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40.你比我丑

时间:2018-03-12作者:三木游游

    拓跋翎没有说话,放手,转身,飞身离开了。

    莫轻尘嘿嘿一笑,伸手拍了一下连烬的肩膀说:“阿烬美人儿,我说了这个丑公主不是小心眼,根本不会生气的,你看到了吧?”

    连烬神色平静地看了莫轻尘一眼,放手,转身,离开了。

    莫轻尘愣怔的功夫,慕容恕也不见了人影,只剩下莫轻尘自己和地上昏迷不醒浑身血污的方嬷嬷。

    莫轻尘无语望天,伸手抽了自己一巴掌:“嘴怎么那么欠呢……”

    最后莫轻尘提着方嬷嬷回来的时候,其他三个人已经坐在穆妍的帐篷里面休息了。

    “主子,人带回来了。”莫轻尘把方嬷嬷扔在了地上。

    “绑起来,弄醒,下点药。”穆妍很淡定地说。

    “是。”莫轻尘把方嬷嬷用绳子捆起来,接上了方嬷嬷的下巴,往她口中扔了一颗药丸,然后挥手狠狠地抽了方嬷嬷两巴掌,不过片刻功夫,方嬷嬷睁开苍老的眼睛,醒了过来。

    方嬷嬷下意识地想要咬舌自尽,可是却发现她全身上下,包括牙齿在内,一点力气都没有。她吃的药是穆妍专门研究出来对付咬舌自尽这种类型的人的,方嬷嬷现在除了说话之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方嬷嬷看着和穆妍坐在一起的拓跋翎,眼神仿佛淬了毒一般,恨不得立刻过来把拓跋翎给撕成碎片!

    拓跋翎神色如常,没有开口。穆妍看着方嬷嬷冷声问:“你们如何知道拓跋严在我们手中?”

    方嬷嬷直接闭上了眼睛,摆明了不合作。穆妍对着莫轻尘打了个眼色,莫轻尘会意,又把另外一颗药丸塞进了方嬷嬷口中。

    下一刻,方嬷嬷忍不住全身颤抖,因为实在是太痒了。就像有千万只蚂蚁,爬进了她的骨髓,在噬咬她的血肉一般。偏偏她这会儿手脚都被束缚着,没有任何办法化解这让人生不如死的痒意。

    方嬷嬷脸色极度扭曲,而穆妍他们就坐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方嬷嬷感觉身上的痒意突然消散,她浑身已经像是水里泡过的一样,感觉命都去了半条。

    “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要不要说,否则,再来一次。”穆妍声音残忍地说着,倒数了三个数,“三,二,一……”

    莫轻尘再次掰开方嬷嬷的嘴,又塞进去一颗药丸。这药丸还是有名字的,叫做“痒不死你”,穆妍取的……

    如此,过了三次,方嬷嬷已经意识不清了,真真感觉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是什么。她脸色煞白地趴在地上,喃喃地说:“我说……”

    “说啊!”莫轻尘踢了方嬷嬷一脚。

    方嬷嬷眼底却闪过一丝疯狂,声音怪异地说:“就是拓跋翎那个贱人给主子传的信……她在做戏……骗你们……”

    穆妍目光冷然地看着方嬷嬷,要是一般人,早就招了,这个老女人一开始就存了必死的心,不求生,就威胁不到她,接下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不会说出真相的。

    “罢了,把她带下去,不死即可,等到了繁星城,送给北皇当见面礼。”穆妍冷声说。

    方嬷嬷身子又颤了一下,她本以为这下终于可以死去解脱了,谁知道穆妍竟然还要让她活着,把她送给拓跋浚。方嬷嬷知道,她的苦日子,这才刚刚开始……

    人都散去了,帐篷里面只剩下了穆妍和萧星寒两个人。

    穆妍若有所思:“现在知道小严身份的人越来越多了,并且有些是敌人,难保他们不会把小严的身份暴露出去,到那时,我们会很被动。”

