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138章 去通知那个疯婆子

时间:2018-03-10作者:三木游游

    ,!

    “拓跋公主,你想见小严吗?”

    “萧王妃让我见他吗?”

    “那还是别见了,他这会儿已经睡下了。”

    “好。”

    拓跋翎很干脆地走了,穆妍若有所思地坐在书房之中,想了想这整件事情,结论就是,拓跋严有一个姑姑,似乎还不错……

    拓跋翎显然和穆妍见过的其他公主不一样,她没有出众的外貌,但遇事能做到冷静理智,很果断,而且从实力这方面来说,她能够代表北漠国皇室千里迢迢前来迎亲,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穆妍去睡了一觉,天色未亮的时候就醒了,又去密室里面看了看萧星寒。萧星寒依旧是老样子,眼眸紧闭地盘膝坐在那里,呼吸平稳,在入定之中没有出来。穆妍走到距离萧星寒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就转身回去了,怕打扰到萧星寒。

    中间隔了一天,萧星寒还未醒,在夜宴上面说要求萧星寒为她除去脸上胎记的拓跋翎,在大白天光明正大地骑着马来了萧王府拜访。

    “主子,请进来还是赶出去?”莫轻尘问穆妍。

    “拦着,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刻钟之后再放她进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着,没有放下手中的书。

    “懂了。”莫轻尘瞬间明白了穆妍的意思,转身出去办事去了。

    拓跋翎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勾勒出前凸后翘的身材。如果不看她左半边脸上的胎记的话,她完全就是个身材绝佳的美人儿。

    这会儿拓跋翎下了马,就站在萧王府门口。

    面前的大门终于开了,一身蓝色锦袍俊逸非凡的莫轻尘出现在拓跋翎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呦!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拓跋十一公主吧?拓跋公主前来拜访我家主子,空着手来的?是不是有些失礼啊?北漠国盛产的玉石和锦缎,不要多,怎么着也得给我们来一车,萧王府门槛高,礼不够,拓跋公主进不去。”

    拓跋翎面无表情地看了莫轻尘一眼,翻身上马,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莫轻尘有些懵逼,这丑巴巴的公主不是来找她家主子的吗?怎么听他说句话就跑了?他收到的任务可不是把拓跋翎赶走,是拦她一刻钟,应该是穆妍故意做给某些人看的。

    莫轻尘回来禀报情况:“主子,那个丑公主心眼忒小,属下就说了她一句话,气不过就跑了。”

    穆妍唇角微勾:“小天,你说她什么了?”

    “我说她上门做客不能空手来啊!”莫轻尘一脸无辜地表示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好吧?

    穆妍笑了:“去门口等着收礼吧。”

    莫轻尘愣了一下,然后嘿嘿笑了起来:“主子,属下可是说让她把北漠国特产的玉石和锦缎给咱们来一车,如果不够一车,属下不收的!”

    莫轻尘话落,嗨嗨地跑了。

    萧王府大门开着,莫轻尘搬了一把椅子,悠哉悠哉地坐在门口,手中摇着一把扇子,围墙上生长得很繁茂的黑藤,有一支已经快到垂到了他的头顶。

    两辆马车出现在视线之中,最前面是拓跋翎英姿飒爽的身影。

    莫轻尘瞬间乐了,这丑公主不说别的,大方,实在!他说两样东西要一车,看来拓跋翎给一样来了一车。

    拓跋翎带着马车在距离莫轻尘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也没说话,让她的人把马车里面的箱子打开给莫轻尘看。

    只见一个马车里面装的全都是各色极品美玉,其中有一块墨玉雕刻的小狼,跟拓跋严差不多高,一看就价值不菲。

    而另外一个马车里面,装了几大箱绫罗绸缎,颜色丰富,花纹各异,全都是北漠国皇室特供,其中包括千金难求的千丝锦。

    “这位公子,本公主可以进去了吗?”拓跋翎神色平静地看着莫轻尘问。

    这会儿距离穆妍最初说让莫轻尘拦拓跋翎一刻钟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莫轻尘唇角微勾说:“看在拓跋公主送的薄礼份上,请吧。”

