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39.他向来喜欢胡说八道

时间:2018-03-11作者:三木游游

    八月十五夜,天厉国天玑城。

    城郊的破庙里面,杜午席地而坐,那个装了血踪蛊的小罐子,还在旁边的香案上面放着,罐子里面的蛊虫,一直在朝着一个方向游,那是天玑城城主府所在的方向。

    “师父,徒儿已经给那老女人传了信。”晋连城出现在不远处,声音恭敬地说。

    “好。”杜午睁开眼睛,看向了晋连城,“赤焰,为师之前忽略了,现在突然想起,你和青莲是亲兄弟,用你的心头血来养血踪蛊,便可找到青莲。”

    晋连城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寒光,低着头说:“师父,找他做什么?他对毒宗不忠心,只会坏了师父的事!”

    “赤焰,对毒宗不忠的弟子,死!”杜午声音低沉地说。

    “师父,青莲那样的性格,掀不起什么风浪,说不定他现在已经隐居了,何必再找?”晋连城低声说。

    “赤焰,为师真的有些看不懂你了。”杜午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掸了一下衣服上面的尘土,看着晋连城冷声说,“你明明根本就不在意青莲的生死,为何现在要忤逆为师的意思?”

    晋连城垂头:“师父,他是我弟弟。”

    “可笑!可笑至极!”杜午冷笑,“曾经你几次对他不利,差点害死他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他是你弟弟?”

    “求师父放过阿烬!”晋连城膝盖一弯,在杜午面前跪了下来,头垂得很低。

    杜午冷眼看着晋连城:“赤焰,你心里还是有青莲的,只是一旦涉及到你自己的利益,你根本不会在意他的生死,如今他已经走了,你想做一回好兄弟,因为你知道,就算你拒绝了,为师也不会强求。”

    “师父心里,也是有阿烬的。”晋连城垂着头说,“他从未真的把自己当做毒宗人,师父却还是把他养大,传授武艺,即便他背叛师门,抢走了师父的还生蛊,师父依旧留着他的命。”

    杜午冷眼看着晋连城,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诡异至极:“赤焰,你说得没错!青莲是个很完美的人,为师现在回想一下,总是能想起他的好。为师当初真的希望他可以传承为师的衣钵,把毒宗交给他,因为为师觉得,如若能把青莲那样的孩子变成你这样不择手段的混蛋,就真的完美了!可惜,为师失败了!”

    “师父,阿烬既然已经走了,就放过他吧。”晋连城沉声说。

    杜午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想要把连烬那样美好善良的人给变成一个毒物,那对他来说是一种不同寻常的成就,而这也是他一直没舍得杀连烬的主要原因。

    晋连城跟杜午还是不一样的。

    晋连城不会忘记是连烬这个弟弟让他获得了新生,是连烬给了他现在的性命。在晋连城心底,还是有连烬这个弟弟的,因为曾经连烬那么无私无畏地只对他好。

    但晋连城是自私的,在某些时候自私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他之前害得连烬被扔进毒窟,其实是他心中认定杜午绝对不会要了连烬的命,至于连烬会受到何种非人的折磨,晋连城没那么在意。

    如今连烬已经离开了毒宗,摆脱了杜午,晋连城知道这是连烬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而他现在在不危及自身的情况下,选择保护连烬,拒绝用自己的血来养血踪蛊,其实很正常。

    因为对晋连城来说,连烬从来都不是他的仇人,他没有必要为了取悦杜午,选择把连烬抓回来,再让他忍受无尽的折磨。况且,晋连城并不认为他一辈子都会在毒宗跟着杜午,他总有一天要回东阳国去的,到那时,他或许会再去找连烬,让连烬帮他,但现在不会。

    “赤焰,这次为师就给你一个面子!”杜午看着晋连城冷声说,“青莲最好真的躲得远远的,不要让为师撞见,假如为师再碰到他,为师不会让他死,到那时,为师会用他来做蛊人!”