    北漠国的太后宇文缨如今不知身在何处,而她能够逃离繁星城,还能找到拓跋严,穆妍直觉她有高人相助。

    假如说只有宇文缨知道拓跋严在哪,宇文缨如果没有失去理智的话,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她的计划是带着拓跋严杀回繁星城,拿回北漠国的皇权,而不是在这之前,让拓跋严暴露,成为众矢之的。

    一旦拓跋严暴露了,那么世人,尤其是天厉国皇室,都会揣测萧星寒收留拓跋良的儿子是何居心,不用怀疑,大部分的人都会认为这是萧星寒想要利用拓跋严,图谋北漠国的皇权。

    天厉国想要吞掉北漠国是一回事,萧星寒自己瞒着天厉国皇室,去图谋北漠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到那时,厉啸天一定会猜忌萧星寒,世人会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萧星寒的行为。

    而拓跋浚一旦得知拓跋严的所在,会不择手段地尽快除掉拓跋严,即便他做不到,但总归是个麻烦。

    “不必担心。”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即便小严的身份暴露了,也不会怎么样。”

    萧星寒当初收留拓跋严的时候,就没想过能瞒一辈子。拓跋严的身份暴露了,厉啸天会猜忌萧星寒,但萧家人和苏家人现在都在厉啸天的眼皮子底下,厉啸天如果没有失去理智的话,就会知道萧星寒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背叛天厉国。

    而一旦萧星寒再带着暴露了身份的拓跋严回到耒阳城,这对天厉国来说,就是好事了,因为拓跋严可以是个质子,也可以是个傀儡,天厉国皇室以帮助拓跋严收回北漠国为名,甚至可以光明正大冠冕堂皇地对北漠国下手。如此,厉啸天求之不得。

    至于其他人怎么看,萧星寒根本不在意,而拓跋浚也绝无可能再伤害到拓跋严一根头发。

    穆妍想了想,微微点头说:“静观其变吧,我还是希望小严的身份不要传出去。”

    第二天天还未亮,对岸的北漠国将士安排好了船只,将送亲的队伍全都渡了过去。队伍太庞大,船只不够,只能一趟一趟来。等他们到了北漠国的边城辽阳城的时候,已经快要傍晚了。

    拓跋翎安排所有人在辽阳城停留一晚,第二天再走,因为他们已经有近半月的时间没有住过正常的地方了,接下来又是很漫长的一段行程,风餐露宿是难免的。

    辽阳城是北漠国和天厉国之间行商之人的必经之地,虽不繁华,也算热闹。

    进了城主府安顿好之后,莫轻尘就拉着连烬说要一起出去喝酒,结果还没出城主府,半路远远地看到了拓跋翎。

    “走!去问问那丑公主今天咱们的野味在哪儿!”莫轻尘嘿嘿一笑,不由分说地拽着连烬朝着拓跋翎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结果两人距离拓跋翎还有三米远的时候,有个人突然冲到了他们前面,朝着拓跋翎跑了过去。看背影,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拓跋十一!”少年冲过去就要拉拓跋翎,结果拓跋翎面无表情地躲开了。

    “什么情况?”莫轻尘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在拓跋翎看到他们之前,拽着连烬飞身上了一棵大树躲了起来,摆明了要看热闹。

    连烬皱眉:“小天儿,不是要出去喝酒吗?”

    “等会儿再去!”莫轻尘示意连烬不要说话。

    如果穆妍在这里的话,一眼就能认出突然出现的这个少年是什么人,因为他们曾经在东阳国见过,这个少年还坑了穆妍一把。他就是沈幽若同母异父的弟弟,如今济慈山庄的少庄主,名叫沈赟之,现年十三岁。

    沈赟之的身高比起他去年和穆妍遇到的时候,长了足足有一头,看起来已经是个翩翩少年了。他穿着一身华贵的宝蓝色锦袍,腰间的玉佩一看就价值不菲,俊秀的脸上满是少年意气的张扬。

    “拓跋十一,这么久没见,你肯定想我了,不要装了!”沈赟之看着拓跋翎一脸骄纵地说。

    莫轻尘噗嗤一声笑了,然后赶紧捂住嘴,压低声音说:“那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就看上这个丑巴巴的公主了!真够可以的!”