    拓跋翎听到“薄礼”两个字,眼睛眨都没眨,吩咐她带来的人把马车里面的东西全都卸下来,放在了萧王府门口,然后就让两辆马车走了。

    莫轻尘抬手,一群剑龙卫从天而降,一眨眼的功夫,地上的大箱子全都不见了。

    莫轻尘转身进门,拓跋翎抬脚跟了上去,抬头看到爬满了围墙的黑藤,她神色如常地收回了视线。

    “主子,拓跋公主到了。”莫轻尘神色恭敬地站在穆妍书房门口说。

    门开了,穆妍站在门内,对拓跋翎神色淡淡地说:“进来吧。”

    拓跋翎进门,穆妍对着莫轻尘无声地说了一句话,莫轻尘会意,转身离开了。

    “拓跋公主,如果你真想除去脸上的胎记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穆妍落座,给拓跋翎倒了一杯茶。

    “不必了。”拓跋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难道拓跋公主没想过要嫁人吗?”穆妍问拓跋翎。

    “我现在的样子,不能嫁人吗?”拓跋翎神色平静地反问穆妍。

    穆妍笑了:“当然能,非常能。”她越来越觉得这位拓跋公主很有趣了。

    “我想见见小严。”拓跋翎对穆妍说。前日太晚了,穆妍说拓跋严睡了,拓跋翎就走了,今日她自己进了萧王府,该做的戏,门口都做完了,这座府里发生的事情,外面不会知道,而她就是想要过来见见拓跋严。

    “稍等片刻,我让小天儿去请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过了一会儿,门口响起了莫轻尘的声音:“主子,小严说,不见。”

    “知道了。”穆妍微微点头。

    拓跋翎眉头微皱,她本以为穆妍是让莫轻尘直接把拓跋严带过来,谁知还真是去请的,不想来便不用来。

    “拓跋公主,小严不想见你,你心里的疑问,应该也有答案了,他不愿跟你回那个所谓的家。”穆妍看着拓跋翎说。

    “好。”拓跋翎微微垂眸,“他现在还小,想必是你们对他好,他才愿意留在这里,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假如小严长大之后想回去,我会一直在家里等着他。”

    “拓跋公主为何没有直接杀了某人,为你的皇兄报仇呢?”穆妍问拓跋翎。

    拓跋翎神色如常地说:“因为现在北漠国需要一个皇帝,拓跋浚当皇帝是合格的,其他皇子更是败类。假如皇兄不在了,小严又不回去,杀了拓跋浚,除了毁掉我们的家,让其他三国趁火打劫,让皇兄深爱的子民陷入战火,没有任何意义。”

    “听说繁星城很美。”穆妍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

    拓跋翎点头:“是的,繁星城是这天下最美的地方,如果萧王妃去繁星城做客,欢迎之至。”

    “送给拓跋公主一句忠告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拓跋浚现在没有杀了你,有他的理由,但假如他明天要出手杀你,不需要理由。伴君如伴虎,拓跋公主小心一些。”

    “多谢萧王妃的告诫,我会谨慎行事。”拓跋翎微微点头说,“此外,还有一件事,也请萧王妃注意。北漠国的太后,小严的祖母,先前刻意装疯卖傻躲过一劫,前些日子,她突然失踪了,现下不知身在何处。她向来强势,绝不会甘心失去一切,假如她认为皇兄或者小严没死的话,未必不会找到你们。”

    “拓跋公主认为拓跋良对他的母亲也说过和萧星寒是朋友的话?”穆妍眉梢微挑。

    拓跋翎摇头:“不会,皇兄一直对于他母亲的严苛和强势很苦恼,他们之间说不到那些。但那个女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谢了。”穆妍点头。

    拓跋翎起身要走,穆妍也站了起来:“跟我来。”

    后花园里面,连烬正带着拓跋严一起在花园里面采花。

    连烬手中拿了一把大剪刀,觉得哪朵花开得好,就剪下来,放在拓跋严提着的楔篮里面,拓跋严笑嘻嘻地说要把最好看的花送给穆妍。

    拓跋翎跟着穆妍,走到后花园里一个郁郁葱葱的小树林边缘停了下来,从她们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正在采花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连烬有所察觉,抬头看了过来,那张绝世无双的脸在阳光之下仿佛泛着湛湛玉光,让人见之沉迷。