    晋连城心中微微颤了一下。蛊人,是杜午用来养蛊试蛊的傀儡,毒宗之中现在就有这样一个弟子,晋连城见过,他觉得那人活着还不如死了……

    “这段时间关于你还活着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你有什么打算?”杜午看着晋连城问。

    晋连城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徒儿会回东阳国,拿回属于我的一切,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哼!”杜午冷哼了一声,“算你没犯蠢!你现在回去,就算顺利坐上了东阳国的皇位,那些盯着你的人,也不会容忍你多活几天!”

    “师父教训得是。”晋连城沉声说。

    “起来吧。”杜午冷冷地说,“十月初十,济慈山庄名医大会,便是我毒宗在江湖扬名的日子!此外,有传闻说长生花出现在繁星城,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

    “师父,不知长生花是何物?”晋连城站起来,恭声问道。

    “长生花虽不能让人长生不老,但延年益寿有奇效,是皇帝最想要的东西。”杜午冷笑,“赤焰,假如能够得到长生花,为师或许可以让你摆脱还生蛊的折磨,好好地活下去。”

    晋连城眼睛一亮:“师父,徒儿一定拼尽全力,拿到长生花!”

    “为师现在就要离开,你呢?”杜午看着晋连城眼眸幽深地问。

    “徒儿自然是跟随师父一起走!”晋连城说。

    “很好,你想要的那个女人此刻就在天玑城,假如你这次还要不知死活地去找她,你就是为师的下一个蛊人!”杜午话落,伸手拿过旁边香案上面的罐子,消失在破庙之中。

    晋连城眼眸微暗,紧跟着杜午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天玑城城主府的方向,拳头微微握了起来,很快又松开了。

    夜色晴明,月如银盘。

    天玑城城主府的后花园里面有一片湖,湖中央有一个亭子,此时苏绮和慕容恕,以及莫轻尘和连烬,一块带着拓跋严在庆祝节日。他们都知道每月十五是穆妍的虚弱期,反正有萧星寒陪着穆妍。

    “你们有人去过北漠国吗?”苏绮看着在座的几个男人问,话落还加了一句,“小严你不算啊!”

    “我去过。”慕容恕开口,看着苏绮微微一笑说。

    “阿烬你没有去过吗?”苏绮直接忽略了慕容恕,看着连烬问。

    连烬微微摇头:“没有。”

    “小天儿你呢?”苏绮问莫轻尘。

    莫轻尘嘿嘿一笑:“去过,在梦里。”

    “阿绮,我去过。”慕容恕再次开口强调。

    苏绮笑容满面地转头看向了慕容恕:“原来你也在啊!”

    拓跋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绮绮姨母,慕容叔叔要哭了。”

    “你会哭吗?”苏绮看着慕容恕问。

    “或许吧,我也不知道。”慕容恕微微摇头。他和苏绮一路互怼着过来的,偶尔打打架什么的,生活充满了乐趣。昨日休息的时候两人兴起打了一整夜,他最后又“不小心”地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苏绮一天都没给他好脸色。

    “北漠国好玩吗?”苏绮问慕容恕。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慕容恕唇角微勾。

    苏绮对着慕容恕挥舞了一下拳头,莫轻尘和连烬都表示,慕容恕很多时候都是故意惹苏绮的,他根本就不想甜甜蜜蜜,喜欢刺激……

    “来来来,小严站桌子上来。”莫轻尘把桌子上的东西推到一边,空出了中央的位置,抱起拓跋严放了上去。

    “小天儿叔叔,我要给你们跳舞吗?可是我不会。”拓跋严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哈哈!”莫轻尘笑了,“不不不!是我们之中的某个人,要舞剑给大家看!今日是中秋佳节,有酒无乐岂不无趣!咱们来玩个游戏吧!小严你闭上眼睛转,最少转三圈,想停的时候就停下来,对着谁,就是谁!”