    连烬神色莫名,他不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觉得很无礼。本身拓跋翎跟他们虽然不是朋友,但也不算敌人,莫轻尘喜欢闹腾,连烬并不喜欢。

    拓跋翎皱眉看着沈赟之:“沈公子,不要再说那样的话!”

    “拓跋十一你什么意思?本公子的命是你救的!本公子已经发过誓,要以身相许!”沈赟之看着拓跋翎轻哼了一声,“再说了,你长得这么丑,本公子愿意等长大了之后娶你,你就偷着乐吧!”

    “这小子好欠揍啊!”莫轻尘突然感觉手有点痒。他说拓跋翎丑,纯属调侃,可沈赟之摆明了就是看不起拓跋翎,一副施舍拓跋翎的样子,莫轻尘瞬间觉得自己的嘴根本就不欠,下面那小子才是真的嘴贱!

    “沈公子,我再说一遍,以后离我远一点!”拓跋翎神色一冷,看着沈赟之冷声说。

    “拓跋十一!小爷告诉你,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沈赟之瞪着拓跋翎说,“等这次回去,小爷就请皇上赐婚,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别想跑!”

    拓跋翎转身要走,沈赟之伸手就要去拉,正在这时,一颗石子以极快的速度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地打中了沈赟之伸出去的那只手。

    “啊!”沈赟之惨叫了一声,脸色瞬间有些扭曲,他捂着受伤的手,猛然转头,“谁?滚出来!”

    拓跋翎看着莫轻尘和连烬在沈赟之发现他们之前就离开了,莫轻尘还对着拓跋翎打了个手势,意思好像是在说,不用谢……

    “拓跋十一,你是不是……”沈赟之再转身,拓跋翎也不见了。他神色懊恼地嘀咕了一句,“拓跋十一不会真的在外面有男人了吧?这可不行!”

    此时已经走在辽阳城大街上的莫轻尘和连烬,正在说拓跋翎和沈赟之的事情,准确来说,是莫轻尘喋喋不休,连烬不想理他。

    “真没想到那个丑公主竟然也有爱慕者,还是个小弟弟!”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不过那小子实在是太欠揍了!我看没戏!阿烬你说呢?”

    “小天儿,他们的事,跟咱们有关系吗?”连烬看着莫轻尘神色淡淡地问。

    莫轻尘嘿嘿一笑:“当然有了!那个丑公主可是咱们家小严的姑姑,谁娶了她,那就是小严的姑父,我们要帮她好好把把关,毕竟也不是外人嘛!”

    “我觉得你应该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亲事。”连烬看着莫轻尘说,“你也老大不小了。”

    “不急不急!”莫轻尘无所谓地摇头,“我要求高着呢,碰不到喜欢的,宁愿这辈子打光棍儿!”

    “什么要求?”连烬好奇地问。

    莫轻尘笑了:“脸要长得美,身材要好,温柔听话。”完全的直男审美……

    连烬扶额:“祝你早日找到。”

    “阿烬你呢?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姑娘?”莫轻尘反问连烬。

    连烬摇了摇头说:“没想过,我觉得现在就已经很好了。”

    “这个怎么能不想呢?”莫轻尘揽着连烬的肩膀进了一家酒楼,“你是不是喜欢我家主子?”

    连烬点头又摇头:“这不是一回事。”

    “明白!”莫轻尘点头,“不过你可千万别以我家主子的标准去找姑娘,绝对找不到的!”