    穆妍默默地看了拓跋翎一眼,看到拓跋翎的目光在连烬脸上停留了一下,很快就转移到了拓跋严身上。拓跋翎对连烬那样的美人儿,没有好奇,没有探究,甚至都没有一丝惊艳……

    “美人儿叔叔,老爹不在,娘会想他吗?”拓跋严提着楔篮,仰头问连烬。

    “会。”连烬微微一笑,收回视线,伸手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说。

    “那我今晚去陪娘睡觉吧。”拓跋严小脸认真地说。

    “好。”连烬点头,又剪下一支,看了一眼拓跋严手中的楔篮问,“够了吗?”

    “够了。”拓跋严点头,提着楔篮,去了不远处的亭子,然后把花篮里面的花一支一支地拿出来整理好,又摆放在了一起,还让连烬用一根漂亮的布带给捆了起来。

    拓跋翎看着拓跋严完全变了模样的小脸,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看着穆妍说:“多谢萧王妃,既然小严现在不愿回去,我不会和他相认的。”

    “如此最好。”穆妍点头。

    拓跋翎很快告辞离开了,穆妍回到她的院子就看到了几个大箱子,莫轻尘说那都是拓跋翎送过来的礼物,他全都打开让穆妍看。

    看到那个墨玉雕刻成的小狼,穆妍心中微叹:“小天儿,把这个摆到小严房间里,其他的,你看着处理吧。”

    “是。”莫轻尘点头,又让人把箱子都抬走了。那些绸缎,就给府里的人都做件新衣服,那些玉石,全都送去给苍松老头,他们铸造武器的时候,可以做装饰用。

    不多时,穆妍收到了拓跋严送她的鲜花,拓跋严说今晚要陪穆妍一起睡,穆妍答应了,他高兴地去找苍松老头玩儿了。

    “穆妍,刚刚来的那位,就是小严的姑姑吗?”连烬问穆妍。

    “嗯。”穆妍微微点头,“阿烬觉得她长得丑吗?”

    连烬摇头:“不丑,只是与常人不同罢了。”作为天生的美人,并且一度因为美貌惹来不少麻烦,连烬曾经还亲手毁了自己的脸,所以他并不觉得拓跋翎长得丑,因为在他看来,外表不重要。

    穆妍唇角微勾:“阿烬真的很善良呢,我们再过十多天要去北漠国,阿烬要一起去吗?”

    “我可以去吗?”连烬神色一喜,看着穆妍问。

    “当然。”穆妍点头。

    “那,你要带着小严一起去北漠国?”连烬问穆妍。

    穆妍再次点头:“没错,他现在是我的孩子,没有哪里去不得,包括北漠国。”

    “好吧,如果你放心的话,到时候就把小严交给我照顾吧。”连烬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

    “我很放心。”穆妍点头,突然转移了话题,看着连烬问,“你从未想过要回东阳国皇室吗?难道你不恨东方彻?”

    连烬摇头:“我不想回去,也不恨东方彻,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把他当做我的父亲。”

    穆妍心中了然。恨,往往是因为曾经爱过,因为现在还在意。东方彻在连烬心中,从来都没有任何地位,他对连烬来说就是个全然的陌生人,无爱也无恨。

    “阿烬,你会得到幸福的。”穆妍看着连烬笑着说。

    “我现在已经得到了。”连烬也笑了。

    又过了两天,苏绮来萧王府找穆妍,身边还跟着慕容恕。

    “小表妹,萧星寒还没出关呢?”苏绮一见穆妍就问了一句。

    穆妍摇头,苏绮嘿嘿一笑说:“小表妹,到时候去北漠国,带我一个啊,不接受拒绝。”

    穆妍唇角微勾:“你不接受,我也要拒绝。”

    苏绮愣了一下:“为何?”