    “好玩儿!”拓跋严眼睛一亮。

    “你们都没意见吧?”莫轻尘扫视了一圈。他们因为穆妍而相识相聚,如今都是好朋友了,都了解彼此的性格,玩笑是可以开的。

    “我没意见,但是提前声明,假如最后是这个讨厌鬼舞剑,我不看!”苏绮轻飘飘地看了慕容恕一眼。

    慕容恕唇角微勾:“我也没有意见,假如最后不是阿绮舞剑的话,我也不看。”

    “找打是不是?”苏绮瞪了慕容恕一眼。

    “打就打,谁怕谁?”慕容恕笑意满满。

    “你们可以回房间随便打,现在就遵守我们的规则吧。”莫轻尘扶额,这真是一对冤家啊!苏绮是炮仗性子,慕容恕还总爱点火,不吵架不打架才怪!

    拓跋严站在桌子上转起了圈圈,转了五圈之后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睁开眼睛,笑嘻嘻地说:“美人儿叔叔,是你呀!”

    连烬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好,我为你们舞剑。”

    连烬今日穿了一身飘逸的白袍,即便顶着一张容貌普通的脸,但气质依旧清华如莲。

    拓跋严坐在莫轻尘的腿上,看着连烬持剑从亭子里飞身而出,脚尖轻点了一下湖中的水草,身姿翩然地落在了岸边。

    明月皎洁,连烬随心而动,随意而舞,剑影湛湛,衣袂翩翩,简直美到了极点。

    拓跋翎一个人来后花园散步赏月,走过一个拐角,抬头就看到了连烬,她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不多时,连烬收剑,脸上的笑意在看到拓跋翎的时候,微微淡了一些,对着拓跋翎点了点头,转身飞向了亭子。

    “美人儿叔叔好美啊!”拓跋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连烬说。

    “小严,上次叔叔教你的剑法,你还记得吗?”连烬看着拓跋严笑意温和地问。

    “记得!”拓跋严认真地点头。

    “那我们就欢迎小严也给我们练练!”莫轻尘哈哈笑着说。

    “我肯定没有美人儿叔叔这么好看的。”拓跋严说。

    “去吧。”连烬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脑袋。

    “那好吧,献丑了!”拓跋严腰间挂着他自己的小剑,是他先前跟连烬学习剑法的时候,苍松老头专门为他打造的。

    拓跋翎还站在原地,其实亭子里的人除了拓跋严之外,都已经看到她了。

    看到拓跋严飞身朝着岸边而来,那身姿灵活的样子让拓跋翎眼底闪过一丝讶异,然后很快转身离开了,走了两步之后,她站在了一棵大树背面,静静地看着手持小剑站在岸边的那个小身影。

    拓跋严的轻功和剑术都是连烬教的,连烬的武功轻灵飘逸,适合拓跋严现在这个年纪修炼。他脊背挺直站在岸边的空地上,神色严肃地开始把连烬教他的剑法练了一遍,从开始到结束都非常流畅完整,除了力道稍显不足之外,可以说天赋很高了。

    拓跋翎眼底闪过一丝欣慰,看着拓跋严飞身回了亭子里,一片欢声笑语,她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连烬看了一眼拓跋翎所在的方向,神色淡淡地收回了视线。

    此时穆妍的身体尚未恢复,萧星寒就坐在床边,在看穆妍前几天所画的几张武器设计图纸。

    “这是何物?”萧星寒拿着一张图纸问穆妍。图纸上面画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圆球,旁边还有剖面图,显示圆球之中复杂的机关。

    “里面可以放五种不同的毒药……每两种都可以通过特定的机关混合在一起……形成新的毒……也可以任意三种……四种甚至是五种混合……”穆妍声音无力地说,“这只是个工具……具体能放什么毒药……咱们改天再聊……”

    “不错。”萧星寒又认真看了看圆球中设置的非常复杂的机关,点了点头说。

    “有拓跋良的消息吗……”穆妍看着萧星寒,眨了眨眼睛问。

    “没有。”萧星寒摇头。

    “我先睡了……好累……”穆妍不想等子时过了恢复体力再睡,她现在真的很困了。

    “好。”萧星寒把手中的图纸收起来,上床躺在了穆妍身边,伸手把穆妍抱进了怀中,还在穆妍背上轻轻拍了拍,“睡吧。”