    连烬唇角微勾:“别胡说了,喝酒去吧。”

    辽阳城城主府。

    穆妍收到禀报,说济慈山庄的少庄主求见,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就是萧王妃啊?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怪不得能把萧阎王都迷得神魂颠倒的!”一身华服的少年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看到穆妍的时候,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艳,然后不等穆妍开口,就在穆妍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还往四周看了看,“丫鬟呢?怎么没有人上茶?”完全就是一个混不吝的小纨绔。

    穆妍提起茶壶,慢条斯理地给沈赟之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沈赟之面前。

    沈赟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放下了,继续盯着穆妍看:“都说你恃宠而骄,我看你这个萧王妃挺懂礼数的嘛!”

    “那是。”穆妍唇角微勾,“本妃倒的一杯茶,黄金万两,拿来吧。”

    沈赟之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就这破茶?一杯黄金万两?你怎么不去抢?”

    “我就是在抢你的钱啊,给不给一句话。”穆妍冷笑,“不给的话,茶里面下的药,可是马上就要发作了。”

    穆妍话落,沈赟之突然感觉全身发痒,尤其是他的脸,他忍不住抓了两下,脸上立刻出现了两道红痕……

    沈赟之已经坐不住跳了起来,不停地抓挠着自己身上各处,瞪着穆妍说:“快把解药给我!”

    “说过了,黄金万两。”穆妍心情颇好地看着沈赟之像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当初在东阳国,穆妍身体虚弱的时候,这个小子从天而降,砸了穆妍的屋顶,还开口就管穆妍叫哥,害得穆妍为了息事宁人,赔出去万两银票。

    虽然沈赟之的父亲原恒后来出现,为了感谢穆妍,送给穆妍一块萧家的神医令,但是拜沈赟之的姐姐沈幽若所赐,穆妍已经很清楚那块神医令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是原恒为了不让沈幽若嫁给萧星寒,随手扔给她一个陌生人而已。

    沈赟之扯下腰间的玉佩,朝着穆妍扔了过去:“不止黄金万两!解药呢!快给我解药!”

    “张嘴。”穆妍话落,沈赟之张口,一颗药丸就进了他的口中。

    入口即化的药丸带着一股甜香,那折磨得沈赟之快要疯了的痒意瞬间消散。他神色恼怒,伸手就朝着穆妍打了过来:“竟然敢给小爷下药!你活得不耐烦了!”

    穆妍坐在原地未动,沈赟之的手却在还未靠近穆妍的时候,突然僵在了那里,然后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刚刚给你的解药里面,加了一点好料。”穆妍似笑非笑地说,“想要新的解药,再拿黄金万两。”

    沈赟之看着穆妍的眼神像是见了鬼一般,他虚弱无力地躺在地上,瞪着穆妍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坏……”

    “说的跟你是什么好人一样。”穆妍冷笑,“给不给,自己看着办。我数三声,你拿不出来,我就把你扔出去,你看会不会有人给你主持公道。”

    “给……我给还不行吗……”沈赟之都快哭了,从怀里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令牌正面刻着一个沈字。这令牌是济慈山庄的名医令,和萧家神医令是一种性质,拿着这枚令牌,可以无条件要求济慈山庄做一件事。

    穆妍接过令牌,把一颗药丸扔在了地上。沈赟之伸手捡起来塞进口中,力气恢复之后,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沈赟之倒是没走,而是默默地坐在了距离穆妍最远的一个位置,神色怪异地看着穆妍,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来辽阳城做什么?”穆妍把沈家名医令放在一旁,看着沈赟之问。她这也算是报仇了,这小子一看就顽劣成性,无法无天,就得一开始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然他只会得寸进尺。

    “找我女人。”沈赟之的声音相当郁闷。

    “就你?”穆妍上下打量了一下沈赟之,似笑非笑地说。

    沈赟之感觉受到了羞辱,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我怎么了?我已经不小了,等过两年我就把我女人娶了!”

    穆妍笑了:“所以你女人是?”

    “拓跋十一!”沈赟之轻哼了一声说,“虽然她长得不好看,但是她救过我的命,我发过誓要娶她的!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说话不算数!”

    穆妍噗嗤一声笑了,看着沈赟之问:“沈小公子,拓跋十一公主愿意嫁给你吗?”