    穆妍很淡定地说:“不为何,不想带你。”

    “是不是想打架?”苏绮瞪着穆妍问。

    “你打不过我,回去练练再说吧。”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混蛋丫头,走了!”苏绮拍了一下桌子,起身大步离开了。

    出了门,苏绮放慢了脚步,依旧没有听到穆妍开口挽留,她想回头又觉得好没面子,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真是混蛋啊……”

    慕容恕落后了一步,跟穆妍说了两句话才出来,跟着苏绮一起走了。

    回到苏府,苏绮突然看向了慕容恕。

    慕容恕微微一笑,端的是公子如玉:“阿绮,你终于觉得我长得好看了?”

    苏绮握拳捶了一下慕容恕的肩膀说:“兄弟,帮个忙呗。”

    “帮什么忙?”慕容恕问。

    “你是小表妹的义兄,帮我去跟她说说,让她带我玩儿。”苏绮对慕容恕说,难得态度非常好。

    慕容恕微微皱眉:“这恐怕不行,穆妍决定的事情,不会更改的。”

    “真不行?”苏绮眼神危险地看着慕容恕。

    慕容恕摇头:“那倒也不是。穆妍不让你去,但如果我要去的话,她绝对不会拦着的,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苏绮眼眸微眯:“什么叫跟你一起去?”

    “我做主,你当我的丫鬟。”慕容恕唇角微勾。

    苏绮抬脚朝着慕容恕踹了过去:“做梦!”

    新一轮的战斗开始了,两人一路打到了苏府后花园,导致本来甜甜蜜蜜地在花园里面赏花的苏霁和萧心悦,眼睁睁地看着好好的花被慕容送苏绮毁了一大片。

    “苏丞相大人,他们两个好般配啊!”萧心悦笑着说。

    苏霁看了一眼自家彪悍的妹子,揽着萧心悦说:“不,我们两个才最般配。”

    萧心悦红了脸:“为什么呀?”

    “因为你喜欢我。”苏霁唇角微勾。

    萧心悦嗔了苏霁一眼:“是因为你喜欢我。”

    苏霁摇头:“不对。”

    萧心悦愣了一下:“不对吗?”

    苏霁看着萧心悦笑:“因为我更喜欢你。”

    萧心悦脸色红红地被苏霁带着换地儿去玩儿了,苏绮和慕容恕打了半天,最终慕容恕输了,苏绮却觉得很不爽,因为明摆着慕容恕在让她。

    七月的最后一天,萧星寒依旧没有出关,穆妍再次进了密室。

    这次穆妍没有很快离开,她走近萧星寒,轻声说:“萧寒寒,你再不出关,我就跟别的男人跑了。”

    下一刻,天旋地转,穆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萧星寒压在了石壁上,霸道炽热的吻落了下来,穆妍下意识地勾住了萧星寒的脖子。

    当萧星寒的大手探进穆妍衣襟的时候,穆妍猛然回神,大力推开了萧星寒,因为她可不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密道里面做那种事……

    “不想我?还要跟别的男人跑?”萧星寒低头看着穆妍,眼中仿佛蕴含着惊涛骇浪,一副穆妍要敢说“是”,他就把穆妍就地正法的样子。

    这会儿穆妍红唇娇艳,眉目含情,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说:“想你,但是你如果今天再不出关,我明天真的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谁?”萧星寒冷声说。

    “小天儿?”

    “杀了!”

    “阿烬?”

    “剁了!”

    “慕容恕?”

    “砍了!”

    “以上都不是。”穆妍笑意盈盈地看着萧星寒。

    “还有谁?”萧星寒冷声问。

    穆妍伸手拧住了萧星寒的耳朵:“你儿子啊9能有谁?”