    穆妍在想,这俩字已经算是她家萧寒寒对她说的情话了……

    第二天一大早,送亲的队伍离开了天玑城,接下来会有很长的一段路荒无人烟,需要经过长达数十天的跋涉,才能进入北漠国的地界。

    离开天玑城之后,便是拓跋翎带着北漠国的人走在最前面带队了,因为这条路北漠国的人相对来说更熟悉。

    接下来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一段时间之内,不会有驿馆或者客栈给他们住宿,夜晚只能搭帐篷,或者露宿。

    男人无所谓,对女人来说,这条件就有些艰苦了,尤其是那位金枝玉叶的天厉国八公主。

    第一天住帐篷,厉筱柔就崩溃了,感觉取来喝的水不干净,到处都是灰土,一想到她即将嫁进沙漠之中的北漠国,厉筱柔就感觉到一阵阵绝望。

    苏绮倒是对这种生活非常习惯,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男人。穆妍是无所谓,她对这些向来都不甚在意。

    队伍之中的另外一个公主拓跋翎,每次休息的时候都会亲自去打猎,然后把打来的猎物送去给萧星寒和穆妍那群人,她自己就默默地吃干粮。

    这天拓跋翎杀了一匹狼,只取了狼牙下来,找到一个水潭洗干净,准备带回去给穆妍,然后让穆妍交给拓跋严。拓跋严当初小小年纪学了打猎,还猎了狼牙串起来挂在自己脖子上,其实都是拓跋翎教他的。

    结果拓跋翎拿着两颗狼牙,刚刚转身,就发现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拓跋翎眼眸微凝,收起了狼牙,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面。

    “十一公主。”苍老的女声,对拓跋翎来说并不陌生。

    “方嬷嬷。”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现在拓跋翎面前的是北漠国太后宇文缨的心腹之一方嬷嬷,在拓跋良和拓跋严出事之后,宇文缨“疯了”,方嬷嬷失踪了一段时间。后来宇文缨突然从繁星城失踪,应该就是方嬷嬷把她带走了。

    拓跋翎知道,方嬷嬷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却是宇文缨手下最厉害的高手,暗中帮宇文缨做了很多事。拓跋翎武功不弱,但也没有察觉方嬷嬷是什么时候靠近的。

    “十一公主可知道皇太孙现在何处?”方嬷嬷眼眸冷厉地看着拓跋翎问。她的问题,证明她根本不承认拓跋浚现在的地位。

    拓跋翎神色微微有些惊讶:“方嬷嬷你这是什么意思?小严已经不在了!”

    下一刻,拓跋翎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方嬷嬷手中的一根细线缠住了脖子,方嬷嬷看着她冷声说:“十一公主,不要跟我废话!你之前一直在找皇太孙,你知道,他根本就没死!”

    “我是在找小严,但我没有找到。”拓跋翎眼神微黯。

    “十一公主,太子一向很关照你,否则主子早就把你杀了!太子不在了,你当真要当拓跋浚那个贱人的走狗吗?”方嬷嬷看着拓跋翎冷声说。

    拓跋翎神色平静地看着方嬷嬷:“我不明白方嬷嬷在说什么,我不会背叛太子皇兄,永远都不会。我的确没找到小严,我留在拓跋浚身边,是为了方便以后行事。”

    “哼!”方嬷嬷眼眸幽深地看着拓跋翎,“皇太孙这段时间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你当真不知道?”

    拓跋翎神色微变:“方嬷嬷这是什么意思?”

    “听好了!主子已经查清楚了,皇太孙大难不死,被天厉国的萧王夫妇收留,就是萧王府的小公子萧言朗!”方嬷嬷看着拓跋翎冷声说。

    拓跋翎皱眉:“这……怎么可能呢?萧星寒为何会收留太子皇兄的孩子?”