    “当然愿意了!除了我,谁还会愿意娶她?她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啊?”沈赟之轻哼了一声说。

    “对这件事,你爹怎么看?”穆妍看着沈赟之问。

    沈赟之唇角微勾:“我爹说了,喜欢的女人就要去追,不要考虑任何其他的事情!”

    “但我并不觉得你喜欢拓跋公主,应该说,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喜欢。”穆妍看着沈赟之说。

    “你知道什么?总之她是我的女人,谁敢跟我抢,我跟谁没完!”沈赟之放了一句狠话。

    “你姐姐可还好?”穆妍看着沈赟之,突然问起了沈幽若。

    沈赟之愣了一下,然后看着穆妍笑了起来:“我那姐姐曾经跟萧王定过亲,你肯定希望她过得不好!”

    “当然。”穆妍唇角微勾。

    “你这个王妃,真不是什么好人,一点儿都不善良!”沈赟之看着穆妍说,“不过让你失望了,我姐姐现在过得好着呢,皇上对她宠爱有加。”

    “好生失望啊。”穆妍看着沈赟之说,“你滚吧,我不想看到你了。”

    “我去找我女人去!”沈赟之话落,扬长而去,倒也没再提被穆妍抢走的玉佩和令牌。

    穆妍只能说,拓跋翎会喜欢这小子才是见了鬼了,欠揍的小屁孩一个!

    萧星寒从外面进来,看到穆妍面前的玉佩和令牌,神色未变地问了一句:“哪儿来的?”

    “抢来的。”穆妍唇角微勾,拿着那枚名医令说,“正好咱们这次要去济慈山庄参加名医大会,到时候用这枚令牌,要求那位入赘沈家的原庄主,把济慈山庄珍藏的药材全都送给咱们,你说怎么样?”

    “可以。”萧星寒微微点头。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出发离开辽阳城的时候,沈赟之骑着马跟在拓跋翎身后,拓跋翎显然不想理会他,但他完全厚脸皮,根本赶不走,而且各种闹腾。跟沈赟之比起来,莫轻尘真的算很乖很成熟了。

    这天晚上,又是露宿野外,拓跋翎去打猎的时候,带着苏绮一起,沈赟之非要跟去。他一路喋喋不休,拓跋翎仿佛根本没有听见,苏绮忍不了了,很干脆地把沈赟之给绑起来吊在了一棵树上,等她们打猎回来的时候才把他放下来。

    结果沈赟之落地,说的第一句是:“拓跋十一,有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作对比,我突然觉得你很温柔。”

    苏绮什么都没想,一脚就把沈赟之给踹飞了,然后一脸同情地看着拓跋翎说:“这种小混蛋真是烦死了,你就得揍他,不然他只会蹬鼻子上脸!”

    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我打过他很多次了,没有用,现在懒得打了。”

    苏绮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拓跋翎的肩膀说:“最好的办法是,赶紧找个喜欢的男人嫁了,那小混蛋就不会再缠着你了!”

    “随缘吧。”拓跋翎不甚在意地说。

    “拓跋十一!你给我站住!”身后传来沈赟之气急败坏的声音,拓跋翎和苏绮不约而同地飞身而起,提着她们的猎物跑了。

    又过了几天,他们真正走进了沙漠之中。这会儿已经是深秋季节,白天的时候还好,有时候阳光很烈,一到夜晚,气温骤降,帐篷里面必须放着炭盆,不然冷得不行。

    这天他们到了北漠国的一座贸易大城白河城。白河是北漠国最大的一条河,也是北漠国最重要的水源,北漠国的城池超过半数都建造在白河附近。

    北漠国土地贫瘠,粮食产量不多,但盛产玉石和香料,玉石雕刻手艺和制香手艺,都远超其他三国,纺织和刺绣等手工艺也非常厉害。

    白河城中店铺林立,非常热闹。长长的送亲队伍进了白河城,百姓们都纷纷上街去看。

    “那就是天厉国的萧阎王啊?”