    萧星寒没管自己的耳朵,再次把穆妍压在石壁上强吻上去,不久之后,两人转移回到了他们的房间,但是热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子时已过,到了初一,穆妍身体虚弱,经不起萧星寒的折腾……

    “吃药。”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身下的穆妍,要求穆妍吃了药然后继续玩儿。

    穆妍有气无力地说:“打死都不吃……”她的玄黄丹就剩两颗,必须留着应急,如果为了贪欢就吃掉一颗,太浪费了。

    萧星寒颇为郁闷地在穆妍身旁躺下,抱着穆妍说了一句:“明天再说。”

    明天?穆妍可以预见,等她身体恢复了,接下来几天都不用下地了,非常好……

    第二天天还未亮,宫里来人,奉厉啸天之命再次询问萧星寒有没有出关,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就离开去复命了。

    此去北漠国路途遥远,一路上不耽搁的话,到繁星城也需要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萧星寒和穆妍这一去,等厉筱柔和拓跋浚成亲之后再回来的话,都赶不上过年了。

    穆妍前天去了萧家和苏府告别,至于剑龙卫,依旧只带了十个,而且没有带穆霖,穆霖和剩下的剑龙卫都留在了耒阳城中。

    穆妍说青木和莫轻尘只能去一个,两人采用了抓阄的方式,公平公正地选出了一个人,是莫轻尘,青木留下了。

    萧星寒骑马,穆妍躺在马车里面,拓跋严坐在她身旁,正在给她念书。

    除了车夫之外,明面上的随从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以真容出现,早已过了明路的莫轻尘,另外一个是易容得容貌很普通的连烬。

    马车走到半路,碰到了慕容送苏绮,慕容恕说他要一起去,苏绮说她是跟着慕容恕去的,他们两个人可以互相照应,绝对不会给穆妍和萧星寒添麻烦。马车里面的穆妍没有说话笑了笑,如此最好,她先前拒绝苏绮,就是为了给慕容恕一个表现的机会。

    送嫁仪式尚未开始,厉啸天召见萧星寒,萧星寒进了宫。

    “萧王昨夜出关,正是时候。”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说。

    “是。”萧星寒冷冷地回了一个字。

    “此去北漠国,朕有个秘密任务,要交给萧王去办。”厉啸天对萧星寒说。

    “皇上请吩咐。”萧星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厉啸天让萧星寒带队去北漠国,一来是为了来回路上的安全,避免北漠国翻脸把人给扣了,二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只有萧星寒能做到的一件事。

    “朕听闻北漠国繁星城有长生花,萧王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拿到。”厉啸天看着萧星寒不容置疑地说。

    所谓长生花,是比万年冰莲还要珍贵的天材地宝,也是制作长生丹最重要的一味药材。而这长生丹,就是让皇帝都趋之若鹜的东西了。顾名思义,可以延年益寿。

    说起来,这跟神兵门还有些关系。百年前神兵门还未覆灭,鼎盛时期引得天下各路英雄都纷纷上门求神兵,而神兵门因此得到了各种各样用来交换的宝物,其中包括绝种的珍稀药材,顶级的武功秘籍,失传的丹药配方,还有其他外人根本想象不到的宝贝。

    如今,那些宝贝都在某个秘密的地方长眠,但其中有一样,被神兵门的最后一任门主送给了当时的四国皇帝,一人一份,那就是长生丹的配方。据说是百年前一个隐世不出的神医世家掌权者给神兵门的,并没有用来交换武器,而是让神兵门的门主亲自给他做了一把药铲……

    最后一任神兵门的门主把长生丹的配方送给当时的四国皇帝,是为了示好,求一个安宁,但之后没多久,神兵门就覆灭了,因为神兵门的壮大早已经让四国皇室容不下了。

    当皇帝的都怕死,这长生丹配方就成了只在帝王之间传承的绝密之宝。但可惜的是,制作长生丹的其他药材都好寻,唯独最重要的长生花,早已绝种了。

    不知厉啸天从哪里知道北漠国繁星城有长生花的,但看他的样子,显然这个消息很确切,并且对他来说很重要,而他要求萧星寒把长生花给他带回来。

    “微臣会尽力。”萧星寒没有拒绝。

    “好,那朕就等着萧王的好消息。”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话落又补了一句,“假如萧王真的能将长生花带回来,朕重重有赏。”

    “多谢皇上。”萧星寒话落,厉啸天就摆手让他离开了。

    天厉国皇宫前面的广场上,送嫁典礼在萧星寒和厉啸天出现之后终于开始了。

    厉筱柔仿佛已经认命了,也有可能是之前喜欢苏霁的女人死了那么多,她幸运地活下来,但被吓到了,总之这段时间她很安分,再不提苏霁,平时也不出宫,这会儿穿着华丽的嫁衣,叩拜天厉国的帝后,在典礼结束之后,被送进了最华丽的那辆马车里面。