    “主子说,多年前,太子和萧王有过一些交情。”方嬷嬷冷声说。

    “不知母后的意思是?”拓跋翎低声问。

    “很简单!十一公主想办法,把皇太孙从萧王夫妇那里带走,交给我!剩下的事情,十一公主就不用管了!主子定会带着皇太孙,从拓跋浚手中抢回一切!”方嬷嬷冷声说。

    “可是,这样我岂不是没有活路了?萧王夫妇绝对不会放过我!”拓跋翎低声说。

    方嬷嬷猛然收紧了手中的丝线,看着拓跋翎冷笑:“若不是太子一直护着你,你早就活不到长大了!这是你欠太子和皇太孙的,你也该还了!十一公主,你如果不想做,我现在就杀了你!”

    拓跋翎眸光微黯:“方嬷嬷,既然是为了太子皇兄,我会尽力。”

    “哼!”方嬷嬷猛然收回了手中的丝线,看着拓跋翎冷声说,“主子说过,她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你很在意太子和皇太孙!”

    “方嬷嬷,如果等萧王夫妇带着小严到了繁星城再动手呢?”拓跋翎问方嬷嬷。

    方嬷嬷眸光一寒:“不可!主子说,虽然当年太子和萧王有一些交情,但已经过去多年了,萧王夫妇救了皇太孙,还一直隐瞒了世人,很可能是想利用皇太孙,得到北漠国的皇权!假如等他们到了繁星城,就晚了!”

    “我明白了。”拓跋翎点头,“我会想办法。”

    “给你三天时间去考虑怎么做,三日之后的子时,我要见到皇太孙!否则,你不用活着了!”方嬷嬷话落,就从拓跋翎面前消失了人影。

    拓跋翎从袖中拿出了那两颗狼牙,微微垂眸,又蹲在水塘边洗了一遍,然后默默地转身,拎起地上的两只野鸡,朝着营地走去。

    “今天是两只野鸡啊?”莫轻尘接过了拓跋翎递过来的两只肥美的野鸡,非常欠揍地说,“我们人多,不够吃怎么办?”

    “饿着。”拓跋翎面无表情地说,“我要见萧王妃。”

    “我家主子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莫轻尘发现这个丑巴巴的公主还真的很有性格。

    “小天儿,嘴贱罚你今天不能吃饭,还有,请拓跋公主过来。”身后的帐篷之中传来穆妍的声音。

    莫轻尘神色一僵,拓跋翎已经越过他,进了穆妍的帐篷。

    萧星寒和穆妍都在里面,萧星寒也没有戴面具,坐在一边,手中拿着一张纸,似乎在思考什么,看都没看拓跋翎一眼。

    而拓跋翎看了萧星寒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朝着穆妍走去。

    “萧王妃,这是给小严的。”拓跋翎把手中的两颗狼牙递给了穆妍。

    穆妍接过来,放在了一边,说了一句:“谢谢。”

    “不必。”拓跋翎看着穆妍说,“小严的祖母,派人找过来了。”

    穆妍刚刚提起的茶壶,手微微顿了一下,然后神色平静地给拓跋翎倒了一杯茶,推到了她面前:“有人找上你了?”

    “是,一刻钟之前,宇文缨身边的方嬷嬷找到了我,她告诉我,宇文缨已经查清楚了,你们的孩子,就是小严。”拓跋翎看着穆妍说。

    穆妍眼眸微眯,转头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萧星寒:“萧寒寒,你觉得他们怎么会查到?”

    萧星寒没有抬头,毫无感情地说了一句:“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身边的人不可能出卖我们。”穆妍神色微凝,“他们能找到,或许是用了什么秘法。”自从得知晋连城死成那样都能活过来之后,穆妍真的觉得,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了。

    “宇文缨的人要求我三天之后的子时把小严交给她,我答应了。”拓跋翎看着穆妍说。

    穆妍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很好。”

    拓跋翎不是方嬷嬷的对手,而且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她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让方嬷嬷相信她之前根本不知道萧言朗就是拓跋严。拓跋翎来找穆妍,自然是相信穆妍的,对于宇文缨认为萧星寒和穆妍救了拓跋严,是为了图谋北漠国的皇权,拓跋翎一个字都不信。