    “十一公主的脸还是那个样子,恐怕是嫁不出去了!”

    “如果能够看到萧王妃就好了!都说她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呢!”

    ……

    穆妍坐在马车里,拓跋严依偎在她身旁小声说:“娘,我来过这里的。”

    “嗯,这里好玩吗?”穆妍微微一笑。

    “有好多卖东西的。”拓跋严说。

    “等会让你小天儿叔叔带你出来转转,想买什么就买。”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说。

    队伍走过,白河城的百姓还在议论纷纷。街边一家卖玉器的店铺里,一个中年妇人脚步匆匆地去了后院。

    后院只有一个简陋的小院子,院子里摆放了一块很大的石头。中年妇人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声音恭敬地说:“主子,他们人到了。”

    “进来。”房间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女声。

    中年妇人推门进去,垂头行了个大礼:“参见主子。”

    “方嬷嬷还是没有消息吗?”坐在窗边的老妇人转身看了过来。她年纪已经不小了,头发都白了,但是那张脸保养得极好,脸上并没有多少皱纹,神色微微有些苍白,眼神非常凌厉。她就是拓跋良的母亲,北漠国的皇太后宇文缨。

    “回主子的话,没有方嬷嬷的消息。”中年妇人恭声说。

    “拓跋翎那个贱人果然靠不住!方嬷嬷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宇文缨厉声说。

    “主子为了寻找小主子,取了那么多心头血,身体现在还未恢复。”中年妇人沉声说,“现在方嬷嬷又出了事,小主子的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的。既然已经知道了小严所在,总会有机会让他回到我身边!”宇文缨眼眸幽深地说,“立即给毒宗那对师徒发消息,我要尽快见到他们!”

    “是。”中年妇人神色恭敬地说。

    在城主府安顿好之后,莫轻尘和连烬带着拓跋严一起出去吃饭,走到半路又碰上了拓跋翎,拓跋翎身边还跟着怎么都赶不走甩不掉的沈赟之。

    莫轻尘眼眸微闪,笑着开口对拓跋翎说:“拓跋公主,你前些日子请我们吃了那么多野味,今日我们请你吃饭喝酒,赏个脸吧。”

    “不去不去!”沈赟之挡在拓跋翎面前,看着莫轻尘没好气地说,“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喝什么酒?这是我女人,你们不能打她的主意!”

    “没跟你说话,小孩儿滚一边儿去!”莫轻尘白了沈赟之一眼,看着沈赟之的眼神非常轻蔑。

    “拓跋十一,告诉他们,你不去!想吃什么我请你!我可以陪你喝酒!”沈赟之回头看着拓跋翎说。

    拓跋翎神色淡淡地看着莫轻尘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赟之瞬间不高兴了,伸手要去拉拓跋翎,拓跋翎脚步微转,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三米开外,站在了连烬身旁。

    沈赟之飞身追了过来,莫轻尘嘿嘿一笑说:“阿烬,你带着小严,先请拓跋公主去酒楼,我把这小子解决了,随后就来!”

    莫轻尘话落,拔剑,指向了冲过来的沈赟之,冷笑着说:“小子,听说你是济慈山庄的少庄主,定然实力不凡,今日就让本公子领教一下吧!”

    “打就打,谁怕谁?”沈赟之也毫不示弱地拔出了自己的剑,很快和莫轻尘打了起来。

    拓跋翎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正准备跟连烬说她谢谢他们帮她摆脱了沈赟之,请客吃饭的事情就算了的时候,连烬牵着拓跋严,看着她神色淡淡地说:“拓跋公主,走吧。”

    连烬话落就往前走去,拓跋翎犹豫了一下,默默地跟了上去。在拓跋严第三次偷偷回头看拓跋翎的时候,拓跋翎加快了脚步,走到拓跋严身旁,看着他叫了一声:“萧小公子。”

    拓跋严眨了眨眼睛,微微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哦,我是。”