    “萧王此去路途遥远,但朕相信萧王定能完成朕交待的任务。”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说,其中的深意只有萧星寒懂。

    拓跋翎骑着马,带着北漠国的队伍等在一旁,她看了一眼萧王府的马车,很快收回了视线。

    送亲的队伍在旭日高升的时候,终于出发了,天厉国的百姓纷纷上街看起了热闹。  说起来,萧星寒去年年底自己和亲娶了东阳国的公主穆妍,不久之前去明月国把明三公主明心瑶给迎到了耒阳城,现在又要送天厉国的公主厉筱柔出嫁去北漠国,也是相当忙了。

    苏霁带着萧心悦,参加完送嫁典礼,回苏府的路上,萧心悦忍不住说了一句:“皇上怎么总是让大哥去做这些事呢?没有其他人可用了吗?”

    苏霁微微一笑说:“能者多劳,不是其他人做不了,而是你大哥实力太强了,派他去,不仅出事的可能性极小,而且能够扬天厉国国威。在你大哥能去的情况下,皇上不会选择其他人,因为你大哥就是最好的选择。”

    “那皇上信任我大哥吗?”萧心悦问苏霁。

    苏霁唇角微勾:“不是全然信任,但你大哥已经凭借自己的实力,让皇上以及整个天厉国,对他有了很深的依赖,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皇上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为君者,都很忌讳臣子实力太强,势力太大。但实力强也要分情况来看,当臣子的实力强大到无可替代,对一国来说举足轻重的地步,就另当别论了。

    萧星寒的医术之高明,无可替代,对厉啸天来说,这等于多了一条命。而萧星寒的为将之才,也是无可替代的,这对于天厉国的安定非常重要。厉啸天当然希望天厉国可以开疆拓土,最终一统天下,有萧星寒在,把握很大,失去萧星寒,天厉国现在其他的将领,谁都做不到。

    苏霁非常佩服萧星寒的一点是,当年年少的萧星寒在变故面前,没有选择消沉,也没有选择低头,而是仗着自己的医术,冒着被厉啸天弄死的风险,为自己以及萧家找到了另外一条生路。

    可以说,假如萧星寒当年对于厉啸天的弥补和赏赐感恩戴德,然后继续当一个济世救人美名远扬的神医,他现在毫无疑问就是天厉国皇室的傀儡,而且会被其他三国皇室想方设法抢夺或者灭杀。

    而萧星寒离开萧家,并不是坏事。这就像穷凶极恶的绑匪绑架了你的亲人,你越是在意,绑匪就越是狮子大开口,越是得寸进尺。假如你表现得不在意,绑匪手中的筹码就会大打折扣,对于人质来说,其实是更加安全的。

    厉啸天随时可能成为“绑匪”,拿萧家人要挟萧星寒,而萧星寒用这十多年来对萧家的冷漠,换来了萧家暂时的安定。即便厉啸天没有全然相信萧星寒和萧家断绝了关系,但厉啸天日后就算要拿萧家来威胁萧星寒,也会下意识地掂量一下这份威胁究竟有没有用,有用的话,用处到底能有多大。

    “唉!”萧心悦叹了一口气,“我大哥真的好可怜,那么辛苦,为天厉国做出了那么大的贡献,还要被猜忌。”

    苏霁伸手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你大哥并不辛苦,他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就不必为他担心了。”

    “好吧!阿绮去北漠国了,苏丞相大人你什么时候才能带我出去玩儿呢?”萧心悦问苏霁。

    苏霁笑了:“我觉得只要跟心儿在一起,在哪里都是开心快乐的,心儿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萧心悦再次红了脸:“苏丞相大人,你真会说话。”