    一直以来,拓跋翎都认为,拓跋良之所以过得不快乐,之所以会有那样的劫难,始作俑者,就是独断专制的宇文缨。宇文缨根本就不在乎儿孙的想法,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你的脖子,是刚刚受的伤?”穆妍看到拓跋翎的脖子上面有一道浅浅的血痕。

    “无碍。”拓跋翎不甚在意地说。

    穆妍起身,打开了她这次出来随身带的一个小匣子,从里面拿了一个细细的银镯子,走过来放在了拓跋翎面前,微微一笑说:“这是给你的回礼。”

    拓跋翎皱眉:“不用了。”

    “收下吧,或许有用得到的时候。”穆妍唇角微勾。

    拓跋翎把那个银镯子拿起来,才看到内侧有一处机关,这竟然是个暗器?!

    “以后你也有机会用同样的方式,反击那方嬷嬷了。”穆妍很淡定地说。

    “这……”拓跋翎有些犹豫,“你们收留了小严,本就是我欠你们的,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拿去吧,或许小严未来真的有一天想要拿回本属于他的一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活着。”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穆妍的话相当无情了,拓跋翎却微微点了点头:“好,谢谢。”把镯子直接戴在了自己手腕上面。

    “三日之后,怎么做?”拓跋翎问穆妍。

    “抓活的。”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她需要知道,拓跋严的祖母宇文缨用了什么办法找到的拓跋严,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拓跋翎从帐篷里出去的时候,莫轻尘已经把两只野鸡给杀好处理干净了,正架在火上烤。连烬和拓跋严一大一小就搬着小板凳坐在旁边盯着看,似乎是迫不及待想要吃了。

    拓跋翎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拓跋严,很快收回了视线,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哎!拓跋公主有空的话,再给我们打几只野兔呗!”莫轻尘对着拓跋翎的背影吆喝了一声。

    连烬微微皱眉:“小天儿,不要这样。”

    莫轻尘嘿嘿一笑:“没关系,我逗她玩儿呢,她可不是小心眼儿!不信你下次也可以试试!”

    连烬摇头:“我不要。”

    “美人儿叔叔,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拓跋严小声对连烬说。

    连烬神色微怔,低头看着拓跋严轻声问:“怎么了?”

    “姑姑以前对我很好的,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坏人……”拓跋严皱着小眉头说。

    连烬心中微叹。拓跋良出事,拓跋严应该知道是谁做的,而他现在对于拓跋一族那些所谓的亲人,都有敌意,而且有很强的戒备心。但与此同时,他又不相信拓跋翎会真的害他,所以有些矛盾了。

    “小严,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用心去看,用心去听,你会找到答案的。”连烬也没有跟拓跋严多说,因为他不想勾起拓跋严深藏起来的那些痛苦回忆。

    拓跋严皱着小眉头,安静地坐在那里思考连烬的话。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拓跋翎每天依旧会去打猎,然后把猎物送来穆妍这边,自己默默地离开。

    如此,三天之后的傍晚,送亲队伍到了一条大河附近。这条河名叫四方河,过了河,对岸再走十里,就是北漠国的边境了。

    整个队伍在河边停留了下来,拓跋翎派人先去对岸,让北漠国边境城池的人连夜安排好过河的船只,第二天一早渡河。

    拓跋翎这次打了一头野鹿扛回来,苏绮看到的时候就来了一句:“这个公主很帅,我们可以当朋友。”

    然后在拓跋翎把野鹿放下的时候,苏绮就凑过去跟她寒暄了起来。

    “你怎么不让你的属下去打猎呢?”苏绮问拓跋翎。

    “我喜欢。”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

    “我也喜欢,明天带我一个呗!”苏绮看着拓跋翎嘿嘿一笑说。

    “好。”拓跋翎微微点头,很快起身离开了。

    当天晚饭有美味的烤鹿肉吃,吃完之后,穆妍把慕容恕和莫轻尘以及连烬都叫进了她的帐篷。

    “今天晚上,给你们一个任务,活动活动筋骨。”穆妍对三人说。

    “好。”连烬毫不犹豫地点头,都没问是要做什么。

    “杀人还是放火?”慕容恕唇角含笑,看着穆妍问。

    “抓人,要活的。”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对方是个武功高强的老女人,慕容主攻,阿烬辅助,小天儿负责偷袭,要用最短的时间,最小的动静,把她给活捉了。”