    连烬唇角勾起了一抹清浅的弧度,而拓跋翎默默地走到了连烬身旁,刻意跟拓跋严拉开距离,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怀疑。

    白河城的夜晚依旧十分热闹,两大一小进了一家酒楼,找了一个临街的雅间坐了进去。菜是拓跋翎点的,大部分都是北漠国的特色菜,肉类居多。

    一时沉默无言,过了一会儿,拓跋翎看着连烬说:“我在萧王府见过你。”她早就知道连烬现在的脸不是真容,拓跋严管连烬叫美人儿叔叔,是因为他的容貌的确极美。

    “我本名连烬,化名莫问尘。”连烬神色淡淡地说。连烬这一路一直在照顾拓跋严,根本没有跟除了拓跋翎之外的外人打过交道,这还是第一次说他自己的化名。这个名字是穆妍给他取的,听起来跟莫轻尘是亲兄弟一样。先前莫轻尘还拉着他结义,专门请萧星寒和穆妍,以及慕容恕和苏绮给他们做了见证。

    “放心,你的名字,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拓跋翎微微点头。

    气氛再次沉默,拓跋严不知道该不该跟拓跋翎说话,就一直吃桌上的小点心。而连烬觉得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他和拓跋翎在萧王府后花园见过一次,他知道,从耒阳城离开的时候,拓跋翎就认出他了。

    一直到菜上齐了,莫轻尘才终于出现。他一来,当然不可能继续冷场了。

    “哎!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大家也不是外人,来来来,先碰一杯!”莫轻尘举杯笑着说,“首先感谢拓跋公主前些日子请我们吃的肉,其次希望拓跋公主接下来继续请我们吃肉!哈哈!”

    拓跋翎嘴角微抽,和莫轻尘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

    “你们都不知道,我把姓沈那小子揍得哭爹喊娘的!”莫轻尘一脸得意地说,“年纪小小不学好,天天跟着女人跑,就是欠揍!”

    “多谢。”拓跋翎又对着莫轻尘举杯。

    “不用,举手之劳。”莫轻尘不甚在意地说,“不过咱们也不是外人,我哪句话说得不对拓跋公主千万别介意啊!姓沈那个臭小子虽然现在很幼稚,但是万一拓跋公主真的嫁不出去呢,也不是不能考虑……”

    “小天儿,你胡说什么呢?”连烬皱眉看着莫轻尘,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胡说啊!”莫轻尘一脸无辜地说,“我说这话,也是为了拓跋公主好。难不成拓跋公主嫁不出去,阿烬你娶她啊?”

    拓跋翎放下酒杯,神色淡淡地站了起来:“两位莫公子,这酒我喝完了,谢谢你们的款待,告辞。”

    “哎!别走啊!”莫轻尘开口挽留,话音未落,拓跋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连烬看着莫轻尘神色无奈地说:“说好了请人家吃饭,筷子还没动人就被你气走了,这下你高兴了?”

    “不会不会!”莫轻尘摇头说,“那个拓跋十一公主很大度,才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你想啊,她从小到大,说她丑的人多了去了,她应该听过很多难听的话,都习惯了。”

    “别人是别人,你能不能别再说她貌丑了?”连烬神色严肃地看着莫轻尘说,“你也说了,大家都不是外人,你说话就不能客气一点?”

    莫轻尘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阿烬,那个拓跋公主都不生气,你怎么生气了?”

    连烬皱眉:“谁生气了?我在跟你说正经的,既然把她当朋友,就好好跟她说话。”

    “可她真的长得丑啊!”莫轻尘眼眸微微闪了闪。

    “样貌有那么重要吗?”连烬皱眉。

    “当然重要了!”莫轻尘点头。

    “既然这样,从今天开始,我要叫你丑天。”连烬轻哼了一声说。

    “丑天?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哪儿丑了?你说清楚!”莫轻尘表示不服。

    连烬看着莫轻尘,声音凉凉地说:“你比我丑。”

    拓跋严笑得乐不可支,莫轻尘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