺到了他的床上,还盖好了被子,只露出一张小脸,看着他怯怯地笑了笑说,“哥你真好,我都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谢谢哥把床让给我。”

    莫轻尘神色一僵,已经到嘴边的“滚下来睡地上”,就那么生生地给噎了回去……

    繁星城南郊的别院。

    萧星寒和穆妍未到辰时就起了,他们今日和原恒有约,在城外十里的白河亭交易,原恒已经失踪两天了。

    “萧寒寒,你觉得原恒今日会去吗?”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微微点头,给穆妍披上了一件斗篷说:“会。”

    “那他失踪两天,该不会真的去给我们找长生花了吧?”穆妍唇角微勾,“如果是的话,看来沈幽若对他真的很重要。”

    “走吧,小心一些。”萧星寒把穆妍昨日带回来的晋连城的鬼面具,戴在了穆妍的脸上。

    辰时已至,穆妍独自一人坐在白河亭的石碑旁边,看打扮倒是像极了昨日的晋连城。

    沈幽若就躺在穆妍旁边的地上,脸色煞白,因为她的内力已经被杜午的毒烟给废掉了,现在就是个废人。昨夜沈幽若醒来过一次,又被剑龙卫喂了迷药。

    穆妍效仿晋连城,用一根金线束缚着沈幽若的脖子,金线的另外一端,在穆妍的手镯上面。不过穆妍用的这金线可是水火不侵的,她只要想让沈幽若死,瞬息的时间就能办到。

    萧星寒在暗中盯着没有露面,这是穆妍的安排。穆妍说不能一开始就把最厉害的底牌全都亮给敌人看,她打头阵,萧星寒在暗处伺机而动。萧星寒表示,一切都听穆妍的。

    结果穆妍一直等到了辰时过半,并不见有人来。穆妍眼眸微眯,看了沈幽若一眼,原恒会舍弃沈幽若?答案是否定的,假如原恒真的是去找长生花救沈幽若,现在说不定还在赶过来的路上,穆妍决定再耐心等等。

    这天一大早就很阴沉,又过了半个时辰,巳时已至,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并且很快就变成了鹅毛大雪。

    因为落雪,周围没有行人经过,穆妍也一直没有离开。她坚信原恒一定会来,因为沈幽若对原恒来说很重要。这次如果错过了,下次再约,就很难了。而让穆妍放心的一点是,现在看来,原恒不可能在白河亭周围设置什么阵法。只要原恒不用阵法,不管是用毒术还是武功,穆妍加上萧星寒两个人,都没在怕的。

    巳时过半,风雪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并且正在很快放大,有人来了!

    穆妍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沈幽若的脖子上添了一道新的血痕,而穆妍看着来人,模仿晋连城的声音叫了一声:“原庄主。”

    “原来是你!”原恒听出了这个声音,并且认得这个面具,因为他之前帮助拓跋浚对付过晋连城师徒。

    原恒风尘仆仆地赶来,身上似乎受了伤,手中还拿着一个不小的盒子。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穆妍身旁的沈幽若,看到沈幽若苍白羸弱的脸色,还有脖子上的血痕,原恒眼底闪过一道嗜血的杀意:“你对她做了什么?”

    “原庄主何必废话,本公子做了什么很明显不是吗?不过原庄主放心,本公子对你的女儿……哦不,你的女人没有任何兴趣,可没碰过她一根手指头。”穆妍声调怪异地说,“原庄主,交出长生花,本公子就把她还给你。”

    原恒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穆妍面色沉沉地说:“好!你放了她,长生花,我给你!”

    “打开你带来的盒子,本公子要验货。”穆妍命令原恒。

    原恒打开了他手中拿着的木盒,一朵墨色的花出现在穆妍面前。花瓣层层叠叠,花蕊为血红的颜色,两种颜色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妖冶异常。而这,就是传说中的长生花!

    “放了她!”原恒厉声说。

    “好说。”穆妍唇角微勾,“把长生花放在我们两人中间的位置,然后你再退回去。”

    原恒照做了,装着长生花的木盒被他放在了地上,他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穆妍猛然放开对沈幽若的束缚,把沈幽若朝着原恒扔了过去,原恒飞身而起接住沈幽若的同时,穆妍已经拿到长生花急速后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若儿!”原恒第一时间给沈幽若把脉,神色大变,他发现沈幽若的内力已经空空如也。

    而原恒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指有灼热感,低头就看到他的手指已经变成了乌黑的颜色,显然是中了毒,毒性还在往其他地方蔓延!而原恒这才发现,沈幽若的手腕上,被抹了毒药,对方显然算计好了他会做什么!

    “找死!”原恒厉声说了两个字,看着沈幽若,又放缓了声音说,“若儿,别怕,我有办法让你的内力恢复,蛇丹和万年冰莲也都会给你的。”

    明面上离开,事实上还躲在附近的穆妍唇角微勾:原恒,还想着蛇丹和万年冰莲呢?赶紧回济慈山庄去看看吧,天大的“惊喜”在呼唤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