    “好咧!主子放心吧!我们仨一起出马,绝对万无一失!”莫轻尘拍着胸脯说。

    是夜,万籁俱寂。

    整个营地中都安静了下来,北漠国和天厉国都有士兵在各处巡逻望风,而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靠近了穆妍的帐篷。

    “那个丑公主来了,准备行动。”莫轻尘小声说。

    三个人潜伏在暗中,看着穿着一身夜行衣蒙着面的拓跋翎从穆妍的帐篷之中抱出了一个“孩子”,朝着营地外面而去,三人默默地跟上了。

    子时将至,夜色之下的河水泛着幽暗的波光,拓跋翎抱着怀中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飞身过了河。

    河对岸的树林之中,已经有人在等着拓跋翎了。

    “十一公主,把皇太孙交给我,你可以回去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会有人怀疑到你头上,未来主子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想必十一公主依旧会尽力的。”方嬷嬷看着拓跋翎,伸出了苍老的手,要把拓跋翎怀中的“孩子”给接过去。

    拓跋翎微微垂眸说:“只要是为了小严好,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方嬷嬷感觉拓跋翎的话似乎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是哪里怪。她往前走了两步,正要把拓跋翎怀中的“孩子”抢过去,拓跋翎却突然抱着“孩子”飞身后退。

    方嬷嬷神色一寒,眼底闪过一道杀意,一根细细的丝线朝着拓跋翎射了过去!

    下一刻,拓跋翎用手中裹着枕头的被子挡了一下,方嬷嬷的暗器捆住了被子,拓跋翎趁着这个机会,飞身而起,消失在幽暗的树林之中。

    方嬷嬷心知有诈,转身欲走,身后突然袭来一道刚猛的掌风,侧面一支闪烁着寒光的利剑已经到了跟前,还有暗器正在朝着她的面门逼近!

    三面夹击之下,方嬷嬷一时有些乱了方寸,险险躲开慕容恕的全力一掌,连烬的剑刺伤了她的左臂,而莫轻尘的暗器直接射穿了方嬷嬷的一只耳朵……

    方嬷嬷捂着自己的耳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

    可惜,她武功是很高强,但慕容恕和连烬可是天下四公子之二,年轻一辈中实力顶尖的存在,两人联手,再加上莫轻尘不时的暗器偷袭,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过去,方嬷嬷浑身染血,握剑的右手手筋被慕容恕挑断了,剑当啷坠地,她面如死灰地跪在了地上,左手捡起剑,就想自刎!

    还没等三个男人出手,拓跋翎从天而降,从她手中发出的一根极细的金线,直接缠住了方嬷嬷的左手手腕,然后猛然收紧!

    下一刻,方嬷嬷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因为她的左手手腕,直接被拓跋翎的暗器给割断了,苍老的手掉落在地上,而她浑身颤抖,看着拓跋翎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你这个贱人!主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拓跋翎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前,面无表情地伸手卸了方嬷嬷的下巴,阻止了她咬舌自尽,然后挥掌,就把方嬷嬷给劈晕了。

    旁边的三个男人,慕容恕唇角微勾,笑容玩味,莫轻尘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这个丑巴巴的公主真狠啊,有她家主子的一点风范,而连烬神色如常地说:“回去吧。”

    夜色深重,连烬正要把地上的方嬷嬷给提起来带走,莫轻尘却拉住了他,脱口而出来了一句:“作为天下第一美人儿,这种脏兮兮的活儿不适合你!拓跋公主,还是你来吧!”

    拓跋翎伸手抓住了方嬷嬷的左肩,与此同时,连烬伸手抓住了方嬷嬷的右肩。

    四目相对,连烬神色淡淡地说:“他向来喜欢胡说八道,你不必在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