    不提这边苏霁和萧心悦浓情蜜意,那边萧星寒带着送亲的队伍已经出了耒阳城。

    仲秋季节,天高气爽。

    今日是初一,穆妍在马车里挺尸,拓跋严看她快睡着了,就出去坐在了连烬身前,高兴地看起了沿途的风景。

    拓跋翎原本在后面,这会儿策马而来,路过拓跋严的时候,并没有看他,而是直接去找了萧星寒。

    “萧王,每年九月底十月初,是北漠国沙暴多发的时期,为了避免遭遇沙暴,希望可以加快行程。”拓跋翎拱手,看着萧星寒客气地说。此时两人都在马上,队伍也没有停下来。

    “好。”萧星寒冷冷地说了一个字,不过并没有立即下令加速。

    拓跋翎也没再说什么,调转马头回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萧星寒突然要求整个队伍加快速度。拓跋翎听她的一个属下说,好像是因为萧王妃昨日身体不适,在马车里静养,萧王为了避免颠簸,所以今日才开始加速。

    八月十五中秋节,送亲的队伍到了天厉国的边境。萧星寒下令停留一天,等八月十六一早再出发。

    这座城池名叫天玑城,面积很大,在天玑城驻扎的将军是萧星寒的下属梁舫。

    就在梁舫恭敬地请萧星寒进入天玑城城主府的时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背着一个包袱,步履蹒跚地进了天玑城。

    在城主府安顿好之后,天色尚早,而今日是中秋佳节,天玑城中十分热闹,莫轻尘和连烬一起带着拓跋严出门,走上了天玑城的大街。

    “美人儿叔叔,这个好好看,买回去给娘吧!”

    “小天儿叔叔,这个好好吃的样子,娘肯定会喜欢的!”

    “这个花好丑,说不定有毒,娘最喜欢有毒的花了!”

    ……

    拓跋严被莫轻尘扛在肩膀上,逛街逛得很开心,买了不少东西,其中还包括一株长得确实不好看的花,他直觉那种花有毒,并且认为穆妍会喜欢。连烬不认识那种花,而他觉得拓跋严的直觉可能没有错……

    迎面走过来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吃力地推着一个独轮板车,声音苍老地吆喝着叫卖另外一座城池特产的一种果子。

    眼看着老者体力不支,板车剧烈地晃了晃,连烬伸手帮忙扶了一下。拓跋严看到那种长的很好看的果子,开口说要买,连烬就捡了一些,付了钱,也没说话,在老者要找钱的时候,摆摆手表示不用了。

    拓跋严看了看,连烬双手拿了好多东西,莫轻尘身上也挂了不少东西,小手一扬说:“我们回去吧!”

    两大一小三个人沿着原路回了城主府,而那个被连烬扶了一下的老者,颤颤巍巍地推着板车走到了街尾,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拐进了一条无人的巷子。

    进了巷子,老者佝偻的脊背瞬间挺直,浑浊的眼睛也变得清明,他把板车扔到一个角落里,伸手摸了一下胸口挂着的一个布袋子,布袋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微微颤动……

    是夜,天玑城城郊的一个破庙里,老者等来了另外一个人。

    “师父。”来人戴着鬼面具,浑身上下都罩在黑色的斗篷里,对着老者恭敬地行礼,赫然就是晋连城的声音。

    “赤焰,你来晚了。”老者是杜午,他胸前还挂着那个布袋子。

    “请师父恕罪,徒儿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晋连城低头说。

    杜午没有说话,拿下胸前的布带子,放在了破庙里面的一个香案上,打开,里面是一个拳头大的罐子。

    “赤焰,过来看。”杜午开口,晋连城很快到了跟前,低头就看到罐子里面装着暗红的液体,是人血,而一个白色的小虫子泡在血里面,一直在朝着一个方向游,不时撞到罐子内壁上面。

    “这就是师父最新研究出来的血踪蛊?”晋连城眼睛一亮。

    “没错。”杜午的语气之中难掩得意,“只要用人血来养这血踪蛊,便可利用血踪蛊辨明方向,寻找到与它所饮之血的主人血脉相连的人。”

    “这么说,师父已经找到了我们要找的人?”晋连城看着杜午问。

    杜午微微点头:“你立刻去通知那个疯婆子,她的孙子,为师帮她找到了!”
小说推荐